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8 21:0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诗笔记2 --望舒居诗词102

歧阳
百二关河草不横,十年戎马暗秦京。歧阳西望无来信,陇水东流闻哭声。
野蔓有情萦战骨,残阳何意照空城。从谁细向苍苍问,争遣蚩尤作五兵。

这首七律的作者元好问,是鲜卑族人、金朝进士,金被元灭后不愿做官,专事著作。他的诗风刚劲开阔,情辞沉郁悲凉,从上述诗中可见一斑。

诗中说,两万人就能抵挡百万人的险隘关塞河山,因十年战火蹂躏,野草难生、京城一片昏暗;路途阻隔无音讯,伴随东流陇水的呜咽是逃避元军难民的哭声。野生的藤蔓尚且有情地遮掩战死者的骨骸,残阳却无心照射逃亡一空的歧阳城。面对这惨况谁还有心思去责问老天爷:为何允许蚩尤制作兵器导致人们战争不断?

诗贵精简,借喻、用典往往是诗人长话得以短说的手法。此诗写的“秦京”,并非实指“秦朝京都咸阳”,而是借喻旧秦领地,即今陕西一带。“百二”引自《史记·高祖本事》:“秦,形胜之国,带山河之险,悬绝千里,持戟百万,秦得百二焉。”意思说,秦地险固,二万兵力就可抵挡百万人的进攻。“陇水东流”源出汉乐府《陇头歌辞》:“陇水东流,鸣声呜咽。遥望秦川,心肝断绝”。“蚩尤”,古人传说蚩尤很聪明,是他创制兵器,以同黄帝交锋。善用典,或善化用前人辞赋诗作,先决条件是本身的文学修养,作者显然胜任愉快。

诗律严谨,颈联虽续写战祸却转向虚写,中两联之平仄、词性俱甚工整;结作“天问”式,强而有力。

战之罪!诗开篇即展现纵横的悲郁画面,次联演绎、补充了延续着的凄怆。三联稍转,采拟人化手法,授“野蔓”“残阳” 以情,起物我同悲之效!岂非又见“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结尾真是“无语问苍天!”,已到痛心疾首处。读来孰不为之深深慨叹……。

作者有一同类题材的绝句,且引为参考。

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之一
道旁僵卧满累囚,过去旃车似水流。
红粉哭随回鹘马,为谁一步一回头。

这写的是金哀宗天兴二年,元军围困金都汴京,金元帅求和。四月,金太后、皇后等五百馀人,乘车逃走,被元军截杀;俘虏一路饥渴劳累,凄苦万状。作者选取最代表性的镜头,突出强暴与悲惨的图景,是不是读来甚有震撼力?




存心常菊竹—落笔漫云烟

顶部
虫儿1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663
精华 86
积分 11619
帖子 5096
威望 64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8 22: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喜欢读~~

似这样的读书笔记多多益善!谢谢锐彬老师!

感觉“歧阳”是重复了题目了。——却明白了必要时是可以的。呵呵;))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9 09: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9 10: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野蔓有情萦战骨,残阳何意照空城。非常喜欢这两联,读林先生的笔记更好的理解鉴赏这首诗。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09: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元好问
目录 生平事迹 元好问诗词曲集(金) 你听过雁丘的故事吗? 诗狂他日笑遗山 野史亭上一布衣 且莫独罪元遗山    元好问,字裕之,号遗山,世称遗山先生。山西晋城人。生于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年)七月初八,卒于元宪宗蒙哥七年(1257年)九月初四日,其墓位于忻州市城南五公里韩岩村西北。他是我国金末元初最有成就的作家和历史学家,文坛盟主,是宋金对峙时期北方文学的主要代表,又是金元之际在文学上承前启后的桥梁。其诗、文、词、曲,各体皆工。诗作成就最高,“丧乱诗”尤为有名;其词为金代一朝之冠,可与两宋名家媲美;其散曲虽传世不多,但当时影响很大,有倡导之功。著有《元遗山先生全集》,词集为《遗山乐府》。

