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8 11: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1,新音、今音、旧音、古音
把以北京话作基础的普通话称为今音,似乎不正确;各地的方音,也属今音。或许可称之为“新音”吧(――经过新改造的语文?)

把以北京话作基础的普通话称为今音,似乎不正确——附议!正确的叫法应该是“普通话音”,为了省事或简洁,我觉得可以用“旧声”(含入声及其他唐宋读音规矩),“旧韵”(指平水韵、词韵、曲韵),“新声”、“新韵”(指声韵依普通话读音)。
有的则不知该如何标注,如主席用湖南韶山冲读音写的《西江月》(井冈山)。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6-28 11:42 编辑 ]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8 23:5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读着上面李先生和梦先生的文章,要佩服二位的博览强记,也佩服二位所具的创新思维。
——————————-
哈哈,林先生幽默,我可不是创新思维者,只是个文字游戏者。诗对我而言,永远只是个充满魅力的游戏。我还喜欢其它游戏,比如在生活中和小朋友捉迷藏,再就是经常和街邻大嫂子大妹子们开玩笑,闹的人家有时很尴尬,然后俺哈哈一笑,便乐了。这些游戏有一个共同特点,率性而为,哈哈一乐。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9 09:0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传说,平水韵的形成是以河南音为基础,再收取其他方音的某些字汇,以较大的公约数的情况下制订的。各方音依旧各说各的。
从上述梦先生所言,平水韵事实上是作为各个方音群得以联系的依据;自然,重要的是,当时的声韵教育是以中古声韵为基准的。
————————————————————--
感谢林先生回帖深入讨论!
     呵呵,我想,平水韵的来历以及有关的声韵的发展,语言史家有各说,有同有异。我是这方面的外行,肯定说不清楚。但仅就我所学,王力先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所著的《上古韵母系统研究》、五十年代写的《汉语史稿》、六十年代写的《先秦古韵拟侧问题》、八十年代写的《汉语语音史》等,大约是可以说清楚的。 当我从中看到中古对上古声韵有继承也有变化时,我在想,由上古音演化到中古音以至出现平水韵,处在这一语音变化历程中的诗人们是如何想的呢?他们会不会提出类似我们今天的问题呢,而他们又是怎样去适应这些变化的呢?在变化的声韵体系中,诗歌是不是真的丧失了它的韵律美呢?我只能这样说:诗人在变化了的语言环境中,或许会有很多伤感,因为他们会由此丧失一些传统的韵律美。但语言的变迁却没有因为这种伤感回到变迁之前,它恰好引导了那个时代新声韵的出现,由此我们才有了平水韵古典诗词的韵律美——声韵由上古而到中古乃至平水韵,诗人们却因为上古声韵的有所失,而成就了中古声韵的有所得。这正如当代医学与心理学所告诉我们的那样:在人脑“记忆曲线”中的“遗忘”并不全然是坏事,遗忘在很多情形下,恰好是信息筛选加工和人脑解放的必须。
      唉!今天。对于一代代习惯了普通话的年轻人而言,他们写一首近体诗有多难呀,因为他们要完成方言、普通话与平水韵之间的转换,当这一转换完成后,诗词创作怕是已经失去了那“随口呼出”的“自然而然”,因为弄不好就出了平水韵,被人指责为失掉了典雅的“格”,——而古人却很少有这个顾虑,因为他们自小以“平水韵”教育为其“正音正声”,没有声韵方面的障碍。但如果允许他们以普通话入诗填词,那么就会自然的多。如果拒绝普通话入古典诗词,今人怕是越来越多对典雅的近体诗敬而远之了。说今天以普通话入古典诗词的少有好诗,其实,今天的平水韵诗人们又有多少好诗呢?毕竟韵律只是衡量诗之优劣的元素之一。唉!或许在玫瑰花看来,狗尾巴花不那么美,因为玫瑰往往会以玫瑰的尺度类衡量狗尾巴花。但这不要紧,狗尾巴花并没有因为玫瑰的衡量而丧失自身的生命节律,它与玫瑰一道分享了天道自然。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6-29 09:41 编辑 ]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9 09: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8-6-29 09:07 发表
传说,平水韵的形成是以河南音为基础,再收取其他方音的某些字汇,以较大的公约数的情况下制订的。各方音依旧各说各的。
从上述梦先生所言,平水韵事实上是作为各个方音群得以联系的依据;自然,重要的是,当时 ...

