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 关于“双字对”的几点讲究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7 09: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关于“双字对”的几点讲究

关于双字对的几点讲究--刘友竹

我曾撰《谈双字对》一文,已在《中华诗词》2000年第五期、《四川诗词》2006年第一期等十多家刊物上发表。随着时间的推移,资料逐渐增多,认识更加深化,认为双字对可以不分词性这一规则,不仅诗词对仗适用,而且对联、诗钟也适用;联合结构的合成词(双字”),与其他结构(偏正式、主谓式、动宾式)的合成词,即使词性相同,也不宜相对;联绵词可以互相对仗,也可以与联合式合成词(双字”)相对。特再撰文论述之。
一、诗词对仗,以及对联、诗钟,凡双字对均可不分词性。
丙戌暮春,与数友游眉山三苏祠,见正门对联云:
克绍箕裘,一代文章三父子;堪称楷式,千秋景慕永馨香。
一友云:“‘景慕是动词,馨香是形容词,怎么能与文章父子这两个名词相对呢?’’我和另几位朋友认为:这几个词汇虽然词性不同,但都是联合式合成词,它们结构相同,且都是既自对而又相对”(王力语),故答案是可以相对。但那位朋友仍然摇头,表示怀疑。
按照格律,不论诗、词、对联、诗钟,凡是对仗,遣词造句,均须词性相同。但双字对例外,可以不分词性,这就给属对时增添了一定的灵活性。古人所谓双字,就是由两个同义、反义或近义的词素并列构成的合成词。王力《汉语诗律学》称作连用字平行字,某些诗钟专著则称作排比字。杜诗中有很多双字对,如兵戈一草木龙蛇一燕雀离别一艰危纵横一上下,,等。杜甫很善于运用双字对可以不分词性这一规则,如《房兵曹胡马》:所向无空阔,真堪托死生空阔一死生是形容词对动词;《过客相寻》:地幽忘浣栉,客至罢琴书浣栉一琴书是动词对名词;《渝州候严六侍御》:不知云雨散,虚费短长吟云雨一短长是名词对形容词。
某些《诗钟法式》规定:联合式合成词只能以同性、同类者相对。”“只能形容词对形容词,动词对动词,名词对名词。某些地区、某些诗钟社为了评比方便,易分高下,订出苛刻条件,就像作诗斗险韵一样,为作品增加难度,是可以理解的。但诗律已经够严了,故前人有诗律伤严近寡恩之叹。我认为,作诗钟以诗律为准绳即可,不必更立禁条,格外苛求。
前代名家的一些诗钟作品也还是灵活运用的,如沈葆祯《复•年》(二唱):“报复相寻牛李党,德年俱进富韩尊”,“报复一德年”是动词对名词;易顺豫《蓬莱•昭烈帝》(分咏):“其中绰约多仙子,天下英雄惟使君”,“绰约一英雄”是形容词对名词;王毓菁《门•起》(五唱):“孙子不叨门第荫,华夷常问起居安”,“门第一起居”是名词对动词;曾伯厚《火•交》(七唱):“那堪三月连烽火,未有千金莫结交”,“烽火一结交”是名词对动词,等等。
二、联合式合成词(即“双字”),与其他结构(偏正式、主谓式、动宾式)的合成词,即使词性相同,也不宜相对。
宋、元间人方回选编《瀛奎律髓》,有杜甫《秋野》五首,其第二首之颈联是“吾老甘贫病,荣华有是非。”方回曰:“‘吾老’是单字,‘荣华’是双字,亦可对否?”冯班曰:“‘吾’字是不妥,或当时偶失检点,或后世传写之误。”方回提出问题,冯班加以辨析,均认为“吾老”不能对“荣华”,因为前者是主谓式合成词,后者是联合式合成词。及查南宋人赵次公注释本,“吾老”乃“衰老”之误。于是疑问得以冰释,“衰老”与“荣华”两个联合式合成词相对,很工整。
据王毓菁《诗钟话》,有人作《腰•细》(五唱)诗钟,以“腰腹”对“细君”,此二词虽同为名词,但“腰腹”是联合结构,“细君”则是偏正结构。另有人作《鸡•杨贵妃》(分咏)云:“叫开百二秦关锁,压倒三千粉黛围。”一人云:“‘秦关’如何能对‘粉黛’?”另一人云:“正犹‘腰腹’对‘细君’耳。”按“秦关”和“粉黛”均为名词,但“秦关”是偏正结构,“粉黛”是联合结构。他们都认为,“腰腹”不能对“细君”,“秦关”不能对“粉黛”。在某诗钟专著中也有此类例子,如“老大一无知”,“英雄一帝子”,“英雄一酷吏”,“佳丽一天魔”,第一个例子是形容词相对,后面三个例子都是名词相对,但出句之词均为联合结构,对句之词均为偏正结构,均不符合对仗规则。
三、联绵词可以互相对仗,也可以与联合式合成词(即“双字”)相对。
按联绵词是并列结构的单纯词,福州三山诗社《折枝法式》称之为“相粘的排比”。杜诗中有很多联绵词相对的例子,如“伶俜—邂逅”,“蛱蝶—芙蓉”,“缥缈—峥嵘”,“翡翠—麒麟”等。但杜集中也有很多联绵词对联合式合成词的例子,如“趋走一氤氲”,“淹留一寂寞”,“烽燧一骆驼”,“榉柳~枇杷”等。
杨文继《七竹折枝摭谈》把联绵词称作“连词排比”,指出“要以同类相对,不能与联合结构的合成词相对。”但是,这条禁令既不符合前贤的范例,也背离今人的创作实践,缺乏实际的可操作性。在我所看到的诗钟专著所举的诗钟作品中,只找到一条纯粹的联绵词对仗,即《团•见》(五唱):“盘中苜蓿团朝日,叶底芙蓉见早霜。”而大量存在的都是联绵词与联合式合成词相对,例如:“牛马—凤凰”,“销沉—恍惚”,“鸳鸯—龙虎”,“嫦娥—桃李”,“恩怨一婆娑”,“粉黛—蓬莱”,“骚愁—蟾蜍”,等等。

林锐彬
高级会员

UID 1470
精华 57
积分 3065
帖子 1074
威望 1982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5-14
状态 在线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7 09: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2 21:1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72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