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为何而战”,关键不在于是否知道,而是否所有行动
林斯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3128
精华 10
积分 1304
帖子 554
威望 75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6: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10-11-12 06:50 发表
没错。那些说自己知道为何而战的,先拿起枪杆,穿上军装,先把两年的国民服役做完,才有资格说话。写了《我知为何而战》的这么说:“为谁而战? 为自己而战,为自己的亲人而战,为辛苦的老新移民所结果实而战,为 ...

讲老实话吧,新加坡女性也没有服兵役,我想我们也不需要一支娘子军,要他们拿起枪杆泰国苛刻,不过要是他们自己选择加入自愿军警行列着领奖别论,这两个台湾女子的表现其实算是不错,也无须过渡刁难他们,我抛出这个话题只是压压他们的气势,否则会有更多得讲得爽加入支援。

反过来网络间一直在问,中国的投稿部队在那里,怎么两个都是来自台湾?

不过新移民最大的问题是没法融入和搞小团体,如果让他们参加十三年的回营训练,这将协助他们更快融入,同时消除坡人对他们的怨言,对我来说,行新移民应该属于自愿性质,而男性则是强制性,而且它们可以从事的自愿活动范围是很广的。
顶部
林斯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3128
精华 10
积分 1304
帖子 554
威望 75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7: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新加坡每个人都为社会作出一份贡献,大家各司其职,不管是公民,新移民或是客工都进了一份力,尤其是客工,新加坡的屋子全是他们盖的,所作的贡献不比坡人或新移民少。不过客工不是本地公民,他们他们没有义务保卫新加坡,而坡人则必须负起保卫国家的责任,这叫着国民义务,而且不管是否有偿。

究竟永久居民是国家的一分子,是未来国家的主人,还是像客工一样,仅仅是社会的过客?新加坡除了两年的全职服役,还有十三年回营受训,要求未来国家的一分子服两年服役真的有奢求,要求他们像坡人一样每年拨出两三周回营受训,会不会过分?如果还未曾做好真正移民的准备,倒不如以可供的身份出现。

社会贡献和国民义务是两码事,如果社会贡献可以取代国民义务,坡人也想以社会贡献来免除国民义务。真正愿意成为新加坡的一分子,新移民应当乐意接受,至于唯利是图的人,他们当然不喜欢。

吴资政当天这么说:

QUOTE:
新加坡必须寻求方式来整合外来人,他们当中有许多人愿意成为新加坡人,那些愿意融入的,让他们新加坡化,让他们成为我们的一分子,让他们协助我们保卫国家。

如果新移民真正打算将新加坡视为长居之地,他们有必要考虑加入保家卫国的行列!
顶部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7: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儿子也在服兵役,说实话,在以前认为服兵役是浪费两年时间。

但是看到儿子几个月就从一个男孩变成一个男子汉,觉得这时间一点都没有浪费,对他的人生大有好处。

那一天新兵训练结业典礼,他从德光岛到塔那美拉码头,一直走到滨海湾,走了24公里,然后精神饱满的操练。他只是上千人中的一个,可是我很为他骄傲。

他的随身包裹至少有20公斤以上,因为我用力提都没提起来,而二十公斤的行李平时我是可以提得动的,他竟然背着这么重的行李走了24公里,多么了不起。

每次看到儿子的进步,都觉得很了不起。

也是谢谢兵役制度,给孩子锻炼成长的机会。




点一下,看看我的部落格

顶部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7: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现在他们比新兵更辛苦,每天睡觉12点半,早上五点起床跑2.4公里,每天学很多东西,很累,不过他能坚持。




点一下,看看我的部落格

顶部
夕野氏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862
精华 66
积分 15370
帖子 6859
威望 830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9-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7: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44 焚琴煮鹤 的帖子

支持焚琴煮鹤,也支持令郎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8: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10-11-12 17:39 发表
现在他们比新兵更辛苦,每天睡觉12点半,早上五点起床跑2.4公里,每天学很多东西,很累,不过他能坚持。

加油啊。。。。。那时候我要是能12点半睡。。我可是高兴的。。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8: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夕野氏 于 2010-11-12 16:47 发表

