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3 20: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告别童谣

告别童谣……
        
        我和家人分别了很多年以后,终于见了面——恍如隔世!彼此都很激动,说了许多话。后来从亲友“厝边”口中,听到老父亲对我们久别重逢的感想,他用福建话喟叹:“唉,连福建话也讲不转了!”
        福建话里,“转”和“返”同一个音。“讲不转”,可以理解为讲不流利,也可说成是讲不回来。那么多年,那么多事,老父亲却单单为我荒疏了福建话而耿耿于怀!想来在父辈的深心中,对于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根,还是最放不下。
         遗憾的是,他这些话,只能在很小的圈子里说,几近湮没。而更让老人家哀怨的,痛心的,是他和为数不多的几个内外孙子,只能用蹩脚的华语交谈——时至今日,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无论是福建话,还是哪种方言,都已不是“讲不转”,而是“讲不出”,“不会讲”了!“讲不转”的宿命,正落到了“讲华语”的身上。
         因此,倒教我细细去回想,忆起近半个世纪前,曾经和童年的友伴,在乡野的小路上,在村头的树林里,朗声诵读过的,吆喝过的,戏谑过的一些福建童谣。谁教的已全然说不上来,或许就在你一言,我一语的应和当中,哪个突然灵光一闪,就顺口搭上一两句。
   
(一)天乌乌
   
         天乌乌    要落雨
         阿公揭锄头    掘水路
         掘到一尾酸溜古
         要娶某    龟担灯    蛇拍鼓
         田婴扛轿喝艰苦
         水鸡捧盘挼腹肚
         加抓穿袍拜佛祖
         撞到一个水查某
         揭大旗    挵大鼓
         食泔粥    配菜脯
        

        这是孩子们最常上口的一支歌谣。听过许多“版本”,台湾闽语歌曲中,就有这个曲目,诙谐、风趣、讨喜。而我记得的这一支,似乎没有明确的立意,倒像为了押韵,把生活中许多熟稔的,琐屑的事物,顺手拈来——“田婴”(蜻蜓)、“水鸡”(青蛙)、“加抓”(蟑螂)、龟、蛇、“泔粥”(稀粥)、“菜脯”(萝卜干)……哼入歌谣,浑然天成地勾勒出一幅乡野清趣图,浓郁的生活气息,如旷野的风扑面而来,令人感受到一种遥远的、切肤的悸动。
       后面的这支:“人插花,你插草”也有相同的稚趣。拙朴而又野趣横生,通过孩子清纯无瑕的眼睛,窥见人世间永远的不平:贫富悬殊!
      
(二)人插花   你插草
           
           人插花    你插草
           人劏猪    你劏狗
           人在吃    你在嚎
           人在坐飞机   
           你坐破畚斗
   
(三)和尚头
  
          和尚头    扩橄榄
          十二岁    做阿妈
          阿妈长    阿妈短
          阿妈偷食红龟粿
          红龟粿烧烧
          食了中马标
          红龟粿凊凊
          食了抛车辚
         

        以上这支《和尚头》,充满戏谑口吻的歌谣,无疑是本土创作。不但有本土的福建糕点“红龟粿”,本地博彩“马标”,还反映了当年农村妇女曾有过的早婚的习俗。我的婆婆就是一个童养媳,抚养了十个孩子。我不知道她几岁做的阿妈,但一定年幼。在我诵读这些歌谣的年龄,婆婆只是一个起早摸黑,终年埋头忙碌于烦琐家务的身影。我记不起她的声音,因为她沉默得恍如哑巴。岁月的深处,曾有过多少十二岁阿妈晶莹的泪滴!
     
(四)拜月娘
   
          拜月娘     拜月姐
          好头毛     好嘴齿
          你是兄     我是弟
          勿当揭关刀
          来割阮的耳
        

