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流星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249
精华 0
积分 97
帖子 34
威望 63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6-1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6 15: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绣女人15

连续两个多星期,森没有给秀打过电话,也没有信息,秀也没打给森,秀觉得就是打过去好象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但这回秀没有不去上班,毕竟在这里找个工作很难,尤其不是很辛苦的工作,更是难找,森也一直没有上班,秀有点失落,但也没感觉太伤心,只是觉得很空,很空,人不那么充实,秀想,也许和森就这么结束了,虽然没什么吵闹,但两人还是没有到达挚爱的境界,相互间也没有承诺和约束,所有的都是两相情愿的,没有谁对不起谁.
  本来周三秀的宝贝都要补习,所以秀和森都会出去吃饭,约会,连着两个周三秀都是早早回家,但秀没有打开电脑的欲望,只是想看着墙发呆,从来不爱做梦的秀.连着几天做相同的梦,都是梦到自己和前夫初恋时,校园里的日子,那时的秀很野,总和一帮男生出去玩,秀那时一直梳短短的头发,因为个子高,看着和男孩子差不多,学校一开运动会的时候,是秀忙的最欢的时候,因为前夫很爱运动,足球踢的很好,所以青青的秀在接到前夫射来的丘比特的箭后,傻傻的就跟在他的后面了,那时的恋爱,无非是看几场电影,偷偷拉着手....
  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却一直想着前夫,连梦里都回避着森,但秀知道让自己半个月时间掉了6,7斤分量的,不是前夫,秀怕去想森,想也没有用,只能给自己徒增烦恼,周三了,秀本来想早早回家,然后去接宝贝放学,虽然没必要,还浪费自己的车资,可秀不想在一个人在家里发呆,总得出去走走,放工的时间要到了,主管却过来,给了秀一份文件,让秀下班前做好,说老板说很急,秀正好觉得无聊,一看那厚厚的A4纸,没有两个小时完不了工,陆续的同事都回家了,秀打着文件,虽然看不太懂上面的英文,但觉得不该是很急的东西,秀的第六感很强,秀觉得她今天一定会见到森,秀感觉这些东西是森故意让她做,让她在这里等他的.
  秀猜的很对,听见外面门响的时候,秀无形中有一种紧张,紧张自己看见森该用什么表情迎接他,指责他吗?秀没有那个权利!秀觉得自己象犯了错误要见老师的学生一样,紧张的毛发都竖起来了,熟悉的脚步声,然后秀听见森开他房间门的声音,然后又是关门声,然后出来的脚步声,在秀房间门口停了几秒钟,然后是离开的脚步声,秀立着耳朵一直听到外面大门关上的声音,突然秀有了一种很强烈很强烈的想哭的欲望,秀觉得自己傻傻的给自己勾勒着爱的轮廓,想着自己幸福着,爱着,对方也在认真的回应着秀,可原来都是秀自己在导演着爱的故事,另一个主人公,随时就可以没有一点原因的拒绝演出,泪水让秀眼前的电脑屏幕更加清晰,用最快的速度,伴着泪水,秀打完了那些材料,看时间宝贝该回来了,秀急忙出去,走出大楼,秀就看见森那辆车停在那里,大灯开着,秀连思考都没思考,就很自然的走过去,开门上车,然后森问了句"弄好了"秀点头算是回答了,森对秀的作息时间很了解,车到了秀家楼下,森在秀要下车前说了第二句话,"等你把孩子安顿好,陪我一会好吗?"秀连想都没想,就点头下了车.上电梯的时候,秀真想给自己两巴掌,怎么一点骨气都没有,人家让你陪你就陪,自己想人陪的时候,谁能陪自己.心理这么想着可上楼的脚步却在加快,回到家宝贝在看电视,秀问宝贝还要不要吃东西,宝贝一般补课前都自己在外面吃完饭,但有时候回来会再吃点,毕竟是小孩,好动,也爱饿,煎了两个面包片给宝贝,急忙拿起包,告诉宝贝自己要出去一下,让宝贝自己先睡觉,
