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6 18:0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声韵的新与旧及其他

针对非非君创作的七律〖念苏轼〗,我曾提了一些看法:

……感觉上知君最懂小情趣,向汝眼中观月圆。这种句子用声韵念来有味,一参杂新声韵的其他句子,就觉得怪怪。(我写传统诗词是不用新声韵的。)


李版回应如次:
——
就此与林先生商榷:
我写律绝,几乎全部是用旧声韵,但在取韵方面,是选择与现代读音相吻合的字,譬如下面一首习作,在整理时就坚决淘汰之——

读蔡文姬《悲愤诗》

艳骨知何处? 芳魂入梦来。
心悲歌是泪, 情愤字为雷。
胡地贤王恨, 汉家佳丽才。
须眉应自愧, 无痛唱悲哀。

上诗分析,
1,读来未能分别是采用新声韵或旧声韵;即两可。
2,韵字“来、雷、才、哀”感觉上是“现代读音相吻合的,因 此,不理解李 版“坚决淘汰之 的原由。


关于“普通话、方音、新声韵、旧声韵…”等等的个人观点,可以在下附文字略见一斑。藉为切磋,愿聆高见。

005原帖由 林锐彬 2008-2-24 09:39 发表
窃以为,必须厘清一个观念:
简体字并非汉文字的进一步发展;普通话也并非中国话的进一步发展。简体字和普通话,仅仅是为了普及的须要、桥梁的作用而产生的。

繁体字的字形美,向为世人称道。当今简繁二体并存,应当给予任何一体使用者尊重;特别是从事文艺、历史、文字、道德教育……的工作者,运用繁体字,实不可厚非。

我曾写过《普通话不该君临天下》一文,在于批评一些处处须运用普通话的偏颇,指出各地域、各民族语言的优美及其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作用,也因之必须受到尊重与扶持。
平水韵的使用与否已有不少文章论及,这里就不赘了。我基本的看法是,今音不等于普通话,要考虑各方言方音。因此,当前还是应以平水韵为基础,给予适当放宽。

——
回复李家三郎《一首写给古代诗人和当代追随者的精华帖子》

                              别让汽车攀铁轨                          林锐彬


        读《中华诗词》2005年第7期发表的尹贤先生能否用新声韵写律诗绝句一文,想谈谈我的看法。

57岁,成长在远离文化古国的赤道多元种族社会。尽管如此,我和一班同辈,都热爱我们的根,热爱着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   在1998年,知命之年吧,机缘巧合,让我有幸加入诗社。从此,游弋在那浩瀚充满探索的令人乍喜又忧的海洋中。我这个年纪,自然受的是现代汉语的教育;我的处境,也致使读的文言不多。我也写过新诗,可是,自从接触了旧诗词,就为其铿锵律韵为其精邃窈渺陶醉!

尹先生说,“请用古音读,把入声读出来,您会吗?”是的,如下引用的词:“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里头,“急、迫、夕”属陌韵;老实说,准确的读音不敢说,但大致可读“GEK、BEK、SEK”(接近潮音读法)或更一般的“JIK、BIK、SIK”短促音。     可是,如果把它们念成“鸡、破、西”,岂不神韵荡然!试用新声韵朗诵满江红,味道可好?几年前买了一套《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光碟,制作大气,汇集了影视界名家,配乐一流。只可惜往往就因为某些旧音韵朗成新音韵而破坏了整体的音韵美。举个例子: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有三组入声韵,即,“贼、色、黑;铁、裂、绝、彻;屋、足”丁建华在朗诵中,除了“黑”念成HEK外,“铁”念上声,“贼、绝、足”都念平声. 很大程度破坏了她努力演绎的诗意。

尹先生却说: ·········十多年前,中央电视台曾播放过老先生们的诗词吟诵,用了古音,读出了入声,摇头晃脑,兴致勃勃,虽有抑扬顿挫,听众却不知所云,感到滑稽可笑。我们的诗词不能以个人、少数懂平水韵的人能欣赏为满足,必须想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在2005年初,我参加了新加坡广东会馆主催的诗词朗诵交流会,呈献的节目之一正是诗。朗诵开始前,我先向听众特别指出“贼、黑”二字会念成CEK、HEK以合其韵,其他像“铁、绝、足”,我认为无提醒必要。整个朗诵都大致依平水韵发音,不但没令人发笑,反而得到好评!尹先生的观察,只能说明“听众”的肤浅。不作适当的引导,不协助一般人去提高欣赏水平而反过来一起去取笑正当的音韵,甚至上纲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是声称要继承传统者的悲哀!刘梦芙先生在《如何提高诗词的艺术质量》里就指出:“·········但有关舆论多谈创新,忽视继承(即使谈了继承也只是门面语,缺乏切实的引导)······”

柯哲为先生在《楹联改革请别多说》里写道:“至于新旧声并行,实际上是最后以新四声代替旧四声的问题”。其实,这也涉及普通话是否应取代各区域方言的问题。如果说用旧音韵吟诵诗词令听众感到滑稽,不知道地方戏曲语言容身何处!尹文引用霍松林先生的话:“在讲普通话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仍用旧声韵,·····就丢掉律绝固有的音乐美”,实在耐人寻味。

改革开放以来,学古文、学唐诗像是一窝蜂。 人们似乎从文革的失落而觉得传统文化的可贵。市面上涌现大批有关的书籍和光碟。我怀着热烈的期待购买了不少“审定的”“学生必读的”“经典珍藏的”,很可惜,粗制滥造不少,错字连连,最要害的,是汉语拼音。大家知道《声律启蒙》讲究的就是平仄相对,可旧声韵一注成新声韵,这不误导蒙童是什么!一般用字,新旧音差别大致不超过百分五。在差别字加注旧音,以作引导,会难吗?

继承是要对传统的旧事物的尊重,而不是全然以新代旧。    你要以新声韵写新作品,是一回事;可当你阅读、朗诵古诗文时,还是应当以旧声韵来处理。如此才能悠游于传统的美妙世界。袁第锐先生在《论自由词》中就指出:“气吞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其中“泽”如按普通话不读入声,全诗便觉淡然无味。

用普通话写格律诗,写得出色的,还没见过;尔近的诗词大赛,也不见影子;在《中华诗词》及其他诗词刊物中,也没见受赞誉。倒是新旧作品凑在一块,令人感觉混乱。柯先生就曾评道:“要是一处风景名胜新旧四声并用,就会造成······不伦不类,使人无所适从的后果。如果硬性推行新四声,那么整个诗词对联殿堂的统一性、传承性、美学性将统统破坏殆尽。其结果比想在书法界推行简化字要严重百倍千倍万倍。而从某种意义上,用旧四声就像用繁体字一样。《中华诗词》2005年第7期忻州采风栏下,几位先生的律绝诗,竟出现压韵用新声而诗文中夹杂旧音的混乱(如:“牵心六十年,诸峰皆秀出,殿阁留前迹,主雅论青史,风轻送白云,征人去不还··”其中的“十、出、阁、论、白、不”若遵从平仄则皆为旧音。)。这岂止是“诘曲聱牙,毫无乐感”!

