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 望舒居读诗笔记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2: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望舒居读诗笔记

读诗笔记1 --望舒居诗词101

古戍
古戍连山火,新城殷地笳。九州犹虎豹,四海未桑麻。
天迥云垂草,江空雪覆沙。野梅烧不尽,时见两三花。

这首五律的作者是元末明初,被人誉为“赛诸葛”的刘伯温

诗内容通过对连年战火、民不聊生的描绘,鞭挞元统治者的暴虐;同时也表达对新生力量的信心。

诗依循传统的“起承转结”格式。首联由见到古边防营垒,引起连年战火的联想。颔联进一步承接,控诉虎豹贪婪、农事败坏蔓延全国。颈联一转,以景代言,铺陈远近处处空旷凄凉。转后的结,令人眼前一亮,原来历经战火和风雪,却有顽强坚贞的梅树,在透露春的消息!

诗运用比喻和象征手法,写实写虚变化自如。首联之联想,虽虚亦实;颔联以虎豹虚喻贪官酷吏,也属实写;颈联写实景,却是反映作者的心绪。末联更以梅花象征信心和希望,实中含虚。

诗在首联也使出互文手法。“殷”字读如“引”,动词,震动之意。两句说的无论古戍新城,都是战火弥漫、号角声声。

对仗上,“九州”“四海”意同,是小缺点,但主要在写“虎豹”“桑麻”。

颈联“天迥云垂草”,让人不禁想到孟浩然的“野旷天低树”,实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这不是抄袭,而是创新。就如李白写了“山随平野尽”,杜甫也写了“星垂平野阔”一样。“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与“天迥云垂草,江空雪覆沙”两者意蕴有大差别。

末联最令人拍案叫绝,除了它让整首诗因而染上乐观色彩外,“野梅烧不尽”显然是化用白居易“野火烧不尽”;但同时它已将白居易的拗句“仄仄平仄仄”巧妙地改为正格的“仄平平仄仄”。还有个巧妙处,也许您也注意到,两人两个“烧”字,竟然从主动词变为被动词了!或者说这是汉语之妙吧,但这也反映了作者的诗学修为和笔力。

总体来说,这首诗所表现作者的胸襟和艺术感染力,是将它摆到盛唐也毫不逊色的。

[ 本帖最后由 林锐彬 于 2009-1-15 20:46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2: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诗笔记2 --望舒居诗词102

歧阳
百二关河草不横,十年戎马暗秦京。歧阳西望无来信,陇水东流闻哭声。
野蔓有情萦战骨,残阳何意照空城。从谁细向苍苍问,争遣蚩尤作五兵。

这首七律的作者元好问,是鲜卑族人、金朝进士,金被元灭后不愿做官,专事著作。他的诗风刚劲开阔,情辞沉郁悲凉,从上述诗中可见一斑。

诗中说,两万人就能抵挡百万人的险隘关塞河山,因十年战火蹂躏,野草难生、京城一片昏暗;路途阻隔无音讯,伴随东流陇水的呜咽是逃避元军难民的哭声。野生的藤蔓尚且有情地遮掩战死者的骨骸,残阳却无心照射逃亡一空的歧阳城。面对这惨况谁还有心思去责问老天爷:为何允许蚩尤制作兵器导致人们战争不断?

诗贵精简,借喻、用典往往是诗人长话得以短说的手法。此诗写的“秦京”,并非实指“秦朝京都咸阳”,而是借喻旧秦领地,即今陕西一带。“百二”引自《史记·高祖本事》:“秦,形胜之国,带山河之险,悬绝千里,持戟百万,秦得百二焉。”意思说,秦地险固,二万兵力就可抵挡百万人的进攻。“陇水东流”源出汉乐府《陇头歌辞》:“陇水东流,鸣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蚩尤”,古人传说蚩尤很聪明,是他创制兵器,以同黄帝交锋。善用典,或善化用前人辞赋诗作,先决条件是本身的文学修养,作者显然胜任愉快。

