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michaelji (纪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2902
精华 31
积分 1542
帖子 588
威望 95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2-5-2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1:3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国民服役问题的两个焦点

2013年10月17日

       新加坡建国之初,国防可以说是处于相对空白的境地,再加上随后驻防英军的撤出,就使得国家的防卫处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但幸好新加坡及时做出反应,1967年初议会通过国民服役的修正案,并在数月之后实施。从此至今,国民服役已然跨过了四十多年的艰辛岁月。建国之初新加坡面临两个选择,或者建立专业志愿军队,或者采用普通公民组成的义务兵制,此二者之间,前者因长期服役会更为专业,但后者除了在资源占用上的考虑之外,还可以额外提供一个全体国民向心的纽带作用。


      最近,强化国民服役委员会委托政策研究所进行的独立调查显示,在目前周边国际形势相对缓和的情况之下,国人并没有认为国民服役是一件费时费钱的冗余活动,而是对其绝对支持,并且还将国民服役当成是国民认同的一个重要标志。因此,我们可以相当安全地认为,虽然未经战乱,建立强大国防力量的一个重要初衷,即通过国民服役来增强国民团结的目的,起码已然达到。


     爱国在大多数时候是非常抽象难明的概念,尤其是在和平时期。在此情况之下,年轻国人将最为宝贵的两年青春贡献给国家,可以看成是一位公民所能够做到的爱国心的至高体现。因为即使在和平时期,不用提经济与时间上的损失,作为一名现役或战备军人,其军事训练本身,只有保持一定的强度,才能使受训者达到常人难以达到的战士标准,以符合战时的残酷要求。现代人平常游泳跑步都有可能引发心脏病,因此就不可能完全避免伤亡。记得去年4月,一位因吸入烟雾而导致过敏牺牲的军人,其母亲就在儿子去世之后每天去墓地探看。就像这位令人动容的母亲一样,正是这些普通新加坡人,其实都非常清楚服役本身在所难免的危险,但还是将自己的孩子交给了军营,用看似平常的举动,为这个国家做出了和平时期最为显著的贡献。


      正是因为国人对国民服役的重视,因此导致了最近几年,对女性参与国民服役的相关讨论。如果仅仅从实用的角度出发,目前周边情况缓和且兵源充足,可能并没有女性参与国民服役的必要。但我们考虑到民众并不仅仅是将国民服役简单地当成保家卫国,而是培养纪律,灌输正确价值观,并作为国民认同的标志之一。因此,虽然可能调查显示,只有一成左右的女性公民,会考虑选择参与国民服役,但却仍然还有多达八成的国人表示,应该给女性公民“选择权”,让她们能够志愿参与国民服役。这种愿望值得政府详加考虑。


     不过,我们也应该看到问题的另外一面。其实即使是目前,虽然总体结构上女性并没有占据显著位置,新加坡现役军人之中,还是有上千名女性。并且每一位女性也都会有自己的父辈、兄弟或丈夫、儿子为现役或退役军人。她们的贡献并非一定要以直接参军这一形式体现,就如前面提到的母亲,她们的贡献虽然是间接,却同样不可或缺。另一方面,对目前服役作结构上的调整是否真正可行,女性在婚育年龄时参军,是否会对目前已然低迷的生育率,产生更进一步的负面影响,也需要作更为深入的探讨。


     基于同样原因,有近八成的国人认为,应该让豁免国民服役的第一代永久居民服役。我们姑且不提强制第一代永久居民是否合理,但无疑正如女性服役一样,为有服役意愿的第一代永久居民,提供一个“志愿服役”的选项,或许可以考虑。一方面它是国人基于身份认同的要求,另一方面第一代永久居民之中,也确实会有希望能为新加坡做出贡献的人士。并且两年左右的服役时期,无疑将会是一个融入本地社会的催化剂,多方共赢,何乐而不为呢?
顶部
林叔献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3757
精华 4
积分 1794
帖子 847
威望 94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2:1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纪先生:

这文章写得很好!看来您在我们的国民服役问题上,花了不少时间和心思了解。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进一步的了解一些具体的训练和在兵营里的生活情况。还有,战备军人的常年回营训练情况。每年,我们的军队都有开放日,欢迎公众到营里参观。可以看到很多新型的武器。

这两年的军训,的确非常有效的把小男孩磨练成成年男孩。我还记得在一次迎接新兵的仪式上,营长这么对家长说:你们的孩子现在进来是Boy, 3个月后,当他们走出去时将是Man。放心的交给我们吧!事实的确是这样的。
顶部
叶明
管理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UID 45
精华 352
积分 34088
帖子 9272
威望 16388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10-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2: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记得在论坛里讨论过这个问题。

在国民服役的法律中,对于PR的规定与公民是完全一样。也就是说,PR也有参与国民服役的义务。

法律中并没有规定,PR第一代都可以或必须得到豁免。

事实上,在PR身份获得批准时,当局会根据个案处理是否豁免。大部分PR是由于年龄及其他问题而被豁免服役(我认为国家认同是一个常常被忽略的重要问题,毕竟服役涉及国家安全。只是这一点当局不便明讲)。

另外据我所知,第一代PR被要求当兵的情况还是有的(证明当局有个案处理)。而这一点,往往被很多民众所忽略。

所以我的个人看法是,在服役问题上,没有体制上或法律上的漏洞。豁免PR第一代服役,是基于年龄等客观因素和新加坡的国家利益,而不是在照顾PR。

很多新加坡人,包括媒体、学者、甚至是一些政府官员,对这一点似乎都缺乏客观的认识。




顶部
叶明
管理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UID 45
精华 352
积分 34088
帖子 9272
威望 16388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10-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2: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认为,由于对PR服役这一法律问题和实务操作的不了解,很多民众对PR第一代豁免服役的看法,基本上是处于某种误区。

而相关“民意”最近不断发酵,与媒体报道以及有关当局也没有澄清民间误解,有很大的关系。

据我所知,新加坡是世界上唯一要求永久居民与公民一样,必须承担国民服役义务的国家。而且实施的相当成功。永久居民参与服役的情况非常多(包括少数不被豁免或主动选择服役的PR第一代)。

另外,所谓“豁免”就是指原本有义务的意思。根据法律常识,所谓豁免,不可能是法定的。就算一开始豁免,如果情况改变也是可以取消的(比如发生战争,或在某些特殊情况、特殊领域需要特殊人才等)。如果仔细看新加坡的国民服役法律,其实是保留了取消豁免,征召PR服役的权力。可有多少人知道这一点呢?又有多少人知道,少数新加坡公民由于种种客观原因,也是可以被豁免服役的。




顶部
淡宾尼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6957
精华 10
积分 4645
帖子 1873
威望 27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3-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3:0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国人对服役观念改变说明什么

社论
2013年10月10日

国防部今年3月成立强化国民服役委员会,检讨及加强国民服役制度。国防部长黄永宏当时指出,虽然这高层委员会将以开放的态度听取民意,但其出发点还是加强新加坡的国防力量,因此有必要避免让狭隘的个人利益占据舆论的高点。从一些网民在网站上对国民服役的批评与挑剔来看,黄永宏的忧虑不无道理。

然而,强化国民服役委员会委托政策研究所进行的独立调查显示,网站对国民服役的牢骚,只属少数个人看法。在1251名抽样调查的受访者中,超过98%的新加坡人认同国民服役对确保新加坡安全与繁荣的重要性。此外,84%的人认为,两年的服役期是恰当的。国民服役获得绝对的支持率,让强化国民服役委员会也感到意外与惊喜。不过,这反映了国民服役制度在新加坡推行了46年后,绝大多数新加坡人已接受它为新加坡的生活方式。

虽然国人普遍支持国民服役,但调查显示,国人对国民服役的观念有了新的变化。调查设计出国民服役的八大意义,要求受访者根据重要性排名。调查结果显示,“国民服役培养年轻人的纪律,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位居榜首。其次是“保家卫国”,而“国民服役将男孩改造成男人”则紧随其后。负责这次调查的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梁振雄指出,国民服役在新加坡已经发展成为一个社会体制,而不再只局限于保家卫国。