哈哈,看来也只有咱们这些拿过九十元军饷之辈的老兵,才知道这个中的无奈滋味。当然这冷风“后辈”也算是个异数。

年份不好。。再我之后的一两届后就开始舒服多了。。
顶部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8: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讲出来不怕别人笑话,看到他在前面,一大片的士兵,不知道哪一个是他,哪一个都像,他们走了24公里,歌声却那么响亮,一点疲劳的样子都没有。

心里非常激动,热泪盈眶。

我不觉得他身为PR,跟其他的新加坡公民的孩子有什么不同,都是父母疼爱下长大的孩子。

他自己也觉得当兵是很好的经历,我们要保卫新加坡。。。他说。

[ 本帖最后由 焚琴煮鹤 于 2010-11-12 18:08 编辑 ]




点一下,看看我的部落格

顶部
Kim88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067
精华 1
积分 3478
帖子 1693
威望 175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3-30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8: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48 焚琴煮鹤 的帖子

哦, 十月二日的早晨你在滨海湾浮动舞台观礼。

加油。。。。告诉他,这里有老兵也为他感到骄傲。

当他感到受不了的时候,想想;在他之前有无数的年青人接受过更苦的训练,都能熬过去,他也一定能。


图片附件: marina-1.jpg (2010-11-12 18:56, 124.87 K)

顶部
夕野氏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862
精华 66
积分 15370
帖子 6859
威望 830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9-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19: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Kim88 于 2010-11-12 18:56 发表
... 当他感到受不了的时候,想想;在他之前有无数的年青人接受过更苦的训练,都能熬过去,他也一定能。

金爸爸,俺顶您一个
顶部
中火光石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24886
精华 3
积分 316
帖子 135
威望 181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20: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说句难听话,本地政府会做亏本生意?
如果新移民对新加坡无益,政策早改了!
如果说新移民对新加坡有益,那某些人就闭嘴想想吧!

另外,问林先生个问题,当枪杆子指到你头上的时候,你是否才知道会谁而战?首先是为你自己!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22: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中火光石 于 2010-11-12 20:57 发表
说句难听话,本地政府会做亏本生意?
如果新移民对新加坡无益,政策早改了!
如果说新移民对新加坡有益,那某些人就闭嘴想想吧!

另外,问林先生个问题,当枪杆子指到你头上的时候,你是否才知道会谁而战? ...

原来理由只有一个“政府永远是对的”。。精彩。。哈哈。。为啥就不好好的自己独立思考啊。

而且。。您说是为自己而战。。可见你真的不了解。。。实话。。很多时候要是只为了自己早就放弃。。。不说远的。。同袍之情绝对是其中一个战的原因。不要是不了解。。我也很难给你解释。。因为可能你会觉得听起来有点傻。。或许吧。。。哈哈。。

[ 本帖最后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11-12 22:45 编辑 ]
顶部
三言两语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0242
精华 4
积分 3203
帖子 1497
威望 1615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0-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23:0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10-11-12 17:39 发表
现在他们比新兵更辛苦,每天睡觉12点半,早上五点起床跑2.4公里,每天学很多东西,很累,不过他能坚持。

请问他现在是什么军种单位啊,你如果能多写一些感想,相信对很多孩子要服兵役的pr会很有激励作用。
顶部
林斯戈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53128
精华 10
积分 1304
帖子 554
威望 75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2 23: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中火光石 于 2010-11-12 20:57 发表
说句难听话,本地政府会做亏本生意?
如果新移民对新加坡无益,政策早改了!
如果说新移民对新加坡有益,那某些人就闭嘴想想吧!

另外,问林先生个问题,当枪杆子指到你头上的时候,你是否才知道会谁而战? ...

所谓的新加坡,指的的是人民政府和这块土地整体,政府一直强调接纳移民有利益,不过今天人民已经没法承担组屋价格,显然利益不在于人民,既然不利于人民的事,自然要提出来。

身为军人拿起枪械穿起绒服生命已是国家的,知道有所为有所不为,不管你喜欢还是讨厌对方,一个训练有素的军人是不会拿起强制向自己的兄弟,当然那些窝里反的人例外。

这问题我再等你提出,等政府回答,我们将新移民视为兄弟,如果新移民将枪杆只想我,请问我可否将它干掉?

