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原创] Bukit Kim Cheng金钟山——铁路遗址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林斯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3128
精华 10
积分 1304
帖子 554
威望 75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23 19: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Bukit Kim Cheng金钟山——铁路遗址

很少人知道Bukit Kim Cheng或金钟山这个名字,说到山很多人都会以为是在偏远的郊区,刚刚相反,它处在繁盛的闹市间,原来的风貌近期才消失,甚至是个家喻户晓的地方,那就是寅杰游泳池背后,拥有空中花园的达士敦组组屋之间的小山丘。
金钟山相信是以陈金钟命名,有趣的是Bukit Kim Cheng中文俗称振成山而非金钟山,振成号是陈金钟的公司,当时设在丹戎巴葛的英莪街,这道路俗称振成山前或振成山口,但关于这座小山丘命名的掌故却未留下太多痕迹。振成山在1895年之前已经存在,当时政府禁止居民在市区饲养猪只,所以在振成山举行野餐,目的在于迫使居民停止户外养殖活动,不过1889年署名陈谦(Tan Kheam)的向政府申请盖建牛棚,金钟山相信是陈金钟家族产业,至于陈谦和陈金钟家族的关系,目前尚未查证,不过几年后陈金钟的弟弟陈齐贤改修牛棚,所以他们可能是同一家族成员。



更早期,在艾佛顿和振成山之间的广东民路还没有开辟之前,它称为克力山(Craig Hill),这是以詹姆斯克力(Captain James Craig)上尉命名,当时这附近地段都是豆蔻种植园。
丹戎巴葛小贩中心现址原是纳喜士街Narois Street,它连接寅杰路,以前寅杰路和称为当店巷的克力路之间路段并不存在,所以Narois Street是唯一朝往寅杰路的道路,当时的菜市就在这道路旁,白天有许多摊贩,路的尽头衔接寅杰路,而寅杰路是条死路,尽头就在丹戎巴葛联络所之后的山巅。黄色的普陀寺至今耸立在那,成立于1911年,今年刚好庆祝100年大庆。不过对面的金兰庙已经拆毁,后来搬到金殿坊这庙和早期的帮会有关。至于游泳池还在,但已经关闭。目前寅杰路还保留几间旧店屋,都是是会馆社团,接下去就是联络所,再往下走就是广东民路,山脚下可以看到林氏宗祠,这段道路是大约80年才开辟的。

普陀寺背后有片旷阔走道直达尼路,右边可以看到克力路店屋的后巷,左边有独木成林气魄的老榕树,印象中这一带有好些榕树,有颗就在金兰庙和巴杀之间,那里经常有酬神大戏或歌台,当时流行余天的榕树下,好些艺人都在问,那棵树是不是榕树。目前留下来的榕树大约有三颗。那里还有个儿童游乐园,说实在的也只不过是几个翘翘板和荡秋千,不过那个荡秋千很高,或许有三、四个人的高度,那种高速冲荡的感觉很刺激,不过有潜在性的危险,当然没有一个父母会允许儿童去玩那样高的秋千。当时有些旧宿舍,忘记了是港务局还是铁路局员工居住,在丹戎巴葛发展组屋区后消失。
靠近尼路部分旷地是精武体育会的练武场所,经常看到许多人在练太极拳,有时候还舞刀弄剑,那有个精武体育场的拱形招牌,不过我们习惯叫着精武门,或许受到李小龙的影响,当时他拍的电影很受欢迎。
1920年,上海中央精武会派遣五使:陈士超、陈公哲、黎慧僧、罗啸嗷、叶书田下南洋宣传精武精神,适逢中国北方大水灾,于后假麦士威路(Maxwell Road)和丹戎巴葛路(Tanjong Pagar)交界处的华英剧院(多次易名后改为今之青年教会场所)赈灾义演,并放映精武各派拳术之影片,极受社会人士赞赏。本地侨商麦仲尧、甘清泗、林推迁、林义顺、林文庆、伍璜、李铁岑、黄兆圭等发起组织精武会,逐于192289日获政府核准注册成立,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武术团体。
走道被尼路切割,由条地下道连接路的另一端,穿越过赵芳路后巷直透新桥路,这条走道其实就是铁路的遗迹,当年铁路有一段从纽顿圈开往丹戎巴葛,途径登路陈旭年大屋,西贡岛,海山街,新桥路,经历了无情的岁月,目前唯有当年的登路火车站被保留,其他的的路段早已春梦了无痕,这条铁路当然已经拆除。当时铁路铺设在民居住宅的前面,所以引起众多反对声浪,1925年公司改组,随后改用无轨电车以及调整路线,旧铁路随后拆除。这条铁路遗址后来改成公园,铁路旧址尚能保留不变,在新加坡可算是奇迹。
精武体育会成立于1922

