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江南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94979
精华 1
积分 2363
帖子 1129
威望 123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1-5-1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1: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林竹青 于 2012-10-27 11:24 发表
我同学夫妇都是从香港到美国深造并入籍美国的,因为都是电脑工程师,所以一直在硅谷奋斗。前几年,为了让两个子女接触华文,竟然举家迁徙到北京定居,搞到她丈夫成了空中飞人。


我有亲戚,夫妇是南大生在中学教书,两个女儿念南(洋)小南中,也是"英文"人,讲中文都词不达意,你说不悲哀吗?
顶部
白马非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94385
精华 18
积分 3734
帖子 1632
威望 208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1-5-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1: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江南春 于 2012-10-27 11:33 发表
我有亲戚,夫妇是南大生在中学教书,两个女儿念南(洋)小南中,也是"英文"人,讲中文都词不达意,你说不悲哀吗?

物竞天选,适者生存 -- 这是硬道理。我这样说,一来华文绝对不会因为李光耀而灭绝,他还没有这种能量。二来新加坡人几十年来的确是因为在英语占了优势,只要新加坡人活得更好。那么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达尔文的丛林法则虽然残酷,然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

我对李光耀的质疑,就在于他砍掉了新加坡华校教育的[],竟然以华文教育的护航人自居,那才是可鄙的。如果他敢于承认,砍掉了华文这棵大树的繁枝茂叶“南洋大学”,然后让树干树根“华文中小学”逐步枯萎,让让华校自生自灭,都是为了新加坡这个国家生存的筹划 -- 那么,我或许还能够忍受。




白眼为文写牢骚
马蹄嗒嗒分外吵
非为名来不逐利
马上辎重岂能逃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2:0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李光耀这么做,事出有因,我理解!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2-10-27 11:58 发表
物竞天选,适者生存 -- 这是硬道理。我这样说,一来华文绝对不会因为李光耀而灭绝,他还没有这种能量。二来新加坡人几十年来的确是因为在英语占了优势,只要新加坡人活得更好。那么失之东隅、收之桑榆,达尔文的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5: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林竹青恐怕不了解新加坡的所谓双语教育

恕我直言,林竹青女士恐怕不了解新加坡的所谓双语教育。建议您花点时间深入了解之后,才对新加坡的语文政策发表意见。
事出有因,这因可复杂了。不妨去问问老一辈华校生的意见,作为参考,不要只听官方的片面之词。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5:2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韩先生所言极是。只是,听新加坡人说,当年把南洋大学赶尽杀绝是为了杜绝共产党在新加坡蔓延,不知是否属实?如果是,我倒觉得李光耀是明智之举,试看今日天下,那个追随共产党的国家的人民能有好日子过的?最后独联体崩溃了,柏林围墙倒了,中国已经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了,大抵就剩下北韩那个极端的政权吧?我刚刚读的那本书《我们最幸福》读后感我放在我的博客里了,详情请见《那个花花亲王》前一篇《俄罗斯与北韩》。李光耀也许从一个角度看让国人不舒服,但是,他保全了那个时代乃至今时今日新加坡的繁荣昌盛,我支持他!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27 15:20 发表
恕我直言,林竹青女士恐怕不了解新加坡的所谓双语教育。建议您花点时间深入了解之后,才对新加坡的语文政策发表意见。
事出有因,这因可复杂了。不妨去问问老一辈华校生的意见,作为参考,不要只听官方的片面之词。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6: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南大被关闭令千万华人伤心。

李光耀关闭南大,伤透了千千万万新马华人的心,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林竹青女士听新加坡人说,当年把南洋大学赶尽杀绝是为了杜绝共产党在新加坡蔓延。

请问您是听那些新加坡人说的?我和一大群老华校生都是新加坡人,您是不是也应该听听我们怎么说?。

南大到后期改制之后,英文成为第一语文,如果有亲共分子,早就被清除出去了,而且当时实行大学入学证制度,凡进入南大的学生都必须经过内部安全局的查核,确定他们不是亲共分子或左派人士,才发入学证,那时,马共也已经日薄西山,奄奄一息。

当时,反对关掉南大的好多人,包括当过南大代校长的吴德耀教授,都力劝李光耀不要关掉南大,
但是李光耀不听。吴德耀教授亲口对我讲:关掉南大是李光耀先生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您去读一读李光耀自己的著作《我一生的挑战-----新加坡双语之路》,他是怎么解释为什么要关掉南大,根本就不提什么共产党的问题,而是强调市场的力量使南大毕业生没有出路。

这些情况恐怕你都没有弄清楚。我还是奉劝您一句:深入了解情况之后才发表意见。我们网上有一位经常信口开河的网友,他是一面镜子。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6:3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韩先生的指教!

