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为汉奸大做翻案文章(杂文)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0 11: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为汉奸大做翻案文章(杂文)

为汉奸大做翻案文章(杂文)



       历史上既然存在冤案、假案、错案,为了还历史以真实,翻案文章历代必不可少。但为汉奸大做翻案文章,确实十分罕见。

       如今世道变了,为汉奸翻案是近年来出现的社会败象之一,它与贪污、腐败、欺诈、拐骗、贩毒、走私、卖淫等等社会败象同出一辙,名虽异而实则同!

    那么,热衷于为汉奸作历史翻案的,究竟是些什么人?经过一番思索,我发现不外乎以下几种人:

       第一种人是汉奸的子孙后代。假如我的祖先,不论是父亲、祖父,还是曾祖父、高祖父,曾经当过或大或小汉奸,尽管历史早已盖棺论定,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意,不能接受。反之,作为孝子贤孙的我,总得千方百计为先人洗脱“莫须有”的罪名。除了亲自写写文章,安排媒体采访也应是有效的举措。

       第二种人是体内有汉奸细胞者。当代生命科学告诉我们,体内细胞里含有遗传基因,癌症、心脏病、高血压、精神病、痴呆症等等,都和细胞基因有关。我想,假如我体内有“汉奸倾向”这种特殊细胞,我呢就自然倾向于同情汉奸、卖国贼,并主动成为他们的同路人、同情者,为他们大做翻案文章,而不需获得对方任何报酬。

       第三种人是准备将来当汉奸者。细胞的基因很难发现,癌症基因如此,汉奸基因更不用说。但是,人的潜意识的确存在,自己可以察觉出来。假如潜意识暗示,我具备当汉奸的潜能,是个当走狗的好料子,只要有机遇,就可以“当仁不让”。你想想:这如何是好?唯有事先写写文章,为历史上某些大汉奸翻案,使自己将来有幸当上汉奸走狗后,可以心不惊、胆不跳、脸不红。

       第四种人是大脑不正常者。抗日战争时期,凡是同侵略者“合作”的人,不论他过去有多大贡献,在正常人心目中,他就是汉奸,就是走狗,就是卖国贼!然而我作为后天弱智者,IQEQ只有常人一半,在我眼球中只有灰色,没有黑白;只有利害,没有是非。什么卖国爱国、汉奸英雄、懦夫勇士,其实有何区别?好人恶人都是人,区分也毫无意义。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挺身而出,为汉奸走狗们击鼓伸冤!

       第五种人是想引起别人关注者。顽童故意击破课室玻璃窗,是为了在同伴跟前逞英雄;美女偕同男友全裸夜游荷兰村,是为了在媒体制造花边新闻。如果我既不能当顽童,又不具备裸游或裸奔者的身材条件,那么只好利用会摇笔杆的这点小本事,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糊弄大众。其中最能让我倍受关注,扬名一时,莫过于为汉奸们翻案,甚至歌其功、颂其德,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六种人是拿人钱财为人“消灾”者。假如我拥有专家、学者、教授、博士等衔头,迟早有人愿出高价,请我作历史翻案文章。在文章里,我总有办法论证:汪某和日本人合作,是为了营造“大东亚共荣圈”,为了避免“南京大屠杀”重演;林某出任狮岛“华侨协会”会长,为皇军筹集五千万元“奉纳金”,同样为了保护岛民,免遭生灵涂炭。他们都是爱国爱民的英雄好汉,但“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好从事“曲线救国”、“弯腰救民”啦。(在救国救民之前,当然必先“下跪救己”。)

       世界上华族人口最多,汉奸、卖国贼也最多,大大小小,不计其数,要我为每个汉奸翻案,绝无可能。因此,必须另辟蹊径,做更加彻底的整体翻案,把“汉奸”、“走狗”、“卖国贼”……. 等等不雅词汇,从修订版《汉语大词典》中全部删除。若出版社不同意,我只好退而求其次,赋这类词汇予全新内涵,如“汉奸”一词的新注释是:

   “为避免生灵涂炭,某些智者不顾个人得失,宁背负千古骂名,同主流势力合作,因庸人不明真相,乃误称之‘汉奸’”。

    或许还得加上一句

   “汉奸”与“罕见”同音(hanjian),足见所谓汉奸者,实属人类中罕见之精英者也!

