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诗歌] 七绝·依李拾荒《射天狼》韵咏杨门忠烈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张从兴 (野狐禅大师)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5669
精华 51
积分 8551
帖子 3677
威望 481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30 23:0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七绝·依李拾荒《射天狼》韵咏杨门忠烈

熊罴阔步蔑豺狼,世守三关镇吕梁。
百代讴歌无佞府,
金刀血暖断碑凉。


附李拾荒原玉:

西风何惧射天狼,回首蹉跎一稻粱。
忍把玉壶空对月,谁来今夜话凄凉。



[ 本帖最后由 张从兴 于 2009-1-31 11:31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30 23: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09-1-30 23:04 发表
熊罴阔步蔑豺狼,世守三关镇吕梁。
百代讴歌无佞府,金刀碧血沙滩凉。


附李拾荒原玉:

西风何惧射天狼,回首蹉跎一稻梁。
忍把玉壶空对月,谁来今夜话凄凉。

发表于 2009-1-30 23: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09-1-30 22:58 发表

步韵一首咏杨家将:

熊罴阔步蔑豺狼,
世镇三关扼吕梁。
百代讴歌无佞府,
金刀碧血沙滩凉。


揪狐狸尾巴——大作非“步韵“(也叫次韵),而是“依韵”(也叫同韵)。结句是三平调。


——奇怪!怎么把原玉的“稻粱”给修改了?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30 23: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09-1-30 23:04 发表
熊罴阔步蔑豺狼,世守三关镇吕梁。
百代讴歌无佞府,金刀血暖断碑凉。

附李拾荒原玉:

西风何惧射天狼,回首蹉跎一稻粱。
忍把玉壶空对月,谁来今夜话凄凉。


结句改得甚好,真是捷才。向狐狸致以崇高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敬礼!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31 01:2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金刀血暖断碑凉。——特爱这句。感觉断字很有气势,但对于杨家将的结局似乎还不精准?例如“渍”字有多一层感情色彩好像又软了一些。。。

[ 本帖最后由 罗贤生 于 2009-1-31 01:30 编辑 ]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张从兴 (野狐禅大师)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5669
精华 51
积分 8551
帖子 3677
威望 4818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17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31 10:2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QUOTE:
原帖由 罗贤生 于 2009-1-31 01:22 AM 发表
金刀血暖断碑凉。——特爱这句。感觉断字很有气势,但对于杨家将的结局似乎还不精准?例如“渍”字有多一层感情色彩好像又软了一些。。。

谢骡子的特爱。
我写这首诗,并没有考虑到杨家的结局,而是着眼于杨门忠烈,这 才是百代讴歌杨家将的主要原因。
金刀血暖断碑凉,是用碰碑而死、宁死不降的金刀老令公的热血,来和降了匈奴的汉将李陵的碑的冰凉,做一个强烈的对比。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31 10: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罗贤生 于 2009-1-31 01:22 发表
金刀血暖断碑凉。——特爱这句。感觉断字很有气势,但对于杨家将的结局似乎还不精准?例如“渍”字有多一层感情色彩好像又软了一些。。。

“渍”字有雕饰之嫌。过于推敲则失自然现成之趣。且音节也不响亮。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6-3 16:5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04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