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查不到的一个网站的转帖

今日古代美女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480


貂禅在几天之内
先嫁给董卓后又嫁给吕布
最近剩余的时间
忙于签名售书,开车购物

昭君出塞伴着锣鼓
千里跋涉不过百步
一走神惦记手机短信
明天老公有出国任务

贵妃还没谈过恋爱
回眸一笑全靠领悟
谈婚论嫁为时尚早
博士论文需改题目

西施离异不怪丈夫
丈夫何曾庸庸碌碌
那未婚的勾践着实令人倾心
演艺圈儿里还没人比他更酷

知名度来自舞台银幕
名星与凡人并无出入
戏是生活生活非戏
有时谁能分得清楚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9:00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荆州亭(无题)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903


醉里挑灯看剑,
留下千秋一叹。
壮志化云烟,
自古太多哀怨。

无数英雄犹在,
代代重生再现。
莫唱浪淘沙,
夜半豪情泛滥!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雪仙子(自言自语说醉话)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622


俺庄邻女白如雪,
身着绸裙变仙蝶,
舞姿倾倒观光者。
人家有大学同桌,
想娶她耗尽才略。
莫倚仗
青梅竹马缘,
要从头
收拾旧山河。
重新栓住她的魂魄。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水调歌头(勉失恋文友)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519


砸碎痴心梦,
踏雪向天歌。
笔端涌动春意,
挥洒杏花多。
本就情缘无望,
何不一刀百断,
岁末待清波。
解冻莫愁晚,
迟早落天鹅。

揣唐宋,
蕴风韵,
唱山河。
此生有憾,
莫溺往事总蹉跎。
男有忘恩君子,
女有勾魂妖孽,
好事必多磨。
还是开心点,
你我共切磋。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不敢变心(古事新编)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178


一天,唐太宗对开国元勋尉迟敬德说:“我想把小女嫁给你,怎么样?”
尉迟敬德说:“贱妻虽丑陋,却和俺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俺很乐意娶公主,可是古人不让,说人一旦阔了,什么坏事都可做,就是不能换老婆。”
李世民笑了:“傻瓜,食古不化!当今男人一阔,有几个不换老婆的?最不济也包个二奶呀!”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娶妻有道(古事新编)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006


汉朝时,有个光棍汉,挑逗邻居的妻妾。妻大怒,冲他脸上吐了口唾沫,痛骂不休。妾却暗送秋波,报以媚笑。
后来,她们的老公病故,挑逗者就娶了那人的妻子。
婚礼上有人悄悄问:“为什么你老弟娶大的不娶小的?”
新郎官说:“大的骂过我,好凶啊!成了我的妻子,就会骂别人。”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哭得真诚(古事新编)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115


南北朝时期,南朝有个叫刘骏的,他就是历史上不出名的宋孝武帝。
有一年,他安葬了殷贵妃后,还多次率群臣前往墓前凭吊。他对一大臣说:“你好好地哭贵妃,哭得好就重重赏你!”那大臣哭的档次不低,果然赏他做了豫州刺史(相当于现在的地师级官员)。
然后,又命令一御医试哭,那御医哭的水平更高,官加一品,另有一笔丰厚奖金(据史学家李家三郎先生估计,约合现在的一千美元)。
后来,有人问那御医:“您又不是影视明星,把我都哭得痛不欲生。您太了不起了!”
御医笑了:“当时我悲痛极了,我是哭的刚娶来还没疼够就病故的娇妾呀!”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哼哼教导(古事新编)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952


一天晚上,我的望子成龙之心,再也按捺不住了。宝贝儿子龙龙又惹祸了——他居然敢在课堂上,当面指出老师哪句话说错了。
我决定撂下自己快完成的一篇文章,也就是我当上编辑部主任后的第一篇文章,和宝贝疙瘩作彻夜长谈。
我也读了一些书,但孩子还小,还不宜引经据典地哼哼(谆谆)教导他。只能用古今中外的具体事例诱导他。远的从一个勤杂工是如何成为首相的心腹大臣的,近的到我是怎样当上编辑部主任的。我苦口婆心地讲了不少经过自身不懈的努力,最后出人头地的真实故事。
我讲得口干舌燥,孩子却不知啥时倚着沙发扶手睡着了。把他喊醒时,我不得不一反平日的慈父形象,对他怒吼起来。
他懒洋洋地说:“爸爸,你干嘛发这么大的火呀!俺都听明白了,你不就是教俺怎样拍马屁吗?”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满墙皆屁(古事新编)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054


