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9 12: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方修灵堂

方修灵堂(2010年3月9日)
● 陈伦新

铜锣  唢呐  诵经  木鱼敲打
--这一切都不需要

四方悼文挂满灵堂
他祥和脸上带着微笑

灵柩前摆满他一生的著作
帐篷下聚集他的新知旧好

缕缕无形的香火
在我们心中缭绕

我们仰望他的高大
我们低头向他凭吊

我们列队让他检阅
背囊里的诗是弹药

杂文不是等闲的匕首
小说和评论是枪是炮

我们祝福他一路走好
也许声音太微弱太小

他抬起左手附耳聆听:
频频点头回应他知道

所有汗水和奉献都化作肥料(注)
文化沙漠一定能长出野草

鲁迅  仿佛远远向他招手
他似乎越走越近了

(注)“方修文学基金”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9 12: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永远的遗憾

永远的遗憾(2010年3月9日)
● 网雷

  犹记得在2002年2月9日方修先生80岁生日的祝寿宴会上,当听到吴老在讲话中发出“80岁不算太老”的豪言后,我便与他相约在2012年2月9日庆祝他的90大寿。

  转瞬过了八年,原以为有把握实现这个相约,谁知吴老于3月4日溘然病逝,90大寿的十年之约化为泡影,成了永远的遗憾。

  80岁生日时吴老能够自己步行进入会场,健康还不太差。过不久他爬上梯子到书架取书,失足重重摔了一交,右手折断,从此健康越来越差,深居简出,八年来他坐着轮椅公开露面只有下列寥寥几次:

  2005年1月15日“方修文学生涯60年”庆祝会;

  2007年10月21日热带文学艺术俱乐部10周年会庆晚宴;

  2008年3月8日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的“向方修致敬”文学盛会;

  2008年11月22日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颁给他的“南洋华文文学奖”颁奖礼,这是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每次去探访吴老,总觉得他依然记忆力强,思路清晰。我走近他面前,高声问道:

  “吴老,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不假思索地答道:

  “网雷啊!”

  近几个月来吴老健康日益恶化,频繁进出医院。3月3日下午接到他病危的消息,我们立即赶到陈笃生医院,只见病床上的吴老没有睁开眼睛,不能讲话,靠吸氧气频频喘大气,见此情景令人心里难过,这是见到的吴老的最后一面。

  方修先生走了,耳畔仍响起他说过的话:

  “一个文学工作者,只要做人正直,对事业真诚,有正义感,有向上心,言行正常,则无论搞什么--创作也好,研究也行,总是不会太离谱。”

  方修先生走了,遗爱人间,他把“南洋华文文学奖”4万元奖金慷慨捐出来充作首笔基金,由热带文学艺术俱乐部设立的“方修文学奖”将在今年内启动。

  方修先生走了,但人们没有忘记他,由马来西亚知名作家甄供撰写的《方修传》,也将在今年内面世。

  方修先生--一颗璀璨的文星陨落了,但光芒永留文坛,后来人将沿着他走过的崎岖的文艺道路继续前进!

  最后,让我引用长河兄撰写的挽联作为本文的结束:

    文园筚路蓝缕,钩沉纂史编书,丹心慧眼明真伪;

    楼室烟炉长夜,挥笔赋诗议论,伟绩丰功著翰林。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9 12: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道路

道路(2010年3月9日)
● 王涛(马来西亚)

北上的道路  阳光灿烂
在遥远的乡镇
在校园讲堂
学生们
以诗的铿锵
等待我
渴望
聆听
    诗的技巧

南下的道路  黑夜漭漭
我仰望苍穹
啊  在长堤那方的
巨星
    已陨落

不  不
我心里最明亮的星星
永不陨落
它闪烁
闪烁在每个人的心中

我要飞越长堤
以铿锵的诗
献给您

告诉您
在马华文学阵地
我们
升起了
    您光辉的旗帜

(后记):3月4日,我和诗人吴岸从吉隆坡北上往霹雳州曼绒县出席在南华独中举办的吴岸主讲《诗歌创作技巧》讲座会,途中惊悉方修先生病逝,我们在讲座后乘夜快车南下新加坡,参加方老的葬礼。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9 12: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他把风范留下

他把风范留下(2010年3月9日)
● 爱薇(马来西亚)

  “方修先生走了!”

