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乡巴佬到上海
刘斌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蜀中之人


UID 9451
精华 236
积分 14499
帖子 5805
威望 867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2-7
来自 Shangha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6 18:5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乡巴佬到上海

上海并没有什么自然景观,虽然在东海之滨,但又有几个市民观赏过海景?市郊的佘山只是一个土墩。小学生春游年年去龙华,龙华塔看都被看老了。



剩下的就是人文景观了,也许用‘人工景观’更合适点,上海房子造得连地皮都下沉,天际线却凌乱不堪。城市规划可以说是零,当地人骄傲地说上海快赶上东京纽约了,我看赶上马尼拉还差不多。



我诧异上海人变得这么没有想象力,虽然所有人都说上海人精明。精明在哪里?精明在他们会赶大潮流?精明在他们毫不犹豫地扒掉老弄堂造起火柴盒,然后把一个鸽子窝装修得美轮美奂?精明在挎的皮包是古地亚穿的西装是阿曼尼的?精明在铢锱必较,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



在跨国公司上班的白领显然就是当代的‘高等华人’,以前叫买办,跑街,现在叫项目经理,营业代表。精神倒还是一致的,在公共场所掏出手机大声讨论九亿美元的一单生意,话毕频频转头看有多少注意力集中在他身上,可惜上海人看惯了‘搞浆糊’,连头也不抬,‘高等华人’若有所失了几分钟,手机一响,又声如洪钟地讨论下一单生意。



以前到上海,看到上海人的西装袖口商标还没折去,难道他们真忙得从服装店直接过来了?一问之下才知道是特为留着要人家看他穿的名牌,不禁掩口失笑。这次去好像见不到这种村相了,但上海人享受了好东西而不为人知,好像‘锦衣夜行’,真煞煞地心痒难熬,无论如何也要寻机会献宝一下。星巴克里一坐,手提电脑打开,眼光却不在屏幕上,转来转去看野眼。出去吃个便饭,也要带上大镜头数码相机,‘咔嚓’一声拍下满桌的杯盘狼藉。路边小摊上吃生煎馒头时不忘把红塔山香烟和金质打火机放在桌上,用手机大声约下一个饭局,旁观者拎拎清爽,本人是有身价的,吃生煎馒头只偶一为之,下一餐就到锦江饭店吃‘扑肥’去了。



讲起装修房子,上海人更是满口术语,把外来人听得一怔一怔的,房子有高层,低层,别墅,平面,复式。小区的环境,地铁的远近是必须考虑的。装修分为美国山庄式,欧陆风情式,明清复古式。弄到结果螺丝壳里的道场做出来都差不多。上海人为你不能欣赏他们的心血大为摇头,说,朋友帮帮忙,你去外国这么多年是吃素的?一点审美观念也不得。我笑笑,也不想和他们分辨,在上海是很难有诗意居住的,绿色只有公园里才有,豆腐干似的一块,还要看季节,高楼上看出去的风景是灰茫茫的一片,触目所及的是对面楼里吊出来的晾衣服,长的是丝袜短的是裤衩,那就只好在小小的一方天地里折腾来折腾去了。



开车在上海是个特权,你在路口等红灯时可以看到司机瞥视的眼光写着‘高人一等’,你过马路动作慢点会招来一声吴侬软语:‘寻死啊’。骂声来自驾BMW的时髦女郎,被骂的三脚两步跳到上街沿回骂:“赤那,一只鸡罢了,神气什么?”



这骂人话就有点偏差;鸡也有鸡的道道,我就不敢在上海开车,先不说满地乱窜的自行车,见缝插针的行人可以激出你的心脏病来。交通规则应该有的吧,但没人遵守。到底是车让行人呢还是行人让车?到底如何换道?什么时候可以左转?什么时候停什么时候走?全看不懂。我几次坐计程车吓出一身冷汗;一辆大巴士贴身几英寸地挨着你,一甩屁股就挤了进来。老太太在疾驶的车阵中巍然屹立,眼看就要撞上了,老太太却轻移莲步,一闪一忽悠,车子就贴着擦了过去,简直像少林功夫那样壮观。



