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再见了5.75亿美元
高凡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3591
精华 14
积分 4910
帖子 2299
威望 259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18
来自 要你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4 11: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政事恐怕只能由政府才有可能谈得清楚。为民者,我们不谈我们的感情恐怕谈也枉然。政府里的天才精英们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它的精神普及了社会的各个领域,覆盖了人民群众,如果它给我们的感觉是如此不确定性,试问我们又如何才能减少它的负面之影响呢?




人生的伟大目标不在于知,而在于行。

顶部
翁德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3342
精华 4
积分 1005
帖子 478
威望 52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5-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4 13: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曾经以NKF事件声明监督重要性而杠上嚣张跋扈事务官,新加坡太多公款处理确实是个问题.
但话分两头说,投资存在风险,没有长胜军道理.
我们有上千亿公款在作投资,别说每个季度,即使是每天的波动都可以上下落差几亿(譬如说金属,资源,不动产,股票,货币等组合),因为价格每天在变动.
去年的过山车市场,帐目上一下子不见几百亿转眼间收复失地几百亿.
处理庞大基金就是这麼一回事.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4 18: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翁德生 于 2010-1-14 13:42 发表
我曾经以NKF事件声明监督重要性而杠上嚣张跋扈事务官,新加坡太多公款处理确实是个问题.
但话分两头说,投资存在风险,没有长胜军道理.
我们有上千亿公款在作投资,别说每个季度,即使是每天的波动都可以上下落差几 ...

那就公布。那就说明。不说不透明,难免引起猜测。那我就姑且算这个错误猜测是他们自找的。如果问心无愧,为什么不说明白?这次亏得更离谱,是他们投资的公司无法履行债务责任。这可不是买股票。这是和这家公司一起投资一个项目。难道这家公司也一样不能向投资者说明一切。我们就当冤大头,把大笔钞票给人家然后闭上眼等赚钱?这是傻瓜的作法。难道是咱们精英的作法?
顶部
翁德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3342
精华 4
积分 1005
帖子 478
威望 52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5-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5 16: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3 冷风细雨 的帖子

提高透明度有政治考量不提高透明度有商业策略作祟,如何平衡于两者之间本人不在其位不谋其事.
别一古脑精英精英就肯定交出成绩单,大市逆转时楚霸王也得徒呼时不利兮锥不驰.
金融大海啸连世界级霸级企业也摇摇欲坠,上千亿资产凴空消失.
新加坡政府理财有方,否则今天不会不可能累积庞大资产.
淡马锡和GIC 总体上表现优于国际品牌级基金,我的粗略分析是因为他们掌控的本地企业有优势(大陆国营企业一样),可是一旦向外拓展就得面对较高风险.
西方市场的投资尤其明显.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5 17: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好几年前,新科工程(STE)购买美一科技公司,因其产品已过时,无法再销售,在一年内倒闭,就亏了5.6亿 ?
顶部
翁德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3342
精华 4
积分 1005
帖子 478
威望 52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5-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6 15: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5 符懋濂 的帖子

的确是,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收购企业通常会有一组"精算师",但还是存在许多预测不到因素.
2006年友人企业卖给德国财团八个位数价码,金融大海啸时再估算德国财团有如冤大头.
本地有家电子公司卖给美国跨国公司后,科技泡沫化让收购者有如哑子吃黄连.
八十年代日本财大气粗,日本财团海外收购从澳洲黄金海岸产业,夏威夷五星级酒店高球场到纽约络克菲乐大厦,让洋人个个条气不顺大喊狼来了,可是结果日本还是当了冤大头,所有海外投资都亏损连连壮士断臂.
投资是各有盘算,时间是最后标准审判官.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7 00: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翁德生 于 2010-1-15 16:25 发表
提高透明度有政治考量不提高透明度有商业策略作祟,如何平衡于两者之间本人不在其位不谋其事.
别一古脑精英精英就肯定交出成绩单,大市逆转时楚霸王也得徒呼时不利兮锥不驰.
金融大海啸连世界级霸级企业也摇摇欲 ...

在没有任何的数据下你居然盲目的相信?在本地的投资当然是赚钱的。他们想做的一定能做到。其他人想做肯定遇到很多阻碍。

“本人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此话不错。此话的意思是让他们去某事。不是说我们就闭嘴。你把自己的权利都交出去不要查毒其他人把权利交出去。公司法规定得很清楚一定要有审查。为什么?难道我们的精英都是圣人?

你歪曲了我的说法。我是蠢但还知道投资有风险,有上有下。长期的回收才重要。没有公布。不要说。咱们知道自己想。你是在建议想也不要想。想也不能想。大家就天真的相信咱们有神助一切都会好的。最近连续发现好多本地人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住屋的价格在贵也没关系。因为他们认为价格只会涨不会跌。此天真的想法,让我感觉自己已经生活在乌托邦。想不到本人居然成仙了都还不知道。可见有多傻。


一个人犯错就得付出代价。唯有付出代价才会真的学会。不然咱们对强盗道德劝说,后当做他们都“经一事长一智”,再把他们都放了。建这么多监牢干嘛?

