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6 10: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听歌,错过,看书,遇见



听歌,错过,看书,遇见




感动人的音乐就是好的音乐,除此之外,都是其他”。------ 公路


《遥远的乡愁,台湾现代民歌三十年》,这本书已经展开放在我的书桌上。决定翻开这本书,是因为最近和一位来自中国上海,在新加坡成名,现在又回中国北京发展的音乐制作人做专访。

他在访谈中不无感慨地说,台湾乐坛的70年代,那是最美好,最富有人文气息,最让人感动的年代,可惜,我们都错过的年代。

听得我心里一惊,刷刷地想起很多往事,回想台湾现代民歌所带给我的点点滴滴。

那时候,我说的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仿佛“忽如一夜春风来”,电台里的歌曲节目一下子多了起来。那时候,我们住在大山里的一个小矿山,下午放学回来,坐在后院的小方桌小方凳上坐功课,收音机就放在窗台上,一首接一首从里面传出来的是《童年》,《外婆的澎湖湾》,《三月里的小雨》,~~~~看到窗台下沿墙角栽种的凤仙花正开着粉红胭脂一样的花,花砖砌起的围墙透着一朵一朵的夕阳。

香港城市民谣音乐人林一峰在这本书的跋中写道:“我错过了一个用真挚感情,优美文字和完整音乐概念建构而成的美好世界,于是我用跟着的所有青春岁月追回失去了的感动,希望把自己思想成长的真空期用那些唱片再度填满,贪婪地将这些散落在旧唱片铺里拼图碎片凑在一起。。。。。。”

他说的真好,我能够设想他所说的“贪婪”,却看到一张充满理想主义精神,神采飞扬的脸,和始终的努力与热情。而我正是揣着一颗迫不及待追回的心情,每天飞快地阅读公路的这本《遥远的乡愁》。

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始终没有想到要把自己的那些成长记忆中散落的碎片凑在一起,所以到今天,那些参差不齐的记忆空缺,就会在我用回忆,用聆听,用阅读,用任何一种简单方式所引发的情绪泛滥中,变得无以抵挡,一泻千里。

所以,这本书让我从头读起。

这是一本关于台湾现代民歌运动三十年通史一样的书籍,全书18万字,图片300余张。作者“重返61号公路”(又名公路)是曾任职中国《音乐生活报》的编辑记者,她自己的介绍说“早期受台湾文学,音乐的影响开始写作。”在我看来,她不仅受到影响,甚至痴迷狂热,执著持久,才会有如此精彩厚重的著作。

关于公路的这本书,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它的丰富庞杂,公路没有去过台湾,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但是她是一个情意充沛并且很有耐心及忍耐力的女子,好象她的笔名“公路”,有一种无尽遥远之感,而能够在无尽遥远的公路上长久跋涉,那颗心是恒久温暖并且坚强的。每一个读她的书的人,无论是台湾人还是大陆人,无论是音乐圈里圈外人,都会由衷惊叹,呵呵,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确,我也在心里感叹她的勤奋努力,她的确收集掌握了很多资料,有大量刻苦全面的阅读,并且不放过任何细节,而细节除了让这本书更为生动充实,更为丰富全面,也是一个人的品味。

当然面对庞杂资料也因此无可避免地显得不够取舍精当,有些琐碎零乱,可是后来我还是说服了自己,这是一本全面介绍性质的书,它难免有些铺陈罗列,对于绝大多数或者将来越来越多的读者而言,这样的荟集是难能可贵的,因为不会再有人可以做这样的事并且能做到公路这样的程度。而且每个热衷校园歌曲,台湾民谣的人心里知道,我们是喜欢那些细节的,那才是津津乐道的。

1970年代是台湾社会最动荡年代,也是台湾文艺思潮发展与反省的年代,民族意识与乡土意识觉醒的时代。1971年,台湾退出联合国。1978年,台美断交,后来陆续与日本等30多个国家断交。