说也奇怪,这么一个交通混乱的城市倒没看到几件车祸,我想是归功于‘模糊逻辑’法则,在交通法规之外驾车人另有一套思路,本能地分辩出何是可行,何是不可行,什么时候能擦边而过,什么时候能无视来车而奋勇向前。这个就不是在驾驶学校学得来的,更不是我们这些假洋鬼子能一窥奥妙的。管你开了三十年或四十年的车,你不得不向上海驾车者脱帽致敬,对他们驾轻就熟,身手敏捷,路在险中求的大无畏精神佩服到五体投地。



以上讲了上海的衣,住,行。说到‘食’,我要收起讥讽的语气,用诚恐诚湟的态度来描述,否则就是对人类在饮食领域巨大的成就不敬。吃在上海不算执世界牛耳的话,排进前三名是没有问题的。纽约有那么多餐馆,但你有今晨从阳澄湖送来的大闸蟹麽?就算香港人吃的空运大闸蟹也没有上海人的道地,大闸蟹还在晕机呢,味道当然两样。



从外滩三号的顶级意大利餐厅到路边的馄饨摊子,上海真正体现了一种‘民以食为天’的精神大同。口袋里有几个铜板的,大可以一面享用意大利生火腿卷拉勺尼亚一面欣赏黄浦江景色,也可以花六七块人民币叫一碗滚烫的鸡鸭血汤,来上两客生煎馒头,看看小菜场人来人往的风光。想做生意人头一个动的脑筋就是做吃的,所以大大小小的饭店遍地开花。到夫妻老婆店里吃油豆腐线粉汤,到楼高七层的高级餐厅吃法国蜗牛,根据你皮夹子的厚薄,悉听尊便。上海人有时为到哪个饭店吃饭而头痛,高档饭店十只手指头肯定数不过来;苏浙会,小南国,美林阁,是新式本帮菜,张生记是吃杭州菜的,巴蜀人家做的改良四川菜上海人也能接受,功德林是吃素的,宝庆路复兴路那儿还有公馆私家菜。小吃有苏州面馆,淮杨点心,小绍兴鸡粥,想吃地道外国菜可以上衡山路啃正宗德国猪脚,到红房子吃罗宋大菜,可惜只生一张嘴巴,只有一个肚皮,人生就这点不足。



你不能连吃两顿饭,但饭后喝喝茶总是可以的吧,来来来,转角上就是优雅茶座,灯光朦胧,音乐低迴。茶资五十块一人,咖啡奶茶铁观音普洱黄山毛峰洞庭碧螺春,红茶绿茶黄茶黑茶水果茶,同时奉上瓜子蜜饯,绿豆糕芝麻汤团,不贵不贵,孵茶馆店是上海人的老传统了,花钱消磨光阴,三两好友,说说股市行情,再谈谈楼盘买卖。



半夜过后,在起身离座时觉得肚子又有空位了,于是相约一起去吃宵夜,以前只有云南路有夜市,现在到处都不愁找到过得去的夜宵店,锦江宾馆脚下就有一家,门口有挑担卖盗版CD的,挑了三张美国刚上市的新片,才花人民币二十大元,想象米高美公司福克斯高层主管看了吐血,再走进饭店就胃口大开,朋友早点好竹笋苦瓜,爆腌鳗鱼,冰镇芥蓝,香莴笋碧绿生翠,滚烫的菜泡饭里薄薄的一片火腿吊鲜味。上海人现在讲究清淡,夜宵也吃得百分之一百符合营养学。



请客吃饭是无日无之,感情也是在吃吃喝喝中建立起来的,男女勾搭要吃饭,买空卖空要吃饭,铺路搭桥要吃饭,升迁评级要吃饭,庆生迎送要吃饭,就是死了人一顿豆腐羹饭还是免不了的,生意还有个不好的吗?