我的近邻,是个暂时还逍遥法外的大贪官。在城里搜刮了钱,拿回老家大兴土木,建造了豪宅大院。
村里很多有点歪才的,像“文革”时贴大字报那样,编了顺口溜不断贴在他的院墙上。
他在外经商的儿子,年底回家,一看气坏了。便在写春联的红纸上大笔一挥,把愤怒贴在大门外的院墙上:
“满墙都是屁!!!”
临黑天,瞅瞅街上无人,我忙把事先写好的一张贴在“愤怒”旁边:
“为何没崩塌?!”
第二天一大早,答案就出来了,也不知是谁写了贴上的,答案是:
“那面屁更响,所以顶住了。”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刘邦耍赖(古事新编)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170


楚汉相争时,汉军断绝了楚军的粮草,项羽急了,把刘邦的老爷子放在一口大锅里,对刘邦说:“你不立即投降,我就,我就煮了你爹!”
刘邦笑了,说:“好啊!咱俩在怀王面前结为兄弟,地球人都知道。哈哈,我爹就是你爹。如果煮烂了你爹,可别忘了分给我一碗肉汤呀!”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点小杂感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034


司马迁写历史,写成“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历史却不知他卒于何年。罗贯中写历史小说,他的生平却不见于史传。关汉卿的生平,只能据一些片断资料推知个大概。中国古代最后一位伟大作家(时代进步了,伟大作家已不稀罕,目前在世的就不少),距今不过才二百多年,其作品养活了那么多红学家,他的生卒年起码至今只能有两说。
其实这些都无关紧要,只是略存遗憾而已,对阅读他们的不朽之作,丝毫没有妨碍。
名字仅仅是一个符号,符号背后的东西才最重要。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李贺只活了二十六七岁,踢足球也还正处于当打之年。惟独陆游给古代作家争气,一家伙登上八十五六岁的高峰,临终还要留下一首千古绝唱。只是死在除夕,太不知趣,不让家人过个安生年。
人生自古谁无憾!憾归憾,无愧于自己短暂或漫长的一生就好。我想,活一辈子,天才尽其天才,凡才尽其凡才,只要能竭尽全力,留下点于世有补的精神财富,也就不应再有什么非分之想或太多的奢求了。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佩服一个人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992


有个人不太出名,却让我挺佩服的,他就是祖咏。
因为不太出名,《全唐诗》就缺乏资料,只能如此简略地介绍:“洛阳人。登开元十二年进士第。与王维友善。诗一卷。”
今人在他的生卒年后,都加了个问号。但699和746,还是能让人大体了解他生存的年代。
他第一次考进士的情形,宋代的《唐诗纪事》是这样说的:“有司(主考官)试《望终南山余雪》诗,咏赋云:‘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四句即纳于有司。或诘之,咏曰:‘意尽。’”
原来,按规定,答卷必须是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排律,祖咏只写了四句就交卷。这并非是他临场才思枯竭,再也“发挥”不出下面的八句了,而是他认为该说的已经说完了。再说下去,只能对得住主考官和“十年寒窗苦”,却对不住自己诗人的良知。
这半拉诗好在哪里,我说不上来。《唐诗三百首》只选了27首五绝,这半拉诗就置身其中。可见它是唐朝无数首五绝中的精品,蘅塘退士也只好予以推荐。
我佩服祖咏的,是他明知自己的大胆之举是要付出代价的,也不肯屈服清规戒律,去画蛇添足。有感于此,这篇小文岂能不就此打住?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话说祢衡这个人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009


