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5 22:4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走进历史

走进历史

    那天无意中看到一代音乐家和盆景艺术家莫泽熙的讣告,心情为之一沉。莫泽熙的逝世,是我国乐坛的损失,我们的艺术殿堂又少了一颗耀眼的星。不久,在早报周刊读到林言写的有关莫氏生前的一些事迹的报道,也访问了莫氏的一些好友,同期的周刊也登载了莫氏遗孀杜青女士的悼念文章,写得情真意切。从杜青的文章中,我们了解莫泽熙还有很多未了的心愿,究竟是什么心愿,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至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对莫泽熙的一生写下一本传记或回忆录之类,这或许是莫氏的“心愿”之一吧。这不禁令人想起,时间确实是无情的,现在不仅仅是抢救文物的时候,也是抢救活文物的最佳时机。

    对于先辈先贤的“抢救”工作,一路来都在进行,如陈嘉庚、李光前等先贤,都有有关机构如图书馆、博物馆、先贤馆、华裔馆等都有进行大量的搜集、整理、通过展览和出版的工作,向社会作一个全面性的介绍,这些工作都在一定的程度上保留了我们先辈先贤的精神和他们奋斗的事迹,树立了典范,既丰富了我们的史料,也加强国民的归宿感和身份认同。

    然而,历史并不仅仅是这些商界或文化界的名人,让我们回到五十至八十年代这段时间,整整的三十年,新加坡出现了很多著名的左翼运动领袖,如林清祥、林福寿、谢太宝、方水双、卢大通、知知拉惹、赛扎哈里等,包括已逝世的马共全权代表方壮壁,他们在各个领域都有不同凡响的表现,新加坡近代史上,应该记上他们的名字,设想,如果没有这一批献身政治的左翼运动领袖,新加坡近代史将是一潭死水。

    但,由于涉及敏感的政治问题,这些人的历史一般都束之高阁,这是不公允的。不管大家的政见如何,那都是属于过去,属于历史的一部分,他们对新加坡的历史、民主、自由、人权等都有一定的贡献。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我相信他们身上所焕发出来的光芒,比普通人还要璀璨,还更有普世的意义和价值。

    意识形态的斗争,已渐渐成为过去,现在应该冷静下来,重新思考一下,我们是不是应该以更宽容、更成熟的心态来面对历史?是不是应该像研究先贤们那样去研究他们?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中的大部分人不是已作古,就是垂垂老矣,再过若干年,恐怕这方面的历史将永远沉埋,这是历史的损失。

    我们应抛弃个人的偏见,还历史、历史人物一个真貌。希望有人能无私地进行这项历史性的工作,站在历史的高度,务实而真诚地面对历史,以传记或回忆录的方式,让这些左翼运动领袖的生平和事迹能走上舞台,以弥补这方面的缺失和空白,这样,我们的历史就真正走进历史。


    (本文已发表在2009年2月25日联合早报言论版《谈古论今》)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韩山元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436
精华 361
积分 33674
帖子 14491
威望 1902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5-1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5 23: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同意怀鹰的见解

我同意怀鹰的见解,应抛弃个人的偏见,还历史、历史人物一个真貌。对于当年的左派,应当给予公正、客观的评价,前些时有人将左派运动妖魔化,这是对历史的歪曲。我作为过来人,愿尽自己的一点力量,将自己知道的,亲身经历的重大历史事件复述。
顶部
邹璐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50
精华 50
积分 8083
帖子 3203
威望 4859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0-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5 23: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这项工程不简单,我建议大学的教授能够参与或主导这样的工作,将访问调查的工作分配给学生完成,而教授可以腾出手以第一手资料做研究

还原历史,一个时代又要过去,目前是一个分秒必争的时候了




邹璐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50

顶部
SG00001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28900
精华 16
积分 9550
帖子 4482
威望 504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8-5
来自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03:3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Yahoo!
回复 #3 邹璐 的帖子

在私欲极强的专制环境下,想要抛开历史偏见,难度有点大。
顶部
nowfresh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915
精华 10
积分 3952
帖子 1828
威望 211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12:2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这样的工作没有展开, 是因为新加坡的忌讳, 还是这样的研究没有经费支持?
顶部
nowfresh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915
精华 10
积分 3952
帖子 1828
威望 211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12:2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复 #4 SG00001 的帖子

到处卖弄你的这些玩意有意思吗, 一定要什么地方都贴标语,也不看下是什么议题? 这么孜孜不倦,无孔不入,是不是因为你内心就有很大的偏执啊.
认真整理自己的东西,找点象样的论据,少些猜疑多些推理, 还有注意有选择的发言, 还显得可信一些, 否则只是越说越不信.
顶部
冬木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8211
精华 1
积分 1017
帖子 487
威望 52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15: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SG00001 于 2009-2-26 03:30 发表
在私欲极强的专制环境下,想要抛开历史偏见,难度有点大。

看来这位先生的思想仍停留在五六十年代矣。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18: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怀鹰 的帖子

十分赞赏这篇佳作。

看来还历史以真实、原貌,是我们这一代的使命,因为我们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乃至参与者。

而且,诚如邹璐所言,“一个时代又要过去,目前是一个分秒必争的时候了”。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3:2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韩山元 的帖子

谢谢山元兄的支持,这个时候,是应该大胆说话的时候。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3:3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3 邹璐 的帖子

建议很好,不过该由哪间大学处理?学生作业可能是记录似的,我希望是以小说或报告文学或纪实文学的方式完成,那会更接近人物的真貌。

说得不错,时间越来越不利,应捉紧时间,能访问一个算一个。
我想,这是对新加坡左翼运动的一点贡献。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3:3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4 SG00001 的帖子