这观念的改变显示,新加坡人对国家安全的危机感,或许已没有建国初期那么强烈。新加坡在建国初期,马来西亚的皇家马来军团还继续驻扎在荷兰路的淡马锡兵营。新加坡这个岛国当时在百废待兴之际,备感脆弱。因此,政府在1967年开始推行国民服役,建设刚强勇猛的社会,以保家卫国。但随着新加坡经济的快速发展及国防力量的提升,再加上多年来享有的和平与稳定的环境,新一代的新加坡人大多不认为新加坡是那么的脆弱,也没有像上一代那样强烈的危机意识。因此,国人开始将国民服役视为一种从男孩成长为男人的必经过程,保家卫国的意识比较淡薄。毕竟,新加坡在马印对抗后,就没有面对直接的安全威胁。

其次,调查反映,国人将国民服役视为身份认同及国家统合的工具之一。调查显示,有77.4%的人认为,应该让豁免国民服役的第一代永久居民参加志愿服役。目前,永久居民的第二代,在达到入伍年龄时,都必须履行国民服役的义务。不过,有三分之一的永久居民为了逃兵役,在入伍之前,放弃永久居民权。随着近年来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及竞争,不少国人对永久居民享有与公民相似的权利而却没有履行相应的义务,深感不满。实际上,政策研究所去年5月发布有关身份认同的调查报告指出,有近七成的本土公民认为,新移民的第二代男孩,必须完成国民服役,才算是融入新加坡。这次的调查反映,国人也希望第一代的永久居民能够以自愿的方式,接受国民服役的洗礼。这股对新移民“搭顺风车”的不满情绪,对今后政策的设计,有重大的意义。

此外,调查显示,虽然受雇服役人员认为,雇主基本上支持国民服役,但有42%的受访者表示,雇主倾向聘请不需要服役的员工。果真如此,国民服役人员在职场上将处于劣势,并加剧他们的排外情绪。强化国民服役委员会最近与雇主的多个对话显示,不少雇主要求政府给予更多的财政资助,以补偿他们在员工回营受训时蒙受的损失。目前,战备军人回营受训期间的薪金,由国防部补贴。有雇主要求国防部也承担这些雇员的公积金,甚至补贴雇主因雇员缺勤而蒙受的营运损失。然而,政府在通过金钱奖励肯定国民服役人员的贡献及雇主的支持时,有必要确保国民服役的精神与原则,不会受到腐蚀。

国民服役是新加坡国防重要的一环。政策研究所的最新调查,肯定了国人对国民服役的绝对支持。然而,调查也反映了国人在国民服役观念上的改变。虽然国民服役在新加坡逐渐发展成一个社会体制及生活方式,甚至成为身份认同的工具,但它最终还是必须满足国防建设的关键需求。
顶部
mpt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2488
精华 9
积分 12880
帖子 6367
威望 650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12-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3:4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 michaelji 的帖子

其实,我是支持豁免第一代移民国民服役的。对国家有热心的人士,可以从其它方面表达。因为对第一代移民还有许多客观的因素需要理解。
顶部
珊瑚草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73282
精华 9
积分 13560
帖子 6444
威望 672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0-9-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3:5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3-10-17 12:25 发表
所以我的个人看法是,在服役问题上,没有体制上或法律上的漏洞。豁免PR第一代服役,是基于年龄等客观因素和新加坡的国家利益,而不是在照顾PR。

很多新加坡人,包括媒体、学者、甚至是一些政府官员,对这一点似乎都缺乏客观的认识。

他们似乎是在认为服役是受难,在这个前提下,豁免PR第一代服役就成了优待了。
顶部
mpt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2488
精华 9
积分 12880
帖子 6367
威望 650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12-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4: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7 珊瑚草 的帖子

他们对国家没有概念,因为新加坡还不是一个国家。
顶部
小笨熊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4161
精华 0
积分 1523
帖子 722
威望 794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6-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4:2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8 mpt 的帖子

楼上两位的意思是说,那些批评豁免PR第一代服役的,不是因为爱国。而是因为他们不爱国,因为他们自己不愿意服役,自己把服役当作是受难?