上海真是吃的天堂,我敢拍胸脯保证,你们在报上写两篇吃喝文章骗稿费的家伙,如果没到上海混吃混喝两三个月,最好还是识相点免开尊口,什么京津小吃,台南小吃,云南小吃,广东乱吃,四川辣吃,东北胡吃,全是小儿科。你到了上海才知道什么叫‘吃无止境’,才知道‘吃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才知道孔夫子说的‘割不正不食,时不正不食’是多么的可怜。



不过请客吃饭也不是人人消受得起的,我就做过一次‘阿莫林’。



事缘去参加艺术学院一个盛大的派对,派对办得出色,不但有教师作品,学生习作琳琅满目,当厅放一条长桌,桌上用锌盘盛放碧绿的萍果,桔红的番茄,生脆的黄瓜,还有开心果瓜子,咖啡茶水,到时还端出现蒸热气腾腾的鲜肉大包和香菇素菜包子,倒真是别开生面。我塞下去三个包子,心想晚饭也算吃得舒服。哪知这仅是热身,系主任宣布请宾客们去小酌叙谊。我受制于交通工具,心想小酌也不妨,就跟了众人去了。



到了一个叫‘大浪淘沙’的地方,正门只得用‘金碧辉煌’来形容,比我去过的埃及国立博物馆还要雄伟,门前车水马龙,指挥停车的门僮忙得喉咙都哑了。一进门,发给你一条手链,先把你的鞋袜收起来。然后驱入更衣室,服务生催促你脱光,想想看,我那些朋友都是几十年没见面了,一旦碰头马上来个‘裸呈相对’,不但面子下不来,心态也弄得极不自在。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事到如今,脱也得脱,不脱也得脱,牙一咬,牺牲色相也就这一回,脱光了飞快地蹿进浴堂就是了。



浴室奇大无比,泡澡的大池子人头幢幢,雾气蒸腾。另有擦背的,捏筋的,修脚的,递热毛巾的,管拖鞋的,我冲了个淋浴出来,被让着换上一套大花衫裤,从另一个门上到二楼吃饭。



到餐厅一望,所有艺术学院风度翩翩的教授,落拓不堪的艺术家,全换上小丑般的大花衫裤,像马戏团里逃出来的一样。男男女女混坐吃‘扑肥’,菜式之杂是我之仅见,有日本鱼生,韩国泡菜,西洋牛排,法国牡蛎,广东牛杂,杭州蒸鱼,上海炒素,东北炖菜。跟邻座一个头顶冒烟,面色绯红的食客搭讪,赫然发现此公是中国最有影响的雕塑家,只是这种见面方式不免滑稽。



吃完‘扑肥’又上包房,包房里大屏幕电视,卡拉OK,电脑上网,自动麻将桌应有尽有,众人如鱼得水,扯起话筒,摆开方城,只剩我一个手脚无处放。上了个网,就向大家告辞,众人客客气气,脸上一副看乡巴佬的微妙表情。好吧,好吧,我认了,大家玩好,乡巴佬先走一步了。



你不承认自己是乡巴佬还真不行,哪管你是出生在上海市中心,查祖宗八代都没问题,上海话讲得比别人正宗,不带江北口音。如果你融不进上海人的日常圈子,体会不了他们的轻重缓急,跟不上他们的思维方式。不能和他们同欢乐共享受,不懂得往脸上贴金的海派风格,该现的时候不现,该拎清的时候拎不清,该掏浆糊的时候掏不过人家。那么,上海人就不会认同你是上海人,最多鼻子眼儿哼一句:“作孽,外国待久了,人戆掉了。”【范迁】



附件:

u=2694398896,1561978771&fm=0&gp=0  [时间:2011-12-6 18:54]




UFO2012
http://www.sgwritings.com/9451

顶部
镜花园之南洋客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02092
精华 1
积分 720
帖子 346
威望 3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7-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9 00: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侬好像对上海宁咾啥老感兴趣额,而且还邪气懂经。

撒宁是正宗额上海宁从来阿么拧搞清桑过。呵呵呵!
顶部
刘斌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蜀中之人


UID 9451
精华 236
积分 14499
帖子 5805
威望 867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2-7
来自 Shangha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0 22:3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你的上海文,大家都无法看懂了呀!我跟你说,想当初,八十年代中,上海文化界想搞文化独立,收回上海文化半壁江山的地位不果,为什么?因为作曲家发现,上海话虽然亲切,但谱成曲调实在难听,根本无法跟香港的广东话一决高低~~~

惭愧




UFO2012
http://www.sgwritings.com/9451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0 22: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刘斌 于 2011-12-10 22:38 发表
你的上海文,大家都无法看懂了呀!我跟你说,想当初,八十年代中,上海文化界想搞文化独立,收回上海文化半壁江山的地位不果,为什么?因为作曲家发现,上海话虽然亲切,但谱成曲调实在难听,根本无法跟香港的广 ...