         今日五十几岁的人,相信在孩提时候,曾听过长辈的劝诫:不可以手指弯月!不然,那状似镰刀的新月会切割耳朵!也许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说是在灌输迷信。但仔细省思,这毋宁是对孩子最初始,最朴实的人文启蒙。“举头三尺有神明”,“神明”就是天地,就是大自然。对大自然从小心存敬畏,才能学习谦卑,学习与大自然和谐共处。而不是盲目自大,时时、处处自以为是“万物之灵”,是“主宰者”,对大自然予取予求。当今许多人爱挂在嘴边的“环保”、“绿色”,深究起来,有者是在标榜时尚;有者只是一盘生意经;不少还是不经意的以主人自诩,以强者自居,误以为大自然太脆弱,需要怜悯、保护,施恩被泽。然而,看一看不时爆发的自然灾害:气候异常、暴风雪、火山、地震、海啸……哪一桩又是人力所能掌控、克制?顷刻之间,生命、财富灰飞烟灭,世代创建的文明顿成废墟!人命何其卑微!人力何其渺小!先哲告诫过人们,不要过分陶醉于人类对大自然的胜利,对每一次的胜利,大自然都报复了我们。今日的事实,一再验证了这些告诫的正确。也许古人的智慧倒可以给我们启示,宋代学者张载说:“民吾同胞,物吾与也”。“民胞物与”,或许有助于处理好人类与大自然的关系。大自然之于人类,孕育、繁衍的生养之恩天高地厚,要强调的理应是和谐,共生,共荣。这里头就不能短少了尊重和敬畏。
         多少年后,吟咏这些童谣,感觉还是如此的亲昵、贴心,唤醒许多细致、复杂的触动。实在是以华语书写的歌谣远远不能企及,这也许就是民间语言的魅力。本地多中国南方人,普通话属于北方语系,对比南方方言,毕竟缺少了那种天然的,像来自母亲脐带似的,亲密的联系。方言,曾经那么窝心,曾经点亮过多少童年的欢乐!
         重温昔日的童谣,读出这许多蕴涵,正是“伤心人别有怀抱”;或者“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今日岛国各种方言的土壤,几乎流失殆尽,滋荣于上的方言童谣,隔着岁月的烟尘,宛如林野上空的星光,只留在记忆中熠熠生辉!
         告别童谣,是在告别一段饶有兴味的乡野生涯,也是在告别一份丰沛多姿的人文教养。今天的孩子,没有林野,只有游乐场;没有童谣,只有电子游戏。我们当年抬眼望见的,悠远温婉的月娘,还依旧深情照耀着今日的孩子,只是他们脚步匆匆,自顾低头赶路,有的双眼还紧盯手机的小荧幕……或者仰首寻望的,却只是购物中心的霓虹。

                                                                                                                                        3-3-2010  

(刊于2010年8月第77期《赤道风》)

[ 本帖最后由 辛羽 于 2010-10-23 20:52 编辑 ]


图片附件: venus37moon_young.jpg (2010-10-23 20:42, 63.87 K)



图片附件: P1010157.JPG (2010-10-23 20:42, 117.53 K)



图片附件: P1010156-1.JPG (2010-10-23 20:42, 123.25 K)



图片附件: P1010154.JPG (2010-10-23 20:42, 85.78 K)



图片附件: P1010166.JPG (2010-10-23 20:42, 124.97 K)



图片附件: P1010182.JPG (2010-10-23 20:42, 110.82 K)



图片附件: P1010196.JPG (2010-10-23 20:42, 119.46 K)

顶部
火雷红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40799
精华 96
积分 6534
帖子 2584
威望 3889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9-3-9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3 21:3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辛羽兄的分享!

幼时也唱过这些童谣,读完感到十分亲切,又让我回到了儿时的记忆。




路遥始知天地宽,夜吟应觉月光寒。
http://www.sgwritings.com/40799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4 19: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火雷红 的帖子



火雷红兄喜欢这篇短文让我欣慰。谢谢!

语言是个有趣的社会课题。韩少功在《马桥词典》后记中说:“我多年来一直学习普通话。我明白这是必要的,是我被邻居、同学、售货员、警察、官员接受的必需,是我与电视、报纸沟通的必需,是我进入现代的必需。……我已经普通话化了。这同时意味着,我记忆中的故乡也普通话化了,正在一天天被异生的语言滤洗——它在滤洗之下,正在变成简单的‘大鱼’和‘海鱼’,简略而粗糙,正在译语的沙漠里一点点干枯。”

当我们挥别昨天,我们亦挥别方言(有者甚至挥别母语)。可是,许多年以后,我们都无法挥别那份缱绻!

惘然!

[ 本帖最后由 辛羽 于 2010-10-24 19:59 编辑 ]
顶部
张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0675
精华 34
积分 3845
帖子 1586
威望 2248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5 09: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辛羽 的帖子

我童年时住在“双口鼎一村”,这是一个以福建人居多的村子。很自然的,我的福建讲得比广东话流利(我是广东人)。你所提到的这几首童谣,也都在我的童年岁月里抑扬顿挫过。这么多姿多彩的语言生态环境,一纸令下,就遗恨三代新加坡人了!我宁愿没有高楼,没有汽车,没有电视,请还我乡情浓郁的童谣,好让我们的子孙可以代代吟唱!




张挥的赶马调http://www.sgwritings.com/50675

顶部
行空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3635
精华 3
积分 1844
帖子 864
威望 94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9-2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5 13: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辛羽 的帖子

吟唱童谣,无论是用了什么方言。
喜欢童谣,她保留了我们童年的记忆、童年的天真、童年的欢乐。
顶部
蔚蓝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3199
精华 0
积分 602
帖子 300
威望 30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9-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5 18:3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5 行空 的帖子

你还记得多少童谣呢?
顶部
蔚蓝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73199
精华 0
积分 602
帖子 300
威望 30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0-9-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5 18:3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1 辛羽 的帖子

好文!欣赏!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5 21: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4 zhanghui 的帖子


张挥老师,恳请就你记忆所及,向大家多提供几首童谣,也不一定福建童谣,广东童谣一样款款情深。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5 21: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5 行空 的帖子


谢谢造访!
童谣是孩子们最初的生命滋养。
“哦哦睏,一眠大一寸。”以前的孩子,就在妈妈或婆婆曼妙的吟哦声中成长。
关爱,镌刻在记忆深处一辈子也抹不去!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5 21: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7 蔚蓝 的帖子

谢谢造访!
      谢谢欣赏!
顶部
秋天的菠菜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44
精华 5
积分 2147
帖子 1014
威望 1131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6 09:1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如旷野的风扑面而来,令人感受到一种遥远的、切肤的悸动...