  五号早上,接到一位文友的电话通知。意料之外,也是在意料之中。因为每次到新加坡,总是会抽出时间来探望老人家,发觉这位受人敬重的资深文史家、作家的健康,似乎一次比一次差,唯一不变的是他超强的记性。

  我与方修先生接触最为密切的是在80年代的中、末期。当时本身任职于素有“民间教育部”之称的董总。考试局为了加强年青一代对马华文学的认识,决定在高中统考的华文试题中,加入一些有关的考题。经过多方考量,最后选定了方修先生所编著的几本书,其中包括《马华文学简史》、《马华文学史初稿》,以及战前、战后的8本文集,作为学生必读的参考书。

  由于这些书出版已有一段时间,方修先生认为必须重新修订、重印、再版,并将与先生接洽、沟通的任务交给了我。于是我与先生的频繁交往,由此打开了序幕。

  我们之间,除了书信往来,电话联络之外,必要时候,还得亲自前来新加坡,与先生面对面讨论、商量和斟酌。

  通过这段期间的工作接触,我为先生的认真态度,严谨的治学精神,深深折服了,并视为典范。

  当然,先生对新马华文文学最大的贡献,是在没有借助科技(电脑)辅助,没有任何助理,缺乏资源的条件下,以“土法炼钢”的不懈精神,完成了那一套(十本)的马华新文学大系,为后来的新马华文文学研究者,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这是新马华文文学史上不朽的“工程”。

  如今,斯人已矣,却为后人留下珍留的风范,为人称颂。

  方修先生,一路走好!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夜夜思君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56425
精华 0
积分 190
帖子 84
威望 106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10-2-2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9 21: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44 承璋 的帖子

难得楼主费那么大的心思,把文艺城悼念方修先生的文章转贴,谢谢。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9 23:3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代文化巨人走了,留给我们的是丰富的文化遗产,让我们追循方修先生的脚步,把华文文学继续下去!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0 22:4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深深哀悼

2月8日一群文友到方修寓所为他庆祝88岁大寿,没料竟是最后一次的庆生。

为这位备受敬崇的文学界老前辈的离去深深哀悼!

[ 本帖最后由 林子 于 2010-3-10 22:46 编辑 ]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2 10: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文学薪火誓要传承!(2010年3月12日)
--敬悼方修前辈
● 向原

