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 10: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海浪,渔村,莫泽熙

海浪,渔村,莫泽熙

2009年12月27日下午出席莫泽熙的文集胶林我们的母亲发布会,勾起了我封尘多年的记忆。

46年前东海岸实乞纳一个小渔村,离海滩不到10公尺,有两间亚答叶与木板盖的小房子,那就是才华横溢的音乐家莫泽熙的老家,我曾经住了两个多星期的地方。难忘的事情太多了,就讲几件最难忘的事吧。

先说说老莫(当时大家都这样称呼莫泽熙)的老母亲,这位老太太丈夫已逝,老人家含辛茹苦养育几个年幼的孙子,老莫则是代兄行父职,管教几个侄儿。

老婆婆手上长了茧,脸上有一道道艰苦岁月刻下的皱纹。不必说她有多慈祥,慈祥全写在她的脸上。我们都是海南人,跟老人家用家乡话交谈十分便利。

我在莫家,每天听海浪冲上沙滩又退下去,发出一阵阵“沙沙”的声响,像叹息一样,那时渔村人民的生活是那么贫苦,社会是那么不安宁,没法想象海浪的“沙沙”是在欢笑。最令我浮想联翩,心潮激荡的是听老莫弹古筝时,有海浪当"伴奏"。

住在莫家白天就是看书,跟老婆婆话家常,聊海南乡下的事。老莫大清早就出门,很晚才回来,我和他聊天的机会不多,深谈更少。

住上几天,看了海边拉网捕鱼的情形,我心痒痒,很想体验一下当渔工的滋味,老莫对此十分赞成。当时我们这班华校生有一股思潮,叫“知识分子劳动改造”,为此就要到劳动人民中去体验生活,接受劳动锻炼。

拉网捕鱼,有浅海与深海两种作业方式,实乞纳一带以浅海拉网居多,往往是在深夜进行,什么是最好的时刻,要看潮水的起落而定。下海前一天晚上,老莫就给我传授最基本的拉网技巧,包括在腰间系绳与用钩,以及安全事项等等,原来老莫从前做过这样的工作,经验丰富,可以说他是渔夫出身的音乐家。

当晚,我睡另一间小屋,床头放个闹钟。那晚一夜难眠,有机会体验生活当然高兴,但又担心漆黑的海中有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所以一则以喜,一则以惧。

凌晨,我身穿短裤背心帆布鞋,按时到达海滩集合地点,已经有八九个人在那里等候。月光是冷的,海水和海风都是冷的,还好我从小就怕热不怕冷,小时候在美芝路海边已经学会游泳。我们半身浸在海中,只见不远处一艘渔船正撒下网,我就随着渔工们拉网,各人原先距离几公尺,在浅海围着一个半圆,齐步向渔船靠拢,渔网范围越来越小,直到渔船将网拉上去,就看到网中活蹦乱跳的鱼儿。

这一轮过去了,再拉第二轮.听渔工说,今夜鱼获少,赚钱很少了。天快亮,收工。带着一身的疲惫,我走回老莫的家,匆匆洗个澡,换件衣服倒在木板床上睡大觉。

第一天收获不丰,我是新手,分得最少,得了一元四角钱。第二天情况有点改善,分得一元六角钱。那点钱当然不算多,但是那年代在渔村外面的咖啡店喝一杯咖啡乌是一角钱,加奶也不过多五分钱,再来两片牛油面包也是一角钱,三四角钱可以吃一顿饭,一元四角钱可以让我吃两顿饭跟一个早餐。当然,靠这点收入还未必能维持生计,捕鱼人的生活确实是艰辛。

第三天,“渔头”传话下来:那个戴眼镜的读书人还是回去读书吧,别来了。就这样,我干了两天就“失业”了。不说也知;我这个文弱书生,没多少气力可以干那么劳累的活,来玩玩两夜也就够了,人家还是给老莫一点面子才让我去“客串”的。


老莫安慰我:能下海两晚,感受一下当渔工的滋味,不错了。其实,不过那么一两天,实在算不上真正体验生活,更谈不上劳动改造,我还是文弱书生一个。只是两晚拉网有个感悟:吃鱼的人往往不知捕鱼人的艰苦,由此我又想到莫泽熙创作的歌曲胶林我们的母亲,想到了好多世界名曲,欣赏美妙音乐的听众有多少人晓得作曲者生活与创作的艰辛?

(上文发表于2010年1月1日联合早报副刊“四方八面”)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0-1-1 22:39 编辑 ]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2-21 15: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念艺术界前辈友人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莫泽熙是在两年前农历除夕那天逝世的,想起这短短的几年间,先后走了好多位文化艺术界的前辈友人:刘仁心、郑民威、郭宝昆、潘受、华亮、林明洲、林晨、莫泽熙、吕政成。为什么他们那么早就走?想到这里,我总有一种大树凋零的感觉。
顶部
江南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94979
精华 1
积分 2361
帖子 1128
威望 1231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1-5-11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21 11: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美芝路海边

"凌晨,我身穿短裤背心帆布鞋,按时到达海滩集合地点,已经有八九个人在那里等候。月光是冷的,海水和海风都是冷的,还好我从小就怕热不怕冷,小时候在美芝路海边已经学会游泳。"

韩老先生,原来你住过美芝路(50年代?)喝过脏海水。我也是。我住在东端,靠近Crawford
Street 那一头。你呢?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21 12: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家在海南三街

我年轻时的家是在佘街(俗称海南三街),街的一端就是美芝路。
顶部
焚琴煮鹤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672
精华 63
积分 17799
帖子 8072
威望 9493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21 13: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好看耐读。




点一下,看看我的部落格

顶部
cherryqi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Little Star


UID 554
精华 24
积分 9904
帖子 4658
威望 51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21 14:5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1/1/10 10:08 发表
海浪,渔村,莫泽熙

2009年12月27日下午出席莫泽熙的文集《胶林我们的母亲》发布会,勾起了我封尘多年的记忆。

46年前东海岸实乞纳一个小渔村,离海滩不到10公尺,有两间亚答叶与木板盖的小房子,那就

第三天,“渔头”传话下来:那个戴眼镜的读书人还是回去读书吧,别来了。就这样,我干了两天就“失业”了。不说也知;我这个文弱书生,没多少气力可以干那么劳累的活,来玩玩两夜也就够了,人家还是给老莫一点面子才让我去“客串”的。 ...

山叔的经历很多!阅历就更多! 说实话,这位“渔头”还挺有慧眼的呢。。。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7-18 08:5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5478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