昼夜看体育节目导致看不清字迹,放大加粗。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9 11:3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感觉上依平水韵写的传统诗词较具典雅之美。正如敝文提到的,有心于此者学会掌握并非难事。您喜欢中华书法吗?您喜爱隶书吗?您不是也要通过一番努力才能上手的吗?……
————————————————
林先生这话,我赞同。平水韵诗词的确具有典雅之美。我也曾在多处鼓吹平水韵的声律美,也强调初学者只要用点功,顶多一年时间就会上路。说实话,我初上网时,确遇到过一些初学者问我怎样用平水韵写诗,我自然一知半解地讲了一些,特别是让他们先从他们熟悉的普通话做起,熟悉格律,找到律诗、绝句、词的那”韵味“感觉,然后由此深入到平水韵。效果还真不错。不过,我要补充说明的是:普通话诗词的韵律美乃是一种由平水韵而来、但同时又脱出平水韵的美。我觉得可以这样来比喻它们二者的美的音色:一个是大提琴,一个是小提琴。各有韵味。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9 11: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感觉上依【平水韵】写的传统诗【词】较具典雅之美。正如敝文提到的,有心于此者学会掌握并非难事。您喜欢中华书法吗?您喜爱隶书吗?您不是也要通过一番努力才能上手的吗?……
————————————————
林先生这话,我赞同。【平水韵】诗【词】的确具有典雅之美。我也曾在多处鼓吹平水韵的声律美,也强调初学者只要用点功,顶多一年时间就会上路。说实话,我初上网时,确遇到过一些初学者问我怎样用平水韵写诗,我自然一知半解地讲了一些,特别是让他们先从他们熟悉的普通话做起,熟悉格律,找到律诗、绝句、词的那”韵味“感觉,然后由此深入到平水韵。效果还真不错。不过,我要补充说明的是:普通话诗词的韵律美乃是一种由平水韵而来、但同时又脱出平水韵的美。我觉得可以这样来比喻它们二者的美的音色:一个是大提琴,一个是小提琴。各有韵味。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9 12: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唐词完全依照诗韵,那时还没有平水韵,自五代渐与诗韵离异。宋人以实际语音施于词韵——沈谦归纳宋词以成词韵。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6-29 12:16 编辑 ]
顶部
红叶笑西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237
精华 82
积分 9546
帖子 4179
威望 532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10-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9 17: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从各位老师的帖子当中,受益匪浅.
顶部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30 09:3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唉!今天。对于一代代习惯了普通话的年轻人而言,他们写一首近体诗有多难呀,因为他们要完成方言、普通话与平水韵之间的转换,当这一转换完成后,诗词创作怕是已经失去了那“随口呼出”的“自然而然”,
----------------------------------------------

梦先生提出的“难点”似乎“矛盾”在“习惯了普通话的年轻人用平水韵”。我同意这是一种存在的情况;其实这也正是某些提出“以普通话音韵取代平水韵”者的依据。不解的是,前些时曾对《中华诗词》的作品做了统计,绝大多数七、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是用平水韵写诗的。

我在前面提到“普通话”不等于“今音”,意思是,“今音”尚包括各方音。据知,中国大地,与同地方的人交谈时,“随口呼出”的“自然而然”,大多数用的是自家语音。曾经到福建某处交流,许多当地诗人做诗是以方音吟哦而成。我有几位老朋友(潮州的、客家的、广东的),普通话不灵光,也是以家乡音做诗的。……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30 18:5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梦先生提出的“难点”似乎“矛盾”在“习惯了普通话的年轻人用平水韵”。我同意这是一种存在的情况;其实这也正是某些提出“以普通话音韵取代平水韵”者的依据。不解的是,前些时曾对《中华诗词》的作品做了统计,绝大多数七、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是用平水韵写诗的。