方老  方老  您安息哟一路走好!
您已实现去年底文友的一大祝愿
--度过今年2月9 日的88岁难忘寿辰
纵有未了遗愿后继者将会尽力完成

肃穆的灵堂屏除了焚香烛的凡俗
换成故旧衷心撰写的悼文和挽联
灵前摆齐您留下的毕生丰硕著述
四方前来的文友亲朋--鞠躬悼念

文教界缅怀您的重友情和治学认真
报界老友不忘您的讲义气和助人善心
文艺界景仰您的披荆斩棘钩沉纂史的慧眼
还有亲自执笔议论赋诗的带头引领

生前您以“辨伪存真是准绳”严正观点(注1)
日夜“从大量纸堆里批沙拣金”(注2)
投入整个生命开拓新马华文文学史荒地
牺牲健康铸就六十年集和战前战后大系……

乌云蔽日别有居心者悖论连连
说马华文学是“中国的后殖民文学”
您以坚实的文学作品和明确史实为证
阐明它虽受中国新文学哺育却自力更生

趋炎附势见利忘义者善于涂脂抹粉
您立场坚定寂寞孤灯默默摆渡
誓为前人后世做交代完成时代使命
让心血结晶升华为一部部经典巨著

相轻的文人藐视别人的笔耕成果
顾忌后起之秀青出于蓝超越自己
您时时激励文友提携许多后进
协助编纂写序出书或推介发表园地

怨恨华文的那一群只求读本浅之又浅
有些更为避开母语移居纯英语地区
您说忽视本族文化会失去民族灵魂
新马华文文学史是南来华族血泪奋斗史

文史先驱新马第一人  高风亮节著作等身
您却淡泊名利锲而不舍至耄耋之年
虽然各种奖项从不曾眷顾您一直坦然
最后八年百病缠身您仍以口述坚持著作理念

“慕良直,对千秋百代,识者公评”(注三)
前年11月22日这个非凡的日子
首届“南洋华文文学奖”终有幸颁予--
一生殚精竭虑成绩斐然暮年困坐轮椅的您

您还谦和地说:“很惭愧,自己做得不够”
在热烈的掌声过后您郑重明申
悉数把4万奖金捐出设立“方修文学奖”
再次凸显您的无私胸襟和推动文学的苦心

方老  方老  您宽慰哟一路走好!
您的做人气度和治学精神是学习典范
您的严正观点和著述理念是夜航导向
您的文学薪火后人誓要维护承传

(注1):见方修《沁园春。感怀》
(注2):见方修《文艺通讯》
(注3):见方修《沁园春。感怀》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2 10: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三月四日这一天(2010年3月12日)
--悼方修
● 吴岸(马来西亚)

就在这一天
为赶赴一场诗的约会
我飞越茫茫的南中国海
半岛的孩子们
正殷切等待你的到来
青年诗人王涛
在电话中
频频催促

就在这一天
携带着方修传记的打字稿
我飞抵炎热似火的吉隆坡
方老的爱将甄供
为早日完成撰写的心愿
正废寝忘食
披星戴月

就在这一天
在奔赴约会的途中
骤然一阵风雨
夹着隐隐的雷鸣--
我们敬爱的方修先生
离开我们了
远方传来的是川坡沉痛的声音
在沉默的哀痛中
我们停止了脚步
不要难过
王涛说
远方的孩子们
此刻正等着我们呢
让我们继续赶路吧

我们风雨兼程
跋涉在马华文学崎岖路上
年轻诗人呵
正等待着我们的孩子们
就由你去开导吧
我说
如果方老有知
他一定很高兴……

就在这一天

(作者是马国砂拉越诗人,在方修追悼会朗读此诗。)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7 01: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敬悼方修--黄枝连

敬悼方修  (10-03-2010)  黄枝连
--纪念东亚历史发展的一位“另类文化人”
原载联合早报副刊《文艺城》

(一)
    吴之光兄(笔名方修)是我的亦师亦友,良师益友。1968年夏至1971年冬,我在新加坡南洋大学历史学系和马来语文学系能愉快地度过3年8个月的教研生涯,同方修的交往和得到他的扶持,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当然,扶持我者,协助我者也包括其他友好,还有我的一些学生。

    那时,他在星洲日报当编辑,又在新加坡大学中文系兼职,教授“马华文学史”的课程;因此,我在“东南亚华人史”的教学与研究及撰述上,有不少资料和观点是从他那里取得的。

    记得,那时,我常在国家图书馆及其隔壁的新加坡博物馆看资料,参考许多19世纪在英国出版的报刊和地图以及文献,撰写有关莱佛士“发现新加坡”的论文(此文将纳入我年内出版的《东亚发展的典范转移》论文集中)。原来,“发现新加坡”后,英国人立即北上,在珠江口伶仃洋进行勘探;十几二十年后,便“发现香港”……是大英帝国--大不列颠文明向中华帝国--中华文明进攻的开始。

    那时,中午时分,方修开车到 Stamford Road 那里接我,然后,带我去吃潮州菜。有时,遇上他不上班,便到他家去,由吴太太做潮州菜招待客人。后来,国驹兄从英国回到南大物理系教书,便是常搭他的顺风车入城参加群英会,使我精神物质双丰收呢。

    因为方修,我也常到新大图书馆和中文系参加活动。在系里见过林徐典、林崇椰以及后来到那里做访问学人的港大中文系教师饶宗颐等学者。当时东南亚研究所和东亚研究所都还未成立,也没有什么“中国研究”和“华人研究”。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7 01: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敬悼方修之二