柯先生又指出:“对联是文化遗产,是艺术,是不须要像科学知识那样要求普及的。所以也不必去推行新四声,不必为那些现在并不具备条件将来也不想下苦功的人降低标准提供捷径。旧四声又像外语,你想出国留学就要学习外语,想做对联就要熟谙旧四声。其实大部分地区方言是与旧四声相通的,学起来并不难·········真正愿意献身楹联事业的人却不愿「为伊消得人憔悴」倒是咄咄怪事了。”可不是,近来读到一些《新花集》《校园诗页》作品,压的也是平水韵,就只怕有心人吧。
        回溯历史,诗韵、词韵(平水韵),曲韵(中原音韵),是真正的并行发展的。后来者总不去干扰前者,何也?自六朝以来的千百年,各语系方言群,都能接受基本一脉的切韵〗〖广韵以至平水韵,这该是前人重视承传性吧!

曾经有论者说:诗贵雅,词贵媚,曲贵俗。有一定的道理。要做到大众化又寓存高雅,常是两难;也或为文体所限。大白话作律绝,确失风神;文言文写新诗,欠缺新气息。比较一下古诗《蒹葭》和琼瑶改作的《在水一方》,我们当能领略相互间不可取代的韵味。袁先生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改革实践告诉我们:用普通话作诗,最好的形式是自由词”“我们要麽老老实实写传统格律诗词,要麽干脆另创新体,写自由词或另创它体,二者不相干扰,双轨运行。”钱明锵先生也曾倡议:“·········散曲就是·········解决传统诗词向现代转换,促使旧体诗和新诗相互交融的最佳体式·········”。2005年第7期《中华诗词》卷首语末尾“······ 成熟的新体创作,理所当然是 ····精炼、
大体整齐、押韵’的新诗了。”似乎也在呼应着。而第6期《中华诗词》的两篇文章特别是丁芒先生点评的黄润苏教授的两体佳作(一用旧声韵写七律,一用新声韵写新体),实在令人仰首而扼腕!

有志于改革的诗家们,就请让汽车奔驰在康庄大道,别将它抬到铁轨上吧!




:
本文除刊登于2005年12月之《狮城吟苑》32期,也曾刊载于《中华诗词》2006年第1期;其编者有按说明受评之作品非依新声韵,而是用了比词韵更宽之韵。
, 本人自知学识浅薄,敢于呛声,为抛砖引玉耳. 有幸获四川何焱林先生响应; 《传统音韵, 不可废弃》一文, 理论性强, 有兴趣者可上网点击〖何焱林〗搜索。

又,上文虽粗糙,然观点作者至今未改。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9-11-10 11:45 编辑 ]




存心常菊竹—落笔漫云烟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6 19: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也来参加讨论。说些题外话,我五岁之前是在四川长大的,五岁后来的河北,记得刚来这里跟本听不懂当地人说话,上一年级的上半学期一直迷迷糊糊,到了下半学期才勉强能与同学交流。但是发音很古怪咬字不清zhchsh不分。通过多年学校生活倒会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长大后知道四川话也算是北方语系,想来的确除了在发音上有些不同外,除去特色方言还是大体一样的。而置于浙江上海广东那边的话,我听来便比英文还难懂了,所以觉国家推广普通化跟秦始皇统一文字一样,是个重大事件。重大到什么程度呢?或许咱们现在都想象不到。可能不久的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呢?方言消失。方言不同于文字是个口头传承的过程,据我小范围眼界来看,比如河北说的都是接近普通话的方言,各个市县口音都不同,细到隔个十里八村口音都有变化,这种变化口头传承上千年了。可是现在推广普通话,孩子或回家跟父母才说上几句乡音,平常的人际交往,电视,电影,学校,公共场所都充斥着普通话,尤其城市。而且有说普通话文明洋气,说方言土气的思维。他们的下一代好多都一点乡音没有了。再往下,再往下想呢......反正我现在不会别的话只会说普通话,听得懂四川话,对入声字的读音就一点概念没有,不知道发出来是的什么声调,学习诗词必须了解,便采取死记硬背和查阅资料的方法。有时候会想李白苏东坡都是四川人他们写好诗自己吟的时候是用四川话念的,再想想明朝以前中国的政治中心都在南方,皇帝大臣们操着各种各样的方言讨论着国家大事,打仗时五花八门的吆喝声......绝不是今天电视剧们展现的情况。还有简体字的事,我觉得文字的最大作用是交流,把字简化使得书写辨认都快捷方便,我们上一代人做了具大的努力。什么都要继承和发展,对此我持支持的观点。英文单凭几个字母来回组合不也完美的表达交流么。我们下一代下下一代的人或许完全听不见古音了,他们若想写写诗便只能写新诗,无法沾旧体诗词的边了么?[/size]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6-26 20:02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6 19: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阅读困难,处理一下——

别让汽车攀铁轨                          林锐彬


        读《中华诗词》2005年第7期发表的尹贤先生〖能否用新声韵写律诗绝句〗一文,想谈谈我的看法。

我57岁,成长在远离文化古国的赤道多元种族社会。尽管如此,我和一班同辈,都热爱我们的根,热爱着中华优秀的传统文化。   在1998年,知命之年吧,机缘巧合,让我有幸加入诗社。从此,游弋在那浩瀚充满探索的令人乍喜又忧的海洋中。我这个年纪,自然受的是现代汉语的教育;我的处境,也致使读的文言不多。我也写过新诗,可是,自从接触了旧诗词,就为其铿锵律韵为其精邃窈渺陶醉!

尹先生说,“请用古音读,把入声读出来,您会吗?”是的,如下引用的词:“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里头,“急、迫、夕”属陌韵;老实说,准确的读音不敢说,但大致可读“GEK、BEK、SEK”(接近潮音读法)或更一般的“JIK、BIK、SIK”短促音。     可是,如果把它们念成“鸡、破、西”,岂不神韵荡然!试用新声韵朗诵〖满江红〗,味道可好?几年前买了一套《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光碟,制作大气,汇集了影视界名家,配乐一流。只可惜往往就因为某些旧音韵朗成新音韵而破坏了整体的音韵美。举个例子:〖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里,有三组入声韵,即,“贼、色、黑;铁、裂、绝、彻;屋、足”丁建华在朗诵中,除了“黑”念成HEK外,“铁”念上声,“贼、绝、足”都念平声. 很大程度破坏了她努力演绎的诗意。

尹先生却说:“ ·········十多年前,中央电视台曾播放过老先生们的诗词吟诵,用了古音,读出了入声,摇头晃脑,兴致勃勃,虽有抑扬顿挫,听众却不知所云,感到滑稽可笑。我们的诗词不能以个人、少数懂平水韵的人能欣赏为满足,必须想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在2005年初,我参加了新加坡广东会馆主催的〖诗词朗诵交流会〗,呈献的节目之一正是〖茅〗诗。朗诵开始前,我先向听众特别指出“贼、黑”二字会念成CEK、HEK以合其韵,其他像“铁、绝、足”,我认为无提醒必要。整个朗诵都大致依平水韵发音,不但没令人发笑,反而得到好评!尹先生的观察,只能说明“听众”的肤浅。不作适当的引导,不协助一般人去提高欣赏水平而反过来一起去取笑正当的音韵,甚至上纲到“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是声称要继承传统者的悲哀!刘梦芙先生在《如何提高诗词的艺术质量》里就指出:“·········但有关舆论多谈创新,忽视继承(即使谈了继承也只是门面语,缺乏切实的引导)······”

