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评论] 推荐一首让我深感困惑的小诗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9-20 09: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推荐一首让我深感困惑的小诗

(附诗)冷情诗(组诗六首)

我问过一个陌生人

我问过一个陌生人
他没有给我答案
烟雾从他脸上走过
最后伸进黑暗里
我想到河边走走
水淹过我的小腿
那种冰凉适合我
像水手们喝的酒
黑暗里我想过不是一个人
有两三个人陪着我
心里藏有各自的齿轮
像水浪一样转动
使我们的面目模糊
我感到渴
月光也使我悲伤

要怎么才能慢一些

要怎么才能慢一点
让昨天赶上我
带着月光的悲伤
和冬天的呼气
在你的窗户外面下象棋
和陌生的人说起你
假装不知道
你也许并不存在
下雨的时候
因为黑,我不再感到快乐
只是不知道,你此刻的颜色
我想抓住旧的衣裳
让勇气覆盖我
去进入夜晚的内部
我记得你光亮的手指
柔软的甜味
但我更学会独自承受时间
为了某件事情克服哭泣

我要抱紧你

我要抱紧你
你说到关于时间
说到明天我无法克服哭泣
为一个你知道的事情
隐瞒自己
我也站在天空底下
那些长满植物的雾里
藏有我的刀刃
我不能看你的眼睛
那里仿佛有山川湖海的水
向上荡漾
今天是最后的一天
明天就要折断
我无可奈何
想要拨开夜的波纹
想要击中我的左胸
我更想要倾听寂静的声音
我需要它们
你告诉我,有没有一个熟的果子?

我即将背着房子去旅行

我即将背着房子去旅行
向云深处深深击打
为了寻找一个熟的果子
马背上起伏垒叠
广阔的云、水和山土
在眼睑之内漫延开
黑色的天空高高悬起
盖住虚幻的山头
灯火点破夜的外膜
酒气撑破街的骨骼
有过往的陌生人对我高歌
他的左臂有伤
我邀他讨论过去
说到你时我就无话
我们在黑暗里的叹息
还未开始便被折断

我不曾见过你的醒来

我不曾见过你的醒来
它折断了我还未开始的诗
却不能掩埋清晨的叹息
阳光和黑夜射过了血肉
我驮着一颗子弹
只要闭上眼,就能听见自己
疯狂的嗷叫
为了等待
我在水里种植云朵
它们铺满了整个午后
在荒无人烟的城市里
我默默翻一本书,闭上眼
你就站在每一朵云的顶端
像书的最后一页
阳光涂满我们的秘密海岸
水泥马路上开满了盛夏的植物
若是闭上眼,我心里的光亮
就会被一口一口地吃掉
如果想念像盐晶在眼里凝固
那么即使你站在海的那边
也不能阻挡我的拥抱

我也问过一个陌生人

我也问过一个陌生人
他没有给我答案
只是给我一个拥抱
后来他在海的那边睡去
梦里说到了他哑巴的父亲和牛
他像叶子一样翻身
我抬头看见公车站顶上
开满黄色的花
遮盖了大部分的天空
我推醒他,又害怕他像盐一样消失
我胸口里藏着刀
因为痛,使我变得轻
我试图独自一人
也试图等,试图通过拥抱他
来减免我的不安
由于过久的仰望
他有了鸽子灰的瞳仁
我不敢告诉他我爱着一个人,
但必须要和世界作战。__

且不说要怎样理解这首组诗的题目,这的确有些难解,是“冷”的“情诗”,还是“冷情”的“诗”,如果从语文常识说来,我们似乎只听说过诸如“冷漠”,“冷淡”,“冷酷”,冷情可能是一个需要意会的创造新词吧。

冷情诗是一组共六首的组诗,分别的题目是“我问过一个陌生人”,“要怎么才能慢一些”,“我要抱紧你”,“我即将背着房子去旅行”,“我不曾见过你的醒来”,“我也问过一个陌生人”。

如果单从这小标题实在看不出有什么相关联性,除了开头“我问过一个陌生人”,最后“我也问过一个陌生人”,似乎有接近之处,从题目看来,感觉好象是作者的喃喃自语。

《我问过一个陌生人》,读来不能明白,问过一个陌生人?为什么要问呢?问什么呢?他没有给我答案,烟雾从他脸上飘过,最后融进黑暗里,让人如坠五里云雾之中,他又是谁呢?