哇,这真是一个惊人的结论。
顶部
mpt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2488
精华 9
积分 12880
帖子 6367
威望 650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12-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4:3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9 小笨熊 的帖子

我想不要把受难和爱国放在一起来思考。
顶部
mpt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2488
精华 9
积分 12880
帖子 6367
威望 650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12-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4:4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10-17 13:53 发表

他们似乎是在认为服役是受难,在这个前提下,豁免PR第一代服役就成了优待了。

我不知道多少人完全像你所说的这样想的。他们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5 提到一些。
顶部
珊瑚草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73282
精华 9
积分 13560
帖子 6444
威望 672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0-9-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4:5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1 mpt 的帖子

超过98%的新加坡人认同国民服役对确保新加坡安全与繁荣的重要性。

就算只有1%的新加坡人反对,也有3万多人,你每天碰到一个的话,会被烦到死。
顶部
许德发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4290
精华 0
积分 162
帖子 80
威望 8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3-5-2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5:5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还是人云亦云,但不再有过激说法了。

本地中英电台等媒体最近都有讨论过这个话题,也得出相似结论。

[ 本帖最后由 许德发 于 2013-10-17 15:57 编辑 ]
顶部
robot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3567
精华 3
积分 6335
帖子 2906
威望 340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2-1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5:5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10-17 11:33 发表
2013年10月17日

       新加坡建国之初,国防可以说是处于相对空白的境地,再加上随后驻防英军的撤出,就使得国家的防卫处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但幸好新加坡及时做出反应,1967年初议会通过国民服役的修正案, ...

据我所知,有的第一代永久居民,尤其是在读书期间申请永久居民的男生,有些人会被要求服兵役。

好奇的是,不知道纪先生在得知永久居民可以服兵役之后,是否会主动要求?还是做个姿态,说说爽爽而已?
顶部
robot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3567
精华 3
积分 6335
帖子 2906
威望 340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2-1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6:1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加坡华人新移民服兵役故事:当兵让他们变成熟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随着新加坡持续引进外来移民,已有越来越多新移民的第二代进进服役年龄。新加坡拥有一套完善及严格的国民服役制度,新移民家长和家中的男丁,对这套制度的适应如何?感受又如何?记者采访了3名正在服役和刚服完役的华人新移民,其中还有从国外“自投罗网”回来当兵的,了解他们服役的情况,也听听他们及家长对国民服役的看法。

    方德浩:“自投罗网”来当兵

    方德浩,1988年生于上海,7岁随父母移居狮城。当时由于英文不好,读书很辛劳,经过两年多的努力才慢慢适应这里的学校生活。

    就在那时,方德浩的父亲却被公司派回上海工作。母亲仍带着他在本地住了3年多,直到他读完小六,才举家搬回上海。那时方德浩已经考完小学会考,以不错的成绩被武吉班让政府中学录取。

    喜欢新加坡多一些

    方德浩是挥泪离开新加坡的。到上海后他的中文又跟不上,拼命补习了两年半,终于进进上海一所重点高中。他说,新中两国的教育体制确实不一样。在中国,学生的学习压力特别大,一天14个小时在学校,每周要上6天学,课外活动和体育课少得可怜。相比之下,他更喜欢新加坡。

    方德浩的母亲说:6年的小学生活,让德浩对新加坡情有独钟,也养成不少新加坡人的习惯,比如一吃饭,手边就要有一杯饮料。上海人少有这样的习惯,尤其天冷时,哪有边吃饭边喝冰冷饮料的?而且更别说是大冬天光着脚在地板上走了。

    高三毕业时,方德浩不想在中国读大学。他可以选择往美国和澳洲,可是却选择了新加坡。父母知道他的心思,但服兵役的事总要说清楚,免得将来后悔。方德浩的母亲在网上找来关于国民服役的相关条文,让他明白,他的选择所附带着的义务和责任。