柯哲为先生在《楹联改革请别多说》里写道:“至于新旧声并行,实际上是最后以新四声代替旧四声的问题”。其实,这也涉及普通话是否应取代各区域方言的问题。如果说用旧音韵吟诵诗词令听众感到滑稽,不知道地方戏曲语言容身何处!尹文引用霍松林先生的话:“在讲普通话的人已经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仍用旧声韵,·····就丢掉律绝固有的音乐美”,实在耐人寻味。

改革开放以来,学古文、学唐诗像是一窝蜂。 人们似乎从文革的失落而觉得传统文化的可贵。市面上涌现大批有关的书籍和光碟。我怀着热烈的期待购买了不少“审定的”“学生必读的”“经典珍藏的”,很可惜,粗制滥造不少,错字连连,最要害的,是汉语拼音。大家知道《声律启蒙》讲究的就是平仄相对,可旧声韵一注成新声韵,这不误导蒙童是什么!一般用字,新旧音差别大致不超过百分五。在差别字加注旧音,以作引导,会难吗?

继承是要对传统的旧事物的尊重,而不是全然以新代旧。    你要以新声韵写新作品,是一回事;可当你阅读、朗诵古诗文时,还是应当以旧声韵来处理。如此才能悠游于传统的美妙世界。袁第锐先生在《论自由词》中就指出:“气吞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其中“泽”如按普通话不读入声,全诗便觉淡然无味。

用普通话写格律诗,写得出色的,还没见过;尔近的诗词大赛,也不见影子;在《中华诗词》及其他诗词刊物中,也没见受赞誉。倒是新旧作品凑在一块,令人感觉混乱。柯先生就曾评道:“要是一处风景名胜新旧四声并用,就会造成······不伦不类,使人无所适从的后果。如果硬性推行新四声,那么整个诗词对联殿堂的统一性、传承性、美学性将统统破坏殆尽。其结果比想在书法界推行简化字要严重百倍千倍万倍。而从某种意义上,用旧四声就像用繁体字一样。”《中华诗词》2005年第7期〖忻州采风〗栏下,几位先生的律绝诗,竟出现压韵用新声而诗文中夹杂旧音的混乱(如:“牵心六十年,诸峰皆秀出,殿阁留前迹,主雅论青史,风轻送白云,征人去不还··”其中的“十、出、阁、论、白、不”若遵从平仄则皆为旧音。)。这岂止是“诘曲聱牙,毫无乐感”!

柯先生又指出:“对联是文化遗产,是艺术,是不须要像科学知识那样要求普及的。所以也不必去推行新四声,不必为那些现在并不具备条件将来也不想下苦功的人降低标准提供捷径。旧四声又像外语,你想出国留学就要学习外语,想做对联就要熟谙旧四声。其实大部分地区方言是与旧四声相通的,学起来并不难·········真正愿意献身楹联事业的人却不愿「为伊消得人憔悴」倒是咄咄怪事了。”可不是,近来读到一些《新花集》《校园诗页》作品,压的也是平水韵,就只怕有心人吧。
        回溯历史,诗韵、词韵(平水韵),曲韵(中原音韵),是真正的并行发展的。后来者总不去干扰前者,何也?自六朝以来的千百年,各语系方言群,都能接受基本一脉的〖切韵〗〖广韵〗以至〖平水韵〗,这该是前人重视承传性吧!

曾经有论者说:诗贵雅,词贵媚,曲贵俗。有一定的道理。要做到大众化又寓存高雅,常是两难;也或为文体所限。大白话作律绝,确失风神;文言文写新诗,欠缺新气息。比较一下古诗《蒹葭》和琼瑶改作的《在水一方》,我们当能领略相互间不可取代的韵味。袁先生说:“半个多世纪以来,改革实践告诉我们:用普通话作诗,最好的形式是自由词”“我们要麽老老实实写传统格律诗词,要麽干脆另创新体,写自由词或另创它体,二者不相干扰,双轨运行。”钱明锵先生也曾倡议:“·········散曲就是·········解决传统诗词向现代转换,促使旧体诗和新诗相互交融的最佳体式·········”。2005年第7期《中华诗词》卷首语末尾“······ 成熟的新体创作,理所当然是 ····精炼、
大体整齐、押韵’的新诗了。”似乎也在呼应着。而第6期《中华诗词》的两篇文章特别是丁芒先生点评的黄润苏教授的两体佳作(一用旧声韵写七律,一用新声韵写新体),实在令人仰首而扼腕!

有志于改革的诗家们,就请让汽车奔驰在康庄大道,别将它抬到铁轨上吧!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6 21:0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啊!一上来就看到这个,喜欢这种真正来自诗学学理的探讨。粗略地看了一遍,待俺细读后慢慢想来,看能否说点什么。很希望大家畅所欲言,俺想听听学学。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红叶笑西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237
精华 82
积分 9546
帖子 4179
威望 532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10-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6 21: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进来洗洗脑子.我是一直习惯于按新声韵写的,在刚学写古体诗的初期,还照着平水韵来填韵脚,但后来总觉得太受拘束,便索性再也不看韵部了.还有入声字,总觉得掌握起来太麻烦.但看了林先生的帖子后也想,古典文化所具有的典雅之美,当是原滋原味为佳.多接受一点古典文化的熏陶不是坏事.从声韵的美感来看,今人读古诗,以按古音来读为美.但在实际教学中则存在很大困难,因为汉语的声调相对于英语等本就复杂,再加个入声,怕是学生的负担更重,难以行得通.我的看法吧,要有规则,但规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变化发展的.将二者结合,或许更好.
我主要是进来学习的,想多听听老师们和其他诗友们的见解.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6 23:2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平水韵中的字,有许多不合普通话或者其它现代读音,我尝试用粤语、潮语、客家来读,确实很押韵。不能说平水韵的编者有错,读、学古诗是需要平水韵的。但有不少字的读音随着时间推移和环境的变化,不纯正了,加入了杂音(众多方言的交叉),就出现现在的问题——怎样让多数读者读着顺口押韵,有利于新时代的人创作诗。。。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0:0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红叶笑西风 于 2008-6-26 21:48 发表
进来洗洗脑子.我是一直习惯于按新声韵写的,在刚学写古体诗的初期,还照着平水韵来填韵脚,但后来总觉得太受拘束,便索性再也不看韵部了.还有入声字,总觉得掌握起来太麻烦.但看了林先生的帖子后也想,古典文化所具有 ...