作于2011年七七事变纪念日)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1-7-28 13:57 编辑 ]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0 11: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请看袁世凯孙女的一段话:

【袁缉燕】:…………。大家知道,历史给袁世凯带了三顶“帽子”,说他“窃国”“卖国”“误国”(现在这些“帽子”已被史学界一一摘掉),但这三顶“帽子”落到了后人身上就变成了三座“大山”,这三座“大山”压得后人连气都喘不过来,相互之间漠如路人。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0 16: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网友中既然有人热衷于为汉奸翻案,不妨请到本人空间来寻找自己的定位。

拙帖提出热衷于为汉奸翻案的六类人,若有人不在其中,请予明示以便补上,使之更为完整。谢谢!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1 16: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林某与汪某属于一丘之貉,在为皇军效命上不遗余力,以下史实即可见一斑:

日军占领新加坡后,林文庆组织“华侨协会”后,即于1942年2月22日致电汪精卫,表示愿献身于对日军的合作。并恳请汪政权指点对日本占领者服从与效劳的方法。《昭南日报》将之解释为:“林博士以极恳挚态度,(向日军当局)表示愿马来亚全体华侨参加南京国民政府汪主席新政权,以向新东亚建设之途迈进”。
( 见本人空间转贴蔡史君教授《纪念林文庆--历史人物该如何评价》)
顶部
七月时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95225
精华 0
积分 1011
帖子 491
威望 51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5-13
来自 中华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1 17: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好象所分析六点中,血统论者居多。
顶部
七月时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95225
精华 0
积分 1011
帖子 491
威望 51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5-13
来自 中华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1 17: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林文庆已是72岁的垂暮老人。日本侵略军占领新加坡后,急需利用一些社会上有名望的领袖人物来为其服务,而当时公认的华侨领袖如陈嘉庚等人,早已出走,销声匿迹。于是年逾古稀的林文庆在劫难逃,被迫出面组织了“华侨协会”,并筹集5000万元的“奉纳金”献给日军最高指挥官山下奉文,作为愿对日本的军事统治加以合作和支持的一种表示。林文庆被迫无奈,受尽煎熬。但他也利用“协会”及其“会长”身份,营救了一些爱国华侨。如“南侨总会”财政李振殿被日本宪兵拘捕后,就是由林文庆签具保证书而获释的。据当时在“华侨协会”当秘书的陈育嵩回忆,当李振殿被保释出来时,日宪兵队长水摩指着林文庆对他说:“呶!这位是你的救命恩人,快上去向他跪谢!”李当即跪下去,林文庆不知所措,两位历尽沧桑的老人,相对无言,老泪横流。又如古晋侨领黄庆昌等被日本水上宪兵拘捕,也是由“华侨协会”出面保释的。所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英国当局豁免对他的谴责。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1 20: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当李振殿被保释出来时,日宪兵队长水摩指着林文庆对他说:“呶!这位是你的救命恩人,快上去向他跪谢!”李当即跪下去,林文庆不知所措,两位历尽沧桑的老人,相对无言,老泪横流。

以上情节,似乎是主奴两人合编、合导、合演的精彩演出!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4 13: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精彩演出,或许就是双簧。

双簧是曲艺的一种。一人表演动作,一人藏在身后说或唱,互相配合,很有意思。
顶部
行空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3635
精华 3
积分 1844
帖子 864
威望 94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9-2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5 11: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歷史雖然是任人雕刻的歷史,但是被眾人雕刻的歷史之總和,必然能夠刪除先人所有的情感、好惡和欲望,只將先人推動歷史有序發展的足跡呈現在我們的面前,從而引導我們去反思和冥想,直至讓我們完成時代的頓悟。
---- 引自 周泉纓 評判《千秋功罪毛澤東》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15 11: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郑天先生的回应很有趣:

“看了,一,我不是汉奸之后,二,我也没有受人钱,三,我只是有一颗同情的心,佛说过一切可度之。无论好人,还是恶人,他们都是人,都是生命,在他们死后就有必要尊重。这才是一个民主的法制体现。我同情汪,我就是走狗,汉奸,那我一样同情陈独秀,瞿秋白,那我是什么呢。孟子认为,人性本善,可荀子却觉得人性是恶的。百家争鸣,就该有雅量,而不是独家之言,现在不 是文化大革命。”
顶部
北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96708
精华 5
积分 5988
帖子 2925
威望 301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1-5-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7 17:3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七月时 于 2011-7-11 17:53 发表
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林文庆已是72岁的垂暮老人。日本侵略军占领新加坡后,急需利用一些社会上有名望的领袖人物来为其服务,而当时公认的华侨领袖如陈嘉庚等人,早已出走,销声匿迹。于是年逾古稀的林文庆 ...

我也举个例子。知道吴佩孚吧?北洋军阀直系大将,与张作霖几十万东北军鏖战数年不落下风、与北伐军激战最烈且败而不馁。日本侵占华北,急需扶持一个傀儡以获取占领及统治的合法性,便找到吴佩孚。这位失意人士宁愿被日寇迫害致死,也坚不辱名。死后出殡北平万人空巷,为其送行!
顶部
山水为邻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9517
精华 1
积分 2226
帖子 1064
威望 11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00:0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摘自《病隙碎笔》 作者:史铁生

二十
我看过一篇报告文学,讲一个叛徒的身世。这人的弟弟是个很有名望的革命者。兄弟俩早年先后参加了革命,说起来他还是弟弟的引路人,弟弟是在他的鼓动下才投身革命的。其实他跟弟弟一样对早年的选择终生无悔,即便是在他屈服于敌人的暴力之时,即便是在他饱受屈辱的后半生中,他也仍于心中默默坚守着当初的信奉。然而弟弟是受人爱戴的人,他却成了叛徒。如此天壤之别,细究因由其实简单:他怕死,怕酷刑的折磨,弟弟不怕。当然,还在于,他不幸被敌人抓去了,弟弟没这么倒霉。就是说,弟弟的不怕未经证实。于是也可以想象另一种可能:被抓去的是弟弟,不是他。这种可能又引出另外两种可能:一是弟弟确实不怕死,也不怕折磨,这样的话世上就会少一个叛徒,多一个可敬的人。二是弟弟也怕,结果呢,叛徒和可敬的人数目不变,只不过兄弟俩倒了个个儿。

  谁是叛徒无关紧要,就像谁是哥谁是弟并不要紧,要紧的是世上确有哥哥这样的人,确有这样饱受折磨的心。知道世上有这样的人的那天,我也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呆坐很久,心中全是愕然,以往对叛徒的看法似乎都在动摇。我慢慢地看见,勇猛与可敬之外还有着更为复杂的人生处境。我看见一片蛮荒的旷野,神光甚至也少照耀,惟一颗诉告无处的心随生命的节拍钟表一样地颤抖,永无休止。不管什么原因吧,总归有人处于这样的境地,总归有这样的心魂的绝境,你能看一看就忘了吗?我尤其想起了这样的话:人道主义者是不能使用“个别现象”这种托词的。
二十一

  这样的事让我不寒而栗。这样的事总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你是他,你怎么办?这问题常使我夜不能寐。一边是屈辱,一边是死亡,你选择什么?一边是生,是永恒的耻辱与惩罚,一边是死,或是酷刑的折磨,甚至是亲人遭连累,我怎样选择?这问题在白昼我不敢回答,在黑夜我暗自祈祷:这样的事千万别让我碰上吧。但我知道这不算回答,这惟使黑夜更加深沉。我又对自己说:倘这事真的轮到我头上,我惟求速死。可我心里又明白,这不是勇敢,也仍然不是回答,这是逃避,想逃开这两难的选择,想逃出这最无人道的处境。因为我还知道,这样的事并不由于某一个人的速死就可以结束。何况敌人不见得就让你速死,敌人要你活着,逼你就范是他们求胜的方法。然而,逼迫你的仅仅是敌人吗?不,这更像合谋,它同时也是敌人的敌人求胜的方法。在求胜的驱动之下,敌对双方一样地轻蔑了人道,践踏和泯灭着人道,那么不管谁胜,得胜的终于会是人道吗?更令人迷惑的是,这样的敌对双方,到底是因何而敌对?各自所求之胜,究竟有着怎样根本的不同?我的黑夜仍在黑夜中。而且黑夜知道,对这两难之题,是不能用逃避冒充回答的。
 

