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草民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71802
精华 38
积分 2469
帖子 872
威望 159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8-2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7-9 16: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婚宴

婚宴

朋友娶媳妇,良辰吉日选好了,婚宴酒席也定了。儿子问她,是否有需要征求父亲的意見。
朋友是位离婚妇,孩子从小由她抚养,但她从来不阻止孩子与父亲來往,离婚是夫妇倆的私事,孩子要结婚,媳妇他也有份,没有理由阻止孩子知会父亲。
朋友告诉我们,上星期日,孩子的父亲,拿了夲通书,在客厅上与孩子争执不休,父亲指结婚的日子不吉利,孩子告诉父亲一切已经準备就绪,牽一发则动全局,父亲不滿孩子自作主张,没有征求他的意见,坚持结婚与婚宴分开举行。
朋友很后悔同意孩子的要求,她忘了前夫的迷信与固执。
我说,既然一切都已决定,就不该假民主般让孩子和父亲讨论婚姻事宜,自讨麻烦?
朋友告诉我们,何止麻烦,简直不可理喻。
她说,前夫要求孩子在主家席上,安排个位子给他現任的太太。
简单的要求,却是棘手的问题。
几个朋友的眼睛都睁得好大,憋着呼吸,没有人敢表达意见。
朋友看着我们一脸惊异,只表示她绝不会同意那女人坐在主家席上,名不正,言也不顺。
但她并没有参与他们父子间的爭执。。
朋友说,其子如父,两人互不让步,儿子不准备让那女人出席婚宴,也不准备改換良辰吉日,儿子说,如果通书说得准,那女人就不该存在。父亲则认为儿子应该尊重他的妻子,他与妻子,同進同退,缺一不可,爭执完全沒有结果。
几个朋友只能拉长颈项,等待下文。
朋友说,她不知事情会如何演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后事如何,婚宴时候,自有分晓。

街头巷尾
顶部
友赏来了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50
精华 152
积分 42872
帖子 19136
威望 2347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7-9 17: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或许行家可以考虑写成一部电视连续剧,卖给新传媒。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833
帖子 3682
威望 406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7-9 18: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友赏来了 的帖子



QUOTE:
原帖由 友赏来了 于 9-7-2012 17:26 发表
或许行家可以考虑写成一部电视连续剧,卖给新传媒。   

这桥段已不新鲜了。




顶部
水滴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


UID 50659
精华 20
积分 7833
帖子 3682
威望 406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7-9 18: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草民 的帖子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早知如此,就不办婚宴了。




顶部
友赏来了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550
精华 152
积分 42872
帖子 19136
威望 2347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7-9 19: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早知如此,那位老太太就不结婚了 ? ? ?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7-9 21:3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那个爸爸太顽固,可以不理他, 本来就是破碎了的家,无须为了结婚这事儿才来假团圆。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8-14 16:5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263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