希望各位用“旧声韵”写作的师友谈谈为何要用“旧声韵”。习惯?韵味?……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0: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林锐彬 于 2008-6-27 10:09 发表
希望各位用“旧声韵”写作的师友谈谈为何要用“旧声韵”。习惯?韵味?……

既是习惯,也是为了韵味,以后再谈。
作为版主,应该具有包容性。正如我几年前说过的:“秦始皇可以统一文字,但谁也无法统一文学。”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0: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五古•試用平水韻九佳(红袖精华帖)  

荷塘鳴青蛙,夜讀十二釵。
恁多辛酸淚,溯源怪女媧。
雪芹長已矣,無處覓遺骸。
奇書傳千古,才情難掩埋。
人人皆過客,莫歎生有涯。
但留光一寸,小處見襟懷。
吟罷一長嘯,胸臆吐陰霾。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E%ED%8D%BE%C5%BC%D1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0: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6-27 10:48 发表
五古•試用平水韻九佳(红袖精华帖)  

荷塘鳴青蛙,夜讀十二釵。
恁多辛酸淚,溯源怪女媧。
雪芹長已矣,無處覓遺骸。
奇書傳千古,才情難掩埋。
人人皆過客,莫歎生有涯。
但留光一寸,小處見襟 ...

这一首在整理旧作时属于必须淘汰者。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1: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林间流水与入声字  

平时,就是拼凑一首七绝,我也往往需要拄着入声字的拐棍儿,一步步往前挪。
不料,人间自有能工巧匠在。有位姓林名间,字流水的先生,在用新韵写近体诗的时候,居然把我用惯的拐棍儿,改造成了现代型的“文明棍”,轻巧而灵便,用起来得心应手。
刘备当年曾吟过一首《皇叔咏叹》,诗曰:

林间流水绕茅庐,
数顾卧龙兼凤雏。
天下三分他不管,
只将新韵入茶壶。

罗贯中一时马虎,忘了收入《三国演义》中,今天倒不妨作为楔子塞在这里。
看官若想看看那林氏手杖什么样,下次见面时,我争取去借了带来。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B%C8%EB%C9%F9%D7%D6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1: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猛然醒悟——诗还有第三种写法  

读了些老一辈革命家的近体诗,对其中出韵的情况,一直找不出令自己信服的解释。今天猛然醒悟,原来一切事物都是在发展变化的,近体诗的创作也不例外。这些老革命家,早年都是饱读诗书,对近体诗的格律了如指掌的。有时候,如果因韵害意的话,他们是宁肯把韵脚放宽的。
也就是说,在一切照旧的情况下,只放宽韵脚。这就是我发现的近体诗的第三种写法。第一种,是完全按照唐宋规矩;第二种,是完全按照普通话读音来写;第三种就是上面说的一种。
通常我们是不把鲁迅看作老一辈革命家的,他的没有题目的“惯于长夜过春时”就把韵放宽了——

惯于长夜过春时,——四支
挈妇将雏鬓有丝。——四支
梦里依稀慈母泪,
城头变换大王旗。——四支
忍看朋辈成新鬼,
怒向刀丛觅小诗。——四支
吟罢低眉无写处,
月光如水照缁衣。——五微

从一个“看”字,就能确定鲁迅是按旧读音来写的,因为只有在旧读中,“看”才有平仄两读而意义不变。否则,这个字在这里既失律也失粘了。
如果第三种写法能行得通,那么,想用新韵写近体诗而又受入声字困扰的作者,就得到了解放。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D%D6%D6%D0%B4%B7%A8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1: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个守旧者的羡慕与推崇(前年迎春旧帖)  

      由于本人深深陷在古人的“游戏规则”里不能自拔,今生注定不会有什么出息,便格外羡慕和推崇别人的开拓精神和创新意识。对古典诗词在形式上进行改造,并非一时片刻就能完成的,别人在这方面的任何尝试,我都“心向往之”。任何尝试,都是成功的一半,而这“一半”有时会以失败告终,没关系,可以“屡败屡战”,“坚持就是胜利”,总有一天会开花结果的。
  在我们UC网站的《唐宋风致》版上,从“迎春诗赛作品汇总”里,就读到一些按普通话读音写的律诗,现就按普通话读音来推敲其平仄和粘对。
  [001]——大拙
  七律 报春曲(依普通话)
  老松抱雪伴梅扬,(仄平仄仄仄平平)
  新笋依节破土张。(平仄平平仄仄平)
  万秀虽须千翠闹,(仄仄平平平仄仄)
  孤芳也可九天狂。(平平仄仄仄平平)
  杜鹃未唱北疆暖,(仄平仄仄仄平仄)
  花卉已休南水凉。(平仄仄平平仄平)
  谁试牛刀新大吕?(平仄平平平仄仄)
  春风未语也铿锵。(平平仄仄仄平平)
  [005]——忙——后来才知道,忙,也是大拙。
  海啸之春(依普通话)
  恶龙翻卷鬼神降,(仄平平仄仄平平)
  十万生灵一浪吞。(平仄平平平仄平)
  海啸无常天眼闭,(仄仄平平平仄仄)
  天行有序海潮淫。(平平仄仄仄平平)
  炎黄抚慰非私欲,(平平仄仄平平仄)
  人性高悬是大仁。(平仄平平仄仄平)
  莫道寸银难救命,(仄仄仄平平仄仄)
  一滴心露百千春。(平平平仄仄平平)
  ——以上两首是“首句平起入韵式”七律。
  [015]——悠悠闲云
  咏春
  冬去春回阴转阳,(平仄平平平仄平)
  朔风无力日增长。(仄平平仄仄平平)
  阶前芳草睁青眼,(平平平仄平平仄)
  院外垂杨换绿妆。(仄仄平平仄仄平)
  碧水近观鱼嬉戏,(仄仄仄平平平仄)——“嬉”为平声,此字出律。
  苍山远眺燕飞翔。(平平仄仄仄平平)
  小儿可爱纸鹞放,(仄平仄仄仄平仄)
  轻拽银丝逗煦光。(平仄平平仄仄平)
  这一首是“首句仄起入韵式”七律。原未注明是按古音还是今音,即便是按传统七律写的,也恰巧与普通话读音暗合。作者当时可能未意识到这一点,我却把它作为新的尝试来看的,因为它适应当代的语言环境。
  以上所举三例,除一字需另加润色外,按普通话读音来衡量,均符合传统七律对平仄、粘对的要求。我似乎看到了“当代七律”诞生的曙光。一个守旧者对此也只能羡慕,因为我已经无力从旧的泥潭里爬出来了。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A%BE%C9%CC%FB%A3%A9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1: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平水韵几个韵部的分类  

【四支】

●支枝知驰池师姿迟之芝时诗辞词丝司思滋持痴卮慈雌兹差茨斯私疵赀笞资缁匙推肢狮嗤咨辎胝淄厮氏瓷蚩磁

●为垂吹碑规危眉悲葵帷随维麾炊卑亏蕤陲谁窥锥楣夔追椎萎推绥逵羸馗嵋怩熹惟痿虽委隋逶

●移陂奇宜仪皮离夷棋旗期基疑姬医麋墀弥遗肌披嬉狸篱疲茨骑曦歧岐熙欺羁彝颐糜饥姨伊蓍箕罴脾綦怡尼漪牺饴鸱縻璃祁羲骐奇其漓蠡噫鳍淇丽痍貔祺嘻鹂琦怩熹罹魑丕琪耆提禧离崎黎犁郦

