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12 11: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5566

小小说                                       
                                                                     “5566”
         
        老友手机发来短信:我家楼下来了“5566”。
        “5566”?那不是曾经红极一时的,台湾偶像派歌唱组合吗?当红时荧光屏上不少见他们帅气的身影。我可不是他们的“粉丝”。这老友是熟知的,干嘛还发来短信通知?
        “‘5566’是外号,原名三苏阿楞,孟加拉籍客工。每日清晨5点开工,负责清扫5座12层楼组屋;傍晚6点收工,每月工钱6百新元。此谓之‘5566’!”
         噢,原来如此……
         我家楼下也有个“5566”。负责清扫住处组屋的孟加拉客工,好像又几日没见了。那个精瘦黧黑的中年汉子,一头卷发,凹陷在眼窝里,几乎和眉毛连到一块的两只眼睛,大廓落落的,发散着诡秘的光。第一次打招呼时,他说他叫“马鲁”。
         马鲁看似并不十分勤快。底层地板及周围停车场,处处留有垢污;散布住家外走廊的纸巾、塑料袋,多时不见清扫;弃置在电梯旁的垃圾袋也一搁两三日。有一回因为袋里的垃圾都发出恶臭了,我就拨电给市理会。
        15分钟后,热汗涔涔的马鲁出现在我家门口,用蹩脚的英语说:“Sir,对不起。不是不要做,赶不及。”
        由于跑得急了,他大口喘气,声音微颤。有一两滴热汗抖落,打湿了走廊地板。
       “以后有东西要清理,打我的手机,不要打去市理会。”还给了我写上手机号码的小纸片。
        不知怎的,我竟不敢与他的眼神交接,支吾过去。
        后来,我还投诉一次。也没有打他的手机。但这回我特地向市理会职员强调:投诉人身份要严格保密!
        电话那头一迭声地说:明白明白,一定一定。
        以后,每逢马鲁出现,听得出他总是把打扫弄得格外响。
        我却从此有些惴惴不安,到底是有家小的人。妻还几回怪我多事。我嘴里不说,心底难免几分忿然:出钱请人做工,要给工作表现提意见,竟还得如此“偷偷摸摸”“战战兢兢”!?
        那天牵着两岁半的女儿下楼,看到几个清洁工人,各自拉着一辆载垃圾的手推车,也许难得碰面,他们就住脚交谈几句。都是一样黧黑的身影,说的我们完全生疏的语言。
        一群鸽子闲闲地在旁边地上觅食,“咕噜咕咕”地呢喃,一样是听不懂的话语。桃红色精致的小爪子一起一落,像踏着舞步。
       女儿举起小手,笑嘻嘻向他们挥摆。我却没来由的,扯着她急匆匆越过,闻到热汗蒸熏的臊酸气息。觉得彼此是那么接近,又是那么遥远;是那么熟稔,又是那么陌生!他们落在我的身后了,还听到三几声“嘿嘿”的嬉笑。他们一定也有开怀的时刻吧!我没有回头望。我知道,他们都有自己的名字,有自己的家小,有自己的乡愁……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我们只懂得一个称呼:“客工”!
        那“5566”呢?
       “每日清晨5点开工,负责清扫5座12层楼组屋;傍晚6点收工,每月工钱6百新元”。
        那则短信里走出来无数个黧黑的忙碌的身影,在眼前晃动。
        马路边人行道一侧,几个身着橙黄色工作服的客工正忙碌着,衣上荧光横条晃动眩眼。
        有的在给花圃修枝培土;有的蒙头包脸,手持简易铲草机在割草。小摩哆聒噪的“訇訇”声中,青草叶碎沁人的清香里,糅杂着柴油呛鼻的臭味、污气。
       有一个背着长柄竹耙,从我身边越过,一路弯腰用钳子捡起花圃中散落的纸巾、塑料袋,渐行渐远。
        ——他们默默在拾掇、打点我们的生活。
       他们都是“5566”。凭什么要求他们十全十美?能做个“7788”就不错了!
       我一时怔忡,置疑自己曾经的投诉是否还理直气壮?
       忍不住又拨电去询问:为何几日不见马鲁?
       回答是:由于接获多起投诉,市理会已要求清洁承包商换人。
                                                                                                                    18-1-2010初稿
                                                                                                                    27-6-2010修改
   
        ( 刊登于12-10-2010早报《文艺城》)

[ 本帖最后由 辛羽 于 2010-10-12 22:56 编辑 ]


图片附件: [5566们] P1040661.JPG (2010-10-12 11:42, 121.35 K)



图片附件: [5566们] P1040664.JPG (2010-10-12 11:42, 115.58 K)



图片附件: [5566们] P1040665.JPG (2010-10-12 11:42, 116.6 K)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4 23:0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外劳离乡背井来到此地,除了做下层工作,别无其他选择,外劳是很好的小说题材, 辛羽写得逼真感人!赞!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0-27 10: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林子 的帖子

谢谢林子欣赏。

许多岛民一如故事中的“我”,对外劳心态复杂。
人们尽管对发生在远方的人间不幸满怀悲悯,而对眼前生活圈子里弱者的挣扎,却冷漠疏离!

——他们都有自己的名字,有自己的家小,有自己的乡愁……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但我们只懂得一个称呼:“客工”!
原因千丝万缕,也不能只怪弥漫于浮城的提防心态。

客工,繁华市嚣外失声的弱者,是他们的血汗劳动在打点我们光鲜的城市!让我们投以尊敬和关切的注视。
顶部
日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7052
精华 27
积分 3120
帖子 1287
威望 1822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3 22:5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Yahoo!
回复 #3 辛羽 的帖子

同意辛羽您的看法,客工的遭遇的确令人不胜唏嘘。




人不老心老的青年
http://www.sgwritings.com/7052

顶部
辛羽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393
精华 15
积分 2698
帖子 1094
威望 160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16 16: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4日盛的帖子



QUOTE:
原帖由 日盛 于 2010-11-13 22:57 发表
同意辛羽您的看法,客工的遭遇的确令人不胜唏嘘。

谢谢造访!

“客工”是个友善的称呼。重要的是心态:尊重、宽容、与人为善。

若能设身处地,或许生活会添几许温馨。

[ 本帖最后由 辛羽 于 2010-11-16 16:55 编辑 ]
顶部
妥了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9954
精华 5
积分 2178
帖子 894
威望 127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4-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28 21: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希望全社会都能关注“客工”,其实他们要的也只是社会的尊重,他们在默默无闻美化着城市,并不表示他们的人格低下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8 17:5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45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