http://baike.baidu.com/view/31370.htm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09: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元好问年谱简编
  金章宗明昌元年庚戌(1190) 一岁
  生于秀容,出生七月,即过继与其叔元格。
  承安元年丙辰(1196) 七岁
  始学为诗,有神童之称。
  泰和三年癸亥(1203) 十四岁
  从郝天挺问学。
  金宣宗贞祐二年甲戌(1214) 二十五岁
  蒙古军围燕京。五月,自燕京迁都汴京。乱后避兵至汴京。作石岭关所见》《梁园春》等。
  贞祐三年乙亥(1215) 二十六岁
  蒙古军攻陷燕京。作《过晋阳故城书事》等
  贞祐四年丙子(1216) 二十七岁
  二月,蒙古军围太原。夏,奉母移居河南三乡。十月,蒙古军破潼关入河南。作《老树》等。
  兴定元年丁丑(1217) 二十八岁
  家居三乡。作《论诗三十首》等。
  兴定二年戊寅(1218) 二十九岁
  自三乡移居河南登封。十月,蒙古军攻陷太原、平阳。作《秋怀》等。
  兴定四年庚辰(1220) 三十一岁
  夏,游洛阳。作《西园》等。
  兴定五年辛巳(1221) 三十二岁
  在汴京登进士第。座主为赵秉文。作《家山归梦图》等。
  元光二年癸未(1223) 三十四岁
  夏,过昆阳。作《昆阳》等。
  金哀宗正大元年甲申(1224) 三十五岁
  五月,应宏词科合格,权国史院编修。从京中文人游。作《野菊座主闲闲公命作》等。
  正大二年乙酉(1225) 三十六岁
  夏,辞史院职,归登封。著《杜诗学引》。作《饮酒》《后饮酒》山居杂诗》《南溪》《颍亭留别》《少室南原》《颍亭》《梁县道中》《横波亭》等。
  正大三年丙戌(1226) 三十七岁
  任河南镇平县令。
  正大四年丁亥(1227) 三十八岁
  改官河南内乡县令。作《宿菊潭》等
  正大五年戊子(1228) 三十九岁
  金将领元颜彝在大昌原击败蒙古军。作《张主簿草堂赋大雨》《别程女》《长寿山居元夕》等。
  正大六年已丑(1229) 四十岁
  服母丧,闲居内乡白鹿原。著《东坡诗雅引》。作《山居》《范宽秦川图》《赤壁图》等。
  正大七年庚寅(1230) 四十一岁
  闲居白鹿原。应邓州帅移刺瑗之邀,赴任幕僚。作《被檄夜赴邓州幕府》《邓州城楼》等。
  正大八年辛卯(1231) 四十二岁
  正月,蒙古军围凤翔。四月,陷之。八月,赴汴京,任尚书都尚掾。作《岐阳三首》《雨后丹凤门登眺》《李屏山挽章》等。
  天兴元年壬辰(1232) 四十三岁
  三月,蒙古军围汴京。十二月十六日,金哀宗出奔河北。在汴京,任左司都事。作《壬辰十二月车驾东狩后即事》《眼中》等。
  天兴二年癸巳(1233) 四十四岁
  四月,金朝守将崔立以汴京降蒙古。擢为左右司员外郎,参与《功德碑》事件。被蒙古军拘管出京至聊城。作《俳体雪香亭杂咏》《癸巳四月二十九日出京》《癸巳五月三日北渡》《续小娘歌》等。
  天兴三年甲午(1234) 四十五岁
  正月,蒙古与南宋联军陷蔡州。哀宗自杀。金亡。六月,崔立被刺杀。在聊城。作《即事》《喜彦深过聊城》《秋夜》《十二月六日》《梦归》《甲午除夜》等。
  蒙古太宗七年乙未(1235) 四十六岁
  移居山东冠氏县。七月,游济南。作《学东坡移居》《泛舟大明湖》等。
  蒙古太宗九年丁酉(1237) 四十八岁
  秋,暂归忻州。冬,还冠氏。作《游黄华山》《卫州感事》《羊肠坂》等。
  蒙古太宗十年戊戌(1238) 四十九岁
  夏,至东平。秋,携家归乡,途中暂寓济源。作《出东平》等。
  蒙古太宗十一年已亥(1239) 五十岁
  夏,发济源,越太行山,归忻州。家居读书山。作《初挈家还读书山杂诗》《外家南寺》等。
  蒙古太宗十二年庚子(1240) 五十一岁
  家居。作《东山》《九日读书山》等。
  蒙古太宗十三年辛丑(1241) 五十二岁
  北游雁门、应州、浑源等地。作《杏花二首》《雁门道中书所见》等
  蒙古乃马真后二年癸卯(1243) 五十四岁
  秋,应耶律等之邀,赴燕京。冬,归忻州。作《出都二首》等。
  蒙古乃马真后三年甲辰(1244) 五十五岁
  秋,至燕京。归途中游洛阳。作《洛阳》等
  蒙古海迷失后元年戊申(1248) 六十岁
  夏,至真定,筹备刻刊《中州集》。作《自题中州集后》《客意》《种松》《镇州与文举百一饮》等。
  蒙古宪宗二年壬子(1252) 六十三岁
  居真定获鹿。作《壬子寒食》等。