【五微】

●微薇晖徽挥韦围帏违霏菲妃绯飞非扉肥腓威巍归诽痱葳

●畿机几讥矶稀希衣依沂欷颀圻

【六鱼】

●鱼渔居裾车渠余予誉舆胥狙虚嘘徐闾驴墟与疽苴于蛆沮祛榈淤雎趄据咀虑

●初书舒锄疏蔬梳猪庐驴诸除储如茹蜍纾躇滁屠涂

【七虞】

●虞愚娱隅于盂衢须瑜榆谀愉腴区驱躯趋俱驹禺诬竽吁瞿劬需俞逾觎揄萸臾渝岖镂迂拘徂喁句芋喻枸

●刍无芜巫儒濡襦株诛蛛殊朱珠趋扶符凫雏敷夫肤输枢厨模谟蒲胡湖瑚乎壶狐弧孤辜姑觚菰徒途涂荼图屠奴呼吾梧吴租卢鲈苏酥乌枯都铺诬夫孚桴俘姝摹糊鸪沽呱蛄驽逋舻垆徂孥泸栌嚅蚨扶毋芙颅轳洙麸膜瓠侏龉葫

【八齐】

●齐蛴脐黎犁梨黧妻萋凄堤低氐诋题提荑缔折篦鸡稽兮奚嵇蹊倪霓西栖犀嘶撕梯鼙批挤迷泥溪

●圭闺睽奎

【九佳】

●佳涯娲蜗娃哇蛙

●街鞋牌柴钗差阶偕谐骸排乖怀淮豺侪埋霾斋皆喈揩蛙楷槐俳

【十灰】

●灰恢魁隈回徊枚梅媒煤瑰雷催摧堆陪杯醅嵬推虺崔裴培诙煨桅茴酶偎

●开哀埃台苔该才材财裁来莱栽哉灾猜胎孩垓陔徕皑傀崃唉隗咳

【十三元】

●元原源园猿辕坦烦繁蕃樊翻萱喧冤言轩藩沅媛援爰幡番反鸳宛掀犍袁怨蜿

●魂浑温孙门尊存蹲敦墩暾屯豚村盆奔论坤昏婚阍痕根恩吞埙昆琨鲲扪荪髡跟垠抡蕴溷昆炖饨臀喷纯

--------------------------------------------
发帖时间:2006-8-25 9:38:15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1: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曹雪芹借樱桃口表达自己的诗歌观  

      薛姨妈上京带来的家人不过四五房,并两三个老嬷嬷小丫头,今跟了薛蟠一去, 外面只剩了一两个男子。因此薛姨妈即日到书房,将一应陈设玩器并帘幔等物尽行搬了进来收贮,命那两个跟去的男子之妻一并也进来睡觉。又命香菱将他屋里也收拾严紧,“将门锁了,晚间和我去睡。”宝钗道:“妈既有这些人作伴,不如叫菱姐姐和我作伴去。 我们园里又空,夜长了,我每夜作活,越多一个人岂不越好。”薛姨妈听了,笑道:"“正是我忘了, 原该叫他同你去才是。我前日还同你哥哥说,文杏又小,道三不着两,莺儿一个人不够伏侍的,还要买一个丫头来你使。”宝钗道:“买的不知底里,倘或走了眼 , 花了钱小事,没的淘气。倒是慢慢的打听着,有知道来历的,买个还罢了。”一面说,一面命香菱收拾了衾褥妆奁,命一个老嬷嬷并臻儿送至蘅芜苑去,然后宝钗和香菱才同回园中来。
  香菱道:“我原要和奶奶说的,大爷去了,我和姑娘作伴儿去.又恐怕奶奶多心,说我贪着园里来顽, 谁知你竟说了。”宝钗笑道:“我知道你心里羡慕这园子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是没个空儿。就每日来一趟,慌慌张张的,也没趣儿.所以趁着机会,越性住上一年,我也多个作伴的,你也遂了心。”香菱笑道:“好姑娘,你趁着这个工夫,教给我作诗罢。”宝钗笑道:“我说你‘得陇望蜀’呢.我劝你今儿头一日进来,先出园东角门,从老太太起,各处各人你都瞧瞧,问候一声儿,也不必特意告诉他们说搬进园来。若有提起因由,你只带口说我带了你进来作伴儿就完了。回来进了园,再到各姑娘房里走走。”
  香菱应着才要走时,只见平儿忙忙的走来。香菱忙问了好,平儿只得陪笑相问。宝钗因向平儿笑道: “我今儿带了他来作伴儿,正要去回你奶奶一声儿。”平儿笑道:“姑娘说的是那里话? 我竟没话答言了。”宝钗道:“这才是正理.店房也有个主人,庙里也有个住持,虽不是大事,到底告诉一声,便是园里坐更上夜的人知道添了他两个,也好关门候户的了。你回去告诉一声罢,我不打发人去了。”平儿答应着,因又向香菱笑道: “你既来了,也不拜一拜街坊邻舍去?”宝钗笑道:“我正叫他去呢。”平儿道:“你且不必往我们家去,二爷病了在家里呢.”香菱答应着去了,先从贾母处来,不在话下.
  且说香菱见过众人之后, 吃过晚饭,宝钗等都往贾母处去了,自己便往潇湘馆中来。此时黛玉已好了大半,见香菱也进园来住,自是欢喜。香菱因笑道:“我这一进来了 ,也得了空儿,好歹教给我作诗,就是我的造化了!”黛玉笑道:“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香菱笑道:”果然这样,我就拜你作师,你可不许腻烦的。"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香菱笑道: “怪道我常弄一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又有对的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 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黛玉道:“ 正是这个道理, 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 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香菱笑道:“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 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 ,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瑒、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香菱听了,笑道:“既这样,好姑娘,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 我带回去夜里念几首也是好的。”黛玉听说,便命紫娟将王右丞的五言律拿来, 递与香菱,又道:“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有一首念一首。不明白的问你姑娘,或者遇见我,我讲与你就是了。"香菱拿了诗,回至蘅芜苑中,诸事不顾,只向灯下一首一首的读起来。宝钗连催他数次睡觉,他也不睡。宝钗见他这般苦心,只得随他去了。

请勿回帖,容我慢慢整理完。
  
--------------------------------------------
发帖时间:2006-6-19 11:56:18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4%CA%AB%B8%E8%B9%DB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1: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梳理一下历代的诗歌用韵(学习笔记)  

001、韵语的产生远在文字产生之前。那时的诗歌用当时的口语押韵。即便是口口相传下来的也许是后人假托为尧帝时的民歌,那种古韵也不是汉朝以后的人所能伪造的。伪造古韵最难,因为直到明朝末期才有人意识到古今韵的不同。

002、诗歌的用韵标准,“大约可分为三个时期”,“唐以前为第一期。在此时期中,完全依照口语而押韵。”