我在前面提到“普通话”不等于“今音”,意思是,“今音”尚包括各方音。据知,中国大地,与同地方的人交谈时,“随口呼出”的“自然而然”,大多数用的是自家语音。曾经到福建某处交流,许多当地诗人做诗是以方音吟哦而成。我有几位老朋友(潮州的、客家的、广东的),普通话不灵光,也是以家乡音做诗的。……
————————————————
      林先生的这段话很有趣。确实值得思考。很多时候,同一个根据会出现截然不同的解释。比如,我依此理由得出的结论就不是要取代“平水韵”,因为这个根据未曾蕴涵着“取代平水韵”的必然推理及其唯一结论。它至少有两个以上的推理及其结论。请看:

第一推理:如果今人运用平水韵入诗有困难(假言推理前提),那么,我们就应当取代平水韵(结论)。

第二推理:如果今人运用平水韵入诗有困难(假言推理前提),那么,我们就应当加强平水韵的训练(结论)。

第三推理:如果今人运用平水韵入诗有困难(假言推理前提),那么,您请用你所熟悉的方言或者普通话。(暗含的补充说明:您用方言或普通话时,并没有取代平水韵;就好比英国人的中文说不好,并没有蕴涵着要废除中文的结论。)

      哈哈,您看,既然同一根据所蕴涵的结论并不唯一,那么,我们从中就得不出“取代平水韵”的结论。我的推理和结论是:如果今人运用平水韵入诗有困难(假言推理前提),那么,可以使用你所熟悉的普通话(结论);用普通话吟哦,并不见得比平水韵低一肩膀,二者各有各的韵味(补充说明)。要讨论他们各自的韵味,那是另外的话题。呵呵,所以我说,还是平等对待这些韵系吧。

      关于统计学意义上的分析,包括社会学问卷调查方法的使用,其结论也是或然性而非必然性的。或然判断提供的只是一种参考,而非定论。其参考价值的恰当与否、大与小、可靠性等,当受制于调查者所选用的“样本空间”  的大小及其真实性,再加上问卷设计中所隐含的“引导性”等。比如,一个人可注册100个网名,如果它恰好进入您的样本空间,那么,那调查结论就会误人了。说实话,问卷的设计、取样、分类、综合、相关性分析等,是很讲究科学性的。当然,我没有读过林先生所看到的《中华诗词》上的这个调查报告,如果确实,我所想看看的是它的前提——问卷调查过程的细目。呵呵,这也是我的职业病,以前常犯这种职业病,病一发,便推翻过不少貌似惊人的调查报告。至于《中华诗词》的这个调查,乃以发表了的作品作为统计依据,在样本空间上当是可信的。但是如果这个刊物或网站据有强烈的引导性,比如它基本排斥普通话用韵而提倡平水韵,那么,这个结论只能证明调查者对于科学的调查方法的无知(呵呵,职业病用语),因为任何公正的调查都要舍弃或明或暗的“引导性”。

关于方言,如果吟哦起来表现的很顺溜,我举双手赞同。这正如我所说的这话:你觉得普通话顺溜就用普通话,平水韵顺溜就用平水韵。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8-6-30 19:41 编辑 ]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1 09:1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梦先生的推理是令人信服的。

关于统计,做点澄清:
前些时曾对《中华诗词》的作品做了统计,绝大多数七、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是用平水韵写诗的。”
--这是在下自个儿对数期《中华诗词》做的统计(曾就此题与罗版讨论过,忘了登在那一天)。

上几年,就在敝文登载前后,感觉《中华诗词》编辑部对鼓励新声韵积极;但“奇怪”