  蒙古宪宗四年甲寅(1254) 六十五岁
  夏六月,游五台山。作《台山杂吟》等。
  蒙古宪宗五年乙卯(1255) 六十六岁
  《中州集》出版。游汴京。作《出都》等。
  蒙古宪宗七年丁巳(1257) 六十八岁
  九月,卒于获鹿。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0: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论诗三十首
  (丁丑岁三乡作)
  汉谣魏什久纷纭,正体无人与细论。
  谁是诗中疏凿手,暂教泾渭各清浑。
  曹刘坐啸虎生风,四海无人角两雄。
  可惜并州刘越石,不教横槊建安中。
  邺下风流在晋多,壮怀犹见缺壶歌。
  风云若恨张华少,温李新声奈尔何?
  (钟嵘评张华诗,恨其儿女情多,风云气少。)
  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渊明是晋人。
  (柳子厚,晋之谢灵运;陶渊明,唐之白乐天。)
  纵横诗笔见高情,何物能浇块垒平。
  老阮不狂谁会得,出门一笑大江横。
  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仍复见为人。
  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
  慷慨歌谣绝不传,穹庐一曲本天然。
  中州万古英雄气,也到阴山敕勒川。
  沈宋横驰翰墨场,风流初不废齐梁。
  论功若准平吴例,合着黄金铸子昂。
  斗靡夸多费览观,陆文犹恨冗于潘。
  心声只要传心了,布谷澜翻可是难。
  (陆芜而潘净,语见《世说》)
  排比铺张特一途,藩篱如此亦区区。
  少陵自有连城璧,争奈微之识碔砆。
  (事见元稹《子美墓志》)
  眼处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总非真。
  画图临出秦川景,亲到长安有几人?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色怨华年。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万古文章有坦途,纵横谁似玉川卢。
  真书不入今人眼,儿辈从教画鬼符。
  出处殊途听所安,山林何得贱衣冠?
  华歆一掷金随重,大是渠侬被眼谩。
  笔底银河落九天,何曾憔悴饭山前。
  世间东抹西涂手,枉着书生待鲁连。
  切切秋虫万古情,灯前山鬼泪纵横。
  鉴湖春好无人赋,岸夹桃花锦浪生。
  切响浮声发巧深,研摩虽苦果何心!
  浪翁水乐无宫徵,自是云山韶濩音。
  (水乐,次山事。又其《欸乃曲》云:“停桡静听曲中意,好似云山韶□音”)
  东野穷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诗囚。
  江山万古潮阳笔,合在元龙百尺楼。
  万古幽人在涧阿,百年孤愤竟如何?
  无人说与天随子,春草输赢校几多?
  (天随子诗:“无多药草在南荣,合有新苗次第生。稚子不知名品上,恐随春草斗输赢。”)
  谢客风容映古今,发源谁似柳州深?
  朱弦一拂遗音在,却是当年寂寞心。
  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酬无复见前贤。
  纵横正有凌云笔,俯仰随人亦可怜。
  奇外无奇更出奇,一波才动万波随。
  只知诗到苏黄尽,沧海横流却是谁?
  曲学虚荒小说欺,俳谐怒骂岂诗宜?
  今人合笑古人拙,除却雅言都不知。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晚枝。
  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诗。
  乱后玄都失古基,看花诗在只堪悲。
  刘郎也是人间客,枉向东风怨兔葵。
  金人洪炉不厌频,精真那计受纤尘。
  苏门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诗百态新。
  百年才觉古风回,元佑诸人次第来。
  讳学金陵犹有说,竟将何罪废欧梅?
  古雅难将子美亲,精纯全失义山真。
  论诗宁下涪翁拜,未作江西社里人。
  池塘春草谢家春,万古千秋五字新。
  传语闭门陈正字,可怜无补费精神!
  撼树蚍蜉自觉狂,书生技痒爱论量。
  老来留得诗千首,却被何人校短长?