    方德浩离开新加坡时还不到13岁,作为移民第二代,只要不回新加坡读书,他是不需要当兵的。可是了解了新加坡国民服役制度后,他以为,既然新加坡所有男孩都得当兵,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为什么做不到?他于是“自投罗网”,申请就读新加坡治理大学。

    在治理大学完成预科后,他在2007年7月进伍服役,军训后被分到空军基地当司机,主要任务之一是开班车,平时也开吉普车,载着“打鸟专家”在机场四处巡逻,使用特制鸟枪和空弹驱散鸟儿,确保战机飞行安全。固然不像开装甲车那么威风,但方德浩知道,这也是军队运作不可缺少的一环。

    当兵让他更成熟

    方德浩的母亲说,儿子到新加坡当兵读书,她不可能一直陪在身边。记得第一次来看他,一踏进在兀兰的家,她吓了一跳:床单从白色变成玄色,桌上地上到处是灰,墙角挂满蜘蛛网——他竟然半年没有打扫家里,简直是“少爷兵”。在上海家里,方德浩确实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门有车的“大少爷”。

    可是经过一段时间服役后,母亲看到他的变化。最近一次从上海回来,她发现家里窗明几净,井井有条,又让她大吃一惊,怀疑他是不是请了钟点工?后来才确信是儿子自己打扫的。

    说到这里,母亲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当兵是有好处的!这两年德浩长得更结实,更强壮了。”

    退伍后,趁开学前他回上海度长假。方德浩在上海时也常到楼下跑步锻炼。这些变化母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儿子将来独立生活,她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呢?


    军营中的深切体会  王辰威:军中音乐才子

    王辰威,1988年生于北京。父亲1992年来国立大学攻读硕士,是新中建交后比较早的留学生之一。1993年,5岁的王辰威来新加坡与父母团圆。

    王辰威从小才华出众,不仅小三通过“高才班”考试,在音乐和语言方面也显露非凡天赋——他能说6种语言,会写12国文字,还演奏钢琴、三弦、柳琴和大提琴等十多样乐器。

    他的才华主要体现在作曲方面,13岁就开始创作交响乐;15岁时他的华乐合奏曲《空弦》在维多利亚音乐厅首演,之后更有多曲目登上新加坡大会堂和滨海艺术中心的舞台;17岁,他以交响华乐曲《姐妹岛》在国际作曲大赛中获“新加坡作曲家创作奖”,他是那届比赛中年龄最小的得奖者。

    王辰威目前是新加坡词曲版权协会会员、新加坡作曲家协会会员、“阮咸印象室内乐团”驻团作曲。他曾获颁教育部音乐奖学金。往年,他被维也纳国立音乐大学录取,服完兵役后,今年9月将前往维也纳攻读。

    在新加坡,即便像王辰威这样的音乐才子也得当兵。进伍体检时,他被查出血压偏低,医生因此安排他做心脏检查,证实没题目后,医生又怀疑是不是神经系统的题目,经过多次检查才确认他没有其他题目,只是普通的血压偏低,所以可以胜任作战服务部队的练习。

    与工教院生共处的体会

    由于体检,王辰威延迟了半年才进伍。到德光岛时,他的同学早已结束基本军训,分派到各个部队往。与他同期受训的多是工教院生,因此他的书生形象尤为突出。

    王辰威坦言,一般人对工教院学生多少有偏见,他们多是人高马大,有的甚至文身,可是经过两个月的朝夕相处,他觉得“他们人并不坏”,大家相处得非常好。他们对“书生”也很照顾,比如帮他挖战壕,吃饭时也让他排在最前面,由于大家都知道他吃得慢。

    王辰威说:“莱初的运动会上我们一直有个口号:One for all, all for one,经过德光岛的基本军训后我才真正体会到这句话的内涵。”

