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30 09: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李再兴

李再兴

(一)

小巷里,举丧的殡仪馆只 有一家。
黯淡的灯 光,隐藏着几许诡异,空荡荡的停车场,有几只流 浪的狗在翻垃圾桶寻找食 物。

一具薄棺躺在灵堂后,几缕清烟袅袅,散发着庸俗的香气。
追思堂上,只 有我一人,陪着一具尸 体。
柱 子上贴着一张讣告。

敬告知交
再兴李府君,原 籍福 建(不知何乡) ,痛于4月26日辞世,
享年78。4月28日下 午 2时将举殡万里火化场。
治丧处:新民路27号。
唯 一的儿 子李龙发人在美 国,知情者,请知会。
电 话:326339(甄豪士)

由 于这则讣告,今 天我接到十七个李龙发的电 话,反 应都一 样,一听到没 有遗 产,还得花钱办丧事,立 即把电 话挂断。

(二)

在巴士车上,我接到一通电话。

“你是真好死先 生?”
电 话里的印 度口 音,把甄豪士念成真好死,我已是见怪不怪。谁教我老爸给我取的名 字?

“好死” 、“耗屎” 、“豪屎” 。。。除了这 些,偶尔也有”好 事“来,但总发 生在“你干的” 后 面,然 后还 要加个问 号,
成了:“你干的好事?“

” 是,线上的是谁?“
” 爱德琳。从老 人院打来的。“
老 人院?有是劝捐吧,上个月才捐过钱,现 在又来要?以为老子是开金矿?
“什 么事?”
“李再兴是你的朋友?”
“是的。” 我犹 豫了一 下,因 为一 时想不起。
“他今天早上在樟宜医 院过世了。”
“噢!”
“你准备为他收尸吗?”
。。。。。。
“你想为他收尸,我 们可 以帮你安排。”
“谢 谢,我考虑过再告诉你。”

(三)

当年,我在红山乐龄中心给居 民作义务推拿,老李也是推拿师之一。
他年纪较大,皮肤黝 黑,格子高高瘦 瘦,胡子常没刮,穿的衬 衫也不太干净,再加上脚上那双污黑的拖鞋,样 子有点邋遢,有 点落 魄。
每 次都是我送他回家。
有一回,他突 然不坐我的车。追问下,他说:“不 要啦,你都不顺路。”
原 来在闲聊中,他知 道我住裕廊,却送他去欧南园,并不顺 路,心 里过意不去。其 实,那几里路,车 子兜一 下,不 过几分钟,算得了什 么?他却耿 耿于怀。
老李年轻时是当建筑工人,年纪大,力气衰,没人要用他,只好到咖啡店当助手。
老李的老伴早走了,唯 一的孩 子拿了他卖屋 子的钱到美 国读 书,竟 然一去不回。
两年前来一封信,说他结婚了。
“没说要回 来?”
“应该不会回 来。“

(四)

租 赁组屋长长暗暗的走 廊,有一股挥不去的霉味。顺着号 码,我很快的找到他的住所。
他很吃 惊,不 知到要让我进去还 是不让进 去,不等他出声,我闪身就进了房子里。
无房无厅的房 子里到 处杂物,旧报 纸、旧衣 服、旧风扇、旧熨 斗,一件件一包包一捆捆堆积如山。
” 嘿嘿,这都是我那个同房的宝 贝。“
他与另一名单身汉共同租下这间房。
看样子,他们都睡在杂物间。
我分不清是房子里的气 味传出去走 廊,还 是走 廊的气 味传进房 子?
” 我们去楼下坐吧。“我当然没异 议。

” 你病了?“
” 已 经好了。“他摸摸下巴没修刮的胡 子,淡淡的笑着说:” 前几 天真的病到五颜六色。“
” 什 么病?“
” 不就是感冒而已。真的老了,以 前淋那点雨算得了什 么?“
” 你以 为还 是十八岁?“
一阵沉默。
” 如 果真的那样就死去,也好。“
唉,英 雄最怕病来磨。
“三更半 夜,想喝一 口水,撑着身子爬起 来,摸 索到厨 房里,提 起水壶,水壶是空的,那种凄 凉要怎 么说?”
”头上发烧,脚底冰凉,全 身无 力,举步困难,扶着墙壁连爬带滚的,爬着去看医生,那种孤 单,那种无助,又有谁能体 会?“
也不过六十岁,满脸的皱纹如风干的桔 子,纵横交 错,每 一道皱纹似乎都藏着一 份辛酸。

” 你读唐人册(中文书)的?“
” 嗯。“这 个突兀的问 题,他想说什么?
” 我后悔给他读红毛。“
” 读中文赚不到吃。“
” 从前,我也是这样想。可 是,我现在是赚无子。“
唉!子不教,父之过,和受什么语文教育又有什么关系?

