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不是抑强扶弱,而是以强凌弱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22 17: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不是抑强扶弱,而是以强凌弱

不是抑强扶弱,而是以强凌弱


——评《离强合弱和抑强扶弱》




在《离强合弱和抑强扶弱》一文中(见1025日《联合早报》言论版),以“都人”为联合笔名的两位作者,援引了中外古今的大量历史事件,来说明在国际舞台上,离强合弱与抑强扶弱是一个所谓“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基本原则。但是,我并不以为然,因为其中某些用语、论点尚有商榷余地,而许多论据或实例也并不符合或不完全符合史实。

他们认为,“当年(美国)独立战争,法国大力襄助,其一用意即在‘合’北美殖民地之‘弱’以‘离’大英帝国之‘强’”。但历史事实是否如此?美国独立战争发生于17754月,第二年3月“大陆会议”就派代表到法国活动,而在同年74日宣布独立后,又派富兰克林为特使,前往欧洲争取各国的支援。不过,由于美国独立军还处于劣势,法国不敢贸然介入战争或承认美国独立。直到177710月美军在沙拉托加战役中大败英军后,法国才决定向英国宣战,并且不久后承认美国独立;又与美国缔结军事同盟,以取得商业上的“最惠国待遇”。由此可见,法国是在美国由弱变强,战争胜利在望的形势下,才公开援助美国独立的。试想:如果美军屡战屡败,一蹶不振,法国是否还会“离”英国之“强”,来“合”美国之“弱”?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法国看来不会为了“抑强扶弱”这个原则,就和英国大动干戈。

该文另一实例是美国南北战争。他们认为“英法刚在克里米亚战争大获全胜,见猎心喜,乃同心扶植南部之弱以离合众国之强”。这种说法,似乎牵强附会,也不尽符合历史事实。在当时美国国民生产总值中,北方因工商业较发达而占了四分之三,南方主要靠农业生产而只占四分之一。但是,由于南方各州蓄谋已久,先发制人,又有一支训练有素的精良军队,所以当战争开始时,南方在军事力量上占尽优势。机会主义与军事冒险主义,才是英法两国支持南方的根本原因;要不然,为何半途而废?为何不在葛底斯堡战役后,继续扶南部之弱以抑北方之强?

再说,英法这两个世仇国家从未“同心协力”,而是各怀鬼胎、狼狈为奸:前者企图混水摸鱼,利用南方力量重新把美国变成它的殖民地;后者却趁火打劫,乘机派兵侵入墨西哥,企图建立一个殖民帝国。不料1863年葛底斯堡一役,北方军队取得决定性胜利,粉碎了英法两国的机会主义、冒险主义美梦。从这一史实中,我们实在无法看到所谓“抑强扶弱”原则的运用。

至于美国的对华政策,是否带有“抑强扶弱”成分?都人先生认为“二战后国共之争,美国支持国府,其国际战略考虑显然是扶‘弱华’以抑‘强苏’”。他们又说“中苏交恶乃至军事对峙之后,强弱之比显然,美国对华政策于是急转。1969年,……毛、周于是决定加入美国领导的反苏大同盟”。

论断与史实不相符合

我个人认为,这两个论断也和前二实例一样,似是而非,与史实不相符合。首先,在1927年开始的国共战争中,中共一直是“弱者”,而国民党却一直是“强者”,可是美国非但不扶弱抑强,反而竭尽所能,支持蒋介石政府进行“剿共战争”。国共战争和美国南北战争一样,同属内战,但西方强国并不采取所谓“抑强扶弱”政策,而是在实际行动上,竭力“助强凌弱”,又是何道理?

对此,不知两位作者作何诠释?如果说美国的全球策略,是在于“扶弱华以抑强苏”,那么早就应该促成国共合作,因为内战只能进一步削弱中国的力量,岂能收得扶弱抑强之效?其次,毛泽东领导下的中共从来不是苏共的附庸。中苏交恶由来已久,196364年的两党公开论战,使北京与莫斯科的决裂成为世人皆知的事实。1965年初苏联开始不断加强在中苏边界的军事部署,同时提出社会主义国家“主权有限论”,接着在1968年挥军入侵捷克。可是,美国在60年代的反华政策依然如故,地缘政治的逻辑又怎能成立?

