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michaelji (纪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2902
精华 31
积分 1542
帖子 588
威望 95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2-5-2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3 08:4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种族和谐要零容忍也要宽容相待

纪赟:种族和谐要零容忍也要宽容相待

(2012-10-23)

狮城脉搏

  新加坡是一个多种族、语言、宗教、文化背景的国家,所以维系各族群之间的团结就从来都是一个严峻的挑战,因此新加坡对与此相关的问题就也总是非常敏感以使问题获得及时处理,从而避免族群间的矛盾激化。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职总前会员事务署助理署长张艾美在面簿上对马来族群所发的不敬之辞。职总的处理也非常及时,在接到反映之后隔天就将之开除以儆效尤。

  让人欣慰的是,对此无论是官方,以李显龙总理在第一时间发出谴责为代表,还是到坊间的议论,压倒性的意见都觉得她的言论不可接受,这显示在新加坡反对族群歧视已然达成共识。这件事不仅就政策层面上违背了种族和谐的基本原则,而且在事实上也与本地人早已对组屋下马来族婚礼的喜庆场面司空见惯不符,当然这也与张本人并非是土著,而是外来专才,以前主要生活在澳大利亚有关。

  对违背种族和谐原则上的零容忍固然正确,但是我们也要注意不能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即变相地将之变成了一件网络上的猎巫行为,毕竟张为自己的不检失言已经付出了相应的代价,至于是否有进一步的惩罚则也应由警方来处理。而且,在对此事件的性质已然达成共识的情况下,对张进行谴责反而成为一件非常容易的事,而更艰难的其实还是以此事件为警钟来观照自己的日常行为是否也有类似的失检之处。

  记得在以前的文章中我曾经提到过华人以德报怨的传统并非是孔子原意,他主张的是以直报怨,这和很多民族、文化中都有的以牙还牙的原始道德观近似。以刚获诺奖的莫言作品为例,他《红高梁家族》一书中所描述的抗战就是这种原始朴素的人类道德观的体现,与此非常接近的还有法国大文豪莫泊桑描写普法战争的名著《米龙老爹》。

以仇恨对仇恨只会生起新仇恨 

  然而,这种简单而直接的快意恩仇却又随着宗教的洗礼及文明的进步而使之得以升级成为相互宽容与忍让。已故著名史学家黄仁宇先生在其回忆录《关系千万重》中就提到了抗战胜利后其属下士兵曾拿出自己微薄的薪饷买吃食招待日本战俘,在受斥责之后,这位没多少文化的士兵的回答是,他们已经亡国了,我们不过让他们散散心而已,并无他意。所以黄先生为此感叹:“我想只有中国之老粗军人,才有此胸襟怀抱。”另一件让人无比动容的事,就是2000年德国人普方一家四口在南京被歹徒灭门,此事件后在江苏居住的德国人却为了纪念普方而设立了一个基金会来资助失学儿童,这一活动至今已经默默延续了十数年。

  与此相对,以仇恨来对待仇恨却永远只会生起新的仇恨,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在电影《慕尼黑》中就讲述了这样的故事,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期间以色列运动员被恐怖分子劫杀,以色列特工为此组织全力追杀,最后却又完全陷入了道德上的困境。无疑宗教仇杀本身是非正义的,但以仇杀来对待仇杀则只可能制造更多的恶。上面的例子都可以告诉我们,对待小到个人错误乃至大到族群与宗教冲突,持强硬立场以牙还牙并不难,这是人类原始的基本行为模式,而能以无比的宽容来对待别人的错误,这才是人类得以与原始兽性背离的崇高之处

  所以,回过头来看张艾美事件,我们就可以看到,一方面对于作为当局这个政策制定者与执行人,以及作为事件旁观者的整个社会成员有机体的一部分,我们都要时刻清醒地意识到种族、宗教的敏感性,要避免踩踏红线,如果有触线行为就要严惩不贷;但作为事件的受害者也应有宽容原谅之心。因为在新加坡这个一个族群、语言、宗教亚群体众多的社会之中,今天属于受害者这一亚群体明天却又有可能属于加害者群体一方物质层面上的惩罚与精神层面上的诅咒,至多只能带来各族群之间的敬而远之式的相安无事,但在各自之间却依然有着巨大的精神鸿沟。而在任何一种情况之下,对其它族群、语言、宗教亚群体的宽容、理解与包容才是族群和谐之本!严于律己却应宽以待人这不仅是为人之道,在处理群体关系时也应是我们的行为准则。而对张艾美,虽然她已经受到了严厉的惩罚,但我个人希望她不仅仅只是自我反省不能在面簿上乱说话,而要真心把自己放在马来族群的身份与位置上,有一份同情默应之心,否则这昂贵的一课,她就白上了。

[ 本帖最后由 michaelji 于 2012-10-23 08:49 编辑 ]
顶部
楚越
禁止发言




UID 112518
精华 2
积分 24236
帖子 11976
威望 12234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1-12-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3 09:29  资料 短消息 
回复 #1 michaelji 的帖子

纪君,从语言逻辑来说,应该有先后,上下之别吧?  不然又零容忍又要宽容相待就含混不清了 俗凡人众就无法有标准了??

就如在建全的法治社会对作奸犯科是零容忍,但认错后从牢罚出来后能认真改革自心的人需要宽容以待,所以有黄丝带的运动。
又如从法律上是零容忍,民间社会可以有空间的比较宽容, 但宗教界需要更加的宽容相待,  这样才有层次的逻辑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2-10-23 10:40 编辑 ]
顶部
michaelji (纪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2902
精华 31
积分 1542
帖子 588
威望 95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2-5-2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9 08:4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楚越 的帖子

謝謝您的提醒。

最近頗忙,遲復見諒。

您所說的語言邏輯上,確實有矛盾。但我在後面提到了,零容忍和寬容是針對不同的對象的,呵呵,只是題目上不好增加太多的限制項。

您後面的例子其實和我的角度類似。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2 12:4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39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