(五)

喵!
不 知哪 里钻来一只黑猫,竟然跳了上供桌。我心里发急,抓起一只碟子跳起 来,,喊叫道:“走开!”
那猫大概饿得发慌,竟然还咬住鱼尾不放,我手中的碟子飞了出去,结结实实地打在它身上。
喵!那猫惨叫一声,扔下鱼,滚下桌面落荒而逃。
嘘!我在后头虚张声势地嘘叫追赶。
据说,怀孕的猫跳过尸体,会引起尸变。这些野猫在外头勾三搭四的,那能不怀孕?如果老李真的从棺材里爬了出来,那还得了?

(六)

由于基层组织人事变动,新来的领导人不喜欢药膏的气味,觉得它影响报名上补习班的学生人数,所以把推拿服 务从活 动项 目中删除。

过后,我就没再见到老李。

一直 到十年后的那一天,我从一所老人院门前经过,看到他坐在墙角发呆,我才知 道他进了老人院。

老 人院的职 员告诉我,他是被发现睡在公园里,而又有些痴呆,才被送进来的。已经进来一年,我是他的第一个访客。

他已不认得我,但是一说起推拿服务,他竟然记忆犹新。他兴致勃勃地谈他给人推拿的趣事、病人给他的称赞。
虽然其中惨杂了许多想象和夸张,虽然因无牙而口齿不清,我还是很有兴趣的听,偶尔添枝柴加点火,他就说得更起劲。
临走,我塞了几块钱给他,让他应付不时之须。第二次,他却坚持不肯收,说:“没钱就没事。”
原来,同房的人知道他有钱,就向他要,他不肯给,有人晚上就来偷,结 果两个人扭打成一团,对方还撞破了头。
双双被院长训了一顿,警告:再犯就被逐出老人院。

(七)

为一个孑然一身的人办后事,有什 么意义?
你看,除了那不受欢迎的猫,和那几条流浪的狗,有谁来探丧坐夜?死者会因此而感到心慰而获得超度?
火化之后,骨灰如何处理?放在庙里,谁来供奉?洒进海里,又何必大费周章?

我开始为自己的决定提出质疑。

这 时 候,却来了两个人,黑色西装皮鞋。
他们径自走进灵堂,齐齐鞠了三个躬。
较年轻的那个问道:“为什么没有照片?“
” 那不是照片?“我指着摆在桌面那张护照型的照片说。
他瞟了一眼,说:” 你是甄先生?“
” 是的。请问贵姓?从那里来?“
他陶出一张名片:“SAM WONG,我是一名律师。”
他转身指着旁边另一人,说:“DAVID LEE,我的当事人,也是李再兴先生的儿子,当然的继 承人。”
“李龙发?”
“HI!”
假洋鬼子。
“那很好。老李有些东西留给你,希望你能签收。”
两人对看一眼,大慨没料到这么顺利。
我从纸袋里拿出一包东西,打开包裹的报纸,一件件摊开来。
1,银行存折一本;(没有存款。) 2,当票一张;(已断当。)  3,钱包一个(没钱。) ;4,ATM卡一张; (付有密码。 )5,信一封;(美国寄来的。 ) 6,照片两张;(面目模糊。)  7,老人院清单一张。。。。。。
不等我说完,两位绅士已走出殡仪馆。
“喂!还有一千五百元。”
绅士们停下脚步。
“丧礼一千五百元的帐单。”
绅士们突然长多两条腿,象两头黑猫飞快逃窜。

” 别跑!“我要追上去,却被一只手拉住,说:” 安哥,到站了。“

噢,我在巴士车上作了一个梦。

在我未走进讲堂,聆听铁凝<文学与创作>的讲座之前,我挂个电话给老人院的爱德琳,告诉她:我不准备领取李再兴的遗体。

这样的回应,似乎是在爱德琳的意料之中,她用很平静的口吻说:“谢 谢你,甑先生。我会记录在案,一星期内如果你改变想法,还可以通知我。”

尘归尘,土归土,老李,走好。
如果来生你还想投胎做人,那么,请你努力做一个幸福的人。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4
帖子 5009
威望 607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30 20:4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日落冬 的帖子

好长的梦,梦中的我侠义心肠,对落难老友仁至义尽,梦醒后的决定却令人叹息,或许,人回到了现实,就必须按照世俗的规矩去思考问题,仔细衡量一下利害得失,明哲保身为要!

文学是梦,梦, 终归是美好的!

文字简练,情节处理得当,我喜欢!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6-1 10: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林子 的帖子



谢谢您的阅读与赞赏。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8-25 19:4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91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