我确实听很多新加坡人这么说,但是他们是否南大的学生我没有问。我真正有机会接触并坐下来聊天的第一个新加坡人是在1989年6月我来新加坡帮人家开艺术展上认识的,几个月后他途经香港去湖南“寻根”来找我,当时,他约莫有30岁左右。他是第一个这么对我说的人。据他自己称,他是新加坡电视台的编剧,他的父亲是新加坡共产党,他自己也是,挺神密的样子,把我吓坏了呢。后来移民来这里,确实在坊间听到许多人这么说,当然,李光耀是不可能在文章上公然承认的啊,作为政治领袖,许多时候场面上的话必须打折扣,不然,他还要不要和中国保持关系呢?他写出來的,未必是100%真实情况,也许还有其它隐衷也未可知。这是我所知所闻所想,未必正确,仅供参考!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27 16:10 发表
李光耀关闭南大,伤透了千千万万新马华人的心,是他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林竹青女士听新加坡人说,当年把南洋大学赶尽杀绝是为了杜绝共产党在新加坡蔓延。

请问您是听那些新加坡人说的?我和一大群老华校生 ...

[ 本帖最后由 林竹青 于 2012-10-27 16:38 编辑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6: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你相信他的话吗?

我对您提到的这位电视台的编剧的话很怀疑,他说他们父子都是共产党?他这样讲你也相信?你跟他刚刚认识,他就跟你揭自己的秘密,你不起疑心吗?共产党在新加坡是非法的。

你说得对,名人写回忆录,只会讲对自己有利的东西,对自己不利的东西,怎么可能写出来?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8:0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韩先生,首先,我那时只有23岁,初出茅庐。其次,我假设所有人都是好人,我认为没有什么利害关系,跑香港对一个香港人撒谎似乎毫无必要。最后,我根本不知道共产党在新加坡是非法的,我才到过新加坡十来天,且所有的精力都在City Hall的展览里,我接触到的除了工作人员就是访客。

您是新闻从业员,也是中国某高校的也许名誉或者兼职工作人员,您爱国,您先进,但是,我只是个纯粹的商人!我对政治不感兴趣,我只在乎我最大范围内的客观感受,并根据良心说出真心话。我骂共产党,但我爱中国!我不喜欢新加坡的某些方面,但我佩服李光耀!如此而已。希望论坛是个自由的园地,允许各抒己见,容纳不同意见,因为只有包容,只有求同存异,论坛才是论坛,而非战场!这里不是批判人的地方,更不是检讨与自我检讨的地方!

谢谢垂注!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27 16:52 发表
我对您提到的这位电视台的编剧的话很怀疑,他说他们父子都是共产党?他这样讲你也相信?你跟他刚刚认识,他就跟你揭自己的秘密,你不起疑心吗?共产党在新加坡是非法的。

你说得对,名人写回忆录,只会讲对自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8: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宜慎言

答林竹青女士:

我仅仅是建议您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发言谨慎而已(不是不发言,而是慎言),尤其是对南大问题。

谁要您自我检讨呢?您讲得严重了吧?

我同意这里不是战场,但有时会出现激烈争论,连漫骂也出来,让人闻到火药味。

很抱歉,我不得不再次声明:我不是中国公民,而是新加坡公民,您讲我爱国,请问您是指我爱哪个国?

我也没有在中国任何大专院校兼职。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8:3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韩先生,刚才本着敬仰之心上网谷歌了一下先生,了解先生何故这么知识渊博通天晓,找到如下资料。