的是,除了上述年轻人多用平水韵,就是其编辑部诸先生也多用平水韵(或宽韵)。先

生不妨找来翻翻。……
顶部
马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879
精华 31
积分 3927
帖子 1587
威望 233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1 13: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讨论竟至如此之热烈,实为盛事!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1 13: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梦先生的推理是令人信服的。

关于统计,做点澄清:
“前些时曾对《中华诗词》的作品做了统计,绝大多数七、八十年代出生的年轻人,是用平水韵写诗的。”
--这是在下自个儿对数期《中华诗词》做的统计(曾就此题与罗版讨论过,忘了登在那一天)。
上几年,就在敝文登载前后,感觉《中华诗词》编辑部对鼓励新声韵积极;但“奇怪”的是,除了上述年轻人多用平水韵,就是其编辑部诸先生也多用平水韵(或宽韵)。先生不妨找来翻翻。……  
——————————————————————

     虽与林先生相遇于网上时日不多,但从先生言谈举止中已经知道,先生是位诚实、持重、谦和的人,我深表敬意!所以,对于先生之统计研究我不持疑议。哈哈,我是个直人,不说则已,说则言直,许多时候不免言语冒失,若冲撞了先生,还请海涵。握手!

      对于先生的这个统计结论,我觉得可喜,因为古典诗词龙脉有继!但这个统计研究,或许还可以深入做下去。比如:绝大多数年轻人喜欢用平水韵,是否可以推出因为平水韵的音律一定比普通话音律要优要美的结论?是否意味着他们一定会用平水韵“唱读”?再如:就拿在这个南洋网或者中华诗词网上用平水韵的年轻人来说吧,他们中间有多少人会读平水韵?他们是把平水韵作为一种“理论上”的用韵——即关在家里靠一本韵谱来写,还是一种实际生活中的随口即来的自然用韵?你让他们读他们的作品,我敢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依普通话来进行的,尽管他们在诗学的“理论”上用了平水韵。所以,平水韵在他们那里多为理论上的用韵而非实际生活的自然而然。发表出来的东西,显然是经过了方言—普通话—平水韵之间的转换,这个过程被掩盖了。而这在古人那里是不存在这一过程的。
      至于统计学上的数量多寡,是一个动态的概念,从一个时间周期到另一个时间周期,样本空间是会发生变异的。比如,从推出以普通话为基准的”中华新韵“以来,用新声韵入古典诗词创作,其时间怕只是平水韵使用历史的零头吧。换句话说,新声韵使用者,是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历史过程,这意味着,我们的任何统计分析,都得以此为前提。您看,新声韵终于开了头,虽然它还是少数,但它破天荒地走上了历史舞台,已经破了平水韵在历史上独尊的局面,这应当是汉语音韵学上的大事,是个里程碑,正如平水韵曾经树起了中古言韵学的里程碑一样。而新声韵之所以能够诞生且日益被人们接受,绝不是一些言韵学家异想天开的结果,恰好是因为,生活中说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了起来,而来自生活的吟哦,需要一套与之相配称韵谱,以规范韵文的创作,这自然而然地对古典诗词的创作发生影响。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8-7-1 13:14 编辑 ]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2 16:3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能向先生讨教切磋,是我上南洋网特大的收获之一。

正如先生所提:(在该刊物上)绝大多数年轻人喜欢用平水韵,是否可以推出因为平水韵的音律一

定比普通话音律要优要美的结论?--这种统计工作,非常有意义;可惜在下这方面是力

不从心。希望大陆有人做。


梦先生的另一段话,却似乎可以商榷。……我敢说,他们中的绝大多数是依普通话来进行

的,尽管他们在诗学的理论上用了平水韵。所以,平水韵在他们那里多为理论上的用韵而非实际生

活的自然而然。发表出来的东西,显然是经过了方言普通话平水韵之间的转换,这个过程被掩盖

了。而这在古人那里是不存在这一过程的。

前些时看电视节目,介绍一个五岁小孩,母亲日本人,父亲中国人,上学读的是英文;