U盘的丢失,暂时复制过来,以后再整理一下。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0: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原U盘所复制的,有后人对《论诗三十首》逐首的解释,暂时未从网上找到那份帖子。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0: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论诗三十首》第一首

汉谣魏什久纷纭,
正体无人与细论。
谁是诗中疏凿手?
暂教泾渭各清浑。

汉谣,指汉乐府民歌。魏什,指建安诗歌。什,《诗经》的雅、颂,以十篇为一卷,称为“什”,后来便以“什”指诗篇。
泾渭各清浑,泾水、渭水一清一浊,合流时清浊分明,泾渭各清浑即指泾渭分明。

这是元好问《论诗三十首》的第一首,表明了他写这组论诗诗的动机、目的和标准。元好问以《诗经》的风雅传统为“正体”,认为汉乐府和建安文学是这一传统的继续,他针对宋金诗坛上的一些弊病和“伪体”盛行、汉魏诗歌传统的淆乱,以“诗中疏凿手”为己任,要在纵览诗歌创作的历史中正本清源,区别正伪,使之泾渭分明,从而廓清诗歌发展的正确方向。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1: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论诗三十首》第二首

曹刘坐啸虎生风,
四海无人角两雄。
可惜并州刘越石,
不教横槊建安中。

这首诗反映了元好问推崇建安诗人的具有雄浑刚健风骨之美的诗歌。他首推曹植和建安七子之一的刘桢为诗中“两雄”,以“坐啸虎生风”形象地比喻他们的诗歌风格雄壮似虎。曹、刘是建安风骨的杰出代表,钟嵘评曹植的诗“其源出于国风,骨气奇高,词采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评刘桢“其源出于古诗。仗气爱奇,动多振艳,真骨凌霜,高风跨俗”。 标举曹刘,实际上是标举了他们所代表的内容充实、慷慨刚健、风清骨俊的建安文学的优良传统。
西晋诗人刘琨,被认为“雅壮而多风”(《文心雕龙•才略》),“言壮而情骇”(《文心雕龙•体性》),有“清拔之气”(《诗品》)。元好问推出刘琨,正是从其可比建安诸子的慷慨悲壮,梗概多气的艺术风格着眼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1: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论诗三十首》第三首