预先声明,本文所谈的,若与历史上真实的祢衡有出入,与本人无关。这笔账应算到罗贯中头上。

当年初读《三国演义》时,对祢衡的“第一印象”就不怎么样。尽管李白对他颇为敬仰,还写过两首诗念叨他。其中有一首是这样表扬他的:“吴江赋鹦鹉,落笔超群英。铿锵振金玉,句句欲飞鸣。”前边还提到“魏帝营八极,蚁观一祢衡”,在祢衡眼里,曹操不过是一只蚂蚁而已。李白所佩服的,无非是他的“傲”与“才”。
回头再看《三国演义》,祢衡初见曹操,仅仅因“礼毕,操不命坐”,便把曹操的文官武将贬得狗屁不如。
而曹操问其“汝有何能?”时,他则夸口曰:“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所不晓。上可以致君尧舜,下可以德配孔颜。”祢衡不妨有这种良好的自我感觉,也可以有自己为自己作评价的自由。可惜找错了地方,看错了对象。相比之下,曹操就显得相当明智:“此人素有虚名,远近所闻,今日杀之,天下必谓我不能容物。”
后来这位只会意气用事的“天下名士”,居然在曹操大宴宾客时,当众脱衣,赤条条一丝不挂,且振振有辞地辱骂曹操。曹操不但不怒形于色,还命其出使荆州。
祢衡至荆州见刘表,一上来就“虽颂德,实讥讽”。刘表遭其戏谑,并不加罪,仿效曹操如法炮制,命其去见江夏太守黄祖。刘表看透了曹操的用心:让我来替你担个害贤之名么?休想!咱也借刀杀人,让你老曹知道刘某人亦非等闲之辈。
祢衡最终是怎样成为黄祖刀下之鬼的呢?两人一块喝酒时,祢衡羞辱对方是“庙中之鬼,虽受祭祀,恨无灵验”。黄祖哪能咽得下这口气,当即怒斩之。祢衡还英雄气十足地“至死骂不绝口”。
综观祢衡的种种表演,实在无聊之极。若论其死的价值,真可以说与人与己与世都沾不上边儿。李白虽爱其才,也不得不批评他“寡识冒天刑”。
平心而论,祢衡确实有才,他具有超常的记忆力和口若悬河的辩才,也写得一手好文章。而他死时,年方二十四岁,可谓风华正茂,来日方长,本会大有作为。但他却锋芒毕露,一味“自我表现”,拿着脑袋当儿戏,偏要找死。如果不是神经上有什么毛病的话,说他不智或无知,似乎也不算太冤枉他。曹操称他为“腐儒”,可谓切中要害。
有本事,而又能设法为世所用,才算得上真本事。为此那怕忍辱负重也在所不计,方为有识之士。不然像祢衡那样,纵然有经天纬地之才,治国兴邦之计,又有何用!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5 18:40 发表
话说祢衡这个人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009
预先声明,本文所谈的,若与历史上真实的祢衡有出入,与本人无关。这笔账应算到罗贯中头上。

当年初读《三国演义》时, ...

这篇胡诌,发表在1991年2月23日《联合周报》文史版上,原题是《才高寡识话祢衡》。大概是2004年又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出来,发在新浪网的一个“唐宋风致”上。到那里第一天就倒霉地遇上老狐狸聆听静音,后来又改名梦蝶翁。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最难莫过超越自己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026


随便浏览或回顾一下古今中外大作家的创作经历,就会发现一种很好玩的现象,那就是要超越别人并非难事,但要超越自己,往往只是梦想。
早在年轻时,就确立了自己在文学史上不可动摇的地位,而后的几十年仍呕心沥血、奋笔耕耘,却始终未能超越自己的成名作甚至处女作的,大有人在。可他们依然持之以恒地呕心沥血、奋笔耕耘,这又是何苦呢?
作为一个文学爱好者,我揣测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对自己不服气。书越读越多,知识面越来越广,社会阅历与当初不可同日而语,艺术技巧更是越来越娴熟,便难免对着镜子对自己喊道:“好小子,我就不信超不过从前的你!”
二、出于对自己事业的酷爱和挚着追求。明知自己“气数已尽”,却难以割舍手中的笔,即便再也无法超过从前的自己,也要竭力而为之。就像失恋后,明知无望了,还不时在心上人的绣楼下转悠。
三、出于作家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活一天,就要拼一天,决不抱着从前的老本去啃一辈子。一举成名天下知,又为社会所需要,就不能甩手而去。哪怕被讥为一篇不如一篇,一部不如一部,也要继续干下去。而那“不如”的一篇篇、一部部却还于世有补,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也就对自己的一生有个交代了。
四、为金钱所困。譬如大仲马,稿酬滚滚而来,却又奢侈豪华,无度挥霍,落得债台高筑,不得不发愤赶稿子,其作品质量可想而知,而且还得比写《基度山伯爵》时更卖命。
五、还有很多种情况,我要是再说下去,就堵塞了“抛砖引玉”之路了。
从总体上看,这类作家的努力还不是徒劳无益的。水平摆在那里,尽管不能超过自己,要想写得太差,也并非易事。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爱因斯坦陪我聊天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989