    军训结束后,王辰威被分派到武装部队文工团。他除了担任阮和大提琴演奏外,也发挥作曲和编曲才能,为文工团做了大量“额外”工作。即将结束服役的他,已被文工团提名为“最佳国民服役职员”。

    采访王辰威那天,他刚接到任务,为欢迎即将到访的以色列准将及代表团,编一首富有新加坡特色的华乐曲。由于他懂希伯来文,上级也希看他能用希伯来语讲一句欢迎以色列准将到访的话。为了使欢迎辞听起来更完美,辰威已将自己的发言上载到一个以色列网站,征求以色列网友的意见。

    葛书亮:如愿以偿成受训军官
     
   
    葛书亮,1990年出生于南京。父亲1993年来狮城工作,一年后,葛书亮随母亲来新定居,那年他4岁。

    葛书亮的父母说,他来新时年龄尚小,英语方面并不吃亏,小学在邻里学校度过,后来考进华侨中学。在华中期间,葛书亮的课外活动是学生军。父母也很支持,以为这不但能锻炼体能,也培养团体及纪律意识。

    学生军的第一年,由于练习相当严格,葛书亮有些不适应。不过他对练习中的实弹射击部分比较感爱好。后来,他升进华中高中部,成绩优异,A水准考获6个A,还荣获华中2008杰出学生奖。

    必须身先士卒

    往年底,葛书亮开始国民服役。德光岛的基本军训对他来说驾轻就熟,各项成绩都很好,体能测试也获得金牌。然而军训结束后,他并没有如预料中的那样,获选成为受训军官,而是被选进SISPEC(School of Infantry Specialists)——陆军士官学校学习。

    当时他很失看,不过很快调整心态,积极投进士官生的练习。3个月后,他以“全连最优”的成绩转进军官学校,如愿以偿的成为受训军官。

    谈到士官与军官学校的差别,葛书亮说,两者各有侧重,都重要。士官练习着重执行力,有更多战术细节和以班为单位的战场指挥练习,这段经历让他更了解从士兵到士官到军官的每一个环节。

    军官练习着重在策划,葛书亮说,军官承担更多责任,包括对士兵安全负责,所以有专门练习安全意识的科目,例如在策划行动前如何从安全出发,做好各种预案。

    他说:“作为军官更要身先士卒,以身作则,比如在体能方面,要求士兵做到的,军官当然都要做到,而且应该做得更好。”

    新移民家长谈国民服役

    葛书亮的母亲王丽萍以为,保家卫国事公民应尽的义务。新移民既然选择在新加坡定居,自然也负有同样的义务与责任。

    王丽萍在国家文物局工作,她曾参与武吉知马路上段“旧福特车厂”修复成为纪念馆的工作。那里是二战时期日军迫使英军司令举白旗投降,并签署投降协议的地方。她也是《昭南时代——新加坡沦陷三年零八个月》一书的编者之一,因此对于国家的安危有更深一层的关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古话为我们点明了家与国的依存关系。”

    她说,新加坡的国民服役搞“一刀切”实在有好处。“总理的儿子也要当兵,新加坡的每一个男人都要当兵,这就没有什么好不平衡的了。就像所有的妈妈都要生孩子一样,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王辰威的父母对于国民服役制度也非常认同。父亲王历强说:“固然儿子在音乐方面很有天分,但我们从没有想让孩子避免服役的动机,由于这是公民应尽的义务。我也不以为这对孩子有什么负面影响。事实上,辰威在文工团里学到了很多经验,这对他将来的学业和事业都很有帮助。”

    王辰威的母亲陈永珍说:“作为母亲,我觉得辰威在文工团工作,反而有一点点遗憾。辰威这孩子从小比较文弱,我原本希看两年的军旅生涯,能把他锻炼得更壮实一些。”

    当兵的好处:少点奶油味

    本身当过兵,家中有两名男丁的钟庭辉律师说:“新加坡的男孩与其他国家的相比,别的不说,至少有一点我很有信心,就是没有那么‘奶油味’,独立性比较强。比如公司要临时派新加坡男雇员出差,很少会听到什么抱怨,通常当晚就能收拾好行李,随时可以出发。这就是当兵带来的好处。”