邺下风流在晋多,
壮怀犹见缺壶歌。
风云若恨张华少,
温李新声奈若何。

邺:邺城,东汉末曹操的据守之地,是建安时代实际上的政治文化中心。以曹氏父子为中心,建安七子及其他文人环绕,形成了邺下文学集团。是建安文学的中心。
元好问认为西晋诗坛中继承了建安文风的有不少,建安风骨的影响还是比较大(“壮怀犹见缺壶歌”),但也有了“儿女情多,风云气少”(钟嵘评张华诗语)的诗歌。建安风骨是元好问所肯定的诗歌风格,所以他以张华为例,认为张华虽然以其诗绮靡婉艳,文字妍冶而名高一时,但是缺乏豪壮慷慨之气,至于到了晚唐的温庭筠、李商隐,更是儿女情长,风格婉约。“奈若何”句表明了元好问对绮靡文风的不满情绪,对诗歌绮靡文风的发展的认识。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1: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论诗三十首》第四首

一语天然万古新,
豪华落尽见真淳。
南窗白日羲皇上,
未害渊明是晋人。

这首诗是元好问评晋代诗人陶渊明。出于对当时诗坛雕琢粉饰、矫揉造作诗风的反感,元好问评论晋代诗人陶渊明时前两句说:“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元好问崇尚陶渊明诗歌自然天成而无人工痕迹,清新真淳而无雕琢之弊。陶渊明的诗句自然质朴不假修饰,剥尽铅华腻粉,独见真率之情志,具有真淳隽永、万古常新的永恒魅力,是元好问心仪的诗的最高境界。如陶渊明的《饮酒》“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归田园居》等都体现了陶渊明崇尚自然的人生旨趣和艺术特征。
“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渊明是晋人”两句表明,虽然陶渊明高卧南窗,向往古代,但他并不超脱,还是运用自然平淡的文笔反映了晋代的现实。这个观点深刻指出,陶渊明与晋代现实的联系并未超脱于现实之外。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4: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第五首

纵横诗笔见高情,
何物能浇块垒平?
老阮不狂谁会得?
出门一笑大江横。

这首诗评论了西晋正始诗人阮籍。阮籍所处时代正是魏晋易代之际,司马氏屠杀异己,形成恐怖的政治局面。阮籍本有济世之志,但不满司马氏的统治,姑以酣饮和故作旷达来逃避迫害,做出了不少惊世骇俗的事情,世人以为阮籍狂、痴。但元好问深知阮籍“不狂”,看到了阮籍心中的“块垒”,认识到了阮籍诗中的真情郁气(“高情”)。元好问认为阮籍的诗笔纵横,如长江奔流,神与俱远,正是他高尚情怀、胸中不平之气的表现。这说明元好问认识到了写诗须有真情实感,反映了他对阮籍狂放品格的称许,对阮籍在黑暗统治下隐约曲折、兴寄深远的风格也是肯定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4: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第六首

心画心声总失真,
文章宁复见为人。
高情千古闲居赋,
争信安仁拜路尘!

这首绝句通过评论西晋太康诗人潘岳批评、嘲讽潘岳做人做诗的二重性格。元好问从诗写真情出发,鄙视诗写假话,言不由衷的作品。潘岳的作品描绘自己淡于利禄,忘怀功名,情志高洁,曾经名重一时,传诵千古。但是他的实际为人,却是躁求荣利,趋炎附势,钻营利禄,谄媚权贵的无耻小人。因此元好问认为,扬雄说的“心画心声”,以文识人是不可靠的,会“失真”,即言不真诚,言行不一的问题。识人,不能只观其文,还要看是否言行一致,心口如一。
所谓“言为心声”、“文如其人”,不能绝对化,因为人的思想感情是复杂的、充满矛盾、发展变化的,有时也会出现假象。这样就要善于分析复杂的矛盾现象,善于识别假象,才能获得正确的认识。诗歌史上诗与人不统一的现象不独潘岳,元好问的针砭是深刻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4: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第七首

慷慨悲歌绝不传,
穹庐一曲本天然。
中州万古英雄气,
也到阴山敕勒川。

这首诗评论了北朝民歌《敕勒歌》。《敕勒歌》描绘了开阔壮美而又和平安定的草原风光,有豪放刚健、粗犷雄浑的格调。元好问重视民歌,前两句他肯定、推崇这首民歌慷慨壮阔深厚的气势,推举它不假雕饰而浑然天成。
后两句点出了中原文化对北方少数民族地区文化的影响。敕勒本是北方一个游牧民族名称,居住地方在敕勒川(今山西北),元好问认为,看《敕勒歌》的产生和风格,是中原的慷慨豪迈的气魄传给了阴山下少数民族的艺术作品。《敕勒歌》表现了我国境内各民族文化的相互影响和渗透。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4: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第八首

