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5 20:4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诗笔记1 --望舒居诗词101

古戍
古戍连山火,新城殷地笳。九州犹虎豹,四海未桑麻。
天迥云垂草,江空雪覆沙。野梅烧不尽,时见两三花。

这首五律的作者是元末明初,被人誉为“赛诸葛”的刘伯温

诗内容通过对连年战火、民不聊生的描绘,鞭挞元统治者的暴虐;同时也表达对新生力量的信心。

诗依循传统的“起承转结”格式。首联由见到古边防营垒,引起连年战火的联想。颔联进一步承接,控诉虎豹贪婪、农事败坏蔓延全国。颈联一转,以景代言,铺陈远近处处空旷凄凉。转后的结,令人眼前一亮,原来历经战火和风雪,却有顽强坚贞的梅树,在透露春的消息!

诗运用比喻和象征手法,写实写虚变化自如。首联之联想,虽虚亦实;颔联以虎豹虚喻贪官酷吏,也属实写;颈联写实景,却是反映作者的心绪。末联更以梅花象征信心和希望,实中含虚。

诗在首联也使出互文手法。“殷”字读如“引”,动词,震动之意。两句说的无论古戍新城,都是战火弥漫、号角声声。

对仗上,“九州”“四海”意同,是小缺点,但主要在写“虎豹”“桑麻”。

颈联“天迥云垂草”,让人不禁想到孟浩然的“野旷天低树”,实有异曲同工之妙。当然这不是抄袭,而是创新。就如李白写了“山随平野尽”,杜甫也写了“星垂平野阔”一样。“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与“天迥云垂草,江空雪覆沙”两者意蕴有大差别。

末联最令人拍案叫绝,除了它让整首诗因而染上乐观色彩外,“野梅烧不尽”显然是化用白居易“野火烧不尽”;但同时它已将白居易的拗句“仄仄平仄仄”巧妙地改为正格的“仄平平仄仄”。还有个巧妙处,也许您也注意到,两人两个“烧”字,竟然从主动词变为被动词了!或者说这是汉语之妙吧,但这也反映了作者的诗学修为和笔力。

总体来说,这首诗所表现作者的胸襟和艺术感染力,是将它摆到盛唐也毫不逊色的。

[ 本帖最后由 林锐彬 于 2009-1-15 20:46 编辑 ]




存心常菊竹—落笔漫云烟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5 20: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5 21: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弥足珍贵,多多益善。
顶部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7 08:4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09-1-15 21:01 发表
弥足珍贵,多多益善。

谢谢。希望看到切磋的意见…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17 09: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林锐彬 于 2009-1-17 08:42 发表
谢谢。希望看到切磋的意见…

虽是赏析文章,实乃诗话一篇。有实事求是之意,无哗众取宠之心。平易近人,娓娓道来,令读者受益匪浅。文如其人,蜗牛如获至宝。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22 06: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672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