    对于有家长以为,让优秀学生服兵役是一种“浪费”,钟庭辉并不赞同。“现在的学生往往缺乏吃苦和独立能力的练习,当兵对于个人综合素质的培养非常有好处。”

    其他受访的家长也表示,个别新移民对国民服役有抵触情绪,通常是由于他们“不了解”。当新移民成为新公民时,政府一般会安排他们往德光岛参观,了解那里的军训生活,包括参观练习设施,品尝军中食品,参观军人宿舍等,让他们对国民服役有一个感性熟悉。

    有家长因此建议,这类参观不应该放在进籍成为公民之后,而应该在成为永久居民时就进行。由于PR的孩子也是要当兵的。何况一些PR不愿意成为公民,孩子要服兵役往往是他们的顾虑之一。而参观军营,了解国民服役制度,对于消除他们的顾虑会有帮助。

    “香港兵”能编两个营

    香港新移民团体九龙会会长钟庭辉律师,本身是移民第二代,中学时他随父母从香港移居新加坡,才来没几年就到了当兵的年龄。

    1982年,钟庭辉进伍服役。他说:“当时要面对的是双重适应:首先是对新加坡这个新环境的适应,其次是对军旅生活的适应。”

    顺利完成两年半兵役后,钟庭辉已完全融进本地社会。他说,当兵扩大了他的社交圈子。当兵的经历,作为本地男生的共同记忆,很轻易拉近彼此的感情。

    退役后,钟庭辉目前还为武装部队“服务”,经常受邀往军营与新移民士兵分享自己的经验。他所在的九龙会也时常举办这方面的交流,并为新进伍的会员子弟举行欢送会等。钟庭辉自豪地说,这些年来,九龙会欢送的服役职员数以百计,假如把他们集中在一起,“香港兵至少能编成两个营”。

    钟庭辉也观察到,近年来服役的新移民中,永久居民越来越多,国籍也更多样化了。“有时在一批新兵中,会有10多个不同的国籍,包括以前并不常见的‘美国兵’、‘日本兵’等等。” 钟庭辉说,假如只看护照不看人,“新加坡武装部队还真像是一支‘联合国军’呢 。”
顶部
robot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3567
精华 3
积分 6335
帖子 2906
威望 340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2-1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6:1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网上议论 永久居民与国民服役

    有读者曾在早报撰文说:有些新移民,妈妈和女儿拿了公民权,父亲和儿子却保存PR,这样好享受新加坡的福利,读完中学在服兵役前让儿子放弃PR,自费或到海外读大学,以后再回新加坡工作。他以为这是法律上的漏洞,政府应杜尽这种情况或予以处罚。

    这名读者的观点在本地网络论坛上引起关于新移民与国民服役的讨论,参与者包括本土新加坡人和新移民,他们的一些看法有助于更深进地了解这一话题。

       是漏洞,还是选择权?

    有新移民网友指出,这种情况不能算是漏洞,而是法律给予新移民一项选择权,是为了避免强制性兵役对吸引外来人才构成障碍。通常经过一段时间后,新移民慢慢融进本地社会,他们多数都能接受新加坡的国民服役制度。为了让孩子免服兵役而放弃PR的情况并未几见。

    有人则以为,类似例子还是有的。就算是法律赋予的权利,第一代移民已不被要求当兵,第二代仍利用法律来逃避兵役,在感情上新加坡人不能接受。我们会问,这些家长是怎么回事?真想离开就罢,明明是要长久居留,为什么要让孩子逃兵役?也有本地网友指出,新加坡男孩也有逃兵役的——从小放弃新加坡公民权,往当小留学生。

    一些观点:

    “我自己是PR。我以为‘拿尽好处后便走人’的做法是极不可取的。”
   “年轻人服兵役,不只承担公民义务,对自己的成长也很有好处。逃避服兵役是不对的。永久居民第二代应该服役。”
   “考虑如何让孩子避免服役,通常是刚拿到PR时的一些设想。在本地住久了,想法是会改变的。”
   “当兵是一项义务,也是一种荣耀。或许是这里的男孩都必须当兵,大家已感受不到它的光荣了。”
   “移民往往有更重要的因素要考虑,服不服兵役只是一个轻量级的题目。质疑新移民钻‘法律空子’逃兵役,是心胸狭窄的人在疑神疑鬼。”

    让PR保卫国家说不过往?