公路的书中对于台湾现代民歌产生的历史原因提出分析。在这一历史时期,文艺思潮跟随社会思潮,当时的台湾人充满强烈失落感,于是努力创造属于自己的一切,在文学上引发乡土文学论战,在舞蹈上开创云门舞集,在音乐上就是现代民歌运动。

1975年,当时台湾大学生物学硕士杨弦发起的“现代民谣创作演唱会”在台北中山堂举行,谁也没有想到,一场长达十年的现代民歌运动就此拉开序幕。

自1975年以杨弦,韩正皓,吴楚楚等为代表的“中国现代民歌”,1976年以李双泽,胡德夫,杨祖珺为代表的“淡江的夏潮”,1977年以李建复,苏来,梁弘志,叶佳修,蔡琴,齐豫等为代表“校园歌曲”,台湾现代民歌经历了三十多年的梦想和转折,影响几代音乐人,成就华语流行音乐史上最重要篇章。

在这些理性分析的构架中,引人入胜的还是公路充满感情的铺陈叙述,让人感到极大触动和感慨的是那些人的那些事,在这场集体澎湃的青春岁月里,有一群至今还叫得出名字的充满理想主义情怀的音乐人,那些熟悉的名字,他们背后的故事竟然如此精彩。

比如杨弦,人们知道的他是温文尔雅,清清淡淡,唱改编自余光中的《乡愁四韵》的杨弦,可是,人们不知道他在台湾大学四年,研究所两年,研究助理三年,专业都是化学,生物,他从小父亲早逝,1982年,母亲逝世后,他就移居美国了,一个开创现代民歌的前驱人物,来到美国,花四年时间取得旧金山针灸大学“东方医学”博士,后自己成立一间名为“宝生”的保健食品公司,成为一名商人。

他和丁乃筠的柏拉图式爱情也十分与众不同,丁乃筠是赖声川太太丁乃竺的姐姐,是当时有名的美女兼才女,丁乃筠和杨弦始终保持恋人关系,一个在美国俄勒冈的深山潜修佛学,一个在加洲经营健康食品,这对爱人各自过着独居生活,有时候一起翻译灵修的书籍,见面,吃饭,聊天,每年只能两次,偶尔三次。不幸的是,在闭关14年之后,丁乃筠因为罹患癌症由美国飞回台湾,2003年的除夕之夜与世长辞。

三毛是我的年代最清丽浪漫的记忆,书中也记述了1985年,三毛,齐豫,潘越云合作的三毛个人自传音乐专辑《回声——三毛作品第15号》。我记不得自己听《七点钟》,《梦田》,《沙漠》,《今世》等等这些充满三毛个人风格的歌曲是在哪一年了,那些旋律,那些歌声,那些念白的声音和我曾经的阅读交织在一起,如今回想起来,只好含糊不清说一句“事隔多年”,记得三毛说过,她有两个好朋友,一个是天使,一个是埃及艳后,天使就是齐豫,埃及艳后则是潘越云,那时候,我还在年少,心里渴望的是成年女子之间丰盛绚烂可以相互映照的情谊,后来,三毛自溢,那些歌就成了我少年时代的“回声”。

这本书的好看就在于此,当你每一行读下去,那些熟悉的名字,熟悉的歌名,熟悉的歌词不断跳到你的眼前,不断刺激你的记忆和怀念,你说不清是兴奋,是忧伤,还是惆怅,塞满胸膛,让我试着写下一些我还能记得的歌名,《垄上行》,《在雨中》,《乡间小路》,《踏着夕阳归去》,我因此可以感觉自己心跳的速度,是不是同样地有许多过去的日子,日子里的容颜往事,跌跌撞撞扑回你的记忆,忍不住就会动容落泪。

“我来唱一支歌,古老的那首歌,你轻轻的唱,我慢慢的和,是否你还记得,过去的时光,那充满欢乐,闪亮的日子。”