文章极美、极感人。在快餐文化的现在,我已经很少如此耐心地通读一篇纯文学作品了。因为被吸引,被感动。

如中段关于自然之论删除,全篇单纯保留一种对乡音童谣的回忆和方言/乡音的湮没的痛惜,本文将更增风采。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7 11: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1 秋天的菠菜 的帖子

谢谢造访!谢谢耐心的通读。有读者如此,感受深深的激励!

你的意见,值得我细细体会和考虑。
顶部
张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0675
精华 34
积分 3845
帖子 1586
威望 2248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7 11: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8 辛羽 的帖子

新加坡有位许克源牧师,专门研究潮州儿歌。曾听过他在这方面的介绍。等我找到有关资料,才转贴上来与大家分享!




张挥的赶马调http://www.sgwritings.com/50675

顶部
xmran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75835
精华 0
积分 12
帖子 6
威望 6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0-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7 12:32  资料 短消息 
流传在闽南地区的童谣

一的抄米香
一的抄米香,二的抄韭菜,三的強強滾,四的抄米粉。
五的五將軍,六的六子孫,七的蚵仔飼麵線,
八的講伊卜分一半,九的九嬸婆,十的撞大鑼

西北雨
西北雨,直直落。鯽仔魚,欲娶某。  
鮕代兄,拍锣鼓。媒人婆,土虱嫂。  
日头暗,寻无路。趕緊來,火金姑。  
做好心,來照路。西北雨,直直落。  
西北雨,直直落,白鹭鸶,來趕路。
翻山嶺,過溪河。寻无巢,跋一倒。  
日头暗,欲怎好。土地公,土地婆,
做好心,來帶路。西北雨,直直落。

ABCD
ABCD狗咬猪,阿公仔坐飞机,
摔一下冷吱吱,叫医生来共伊医,
医一下脚骨大细枝,医一下脚骨大细枝。

月光光
月娘月光光,老公仔伫菜园,
菜园掘松松,老公仔欲种葱,
葱无芽,欲种茶,茶无花,欲种瓜,
瓜无子,老公仔气甲欲死。

人插花.伊插草 
人插花,人插花,伊插草。
人抱婴,人抱婴,伊抱狗。
人未嫁,人未嫁,伊先走。
人坐轿,人坐轿,伊坐畚斗。
人困红眠床,伊困屎礐口。

海龙王娶某
天乌乌,要落雨,海龙王,要娶某。孤呆做媒人,土虱做查某。龟吹笙,鳖拍鼓,水鸡扛轿目凸凸,蜻蜓举旗喊辛苦,火萤挑灯来照路,虾姑担盘勒屎肚,老鼠沿路拍锣鼓。为着龙王要娶某,鱼虾水卒真辛苦,照见一个水查某。
顶部
xmran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75835
精华 0
积分 12
帖子 6
威望 6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0-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7 12:42  资料 短消息 
我收集了一些流传在闽南地区的童谣, 用来教我的孩子, 有兴趣的话可以交流交流.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7 21: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5 xmran 的帖子

谢谢造访。

真是有心人。您贴的几支福建童谣好耳熟啊!一定是念诵过的,或者听闻过的,潜埋在记忆深处等待开掘。

若能分享您的珍藏,那真是求之不得!

[ 本帖最后由 辛羽 于 2010-10-27 21:23 编辑 ]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7 21: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 zhanghui 的帖子

先谢谢张挥老师。

若有各色童谣在这里花开争艳,那确实美事一桩。

期待

[ 本帖最后由 辛羽 于 2010-10-27 21:26 编辑 ]
顶部
xmran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75835
精华 0
积分 12
帖子 6
威望 6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10-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8 12:43  资料 短消息 
《新加坡闽南话俗语歌谣选》厦门大学出版,收录了1500多条俗语和近200首歌谣。
顶部
佟暖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2023
精华 4
积分 1277
帖子 564
威望 7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4-5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8 19: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新加坡闽南话俗语歌谣选

期望能读到这本书。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9 14: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方言,高雅得很!



QUOTE:
原帖由 xmran 于 2010-10-28 12:43 发表
《新加坡闽南话俗语歌谣选》厦门大学出版,收录了1500多条俗语和近200首歌谣。

谢谢好介绍!

闽南话很有意思,它竟与韩语有好些共通之处。后来知道原来彼此许多词汇源自唐音,再分流发展。

比如“新妇”,唐音、韩语、闽南话是一样的。像闽南话“大汉”(长大)、“步辇”(步行)、“细腻”、“斟酌”、“狡猾”……等,都能在唐诗中找到对应词。据知,以闽南话朗诵唐诗,倍加悦耳动听。

方言,不只不土气,还高雅得很呢!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8 18:0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793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