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yelunp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93
精华 5
积分 2980
帖子 1438
威望 153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29 00: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小女阿洁

  两年前,一个阳光很明媚的春天,一个让人觉得朝气蓬勃很想发奋向上能够大干一番事业的春天,才读小学六年级的阿洁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与身边的妈妈展开了生平以来最严肃的一场谈话。
      妈妈爱昵地拍了拍她头问:阿洁,你念书要念到什么时候呢?
      阿洁不加思索地回答说,我要念到大学毕业。
      妈妈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又问道:你有没有想过要读什么大学?
      阿洁瞪大了眼睛,圆圆的脸庞上露出了不明白的神情。
      妈妈耐心地启发说,我是问你有没有想过去北京读大学,比方说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
      阿洁摇了头,诚实地回答说我没有想过。阿洁说完这话偷偷地抿着嘴笑了,阿洁从来只是在家门口的人民小学读书,那里有着与她一同拖着鼻涕长大的小伙伴儿。
      妈妈接着又问,那么上海呢,又没有想过去上海读复旦大学或是同济大学?
      阿洁又摇了摇头,加上了一脸的迷茫,她对复旦和同济都很陌生。
      妈妈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又点了点头。那一时间她似乎想说些什么可是却没有说出口。当时的阿洁根本就不明白,就那短短的几句话让她那以往平静如水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变化。阿洁那时真是年幼无知,她开开心心地依在妈妈的身边,还高高地翘起了臭臭的脚丫,骄傲地问道:妈妈,我要过生日了,你送我什么礼物呀?
      妈妈的礼物是一本护照。十二岁生日过了才十天,阿洁手持护照来到了新加坡。

      阿洁在电话里告诉爸爸,她不喜欢新加坡,这里马路上的牌子都是英文的,她看不懂,一个人不敢出门。爸爸说,那就叫妈妈带你出去呀,小孩子家不要一个人随便出门。阿洁又说,妈妈天天出门找工作,她说她不能带我,爸爸,我一个人在房间里没人说话。这里没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也没有你呀,我很闷很闷的。人高马大的爸爸在几千公里外的电话那头静了下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阿洁其实也是有跟妈妈出门的。有一天妈妈和一家公司在电话里约好了过两天才去面试,放下电话妈妈兴奋地就牵着阿洁的小手去逛购物中心了。阿洁被妈妈拖着跑这里跑那里,目不转睛的看这里看那里,眼福是大大地饱了,可是一双小脚也被拖酸了。回来时妈妈又亲切地说阿洁呀,我们就走路回去吧可以节约一点车费呢。阿洁懂事地点点头。那个时候母女俩人生地不熟,到了十字路口就搞不懂东南西北了,也不敢随便问匆匆忙忙的路人,只好停下来看看巴士往哪里走才敢跟着走,就这样走走停停,来到一间麦当劳门前,阿洁不肯走了。她说妈妈,你给我买个冰淇淋吃吧,我今天没有坐巴士,省下来的钱给我吃个冰淇淋好吗。妈妈听完这话迅速在心底里盘算起来:孩子的车钱是4角5分,可是冰淇淋一支却是5角,还多出了5分钱,要不要买?妈妈看了一眼女儿那张被赤道阳光晒得红彤彤的小脸心又疼了起来。算了,孩子到底是孩子,能省下自己的一份车钱就算是有成果了。阿洁不清楚妈妈的心算那么好,也看不出妈妈忽阴忽晴的神情,只知道小心翼翼的呵护着手中的冰淇淋。她很是幸福地把眼睛眯了起来,仰着头告诉母亲,这冰淇淋比她在国内时吃过的更好吃,妈妈也很幸福地笑了,心里头万分激动地想着,等找到工作拿到了薪水一定要让女儿多吃几次冰淇淋,天底下做母亲的,没有比看到女儿幸福笑容更幸福的事了。