请教一下,三四十年代的上海电影用什麽语言?




顶部
刘斌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蜀中之人


UID 9451
精华 236
积分 14499
帖子 5805
威望 867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2-7
来自 Shangha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0 23:0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应该去问问蓝苹吧?
顶部
超风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6261
精华 4
积分 14166
帖子 6890
威望 718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1 11: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哈哈~~上海是追寻时尚。俺这乡巴老,差点迷路。。。。。。。


图片附件: 380540_298921156796503_219933618028591_974461_1818291130_n.jpg (2011-12-11 11:52, 10.94 K)





凡世的喧嚣和明亮,世俗的快乐和幸福,如同清亮的溪涧,在风里,在我眼前,汨汨而过,温暖如同,泉水一样涌出来,我没有奢望,我只要你快乐,不要哀伤。

顶部
火雷红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40799
精华 96
积分 6534
帖子 2584
威望 388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3-9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1 12:4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 1 刘斌 的帖子

问好刘老师!

有幸在文字中一窥上海这繁华都会,谢谢生动、精彩的分享。




路遥始知天地宽,夜吟应觉月光寒。
http://www.sgwritings.com/40799

顶部
镜花园之南洋客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02092
精华 1
积分 720
帖子 346
威望 3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7-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1 21:5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3 刘斌 的帖子

"因为作曲家发现,上海话虽然亲切,但谱成曲调实在难听,.."


哪位作曲家?

弗同意,上海话唱歌老嗲格。歌嗲人也嗲,茅善玉,不会不知道吧。呵呵呵。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ijBf_5ogIQ&feature=related
顶部
镜花园之南洋客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02092
精华 1
积分 720
帖子 346
威望 3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7-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1 22:2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余秋雨说,上海人始终是中国近代史开始以来最尴尬的一群。

浙江人早已经把上海人定义得很到位了。

http://www.bwsk.com/mj/y/yuqiuyu/yqyz/029.htm

[ 本帖最后由 镜花园之南洋客 于 2011-12-11 22:51 编辑 ]
顶部
刘斌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蜀中之人


UID 9451
精华 236
积分 14499
帖子 5805
威望 867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2-7
来自 Shangha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2 00:1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上海滩》一曲,最出名的是广东话版本,如果用上海话来唱一下,你就知道我在讲什么?

余秋雨的话,听听就算了,骗骗乡下人的呀!
顶部
斜桥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8885
精华 115
积分 6222
帖子 2438
威望 3770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4-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2 08: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刘斌 于 2011-12-12 00:15 发表
《上海滩》一曲,最出名的是广东话版本,如果用上海话来唱一下,你就知道我在讲什么?

余秋雨的话,听听就算了,骗骗乡下人的呀!

《上海滩》是香港剧,当然是粤语主题歌。在当时,国内根本不允许拍摄《上海滩》那样的题材,即使有,也不会允许用上海话的主题歌。在相当长时期内,国内电影电视除领袖人物使用方言外,很少破例不使用普通话。

老兄你说的上海文化半壁江山,自49年定都北京以后就绝无可能了。




顶部
刘斌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蜀中之人


UID 9451
精华 236
积分 14499
帖子 5805
威望 867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2-7
来自 Shanghai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2-18 11:1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80年代中期,上海文化界确实在郊外空军基地开会,要夺回“半壁江山”,而且行动计划都安排了,可惜最后一天,关于胡耀邦的游行打乱了一切,负责人在最后的集体告别会议上宣布,取消一切行动,并叮嘱大家回单位封锁消息不做任何传达,我当时以某单位创作负责人出席一星期的会议,与会者几乎都是大牌艺术家兼各单位领导人,当时很年轻的我相当不好意思,几乎没有同龄人,郁闷地与老家伙们呆在一起~~~

不过,学到不少东西!




UFO2012
http://www.sgwritings.com/9451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2 17:4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531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