简介:原名韩山元,笔名宋丹、马德、丘文华、岳文、章翰、鲁生、章明、宋秋阳、洪马义等。祖籍海南省文昌县,1942年6月1日生于马来西亚半岛柔佛州,战后随家人移居新加坡,成为新加坡公民,自中正中学高中部毕业后,便投身报界,是一名资深报人,从1968年至2004年,在华文报业服务了30多年。1989年起兼任华文报集团新闻工作者培训班导师;1992年至1993年参加《我们的70年》编辑与撰稿工作。在60年代已以其理论批评、散文与诗作,闻名于新马文坛。他先后担任过《知识报》、《民报》、《联合晚报》记者与编辑,退休前是《联合早报》执行编辑兼记者。2004年5月退休后,他仍然定期为《联合早报》与《联合晚报》撰写评论,并受邀到各学府讲课。除了报馆的工作,他也活跃于会馆的活动,是宗乡总会工委委员,海南会馆中华文史班教师及该会馆文教部主任,以及陈嘉庚基金属下的先贤馆副馆长。与此同时,他也担任中国广州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与海南大学东南亚研究所的特约研究员,目前为前者的学刊担任特约撰稿人。近十数年来,他更到过中国多所大专院校进行学术交流与讲学。参与社团:海南会馆、韩氏祠、新加坡华文报业俱乐部。创作体裁:诗歌、散文、小说、评论、报告文学。文学活动:1959—1961年任赤道艺术研究会文学股负责人;任工会写作班教师(1961—1962);任新大中文学会文艺创作比赛评判。

我说您爱国,当然爱新加坡。您痛心疾首南大关闭,我理解,我只是觉得,您凡事有点太较真了。如果这样下去,所有的人除了称赞、附和、支持、同意,论坛里还有什么空间留给异见人士?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才是论坛的原貌,您说不是吗?!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27 18:28 发表
答林竹青女士:

我仅仅是建议您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发言谨慎而已(不是不发言,而是慎言),尤其是对南大问题。

谁要您自我检讨呢?您讲得严重了吧?

我同意这里不是战场,但有时会出现激烈争论,连漫骂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8: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感谢您的理解,再交代几点:

感谢您的理解,再交代几点:
一、我觉得自己做人要认真,但待人则要宽容,水至清则无鱼。

二、南大问题,我的立场绝不改变!关闭南大是李光耀先生一生的一个大错误!

三、您列出的那些中国大学我当特约写稿与特约研究员,没有一个是兼职的。

四、几个职位现在都没有了:海南会馆,我不再担任文教部主任,先贤馆副馆长我也在一年前辞掉了。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9:1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韩先生,首先,必须说明,我对您非常尊敬!

其次,请原谅我直白,我觉得您认真得叫我这个非常认真的人都自叹不如。人家说我太认真,您何止是太认真呢?人家说我眼中非黑即白,您比我尤甚。

南大问题,我说过我是这么听回来的(已经交代清楚不赘),如果有误,那说明民间本土人士对于南大曾经有过的(也许)过激行为也是不以为然的。至于是否错误,我以为,这不是您可以裁决的,站在国家立场,站在一个领袖立场,站在一个理性的人的立场,据说有个讲法“每个人做出的决定,在彼时彼刻,都是正确的,起码,从他的观点与角度看是正确的。”举个例子,明明知道山崖下去是死路,难道有人拿命当赌注非要跳下去吗?李光耀是个伟人,难道他不知道关闭一所大学是多么大的事情,非要见到悬崖往下跳吗?他必定有他的考量,权衡利弊,在那时那刻,他认为这样做是正确的才会痛下决心。至于是英雄断臂?还是愚蠢错误?那是他自己后来的经验总结与反思。作为平民百姓,我们可以批评,但也必须保持理解,因为,换作您我在那个位置,也许更加激烈也未可知。

我是好奇才去谷歌的,发现您果真声名在外。佩服!佩服!

说真的,不管是谁,说错了什么话,提出异议批评即可,无需咄咄逼人,非要人认错。弱者,当下认错,心里不服。强者,死不认错,心里也不复。识时务者,嘴巴上认错但内心窃笑。有意思吗?至于智者,吾日三省吾身,没有人批评尚且要检讨,何况有人批评乎?智者,不也是您希望认错的人吗?如果不智,认不认都没有区别!

我不才,但天生多事,如有得罪,敬请海涵!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27 18:54 发表
感谢您的理解,再交代几点:
一、我觉得自己做人要认真,但待人则要宽容,水至清则无鱼。

二、南大问题,我的立场绝不改变!关闭南大是李光耀先生一生的一个大错误!

三、您列出的那些中国大学我当特约写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9: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补充几句话

补充几句话,实不相瞒,我对网上一位网友一而再,再而三地信口开河相当反感,一个人偶尔讲错话,不算什么,问题是明明自己讲错话,弄错事实,却死不肯承认,还要百般狡辩,我们要不要批评他?