拿高薪在高位受到一切的好处,犯错却不需要负责。这种工作太好做了。不知道有什么老板这么好。都说人民是头家。看来新加坡人是最好的老板。

我们问。他们就该回答。要有个合理的解释,而且要检讨。其实不该等大家问。自己就该先出来说明。这都是人民得钱。这些钱来得容易?为什么不回答?傲慢?不可启齿?难道介绍都不行?报纸的报道是少到了可怜。几亿啊大哥。你以为几毛啊。
顶部
翁德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3342
精华 4
积分 1005
帖子 478
威望 52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5-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7 12: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7 冷风细雨 的帖子

我们的精英不只不是圣人而且会一代比一代不可靠,新一代绝大多数功利主义也急功近利.
处理公款必须经得起社会检验,问题是如何做到,权力核心以外只能捕风捉影,往往与实际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
现在再谈谈投资,先假设你在负责管理一千万,相信你会面对每天都有几万上下波动的事实.
把"万"字变成"亿",每天就是几亿在波动,我们的公款就是这样情形.
我们的纳税人金钱是否获得最好管理,我说过曾经呼吁监督机制重要性而惹上官员.
但我不认为舆论指指点点能够取得成效.我们或许应该推动建立不受政治力影响的审查机制,这又是个说比做容易之事.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8 08: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翁德生 于 2010-1-17 12:11 发表
我们的精英不只不是圣人而且会一代比一代不可靠,新一代绝大多数功利主义也急功近利.
处理公款必须经得起社会检验,问题是如何做到,权力核心以外只能捕风捉影,往往与实际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
现在再谈谈投资,先 ...

指望即得利益者来建立监管机制,制约自己是天方夜谭。要制定在你说的那代的圣人的时候就建立。现在你也承认是急功近利的一群。他们会建立什么监管机制吗?他们不愿意。我们就傻傻在这里等?我们不知道当然要能捕风捉影,指指点点。不这样那能逼他们说出真相。希望有一天真的能有一个良好的监管机制。这次要不是有人从外推敲,大家还蒙在股里。

投资当然每天都会上下。这个道理你不用再重复。大家都知道。现在不是愚民的年代。我的问题是这些投资真的经得起检验吗?如果能,很好,要继续监督。如果不能。那是不是要要检讨和改善?你能不能,敢不敢,在一点信息都没有的情况下替他们打包票。一切都是完善的?我可不敢也不愿意。第一,我没有资讯。不敢下断言。可能他们赚了,可能他们没赚。可我们要一个确实的答案。第二,我又没有拿高薪在高位。为啥要替他们操这个心。他们在此位不是来耀武扬威,吃香喝辣。是来做事对人民负责。除非你觉得他们不是也不需要。那我就不想继续讨论了。

还要说一个事。这些投资是用新加坡人的血汗钱。这些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精英自己的钱。是人民的钱。去投资,赚了必需也应该回馈人民。怎么回馈当然值得商榷。问题是这么多年了。应该有20到三十年了。应该是赚了不少。除了这些人的薪水越来越高,各位民众有感觉到什么回馈吗?

我不知道所以我问。我问要是能回答得让大家满意,大家不会再有话说。不知道却要盲目的相信。还要大家一起盲目的相信。此乃愚忠也。

[ 本帖最后由 冷风细雨 于 2010-1-18 08:39 编辑 ]
顶部
翁德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3342
精华 4
积分 1005
帖子 478
威望 52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5-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8 11: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9 冷风细雨 的帖子

别乱扣帽子,这个时代没有愚忠,有的是矫枉过正质疑.
你我对政府投资立场差别不大,但在如何监督概念上有落差.
几年前李资政在香格里拉座谈会,许多大陆学者知青问他新加坡政府如何做到公款处理得这麼好,因为中国也面对庞大国有资产管理问题.
我比较倾向审计系统专业化独立操作,我相信也认为我们应该已经具备.
如果我们的政府投资必须畏首畏尾拖泥带水,整个投资策略就无法与国际顶尖基金财团媲美.
这才是我要强调指出的.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8 12: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翁德生 于 2010-1-18 11:31 发表
别乱扣帽子,这个时代没有愚忠,有的是矫枉过正质疑.
你我对政府投资立场差别不大,但在如何监督概念上有落差.
几年前李资政在香格里拉座谈会,许多大陆学者知青问他新加坡政府如何做到公款处理得这麼好,因为中国 ...

你凭什么相信?就当它是家独立的公司也该对股东负责。没有人要把它变成什么都要一个一个报告。我觉得你误解我的看法。很简单的说明。难道办不到?能说出各种原因,检讨。再总结应验怎样防止似类的错误再发生。这都是很简单很普通,任何一个机构,组织或公司都会做的。当然首先要承认错误。一味的说“我们没错。错的都是别人“。这种态度是要不得,而且是衰败的征兆。

有些事说明白了大家就不会乱想。不说难免就会产生疑问。合理的疑问是应该被鼓励。不要一味的为了方便而把一切的疑问都推开。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8 12: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10-1-14 11:59 发表
政事恐怕只能由政府才有可能谈得清楚。为民者,我们不谈我们的感情恐怕谈也枉然。政府里的天才精英们把我们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它的精神普及了社会的各个领域,覆盖了人民群众,如果它给我们的感觉是如此不确 ...

大哥。。。此小岛不止精英就算是人民也自己觉得大家不该问问题。我还是闭嘴的好点。
顶部
翁德生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23342
精华 4
积分 1005
帖子 478
威望 52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5-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8 16: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31 冷风细雨 的帖子

同意这句"合理的疑问是应该被鼓励的",李显龙在为党招揽人才时特别强调"不是所有Yes Man",我们可以扩大新加坡人不是都Yes Man.
有些事物看似不正义(权贵吃香喝辣既得利益)事实上未必.
有些看似很正义实则在搞破坏帮倒忙.
每次看到群情激奋舆论讨伐政府投资亏钱时,我只在意这些投资是否有违法行为,至于众多投资活动免不了有出状况.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6-5 20:3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73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