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50年代的华校生
太阳系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7103
精华 0
积分 1081
帖子 539
威望 54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3:1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9 吴大地 的帖子

你的善不够,因为你看到恶行没感到厌恶。不只你,凡是同你一样pattern的都好不到哪里去。那些口口声声仁义道德的读书人更在我批判之列,别以为我在妒忌你们的高贵生活。我是相信恶有善报的。




任何谬论都有拥护它的斗士

顶部
吴大地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089
精华 29
积分 2888
帖子 1217
威望 165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3: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16 09:20 发表
他们的功绩岂容吴大地一叶障目,以偏概全,缺乏客观公正,任意抹上色彩?

“一个人二十来岁时,如果不是左倾的或者左倾的同情者,something wrong with his heart(他的心有问题)。如果他在三四十岁还是左的,then something wrong with his head(他的头脑有问题)。”

黄有光这句话说得最好。

我并没有有在这里抹煞或抹黑任何人的功绩?我一直很小心的避开评价。说实话,我对左翼志士的献身精神,是很钦佩的。

不过,我对把十几岁的学生巻入凶险的政治活动的做法,不敢苟同。

我贴黄有光的报道,主要想让现在的年轻人知道,当时的左翼学生领袖,是怎样运作的。因为他们很想知道当时的历史真相。

这里最重要的,是黄有光说的话,是不是事实。
顶部
吴大地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089
精华 29
积分 2888
帖子 1217
威望 165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3: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6 13:17 发表
你的善不够,因为你看到恶行没感到厌恶。不只你,凡是同你一样pattern的都好不到哪里去。那些口口声声仁义道德的读书人更在我批判之列,别以为我在妒忌你们的高贵生活。我是相信恶有善报的。

我岂敢自诩善良。这留给别人去评价好了。

我只求实事求是,不敢自昧。而且知道世界上的事,很少是简单的。只看表面,贸然下判断,往往错误。尤其是政治。

相信你一定听过“法国中尉的女人”这个故事。
顶部
太阳系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7103
精华 0
积分 1081
帖子 539
威望 54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4:2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16 13:54 发表


我岂敢自诩善良。这留给别人去评价好了。

我只求实事求是,不敢自昧。而且知道世界上的事,很少是简单的。只看表面,贸然下判断,往往错误。尤其是政治。

相信你一定听过“法国中尉的女人”这个故事。

你看的书不少呀!佩服!

我看林医生的角度可能和别的网友不一样,我认为他还是幸运的,至少他能用剩余的时间上台讲出闷在心里多年的话且被拥护他的人赞美。他的荣耀是经过对手给予的考验而得来的,相互相成,虽说失去自由和享乐,但在伟人眼里这都不算什么。

若你愿意,也可以把对手当成魔,无魔不成道,所以我说香蕉皮没用,但它是用来保护香蕉肉的。

我们应当见善称善,见恶称恶,除非你具宿世通,看出一些人的前世,知道其前因必带来的后果,而选择用高智慧不出声。

见恶而不感到厌恶的,在我看来其人也是恶的一份子。

英雄好汉的特质是把别人的痛苦当作自己的痛苦。




任何谬论都有拥护它的斗士

顶部
goh538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3810
精华 0
积分 1963
帖子 979
威望 984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5-2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4: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前人闹革命抛头颅热血,享受到成果的却称革命者是儍蛋,不识时务的大笨蛋,夫复何言!
顶部
看花非花
禁止发言




UID 106053
精华 3
积分 1007
帖子 430
威望 550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1-8-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4:57  资料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6 14:26 发表
你看的书不少呀!佩服!

我看林医生的角度可能和别的网友不一样,我认为他还是幸运的,至少他能用剩余的时间上台讲出闷在心里多年的话且被拥护他的人赞美。他的荣耀是经过对手给予的考验而得来的,相互相 ...

林医生能够挨到执政党无计可施,只有放了他。因此能够颐养天年得到善终,的确是不幸中之万幸

不过,不能因为有万幸就无条件的原谅了带给人不幸的罪恶渊源。我相信没有人愿意有林医生这般的幸运 -- 尤其是神医你,不过是冤枉被罚了1千坡币罢了,就从此耿耿于怀的人。我相信你和我一样,都会是在第一时间在政府拟就的文件上签名的人。不容易啊,将心比心,所以我才更佩服林医生毫不妥协的铮铮铁骨。

因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基本上,我不赞同这样的幸运,这是谬论。因为如果为了为非作歹更能够衬托正义而允许罪恶,那才是丧失理智的不义
顶部
吴大地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089
精华 29
积分 2888
帖子 1217
威望 165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5: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6 14:26 发表


你看的书不少呀!佩服!