相对的来说,现在的政治气候和环境已经大大的改善。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3:3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09-2-26 18:00 发表
十分赞赏这篇佳作。

看来还历史以真实、原貌,是我们这一代的使命,因为我们是这段历史的见证人乃至参与者。

而且,诚如邹璐所言,“一个时代又要过去,目前是一个分秒必争的时候了”。

您说得很好,我们都是时代的见证者和参予者,这就是荣誉!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6 23:3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历史是残酷无情的,无论之前身份地位如何显赫,财富如何敌国,时间一过,慢慢也就烟消云散,归于寂灭。当然,大人物可以塑造成铜像塑像或蜡像,像神仙一样供奉起来,或摆在博物馆里供后人瞻仰;普通的小市民可没这份福气,顶多在家里挂上遗像或神主牌,早晚一炷香。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很难做到公允和全面的论断,个人的功过和历史的荣辱不是等同的,何况评价历史的人,往往带有个人的喜恶,以致于把历史人物写得面目全非,或扭曲事实。评价历史人物的史学家,不是同个时代的人,他们只能依靠史料,从社会发展的角度来审视、解读历史人物,因而容易失之真实。

    就以50--80年代这30年间活跃在本地政坛的左翼领袖来说,过去都把他们形容为破坏分子,激进好斗分子,甚而是带有某种暴力倾向的人,因为他们不是在宪法内进行议会斗争,而是采取较为激烈的议会外的斗争,即走上街头,一部分人也许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进行破坏公物、示威、甚至乱放土制炸弹等,所以被定型为破坏社会秩序,挑战现行合法的政权;另一方面,很多左翼领袖都曾经坐过牢,有者甚至被关十几二十年。

    左翼领袖的个人魅力和素质是有目共睹的,他们可以为政治理想付出宝贵的一生,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样的人,目前已找不到了。且把政治理念抛开,这样光辉的品质,其实是我们学习的典范。一个人能为自己的理想奋斗一辈子,至死不渝,这是人类中最闪光的人,在目前道德观念薄弱,人们变得越来越拜金主义,国家面对困境,人们不知何去何从的当儿,左翼领袖的这种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是应该得到肯定、发扬和学习的。

    所以,现在是应该站出来说真话的时候了,还他们一个真面目。左翼领袖能在群众中建立威望、声誉,能在政治运动中脱颖而出,能坚持自己的信念,他们身上必然有辉煌的一面;他们反映了一个时代的风云,反映了新加坡的近代史,他们是属于新加坡历史的,我们不能再采取鸵鸟政策,不能漠视他们在历史中的定位。当年参予政治运动的左翼领袖,如今健在者,也大多迈入老年、晚年,时间对他们很不利,对历史也很不利,让我们展开“抢救”行动,把这一批批、一段段历史和历史人物、历史片断、场景写出来,为新加坡近代史写下极其光辉的一面。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孤雁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8185
精华 1
积分 247
帖子 105
威望 14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11-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00: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支持!这是很有意义的事。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09: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09-2-25 23:19 发表
我同意怀鹰的见解,应抛弃个人的偏见,还历史、历史人物一个真貌。对于当年的左派,应当给予公正、客观的评价,前些时有人将左派运动妖魔化,这是对历史的歪曲。我作为过来人,愿尽自己的一点力量,将自己知道的 ...

非常赞赏,全力支持!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09: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就我所知,前些时候,在“国民教育”系统中,左翼人物(未必是领袖,也包括一般支持者),都被贴上“颠覆分子”、“极端分子”、“反国家分子”、“反社会分子”等等标签,而维护华文教育与文化者,则享有“沙文主义者”的美名!

这便是山元兄所说的妖魔化。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13: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左翼领袖的个人魅力和素质是有目共睹的,他们可以为政治理想付出宝贵的一生,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这样的人,目前已找不到了。且把政治理念抛开,这样光辉的品质,其实是我们学习的典范。一个人能为自己的理想奋斗一辈子,至死不渝,这是人类中最闪光的人,在目前道德观念薄弱,人们变得越来越拜金主义,国家面对困境,人们不知何去何从的当儿,左翼领袖的这种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精神,是应该得到肯定、发扬和学习的。"(怀鹰语)

以上表述,可圈可点!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09-2-27 13:03 编辑 ]
顶部
符懋濂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4917
精华 237
积分 17129
帖子 7229
威望 9837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6-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2-27 17: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鹰兄、山元兄,
期待你们的个人回忆录早日出版。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3-1 00:1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09-2-27 09:54 发表
就我所知,前些时候,在“国民教育”系统中,左翼人物(未必是领袖,也包括一般支持者),都被贴上“颠覆分子”、“极端分子”、“反国家分子”、“反社会分子”等等标签,而维护华文教育与文化者,则享有“沙文 ...

时代不断的在进步,历史不断的在修正,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当是超越偏颇的个人政治见解。
不管怎么看,左翼运动和左翼人物都是新加坡近代史的一部分,这是不可抹杀的。
据我所知,马来西亚文教界正在进行这方面的整理工作,包括马共在森林里的斗争,他们出了好多本书,当中有不少是回忆录之类。
相比之下,新加坡在这方面的研究和整理、出版就差强人意。
看来得加把劲,。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3-1 00:1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09-2-27 17:08 发表
怀鹰兄、山元兄,
期待你们的个人回忆录早日出版。

谢谢符兄的鼓励。
笔者个人的“历史”微不足道,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吧了。
重要的是那些为理想付出,在整个历史和时代中发挥作用的人物。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2 23: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01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