2005年7月8日夜,临睡前在枕上读了两篇文章:《别拿爱因斯坦当好人》和《好人爱因斯坦》,后文是驳斥前文的。我想,就算爱因斯坦不是好人,若论在科学思想上对人类的贡献,历史上只有哥白尼、牛顿和达尔文可与他媲美。
他是犹太人,生于德国,移居美国,而他的两大相对论,却是在旅居瑞士期间创立的。有一次,他在巴黎大学演讲时说:“如果我的相对论被证实了,德国会宣布我是德国人,法国会称我是世界公民。如果我的理论被证明是错的,那么,法国会强调我是个德国人,而德国会说我是个犹太人。”这老头子真有意思。
熄灭床头灯后,老人的身影在我脑海里晃来晃去。不知何时,我竟走进他的寓所。他穿着睡衣和我打招呼,请我就座。我简单地作了自我介绍,然后说:“很抱歉,打搅了,我只是来闲聊的。”他说:“欢迎欢迎,闲聊最好,我睡不着,正一个人呆着发闷呢。”
看来他挺高兴,不等我开口,他就说道:“你没来时,我正在琢磨,假若两个人从烟囱里爬出来,一个满脸烟灰,一个干干净净,哪一个该去洗澡?”我说:“当然是那个赃的!”他笑了:“不对,脏的那个看见对方干干净净,以为自己也不会脏,哪里会去洗澡?哈哈,这得用逻辑学去推理。”
眼前这位老人,从不摆世界名人架子。他吃东西很随便,填饱肚子算完。他外出时,常坐二、三等车。推导和演算公式,常用来信纸的背面。并且还经常穿着运动衣和凉鞋登上大学讲坛,或出入上流社会的交际场合。
1933年,他54岁时,因受希特勒迫害,移居美国,1940年加入美国国籍,66岁退休。
他初到纽约时,身穿一件破旧大衣。一位熟人劝他换件新的,他坦然说:“这又何必呢?在纽约,反正没有一个人认识我。”
过了几年之后,那位熟人又遇到他,发现他还穿着那件旧大衣,便再次劝他换件新的,他说:“这又何必呢?在纽约,反正大家都认识我。”
说到这里,我问他:“您又不缺钱,这是何苦呢?”
他笑道:“衣服如老婆,还是旧的好。”
我说:“您21岁毕业于苏黎世联邦工业大学,并取得瑞士国籍,您早期一系列历史性成就都是在瑞士做出的,在那里生活了将近20年,您怎么舍得离开那里又回到德国呢?”
他想了片刻,说道:“我在那里是副教授,回国后成了威廉皇家物理研究所所长兼柏林大学教授。这叫人才流动,人往高处走嘛!”
被迫移居美国后,他到普林斯顿大学上班那天,工作人员问他的办公室里需要什么用具。他环顾了一下说:“我看,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和一些铅笔纸张就行了。”他马上又补充说:“啊,对了,还要一个大的废纸篓。”
“为什么要大的?”
“好让我把所有的错误都扔进去。”
聊到这里我笑了:“像您这样的天才,哪来那么多错误可扔?”
他说:“恰恰相反。在科学探索上,错误越多,成功的希望越大。”
他担任普林斯顿高级研究所主任时,刚上任不久,他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
“是莱斯小姐吗?请你们的主任接电话。”
女秘书说:“对不起,主任出去了。”
“那么,请您告诉我,你们的主任住在哪里?”
女秘书说:“请原谅,不能奉告。因为爱因斯坦博士最讨厌他的住所受到骚扰。”
电话里的声音突然变小了:“莱斯小姐,请您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就是爱因斯坦,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可是,我忘了自己住在哪儿了。”
聊罢这件事,我说:“看来,小报记者什么故事都能编造得出来。”
不料他敞怀大笑:“你不要冤枉好人,那是千真万确的事!”
我问:“那么,您拜学生为老师也是真的了?”
他说:“事情是这样的……”
原来传闻不虚。他有一个年轻得力的助手,既聪明又能干,但很自负。除了爱因斯坦,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一天, 爱因斯坦对他说:“孩子,我今后应当拜你为师。”