诗律严谨,颈联虽续写战祸却转向虚写,中两联之平仄、词性俱甚工整;结作“天问”式,强而有力。

战之罪!诗开篇即展现纵横的悲郁画面,次联演绎、补充了延续着的凄怆。三联稍转,采拟人化手法,授“野蔓”“残阳” 以情,起物我同悲之效!岂非又见“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结尾真是“无语问苍天!”,已到痛心疾首处。读来孰不为之深深慨叹……。

作者有一同类题材的绝句,且引为参考。

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之一
道旁僵卧满累囚,过去旃车似水流。
红粉哭随回鹘马,为谁一步一回头。

这写的是金哀宗天兴二年,元军围困金都汴京,金元帅求和。四月,金太后、皇后等五百馀人,乘车逃走,被元军截杀;俘虏一路饥渴劳累,凄苦万状。作者选取最代表性的镜头,突出强暴与悲惨的图景,是不是读来甚有震撼力?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2: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诗笔记3 --望舒居诗词104

哀流民操
哀哉流民!为鬼非鬼,为人非人。
哀哉流民!男子无褞袍,妇女无完裙。
哀哉流民!剥树食其皮,掘草得其根。
哀哉流民!昼行绝烟火,夜宿依星辰。
哀哉流民!父不子厥子,子不亲其亲。
哀哉流民!言辞不忍听,号哭不忍闻。
哀哉流民!朝不敢保夕,暮不敢保晨。
哀哉流民!死者已满路,生者与鬼邻。
哀哉流民!一女易斗粟,一儿钱几文。
哀哉流民!甚至不得将,割爱委路尘。
哀哉流民!何时天雨粟,使汝俱生存。
哀哉流民!

“操”是琴曲的一种,似可当“歌行体”看待。这首诗的作者张养浩,是元朝后期散曲代表作家之一。他曾任监察御史,因直言得罪权贵,一度免官;复官官至礼部尚书,后辞官归隐。文宗天历二年,关中大旱,被召救灾,因劳累过度,到职仅四个月便死于任上。据说关中百姓哀之如失父母。

诗作于救灾任上,反映了灾民的痛苦,表达了深切的同情。诗前三句即强烈概述流民的非人境况。接着九句所描衣、食、住情形,直是到了绝地。接着,在这人鬼相邻的时刻,更凄惨的事端发生了:人伦罔顾、卖儿弃女!作者在落力赈灾当儿,也只能表达善良的期盼;可狼虎当道,最后也只能再作深深的叹喟!

诗格式以“哀哉流民”重复为引子,继之以五言两小句,不拘平仄,惟押韵。若略去引子,则似五言古体诗。杜甫的〖三吏〗、〖三别〗,白居易的〖观刈麦〗等描绘百姓苦难生活的诗,也喜用五言古体。对比一下杜、白上述的诗,读来较有情节、较细致、较个别(当然也寓一斑之意),而张诗是一波波推进、一个整体,灾祸所至,几无悻免(甚至不得将,割爱委路尘)。令人如面对扑来巨浪,时感窒息。这或许是散曲作家习惯以白、露手法使然。下面抄录同时期作者的一首散曲,坦荡胸襟,多做好事犹时反躬自问,明白如话,以作互参。

〖中吕〗喜春来 (三首)
亲登华岳悲哀雨,自舍资财拯救民,满城都道好官人。还自哂,比颜御史费精神。

路逢饿殍须亲问,道遇流民必细询,满城都道好官人,还自哂,只落得白发满头新。

乡村良善全性命,廛市凶顽破胆心,满城都道好官人,还自哂,未戮乱朝臣。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2: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诗笔记4 --望舒居诗词108

唐宋诗人多缅怀陶潜、诸葛这等仁人志士.继承唐宋遗风,元明诗人也追颂岳飞、文天祥;并颇有堪与颉颃之作。

岳王墓
大树无枝向北风,千年遗恨泣英雄。班师诏已来三殿,射虏书犹说两宫。
每忆上方谁请剑,空嗟高庙自藏弓。栖霞岭上今回首,不见诸陵白露中。

诗作者高启,元末隐居不仕,应朱元璋召,官至翰林院编修。疑写诗讽刺皇帝,被借故问斩,死时仅39岁。其实在上诗中已见作者鄙视皇权的端倪。咏史诗到了杜牧手里,借古讽今已是常识。高启不无借颂岳刺赵氏王朝而有刺朱之意。