“我想到河边走走,水淹过我的小腿”,如果我们确定作者只是“想”,后面“水淹小腿”不知道是否也是“想”的延续,黑暗里我想不只一个人,由此我们确认这似乎就是一种“想”,或者是在描述某种梦境吧。

“我感到渴,月光使我悲伤”,一个嘎然而止的停顿。

这首诗是否在形容人与人之间的漠然距离隔绝呢?也许吧,因此内心会有某种渴望或者伤感。

《要怎么才能慢一些》,这又是一个问题?问了“让昨天赶上我”,让昨天赶上我的逻辑分析是,我和昨天状态的我的连贯一致,或者也可以理解,我今天回忆昨天发生的一切,很有些不明白了。

“带着月光的悲伤和冬天的呼气,在你的窗户外面下象棋”,“月光的悲伤”,“冬天的呼气”都是暗指作者当下的情绪和心情,伤心难过感到心寒地冷。“窗户外面下象棋”,逻辑上分析,下象棋是要知己知彼的,是要动脑筋花心思的,你的窗外,就是指我在反复想你,思考着你,可是我们却不能敞开心扉交流谈话。

“下雨的时候”喻指伤心落泪吧,当然就不可能有什么快乐,黑色表示忧郁,你是快乐还是不快乐?你也是黑色的不快乐吗?“抓住旧的衣裳,让勇气覆盖我,去进入夜晚的内部,借着旧时温情,借着一股勇气,瓦解我的内心黑色忧郁,靠近你重归于好吧”。

“我记得你光亮的手指/柔软的甜味”是一种非常甜美亲切美好的感觉,可是,这也似乎只是“感觉”,甚至有些奢望,事实上,“独自承受时间”“克服哭泣”。

《我要抱紧你》当那个隐约分手的故事被“透露”出来之后,这的确是令人伤心的,“说到明天我无法克服哭泣”,明天,明白是由于对方说从明天起我们将各奔东西。

“天空底下”“长满植物的雾里”,我们似乎只能设想,这是怎样一种空旷无助,迷茫困顿的状态吧。

“刀刃”“眼睛”“山川湖海的水”“向上荡漾”,在这样的情景之下,就只有泛滥的泪水了。
很想让自己平静和安静,很想让自己冷静对待,可是挣扎的内心中还是存着一念“侥幸”。

写到此,我想暂时停下笔,因为我感到某种不妥,为什么当我去读一首诗的时候,不是一种完整饱满的感觉情绪,而必须要用小心的逻辑分析去逐字逐句逐行地解读作者,作者似乎刻意用秘语一样的句子隐藏他的叙事,这是否是好的写诗风格,如果读一首诗,要想一个高级特务揭破密码一样的累,是否恰当?我是不是曾经一度也是用这样的方法写诗,我因此看到自己诗歌中刻意的藏匿与空洞。

《我即将背着房子去旅行》果然不出所料,再往下阅读,发现藏匿更重,解读的难度更高,试想如果这就是写诗,创作,诗歌的确是不讨人喜欢的,我无法解释“背着房子去旅行”的“房子”指的是什么?难道是对于“家”的向往?还有“左臂有伤”的“陌生人”是谁?

《我不曾见过你的醒来》,在这一小节中,同样是艰难的解读和不知所云,但是却是可以感知的,而从纯粹语言的角度,作者创造了很多并非单纯审美的诗句,令这首诗就文学创作之遣词造句方面而言有一定的提升。
“驮着一颗子弹”,不就是指受伤的心情吗?
“水里种植云朵”“铺满整个午后”“荒无人烟的城市”“你就站在每一朵云的顶端”,这是一些富有想象力的造句,如此我们能感受到一个人无时无刻的想念。尤其是“如果想念像盐晶在眼里凝固”将这份感情更加刻画深刻,刻骨铭心。

<我也问过一个陌生人>,在艰难的解读和一知半解和决定放弃之间,我迅速地归向后者,对于这样的一首六节组诗,它所带给我们的是一段复杂的有关追求,渴望,不安,背叛的情感纠结和反复挣扎,诗歌可以负载的东西很多,尤其它可以非常私有化,非常神秘主义,但是,当我们读诗,无论是千百年前的唐诗宋词,还是两千年的诗经古韵,我们知道,诗歌只有在时空中发生最大的共鸣才可以流传,那些私语言,它可以是诗,可以写不可读,转瞬消散。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25 01:5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547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