      阿洁并没有吃到更多的冰淇淋,这是因为妈妈的愿望没有如愿以偿。很多间公司听说只是一个带孩子来读书的妈妈就摇头了:要给陪读的妈妈申请EP很难,就是人力部肯批也还要付出规定的薪水;申请WP呢要负担很高的税。同样的工作找一个同样是从中国来的持有DP准证的人就没这等问题,人家只要移民厅有一纸的批文就行,其他什么准证都不要,简单得就如同拖着鞋到楼下的巴刹买一张《联合早报》! 面对着冷酷的现实妈妈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着,找不到工作拿什么来养活孩子呀?阿洁也从妈妈疲惫的脸上读到了困难两字,一颗无忧无虑玻璃般的童心开始变的小心翼翼起来,再也不敢轻易开口问妈妈要冰淇淋吃了。阿洁还在电话里小小声地告诉爸爸:我们的生活真的很不容易呀。其实那时节妈妈万般痛苦地感觉到了在他乡异地生存不易,只是阿洁还小,不懂得“生活”与“生存”有什么不同之处。华文中有很多的词不光光是认得就好,还要用心用生活去体会。

      后来,妈妈靠朋友的帮忙找到了一份华文补习,靠着微薄的收入母女俩过着清贫俭朴的生活。一天早上,阿洁去上学时妈妈象平日般地从口袋里拿出两块钱给她在学校自己买饭吃。阿洁接过钱时犹豫了足足一分钟然后鼓足勇气地问妈妈能不能再多给一块钱。那时,天空才刚刚透亮,一轮朝阳丝丝薄薄地照在女儿那张渴望的小脸上,妈妈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难言的滋味,她拿出一枚银角放在女儿的手心,竭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很是平静地还问了一句够吗?阿洁绽开花一般的笑容点了点头。这一天妈妈没有家教可做就把自己关在十多平方的房间里。她从口袋里提包里还有抽屉里掏出好多个银角,一个一个地数着,这些都是她平日里一个一个小心翼翼地积藏起来的呀。一边数着一边她不断的责问自己:漂洋过海带着孩子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当初痛下决心的时候有着一个非常明确的目的,那就是为了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有更好的教育又是为了什么?就是想让孩子能有更好的生活。阿洁的妈妈想起自己小的时候曾经经历的艰难与贫穷,那时候家里是一分钱一分钱数着花,最好还要扳成两瓣来花。改革开放后家境渐渐地好了起来后,花起钱来虽不是流水般的,但也没有象今天这般的每一个银角斤斤计较地呀。这是不是走回头路吃二遍苦受二茬罪呢?这样做到底是为了孩子好还是苦了孩子?就这样她反反复复地责问自己,把手中的银角数了一遍又一遍,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孩子放学的时分,阿洁满头大汗地背着沉重的书包出现在门口时方才惊醒过来。阿洁手里还提着两包鸡饭,小小的脸蛋挂着一滴滴的汗珠,她兴冲冲地告诉惊讶万分的妈妈说,这鸡饭学校才卖1块5角一包,比小贩中心便宜5角,她花了三块钱买了两包回来和妈妈一起吃,就可以节省一块钱叻。阿洁说这话的时候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好有自豪感呢,那爽朗朗的童音听得妈妈眉角一跳一跳地,终于从心底深处发出了爽朗的笑声,而手中的银角则悄悄地滑落到了地上。