我看林医生的角度可能和别的网友不一样,我认为他还是幸运的,至少他能用剩余的时间上台讲出闷在心里多年的话且被拥护他的人赞美。他的荣耀是经过对手给予的考验而得来的,相互相 ...

看你以往的帖子,觉得你不象那些只认旗帜,不顾事实,不讲道理,头脑简单的愤青愤老。让我告诉你一些我一直没有说出来的想法。

我不说的理由很简单,这些只是我个人不断在脑子里玩味的假设,未经证实。说出来一定会被人看成是抹黑林医生或者谢太宝的举动。

不过,为了说服你我保留判断的原因,就冒着被追杀的命运,把这些”乱想“提出来刺激你的想象力。

再次申明:这些想法纯属虚构,请不要对号入座,尤其是林医生或者谢太宝的支持者,要不然,对他们实在不敬。

1,相信你也听说过,有很多革命志士,为了他们献身的事业,可以一辈子死守一个谎言。就算对他们最亲近妻儿父母,也是如此。

2,有很多革命志士认识到,他们留在监狱里比放出去,对革命事业更有帮助,所以宁可坐牢。

3,在 六七十年代,很多人都相信,随着越南的沦陷,整个东南亚很快的就会全盘赤化。包括新加坡。没想到左三年,右三年。。。。

4,人往往越赌越大,就看过赌输身家的人,最后会连命都押下去。

我还有更多诸如此类荒唐的乱想。不过,相信上面四项以足够说明,象我这种胡思乱想的人,遇事往往不敢下判断。幸亏我不是法官。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16 16:33 编辑 ]
顶部
太阳系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7103
精华 0
积分 1081
帖子 539
威望 54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6:2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看花非花 于 2012-6-16 14:57 发表
林医生能够挨到执政党无计可施,只有放了他。因此能够颐养天年得到善终,的确是不幸中之万幸!

不过,不能因为有万幸就无条件的原谅了带给人不幸的罪恶渊源。我相信没有人愿意有林医生这般的幸运 -- 尤其是神医你,不过是冤枉被罚了1千坡币罢了,就从此耿耿于怀的人。我相信你和我一样,都会是在第一时间在政府拟就的文件上签名的人。不容易啊,将心比心,所以我才更佩服林医生毫不妥协的铮铮铁骨。

因此,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基本上,我不赞同这样的幸运,这是谬论。因为如果为了为非作歹更能够衬托正义而允许罪恶,那才是丧失理智的不义

林医生的成就在于对原则的坚持而坐穿牢底9年9个月,他在医术上的成就一般。你佩服他毫不妥协的铮铮铁骨是ok的

我的一千元被罚触犯医疗广告法令简直是搞笑处罚,不过,我不知是阿Q还是小聪明,自觉是上天暗中启示我不该打广告,会影响同行。我去打日本和韩国杂志广告,让他们有缘来就医受益。曾经有一韩国妇女跟我大声争吵,说我这么简单只花10分钟医她的儿子,我更大声的回她,你请100个大长今也比不了我医这病,无知呀!

养鸟人常被人看扁,挺好玩的。




任何谬论都有拥护它的斗士

顶部
太阳系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7103
精华 0
积分 1081
帖子 539
威望 54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6:4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16 15:11 发表


看你以往的帖子,觉得你不象那些只认旗帜,不顾事实,不讲道理,头脑简单的愤青愤老。让我告诉你一些我一直没有说出来的想法。

我不说的理由很简单,这些只是我个人不断在脑子里不断玩味的假设,未经证实 ...

早晨有3个等看病的病人听我大声对病人讲话差点走开,他们一一进来都被我大声讲:“不识货!”十几二十年的病只需一次特别治疗竟然因为医师“粗鲁”而不医。

张素兰有写到她因当陈华彪的律师而被ISA拘捕,觉得岂有此理。

简单的写这两点,是表明人们容易看走眼,因不明真相。




任何谬论都有拥护它的斗士

顶部
老驴
禁止发言




UID 101986
精华 0
积分 2183
帖子 1070
威望 1113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1-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7: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一参与这论坛,一开始本人便与吴大地非常的意见相左,