在赵芳路后巷有个的回教徒的坟墓,上面写上1891 Sharifah Rogayah据说她是Habib Noh的孙女,他是来自霹雳的回教圣人,在1866年去世,他至少在本地居住30年,在珊顿道的珀玛路(Palmer Road),望海福德祠隔邻的回教堂就是为而建。早期这个陵墓据说由阿卡夫家族管理,到现在还有人在陵墓上献花。不过这个家族后人否认这说法,而回教理事会也没有纪录,这个陵墓因此蒙上一层神秘色彩。
附件:
顶部
基辛格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国务卿


UID 320
精华 53
积分 7703
帖子 3364
威望 4287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5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26 20:5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Yahoo!
在赵芳路后巷有个的回教徒的坟墓。是这个:


图片附件: DSC_0897.JPG (2011-6-26 20:51, 132.85 K)





顶部
林斯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3128
精华 10
积分 1304
帖子 554
威望 75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28 20: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马来人或回教徒通常有有一个简单的墓碑,像这类的陵墓叫Kramat,通常是圣人才会建造,新加坡剩下的Kramat其实不多,我估计20处,所以这类陵墓里头必然是个重要人物。

问题是没人知道她是谁?对了,这种设计表示是位女性的墓。墓伤可以看到鲜花,这就是说有人经常还祭拜,为什么一个这么重要的马来女子会出现在唐人街的小径?

陵墓上清楚显示1891年,已经百多年了。
顶部
林斯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3128
精华 10
积分 1304
帖子 554
威望 75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8-17 18: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近期陈笃生后人齐聚新加坡,报章有许多相关报道,当中就提到陈笃生葬在欧南山麓,家族成为振成山。
上头文章所提到的振成山是丹戎巴葛背后的山丘,而报章提到的是欧南山麓,所以早期的振成山是包括欧南和丹戎巴葛这两个地段,当时相信还没有开发的山区。

陈笃生在1850年去世,当时丹戎巴葛的青山亭还存在,所以陈笃生应该是埋葬在自己的园地,以前有许多人买土地,部分成为自己私人的墓园。也就是说振成山是陈笃生家族产业。

此外振成山或许是陈笃生家族命名而来的,而非一般认为的俗称。
顶部
桃子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3969
精华 45
积分 10954
帖子 5035
威望 5892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2-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8-18 18: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走道被尼路切割,由条地下道连接路的另一端,穿越过赵芳路后巷直透新桥路,这条走道其实就是铁路的遗迹”

我最爱走这条地下道,原来从前是铁路。
顶部
openwater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13769
精华 0
积分 142
帖子 70
威望 71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3-2-27
来自 singapor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3-2 19: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The modern version of the history.  It was a nutmeg plantation......

The Duxton Hill was originally home to nutmeg plantations because of its rich and loamy soil. Duxton was the name of one of the bungalows owned by Dr Jose D'Almeida that stood on the site. Dr D'Almeida was a Portuguese doctor who came from Macau and set up a dispensary at Commercial Square (now Raffles Place).

The first buildings in Duxton Hill were inhabited by well-to-do families. As Tanjong Pagar gradually developed into a harbour in the 19th century, the area became a predominantly working class coolie sector. They were 'populated by rickshaw coolies, coal workers, stevedores and seamen. The overcrowded and decrepit living conditions of the residents in Tanjong Pagar were to persist right upto the pre-war years." (Dr Daniel Chew; Tanjong Pagar, Cradle of Singapore's Development)

One of the earliest efforts of urban renewal in Tanjong Pagar by the Housing and Development board were the two 10-storey public housing blocks. The foundation stone for the scheme was laid by the (then) Prime Minister on 15th March, 1963.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4 09:4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45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