最近新加坡正在举办一个“新谣再飞歌唱比赛”,让年龄在14至28岁的年轻人报名参加,听说反响十分热烈。

为配合这次比赛,主办机构在《联合早报》以每周一次的方式,报道当年新谣创作背后的故事和当年写词作曲的新谣人。

我差不多每期都看,很多人都不认识,毕竟不是在这块土地上从小长到大,可是那些被刊登出来的歌都熟悉,在我成长的岁月中,在记忆的某个角落,散落着那些熟悉的旋律和音符,今天才知道,他们不是来自台湾,而是来自新加坡。从时间上看来正是台湾现代民歌运动之后的余波荡漾。如台湾广播人陶晓清说“台湾民歌运动启蒙了原创精神,也因此带动了各地中文流行乐坛的发展。”1986年受台湾现代民歌运动影响,新加坡举办新谣节。

1994年,中国大地唱片推出音乐人黄晓茂制作的《校园民谣》,那时候我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听高晓松作词作曲的《白衣飘飘的年代》,那一年顾城死了,满城风雨,听老狼唱《同桌的你》,《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眼眶里竟一下子溢满泪水,大学校园里也许每个人都在踌躇满志未来的事业,广阔社会天地,可是工作几年之后,却觉得校园里才有属于自己的最完美的梦。

同一时期里还有艾敬,李春波的“城市民谣”,他们是我的同乡,他们那带着浓重北方口音的声音,让我对久别的故乡和永远的远方产生想象。这就是音乐神秘,不可知,绝对充满诱惑的力量。

而音乐来自哪里?重要的还是人,那样一些充满理想主义精神的曾经青春飞扬的人们。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我们,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回忆的青春”。


***   本文发表在台湾《艺文论坛》第四期


附件:
顶部
夜夜思君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56425
精华 0
积分 190
帖子 84
威望 106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0-2-2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6 13: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中南半岛 的帖子

写得很有条理,令我这个对校园民谣一无所知的人也增长了知识。
顶部
远近泉声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395
精华 3
积分 745
帖子 339
威望 406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5-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8 13: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不管乐坛流行什么,那些歌谣在我的心里,永远是最好听的。有时,不小心有几句撞到耳朵里,会突然被感动。




四围山色里   远近闻泉声http://www.sgwritings.com/1395

顶部
张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0675
精华 34
积分 3845
帖子 1586
威望 2248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9 12: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很感性的文字,很理性的分析。让我了解了你这一代的年轻的中国知识分子,是怎样成长的。邹路文笔特流畅,喜欢看你这类随想式的散文!




张挥的赶马调http://www.sgwritings.com/50675

顶部
森林歌者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2881
精华 1
积分 211
帖子 91
威望 11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8-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9 20: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中南半岛 的帖子

一直都很欣赏楼主的亦情亦理的“社会性”的思考与分析。
虽然是分析简介,也不将之理论化,反而以较感性的笔触,纵横四野,两岸里里外外的发展,作一个宏观的描述。




在森林,自由放歌

顶部
夜雪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46951
精华 0
积分 421
帖子 194
威望 226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9-8-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30 00: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半岛,您好!写得勤也写得好,笔走龙蛇,有气势!学习了!
顶部
凤凰木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54645
精华 0
积分 181
帖子 86
威望 95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0-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30 16: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中南半岛 的帖子

洋洋洒洒,自由无碍的创作,令人耳目一新。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7 00: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齐豫和潘越云都有着如同天籁的声音。回声是一种恫赫,它不停息的深入人心,要的不过是一个证明。

这是三毛的一生。幻想中的爱情,失去的爱情,真实存在过的爱情。一个为爱而流浪的女人,注定是为爱而生,为情而死。一颗透明而又坚强的心,装了多少的心事,谁也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爱,多少痛,谁也说不出来。她只能写。把她热爱着的生活,把她炽烈的爱,写在纸上。可是,在她的梦中,梦里花落又有谁知呢?我们看见的永远都只是那个风尘满面,马不停蹄的三毛;我们看到的永远都是那个敢爱敢恨的三毛。而属于她自己的那个三毛呢?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7 00: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转帖

