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一:彩带(2007.04.09)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本主题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9 10:51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鹰短篇小说日记之一:彩带(2007.04.09)

    倪丽娥是个盲女。

    盲,意味着她失去了很多生活的乐趣;大自然这个美妙的词汇,包括它所拥有的一切景观,只是她脑海里偶然激起的一簇浪花。说浪花也不很贴切,她根本不知道浪和花是什么样子的,只能凭想象用心灵的那双慧眼去捕捉。有人告诉她:浪是雪白雪白的,一匹一匹象草原上的奔马,但她又犯愁了,她无法想象奔马的样子。后来,盲人协会的关小姐带她去唐城,让她跨上马背,在广场上绕圈子。那一刹间,她感觉自己好似腾云驾雾,身体轻飘飘;她伸出双手,想捉住那虚无飘渺的梦,却从马背上摔下来,幸亏只是擦伤手臂。她忍住疼痛,伸手抚摸马儿的头、颈、背、飞扬的鬃毛,两手不由颤抖起来,忍不住高声欢呼。

    关小姐又带她去植物园“赏花”。那是一个带点湿气的早晨,太阳刚刚露脸,草叶上的露珠闪着晶亮的光。她赤着脚,在草地上漫步。脚板冰冰凉凉,有说不出的舒畅。她抚摸着胡姬的花瓣,感觉一丝丝的香气,正从花瓣透过指尖渗入心扉,她完全陶醉在花香里。从植物园回来,她变得比过去沉默,坐在庭院一角,用内心的触觉去感受雪白雪白的浪花,冥冥中有一股强悍的力量推拥着她,她忍不住抓起画笔,在画布上尽情地挥洒。一匹一匹雪白雪白的浪花,在画布上汹涌而温柔起来。看过“浪花”的人,都会被那纤巧而强烈的艺术氛围所感染。
但她依然保持沉默,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她完全走向内心世界,不理会外面的风风雨雨,也拒绝别人走进那个一团迷雾似的世界。尽管别人不理解,她也乐在其中,对她来说,这个世界无论如何还是美妙的;有一些模糊的梦,一些伤感的梦,一些期待的梦,一些喜乐的梦,在她心灵交织着,她很小心地珍藏起来。

    她原本不是盲的。

    三岁那年,她忽然发了一场高烧,就这样失去了一双美丽的眼睛。三岁前的记忆荡然无存;其实,存不存在没有太大的关系,反正现状就是一条不可变更的铁律。这么多年来,自己也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刻意安排。她无怨无悔,象阴暗的墙角里的一朵小花,默默地沿着既定的轨迹生长。十二岁那年,爸妈走了。刚成年的哥哥无法撑起她这沉甸甸的生命,在一个静夜里抛下她,独自浪迹天涯去了。醒来时,她习惯性地伸手去触摸哥哥的体温,却扑了一个空,手心抓到的是冰凉的枕头。她以为哥哥买早点去了,便耐心的坐在沙发上等。凭她敏锐的感觉,时间已消失了一大截,耳边那一声亲切的呼唤仍在九霄云外。她慌了,忘了腹中的饥饿之火,摸到了门锁,开门出去,一路摸到电梯,下楼来,也不知往哪儿去,只能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心里一声声的叫着哥哥。忽然,脚下好像踩到了云絮,身子一仄,整个人跌进沟渠;额头撞到了硬物,疼得她大叫起来,一摸,手掌上全是腻腻温温黏黏,她知道这个东西叫血,脑袋有点昏眩,越发叫得响了。很快,她就被路人拉上来。

    “咦,是个盲的。”她听到有人这么说,语气很是讶异。

   “ 小妹妹,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有人问。

    她嚎啕大哭起来。她从来没这么伤心的哭过,为的是见不到哥哥。其实,哥哥就躲在附近,他也两眼泛红,好几次想冲上去拥着她痛哭,最后,还是咬一咬牙,掉头走了。

    她像一朵漂泊的云,随风飘向另一个天空,从此不再回头。就这样,她在盲人协会里和另外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厮守着青涩的岁月。第一晚,即平凡又不平凡。这是一个新的家,她再也闻不到一房式组屋里那股特殊的气味,摸不到那凹凸不平的墙壁和粗粗的地板。周围都很
静,也很吵。傍晚时分洒了一阵雨,天气有点凉。她扒在窗口,晚风拂在脸颊,把泪珠吹落在窗台上。她多么想念哥哥,多么希望哥哥会像天神一样出现在她面前,低低的唤一声:妹妹,我回来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然而,耳畔传来的,却是夜鸣虫不甘寂寞的唧唧声和远远近近一声高一声低的蛙鸣,多凄清的夜晚呀!她的心仿佛掉进了深不可测的井里,阴阴暗暗,晦晦涩涩,见不到一丝光。她竟然伏在窗台上睡着,脸上还挂着一串串泪珠。接连几天,她不言不笑,也不哭,呆呆的坐着或站着。她比石头还沉默,不管别人怎样逗她,她始终没有反应。