政府应该让新移民接受回营受训的建议,愿意留下来为岛国做出贡献的我们欢迎,大家都是兄弟,拿枪感指着兄弟的请回
顶部
浦江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9516
精华 0
积分 157
帖子 54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3 00:3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 林斯戈 的帖子

请看报道 新移民当兵:我们的阿兵哥
http://www.sgwritings.com/45/viewspace_26323.html

随着新加坡持续吸引外来移民,已有越来越多移民第二代进入服役年龄。作为一个举世无双的小红点,新加坡拥有一套完善、严格的国民服役制度。新移民家长和家中的男丁,对于这套制度适应如何?感受如何?新移民服役的心路历程又有哪些不一样?就让我们来听一听几位阿兵哥的故事吧。


葛书亮:德才兼备、文武双全
葛书亮,1990年出生于中国南京。父亲1993年来狮城工作,一年后,书亮随母亲来新定居。那年他四岁。

书亮的父母说,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很少让家长操心。由于来新时年龄尚小,所以在英语方面书亮并不吃亏。尽管一直在邻里学校就读,小六会考时,他还是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华侨中学。

参加学生军 从小适应军旅生活
在华中,书亮的课外活动(CCA)选择了当学生军。父母对他的决定非常支持,认为这不但可以锻炼体能,磨炼意志,也能培养纪律和集体意识。学生军除训练外也会从事许多公益活动,书亮父母认为,这对培养孩子的道德品质,树立正确的价值观非常有益。

书亮说,刚开始当学生军,他还有点不太适应,因为训练相当严格,除体能、列队和纪律训练外,他们还会到军营进行实弹射击。当然,男孩子对实弹射击通常都比较感兴趣。这让书亮从小体验了军旅生活的酸甜苦辣。

靠努力,从士官生转为军官生
书亮去年以优异的成绩从华初毕业,并荣获华初2008杰出学生奖。揣着国大科学系的录取通知,书亮开始了国民服役。德光岛的基本军训对他来说驾轻就熟。他的体能拿到了金牌,各项成绩也非常好。然而军训结束时,他并没有如预料中的获选成为军官生,而是被选入SISPEC(School of Infantry Specialists)——陆军士官学校学习。

当时,书亮很失望。但他很快调整好心态,积极投入到士官生的训练中。很快,他再次以突出的成绩证明自己的实力。三个月后,他以“全连最优”被转到军官学校学习,如愿以偿的成为一名受训军官。

谈到士官与军官训练的差别,书亮表示,各有侧重、都很重要。士官训练着重在执行力,会有更多战术细节和以班为单位的战场指挥训练。书亮认为,这段经历让他更好的了解了武装部队从士兵、到士官、再到军官的每一个环节。

军官更要身先士卒
而军官训练重在plan——谋划、策划和计划。书亮表示,作为一名军官,也要承担更多责任,包括要对士兵的安全负责。所以在军官学校会有专门训练安全意识的科目,例如在策划任何一项行动前,如何从安全角度出发做好各种预案。此外,军官也要学习更多军事科技和军事法律方面的知识。

既然,军官的主要任务是谋划和指挥,那么在体能和战术训练方面,是不是会宽松一些呢?

由于近来很少用华语的关系,书亮的华语并不十分流利。但听到这个问题后,他却一连用了两个成语:“作为军官更要身先士卒、以身作则。比如在体能方面,要求士兵做到的,军官当然都要做到,而且应该做的更好。”

据书亮介绍,在他们这批受训军官中,没有一个不是体能拿金牌的。很快,他们还将拉队去文莱,在原始丛林中进行严酷的野外生存训练。这项训练危险性高,难度系数大,并不是所有部队都要进行的,却是受训军官的必修课。听到这里,我不能不对眼前这位还露着几分稚气的军官生刮目相看了。


王辰威:音乐才子军中效力
王辰威,1988年生于北京。父亲是新中建交后最早的一批留学生,1991年来国立大学攻读硕士学位。 1993年,5岁的辰威南下狮城与父母团聚。

辰威从小才华出众,不仅在小三通过“高才班”考试,在音乐和语言方面也有非凡的天赋——他能说6种语言,会写12国文字,能演奏钢琴、三弦、大提琴等十多种东西方乐器。

而辰威的才华,主要体现在作曲方面。他13岁开始创作交响乐;15岁,他的华乐合奏曲《空弦》在维多利亚音乐厅首演,之后更有多首曲目登上新加坡大会堂和滨海艺术中心的大舞台;17岁,他的交响华乐曲《姐妹岛》在国际作曲大赛中获奖。目前,辰威是新加坡词曲版权协会会员和新加坡作曲家协会会员。