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批评他是为了他好。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19:1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韩先生用心良苦,正是爱的体现,无可厚非。但是,如果他以为自己正确,而且也是位执着的人,恐怕地老天荒,也不认识您的良苦用心啊。我们还不如把精力用来讨论其它问题,更有意义的问题!呵呵,我其实对随笔南洋网挺报期望的,不管它版面如何,到底是本土产物!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27 19:15 发表
补充几句话,实不相瞒,我对网上一位网友一而再,再而三地信口开河相当反感,一个人偶尔讲错话,不算什么,问题是明明自己讲错话,弄错事实,却死不肯承认,还要百般狡辩,我们要不要批评他?

良药苦口利于病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20: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问题是那位仁兄错了还要狡辩

错了不肯承认,静静不出声也就算了,问题是那位仁兄错了还要狡辩,还倒打一耙说我错,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反驳岂不是等于承认他是对的,而错误在我,这对我公平吗?

您来这里不久,不知道有些网友老是跟我唱反调,称赞、附和、支持、同意的其实不多。这没什么奇怪的,我绝对赞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您对南大问题的看法与我相距甚远,那没关系,您就保留您的看法吧,也许这个问题要让历史来证明谁对谁错。
顶部
林竹青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5253
精华 10
积分 1025
帖子 441
威望 58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7 20:0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27 20:06 发表
错了不肯承认,静静不出声也就算了,问题是那位仁兄错了还要狡辩,还倒打一耙说我错,你说我该怎么办?我不反驳岂不是等于承认他是对的,而错误在我,这对我公平吗?

您来这里不久,不知道有些网友老是跟我唱 ...

顶部
乡里人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8789
精华 0
积分 1978
帖子 990
威望 98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8 00:4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69 林竹青 的帖子

没什么,俺只能说针没扎在自个儿身上,当然不感觉疼痛!所以你才会佩服“木子先生”那把伐华之刃。
顶部
乡里人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8789
精华 0
积分 1978
帖子 990
威望 98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8 01:1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啥个双语教育政策?说句好听的是 —— 名不副实;讲句难听的是 —— 简直是张着眼睛说瞎话,分明是挂着羊头卖狗肉!

其结果是华族小孩儿不说,也不会说华语。呜呼哀哉!  要不就是说着一口没有语法的中英“混语”。
顶部
江南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94979
精华 1
积分 2363
帖子 1129
威望 123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1-5-1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8 06: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李光耀的"共产党"神话



QUOTE:
原帖由 林竹青 于 2012-10-27 15:28 发表
韩先生所言极是。只是,听新加坡人说,当年把南洋大学赶尽杀绝是为了杜绝共产党在新加坡蔓延,不知是否属实?如果是,我倒觉得李光耀是明智之举,试看今日天下,那个追随共产党的国家的人民能有好日子过的?最后 ...

李光耀江山得来不光彩,并且炮制了不少神话(就像中共也有不少神话一样),除了"第三中国"神话(作为他承继深化英国佬"去华"政策的藉口)之外,最出名的就是专门对付左派政敌的"共产党"神话啦.

李光耀为了清除政敌稳固政权,把那些左派领袖套上"共产党"的高帽子,或者称他们为"共产党同路人"、"共产党同情者"(你看连同情都有罪)或"亲共份子"啦,把他们抓了关起来,虽然没有证据不要紧,因为用公安法令抓人是不需要证据的,而且还可以无期地关(如果真的有证据,为什么不把他们恐上法庭?参加共产党本来就是犯法的,若带武器还可以判死刑呢),这些人被抓之后,很多人经不起苦刑,眼看释放无期,只好闭着眼睛承认自己是共产党然上电视台登报纸写悔过书进行自我批评(这套不是向中共学来的吗?),这样才可以得到自由.

从1954年开始,在公安法令被英国佬和李光耀抓起来的人不少过700人.起初是对付左派,到了八十年代,连对那些同情工人穷人的教徒和社会工作者也用同样方法对付,但这些人跟本不像共产党,就套个"马克斯主义者"的帽子,一样把他们关起来.

被对付的左派人士当中,最出名的是林清祥,他是左派最优秀的领袖之一,不少华人拥护他,公认为李光耀最大的威胁.于是李光耀就在1963年大选前说服英国佬把他当成共产党抓起来关(后来解密的英国档案显示:连当时的英国佬的情报局都无法证明他是共产党或受到马共的控制),不知怎样,林清祥后来在牢里精神失常,结果搞到脱离政治,被送到英国去,让李光耀少了一个隐忧.

令外一个是谢太宝,这人骨头最硬,就是不肯向李光耀认罪,结果被关了32年,李光耀到了最后没他办法只好将他释放.