但他在27楼所说的人与事物,我在五十年代到今天在新加坡看到太多了,

吴先生你说得没错,50年代的华校生他们的脑袋真是石头做的(我说的不包括林医生),可说是死硬派

中国一件又一件不合理的政治事件与政策,

这些人都会自员其说,而在八九十年代他们大多在教育界或私人公司中任高职,

七十年代越战时,我有一班朋友反美反到已到极之不合理,到今天也一样,

但他们都把孩子送去美国受教育,

[ 本帖最后由 老驴 于 2012-6-16 20:17 编辑 ]
顶部
斯巴达
禁止发言




UID 68698
精华 11
积分 2354
帖子 1029
威望 1323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0-7-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7:44  资料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16 13:39 发表


“一个人二十来岁时,如果不是左倾的或者左倾的同情者,something wrong with his heart(他的心有问题)。如果他在三四十岁还是左的,then something wrong with his head(他的头脑有问题)。”

黄有 ...

“60年代有有“ make love no war "的一代,但不见得大部分西方青年都是 hippie.”
         60年代,是为了‘Love’  make love , 为了love 反美援越战争no war; 五十年代,工运学潮剧烈繁多,与当时的反亚洲人打亚洲人的反对服兵役,反殖民争取自治 和工潮有关,那时的学生不可与今日同语冰,而你看到的是什么?表面上说“我贴黄有光的报道,主要想让现在的年轻人知道,当时的左翼学生领袖,是怎样运作的” “我对左翼志士的献身精神,是很钦佩的。”其实, 你笔锋一转,说“我对把十几岁的学生巻入凶险的政治活动的做法,不敢苟同。”当年那十几岁的学生不就是后来成长的工运领袖或左翼志士吗?“谁”把十几岁的学生卷入凶险的政治活动中,五十年代的学生和六十年代西方青年积极参与社会活动是“自觉“还是”被动“?
          你前后言矛盾,一忽儿说李光耀等人是“左倾 ”,“务实社会主义者’,为了需要,说黄有光等人 “在马共的指示下”为左翼的“社会主义阵线”做竞选宣传,和李光耀领导的右翼“人民行动党”大打舆论战。李光耀在你眼中岂不是一条变色龙?
          东德人推倒柏林围墙,说明了许多事物的发展不是一成不变;“20来岁左倾,40来岁后还是左倾”是提醒那些曾经左倾的人年长成熟后多反省不要思想僵化,但也不能因此而去否定本世纪的“茉莉花革命”;可你是连20来岁至今还未左倾过,因此你吴大地说“对左翼志士的献身精神,是很钦佩的,”谁听了不感觉毛骨悚然?难道你今天才大彻大悟开始”左倾“?
          任何一个年代参与社会活动的热血青年都是理想主义者,能因为“越共”后来的“排华”和“劣绩”而去否定60年代““ make love no war "的西方青年吗?
          请平心静气听听#18 goh538 :“不能以胜败来论英雄,历史上多少正义之事以失败而告终。虽然马来亚共产党以不能在马来亚建立政权而告终,但它的历史应回歸历史,而不是把它们妖魔化。也不能赛后孔明来评论,当时的局势决定了他们的想法,若抽离了当时社会环境,那就失去人们向往民主、自由的期望。天下永远太平,治人者永远治人,被治者永远被治,如此这般那还是万物之灵的人类么?“
          请你吴大地不要妖魔化任何一个时代的理想主义青年,不要以为你20来岁时年轻,40岁后还依然热血方刚,当然也许你不曾年轻过。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6 17:54 编辑 ]
顶部
老驴
禁止发言




UID 101986
精华 0
积分 2183
帖子 1070
威望 1113 点
阅读权限 1
注册 2011-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7: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有个问题,当年我常想着,

如果越南真的赤化到新加坡,

我们投奔怒海回中国吗?

你们知道中国如何对待坐船逃跑之船民吗?
顶部
难得清静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2064
精华 1
积分 4159
帖子 2052
威望 208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1-10-25
来自 江湖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6 18: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新加坡六十年代歌曲 胶林我们的母亲

顶部
吴大地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089
精华 29
积分 2888
帖子 1217
威望 165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6-17 14: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16 17:44 发表

你前后言矛盾,一忽儿说李光耀等人是“左倾 ”,“务实社会主义者’,为了需要,说黄有光等人 “在马共的指示下”为左翼的“社会主义阵线”做竞选宣传,和李光耀领导的右翼“人民行动党”大打舆论战。李光耀在你眼中岂不是一条变色龙?           

请不要把黄有光说的话塞进我口里。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9-26 04:3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18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