    一个静夜里,她走到院子,仰头“望”着月亮,轻声的念着:“哥哥,你现在在哪里?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回答她的,仍然是那无边无际的冷
清。她终于明白,哥哥不会再回来了。她必须接受这现实;她开始接受阳光,但把笑深深的缝在心间。她不和别人说话,只爱跟自己独语。她对生命没有热情,没有希望,只是机械性地呼吸着那没有甜味的空气。她不知道自己长成什么样子?是丑八怪还是俊俏的花姑娘?对于美丑,她无法比较和鉴赏;也许美就像柔柔的阳光,像小鸟的歌唱和起伏的蛙鸣,像一阵沁爽的清风,像心里偶然感受到的快乐,但快乐又是什么东西呢?它飘飘渺渺,朦朦胧胧,大概一身都是花衣裳吧。丑呢?丑又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像厕所里那难闻的臭味?还是那可恶的蚊子?哦!她曾经被含羞草的刺扎过,那算不算丑呢?

    有一天,她忽然涌起一股难奈的冲动。她很想知道,自己究竟长得好不好看?也许,这是少女怀春的一种心态。她拉着辅导员关小姐走到院中的一棵树下,悄声的说:“关小姐,我长得怎么样?”她的呼吸忽然变得急促起来,脸颊也滚烫烫的。

    “你,当然长得蛮好看的。”关小姐温柔的说。

    “真的?”

    关小姐点了点头,不过很快她就发觉小倪看不到她点头的动作。她说:“你的眉毛长得很清秀,很端庄,弯弯的像弓,也像月芽儿,鼻子尖挺,像一座小小的丘陵,你的嘴唇像红宝石。”她几乎把天下最美的词汇都用上了。

    “什么是弓?什么是月芽儿?什么是丘陵?什么是红宝石?可惜,我什么也看不见……”她的脸色像晚霞,渐渐的黯淡。

    关小姐也找不出什么话来舒解她内心的悒结,只能轻拍她的肩膀说:“小倪,相信我,你真的长得很好看,就像你的画一样,你知道吗?每当有客人来,站在你的画前,第一句话总是说:好美!你记住了,你就像画一样美!”

    她羞涩地点点头,心里仿佛有点高兴。原来我长得并不丑,我还有一点值得骄傲的地方。但好看又有什么用呢?我毕竟看不到,如果上天能赐给我光明,那怕只是一线微光,该有多好!她连作梦都在祈求,然而,梦里尽是黑糊糊的一团,一点也不浪漫。白天,她在“工场”编织各种藤具。别看她双眼已盲,编出来的藤具绝不比艺匠们逊色。除了编藤具,她也编小动物;那些形象糅进了她的情感,仿佛一放手就可以在地上活蹦乱跳。她最喜欢编青蛙,说不出什么原因,每当在编青蛙时,耳畔就会听到那“鼓鼓鼓”的蛙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关小姐说青蛙不只会跳,还会唱歌。她教她唱:一只青蛙一张嘴,两只眼睛四条腿,扑通扑通跳下水……;她唱着唱着,歌声变成了呜咽。哥哥啊,你现在在哪里?为什么不来看我?那“鼓鼓鼓”的声音,是不是你在呼唤我?

    每当刮风下雨,她总扒在窗台,倾听如泣如诉的蛙鸣,尽管内心悲悲切切,但灵魂深处却有一点抚慰。每个夜晚,她都在画画,心灵完全消融在画布上。同房的姐妹都睡了,她偷偷的摸到花园去。她不是去“赏月”,无论月色有多美,对她是毫无意义的。她喜欢那样的环境,让寒风梳洗着脸颊和四肢,想着一些熟悉或陌生的声音;她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拥有一双比星星更明亮的眼睛,一下子就看透了三千大千世界……


图片附件: shuicaihua01.jpg (2007-4-9 10:51, 66.13 K)



图片附件: shuicaihua02.jpg (2007-4-9 10:51, 56.15 K)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唐砚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唐砚


UID 1082
精华 3
积分 751
帖子 311
威望 43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4-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9 13:0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看世界 ,真的不需要眼睛。




◆★◆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顶部
水精灵 (水月镜花)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1047
精华 18
积分 12775
帖子 5686
威望 6934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3-27
来自 Singapore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9 13:4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tangyan1010 的帖子

有时候有眼睛,也看不清楚这世界。




顶部
Aarom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20
精华 5
积分 1270
帖子 478
威望 78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4-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9 14: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盲人虽盲但心细,明眼人是难的糊涂啊!
顶部
Dex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914
精华 6
积分 996
帖子 444
威望 55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2-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9 17:2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哥哥离开的时候,好伤心啊! 放弃就是一种伤害,不管什么理由。但是,能拯救自己的其实还是她自己。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8-18 06: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881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