林女士,韩先生说的对,不要相信新加坡这个强势政府所写的一面之词的历史(就好像你不会完全相信中共所写的历史一样),应该多方面地观察,反复对比现在那些左派人士比较敢讲,已经出了好几本书,历史学家也对这段历史提出置疑.如果你对新加坡的历史有兴趣应该找这些有关的书来读一读.

下面抄一篇周伟立的论文供你参考:

探讨新加坡1950与1960年代的激进左派:他们是不是共产党的同谋?

作者:周伟立:2001年获牛津大学哲学、政治学、经济学系学士学位.目前从事金融投资工作。圆切线社员.
圆切线第六期 二零零三年四月

年轻的国人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新加坡动荡的政治史,却时时活在历史的阴影之中。这是颇为有趣的现象。的确,身为年轻的新加坡人,若要了解当前的困境、我们就必须了解历史。笔者即是本著这样的精神来分析我们的历史。而就如任何分析一样,我们应先从质疑现有的叙述开始。

《李光耀回忆录》的读者必定认为,新加坡1950与1960年代的激进左派是直接或间接由马来亚共产党控制的,而激进左派的领袖林清样是最主要的亲共分子。但是在学术界,这个观点是受到挑战的。他们真的与马共同谋吗?

激进左派与马共同谋的主要论述,是他们(特别是林清样)与反英同盟的关系。(注1)到了1951年,马共的武装斗争遭受重大挫折,他们已往森林里的基地撤退。马共因此企图恢复1945年至 1948年的“公开战线”活动。这段期间,他们在新加坡的主要支部是反英同盟。这个组织在1948年至1953年间运作,马共企图以它作为地下势力,来扩充马共在新加坡激进势力当中的影响。经过多次大规模的逮捕后,反英同
盟渐渐没落,马共在新加坡通过全权代表方壮壁在地下活动。

林清样在1951年加入反英同盟。激进左派与马共两者同谋之论述的内部逻辑推演由此展开:林清样既是反英同盟的成员,而反英同盟又是马共在新加坡的地下支部,因此毫无疑问地,林清样必是一名共产主义者,而且一直到1963年在“冷藏行动”被拘留后,他都是由马共直接或间接控制。

这个论述有几个缺点。第一、它假设了所有反英同盟的会员必是忠心的马共支持者,以共产主义思想为依归,或甚至知道反英同盟是一个马共组织。林清样后来表示,反英同盟可以被看做是一个合法的民族主义运动。(注2)当时任何的民族主义者会参与反英同盟,纯粹因为它的反英性质。它的活动包括时事讨论、野餐、跳上风舞、唱歌、戏剧团、联谊会等。(注3)要把这些活动看作与共产主义有关,纯粹是一种主
观判断。许多活动的参与者对反英同盟与马共的关系毫不知情。(注4)林清样后来表示,他当时亦是如此,而且是后来才从历史书中得知反英同盟与马共的关系。 (注5)其实,在1951年,当许多反英同盟的成员(其中包括许多前马来亚民主同盟的会员)被逮捕时,逮捕委员会的主席承认当中的34个人是在嫌疑,而不是事实的基础上,被拘捕的。(注6)

第二、这个论述假设了反英同盟在整个1950年代一直有效地运作。事实上,在1950与1960年代初期,马共在新加坡的势力是颇受质疑的。它的组织受到殖民地政府请报员的严重渗透。从 1948年 6月至1954年 3月,超过 1209次的拘捕行动大大地削弱了马共的势力。因此,两者即使有关联,马共在新加坡对激进左派的影响,也比在1945间要弱得多。(注7)况且,当马来亚半岛的武装斗争式微,许多曾经同情马共的
知识分子亦开始向其他选择撤退。(注8)

另一个指称激进左派与共产党同谋的论述更多源自一种嫌疑与反共的歇斯底里心态,而非一种严谨的证据论述。言及 1955年的选举,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说:“说华语和方言的左翼工会和华校中学生集中一切力量,到武吉知马和花技公园协助林清样和蒂凡那,完全不帮我和其他候选人。有了这次经验,如果我过去对他们听谁的命令还有怀疑的话,现在疑云全消了。我们只是为了双方的方便才组成统一战线。他们
要他们的两个人当选,我只是因为掩护了他们,才对他们有用。我绝不会忘记这件事。(注9)当林清样与李光耀到伦敦进行宪制谈判时,李光耀跟社进才通信,他说:“他正在写长篇报告,天晓得他要向谁呈交。”(注10)李光耀试图援用以嫌疑为出发点的论述,来说服他回忆录的读者。虽然在危机时刻,以嫌疑为逮捕基础有其合法性,但在进行历史诠释之时,我们理应要求更严谨的论述。