去年,辰威被维也纳国立音乐大学录取,并获得媒体发展局(MDA)奖学金。今年服完兵役后,他将前往维也纳攻读为期5年的本硕连读课程。

入伍体检  被耽误半年
在新加坡,即便象辰威这样的音乐才子,也是要服役的。辰威平时身体不错,虽然看上去有些文弱,但体能测试也拿到了银牌。可是入伍体检时,他被查出有血压偏低的情况。在辰威父母看来,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医生却安排辰威去做一系列检查,在排除所有可能的病因后,才放他过关。

虽然浪费了半年时间,但辰威父母表示,这证明武装部队确实非常注重国民服役人员的安全,各项措施细致到位。这无形中也增强了他们对武装部队和国民服役制度的信心。

外号“王鼎昌” 军训感触多
由于被体检耽误,辰威到德光岛时,莱初的同学们早已被分到各部队去了。与辰威同批的多是理工学院和工教学院的学生,初院生凤毛麟角,名校学生更是罕见。再加上辰威的书生形象在整排新兵中尤为突出,所以很快,他就被人送了个外号“王鼎昌”。

辰威说,国民服役的一大好处,是让不同背景的人有一个朝夕相处、相互了解的机会。在辰威的连队中,有三分之一是烟客,有不少人有文身。听了这样的描述,一般人难免会有成见。辰威却感受了同袍的真情和友善——大家对他这位“书生”都很照顾,比如帮他挖战壕,吃饭时让他排在前面。而辰威的组织能力也很快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辰威说:“莱佛士书院有一个口号:One for all, all for one。经过德光岛的基本军训后,我才真正体会了这句话的内涵。”。

获提名“最佳国民服役人员”
军训结束后,辰威被分到武装部队文工团。这也体现了武装部队“人尽其才”的原则。

在文工团,辰威游刃有余,除了担任阮和大提琴的演奏外,他也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为部队创作及改编了大量曲目。即将结束服役的他,目前已被提名为“最佳国民服役人员”。

采访辰威那天,他正在为一个欢迎仪式准备曲目。到访的是由一位准将率领的以色列军事代表团。辰威打算编写一首新加坡及以色列歌曲联奏。他还发挥自己的语言专长,用希伯莱文书写欢迎横幅,并准备在仪式上用希伯莱语致欢迎词,务求让以色列代表团感到宾至如归。


方德浩:当兵服役谁怕谁?
方德浩,1988年生于上海,7岁时跟随父母移居狮城。由于当时英文不好,德浩经过两年苦读,才慢慢适应了这里的学校生活。

可就在这时,德浩的父亲被公司派回上海负责一个大型项目。德浩母亲一个人带着他在新加坡坚持了三年,直到德浩小学毕业,才最后决定举家搬回上海。那时德浩已经被武吉班让政府中学录取。

喜欢新加坡多一些
德浩是挥泪离开新加坡的。到上海后,他因中文跟不上,拼命补习两年,才终于进入当地一所重点高中。德浩说,新中教育体制确实不太一样。在中国,学生的学习压力特别大,一天有14个小时在学校,每周要上六天课,课外活动少的可怜。相比之下,他自然更喜欢新加坡。

德浩母亲说:六年的小学生活,让德浩对新加坡情有独钟,也给他养成不少新加坡人的习惯。比如吃饭,手边一定要有一杯饮料。上海人少有这种习惯。尤其天冷,哪有边吃饭边喝冰凉饮料的?更别说大冬天光着脚在地板上走了。

高三毕业时,德浩不想在中国读大学。当时可以选择的国家很多,可他偏偏选择了新加坡。父母知道他的心思,但当兵的事总要事先想清楚,免得将来后悔。德浩母亲特意在网上找来相关条文,为了让德浩明白,他将会面对的义务和责任。

决定“自投罗网”
德浩离开新加坡时,不到13岁。如果不回新加坡读书,他是不需要当兵的。可是在读完相关条文后,德浩认为,既然新加坡所有男孩都要当兵,别人能做的,自己没有理由做不到。于是他决定自投罗网,还是申请了新加坡管理大学并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

2007年德浩入伍服役,军训后被分到登加空军基地当司机,主要任务是开班车。平时,他也会开吉普车,载着“打鸟专家”在机场四处“闲逛”,使用特制的鸟枪和空弹驱散鸟儿,以确保战机的飞行安全。

虽然不像开装甲车、射防空炮那么威风凛凛,但德浩知道,这是机场运作不可缺少的一环。他说,虽然每日重复简单的工作确实有些无聊,但“这就是我的职责”。

当兵让他更成熟
德浩母亲说,儿子选择到新加坡当兵读书,她不可能一直陪在身边。记得第一次回来看他,一踏进他们在兀兰的家,她被吓到了:床单已从白的变成黑的,桌上地上到处是灰,墙角挂满了蜘蛛网——德浩竟然半年没有打扫过卫生!