       阿洁长大了,妈妈在电话里对几千公里外的爸爸说。妈妈很是努力地把话说得轻轻松松的,可她的心里却沉重的象磨盘似的。和大部分的中国母亲一样,妈妈对洋洋气气的豆芽字认识不多,在学习上根本帮不了孩子,所以妈妈总是在担心孩子能不能顺顺利利地读好书。妈妈的这一担忧是非常长远并具有深刻意义的:孩子来这里就是为了读书,万一书读不好今后的一切不全完了?这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天下的妈妈全都知道。妈妈没日没夜地在外奔跑着做家教,不管头上顶的是太阳还是月亮,只要大脑一有空闲就在胡思乱想:我的女儿这时候是不是在读书呀?阿洁这一阵子也好象有一点儿的不对劲,好几次晚上早早地就上床休息了,等妈妈回来时已经甜甜地进入梦乡了。终于有一个夜晚,是月色很明亮夜色很宁静的夜晚,妈妈忍不住地推醒了正在梦中的女儿,问道功课做完了吗?阿洁懵懵懂懂地嗯了一声接着又恍恍忽忽地说了一句做完了就翻转了身睡大觉去了。或许是阿洁自己也有一些的感觉吧,几分钟后她再一次地翻转回来,发现妈妈神色暗淡地瞧着自己呢。阿洁一滑溜起身问,妈妈你咋啦。妈妈叹了一口气说,孩子,妈妈担心你的功课呢。你不是在学习上遇到了什么麻烦?没有呀。阿洁不解地回答。妈妈又说,那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也没有呀!阿洁弄不明白了。妈妈说现在还不到十点呢,你平时在家也没有这么早睡觉的呀,不再看看书了吗?阿洁没有回答。妈妈有一些生气了:阿洁呀,我们出来是为了读书,不是为了享受,你明白吗?我明白。阿洁的回答听起来有一点不太情愿。妈妈摸了摸阿洁的头说,你明白就好。妈妈你别再说了,我,我,我要睡觉。阿洁嘴里突然结结巴巴地冒出这些话,妈妈脸色忽地变了:刚刚还说你明白了呢,你这个孩子!阿洁不说话了,她分明是受了委屈。阿洁的沉默激起了妈妈满腹的辛酸,妈妈激动地说阿洁,妈妈没日没夜地在外跑着,就是想多赚点钱让你好好读书,你不能这样不懂事!你不读书对不起爸爸妈妈啊,你懂吗?阿洁的眼圈红了,她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有了委屈不跟妈妈说跟谁去说?她说妈妈妈妈,我再不睡觉肚子就很饿很饿了。妈妈大吃一惊,急急忙忙地问,你,你说什么?阿洁说,妈妈,我没吃饭,太迟睡觉肚子很饿,我会睡不着的。妈妈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吃饭?我口袋没钱。阿洁说。我有给你钱呀,我给你买饭的钱呢?我买簿子了,我要读书要做功课的。妈妈听到这里心口上象似被人狠狠地甩了一巴掌,那般锥心的痛楚一时间让她缓不过气来!她两眼直直地盯在孩子的身上:这是我的孩子,才十多岁的孩子,多稚气的脸庞多单薄的身子,可那颗心呢,那一颗小小的心灵是如何承受这一切的?妈妈轻轻地闭上了眼睛,在女儿身边躺下了。妈妈小心地搂着阿洁呐呐地说着,睡吧,有妈妈在呢,别怕。等明天我们什么都会有的,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真的。

       哦,这都是好几年前的故事了。现在偶尔再翻出来讲一讲,阿洁自己也感觉到有一些的不好意思,她对妈妈说,都是陈年老帐了,还说它干吗呢?瞧,阿洁现在说话的口气都和过去不太一样了,因为她已经是小女初长成。可是阿洁的妈妈还是要说的,她说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当然,这原话是伟人列宁说的,阿洁妈妈只是跟着说,她说的目的是为了让女儿记住:再多的困难我们都经历过,再大的风雨我们也经受过,走过去,前面就是一片天!
顶部
yelunp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93
精华 5
积分 2980
帖子 1438
威望 153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29 00: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篇《小女阿洁》写完了,刊用了。其实我自己也不敢多看,每一次看了,心里头总是有着一股酸酸的,说不出的滋味。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刚渡过了自己陪读生活中最沮丧的时候,刚刚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也正在那时,大批的妈妈拖儿带女地南下,媒体上轮番着报道,说陪读妈妈生活如何艰难困苦,说陪读妈妈不得不从事着不良行业。那时节,从心眼里说,真的为这样一批陪读妈妈感到难受。本是同根生,大家都是同胞姐妹,来到这里被迫如此生存,那一颗心,就像是压上了称砣般的,直直地往下坠着。

     于是,我写下了这篇文章,我希望每一个读到这篇文章的人,无论是不是陪读妈妈,都能了解到,初来乍到,无论你处于怎么样的情况下,那一份份的陌生孤独彷徨与痛苦都是必不可少的。只是,各人表现的形式不同罢了。