  秀跑出电梯,往停车场快速走去,当看到森的车时,才反映过来,自己有点太急了,上楼到下楼才用了十分钟,自己刚才跑过来大概森也能看到了,秀觉得自己好没出息,这么急干什么,让森觉得自己那么在乎他,就是觉得又怎么样,不还是半个月都想不起来你吗?到了车门,秀做了个深呼吸,放松一下自己,森在里面把门开开,秀坐到座位上关好门,还没坐稳,就被森整个拉过去,秀好喜欢这种心跳的感觉,虽然和森在一起那么长时间了,可自己还是激动的听见心跳声,森亲够了,放开秀,然后告诉秀再帮他买件他身上穿的衬衫,秀"哦"了一声,坐正了身子,看着车慢慢开出停车场,秀觉得车里的空气含氧成分很底,不然自己怎么总有呼吸困难的感觉呢,森一直也没说话,估计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车来到熟悉的宾馆楼下,森还是开完房把钥匙给秀,秀先上去等森停完车再上楼找秀,每次秀都会先冲完凉,围着浴巾,看电视等森,今天秀象第一次和森在一起一样,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反正不要脱衣服等森,秀就这样坐在床边,看着电视,耳朵却听着脚步声,象刚才在公司听森的脚步声一样,秀还是那么的紧张,秀紧张的血液让脸变的红红的,秀照着镜子,暗骂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可自己没有能力制止这种自然反映,森进来的时候,秀开完门就转身,很怕森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森从后面抱住秀,倒在床上,秀听到森坏笑着说"我上楼的时候就想到,你今天一定穿的整整齐齐的等我呢,"傻婆".森和秀亲热的时候,总爱叫秀"傻婆".秀觉得所有的委屈都来了,抱紧森的脖子,耳朵贴着森的耳朵,不让森看到自己的脸,秀不想让森感觉到自己那么在乎他,可眼泪还是不听话的流下来,"乖,老公会疼你"森最爱说这句话,秀也最喜欢听森这么说,可今天秀听到这句话时,脑袋里却想着,他在和别的女人说的情景,为什么自己总是在不对的时候认识对的人,而在对的时候认识的却是不对的人呢,所有解释都没有必要,秀知道自己也不想做那种无聊的事,自己就站在第三者的位子上,有什么权利去指责,所有的痛苦都是自己该去承担,也该是罪有应得的...自己能做的就是...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曾经拥有了....突然感觉,当初说出这句话的人,该是在感情上,受了多大的重创,才能总结出这么经典的话啊...
  森的激动让秀觉得森该是半个月没有和女人在一起了,因为森做爱时从来都是很照顾秀的感觉,大概男人对性都是有阶段的,年轻时是一味的发泄自己体内多余的能量,等到成熟后,就会把让女人达到高潮当作一中享受,而且会边做边看着女人的反映,对男人来说大概也有一种成就感,森今天很不温柔,相反的是秀一直睁着眼睛看着森,森一直紧闭着眼睛,好象再想什么事情,秀看到森手臂上的伤,一看就是女人指甲的杰作,女人没有高潮的时候,脑袋会很清醒,男人越用力反倒越不舒服,希望他快点满足,好让自己早点解脱出来,终于森停止了动作,躺到一边,还是不忘把秀搂过来,秀还是想猫一样卷在森怀里,森说"我就喜欢你这样,总是安安静静的,男人很讨厌罗嗦的女人,会让男人觉得很烦"秀真想告诉森,自己真的好想问问他...如果秀是森合法的老婆,也许秀早就歇斯底里的问森了..只是自己没有那个权利罢了.秀不说话,说也没有用,只是一直在摸森手臂上伤,森好象感觉到了,看了一眼,笑笑说"以前我很喜欢她的,可女人真的是不能惯,她以为真是我老婆,拿孩子威胁我,我最讨厌就是这个,哪来的回哪去吧,不是我无情,她自己闹的,我也够了"秀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秀想问森,"什么时候轮到我啊,什么时候也会够了呢"森大概真的累了,一会就打酣了,秀还摸着森手上的伤,眼泪流下来了,秀的伤,在心里........




寂寞演歌厅http://www.sgwritings.com/249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9-23 04:5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440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