据说她还悄悄学着马来文。听她讲话,英语是英语,华语是华语,日本话我不懂,但从

她和母亲对话的流畅看来,应该不差。这说明什么?--我们的意志力,可以管控、

转切语言频道。再举个例子:问好吧。普通话是“你好!”,潮州话可以是“怎

生?”,英语“How things?(一切好吧?)或者How do you do?(过得怎样?)”,马来

语“Apa khabar? (什么消息?转,怎样了?)”相信我们不会在说华语时用了“怎

生?”;在说英语时竟说“You Good!” 吧!

运用平水韵做诗,我以为是同个道理,并不须要经过了方言普通话平水韵之间的

转换。就以我本身的经历,或者可以充当例子。前文曾写道:我这个年纪,自然受的是现

代汉语的教育;我的处境,也致使读的文言不多。我也写过新诗,可是,自从接触了旧诗词,就为其铿

锵律韵为其精邃窈渺陶醉!我所参加的团体,一如其他中国海外团体,是奉平水韵为圭臬

的。在学习过程就必须逐步搞通旧声韵。一段时日后,知道“看” 两读同意;知道

“从”两读不同意;知道“差”三读三意,而且是在新旧声都一样的;知道“黑、白”

是入声字音;知道数目字中只有“三、千”是平声(这或者是李白用“白发三千丈”而

不用“四千丈”的缘故……。因而,有灵感想写诗时,出现的句子,自然,是运用

依循平水韵的字句来斟酌的(其实,新旧音韵差别的只是少数)并无梦先生所担忧的情

况。其他诗友不妨也来“坦白坦白”。


至于“理论上的用韵而非实际生活的自然而然”,--是不是口语才叫“自然而然”呢?那么

运用“文言”,也非“自然而然”吧?感觉上,经常妨碍直抒胸臆的,并非旧音韵作

怪,而是格律的“平仄对粘”。据说,这正是不喜拘束的李白少写格律诗的原由。最近

汶川地震,我写了几首诗,有新诗、古体诗、就写不出律诗;勉强一首词,改了几次,

还觉得表达不畅。

………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2 17: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并学习大家讨论。对说普通话的人写诗这事由于我是个只会说普通话的人用平水韵就特别有感触。一是感觉许多读来不应在一起的韵部偏放一起,比如四支中的思和悲,十三元中的元和纯,六麻中的花和椰,等等读着感觉简直挨不上边,还有入声字的事,说是有入声而入声是什么声调?是按三声读还是四声是什么音一点也不知道,只是死记硬背,这个字就是入声,熟来生巧,但也常有搞错时,明明两个字音相同这个就是入声那个就不是,心里这个气。为什么我还要按平水韵写呢?因为在网络里学习诗词,许多方家都用平水韵,用入声字,你写出东西来人家是按这个标准横量的。且不懂平水韵和入声字就看不明白古诗中的声韵,更有一点中华新韵感觉还没完善,觉韵太宽,宽到不能容忍的地步,比如说那个ong eng合韵吧红和青放一韵部里读来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了。所以个人非常喜欢词韵,就是没人来约定俗成大家都用词韵哈。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2 23:3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林先生所言,对语言的学习甚有帮助,读后很受启发。下面分两种情况来谈谈我的看法。

      一、我们知道,对于绝大多数人而言,语言的学习、掌握、灵活运用以及由此而然的语言能力的形成,是离不开语言环境的。在林先生的例子中,这一点表现的十分鲜明。孩子从小因语言环境而形成了他在不同的语言中做直接的切换之能力,这是一个事实。孩子的母亲说日语,孩子从小便获得了日语的语言环境;其父亲说汉语,他从小便获得了汉语的语言环境;他还会说英语,他其实是从学校或者会说英语的人群中获得了这种语言环境。大概没有多少人会反对语言环境对语言能力的形成之绝对重要的作用吧。语言环境在语言能力的形成过程中,其实担负着一种开放的而又是潜移默化的教育功能。在这个例子中,孩子的母亲、父亲、英文老师,分别向孩子所提供了日语、汉语与英语的不同语言环境,他从小就接受了这些环境的塑造培养,环境教会了他不同的语种,他可以在这些语种中自由切换,如鱼得水、相忘于江湖。但,有趣的是,我们可以做这样的假设,如果他妈妈是个法国人,孩子就只能获得法语环境,他就决不会说日语了,因为没有日语环境。这个也叫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吧。