沈宋横驰翰墨场,
风流初不废齐梁。
论功若准平吴例,
合着黄金铸子昂。

这首诗评论了初唐诗人沈佺期、宋之问、陈子昂。初唐诗坛基本是南朝形式主义文学的延续,宫体诗充斥诗坛,文风绮靡纤弱。沈佺期、宋之问总结了六朝以来声律方面的创作经验,确立了律诗的形式,驰名一时,对唐代近体诗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元好问肯定了他们的贡献和影响(“横驰翰墨场”),但也批评了他们在诗歌创作上仍然没有摆脱齐梁诗风。
元好问认为,开唐诗一代新风的诗人是陈子昂。陈子昂复归风雅兴寄,高倡汉魏风骨,上接建安传统,以其诗歌理论和创作实践,终于廓清了初唐半个时纪齐梁余风的影响,迎来了以“风骨”、“气象”著称的盛唐诗歌创作高潮。他的“兴寄”、“风骨”理论成为后人反对形式主义柔靡诗风的理论武器。因此,元好问充分肯定了陈子昂的历史功绩,并将其革新文风与范蠡的平吴事业相提并论,认为也应为陈子昂铸像,以表其功。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4: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第九首

斗靡夸多费览观,
陆文犹恨冗于潘。
心声只要传心了,
布谷澜翻可是难。

费览观:费,费力。览观,阅读
难:(读第四声),祸害——存疑,若读去声则平仄韵混押。

这首诗是批评陆机。陆机和潘岳是西晋文坛齐名的代表人物。《世说新语•文学》:“孙兴公云:‘潘文浅而净,陆文深而芜。’”元好问认为“陆文犹恨冗于潘”,写诗如果争相绮靡、篇幅冗长会增加读者的阅读负担,诗歌既然是传达心声与真情,意尽就该言止,不要太多太长,不须摇唇鼓舌,多所铺张。这里也体现了元好问注重诗歌真情实感,反对形式华艳的观点。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24 14: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第十首

排比铺张特一途,
藩篱如此亦区区。
少陵自有连城璧,
争奈微之识碔砆。

特,只是。
少陵,天宝中,杜甫客居长安近十年,住杜陵(汉宣帝陵)附近的少陵,故世称杜少陵。
微之,元稹字。
这首诗是元好问针对元稹评论杜甫的言论的再评论。元稹在为杜甫所写的墓志铭中特别推重杜甫晚年所写的长篇排律诗“铺陈始终,排比声律”,认为这方面李白连它的门墙也达不到。的确,杜甫在诗歌语言艺术上是很下功夫的,“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誓不休”。杜诗格律严谨,对仗工稳,尤其是晚年的长篇排律更为精细,“晚节渐于诗律细”。这是优点,但是另一方面也会产生过于雕琢和堆砌的副作用。如,后来宋代的江西诗派也杜甫为宗,但侧重于杜甫诗歌炼字造句方面的形式技巧,而忽略了杜甫诗歌中最有价值的东西,即丰富深刻的社会内容和、忧国忧民的进步思想和深刻的现实主义精神,也忽略了杜诗多样化的风格和艺术上全面的成就。因而,元好问对元稹的批评是有现实意义的。
杜甫的晚年的长篇排律固然功力深厚,但多投赠之作,也非最精粹部分。元好问认为杜甫的排比铺张只不过是一种手法,元稹过分称颂这种手法,单把“排比铺张”当作不可逾越的藩篱,是错把似玉的石块当成连城璧了。这也体现了元好问反对过分讲求声律对偶以及对诗歌社会现实内容的关注。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22 06:1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05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