    当然,稿费也拿到了,乐呵呵地请女儿地吃了一顿。这是多余的话。

     这篇文章放在这里,引起了大家的反响,说实话,是在我的意料之中。因为我知道,这里多是经历相同处境相同的人,对于小女及妈妈所经历的事绝对是有同感。不过,我也为自己给大家平静的生活带来一份伤感而感抱歉。

    想来,每一个妈妈也都是这样,不管你过去或是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之中,背井离乡,总有一份孤独与无奈。

    也正是这样的一份孤独与无奈,让我们感觉变得敏感起来,很多时候,想到自己是陪读妈妈,想到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在异国他乡,便不知不觉地流露出艰难困苦的表情,便深深地感觉着,自己比别人有更多的不幸还有更多的痛苦。

     有的时候我则想,如果在国内,如果在国内我下岗了,我是不是也是这样带着孩子艰难地生活。

      答案不但是肯定的,或许,还有更多的难处,比方说,想认认真真地找一份能供孩子读书吃饭的工作,就算你可以放下架子,不计酬劳不怕辛苦,也未必容易。

    但是,如果是在国内,我们会不会觉得如此孤单与无奈?。

    也许,我们只会怪命运不好,只会怪自己生不逢时,命苦不能怪政府,当然只有怪自己了。这一切当然与孩子,与妈妈的角色没任何关系。

    如果能想到这里,倒不妨退一步再想一想,既然这样,我们又何必责怪自己现有的身份。

    的确,带着孩子出国读书不易,但是在国内,做个妈妈容易吗?孩子也要吃饭也要读书,也需要我们做妈妈的大量付出。没有一个孩子出生后就能不吃不喝地成长起来吧?

    这么说来,做妈妈的总是要付出的,不管是在哪里。

    所以啊,各位妈妈别太伤感,做妈妈的不辛苦,怎么对得起妈妈这个光荣称号?

    呵,希望我这一说,别引来有些人的不满。
顶部
青青小草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021
精华 11
积分 7052
帖子 3216
威望 372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3-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29 16: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狮城的中国女人


关于中国陪都妈妈在新加坡的遭遇,这几天在狮城华人网上讨论的如火如荼,偏激者有之,无可奈何者有之。我的感觉是麻木了。早在2002年,陪都妈妈的问题就浮出水面,5年来越演越烈,如今不单陪都妈妈受歧视,连中国女人也被当地人看贬。上至大学教授夫人,下至普通的女学生,只要是操中国腔的,总难免会受到冷言冷语。一些社会的底层地痞,居然也学会了言语轻佻,笑容暧昧的调戏中国女人,那些有些地位,有些权势的简直就是蔑视,连一些受过西方教育的年轻人也在鼻孔的轻哼和嘴角的浮笑中,流露出不屑。

虽然在我的周围,中国女人都过着安定的生活,但太多的阴暗面,比如在私立学校白天上课,晚上坐台的学生,比如那些在红灯区操丑业的半老徐娘,在酒廊里卖笑买醉的,我就只是靠媒体的报道,朋友的聊天中得知一二。

作为在新加坡生活的中国女人,我也经历了反驳、据理力争、以沉默应对,到如今的做好份内工作就好,这一系列的心态上的变化,对我这个在中国享受着尊重,让人羡慕的媒体人而言,是精神上的折磨。

记得刘晓庆曾说过,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当时感觉并不强烈,如今在新加坡,多少女人会对这句话的前半段,感同声受。我当然不得而知,但我想,凡是受过高等教育,拥有一技之长的中国女人,是对这些强加在我们身上的污水,有无以名状的无奈和痛楚。人活着,就是需要的得到承认和尊重,这是社会人最基本的权利。可惜,在许多中国好女人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的情况下,就被打入“冷宫' .一个字,屈。可你有什么办法,这是新加坡,不是中国,这是人家的土地,不是你的家乡。

再说,也不能怪谁,一个巴掌拍不响,新加坡人还不是经历了一些中国人的伤害,经历了一些来自职场和家庭的压力、感情上的一些欺骗、金钱上的一些损失,才对同样是黄皮肤的中国女人在态度上、言语上、骨子里,生出不健康的情绪。