003、“唐以后,至五四运动以前为第二期。在此时期中,除了词曲及俗文学之外”,“必须依照韵书”。(显然词曲之外的古风和近体诗必须依照不同时期的韵书来写)

004、“汉代用韵较宽”,“第一是押韵只求近似,并不求其十分谐和;第二是偶然以致古代可押的也押,当代口语可押的也押,韵自然宽了。”

005、“到了六朝,用韵又渐渐趋向于严”,那时有人分别编过韵书,“但因为是私家的著作,没法子强人以必从。”

006、隋朝陆法言的《切韵》,“假使没有唐代的科举来抬举它”,也会遭遇其他同类著作徒劳无用的遭遇。

007、“后来的《切韵》”改称《唐韵》,可说是变成了官书,它已经成为押韵的标准,尤其是“近体诗”押韵的标准。

008、《唐韵》共有206个韵,但实际上只有112个韵。这是因为“唐朝规定有些韵可以‘同用’,凡同用的两个或三个韵,做诗的人就把它们当做一个韵看待。”

009、宋朝把《唐韵》换了名称,叫《广韵》,并合并了几个韵,就成了108个韵。

010、到了元朝末年,“又毫无理由地合并了”四个韵为两个韵,于是只剩了106个韵,一直沿用至今,这就是“平水韵”。

011、为什么叫平水韵呢?因该说是一个文人出于对前人的尊重才这样命名的。南宋的刘渊编的书叫《壬子新刊礼部韵略》,金朝人王文郁就把自己编的书叫《平水新刊韵略》,因为南宋的刘渊是平水人。平水在哪里呢?现在属于哪个省呢?查《中国历史地理》没查到。

012、王力先生经过一段详尽的叙述后,说道:“唐以后的诗歌用韵不复是纯任天然,而是以韵书为准绳。虽然有人反对过这种拘束,终于抵敌不过科举功令的势力。”

013、“词曲因为不受科举的拘束,所以用韵另以口语为标准。”以下是王力先生关于用韵分节讨论的目录:

《汉语诗律学》目录摘要

导言

1         韵语的起源及其流变

第一章 近体诗

第四节 近体诗的用韵

第五节 首句用韵问题

第二章 古体诗

第二十四节 古体诗的用韵(上)——本韵

第二十五节 古体诗的用韵(中)——通韵

第二十六节 古体诗的用韵(下)——转韵

第三章 词

第三十八节 词韵(上)

第三十九节 词韵(中)

第四十节 词韵(下)

第四章 曲

第五十节 曲韵(上)

第五十一节 曲韵(下)

第五章 白话诗和欧化诗

第五十九节 韵脚的构成(上)——常韵,平韵

第六十节 韵脚的构成(中)——富韵,阴阳韵

第六十一节 韵脚的构成(下)——随韵,交韵

——在谈格律的书里,由以上目录,似乎可以这样认为——格律包括用韵,用韵是格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014、“除非写方言的白话诗,否则还应该以一种新的韵书为标准。”“旧的诗韵是武断的(最初也许武断性很小,宋以后就大大地违反口语了)”。

015、“新的诗韵是以现代的北京实际语音为标准的。这样,才不至于弄成四不像的韵语。”

——以上仅仅是梳理的《汉语诗律学》的导言部分。

016、古体诗的用韵,用本韵者较为常见。

017、平韵的古风,押本韵时,所依照的韵部和近体诗完全相同。

018、仄韵的古风,押本韵时,其用韵等于后来的平水韵。除罕见的例外,近体诗是以用平韵为规则的,所以凡用仄韵的诗,差不多都是古风。

019、所谓通韵,指的是邻韵相通。

020、除近体诗首句可用邻韵外,无论近体诗或古风,都不能随便通韵。

021、古风用本韵,显然是规规矩矩地依照韵书。至于通韵的古风,并不纯然因为取其韵宽,少受拘束,可能还有一种仿古的心理。

022、古风的通韵,分偶然出韵、主从通韵、等立通韵三种。

023、所谓偶然出韵,是全篇用某韵,只有一个韵脚是出韵的。因为既然是古风,不妨偶然从权而已。

024、以甲韵为主,参杂着少数的乙韵的字,可以称为主从通韵。一般是较宽的韵为主,较窄的韵为从。

025、所谓等立通韵,并不一定是两韵的字数完全相等,只是说它们大致相等。

026、转韵,在《诗经》里就有了。

027、唐诗的转韵,一是随便换韵,像古诗一样;一种是在换韵的距离上和韵脚的声调上都有讲究。前者可称为仿古的古风,后者可称为新式的古风。


http://bbs.hongxiu.com/view.asp? ... 0%B1%CA%BC%C7%A3%A9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2: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关于中国情诗网古典诗词版声韵规范的倡议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传统诗词形成复兴之势以来,声韵问题一直是一个争论最多、最集中而又最难以得出比较一致意见的问题。既有很大数量的人继续遵循传统的旧声韵从事创作并坚持旧体诗词宜采用旧声韵,也有一部分激进的改革派主张改用现代汉语普通话声韵,同时也有为数不少的人主张用宽韵,也就是说平水韵放宽到词韵、词韵再放宽到接近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语音。这些问题的讨论涉及到比较复杂的学术层面,这里不作评述,只就本论坛古典诗词版块的声韵规范提出较合理的倡议。

现在既非诗赋取仕的科举时代,国家也没有任何部门对传统诗词用什么声韵作强硬的规定,诗人作诗用什么样的声韵,在一定认同范围内的约定俗成基础上,理当应该有自己的自由。鉴于目前国内传统诗词创作的实际,这里提出中国情诗网古典诗词版声韵规范的“三轨制”,即:

一、旧声旧韵。即完全遵循传统的旧声韵,近体诗用《平水韵》,词用《词韵》,曲用《曲韵》,古体诗用宽韵。

二、新声新韵。即完全采用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声韵,但新旧韵不得相混,入声字既已消失而派入阴阳上去四声之中,则按其实际读音处理,不再作入声看待。

三、旧声新韵。即用韵尽量放宽,可以平水韵放宽到词韵、词韵再放宽到接近现代汉语普通话的语音,而调平仄却仍然依据旧有的声调,也就是说原入声字保留,仍做仄声处理。

凡遵循上述三种原则使用声韵的,均视为合乎规范。但除“旧声旧韵”、“旧声新韵”无须注明外,凡使用“新声新韵”者须注明“新声韵”或“新韵”字样,以便评论。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


IP Koching

一品都御史(总版主)

巴蜀云水僧

http://www.qingshi.net/bbs/viewthread.php?tid=71989&extra=page%3D1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14:3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反复拜读了林先生的大作,很是受益。读后有感而发,来说点个人想法,完全是文学门外汉的乱说,供方家一笑——哈哈,俺有一“名句”:宁向江湖添笑料,不将雅颂做沽名。