(二)
    他是星洲日报的资深编辑,是黄思老总的莫逆之交,因此,他可以大量地发表我的文章。1970年1月,我去伦敦南部参加一个中国研讨会,提出了一篇毛泽东思想中的群众路线论文,后来,它还受到曹聚仁的好评。

    那次西行,我顺便到英国、瑞士、西德、印度多地旅游,回新加坡后,写了10篇关于东西关系和中印现代化比较的、借题发挥的游记;便是在星洲日报星期刊逐一披露。后来由山元兄介绍,交给万里出版社,以《从东方到西方:印欧一月行》印行,前后印了两版。

    其后,我的《马华社会史导论》(1971年)和《马华历史调查研究绪编》(1972年),有不少篇章都在方修主持的副刊上发表过。

    现在重温旧作,觉得那些多是不成熟的作品;套用中共的说法,都有极“左”之嫌;但,这正显示方修扶植年青学人的热诚,是值得赞赏的。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鼓励并坚持我把《新加坡华族村史调查研究》和《新加坡华族行业史调查研究》的29份报告,不厌其烦地择其优者,进行订正,交给星洲日报星期刊《文化》版长期连载;后来,都由郭史翼君主编的,南洋书局出版的《南洋文摘》收录,现在仍可查阅得到。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7 01: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敬悼方修之三

(三)

    记忆犹新的是,1971年春节,年初二那天上午,我在南大宿舍吉打楼前整理花草,见到他开车进来。他说,要推荐我给黄思老总,参加星洲日报社论的写作班子。

    原来,南洋商报展开攻势,进行改组,把政论大家李星可挖了过去,空缺需要人填补--李星可的美国两党政治和民主政治是“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的妙喻,我还不时引用。

    星洲日报社论阵容新的安排是:郭史翼兄每周写三篇国际评论,黄彬华兄兼写两篇,星期二及星期四两篇便由我执笔,主题是内部事务。

    初生之犊不畏虎,我当然受宠若惊,走马上任。每次下午三四点由南大乘170巴士到柔佛街,再“打的”去报社,写到七八点,吃完大锅饭便离开,因此很少和方修碰头。因为他的工作时间是从晚上九时许至凌晨两三点。后来,社论由黄彬华兄和卓南生兄接手,成为杰出的评论员。

    我去写社论,可能同11个月后被驱逐出境有直接的关系。

    1972年元旦,我重返香港,这38年来便无缘再与方修相会,也没有直接的连络。那时,他在一些文章中借题发挥,谈到我的遭遇似乎很内疚,以为如果他不约我写社论,我便不至于遭遇“下逐客令”,“落荒而逃”的。

    其实,我的这个遭遇是源自我在哈佛大学读书时患上的“左倾幼稚病”,还有同风头太健,枪打出头鸟有关,而不关他的事。

    那时,反越战和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处于高潮,交相冲激,波澜壮阔,对许多东西方学人和学生都有冲击,美国、日本、墨西哥及西德的学生,是其佼佼者,香港的知识分子也开始被波及。

    我们既然骑上浪头,被巨浪打上岸,搁浅了,也就得敢作敢当,自作自受。除了太太(PW)和女婴(YT)首当其冲,给她们带来不方便之外,不算是什么大灾难,因此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怨天尤人。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7 01: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敬悼方修之四

(四)

    方修主编的《马华新文学大系》是我的珍贵藏书。10前,我离开浸会大学,从办公室和宿舍搬走时,先后丢弃了三四千本书;上个月春节前搞大扫除,又丢掉了三四百本书。但,每次重整存书,都把吴之光兄主编的,由星洲世界书局有限公司编印的《马华新文学大系》10大本书保留下来。我记得,他是每收到一批新书,便带一本来给我,上面有“编者敬赠”的娟秀工整的亲笔题字,今日还在闪闪生光,向我问好。

    接到山元兄传达的方修于3月4日逝世的恶耗后,又把它们搬下来,摆在桌面上,逐本翻阅其《导言》。不晓得这些书本知道它们的“催生者”也同它们那样,都走向了未来--都进入了历史吗?