年轻人吓了一跳,连忙说:“先生,您是知道的,我对您的崇敬,甚至超过我对亲生父亲的爱。如果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您作长辈的尽管指教。”
“你对我很尊敬,但你却不尊敬我的朋友,”爱因斯坦说,“孩子,你不知道,我所交往的这些科学家和教授,都是我的老师……”
“我明白了,先生,今后,我知错必改!”
有一段时间,爱因斯坦到美国各地演讲。我提起他与司机的“合作”,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每次演讲,司机都是专注地倾听。有一次,他告诉爱因斯坦,他对演讲的内容,已经可以毫不费力地重述一遍了。爱因斯坦听了很高兴,笑道:“那么,下一次你就替我讲好了。”
一天晚上,他俩同时走进演讲大厅。那里的人都没见过爱因斯坦,当司机走上讲台时,大厅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司机的演讲非常成功,人们又一次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大家纷纷和他握手,簇拥着送别,爱因斯坦则默默跟在后面。
走到门口,有个人把司机拦住,提出了一个十分深奥的问题。司机用心听着,频频点头,装出十分内行的样子,然后说:“这个问题提得非常有意思,不过太简单了,连我的司机都可以从容回答。
聊到这里,老人也来了兴致,他眉飞色舞地说:“我回答完后,提问者惊讶极了,周围的人一片赞叹。我谦虚地说:‘我只是懂点儿皮毛,照爱因斯坦先生差远了。’哈哈!”
“您移居美国以前,德国出版了一本批判相对论的书,书名挺有意思,叫做《一百位教授出面证明爱因斯坦错了》,您是如何反驳的?”
他笑了,说道:“一听书名,就不值一驳。何必要那么多人?只要能证明我真的错了,哪怕是一个人出面也足够了。”
他曾经给卓别林写信说:“你的电影《淘金者》,世界上每一个人都能看懂,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伟人。”
卓别林在回信中则写道:“你的相对论,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弄懂,但是,你已经成了一个伟人。”
于是,我请他对相对论作个通俗易懂的解释,我说:“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的定义我都背得滚瓜烂熟了,只不过是囫囵吞枣,其实一点也没弄懂。”
他微微一笑说:“其实再简单不过了,不妨这么说吧——如果你和一个迷人的姑娘坐在一起眉来眼去,明明一个钟头过去了,你觉得还不到三分钟;如果你穿着单衣在冰天雪地里站上三分钟,你会觉得比一个世纪还长。——唔,这就是相对论。”
我听了他的解释,仍是一头雾水。一个把世界上多少聪明人给弄糊涂了的人,一个如此不修边幅的人,一个找不着自己家门的人,名声却大得惊人。听说有两个美国大学生打赌,信封上只写“爱因斯坦收”,看能不能寄到。不料,信居然到了爱因斯坦手里。老人听我说完,接连打了几个哈欠说:“信是收到了,但与我的名声无关,只能说明邮政局的工作太出色了。”
我看他有点昏昏欲睡,便知趣地扶他上床,但还是向他请教了个问题:“人生有成功的公式吗?”
他两眼半睁半闭地说:“有,那就是A=X+Y+Z。”
我抓紧追问了一声:“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他喃喃地说:“A代表成功,X代表艰苦的劳动,Y代表正确的方法……”
见他就要睡着,我迫不及待地问:“Z代表什么?”
“代……代表……少说废话。”
没等我道声“再见”,他已鼾声大作。而我,却在自己的床上醒来了。每天,我都是在这个时间醒来,赶在天亮前去爬山,看日出。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旧读入声的平声字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498