    林先生与李先生所疑所议之问题,以俺之寡闻,也许有半个世纪以上了吧。之所以会产生某些看似相互抵触的观点,从根源上讲就是:我们今天正处在汉语声韵发生急剧而影响深远的变化的历史过程中。这理所当然地要影响到我们对以“声韵”为其文化根基的中国古典诗词的理解和探讨。这种理解和探讨,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乃集中地体现在旧声韵(中古汉语平水韵)和新声韵(现代汉语普通话)在今天的古典诗词(除开新诗)创作中,其各自的长短、以谁为主、是并行还是独此一家而别无分店等问题。

    一切似乎都得从声韵的历史或者时代的变迁说起。但俺以为用不着这样麻烦,那还是留给语言学家们去著说。俺只想从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小故事说起:

    中国大陆十年文革,由于革了文化的命,故作为正在读书长知识的我,当然更是我们这一代人,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平平仄仄”的训练,更不知道平水韵是何物。对于绝大多数老百姓的孩子而言,他们除了接受以普通话为标准的学校教育以外(所幸的是,教我语文的几个老师,都说标准的普通话),没有厚实的家学作为其课余之补,更谈不上诗教。剩下的便只有毛泽东诗词了,但讲毛泽东诗词的老师也不会去讲什么是平水韵、平仄格,顶多告诉我们“诗要压韵”。记得有一次,一位曾给我深刻影响的语文老师在讲毛泽东的一首七律时,顺便提到了“平仄”,我当时感到很新鲜、很惊奇,但老师很快又说一句:“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这些旧的东西很束缚人,年青人还是不要学。”那时我心中存下一个疑问,既然老师说“诗要压韵”,那么,毛泽东诗词有好多读着为什么不压韵?但在那个红海洋岁月却不敢问,你问了就是找死。今天的年轻人看了这个,会觉得好笑,甚至很滑稽,但那却是我这个年龄的人的十分严肃的生活。我的那个“诗要压韵”的疑问,直到文革结束而恢复高考上大学后,在我所选修的非专业课程中获得解决——仅有的40个学时的古汉语课程,我从王力先生的诗词格律说中才弄明白,毛泽东诗词读起来不压韵,原来是中古声韵与现代汉语普通话的区别所致。便为此大笑,暗自兴奋了几天。但由此也诞生了一些长期困惑着我的问题:

    中国古典诗词如何面对当代汉语普通话的语言环境?因为我们的语文教学,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建立在普通话声韵基础上的。教师上岗,现在还必须过普通话这一关。大众“工作语言”、人际交流用语、甚至国际交流、国外正兴起的孔子学院等等,越来越普遍地使用普通话。而大学古典诗词课堂教学中,有几个会说平水韵的?我们有没有必要在教学中使用两套声韵体系?等等。

    所有这些困惑,不能不说是个严峻的事实和问题。如果我们所热爱的、所为之骄傲的、所为之激动不已的古典诗词不能够用普通话来创作,这也必然把越来越多的说普通话的人排斥在古典诗词的创作实践之外。这样一来,我们为之骄傲的唐宋之风致雅音也只能作为文化化石、语音化石来欣赏,而不能作为鲜活生动的文化生命而活化在当下的心灵之中。尽管诗人完全可以冷漠甚至是应当去冷漠当下社会的某些潮流、热闹以及浮躁,但问题并没有随着这种冷漠而解决。被时尚长期冷落了的古典诗词的现代出路不还是在旧声韵与新声韵中徘徊着、摸索着吗?一个不容怀疑的事实是,古人之雅音雅言雅是根植在他们那个时代的语言环境中的,他们吟诗作赋不需要声韵的转换,至多是在方言与中古声韵的对接中就解决了问题,而对于那时的文化人而言,他们一旦进入学堂,从“小学”(语言文字声韵等)的启蒙教育开始,就完成了这种对接转化,中古声韵可说是在方言与正韵的转化中自然而然地铸造了他们的文化心脉。但对今人而言,我们要写成一首诗却是要做方言、平水韵、普通话之间完成转换,这又何其难堪呀!原因很简单,我们的声韵教育根本不是以中古声韵为基准的。所以,要完成由方言到正韵的这种转化,也只是由方言向普通话的转化。这便是今、古人在吟诗填词时在语言上的最大不同!这不同是致命的,因为,诗乃是声音与语言的艺术。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说明一下,中华民族方言很多,尤其是在长江以南,有许多地方只隔几里地,便各说各的方言,甚至相互听不懂。入声在相当大程度上保留在方言中。但平水韵作为中古汉语之“正韵”、“正声”、“正音”、“国语”、“雅言”,它却不是方言。在我与学人的闲聊或者请教交流中得来的不多的见识中,说广东话、闽南话、江浙话、湘鄂话、巴蜀话等等的学者,都说入声保留在其各自的方言中,其根本理由是发音的“短促”等(《康熙字典》有记)。甚至在我读过的资料中,还有说在福建的一些地方还保留着正宗的唐音,被视为语言活化石。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去分辨,同一个入声字在这些方言中,其发音却各不相同。那么,作为“正韵”之一部的“入声”究竟以哪一家方言为准?也就是说,平水韵中的“入声”之“正音”如何发,这便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结论只能是:方言中涵有入声,这不假,但作为国之“正韵”的“入声”却不是方言。

    令人无奈、尴尬和惋惜的是,这“入声”在今天怕是没有多少人读的中规中矩了。那么,用方言代替可以吗?正如我们反对普通话声韵和平水韵同时混用在一首诗中而使声韵产生混乱那样,“方言”与“平水韵”混读行得通吗?如果可以,那么普通话与平水韵混读混用又有何不可呢?所以,我说,方言只是方言、平水韵只是平水韵、普通话只是普通话,不能够相互替代和混用。的确,我也曾经听过国家一流的普通话播音员朗颂过李白的几首著名古风,那气势是有了,但那入声所涵有的独特韵味却没有了。这便是用普通话的难堪。在听这朗读时,我也只能一声叹息:那远去的路消失在苍茫中。同理,用方言来代读平水韵就会比普通话更能入味吗?我们究竟选用哪一家的方言代替入声呢?我不知道,但只是感觉混用的声音有些怪:忽儿正韵,转而方言,这和普通话中混用古韵一样难堪。倒是我们择一而贯穿到底,还更有神采些,尽管每一种选择都有得与失。

    我同意林先生所说的“普通话不可以君临天下”。这正如我不喜欢语言霸权一样。可是,普通话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在诗词中取得过“君临天下”的地位。它充其量是把古典诗词的博大精深交给了说普通话的大众,而我们的诗词创作根本不可能游离于大众。使大众一起来进行诗词创作,这恰好是对古典韵文神髓的强有力的继承和发扬。我们的文化人常说,中华民族是一个诗的民族,试想,失去大众或者少有大众参与的诗词创作何以能够构成诗的民族?