    昨晚,我把各卷的《导言》浏览了一遍。认为,虽然方修只做了整理的工夫,未及进行分析研究,亦未能形成一家之论,但,不必强求,因为,他到底不是院校的学者;而他花了十年八载的时间,把散布在各处的资料找出来,“范围而化之”,成千篇文章,集中在一起,又“吾道一以贯之”,按主题,逐本地编排出来,这些功夫已经显示一位文化人的学问工夫--学者本质了!把各种资料和观点,客观地整理并系统地保留下来,已是他对学术和文化的一大贡献了。

    比如,《大系》中有不少谭云山的诗和散文,我应该问谭中教授,看过它们吗?(按:谭云山是毛主席的同乡和同学,他南下,在马来西亚教书和发展。谭中出生于柔佛峇株巴辖,被送回乡教养。谭云山后移居印度,在那里发展,成为泰戈尔的同事。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访印,他是华人华侨的代表者。后来,谭中和黄绮淑伉俪也成为印中关系的参与者与贡献者,1980至1990年代,由他们安排,我访问印度三次,而许多中国大西南社会科学工作者的印度之旅也相继成事。他们晚年因儿孙而移居芝加哥,我介绍他们给《联合早报》的林任君老总和香港《镜报》的林文老总,以及《中国评论》的周建闽老总。

    最近,我在探讨所谓“亚洲三大国”(印度、印尼、中国)的“和平崛起”的课题,发现《马华新文学大系》中的许多作品可以重新阅读。

    当年,我在撰写《东南亚华人社会史导论:探索走向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和东南亚的关系》(1992年)的上篇《南洋华人华侨的援华抗日运动》时,便用了《大系》中的大量资料与众多观点。(1972-1973年,我在东京亚细亚经济研究所(IDE)当海外客座研究员时,曾介绍此文。因此,IDE有一个油印本。

    可以预期,方修主编的这套马华文学资料大全,在各大图书馆里,还要屹立在那里,为马华文学站岗。我在想,问王国强社长,在我完成计划中的华人华侨两本论文集的整理后,把它转送给澳门大学图书馆。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7 01: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敬悼方修之五

(五)

    实际上,马华文学的发展有其普遍性。过去一二十年和最近的一两年,这套书的一些篇章和观点,对我的“中国研究-台湾研究-华人研究”及“东南亚研究”,都还在发挥作用。

    比如,第一集“理论批评”有关的议论评论,围绕所谓的“南洋色彩”、“侨民文学”、“马来亚本位”、“中国题材”、“抗战文艺”、“抗日卫马”、以及“侨民意识-中国意识”……有关义理的探索,对我1990年代参加台北夏潮基金会有关“中国意识-台湾意识”的研讨会,风马牛可以相及。利用连横《台湾通史》,我探索台湾发展-两岸关系-中华意识,从中找到了许多思绪。

    再者,这两三年来,我在探讨印尼华族的未来发展,撰述《在弩山达拉的明天:走进第三个千年的印尼华族与中国发展的关系型态论》一样,这套《马华新文学大系》也有帮助,因为里面有不少作品及于印尼的华人华侨和荷印统治,有些作者实际上是荷属东印度及印尼的华人华侨。

    因此,我本来想,今年,如果,我和澳门大学出版社谈判中的两本华人华侨的论文集可以出版,要找方修撰序,现在已不可能以此向他表示敬意了。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7 01: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敬悼方修之六

(六)

    方修是一位有性格有风骨的文化人。他是一位坚强的新闻工作者,一位杰出的评论家,一位多产的作家,一位大学讲师。他的《大系》和他的一生反映了大时代。

    《大系》中纳入的几百篇马华文学,记录的其实都是19世纪以来东南亚人民、东南亚华人华侨、中国及其人民在殖民帝国主义及冷战系统下的苦难和奋斗。

    近年来,我援用澳门历史学家吴志良博士的一个论点,以葡人东来及其对马六甲王朝的消灭(1512年)而不是鸦片战争(1838年)为中国和东亚近现代史的开始,那是东西关系的以“西方主义”为其典范的“第一个500年”,那么“港澳的回归--一国两制”的开张大吉,便是“后西方主义”的,“范式转移-体制创新”的“第二个500年”的开始。过去两三年,我在澳门大学整理以“典范转移-体制创新”为主题的“华夏体系研究丛书”的六七十篇论文,便以此“两个500年”论,对“历史-现实-未来”的来龙去脉,取得突破,更了然于心。