此七律以谒墓慨叹起兴,以大柏树拟人背北饮泣,颇醒题意。次联描述岳飞之愚忠,已接退兵之诏仍力争夺回两宫之必要。三联转为评论:除却岳飞还有谁愿意请缨战金?到头来却落得个魂断风波亭。在抨击声中,尾联拉回现实的光景:岳坟屹立,赵氏几代陵墓却湮没了。诗写得悲痛沉郁,寓史训于寒霜的肃杀氛围间。

诗格律严谨,辞句俊逸。中两联尤见工巧无痕,特别是“自藏弓”对“谁请剑”,似有神来之笔,引“自藏弓”典,忖汉高祖乃功成后为之,宋高宗却是强敌当前自断其臂!对比之下,是深一层的谴责。


再来看看赵孟頫的凭吊。

岳鄂王墓
鄂王墓上草离离,秋日荒凉石兽危。南渡君臣轻社稷,中原父老望旌旗。
英雄已死嗟何及,天下中分遂不支。莫向西湖歌此曲,水光山色不胜悲。

作为宋王朝秦王赵得芳的后代,肯明白对宗室杀害忠良、祸国殃民的行径予以谴责,是可贵的。

岳墓所在地栖霞岭,位杭州西湖旁。作者抓住人们对旖旎风光的西湖总予人赏心悦目的心理,在尾联道出不宜唱那煞风景的悲歌,把西湖拟人化成不胜悲情的“脆弱”美人,制造了一个更强烈的冲击效果,是这首诗的抢点。

诗开展写来不像高启那首的强烈,以杂草的茂生隐喻凭吊忧伤之深重。颔联以史笔手法写岳家军虽受到河南河北百姓的拥戴,但在位者偷安苟且,宋王朝败象已有伏笔。颈联嗟叹后悔(?)已来不及,小朝廷从此更难保;实含责怪自家人意味。中两联的形象塑造也较少,看似平平之作。惟末联把整首诗推向高潮,是作者的高明处。
顶部
松风山月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6578
精华 76
积分 4402
帖子 1492
威望 290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8-2-28
来自 河南郑州西郊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04: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辑徳扬善之为!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10: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诗笔记5 --望舒居诗词110

咏物是传统诗里一个特出的题材。作者往往借助“物”的特质形象,寄托一己的情操和理想。晋人陆云在《寒蝉赋·序》中赞蝉有五德:头上有蕤,是文采;只饮露水,是清高;不食五谷,是廉洁;不住巢窠,是俭朴;应气候守季节,是信用。而唐人喜咏蝉;虞世南,骆宾王,李商隐的诗虽偏重点不同,多多少少有这篇《序》所列五德的影子。

明朝于谦虽未备选名诗人之列,但所写的咏物诗,却让人感觉上特别清新,相信许多人不会陌生。


石灰吟

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据说《石灰吟》作于明永乐十二年,当时作者才16岁,却有个亲身经历。原来那时于谦在富阳山修读,恰好附近有座石灰窑,他目睹窑工将一块块青黑色的石灰放到窑内,经煅烧后竟化为白雪般的建材。说是有感而发,毋宁说作者少时已有坚贞意志;无怪乎他致仕后,兴利除弊、抗击暴强外侮,深受人们爱戴。

这《石灰吟》句句写石灰,又句句写自己。拟人化却不枉逻辑。次句承首句之开采过程,面对考验,镇定自若。三句之宁为玉碎,替结句之高风亮节铺垫。而“若等闲、全不怕、要留清白”更是一气呵成,不容分解。

诗守律绝格式,然用语通俗、流畅;抒写壮怀未偏于大道理。它所释出的语码更勉励着后世坚持真理正义、不惜洒热血之士。


再来读于谦的另一首咏物诗。

咏煤炭

凿开混沌得乌金,藏蓄阳和意最深。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
鼎彝元赖生成力,铁石犹存死后心。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