三毛独白:故事还是得从我的少年时候说起……

《轨外》
胆小的孩子怕老师,那么怕,怕成逃亡的小兵,锁进都是书的墙壁,一定不肯,不肯,拿绿色的制服跟人比一比。哪家的孩子不上学,只有你自己自己最了解。啊……。出轨的日子,没年没月没有儿童节。小小的双手,怎么用力也解不开是个坏孩子的死结。

《谜》
当时实在年纪小,我的愁,我的苦,妈妈你不要以为它不是真的。而我是这么不明白,今生的起步,要等到什么时候。

想到书中那个逃学为读书的女孩,一幕一幕,仿佛我看到过,我经历过。羞耻和眼泪,没有声音的坟场。天地之间都只有她和书。并不是她的特立独性行,而是她的胆小。胆小的她于是就这样的逃走了。她怕得只愿意一个人。所有的故事都被她写在了《倾城》里。胆小的她,匪兵甲匪兵乙。

三毛:写到初恋,那幅灰暗厚重的幔子呼一下被刮去,爱的风雨如歌欢畅强烈的想我吹拂过来。只到这一刻,生命才显现出了意义和一切复杂的滋味。看到当时的实景——七点钟,你说七点钟?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看见那个急迫的女孩,我禁不住大笑起来——准时到就好了,早点去有什么用?初次约会在开往水的夜车上,那是一场旅程的开始,而我,就一直没有下过火车。

《七点钟(今生)》
今生就是那么地开始的,走过操场的青草地,走到你的面前,不能说一句话。拿起钢笔,在你的掌心写下七个数字,点一个头,然后狂奔而去。守住电话,就守住渡日如年的狂盼,铃声响起的时候,自己的声音那么急迫,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七点钟,你说七点钟,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明明站在你的面前,还是害怕这是一场梦。是真是幻是梦,是真是幻是梦。车厢里对面坐着,你的眼底,一个惊慌少女的倒影。火车一直往前去呀——我不愿意下车。不管它要带我到什么地方,我的车站在你身旁。是我——是你身旁。

三毛:你听过有什么结果的初恋吗?很少,是不是?是受着重挫走的,那么空空洞洞的一个人。走的时候,机场大厅里一遍一遍呼唤,呼唤没有航向的飞行者向着第三号登机口离去。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7 00: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转帖

《飞》
我不怕等待,你始终不说的答案,但是,行装理了,箱子扣了,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这是最后一夜了,面对面坐着没有终站的火车。明天要飞去,飞去,没有你的地方,没有你的地方。钥匙在你紧锁的心里,左手的机票右手的护照。是个谜,一个不想去解开的,不想去解开的谜。前程也许在遥远的地方,离别也许不会在机场。只要你,说出一个未来,我会是你的,这一切可以放弃。

三毛:一度,变成了不相信爱情的人。写这首歌的时候,一只翩翩然的蝴蝶。而蝴蝶,它们朝生暮死。非常偏爱这首歌,喜欢歌词里迷漫的雾,还有那一群无可无不可的蝴蝶。

《晓梦蝴蝶》
那夜的雨声,我还记得说了什么话——对你,却都已忘。晓梦里,漫天穿梭的彩蝶扑向枕边说,说,这就是朝生暮死。不,我不再记得什么,除了夜雨敲窗。爱情不是我房屋的信仰,只等待,等待时间给我一切的答案。


她注定了就是一个必须要拥有爱情的女人。从十三岁邂逅第一个心爱的人开始。她
爱,她沉溺在爱里,无法自拔。十三岁的时候,想去拥有一份十六岁的爱情。而十六岁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是一个生长在爱里的女人了。三毛总是讲一句话:“我不管这件事有没有结局,过程就是结局,让我尽情的去,一切后果,都是成长的经历,让我去——。”我佩服她对待爱情的勇气。虽然,她最终因为这一场恋爱而远走他乡,她走了,带走她那份初恋的快乐和痛苦。她宁愿选择逃避来结束一切。可是,我仍旧相信,如果她爱的他,能够再给她一点点勇气,她依然可以留下来独自面对一切。只是,她走了。那些记忆,永远无法遗忘。