简直就是“少爷兵”!在上海家里,德浩确实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门有车的大少爷。可是经过一段时间后,德浩母亲看到了变化。最近一次从上海回来,她发现家里井井有条、窗明几净,她大吃了一惊。开始,她还怀疑是不是德浩请了钟点工?后来才确信,是他自己打扫的。

说到这里,德浩母亲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当兵真的有好处!这两年来,德浩也长得更结实、更强壮了。”

由于德浩在全国体能测试(NAPFA)中拿到金牌,作为奖励,他可以提前两个月退伍。趁开学前,他回上海度了一个长假。由于现在是战备军人了,德浩在上海度假期间也经常到楼下跑步锻炼。这些变化,让母亲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儿子将来要独立生活,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顶部
浦江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9516
精华 0
积分 157
帖子 54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3 00:3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移民当兵:香港兵能编两个营
http://www.sgwritings.com/45/viewspace_26184.html

九龙会会长钟庭辉律师,本身是移民第二代,中学时期他跟随父母从香港移居新加坡。才来没几年,他就到了当兵的年龄。

1982年,钟律师入伍服役。当时他还听不懂本地最大的方言——福建话,也不会吃辣,在军营里相当辛苦。他说:“当时要面对的是双重适应:首先是对新加坡这个新环境的适应,其次是对军旅生活的适应。”

在顺利完成两年半兵役后,钟律师已完全融入本地社会。他说,当兵扩大了他的社交圈子。当兵的经历,作为新加坡男生的共同话题和共同记忆,很容易拉近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这是所有新加坡男生必须要尽的义务。钟律师说,这项义务不仅是全职服役,还包括之后成为战备军人,每年回营训练,随时听从国家的召唤。

在完全退役后,钟律师目前还在为武装部队“服务”。他经常受邀去军营与新移民士兵分享自己的经验。他所在的九龙会,也时常举办这方面的交流,并为新入伍的会员子弟举行欢送会等。

钟律师自豪的说,这些年来,九龙会欢送的服役人员数以百计,如果把他们集中在一起,“香港兵至少能编两个营”。

钟律师也观察到,在近年来服役的新移民中,永久居民越来越多,国籍也更多样化了。“有时在一批新兵中,会有十多个不同的国籍,包括以前并不常见的‘美国兵’、‘日本兵’等等。”钟律师说,如果只看护照不看人,“新加坡武装部队还真象是一支‘联合国军’呢 。”
顶部
浦江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9516
精华 0
积分 157
帖子 54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3 00:4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移民当兵:新移民家长谈国民服役
http://www.sgwritings.com/45/viewspace_26104.html

葛书亮的母亲王丽萍认为,保家卫国是公民应尽的义务。新移民既然选择在新加坡定居,自然也负有同样的义务与责任。

本身在国家文物局工作的她,曾参与将武吉知马路上段“旧福特车厂”修复成为纪念馆的工作。这里是二战时期日军入侵,迫使英军司令举白旗投降,并签署投降协议的地方。

王丽萍也是《昭南时代——新加坡沦陷三年零八个月》一书的编者之一,因此对于国家的安危有了更深一层的关注:“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古话为我们点明了家与国的依存关系。”

她表示,新加坡的国民服役搞“一刀切”,其实也有它的好处。“总理的儿子也要当兵,新加坡的每一个男人都要当兵,这就没有什么好不平衡的了。就像所有的妈妈都要生孩子一样,那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王辰威的父母对于国民服役制度也非常认同。父亲王历强说:“虽然儿子在音乐方面很有天分,但我们从来没有想让孩子避免服役的念头。因为这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我也不认为这对孩子会有什么负面影响。”事实上,即将结束现役的王辰威在武装部队文工团“学到了很多经验,这对他将来的学业和事业都很有帮助。”