    有新加坡网友以为,让永久居民服强制性兵役,即是让非公民为国家往战斗,这有点说不过往。他以为,应该让第二代移民到一定年龄后做出选择:假如要继续留下就进籍、服役,假如不进籍就取消永久居留权。

    一些观点:

    “服兵役一定要成为公民?我觉得不重要。永久居民也应该保家卫国,这没有什么不对。”

    “支持让PR第二代服兵役。假如他们在新加坡长大并且想留下,就应该和其他男孩一样服兵役,至于进不进籍并不重要。”

    “让外国人服役不公道,对国家安全不利。除非让这些人从事不重要或不含机密的工作,但这会让他们有不被重用的印象,使忠诚度打折扣。”

    “政府可以规定不服兵役就不能加进新加坡国籍,而不是强迫其放弃PR。”

    如何解除新移民的顾虑?

    有网友以为,想让永久居民心甘情愿服兵役,并不是难事。从政策上善待永久居民,他们自然会发自内心的热爱这个国家。可假如在本地长大的永久居民,从读幼稚园开始就要每月多付学费,到服兵役时,家长会不会有别的想法?有人就以为,制定强迫性的政策轻易,难的是得到人心。

    一些观点:

    “解决这个题目不能靠收紧条例或进行处罚,而是应该多培养认同感,消除他们对服兵役的顾虑。”

    “服兵役需要的不是在兵营里生活两年,而是一旦发生战争,那些孩子愿意为新加坡流血牺牲。怎样让他们热爱这个国家,而不是感觉受歧视呢?

    “从小在新加坡读书的孩子,长大后多数会认同这个国家。但以为所有在这里长大的孩子都应该这样,就未免太霸道了。”

    “这个题目不能一概而论。除投资移民外,大多数移民都承受更大的家庭、事业和经济上的压力。政府应该深进研讨,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http://www.chinanews.com/hr/hr-hrgs/news/2009/08-11/1812920.shtml
顶部
robot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3567
精华 3
积分 6335
帖子 2906
威望 340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2-12-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6:2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关于永久居民的服役问题,以前叶明有个帖子在这里: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p;extra=&page=1
顶部
林叔献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3757
精华 4
积分 1794
帖子 847
威望 94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3-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6:3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5 robot 的帖子

感动!!

新加坡加油!!
顶部
粗茶淡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3377
精华 3
积分 12571
帖子 6212
威望 631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2-10-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7:3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第一代永久居民,不像一般新加坡人,有家人的支持,生活和经济都不成问题。如果纪先生得到永久居民时,国家要他去当兵两年多,他愿意吗?这里的问题是,如果他去当兵,那谁替他照顾家人?

再来,一个人服役的费用不是小数目,这笔钱要纳税人埋单,值得吗?

我认为第一代领袖规定第一代永久居民可以不必服兵役,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时的情形比现在更紧迫,可是还是让他们免服兵役,为何现在无事找事?吃饱没事干吗?不要低估上一代领袖的智慧。
顶部
大傻
禁止发言




UID 99958
精华 0
积分 15514
帖子 7616
威望 7828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1-6-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10-17 18:03  资料 短消息 
服兵役 9成新加坡人认为必要
http://news.sina.com   2013年10月09日
http://dailynews.sina.com/gb/new ... 09/00475046630.html

调查显示,98%的新加坡人认为国民服兵役是必要的,
约84%的人认为2年役期刚好。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10-17 14:33 发表
我想不要把受难和爱国放在一起来思考。

国民服役从1967年至今,还会有新加坡人怕服役吗?

早已习惯了。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4-2-9 10:47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1 05:5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06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