到了1960年代初期,某些重要的英方人物,譬如英国驻新加坡专员薛尔克(Selkirk),因为无法得到任何有关林清祥等人与马共勾结的真凭实据,所以以其走宪制路线为由,反对、镇压激进左派。(注11)他的副手穆尔(Moore),也持有相同的看法。1962年6月,他在审阅了英方情报机关针对统一战线及林清样的报告之后,向伦敦报告:“虽然我们接受林清样是一个共产主义者,但是没有证据说明他正在听从马共、北京或莫斯科的指挥。我们的印象是林清样是独立运作的,而他的基本目标并不是共产主义乌托邦,而是通过宪制手段当权.我们根本不确定林清样在达到这个目标过后,会不会必然地成为北京或莫斯科的傀儡。”1962年7月,东姑阿都拉曼和李光耀分别要求逮捕25名及250名左派分子之后,薛尔克警戒部长邓肯桑迪斯( Duncan Sandy s)说:“其实我相信这两人想要逮捕反对党,而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1962年10月,他补充道:“李光耀一心想毁灭他的政治对手。在这个背后有一个非常个人的层面他说他想重新拘捕那些曾经因他的坚持而获得释放的人,他的亲密之交,曾经在他的政府效劳的人,他与他们有种超越意识形态分歧的政治对立。”1963年的全民表决胜利之后,李光耀认为当时正是对付左派的良机。但薛尔克向桑迪斯指出,全民表决的成功只说明“新加坡可以由国会民主治理,无须通过极权主义的手段。”新加坡领事馆尝试维护其对于“政治”与“国家安全”的区分,坚持从人民行动党分裂出来的社会主义阵线,从事的全是合法的政治活动。薛尔克辩称:“事实上,目前没有证据说明新加坡的共产主义者或亲共分子,有任何企图进行非法活动或暴力行为的意向。只要情况继续如此,我不认为检验单独案例就能提供任何国家安全的基础,作为进行任惠拘捕的理据。另外,拘捕也缺乏政治基础,特别是在全民表决成功之后。”

但是,伦敦的决策人员最后仍旧决定进行“冷藏行动况下合并。左派的拘留,尤其是林清样的拘留,因此成为新加坡在马来西亚体制内独立的代价。

若考虑1960年代初期的情况,即可看出激进左派与马共同谋的论述是有问题的。它忽略了重要的一点:马共在新加坡的影响,在1950与1960年代初期之间已渐渐转弱。激进左派认识到,在1950年代中后期,民主化的态势所带来的希望,因此稳固地走著宪制路线。尤其是林清样,到了1960年代初期,更是转为温和,与其1950年代中期的激进取向,形成鲜明的对比。意识形态上的分歧仅仅是个借口,在它背后存在著权力斗争及政治生存的考虑。

我在这篇文章中尝试质疑激进左派与马共同谋的论述的有效性。这是重新探讨整个人民行动党对过去五十年的历史叙述的良好开始。这种姿态包合两个意义:一、行使新加坡人对自身国家历史应有的独立诠释权。二、唯有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历史,我们才能完全理解眼前的境况。



注1:“有趣的是,这个论述并没有在《李光耀回忆录》中出现,但这是当时李光耀指控林清样的重要证据,记录于其著作《合并之战》(1961)。

注2:这个观点曾在一项私下访谈当中被提及。见Melanie Chew, Leaders of Singapore(
Singapore: Resource Press, 1996).

注3:同上,页113。

注4:Yew Kim Wah, Political Delopment in Singapore: 1945-55,(Singapore:
singapore Unversity Press,1973), P.186.

注5:Melaine Chew Leader of Singapore p.113.

注6:T.N.Harper“Lim Chin Siong and the‘Singapore Story’, in Tan and
Jomo, eds.,
Comet in Our S Lim Chin Siong in Hstory(Kuala Lumpur:Insan,2001), p.23.


注7:同上。

注8:同上。由1950年代的民主化而产生的宪制路线为当时的知识分子呈现了不同的选择,其中即是逐渐崛起的左派政党,如人民行动党.

注9:Lee Kuan Yew, The Singapore Story: Memoirs of Lee Kuan Yew(Singapore:
Times Media, 1998), P.184.

注10:同上,页234.

注11:Harper“Lim Chin Siong and the’Singapore Story’”,pp.38-41.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21 00:4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45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