王辰威的母亲陈永珍说:“作为母亲,我觉得辰威在文工团工作,既不需要住在军营,也不需要出操和训练,反而多少有一点点遗憾。辰威这孩子从小就比较文弱,我原本希望两年的军旅生涯,能把他锻炼的更壮实一些。”

本身当过兵,家中有两名男丁的钟庭辉律师说,“新加坡的男孩与其他国家比,别的不说,至少有一点我很有信心,就是没有那么‘奶油味’,独立性比较强。比如公司要临时派新加坡男性雇员去出差,很少会听到什么抱怨,通常当晚就能收拾好行李,随时可以出发。这就是当兵带来的好处。”

与自己当兵的那个年代比,钟律师认为,现在的服役条件已经改善不少。包括服役时间从两年半减为两年,这让继续升学的服役人员更容易安排入学。在军事训练方面,武装部队也与时并进,加大了技术含量高的科目,减少了不合时宜的训练,包括取消刺刀训练等。在军营生活方面,也比以往更加人性化了。

对于有家长认为,让优秀学生服兵役是一种“浪费”,钟律师表示并不赞同。“现在的学生往往缺乏吃苦和独立能力的训练,当兵对于个人综合素质的培养非常有好处。”至于会不会荒废学业,钟律师认为,这要看个人。父母应该鼓励孩子利用好这段时间,多读些书。“我当兵的时候就规定自己,一年至少读100本书”。

有受访的家长也表示,个别新移民对国民服役制度有抵触情绪,通常是应为他们“不了解”。当新移民成为新公民时,政府一般会安排他们去德光岛参观,了解那里的军训生活,包括参观训练设施、品尝军中食物、参观军人宿舍等,这让他们对国民服役会有一个感性认识。

这对于家长安心和放心让孩子去当兵,非常有好处。有家长因此建议,这类参观不应该放在入籍成为公民之后,而应该在成为永久居民的时候就进行。因为PR的孩子也是要当兵的。何况一些PR不愿意加入公民,孩子要服兵役,往往是他们的顾虑之一。而参观军营,了解国民服役制度,对于消除他们的顾虑会有帮助。

本文为新汇点特稿(刊于2009年8月10日)

叶明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45
顶部
麦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2760
精华 2
积分 1827
帖子 871
威望 92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9-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3 00:4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32 内山 的帖子

上班肚子疼,公司唯一能用的厕所里头有人,另外一个厕所坏了还没维修。结果我拉在裤子上了。结果在公司臭了一天,让同事们都很不愉快。
是我肚子疼的不是时候?
是占用唯一厕所的人的错?
还是没有维修厕所的人的错?
顶部
麦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2760
精华 2
积分 1827
帖子 871
威望 92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9-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3 00:4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34 内山 的帖子

报告,我们都是自觉的为国服务,公务员也都很专业。最对没有特殊化,公车私用的。
顶部
浦江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39516
精华 0
积分 157
帖子 54
威望 6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3 00:4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移民钻了法律空子吗?——关于国民服役的网上辩论
http://www.sgwritings.com/45/viewspace_26104.html

曾有读者在早报撰文表示:有些新移民,妈妈和女儿拿了公民权,父亲和儿子却保留PR,这样好享受新加坡的福利,读完中学在服兵役前让儿子放弃PR,自费或到海外读大学,以后再回新加坡工作。他认为这是法律上的漏洞,政府应杜绝这种情况或予以处罚。

这位读者的观点在随笔南洋论坛引起了一场关于国民服役的讨论。现将各方主要观点整理如下:


是漏洞,还是选择权?

有新移民网友指出,这种情况不能算是漏洞,而是法律给与移民的一项选择权,是为了避免强制性兵役对吸引外来人才构成障碍。通常经过一段时间后,新移民慢慢融入本地社会,他们多数都能接受新加坡的国民服役制度。为了让孩子免服兵役而放弃PR的情况并不多见。

有网友认为,这样的例子还是有的。就算是法律赋予的权利,第一代移民已不被要求当兵,第二代仍利用法律来逃避兵役,在感情上新加坡人是不能接受的。我们会问,这些家长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想离开就罢了,明明是要长久居留,为什么要让孩子逃兵役?也有本地网友指出,新加坡男孩也有逃兵役的——从小放弃新加坡公民权,去当小留学生。