  二十二

  对这样的事,和这样的黑夜,我在《务虚笔记》中曾有触及,我试图走到三方当事者的位置,演算各自的心路。

  大凡这类事,必具三方当事者:A——或叛徒,或英雄,或谓之“两难选择者”;B——敌人;C——自己人。演算的结果是:大家都害怕处于A的位置。甚至,A的位置所以存在,正由于大家都在躲避它。比如说,B不可以放过A吗?但那样的话,B也就背叛了他的自己人,从而走到了A的位置。再比如,C不可以站出来,替下你所担心的那个可能成为叛徒的人吗?但那样C也就走到了A的位置。可见,A的位置他们都怕——既怕做叛徒,也怕做英雄,否则毫不犹豫地去做英雄就是,叛徒不叛徒的根本不要考虑。是的,都怕,A的位置这才巩固。是的,都怕,但只有A的怕是罪行。原来是这样,他们不过都把一件可怕的事推给了A,把大家的罪行推给了A去承担,然后,一方备下了屠刀、酷刑和株连,一方备下了赞美,或永生的惩罚。

[ 本帖最后由 山水为邻 于 2011-7-28 00:06 编辑 ]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07: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北纬 于 2011-7-27 17:32 发表


我也举个例子。知道吴佩孚吧?北洋军阀直系大将,与张作霖几十万东北军鏖战数年不落下风、与北伐军激战最烈且败而不馁。日本侵占华北,急需扶持一个傀儡以获取占领及统治的合法性,便找到吴佩孚。这位失意人 ...

好例子!
顶部
池桢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1
精华 35
积分 5011
帖子 2236
威望 267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12: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现在的历史研究很多样化,也确实补充了许多之前不为人知的东西。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一些道德底线被突破了。历史在中国人的精神世界里扮演者极端重要的角色,还是慎之又慎吧。
顶部
池桢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1
精华 35
积分 5011
帖子 2236
威望 267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12: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顺便问一下符先生:您是研究唐史的?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14: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2 山水为邻 的帖子

先生转帖究竟要说明什么?为何不直接讲清楚、说明白?

叛徒与汉奸是否属同义词?
顶部
山水为邻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39517
精华 1
积分 2226
帖子 1064
威望 11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14: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1-7-28 14:22 发表
先生转帖究竟要说明什么?为何不直接讲清楚、说明白?

叛徒与汉奸是否属同义词?

这篇文字很容易懂啊,

至于叛徒与汉奸是否属同义词?我想以符老师的学养,应该给大家好好阐述一下。
俺只是觉得叛徒与汉奸有相近的地方,但说不大清楚。望赐教。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14: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池桢 于 2011-7-28 12:51 发表
顺便问一下符先生:您是研究唐史的?

我对唐人文学观与历史观,曾做过一些研究,但不能说是研究唐史的。在史学里,我是个肤浅的杂家。

谢谢提问。
顶部
池桢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1
精华 35
积分 5011
帖子 2236
威望 267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14: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8 符懋濂 的帖子

先生客气了。前段时间搜集一些古代史的研究文献,看到您的名字,觉得应该是您。于是好奇地问一下。
顶部
小民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01735
精华 6
积分 19206
帖子 9506
威望 970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1-7-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7-28 15:1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山水为邻 于 2011-7-28 14:30 发表


这篇文字很容易懂啊,

至于叛徒与汉奸是否属同义词?我想以符老师的学养,应该给大家好好阐述一下。
俺只是觉得叛徒与汉奸有相近的地方,但说不大清楚。望赐教。

汉奸和叛徒还不大一样. 汉奸是有主观意愿性, 人们常说"甘当汉奸", 而叛徒的环境逼迫因素相对强一些. 汉奸的破坏性也深远和长期, 而叛徒的破坏性则是局部和暂时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8 02: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721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