      二、如果“语言能力的形成需要语言环境的塑造”这一说法是对的话,那么,我要问的是:在我们的语言教育中,有没有“平水韵”的教育这一个语言环境?古人有。据我所知,在今天的大学本科“中文专业”中乃至相应专业的研究生课程中,也部分的有。除此之外,则没有。今人所拥有的也只是普通话教育环境,形成的也只是普通话的语言能力,恐怕没有能够否定这个实际情况吧。我想,“平水韵”语言能力的形成,总不会离开它的语言环境而从天上掉下来吧。既然没有,那么,当人们进入平水韵诗词时,他们将怎样准确地欣赏乃至创作古典诗词呢?用普通话进入,人家会批评你们这些人不懂行。是呀,确实不懂行。因为用普通话去读古诗词,甚至连韵也压不住。没有办法,这些说普通话的人,或者只好对古典诗词“敬而远之”,或者就必须进行“声韵的转换”。这样以来,一条清晰的“语言转换”图便画出来了:
      家庭、幼儿园、小学、中学、大学教育,我完成了从方言到普通话的转换,形成了普通话的语言能力;现在,为了也能够古典式的风雅一把,我便开始由普通话向平水韵转化;但是,当我向平水韵转化时,我如何读“入声”呢?不知道!老师没有教我,找个这方面的老师也若大海捞针,唉!没办法,我只能把入声当做“理论上的声音”而不是“现实中的声音”背下来。入声,其实在我这里是“无声”的,因为我无法发出它的准确的声音,所以,我其实记住的仅仅是一个被称做“仄声”的“字”!诗是语言的艺术,现在却因为“入声”成了“无声”而只是个文字,由于“语言”和“文字”并不是一回事,所以,古典诗词令人悲哀地也因此成了“文字”的艺术?诗的音律美何以体现?刘勰那“声含宫商,肇自气血”以及《礼记·乐记》中的很多相似的美论文论,何以体现?唉!今天的古典诗词,怕难以是“哼”出来的、“吟哦”出来的了,它变成真正的“写”与“作”了。这便是我说的“方言——普通话——平水韵的转换”。
      至于海外古典诗词队伍中的情况,我不了解,真的没有发言权。若情况如林先生所说的那样,那么,我觉得很好呀。新旧韵可并行不悖,实在用不着分出个优劣出来。只要吟哦起来合于各自的声律系统便可。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8-7-3 00:56 编辑 ]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虫儿1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663
精华 86
积分 11619
帖子 5096
威望 64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3 06: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们的教育中非但没有“平水韵”的语言环境,而且古典诗词这块也几乎是空白。长此下去,诗词便只能为少数人写少数人读少数人赏~~~。

别人写出来的诗词咋就读着那么顺那么意脉隽永?这里有个文学素养日积月累的过程。所谓“工夫在诗外”是也。如果我们的教育系统能真正重视起来,从小学抓起,相信诗词这块会有个大飞跃(忽然想:胡锦涛会来南洋网看到这个回帖吗

还好有了互联网。互联网帮助了我们这批后学者,在先行者的推拉揪扯中慢慢地上路。谢谢哦!!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1
帖子 1643
威望 212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3 08: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为老师们鼓掌!