网友相关发言

羽思:我自己是PR。我认为“拿尽好处后便走人”的做法是极不可取的。

方汀:年轻人服兵役,不只承担公民义务,对自己的成长也很有好处。逃避服兵役是不对的。永久居民第二代应该服役。

内山:考虑如何让孩子避免服役,通常是刚拿到PR时的一些设想。在本地住久了,想法是会改变的。

东南风:当兵是一项义务,也是一种荣耀。或许是这里的男孩都必须当兵,大家已感受不到它的光荣了。

一斤芭豆:移民往往有更重要的因素要考虑,服不服兵役只是一个轻量级的问题。质疑新移民钻“法律空子”逃兵役,是心胸狭窄的人在疑神疑鬼。


让PR保卫国家说不过去?

有新加坡网友认为,让永久居民服强制性兵役,等于是让非公民为我们的国家去战斗,这有点说不过去。他认为,应该让第二代移民到一定年龄后做出选择:如果要继续留下就入籍、服役,如果不入籍就取消永久居民权。

网友相关发言

Eddie:服兵役一定要成为公民?我觉得不重要。永久居民也应该保家卫国,这没有什么不对。

光之子:永久居民并非公民。作为自己的国家,我们自己为保家卫国去受罪也就罢了。让永久居民去当兵,还有天理吗?

mr5hate:支持让PR第二代服兵役。如果他们在新加坡长大并且想留下,就应该和其他男孩一样服兵役,至於入不入籍并不重要。

路...:让外国人服役不合理,对国家安全不利。除非让这些人从事不重要或不含机密的工作,但这会让他们有不被重用印象,使忠诚度打折扣。

叶落狮城:政府可以规定不服兵役就不能加入新加坡国籍,而不是强迫其放弃PR。


提出“漏洞”是因为怕输?

有网友认为,现在是人才自由流动的时代,每个国家都在创造条件吸引人才。许多国家没有当兵的问题,为什么不会人人都涌到那里去?全球化的今天,每个国家的政策都会在全球市场上透明地拿来做比较,谁也躲不了。这是市场规律,人才不是靠行政手段能强留的。

有新加坡网友则指出,应把国家和个人的看法分开。政府从没说过谁占了便宜。政府为国民谋福利是举世皆准的做法,外国人计算得失,考虑各种因素后选择留下或离开也很正常。

网友相关发言

叶落狮城: PR的待遇已经和公民拉大了,不能再套用旧观念来对待,总以为PR占了什么便宜。

云无境:我觉得提出“漏洞”议题的新加坡人是典型的“怕输”心理。

一斤芭豆:奉劝一些人丢掉那种时时防着别人占便宜的心态。有没有便宜可占,不是一个国家说了算,要看全球市场。

mr5hate:防别人占便宜的心态其实是一体两面,如果一个地方没有任何利益可取,外国人也不会来。担心自己付出后不能得到好处,这样的心态是一样的。

下南洋:既然新加坡要区分公民和PR的待遇,就应该废除PR服兵役这一条。公民们嘴里嚼着香香的“胡萝卜”,却申诉政府对他们不公平,我想这有点矫情了。


如何解除新移民的顾虑?

有网友认为,想让永久居民甘心情愿服兵役,并不是一件难事。国家从政策上善待永久居民,他们自然会发自内心的热爱这个国家。可如果在本地长大的孩子,从读幼稚园开始就要每月多花几百元学费,到服兵役时家长会没有想法吗?当初把他们当外国人一样来收费,他们不会觉得被歧视吗?

网友认为,制定强迫性的政策容易,要得到人心难。新加坡人不应该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考虑问题,也应该照顾新移民的感受。你防着别人占便宜,别人或许也在担心自己的付出不值得。

网友相关发言

内山:解决这个问题不能靠收紧条例或进行处罚,而是应该多培养认同感,消除他们对服兵役的顾虑。

焚琴煮鹤:服兵役需要的不是在兵营里生活两年,而是一旦发生战争,那些孩子愿意为新加坡流血牺牲。怎样让他们热爱这个国家,而不是感觉受歧视呢?

不轻松:从小在新加坡读书的孩子,长大后多数会认同这个国家。但认为“所有”在这里长大的孩子都应该这样,就未免太霸道了。

Xueyou: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除投资移民外,大多数移民都承受更大的家庭、事业和经济上的压力。政府应该对深入研讨,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叶明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45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2 19:5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413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