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9-9 16: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童年 面对面》之一

小说
                                              《童年  面对面》之一

昨天的小孩长大了,也有了自己的小孩,生命在童年中延续。童年,是昨天;童年,又是今天、明天。
让昨天的童年和今天的童年碰个面,寻问时光的足迹——日子给了什么?又拿走了什么?


今:因 为 魔 方

因为魔方,方牧成了班上的大红人。

本来在班上他一点儿也不起眼,特别是英文不行,连他自己都有点抬不起头。但能怪谁呢?他爸爸妈妈书读不多,都在巴刹里卖菜,从小和他说的不是方言,就是华语。难怪他说英语总有点结巴,显得信心不足。幸好他有数学天分,也不知道是不是做生意要精打细算锻炼了头脑,假期他到爸爸菜摊帮忙,买卖时的心算一点也难不倒他。学校的数学科他的分数总在最前列,这才帮他挤进了同级里的“好”班。他的玩具不多,魔方是爸爸送他的生日礼物,日玩夜玩竟让他摸到了窍门。

他解魔方就像变魔术,怎么繁复纷乱,到他手里,三几分钟就变得颜色划一整齐。每次在课室里露一手,同学们总是把他团团围住,睁大的眼睛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尤其与他同座的文强,心里不服也不能不对他另眼相看。

文强住在学校隔邻的公寓,当老师分配他和方牧同座,他一肚子不高兴。虽然他也明白老师的苦心,自己英语发音好,可以帮到方牧。可他更相信妈妈说的,要进步就要和比自己强的或至少不比自己差的同学交往,怎么也轮不到方牧!他的英语那么烂,一直把“TWO”念成“TO”,把“THREE”念成“TREE”。他还给方牧取了外号“四方木”,同学们都跟着叫,让他更得意。没想到这“四方木”竟是四方形魔方的高手!他半天都弄不好的魔方,这块“四方木”竟然一两分钟搞定!他想问又实在不好意思开口,直到班上另几位同学,也在央求方牧教他们。文强才说,要是他学上手,今年他的生日会,要让妈妈预订巴西立的度假屋,一定邀方牧去玩两天。

度假屋什么的,方牧 也是想去的,但假期他要到菜摊帮忙,可以让凌晨就出门的爸爸早一点回家休息。这个更重要。只是魔方没有竞争对手,他不免觉得乏味,心想:教多几个会玩的一起玩更有乐趣。于是今天一早,他就对大家说,想学的放学后留下来,一起到学校附近的组屋底层去。

午后的组屋区格外安静,连在地上找吃的乌鸦、八哥也不见踪影,一只野猫懒洋洋的在小花圃的叶荫下用爪子洗脸。
他们找一张圆形的石桌,就想在这里“上课”。可是,马上发现桌面太脏了,不只有空的汽水罐、水瓶、装快餐的纸盒、蔫软的薯条……,还有揉成团的纸巾、吸管四处乱丢 !

方牧走在前面,四处张望还有没有干净的桌面,不小心踩到地上一块西瓜皮——“咿呀”,身体向前溜去!握着的魔方差点儿脱手,要不是文强及时拉住,我们的“魔方大师”马上就要跌个四脚朝天!

“这些人真没公德心,一点也不为别人着想。” 方牧愤愤不平。

“是啊!垃圾桶就在旁边,偏偏不用!”

“垃圾虫!”

文强低着头不出声,他想起几天前约朋友在楼下聊天,一面也吃吃喝喝。离开前,留下满桌子垃圾,朋友们原本想要顺手收拾,文强却拉他们走,说:“收什么收,有清洁工人呢!”当时他可一点也没想到后来的使用者!听了方牧的话脸上不觉一阵火辣辣的。

他弯下身子,捡起西瓜皮,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说:“我们先收拾一下吧,地方干净了,学魔方也学得快。”