    可以说,进入新千年新世纪,东南亚的人民与国家,东南亚的华人华侨,新中国及中国人,以致于东亚和亚洲各地的人民,在“典范转移-体制创新”上,都已嬴得了史无前例的,自主-自尊-自信的地位与能力及机遇,可以鸿图大展;而所谓“中国因素-中国发展-中国崛起-中华范式”,不过是其一隅。

    方修在这个时候逝世,他不一定意识及此;但他完全可以感到安慰:对那“上一个500年”的结束和这“下一个500年”的开展的事业上,不管是伟大还是渺小,他已然是一位呐喊者,是一位参与者,是一位贡献者。

    今天的人知道有其人,明天的人也会知道有斯人的!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7 01: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黄枝连教授,现任香港亚太二十一学会(AP21)会长。1968年至1971年,他曾在南洋大学任教,带领修课学生进行关于东南亚华人研究的调查研究,他在这方面的著作包括《马华社会史导论》(1971年)、《马华历史调查研究绪论》(1972年)。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张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50675
精华 34
积分 3845
帖子 1586
威望 2248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9-10-2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19 22: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怀鹰让我有机会从中国回来之后阅读到这些纪念方修先生的纪念文章、诗歌、悼文等。吴老与我的启蒙老师以今先生是好朋友。以今在1966年因病去世时,是吴老替他收集出版《迎春小唱》这本纪念文集的。书后有吴老的编后话。现在他们可以在天堂安息了!向吴老致哀!




张挥的赶马调http://www.sgwritings.com/50675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0 00: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57 zhanghui 的帖子

老朋友相聚,也是一种幸福,又可以谈诗论文,他们只不过比我们早走一步。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0 00: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另一种勉励(2010年3月19日)

另一种勉励(2010年3月19日)
● 蔡欣

        关于方修的《马华新文学大系》、《马华新文学简史》、《战后马华文学史初稿》等编著,这些年来已有多人论及。此处也就不赘了。我倒很想谈谈他的“副业”(对比其文史巨著而言:无任何不敬之意)——不妨从其随笔谈起。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方修常在星州日报撰写文艺随笔(记得很多是“连载”于《星洲漫步》上)。这些随笔我一向爱读。方修深受鲁迅影响是不争的事实——他担任新加坡大学中文系兼职讲师时就有一门课讲鲁迅——,但他这些或写人、或记事的随笔,却往往从容自在,娓娓而谈,于人于事虽偶有针砭,也绝非“匕首投枪”。或者是内容大多为谈文论艺的缘故吧。
  方修写鲁迅也好,写周作人也好,写许世瑛也好,处处可见作者阅读之广与治学之深。文笔在同时代作者中更鲜有人能与之颉颃。

  这些文字见报时我篇篇不放过。但几十年来,在脑子里挥之不去的倒不是他写文人的掌故——尽管我也爱读诸如《谈黎烈文》、《章士钊、严复、章太炎》或《藤野先生的晚年》等文——,而是他写“弃笔从商”的老同事戴益美(戴是方修任职联邦某报馆时的同事)那篇文字:《纪念旧同事戴益美先生》。

  之所以如此,是由于我对戴益美这人有点“兴趣”:因为他在米行任总经理时,先父是店里的“财副”(书记)。父亲失业许多年,四十七岁才觅得此职。除了靠人引荐之外,也靠他写得一手“康体书法”:他常说戴很欣赏他的字。父亲退休那年戴益美已然作古。

    方修回忆自己将新书送给已是商界名人的戴益美时,戴所说的那句话,对我的“启迪”更是不少。《纪念》文中生动地描述——“他瞥了一下书的封面(难得还肯“瞥了一下书的封面”),就把它放在一旁,同时发表一句批评:‘这也算是一种进步!’说着,见我没搭腔,又认真地重复一次:‘这也算是一种进步,不是吗?’”