太好了,就如出席了一个丰盛的晚宴。

谢谢谢谢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3 09: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走别人的路,让自己说去吧。哈哈。还是那句话——秦始皇可以统一文字,但谁也无法统一文学。
我是坚持(习惯了)用平水韵,但又让人感觉不出是用平水韵,因为我是按普通话读音把个别韵部分类使用的,这是其一。其二,直到现在,在写律绝时,往往还是离开入声字寸步难行。偶尔用中华新韵,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所有的尝试我都尊重,唯独不欣赏“理论”上合韵,而我自己读着不押韵的律绝或古风。但作为版主,就不能以自己的好恶决定取舍。大到国家法律,专家都称之为游戏规则,说到底,吟诗作赋不过是一种娱乐形式(进考场作试帖诗例外),我曾“分析”过就连屈原也是通过一种娱乐形式来宣泄其令万世敬仰的感情。
李杜之所以成为李杜,与当时文学创作的宽松环境有直接关系,所以只有我们老李家当皇帝,才会有古典诗歌史上最辉煌的时代。
顶部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7-3 09:4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很喜欢这种掏心交流!
虫儿君说:“…这里有个文学素养日积月累的过程。所谓工夫在诗外是也。”的确如此;

搞通旧声韵,当专科来探究,不难上手。

梦先生说:“我如何读“入声呢?不知道!老师没有教我,找个这方面的老师也若大海捞针,唉!没办法,我只能把入声当做理论上的声音而不是现实中的声音背下来。入声,其实在我这里是无声的…”。

这里引王力先生的一段话:
--王力《诗词格律》

……如果你的方言里是有入声的(譬如说,你是江浙人或山西人、湖南人、华南人),那么,问题就很容易解决. 在那些有入声的方言里,声调不止四个,不但平声分阴阳,连上声、去声、入声,往往也都分阴阳。像广州入声还分为三类。这都好办:只消把它们合并起来就是了,例如把阴平、阳平合并为平声,把阴上、阳上、阴去、阳去、阴入、阳入合并为仄声,就是了。问题在于你要先弄清楚自己方言里有几个声调. 这就要找一位懂得声调的朋友帮助一下。如果你在语文课上已经学过本地声调和普通话声调的对应规律,已经弄清楚了自己方言里的声调,就更好了。  如果你是湖北、四川、云南、贵州和广西北部的人,那么,入声字在你的方言里都归了阳平。这样,遇到阳平字就应该特别注意,其中有一部分在古代是属于入声字的。至于哪些字属入声,哪些字属阳平,就只好查字典或韵书了。  如果你是北方人,那么,辨别平仄的方法又跟湖北等处稍有不同。古代入声字既然在普通话里多数变了去声,去声也是仄声;又有一部分变了上声,上声也是仄声。因此,由入变去和由入变上的字都不妨碍我们辨别平仄;只有由入变平(阴平、阳平)纔造成了辨别平仄的困难。我们遇着诗律上规定用仄声的地方,而诗人用了一个在今天读来是平声的字,引起了我们的怀疑,可以查字典或韵书来解决。注意,凡韵尾是-n-ng 的字,不会是入声字。如果说湖北、四川、云南、贵州和广西北部来说,aieiaoou等韵基本上也没有入声字。  总之,入声问题是辨别平仄的唯一障碍. 障碍是查字典或韵书纔能消除的;但是,平仄的道理是很好懂的。而且,中国大约还有一半的地方是保留着入声的,在那些地方的人们,辨别平仄更是没有问题了。


非常同意上述王先生的分析和看法。

其他地域我不清楚,华南一带的方音,都有入声。比如:广东话:“发达”念Farq-datk;

“福禄”念Fok-lok; 短促音,对比一下,不成问题。

好的辞典,如我一再介绍的《辞源》,每个字后,有个
反切”;这方便读者捉摸。比如:

“屋”,乌谷切;“谷”,古禄切;“药”,以灼切……。有机会向懂得这方面的朋友请

教,必能化无声为有声。真正感受音韵之美……。


[ 本帖最后由 林锐彬 于 2008-7-3 09:57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9-19 00:2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8143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