这七律从“鼎彝……”句看来,该是入仕后、甚或在高位时所作,在立意上明显比《石灰吟》深沉醇厚。年轻时的豪情,此时更是积蓄着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但愿苍生俱饱暖”的精神,而这也正是这位政治家、民族英雄身体力行着的。

此律严谨,用辞精致。起承转结清楚。中二联,借喻双关,对仗工整却生动有变化,转处顺当。颈联把“煤炭精神”推到最高点。结有沧桑感,然由于作者身居鼎鼐,故显然比起杜甫“安得广厦千万间…”来,更具备实现的可能性,所以通篇读来,感受到的并不是悲观,而是一股的坚毅;因而也更踏实些,这似乎更接近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境界了。

如果要做个对比,或者可以把《石灰吟》归于浪漫主义,而《咏煤炭》则归于现实主义。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15:3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锐彬先生果然是好先生。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21: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已经收入汇总帖中,点击即见。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3-11 09: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诗笔记6--望舒居诗词112

直抒与反衬

卖子叹
家贫有子贫亦娇,骨肉恩重哪能抛?饥寒生死不相保,割肠卖儿为奴曹。
此时一别何时见,遍抚儿身舐儿面。有命丰年来赎儿,无命九泉长抱怨。
嘱儿切莫忧爹娘,忧思成病谁汝将?抱头顿足哭声绝,悲风飒飒天茫茫!

这首被明代诗评家谢榛收录于《四溟诗话》的诗,只知作者是明人马柳泉,生平不详。相信受元曲直白影响,写来明白如话;可正是那种凄楚欲绝的感情抒发与奔泻,动人心弦。

这诗用古体,共十二句;偶句押韵,四句一换韵,大致四句一情节。
开头即表明骨肉恩重岂能轻抛却又不得不抛的矛盾,为下篇抒发铺垫。
次展开母子难舍难分的一幕,“遍抚儿身舐儿面”立即催人泪下;继而既希望孩子莫怨,又担心孩子忧思成病――感情交杂却真挚沉痛。
最后,孩子被带走了,顿时声竭的母亲眼前茫茫一片,悲情气氛渲染弥漫…。

谢榛道:此作一读改容,再读下泪,三读则断肠矣。此作当时的社会状况如何?谢榛在他自己的一首诗里写道:……三农最苦江南税,百战方休海上兵…几人封事为苍生?人们受到滥征重税、倭寇侵扰及官吏昏庸之苦。


如果说上引正面直抒的赋体表达出感情的细腻与冲击,下面这首七绝用反衬手法也具有强烈的感染力。
田家
田泥深处马蹄奔,悬帖如雷过废村。见说抽丁多不惧,年荒已自卖儿孙。

作者是明代黄淳耀。此诗用反讽写惨象,欲哭已无泪!读到“多不惧”时,不免令人狐疑;但一读到后句,令人立觉心酸!
此诗格律严守。用字精炼,你看:“泥深”却还“奔马”、“如雷过”,可见抽丁之急之狠。一个“废”字写尽农民苦况。“多不惧”,转得辞刁意邃,堪称神来之笔,而结句几乎概括了〖卖子叹〗内涵。

黄淳耀,初名金耀,字蕴生,一字松厓,号陶庵,又号水镜居士。嘉定(今属上海)人。家世清贫,自幼好学,诗文卓然成家,交往多东南名士,与侯峒曾(雍瞻)尤为莫逆,同纳名复社,各以气节相砥砺。崇祯十六年(一六四三年)成进士,未受官职。次年,清兵入关,破南都弘光朝,嘉定亦陷,嘉定人民起义抗清,淳耀与侯峒曾同被推为首领。城陷,与弟渊耀自缢于城西读书之西林庵(一名竹胜庵),洒血壁上,疾笔大书“大明弘光元年七月四日进士黄淳耀自裁于西域僧舍。鸣呼。进不能宣力王朝,退不能洁身自隐,读书寡益,学道无成,耿耿不没此心而已。异日虏气复靖,中华士庶再见天日,论其世者,尚知予心。”    能诗文,间有感讽政局之作,古诗多拟陶潜。所著有《山左笔谈》、《陶庵集》。善书,法颜真卿,亦工绘事。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2 20:1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458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