解释没有用,只有好好活着,活的精彩,活的踏实,活的开心,活的有滋有味,活出中国女人的风采,管他新加坡人如何看。

其实,心中还是有着小小的遗憾,同是华人,为何人为的心的距离这么遥远。

论坛模式查看查看(171)回复(5)好评(0) 差评(0)

加入收藏 编辑 审核
TAG:


村夫 发表于 2007-03-23 21:46:16
。。。反驳、据理力争、以沉默应对,到如今的做好份内工作就好。
++++
无疑,你是对的!
对这个问题最好的回应,就是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行动上的回应,胜过一切。

不过,也不必感到“委屈”,选择生活在这里,这是代价之一。

在中国,不同阶层的中国人,也有歧视和被歧视的。如你,对农民工之类的,没有一点歧视吗?

也许在中国,你得到了相当的尊重,那是你自己努力得到的。在这里,新移民是白手起家重新开始,不可能立刻就会赢得在中国一样的尊重。想得到尊重,还得靠自己的努力,从头开始的努力!  
Dex 发表于 2007-03-24 01:58:19
当世界被划分国界,当人群被划分种族和国籍,这是全人类的悲哀和谬误。如果放宽胸怀,你还是会发现全人类呼吸的空气是一样的,没有界线。地面蒸发的气体又降落成雨,全人类饮用的水,也是一样的,没有界线。当你自己能做到对任何人发自内心的不再存有偏见和歧视的时候,你将也不再看到被强加的偏见和歧视。  
方汀 发表于 2007-03-24 03:28:29
回复 #1 青青小草 的帖子
只要自己认真工作,保护尊严,别人的行为永远是别人的行为。也不必为小龙女和乌鸦叫屈,她们本来不委屈。  
鹤翎 发表于 2007-03-24 04:11:16
……
看了《关于写博——谁知道网络那端是不是一条狗》……

[ 本帖最后由 鹤翎 于 2007-3-27 01:13 编辑 ]  
yenyenlee 发表于 2007-03-27 15:09:18
Dex
非常同意Dex:
" 自己能做到对任何人发自内心的不再存有偏见和歧视的时候,你将也不再看到被强加的偏见和歧视。"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把持好信念,天涯处处任我行,随遇而安。
顶部
≈★流星★≈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250
精华 0
积分 3235
帖子 1066
威望 215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4-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6-1 07: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婆婆!妈妈!

婆婆,生在旧时代的地主家庭,
婆婆命苦,两姐一哥都受到了良好的文化教育,
而婆婆该念书的时候却赶上了文化大革命,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
于是婆婆跟着婆婆的妈妈开始乞讨,
婆婆说她嫁给公公的时候还没到二十岁,
可婆婆连着生了两个女儿,
让婆婆在婆婆的婆婆面前抬不起头来
当大女儿17岁的时候,婆婆的婆婆去世一年多
婆婆才怀了我的丈夫,当年婆婆四十
丈夫的到来,让公公家的姓氏总算有了继承人
婆婆虽然生完丈夫就开始病魔缠身
可还是开心的不亦乐乎
鞠躬尽力的把唯一的男娃送到大学,
学成后,做母亲的惦记的就是儿子的成家

婆婆把毕生的储藏都给了儿子
只希望儿子能有个好家,好将来
婆婆在儿子结婚的半个月后去世的
走前的晚上还嘱咐新婚的我们
不要为了陪她,离开新房,老人家很多忌讳
婆婆走的那晚,我和丈夫为她守灵,
婆婆就躺在我面前,还是那么慈祥
走的那么安然.
做妻子他完成了生子的任务
做为母亲,她完成了养育的责任
婆婆带着满足,无牵挂的走了....