美国因越战改变对华政策

1969年珍宝岛事件,是中苏边界军事冲突的高潮,但自周恩来与柯西金在北京会谈后,两国又回到谈判桌上,边境大战的危机其实已经过去。无可否认的,中苏关系趋于紧张是中国寻求中美和解的主因之一,但对美国而言,它在越南战争中已是泥足深陷,难以自拔,而且国内人民反战之声四起,军人厌战心理不断加深,所以更加需要中美和解,以便从越战泥沼中脱身而出。用一些美国人的话来说,就是“为了体面地结束越南战争”。这才是1972年尼逊总统访华的最主要、最更本的原因,而绝不是基于什么“抑强扶弱”的战略部署。

作者又提到,由于美国在1969年曾警告苏联不得侵犯中国,所以“毛周决定加入美国领导的反苏大同盟”,“直到(导致)苏联崩溃”。其实,1982年中国外长黄华曾对联合国秘书长说:“中国不会依附任何一个超级大国,中国不会打美国牌去对付苏联,不会打苏联牌去对付美国,也绝不允许任何人玩中国牌”。这段话,我想已足以否定都人先生的说法,除非他们手中有更充分的证据。所谓“美中反苏大同盟”,根本就不存在,而仅仅是都人先生的奇思妙想或人云亦云!

其实,苏联解体与东欧国家的变色,最根本原因来自内部,即计划经济的僵化以及民族主义的抬头,西方国家的策略充其量只能产生一些催化作用。任何经济或政治体制的得改变,内在因素是根本性的、决定性的,外在因素只是次要的、非决定性的,而且外因必须通过内因才能产生效应。俗语所谓“肉必自腐而后蝇虫生”,就是这个道理。

在都人先生看来,“这次钓鱼岛事件的真正要点是其中反映的国际‘大气候’:中国的崛起和亚洲(至少东亚)向其几千年来的传统政治秩序的回归”而“美国的东亚政策,是要离中国之强而合日本、台湾之弱”,所以在钓鱼岛主权之争中美国必然“扶弱抑强”。对于这些论述,我同样不敢苟同,兹陈述如下:

日本并不是弱国
        
        第一,中国崛起虽是客观事实,但近十几年来,它一直韬光养晦,埋头干经济建设,并且积极参与国际社会,在许多重大国际问题上和美国保持合作,而没有和美国对抗或争夺领导权。中国当前的对外政策,仍然遵照邓小平亲自制定的“善于守拙、决不当头”这八字方针。在后冷战时代的今天,如果还在鼓吹“中国威胁论”,恐怕不是居心叵测,就是贼喊捉贼。

第二,自80年代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和东亚、东南亚各国先后建交,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发展双边的经济合作与文化交流,互惠互利,深受各国人民赞许。这也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但中国和亚洲各国的友谊,并不带来都人先生所说的“向传统政治秩序的回归”——即东亚、东南亚各国受到中国的支配。目前是如此,二、三十年后看来也将是如此。关于这点,马来西亚首相马哈迪曾援引明代“郑和下西洋”为例,说明中国并无支配亚洲的野心。

第三,和中国相比,日本不能算是弱国。以经济实力而言,日本是个超级强国,其平均国民生产所得去年高达38315美元,科技与工商业基础十分深厚,中国还望尘莫及。以政治实力而言,其跨国公司遍及世界各地,又有美国撑腰,影响力不逊于中国。再以军事实力而言,其军费开支去年高达472亿美元,仅次于美国而居世界第二位。除了核武器外,日本拥各种精良武器装备,现代化水平和美国不相上下,是个不折不扣的军事强国。