    当年读至此处,心中不禁一凉:这是“务实”巨贾对“务虚”文人的“评价”么?令我佩服的是作者心平气和的“反应”:“这真是一句最不客气,也最为中肯的话。”

    这些年来我常以戴语自我“勉励”——不退步,也庶几无愧矣。

        先生辞世了。一生孜孜不倦从事马华新文学研究,联合早报执行级记者张曦娜在报道中称之为“新马文史家第一人”:他绝对当之无愧。

    对于方修的文艺观,新马华文作家可能不尽赞同;但对他热爱文艺、献身文艺的精神,我想,文艺圈内任何人都会为之肃然起敬。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承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0947
精华 3
积分 1256
帖子 578
威望 67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3-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3-23 12: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他是我敬爱的老师
(2010-03-23)
    在这漫长的岁月里,从未听过他出国游山玩水,我想他的闲情逸致已化为浓浓的血汗,点点滴滴挥洒在他的著作或纂编的百余书本上。
/宋雅/

      两年前11月间,新马著名文史学家、作家方修先生荣获文学大奖,这是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颁发的,奖金4万新元。方老将这笔奖金悉数捐出作为文学基金,目前这基金已筹得18万元,据悉,今年内将正式成立方修文学奖,纪念方修对新马华文文学的贡献,并作为奖励青年创作出版费。这项义举获得文艺界赞赏与支持。

  方修原名吴之光,是资深老报人。他从1951至1978年退休为止,在星洲日报当编辑,辛勤劳累干了27年。其实,在战前与和平后初期,他已在马来亚多家日报任职。他的青春岁月多半奉献予新闻工作,另一半是为发扬新马的华文文学而默默耕耘。

  1950年,他在后港新民学校执教,是我的级任老师。他在新民教学时极受学生爱戴尊敬。他待学生犹如弟妹,态度温和,教学方法又独创一格,讲课时生动而不刻板,同学们兴味无穷。有关这方面,我在拙作《我敬爱的老师方修》(见方然、黄今英合编的《方修印象记》一书)有较详细描述,就不再说了。

  从报上获悉他荣获文学大奖,当天早上我拨电祝贺他。他谦虚回应:“那也不算什么。”大概他的听觉不太灵敏,或且他的电话有毛病,我就不再多说,请他的妻姨淑鸾接电话,淑鸾是我就读新民时的同学。

  我告诉她:我太失礼了,没法亲自拜访吴老师,因为我近十年来百病丛生,几度进出医院,最糟的是脊椎骨有毛病,动手术后并未康复,不良于行,侥幸不必坐轮椅。此外,我左脑微血管略微阻塞,在嘈杂场所偶尔会晕眩,所以实在无法去探访吴老师。我请淑鸾转告吴老师。我想他一定会体谅我的。

  未能登门拜访吴老师,我深感内疚,这内疚犹如阴影永留心中,挥之不去。因为他是我敬爱的老师,而且是我学习文艺写作的“发动机”。是他启发我热衷于学习文艺写作。
文艺界朋友称我为“资深作家”,如果我真的是作家,那么这“家”之所以成立,吴老师的教诲及提携,功不可没。

  我举一个实例来说:上世纪50年代末,我写了一篇近10万字的小说,呈送吴老师指教。他在百忙之中,竟不惜耗费心思时间,详细阅读。过些时候我去拜访他,他送还文稿,夹带激励的语气说:“这部小说还有一些可取之处。”我心里揣测,拙作一定写得很烂,但是吴老师一句“还有一些可取之处”,却给我莫大鼓励,也给我带来信心。于是,我回家后详阅原稿,寻觅那一些“可取之处”,在这篇10万字小说中撷取部分情节,写了一个短篇小说《呵,我是青年了!》。




御风而行,驾雨而游,来去坦荡荡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9 11:0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615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