有一天我也会成为婆婆
我能否象婆婆那样走的安详
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责任
如今不再是为了让儿子安居乐业
是在想,怎样能让他发出最大的光
妈妈的心,懵懂的儿子什么时候才能体谅
可现在能做的就是继续背着儿子
在路上蹒跚,有一天,相信有一天
儿子会离开我的背,扶着我一起往前.....
写作背景:和儿子的父亲通电话,知道他在老家拜祭去世十二年的母亲,让我想起家婆在世的日子,虽然婆婆在我结婚后不久就去世,可因为自己和丈夫恋爱了7年,所以和婆婆相处也有5年多,只是叫法不一样,婆婆最后的心愿就是看到儿子成家,她也就安然的去了,我想我们这个时代的母亲,养儿已经不在是那么简单的就是防老,能做的就是创造最好的学习环境,给孩子一个最好的榜样,愿孩子能德才兼备)




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上帝!
≈★避风塘★≈http://www.sgwritings.com/1250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766
帖子 1188
威望 15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6-2 02:1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牙缝

~小说~
              牙缝


    阿灵模样好心眼好芭蕾舞跳得更好,美中不足的是前面上门牙中间有一个很明显的牙缝。
  “堵上吧。”朋友劝她说。
  “人家说这个牙缝会带给我福气的。”阿灵甜甜地讲,又有些敏感地问朋友:“这个牙缝不好看吗?”
    朋友哪能说不好看呀?急忙解释:“不是不好看,只是觉得堵上会更好看。”
  “嗯,我回国时一定堵上它。”阿灵很明白,非知心的朋友不会找出她面子上的问题。
    吃过饭,阿灵做完家庭卫生,没有事情做了,又想起了牙缝。她轻轻拈一粒米饭挤进牙缝,刚要照镜子看看效果,就听见儿子在呼唤:“妈,呕!”
    阿灵急忙跑过来问:“怎么了儿子?”
  “呕!我直打……呕嗝。”
  “哼1哼哼!”阿灵想起三毛的师傅让人生气使之忘记打嗝的事,却又舍不得让儿子生气。儿子也知道那件事,不会对妈妈的“哼哼”生气 。
    阿灵正不知如何是好,就听儿子又叫:“妈,你的牙缝里塞了一粒米饭。”
    阿灵“腾”一下子脸红起来了。
  “嗯,妈我不打嗝了,谢谢你的牙缝。”
     “哈哈,这个牙缝不堵了。”阿灵美滋滋地想——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766
帖子 1188
威望 15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7-2 18:0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她咋这样……