“还是文强有公德心!” 方牧笑着说。

文强的脸不觉又红了起来。                                 


昔:决       战                                                 
  
连生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

本来他不用这么着急,都是妈妈,要出门卖鸡蛋,却拖拖拉拉的又收拾晒干的衣服,又把劈好的木柴放好在灶台底,说天黑黑的怕下雨,又交代他要记得把小鸡赶进笼子里记得关窗记得……又啰嗦又长气!但是他那计划妈妈在家那是绝对不可能,他只好等等等!连生想过多少回,一定要给自己那只百战百胜的“黑旋风”一个体面的屋子,火柴盒太普通了。大将军不能总是住木屋吧!特别是今天,还是应别人下的战书出征,火柴盒太委屈它了。他看过妈妈装金项链的那个精巧的小圆铁盒,不大不小刚刚好。妈妈也就一年打开那么一两次,先借来用,改天才放回去。所以一定要等妈妈出门。看着妈妈背影走远了,他连忙撕下一页练习本的纸张,包了金项链,就塞在衣橱里。然后一溜小跑,赶到这小河边的平地。

估计已经过了约定时间,他左右张望,一个人影都不见 !他解开上衣的两个纽扣,一边挥着手扇风,一边自言自语:“糟了!怎么都走光啦!”突然,肩膀后被人用拳头捶了一下 ——他回头一看,哈!正是从树背跳出来的阿土、金龙和永成。

“姓连的,还以为你骗人,不敢来了! 喂!‘黑旋风’呢?”阿土的话从缺了门牙的嘴里出来,很有挑战的味道。

当连生抓到那只浑身上下黑得发亮的新“豹虎”(Jumping Spider),而且接连打败了周围的同伴们 ,被称为“黑旋风”后,大家就议论纷纷,“黑旋风”和隔邻村子阿土的“金脸”大王,到底谁才是真正的无敌“一王”!他们一直等待着今天的决战。

连生掏出小圆铁盒,金红色亮光闪闪,照得小伙伴们脱口“唔”的一声,眼睛发亮,这个下马威叫连生暗自得意。他小心地开盖,一只半寸来长的“豹虎”一跃而出,连生以手掌捧着,就像捧珍贵的珠宝一般。阿土已经拿着片一头反折的香兰叶靠近来,连生拇指上的黑旋风一凑近,趁机跳上叶片,马上往反折的地方钻进去 。阿土把叶片翻开,露出一只金脸的“豹虎”来。

两只“豹虎”一见面,立即盯住对方,把两只长长的前脚弯成弓形,“金脸”歪着屁股,“黑旋风”却是屁股高高跷起,都警惕地左右移动身子,紧守着阵地。突地“黑旋风”向前一冲,“金脸”张开前脚迎战,两只“豹虎”的前脚张成一字型对顶,四方形的头底下,一对短短的小爪互相噬咬着,时扭时推,一字型前脚不停地碰撞、拍击。

突然,“黑旋风”松开身子掉转头,“金脸”尾追上来,正好中计!“黑旋风”转身一跳反扑,前脚狠狠地紧抓住对手,两只“豹虎”肢体纠结交错,滚成一团!几个人都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盯住。在香兰叶上翻滚几圈的两只“豹虎”,过一会儿,只见“黑旋风”把“金脸”拱起来,快速推到叶片边缘,再一把撵下去!“金脸”紧咬不放,就吊挂在叶缘,像一颗即将坠落的水滴。

阿土连忙翻转叶片,这时,两只“豹虎”倏然分开,“黑旋风”更显威武的弓弯着前脚,“金脸”却瑟缩着身子,簌簌发抖 ,一溜烟躲到香兰叶片背后。“黑旋风”追过去,对方只能在叶子上下团团转  !

“啊哈,又教训了一个手下败将!”连生食指朝上弯,逗着“金脸”,“出来啊!不要紧的,让‘黑旋风’教你几招!”
阿土的脸,灰褐暗淡就像他的名字似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夭寿囝子,我就知你在这里!”树丛后传来连生妈妈急促的骂声,“看我不打死你,连金链盒子也敢偷!”

几个小伙伴惊惶抬头张望,只见连生妈妈手握着瘦长的树枝,正朝他们奔来!再顾不得收拾,大家各自分头逃窜。

连生一个趔趄,手里圆盒子还握住,而“黑旋风”却抖落地上,向一旁的草丛跳去!                                



[ 本帖最后由 辛羽 于 2012-9-17 17:58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3 02:5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96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