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瘸腿机场的三十年——日本战后最惨烈的官民纷争
木鱼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9
精华 17
积分 4739
帖子 2168
威望 25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6-1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9 01: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瘸腿机场的三十年——日本战后最惨烈的官民纷争

瘸腿机场的三十年——日本战后最惨烈的官民纷争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郑若思

地址:http://www.hjclub.com/showTopic.asp?id=2564687

很多年前,马季说过这么一段相声。
马:“您说北京什么最长啊?”
唐杰忠:“这我还真不清楚。”
马:“北京地铁建设时间最长。都修了多少年了,还没修得呐。”就这一段话,伤害了几位参加地铁建设的工人阶级的感情,把投诉信写给了报社,闹得满城风雨。

马季不知道,在建设资本主义如火如荼的邻国日本,一条两千五百米的机场跑道居然修了三十年还没达到计划的长度,而且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时间表能精确到分钟的日本人还说不准到底何时能修完,相比之下北京二线地铁可以算是“大干快上”,北京工人阶级生马季的气确实理直气壮。这不是我的捏造或者调侃,而是千真万确的事实。这条修不完的跑道就在驰名世界的成田国际机场。

成田国际机场坐落在东京东北方向的千叶县东部,是日本最重要的国际航空站,起降航班数占日本全国国际航班的百分之六十,在日本关西、韩国仁川、上海浦东机场建成前,成田机场是东亚首屈一指的航空枢纽,平均每两到三分钟起降一架飞机。可是谁能想到,这么重要而著名的机场,在它启用后的前二十四年都只有一条四千米的跑道,而世界上同等地位的机场至少有两条以上的跑道。超密集的航班靠一条跑道出入港,调度指挥稍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不知是否土地爷对成田机场有特别的眷顾,还是靠了日本人做事一丝不苟的优点,居然迄今为止成田没有发生过重大伤亡事故——也算是这个命运坎坷的机场创造的奇迹。

出现瘸腿机场不是因为那规划机场的是个“没头脑”,忘了多设计几条跑道。1960年代日本政府的计划是修三条长度分别为:4000米、2500米和3200米的跑道,从当时世界航空界的情况看,这个计划算是很有前瞻性的了。

但是问题随之就来了:原先预定的几个机场建设候补地点遭遇了当地农民的强烈反对,工期一拖再拖,眼看着东京羽田的旧机场越来越跟不上资本主义建设的步伐,日本政府情急之下一夜拍板,选择成田附近的三里冢地区为新机场地点。

在国土狭小的日本,历来修建机场所遇到的民意阻碍是无法想象的,本来农民反对建机场多是由于对收买土地的价格不满或者厌恶机场带来的噪音,和政府之间只不过是“经济斗争”。可是那时偏逢六十年代左翼运动的高峰期,左翼份子自然不愿放过这个发动农民大众与日美反动派斗争的好机会,纷纷进入三里冢地区扎根串联,原本就对日本政府满腔怒火的农民,听了左翼活动家的“革命道理”,深信成田机场将来根本不是政府说的民用机场,而是个军用机场,经济斗争转眼间变成了政治斗争,民间维权运动由于赋予了“革命”意义,日本战后规模最大、最惨烈的官民纷争由此拉开了序幕。

由于三里冢农民拒绝出卖土地,日本政府制定《成田治安法》,专门用来对付反对派。先是武力驱除反对派的“团结小屋”,后两次以强制手段买进土地,也只完成了一条跑道,反对派争取到来自日本民间的同情,并集资在政府预定修跑道的地点建了一座“岩山大铁塔”,用来阻碍飞机起降,日本政府只好出动警察推倒铁塔。

1978年3月底,东亚最大的机场正要单腿起跳,谁料开张的四天前,反对派成员竟然成功突破一万名警察构成的防线,攻占了机场控制塔,捣毁了控制塔里的仪器,成田机场被迫延迟两个月才开张,另外两条跑道的修建更加遥遥无期,这就意味着能在成田起降的航班数只能达到原设计的一半。

成田机场虽然建成了,但是反对派的骚扰从来就没有中断。他们时而袭击警岗,时而在机场洗手间放置土制炸弹。托他们的福,成田成了世界上最早采取反恐措施的机场,哪怕只是去机场大厦接送朋友也要在入口处向警官出示身份证。我的一个朋友去成田接机时忘记带外国人登录证,便被当场拦住。幸好那是工作日的白天,求情之后警察电话联系了他所在大学的留学生科,确认身份之后才放行。

直到1993年,日本政府承诺“任何情况下都不以武力解决武力问题”,才终于把反对派请上了谈判桌,反对派也同意通过协商解决第二条跑道的用地问题。

天下事总是计划跟不上变化。反对派的火气刚降下来,日本被选为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的主办国,成田的一条跑道如何应付得了蜂拥而至的球迷包机?日本政府又一次失去了与反对派讨价还价的耐心,大腿一拍:“2002年以前一定要把第二条跑道修好!”

此言一出,反对派当即翻脸,重弹“要地没有,要命有一条”的老调,双方争执了整整三年毫无进展,日本政府囿于当年“绝不动武”的承诺,只好将跑道位置北移八百米,避开反对派占有土地,而跑道长度也因此缩短到2018米,因为未能达到原设计的2500米,只好称其为“临时跑道”。由于长度不够起降远程航线的波音747等大型客机,临时跑道只能起降亚洲短程航线的中小客机,依然是个瘸腿机场。

1966年日本内阁给成田机场的建设预算是1350亿日元,由于土地问题造成的官民矛盾,成田机场开业25载,实际耗资达到了一兆二千亿日元,是原计划的十倍,更不必说在经济效益上的损失了。

更加触目惊心的是人命伤亡。成田纷争近四十年来,共造成包括五名警察在内的十三人丧命,在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每一个生命的丧失——无论其政治立场如何,都足以使整个社会痛惜。

也许是吸取了成田机场血的教训,日本政府宁可花费一兆五千亿日元填海造地修建关西国际机场,以致事后诸葛亮们纷纷议论:“早知如此,六十年代在海上修建东京机场,有四千亿日元就够了。”

尽管反对派的暴力行为为绝大多数日本人所不齿,但是日本社会的共识却是:造成这一悲剧的原因是日本政府的决策失误,在修建机场这样重大的问题上没有事先疏通民意,扣错第一颗纽扣的是日本政府,所以解铃还需系铃人,日本政府应该先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土地所有者的谅解,才能在真正的意义上遏制反对派。

这些声音或多或少地促使日本政府逐渐改变用《治安法》和警棍对付反对派的做法,许诺成田机场扩大后优先雇用当地居民,在机场附近地区修建铁路,给居民提供便利,培植来自民间的“扩建成田机场促进会”,渐渐分化了反对派的阵营。

日本政府已经事实上放弃了第三跑道的建设,他们的美梦是到2011年能够说服反对派出让土地,使第二跑道延伸到原设计长度。无论是否美梦成真,成田机场第二跑道的难产都无疑会在世界航空史,不,世界政治史中成为意味深长的插曲。

民主的效率经常比不上专制。通过和解与妥协,找出各方的最大公约数,当然是个艰难的过程,与用强权压制不同的声音换取经济高速增长相比,旷日持久的官民交涉毫无效率可言,不仅费时费力,还要牺牲巨大的经济利益。但是日本社会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的经验、累积的的智慧,是很难用经济利益去衡量的。人类社会政治文明的进步其实比生物学意义上的进步更加缓慢,而且它的意义不能以GDP来换算,而要放在几百年、几千年的大历史中才能彰显出来。

2005年12月23日 (海纳百川 www.hjclub.com)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7 13:1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897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