三毛:其实,沙漠真正的美,还是因为那些隐藏的水井。

三毛独白:后来,我又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于是,我走了,走到沙漠里头去,也不是去找爱情。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一种前世的乡愁吧。

《沙漠》
前世的乡愁,铺展在眼前啊——一匹黄沙万丈的布。当我当我,被这天地玄黄牢牢捆住。漂流的心,在这里慢慢慢慢一同落尘。呼啸长空的风,掷去了不回的路。大地就是这么交出了它的秘密。那时,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沙漠化为一口水井,井里面,一双水的眼睛,荡出一抹微笑。

三毛:每听这首歌,齐豫的眼里总也浮着一片水。我没有像她一样。听到第七遍,那一个转折出现,说:“不是跟你说过二次了吗?是我你的——天——使……。”这才动容的恸哭起来。以后,就没敢再去听这首歌。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7 00: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转帖

《今世》
听不见狂吹的风沙里,在说什么古老的故事。那一年,那三个月,又一次地老天荒。花又开了,花开成海,海又升起,让水淹没。你来了来了,一场生生世世的约会,我不再单独走过秋天。不是跟你说过三次了吗?我是你的天使。不在你身旁的时候,不可以不可以跟永恒去拔河。你忘了忘了忘了忘了,那一次又一次水边的泪与盼,你忘了岸边等你回家的女人。日已尽,潮水已去,皓月当空的夜晚,交出了,再不能看我,再不能说话的你。同一条手帕,擦你的血拭我的泪。要这样跟你,血泪交融,一如万年前的初夜。

三毛:总是这样的——一种呜咽的调子夜深人静的时候缓缓在漆黑的长空掠过。没有黎明的长夜啊,白花一朵一朵悄悄在墙角开放。那么多年,花也爬上了发鬓,而日子,总得过下去。过得了一夜,就过得了第二夜。这种岁月其实不难,就是慢了。

三毛独白:许多个夜晚,我躺在床上,住在一栋海边的房子里,总是听见晚上的风带着一种呜咽的声音,刮过我的窗口。我坐在那个地方,突然发觉,我原来已经没有家了,是一个人。每一个晚上我坐在那里等待黎明,那时候,我总以为这样的日子是过不下去了。

《孀》
月季花慢慢爬墙,青苔也比它快了。点点白花,是我永不移的星星。许多年了,夜总也不能过去。啊,等待是织布机上的银河。织啊织啊,织出渡河的小船。总有人来,来问我的婚期,我说,织完了,这又要开一朵。又一朵,又一朵,一朵又一朵……才是时候。


总以为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她的确坚强。可是,她这颗水晶的心,又能够有谁来帮她捧在掌心里,含在嘴里呢?失去了那么多才得到的幸福,原来也是这么不堪一击的破碎了。他走了,却把她一个人留下了。她以后的日子将要如何独自去面对呢?时间停留在他们的房子里,停留在她美好的记忆里。可是,她知道,他永远的走了。
我总是在想,她最爱的人到底是哪一个呢?她传奇的一生中,有这么多的人,来了又走了。她跟随荷西走到沙漠里,而她的心原本已经是一匹黄沙,而这个男人是沙漠里的一片绿洲一眼泉。绿洲没有了,泉眼灭了,那沙漠也只能永远的是沙漠了。她又重新回到了沙漠里,回到了死寂里。他带走的,不仅仅是沙漠里的一片绿洲,一眼泉水,他带走了整片沙漠里唯一的生气。于是,一切都死了,她的心也死了。那岁月不难,就是慢了。


