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393
帖子 9112
威望 1125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8 10: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黑暗领域》(3)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星期二;爱丁堡

米莎吉布森从没想到去算她出现在这间儿童医院多少次,她对这个世界马照跑舞照跳,而无视医院里在她背后发生的事,感到愤怒。她从来没想去算,因为她不允许自己相信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自从医生向她解释陆克畸形的拇指,和散布在他瘦小躯体的法式咖啡浅褐色斑点,她就有了这样坚定不移的信念,无论如何,她会帮她的儿子躲过一劫,而不让他的基因决定他的寿命。现在的情況看起来,她的这个信念好像遭遇到了挫折。

她站在那里犹豫了一阵子,抱怨阳光,她要天气和她的情绪一样灰沉沉的。她还没准备回家。她要叫喊,她想抛东西,而空荡荡的屋子正好让她发脾气、做这种事。约翰不会在家阻止她或安慰她;他晓得她去见医生,因此一定有些难以解决的事必须他亲自处理。

米莎不是朝麻吉蒙特的方向,回去他们的砂岩屋,而是穿过一条繁忙的马路到梅多斯 - 南方城市中心的绿肺,她喜欢和陆克在这里散步。有一次,当她上谷歌地球网站查看他们的这条街时,她也顺便查梅多斯。这里的空地,好像一粒橄榄球,周围都是树,交错的走道好像系带绑住这粒橄榄球。当她想到和陆克在空地上像蚂蚁一样爬行的情景时她会微笑。今天,没有这样的微笑来安慰米莎。今天,她必须面对现实,她很可能从此不能与陆克在这里散步了。

她摇一摇她的头,尝试赶走这个伤感的想法。咖啡,这是她需要用来集中精神,妥当处理问题的。她快步地穿过梅多斯,然后下去乔治四世桥,现在这里的每间店不是一间酒吧、一间咖啡屋,就是一间餐馆。

十分钟之后,米莎挤进一个角落的小隔间里,舒服地喝一杯放在她前面的〝拿铁〞。它不是终点。它不可能是终点。她不会让它成为终点。一定会有办法让陆克再有一次机会。

当她第一时刻抱他时,她就知道有些不对劲。即便因药物而神志恍惚,因生产而疲乏不堪,她还是很清楚的。约翰还不敢面对现实,拒绝承认他的儿子岀生体重太轻和短小的拇指有什么问题。但恐惧已然在米莎的心形成冷酷的实事。陆克是不同的。她心想唯一的问题是有多不同。

唯一可以让他们稍稍感到幸运的是,他们住在爱丁堡,步行十分钟可到皇家儿童医院。这家医院经常出现在小报所喜爱报导的〝奇迹〞故事中。这家儿童医院的专家不需要花太长时间就找出问题的所在。他们也不需要多作解释为什么这里将不会有什么奇迹。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0393
帖子 9112
威望 1125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2-8 10: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范可尼贫血症。如果你读得快,念起来好像是一个意大利男高音的名字,或一个托斯卡纳的山鎮。但在这个迷人的音乐性字眼里却掩饰着一个致命的讯息。隐藏在陆克的父母的DNA〔脱氧核糖核酸〕的检验显示,他们的隐性基因结合産生一种罕见的情況,导致他们的儿子只能过一个短暂而痛苦的一生。在他三岁到十二岁之间的某一点上,他几乎可以肯定会发展成再生障碍性贫血,一种对骨髓的破坏,最终导致他的死亡,除非找到一个合适的捐赠骨髓的人。

这个讯息让她有了一个使命感。她很快得知,没有兄弟姐妹,陆克最好的机会是骨髓移植,来自一个家庭成员的捐赠 - 就是医生说的非匹配亲戚的移植。起初,这让米莎感到很混乱。她读过骨髓移植的注册名单,以为他们最好的希望是从那里找到一个完美的配对,但根椐医生的说法,来自一个非匹配家庭成员的捐赠,与陆克有一些相同的基因,比一个完全匹配却不是他们的直系亲属的捐赠者,发生迸发症的风险较低。

从那时候开始,米莎一直游走於两边亲戚的基因库,利用劝说、情感敲诈,甚至提供奖金给远房的表亲和阿姨。这很花时间,因为都是她一个人在做。约翰自己却躲在一道墙背后,一直抱着不切实际的乐观态度,不敢面对现实。干细胞的研究在医学上可能有所突破。一些地方的医生可能发明了不需要靠相同的基因却能成功治癒的办法。一个完美匹配的捐赠者可能在某一个地方的名册上找到。约翰收集的都是一些有快乐结局的好的故事。他上网到处找证明医生不对的例子。他每星期都会找出一些医学奇迹,一些明显的莫名其妙的治疗办法。他把一切都寄望在这些东西之上。他不能了解米莎为什么这样努力不懈。他总觉得会没事的。他的这种拒绝接受现实的能力是〝奧林匹克〞层次的。

这让她想打死他。

相反的,她继努力翻阅他们的家谱,希望能找到一个完美的配对者。她在今天得知这个可怕的结果之前的一个星期左右,就已走上了最后的死角。她只剩下一个可能的选择。这是她祈祷她不会考虑的选择。

在她循这一个特定的方向进一步思考之前,阴影笼照了她。她抬头望,随时准备对任何侵犯她的人不客气。〝约翰,〞她有气没气地说。

〝我以为可以在这一带找到你。这已是我找的第三个地方了,〞他说,滑身进入小隔间,笨手笨脚地转来转去,一直到他的位置与她成直角为止,两人的距离很近,他们之中只要有一人愿意,就可以触摸到对方。

〝我还没准备好面对空空的屋子。〞

〝不,我了解。他们怎么说?〞他的粗糙的脸拧得紧紧的充满着忧虑。不,她认为,她不是对医生的判断感到忧心忡忡。他还是坚信他的儿子无论如何不会被打败的。让约翰感到担忧的是她的反应。

她伸手去拉他的手,希望和他有所接触,同样也希望给予她尽可能的安慰。〝现在是时候了。已经六个月了沒有移植的消息。〞她的声调听起来是冰冷的,甚至对她说也是如此。但她无法表现温暖。温暖会让她处於解冻状态,但这里不是她发洩她的悲伤或爱的地方。

约翰的手指紧扣她的手指。〝可能还有希望,〞他说,〝他们可能 。。。〞

〝不要这样,约翰,请求你。现在不是讲这种话的时候。〞

当他把她揽近自己,他的西装外套里的肩膀挺直,身体紧绷。〝所以,〞他说,呼出一口气,叹息多过其他的意思。〝我猜你的意思是,你要去找那个混蛋?〞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3-12-9 19:39 编辑 ]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621
帖子 3583
威望 396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3-30 22: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7-20 03:0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219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