第四,退一步来说,就算日本的总体国力,即将随着中国国力迅速上升而被中国超越;但是以台湾和日本相比,台湾始终是个弱者。在钓鱼岛主权纠纷中,美国为什么不依据“抑强扶弱”这个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原则,支持台北而迫使东京退让呢?何况国民党人是美国最忠实的朋友,而日本曾发动太平洋战争,也是美国的商业劲敌和军事上的潜在敌人。可见在国际关系准则上,永远是“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抑强扶弱”的侠义行为犹如凤毛麟角,甚至根本就从来不存在(对霸权主义而言)。

列强联手欺凌弱国的实例

从欧洲历史上,我们不难找到许多实例,足以说明“以强凌弱”(包括联强凌弱,弱肉强食)正是列强的惯用政策与肮脏手段。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维也纳会议”与“慕尼黑协定”。

1814年拿破仑战败后,欧洲各国在维也纳集会,讨论战败善后问题。会议自始至终受到奥、英、普、俄四强操纵,其他小国只是滥竽充数。四强之间虽然勾心斗角,但为避免引起冲突,接纳了所谓“正统”与“补偿”两大原则,作为解决问题的基本方针。结果是列强狼狈为奸,完全漠视其他弱小国家的要求、其他民族的愿望,而随意分割其领土,如意大利被任意宰割,成为“地理名词”。维也纳会议后出现的“神圣同盟”和“四国同盟”,都是列强干预弱国内政的政治工具,也开创了强国联手欺凌弱国的先河。所谓“弱国无外交”一语,或许即源于此。

二次大战前夕,希特勒曾以日耳曼人在捷克受岐视为借口,要求捷克让日耳曼人聚居的苏台德区自治,当然遭对方拒绝。于是,德国就在19389月陈兵捷克边境,宣称要动用武力解决争端。英国首相张伯伦为了满足希特勒的领土野心,居然联同法意两国和德国签订“慕尼黑协定”,迫使捷克将苏台德区交由德国“托管”。这种大国相互勾结,置小国主权、领土完整于不顾,牺牲小国权益以自保或自肥的对外政策,难道也适用于“离强合弱”原则吗?

类似的史实在中国近代史上,同样屡见不鲜。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列强对于积弱不振的大清帝国,虎视眈眈,侵华战争不断发生,战败、求和、开埠、割地与赔款,几乎成为不可避免的结果。在列强的联强凌弱、弱肉强食的政策下,清朝全无招架之力,所谓“以夷制夷”外交政策完全不管用。但因为中国是个庞然大物,任何一国都无法鲸吞,所以在中日甲午战争后,瓜分中国之议四起。英、法、俄、日、德抢先在中国夺取租界与划定势力范围,而美国却因“美西战争”而成为迟到者,错失瓜分中国的良机。于是,美国利用各国在华之矛盾,要求在列强的势力范围内实行所谓“门户开放”。美国的介入,在客观上或许使中国免遭列强瓜分的厄运,然而这并非“扶弱抑强”之义举,而在本质上仍属于“联强凌弱”、 弱肉强食的阴谋诡计。

中华民国成立之后,“列强亡我之心不死”(孙中山语),就因为中国依旧是“东亚病夫”。不平等条约、租界与治外法权仍旧存在,而军阀混战又是帝国主义列强的新杰作。以强凌弱、弱肉强食的历史悲剧,一幕接一幕地继续在神州大地上演,都人先生岂可视而不见?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东三省,不费吹灰之力,乃因英美这“不干预”政策使然。西方列强的暖昧立场,助长了日本军国主义者的侵略野心,于是在1937年七七事变,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英、美的绥靖政策,依然如故,前者宣称各国“有在华北驻屯军队的权利”,而后者却认为对于战场南移,中日双方负有“同等责任”。与此同时,英美乘机大发战争财,对日输出的军需物资逐年增加。在头一年里,日本所消耗的军需品,约有92%来自美国。后来美国大力支援中国抗战,是因为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深受其害,日军席卷东南亚,英、法、荷的殖民地均被占领。这和都人先生所说的“抑强扶弱”诚然风马牛不相及!