以下是我自己整理的一份东西,在写旧体诗词时,便于检索。即按新诗韵十八部的分法,选录的旧读入声的常用平声字:

【一麻】
八!擦!插!答!搭!瘩!发!刮!鸹!夹!浃!掐!撒!杀!煞!刷!塌!挖!瞎!鸭!压!押!匝!咂!扎!拔!跋!察!达!乏!伐!罚!筏!砝!滑!猾!划!铗!荚!颊!戛!蛱!侠!狭!峡!匣!辖!狎!黠!洽!杂!砸!闸!札!扎!炸!铡!

【二波】
剥!拨!钵!戳!撮!郭!蝈!摸!泼!说!脱!托!桌!捉!作!白!伯!薄!百!柏!箔!泊!博!驳!帛!舶!膊!勃!搏!礴!夺!铎!咄!佛!国!帼!活!膜!橐!拙!酌!浊!濯!茁!着!灼!啄!卓!镯!擢!昨!

【三歌】
鸽!割!搁!胳!疙!喝!磕!瞌!颏!着!得!德!额!格!阁!革!葛!隔!合!涸!盒!核!翮!阖!貉!阂!壳!舌!折!责!则!泽!择!哲!摺!谪!蜇!辙!蛰!

【四皆】
鳖!憋!跌!接!揭!撅!捏!瞥!撇!切!缺!阙!贴!帖!歇!蝎!楔!削!约!曰!别!蹩!蝶!叠!迭!牒!堞!谍!碟!耋!结!洁!杰!节!截!竭!劫!捷!睫!碣!诘!孑!疖!颉!角!脚!觉!决!绝!爵!诀!谲!崛!抉!嚼!掘!獗!孓!珏!攫!倔!协!胁!挟!撷!学!穴!

【五支】
吃!失!湿!只!汁!织!石!食!实!识!蚀!拾!十!什!直!值!植!殖!执!职!侄!掷!

【七齐】
逼!滴!积!迹!激!绩!击!屐!唧!劈!霹!七!戚!漆!剔!踢!息!夕!吸!悉!悉!膝!析!淅!皙!晰!揖!鼻!敌!笛!涤!荻!镝!嫡!极!寂!级!疾!集!吉!即!及!急!籍!瘠!楫!辑!脊!笈!岌!棘!亟!嫉!蒺!席!习!昔!惜!袭!媳!熄!

【十模】
出!督!忽!惚!哭!窟!扑!秃!屋!读!毒!笃!独!牍!犊!渎!福!服!伏!拂!缚!幅!匐!袱!蝠!沸!鹄!斛!仆!瀑!璞!熟!赎!淑!菽!孰!叔!塾!秫!俗!突!凸!竹!逐!烛!足!族!卒!镞!

【十一鱼】
曲!屈!局!菊!橘!鞠!掬!

六儿、八微、九开、十二侯、十三豪、十四寒、十五痕、十六唐、十七庚、十八东等这十个韵部没有入声字。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8: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浅议诗词的可读性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239


这篇小短文的题目,本应是《借用毛泽东诗词谈谈雅俗共赏问题》,太长,只好改用上面的标题。
主席诗词的艺术魅力,是雅俗共存,水乳交融地合而为一。
一、雅,即典雅。优美多姿,耐人寻味。
主席诗词典雅的成功之处,在于他所用的典故、神话及象征物(如梅花)大都是常见的,广为人知的,稍有点文化素养的人,就能读懂。而且是一诗一词只用一典或两典,不象辛弃疾的词那样用典密集,且又往往生僻难懂。
二、俗,即通俗。明白流畅,易于理解。
主席诗词的通俗,主要是表现在尽量运用白话。“白话使毛泽东再一次把诗词从高雅神圣之境推到世俗平凡之地,使诗词不再仅为士大夫、知识分子所特有,而让普通老百姓也拥有。”
这就涉及到了我一直想说的诗词的可读性问题。我们今天所处的文化氛围,与古代有天壤之别。只有极少数的人自幼饱受古代文化的熏陶,而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现代正规学校一步步接触旧体诗词的。即便是一名中文系本科毕业生,其古文修养也未必抵得上一个前清秀才,更别说举人、进士了。再说,生活的节奏变得如此之快,人们的时间精力有限。如果把诗词写得过于深奥难懂,甚至近乎隐晦,那些再热爱古典诗词的人,也无暇问津。即便有暇,也不耐烦去破解、去揣测,去查字典、去翻辞海。
增强诗词的可读性迫在眉睫,不解决这个问题,写诗填词的高手所创作的精品就太可惜了。明明是难得的上乘之作,却没有太多的人去欣赏,这是相当遗憾的事!如果当代旧体诗词的读者群越来越少的话,这枝高雅艺术的奇葩,就很难有持久的生命力,也就很难谈到长盛不衰了。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9: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荐《古诗源》这本书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232