三毛:一直告诉自己,如果能够再活一次,天上的繁星不会总是挂在北天寒冷的地方。星星们总也挤在天的一角,即使一再跟自己说,如果再跨出一步,可以看见温暖的南十字星。而我不能。写这首歌的时候,只想到一条蛇,那条可以将我送到彼岸的蛇。

《说给自己听》
让我说给你听吧。但愿——醒来已不在这个世界。去了去了,不带走一支发夹,明天的星星,不是挂在这一边。让我再说给你听吧。从来,知路的候鸟不迷航。去吧去吧,不要带任何心情,明天的星星,四面八方。让我再说给你听吧。让我再说给你听吧。从来,知路的候鸟不迷航。去吧去吧,不要带任何心情,明天的星星,四面八方。让我再说给你听吧。让我再说给你听吧。

三毛:远方是什么?是醒来时发觉星星四面八方。是脱去了一层又一层的束缚,身至心到的境界。我的心灵,这才如同空气一般真正自由了。

三毛独白:常常我跟自己说,到底远方是什么东西?然后我听见我自己回答,说,远方是你这一生现在最渴望的东西,就是——自由。很远很远的,一种像空气一样的自由。在那个时候开始,我发觉,我一点一点的脱去了,束缚我生命的一切不需要的东西。在那个时候,海角天涯。只要我心里想到,我就可以去。我的自由终于可以在这个时候来到了。

《远方》
远方有多远,请你请你,告诉我。到天涯,到海角,算不算远。问一问你的心,只要它答应,没有地方是到不了的。那么远。
顶部
中南半岛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358
精华 51
积分 6829
帖子 2857
威望 3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1-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7 00: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转帖

三毛:这是现在的梦,想一片田,不要太大,那么方方的一亩也就够了。想着想着,掌心中涌出满满的种子,而我,很想把它们全种下去,去享受那农夫看见新芽的心情。

《梦田》
每个人心里一亩田,一亩田。每个人心里一个,一颗梦。一颗啊,一颗种子,是我心里的一亩田。用它来种什么,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开尽梨花吹又来。年是我心里一亩一亩田,那是我心里一个不醒的梦。


她仍旧期待过。我相信。可我更相信,她最终的选择是最好的。她曾经说过:“如果选择了自己结束生命的这条路,你们也要想得明白,因为在我,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她只是渴望幸福,渴望在梦中看见开尽梨花吹又来的春天。煎熬的不是岁月,而是她那颗已经抵达了彼岸的心。她写过,她写:“许多个夜晚,许多次午夜梦回的时候,我躲在黑暗里,思念荷西几成疯狂,相思,像虫一样的慢慢啃着我的身体,直到我成为一个空空茫茫的大洞。夜是那样的长,那么的黑,窗外的雨,是我心里的泪,永远没有滴完的一天。”她也写:我总是在想荷西,总是又在心头里自言自语:“感谢上天,今日活着的是我,痛着的也是我,如果叫荷西来忍受这一分又一分钟的长夜,那我是万万不肯的。幸好这些都没有轮到他,要是他
像我这样的活下去,那么我拚了命也要跟上帝争了回来换他。”她心里的痛是几分,恨是几分,没有人知道。走了,好些。由她一路明日天涯,由她渡去彼岸寻找幸福。
顶部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4-7 22: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2 中南半岛 的帖子

那些  闪亮的日子。

就是这样的读着,看着,就感动到不可收拾。

罗大佑。

齐豫

三毛

很多的经典的老歌

说起回声。

久违的三毛。

有人说,其实三毛幼稚。而我想,她至少让我们知道  有这样的一位女子,这样的生活过。

不止是一把黄沙的梦想,一棵梦中的橄榄树。

她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就那样的循着去了,去找自己。

就算最后终于迷失在寻找的路上,而她 曾那么勇敢的走在  自己的路上。。。。。。

又想起滚滚红尘,想起三毛凄楚的麻花辫,寥落的笑容。

记取她的,不止是城市的历史,还有我们每每想起都会再感动一次的记忆。

而谁的明日,不是天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25 02:3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69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