钓鱼岛纠纷美国助强凌弱

最后,让我们再回到钓鱼岛事件来。在最近的钓鱼岛主权纠纷中,美国是在“抑强扶弱”还是“以强凌弱”?答案似乎见仁见智,其关键在于中日两国强弱之势并不明显,何者为强方,何者为弱方,或许尚无定论。因此,我们只好提出两个假设,作为探讨的依据。

假设一:如果中国大陆目前社会动荡不安,经济停滞不前,政治斗争不止,完全看不到复兴的前景或潜能,而且在总体国力上远逊于日本,美国对于钓鱼岛事件的基本立场将是如何?它是否会“扶弱华以抑强日”,即迫使日本退出钓鱼岛?我想可能性甚微。最大的可能性是:隔岸观虎斗,以坐收渔人之利。

假设二:如果中国的国民平均所得已有美国或日本的50%,而且拥有七、八艘航空母舰,其海军力量和美国不相上下,其总体国力(包括海军)远超日本。在这样的形势下,美国将作何选择?是否会“扶弱日以抑强华”呢?我想美国别无选择,唯有“主持”公道,承认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对日本而言,岂不成就了“以强凌弱”吗?由此二假设中,不难看出美国在钓鱼岛中偏袒日本,联日制华,并非因为中国过于强大,而是因为中国的贫穷与落后,海军力量明显不足,所以应属于“以强凌弱”实例,即以美日之强凌中国之弱。

综合全文所述,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一、离强合弱或抑强扶弱不是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它不具普遍性与有效性(如苏秦的合纵抗秦的失败)。任何战略要行之有效才会普遍推行,才会成为通则。

二、抑强扶弱纵然存在,也不多见于史册;反之,以强凌弱(包括联强凌弱、助强凌弱、弱肉强食在内),却在国际关系史上屡见不鲜,属于历史之“常态”,也符合“丛林法则”。

三、对于历史上各国的纵横捭阖,必须进行微观的、具体的分析,才能“真相大白”;否则无法透过表面现象看到内在本质,而误把“冯京”当“马凉”。

四、在国际关系中,列强皆以利害得失作为外交政策的基石;对于国际争端,到底应采取“抑强扶弱”或“助强凌弱”,则取决于其本国利益。所谓“敌人的敌人,都可以成为朋友”,是这个道理;所谓“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也是这个道理!

(以上文章发表于1996年11月7日,小标题是《早报》言论版编者所加)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3 11: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1772年、1793年和1795年俄普奥三国联手,对波兰领土进行的三次瓜分,使波兰在欧洲地图上完全消失,又是列强联手欺凌弱国的实例。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7 14: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当1969年初尼克松步入白宫之时,他面临着一系列内外危机:首先,越南战争把美国拖得筋疲力尽,国内反战情绪与日俱增。从1969-1975年,美国全国共发生1800多次反对越南战争的示威游行,还发生了247起纵火案。
      
尼克松政府实施美中和解的具体意图是:
第一,借助中国的影响促进越南战争的结束,稳定亚洲局势。尼克松入主白宫时,美国已深陷越战泥淖多年,并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这场耗资巨大的战争极大地削弱了美国的国力,在心理上给美国人民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创伤,同时也损害了美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声誉。尼克松上台后最优先考虑的一个战略步骤就是结束越战,为此美国实施了“越南化”计划,并辅之以和平谈判手段。除此之外,尼克松还希望通过中国对北越施加压力,尽早结束这场胜利无望的战争,摆脱美国在亚洲的困境。................(上海交通大学网站《政治学原理》)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1-1-11 10:28 编辑 ]
顶部
上蒼 (興漢志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6966
精华 0
积分 2796
帖子 1388
威望 140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3-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1 13:0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自古強國必以霸術,只有古代的中國會強大了之後四處照顧別人。




吾漢仁武魂兮歸來,復興華夏禮樂衣冠
華夏復興,衣冠先行
誓復姬漢舊邦千古輝煌,志保華夏故國萬世興盛
蒼天再有軒轅令、黃土重揚華夏旗
九洲又歸漢家邦、八方復朝唐山國
http://www.hxwm.net/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1-12 10:2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好文章......看到了"历史", 也看到了现实.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15 22:1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89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