《古诗源》这本书挺有意思,短短的368页,却浓缩了唐朝以前老祖宗们的诗歌精华。除了《诗经》和《楚辞》,唐朝以前的好东西,几乎都装在了这个“保险柜”里了,不设密码,谁都可以打开来各取所需,挺“平民化”的。
这些“古诗”的作者,真是五花八门。有“政治家”汉高祖刘邦、武帝刘彻、魏文帝曹丕、南北朝时的宋孝武帝刘骏、梁武帝萧衍、文帝萧纲、隋炀帝杨广等;有“军事家”楚霸王项羽、汉将军李陵、“三军总参谋长”诸葛亮、大丞相曹操、“大元帅”司马懿等;有“外交家”苏武,书法家王羲之,医学家陶弘景,“地震学家”张衡,史学家班固等;有后妃、公主王昭君(见《中国皇后全传》)、赵飞燕、班婕妤、甄后、左贵嫔、冯淑妃、乌孙公主等;有才子司马相如、孔融、曹植、左思、江淹等;有才女卓文君、蔡文姬、某夫人、某某妻等;自然还有“专业作家”、大诗人陶渊明先生。
至于《孔雀东南飞》(即《古诗为焦仲卿妻作》)、《木兰诗》这样的千古名篇,很可能是姓李的作的,因为只有我们老李家才会有这样的人才,而且只讲奉献不肯留名(当然我例外,我是也讲奉献,却也挺想留名的,好在李家仅此一例)。
总之,《古诗源》中700多篇诗歌的作者,还只知道抒情言志,那时对“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他们还没提到“议事日程”上。因此,对还未能掌握近体诗、古风写作技巧的朋友,不妨先写点古诗。因为古诗是不讲平仄、粘对、对仗的,那时还没有韵书,压韵也比较自由。我觉得既然古诗中有那么多不朽的佳作,就不该排斥这种相对古老的诗歌形式。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4-5 19: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朋友之间开玩笑

作者:李家三郎  摘自:风竹居论坛  录入:fengzhuju  点击:1278


朋友之间开玩笑,这种“文化现象”,应是一种饱含爱的诙谐。
它的前提自然是要出于善意。
巴尔扎克去看雨果,雨果正在发火。因为有篇文章在引经据典地胡扯,说历史剧是维尼发明的。为了给朋友“熄火”,巴尔扎克故作愤怒地说:“混蛋!全世界都知道,历史剧是我发明的!”雨果一听,不由捧腹大笑。
它的基础是彼此间知根知底。
萧伯纳的一部新剧要上演了,他给丘吉尔寄去两张戏票,还附了个字条:
“来看我的戏吧,带上一个朋友,如果你有的话。”
丘吉尔立即回复道:“我很忙,不能去看首场。但我将去看第二场,如果你的戏有第二场的话。”
这个玩笑的基础,是萧伯纳知道丘吉尔朋友众多,丘吉尔也知道萧伯纳的剧作深受欢迎。
它还要把握适当的时机、场合和适度的分寸。
一次宴会上,一位年轻时的诗人到另一桌去敬酒,那个桌上女孩子较多,恰好他的朋友也坐在那里,他便开玩笑说:“很荣幸一下就找到了你,我知道了,以后哪里女孩子多,哪里就可以找到你。”大家哈哈大笑,朋友却不干了:“你怎么把我往死里整?我是那种好色之徒吗!”
后来,这位诗人把这件事写进了他的幽默文集。
朋友之间开玩笑是免不了的,它本来就是人际关系的润滑剂。
这篇“小豆腐块”,则是我对自己平日爱开玩笑,而有时又落个失败的下场的反思。


本文版权归 李家三郎 和 风竹居 共同所有,转帖请注明。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10 12:5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145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