    事实上,中古声韵至少也有千年以上的历史了,若从发生学意义上看,它甚至一直主宰着秦汉以后的韵文发展而直到今天,真正“君临天下”的恰好是平水韵,而不是普通话。普通话的先声当推至为“入派三声”的《中原音韵》,但这部同样具有里程碑性质的韵书,对韵文创作所发生的实际影响也只是元北曲中,显然,它没有君临过天下。对平水韵的地位真正构成冲击的当然是现代汉语普通话。因为它是国家意志在语言上的实现,从而客观上形成了一种给古典诗词创作带来极大影响的新的语言环境。但就其用意而言,推广普通话并不是要干预文学的发展,并没有要求废除中古声韵,更不会要求人们废除方言,也没有反对韵文的创作使用平水韵。其实,中古音韵,也是在语言变化的过程中最终形成平水韵的,反过来说,语言环境在历史上的变迁没有动摇过平水韵的地位。由此看来,今天我们所面临的普通话语言环境也不会改变平水韵的地位,而仅仅是,在平水韵之“朝纲独揽”而“君临天下”的诗词韵文格局中,普通话仅仅是争得了一席地位,其时间也不过半个世纪;并且这一席之位还不断受着平水韵的排斥,正如林先生所知,不是有高高在上的诗词权威杂志不要普通话作品而只要平水韵作品吗?但在普通话杂志中却未见过拒收平水韵作品的。

    一个怪物出现了,这就是现代汉语普通话在古典诗词这个大树上的“节外生枝”。它的命运如何,它与它的父本平水韵的关系怎样处理,我想还是平等视之为好。儿子身上流着父亲的血,但它却有独立的生命格局。它还在摇篮中,需要父亲的爱护。父亲因为有了儿子,就不会绝种,而是在儿子独立的生命格局中传承光大着来自父亲的生命种子。每一时代的声韵在变迁着,但变迁了的声韵却有着不变的语言基因。
说到此处,我想把以上门外汉的晕话总结如下:

一、平等对待平水韵、普通话与方言。
二、允许在平水韵、普通话与方言中搭建沟通桥梁的探索,哪怕是失败的尝试,也比没有尝试要好。
三、在当下的诗词创作中,至少有三种可以使用的声韵可供选择:平水韵(涵词韵)、普通话(中华新韵)、保留入声的旧声新韵。
四、选择一种声韵后,不杂用别的声韵。(哈哈,推崇古典式爱情:从一而终,不许包二奶)。

    最后想解释一下林先生对李家三郎先生所不解的一个问题。由于俺以前与李先生就声韵问题探讨的较多,所以对他所提出的“平水韵”与“普通话”之“接轨”的意见,较为了解。李先生其实是一惯用平水韵创作的,在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作品中更是这样。我常开玩笑说他们山东人不会说普通话,写不了普通话诗。他的这个意见的大意是:若写平水韵诗,应当尽量选那些与普通话读音相同、相近的韵来使用,以使现在使用普通话的大众在韵脚上更容易接受。应当说这是一种有益处的探讨。这与林先生文中所说的那种所谓“接轨”的“改革”者不一样,因为李先生使用普通话创作很蹩脚,他是一直使用平水韵的。我以为,无论这个探讨是否成功,使古典诗词有更多的受众面,这是应当肯定的。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8-6-27 19:31 编辑 ]




胡子是假的,脸蛋是借的,心情文字是自己的。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7 21: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梦蝶翁阐述的比较全面。这个问题一直都在争论中,因反复讨论在我们几个熟悉的朋友中已达成共识,而这种共识不一定就是正确的,需要新朋友新思想新意见的不断补充纠正分辨,哪怕是对立意见。或许没必要达成统一,求同存异,各自保留意见也是不错的。只要表明观点。也算学习了。
顶部
林锐彬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70
精华 128
积分 7432
帖子 2603
威望 481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5-14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28 11:1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读着上面李先生和梦先生的文章,要佩服二位的博览强记,也佩服二位所具的创新思维。正如在敝文里提到的,我肯定各种新的尝试。良性地对这课题作探讨,相信裨益大家。

         这里对几个概念、或说法,进一步谈谈:

1,      
新音、今音、旧音、古音
把以北京话作基础的普通话称为今音,似乎不正确;各地的方音,也属今音。或许可称之为“新音”吧(――经过新改造的语文?)

记得六十年代初期,〖国音字汇〗里的音标:勹、夂、冂、匚,是念薄、泼、墨、佛(入声音),后来改为玻、颇、摸、夫窝切(阴平音)。这或者叫旧音、新音交替吧。而方音基本上并无甚改变。

2,        平水韵不曾“君临天下”
中华民族方言很多,尤其是在长江以南,有许多地方只隔几里地,便各说各的方言,甚至相互听不懂。入声在相当大程度上保留在方言中。但平水韵作为中古汉语之“正韵”、“正声”、“正音”、“国语”、“雅言”,它却不是方言。在我与学人的闲聊或者请教交流中得来的不多的见识中,说广东话、闽南话、江浙话、湘鄂话、巴蜀话等等的学者,都说入声保留在其各自的方言中,其根本理由是发音的“短促”等(《康熙字典》有记)。甚至在我读过的资料中,还有说在福建的一些地方还保留着正宗的唐音,被视为语言活化石。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去分辨,同一个入声字在这些方言中,其发音却各不相同。那么,作为“正韵”之一部的“入声”究竟以哪一家方言为准?也就是说,平水韵中的“入声”之“正音”如何发,这便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结论只能是:方言中涵有入声,这不假,但作为国之“正韵”的“入声”却不是方言。   ――梦蝶翁

传说,平水韵的形成是以河南音为基础,再收取其他方音的某些字汇,以较大的公约数的情况下制订的。各方音依旧各说各的
从上述梦先生所言,平水韵事实上是作为各个方音群得以联系的依据;自然,重要的是,当时的声韵教育是以中古声韵为基准的。
敝文中提到“君临天下”之说,是针对某些认为须以普通话音韵取代“旧音韵”的言论。近来,据说中国教育部有“把京剧推广到全国各小学…”的决策。为什么不在广东推广粤剧?粤剧不是中国国粹?我以为,这就是“君临天下”思维下的产物。在有意无意中废除方音、排挤地方文化,才是“君临天下”。

3,        白话与文言
白话诗以普通话音韵为准,是很自然的;这是因为现在的声韵教育是以普通话为基准。为什么还要文言?这是我们祖宗留传下来的简炼、优雅的精粹!我们写传统诗词,最宜以文言表达。红叶君写了一首诗:
金沙堆雪浪接天,去去来来若许年。
澎湃心声听不尽,轻轻靠近你胸前。
虫儿君就评道:感觉最后一句还是不够简练。有新诗的感觉。

4,
典雅之美
我是一直习惯于按新声韵写的,在刚学写古体诗的初期,还照着平水韵来填韵脚,但后来总觉得太受拘束,便索性再也不看韵部了.还有入声字,总觉得掌握起来太麻烦.但看了林先生的帖子后也想,
古典文化所具有的典雅之美,当是原滋原味为佳.多接受一点古典文化的熏陶不是坏事.从声韵的美感来看,今人读古诗,以按古音来读为美 …
                                                                                                  ――红叶笑西风

感觉上依平水韵写的传统诗词较具典雅之美。正如敝文提到的,有心于此者学会掌握并非难事。您喜欢中华书法吗?您喜爱隶书吗?您不是也要通过一番努力才能上手的吗?……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7-21 04:2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617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