她咋这样……                                           作者: 鹤翎
  
    我们这院原先只有十间房,且是一个姓氏四代居住。后来,搬出去的和搬进来的一折腾就是几十年。院里的人眼界宽了,人丁也兴旺了,便在每个角落里都盖上了小棚子,并且,都售出去有了带户口的主人。在新千年到来之际,听说这里要动迁,棚主们便都陆续地住进来了。于是,有了这个由十八个姓氏组成的大杂院。院里的人们互相取乐,有个大事小情的相互帮忙,但也难免有误会摩擦的时候。而每当此时,总会站出一个或几个人说:“一动迁就都散了,不知能不能再相聚,别太较真儿了吧。”于是,大家就没话找话,自得其乐去了。
    最后搬进本院那家的女主人特别快活。她三十岁不到,个不高,爱打扮,总收拾得像美少女,小公主一般。尤其是院里的男士们,都爱和她搭话。她也特别爱聊,且不认生,见谁都能聊个把钟头的,言语中总夹着幸福的满足,让本院的女人们好一番羡慕。
    她确实很幸福。她在一家大型企业当化验员,风吹不着雨淋不着日晒不着,又不动什么力气。她的老公是小车伺机,里里外外一把手。放下方向盘子,就掂炒菜勺子。星期日搂着大洗衣盆子,大人孩子的一起涮。又极端地驯服,小媳妇下令向东,他绝不偏西半度。钱匣子放在小娇娘心口,绝不主动乱花一分。院里其他的女人哪里有这般得意。
    然而有一天,小媳妇晴天霹雳,一顿暴风骤雨地吵闹,院里的人全都惊呆了。起因是她老公的一个朋友失业了,又跑了媳妇,无着无落就跑他们家来喝顿酒。小媳妇为此牺牲了五个“手心手背”又陪搭仨小时。小媳妇倒不怎么心疼时间,她有的是时间。她是非常地心疼那人见人爱,可以让鬼推磨的大票子。就整整扎箍老公一夜,泼骂不止,搅得全院谁都睡不安稳,就不断有人去劝解。可是,任何人都是无功而返。于是,大家都背地里嘀咕:“真看不透她这么厉害,她咋这样呢?”
    这话不知怎么地传到小媳妇的耳朵里。小媳妇刨根问底追查出发布此消息者,却原来是本大院十八位女主人中年纪最大的那位。于是,小媳妇就找到老女人,她指着老女人的鼻子吼道:“你咋那么嘴欠呢?讲究我干嘛?我修理自己老爷们儿关你屁事?”老女人吓得躲躲闪闪哆哆嗦嗦连连摇头:“我没说啥呀,没说啥呀。”过后议论起来大家都说:“她咋这样呢?”就都远离她了。
    小媳妇还是照样笑眯眯地对待她的老公和邻人。院内有一位跛脚的单亲女人,靠画些美术品抚养独生女儿,大家称她为女画家。这女画家每日都是深居简出的,显得很高傲又很孤僻。那天,院里的小女孩子们在跳皮筋,小媳妇的儿子给人家捣乱,气得小女孩子们找小媳妇投述。可是,小媳妇反倒责怪小女孩子们排斥她的儿子,且把领头的女画家的女儿数落哭了,又拉着儿子来找女画家告状。女画家很反感小媳妇喋喋不休地磨叨,想和小媳妇聊聊以平息事端,少影响孩子的成长。小媳妇却一边指着女画家的鼻子,一边蹦跳着大骂:“你个瘸子,美啥呀,没人要的,还不找个地洞钻进去,快快滚出这个大院吧,一边煽着去。”女画家气得直发抖,愤怒地说:“你这人怎么不说理,简直是个怪物。”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小媳妇暴跳如雷,泼性大发,大有不把女画家淹没在口屎中势不罢休的气概。一旁的邻居嘴上没安锁的溜出一句:“一个院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快动迁了,就凑合几天算了。”可是,小媳妇听这话很刺耳。她杏眼圆睁,调转枪口:“我这说话碍你什么事了?怕谁不知道你是活物啊?”吓得那多舌人大气不敢多喘一口,灰溜溜躲到家里去嘀咕:“她咋这样呢?”
    夏天夜长,大家吃完晚饭凑到一起东拉西扯穷开心。小媳妇非常爱听笑话凑热闹,笑模笑样地过来了。可是,她刚在人堆儿立定,大家全都不告而别作鸟兽散了。小媳妇的笑脸放哪儿呢?  

本文授权级别:甲级授权    2007-6-29 15:42:33   
恐惧—前一篇    后一篇—余主任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元芳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49
精华 0
积分 3394
帖子 1628
威望 174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4 16: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跌倒


女友在工厂跌倒,弄断脚跟。近五十的女人,举目无亲,孩子才中学,艰难的日子给顽强的她,一天天挨下来。
谁都明白跌倒疼的滋味!换成自己不仅痛而且内心的愤怒,惋惜和后悔,一次又一次的捶胸摸头,甚至家人的参与。“哎呀!自己怎么那样不小心?当时走慢点多好,再不抓牢身边的凳子也好啊!”事情发生了,任何抱怨的言语都挽救不了你的损失和伤害;也没有人会保证你就此百分百以后不会再跌倒。
皮外伤很容易好,好似地板上翻个跟斗;“好了伤疤忘了疼”。
有种内伤,却是一辈子的。失足于情海的女人!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女人的幸福与她的男人是有很大的关联。当然许多女人会自信说我很独立,很能干,不需要靠男人,但远远望去,听一听,多少女人给男人推下火坑,掉进狼窝?多少女人辛辛苦苦赚钱养活自己,养活孩子,甚至还养活男人!
“哇噻!你们**的男人真轻松,每天上那几个钟头的工就自己顾自己喝酒打麻将,农闲时沉迷于堕落的生活;任聪明的女人有回天之力也无计可施!因了那堕落的跌倒令多少女人不能自拔不再自信,难道这不是另一种的跌倒吗?这心中的血泪会白白流吗?

[ 本帖最后由 元芳 于 2007-5-4 19:06 编辑 ]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27 17: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3 雪梅 的帖子

"优雅地老去", 这是英文说法, “getting old gracefully" 是常见褒奖老人的话。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20 04:5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23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