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游记] 开辟另一片华文文学的新天地
逸敏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3959
精华 5
积分 2030
帖子 947
威望 108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1-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8-16 11: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开辟另一片华文文学的新天地

开辟另一片华文文学的新天地

                          ——由“南洋华文文学奖”谈起

                                                                  何逸敏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南洋华文文学奖基金”,在旧南洋大学毕业生刘新汗先生的倡导下,通过孔子学院同仁的配合,经过一番穿针引线下,得到了诸多热心人士的支持。从提议到付诸实施,前后才化了几个月时间,已经顺利筹到100万新元基金,加上政府一对一的津贴补助,总额200万新元。这消息无不令人深受鼓舞。

  

总有人对新马文坛乃至世界海外文学的现状颇有微词。但实际上,随着各国政府的大力支持,搭上中国的顺风车,新马文坛乃至全球华文文坛,又怎能用”沉寂”二字来作为每次的感慨呢?大张旗鼓也好,暗流激涌也好,从新加坡的现状已露端倪。

从华社到会馆,从文人到商人,从高等学府到民间团体,血管里流着中华文明血脉相承的华人,为世界华文文学添一块瓦,出一份力都是义不容辞,责任重大又值得击掌。

  

海外华人作家,无不深受其国家的华文文学和文化思想的影响。虽然海外华文文学的生态环境和中国的文学理论及当今的开放形势息息相关,但是,海外文学身处商业经济的境地,重物质、重金钱、重实利的现实现象和社会风气,让作家倍感创出一片新天地求生存之艰难。这些有志于用文学来作为社会精神文明的耕耘者,清楚自己的道路是曲折的,但对文学的热爱,对社会的传承意识,让他们不敢松懈。



  纵观海外华人,多少华文作家孜孜石乞石乞 ,埋头苦写,他们本身追求品德的修养,人格的高尚,以华文为书写媒介,希望为海外华人世界达到向上向善的至美境界而尽一份绵力。世界华文文学奖无疑对那些希望超越自己,反映现实,提高海外华文文学作品水准的作家起着推手作用。



“南洋华文文学奖”其宗旨为鼓励华文文学创作,反映华人社会文化,奖励杰出华文作家,树立艺术典范。该文学奖由南大孔子学院负责监督管理,暂定二年举行一次颁奖,第一届颁发时间已于2008年11月22日举行。在全球范围内(除中国、台湾、香港之外)的地方评选出一名杰出的华文作家,奖金为4万新元。今年的得主是编撰新加坡文学史的方修先生。

   

同时,这个奖项是由新加坡主办,是中国以外的国家在举办,当然立场是“中立”的,也是“公正”的。此外,该奖项还鼓励非华族的人士参与评奖,对华语成为全球性语言起着促进的作用。



在中国母体文化的影响下,保持自己海外华文文学的独特性依然有其必要性。故此,这次世界华文文学奖便特地规定奖项除中国、台湾、香港地域以外的华文文学作品,发掘并认可世界杰出的华文作家。



也有人对“南洋华文文学奖”颁发的对象有地域限定提出意见,对于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在中国之外设立华文文学奖,其实对振兴海外文坛仿佛是打了一支强心针。捐款人的慷慨,得奖人的荣誉,都是海外华文文学的无尚荣耀。

在这方颜色略为灰暗的,但闪着生命力希望的肥沃土地上,如果有了地域的限定,方能在特殊的环境中,让海外中华文学这棵小草,让这道默默的清流,让执着耕耘的作家,都有他们生存与生长所离不开的根源和屏罩,才能使他们在中西交汇的碰撞中得以在鼓励声中生存、努力、昂首。生存是关键,传承是责任。如果使千年的中华文明继续发扬光大,那是映照了世界海外华人一颗对祖先的赤子之心,永留汗青。



我们应该清醒地确定海外文学有其独特的生存环境,耕耘已艰难,如不倍加呵护,民族的文化,民族的光荣,民族的精魂,岂能把重任永运担在目前曾受华文教育的那一代人的肩上?

从这个角度出发,今年设立的“世界华文文学奖”正是维系了千秋万世的民族后代子孙的事业关键,意义无庸置疑。



  时间飞逝,这次的“南洋华文文学奖基金”筹款取得成功,不禁令人回首20世纪50年代初,新加坡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的设立情形。当初,当陈六使倡议开办新加坡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时,民间的热烈响应,有识之士的带头义举,至今令新加坡人难忘。街上三轮车义驶,德士义驾,小贩中心义卖,凭良知捐款,民间捐款活动如火如荼地展开。李光前也以一对一的方式,在陈六使的登高一呼下,万山响应下,慷慨解囊,蹴就成立了新加坡第一所华文大学南洋大学。



事隔半个世纪,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南洋华文文学奖基金”,也是在旧南洋大学毕业生刘新汗先生的抛砖引玉下,短时间筹得基金,令人不禁感慨万端。华人、华语、华族优良传统永远是生生不息的。回溯上个世纪的四、五时年代,当新加坡还处于殖民地时代,侨民意识浓厚,大多数华人移民自中国大陆,对于新加坡并未有认同感,华人情牵中国。



尽管英文是官方语言,当时国家经济也尚未国际化,英文似乎未受到华族的重视,华文教育依然受到大力的支持和推广。随着新加坡的独立和开放,缺少天然资源,吸收外资,英文的地位日益提高。

人势所趋,大势所向,西方文化的侵蚀,使得一些年轻人也变得散漫,缺乏道德观念,作风洋化。用华文创作的作家,希望亡羊补牢,政府也强调东方的伦理观念,儒家思想,反击西方颓废文化,而这工作任重道远,不能停止。



  在目前新加坡学生的华文水平低落的情况下,以及受到国际大气候的影响下,“南洋华文文学奖基金”的成立,却能一呼百应,达成指标,是给那些哀叹华文谁主浮沉者的兴奋剂。



   让我们共同携手,本着“南洋华文文学奖”的宗旨,鼓励全球青年从事文学创作,促进中外文学交流,籍以丰富华文文学,为21世纪世界华文文学播种及开路,开辟另一片华文文学的新天地。

  

(本文发表在新加坡《联合早报》-言论版《狮城脉搏》)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7 13:5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42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