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zengying
新手上路
Rank: 1



UID 809
精华 0
积分 80
帖子 36
威望 44 点
阅读权限 3
注册 2007-2-9
来自 马来西亚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7 13:2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叶亚来之“死”

      叶亚来抬头望双塔楼,再望向来来往往的人。心中不禁发出了惊叹,吉隆坡变了好多。他想过马路时,差点被一辆前面迎来的车子撞倒,幸好有个中学生将他拉住了,并对他说道:“老伯,过马路要小心啊。”
            “谢谢你,小弟。”叶亚来打量了这中学生一会,再继续问:“小弟,你知道要如何去叶亚来路?”
            “什么?叶亚来路?我好像没有听说过。我们这里有陈秀莲路、有陆佑路、有陈祯禄路,就是没有听过有叫叶亚来路,老伯,你会不会弄错?”
            叶亚来决定问个清楚,便对中学生说:“来,我请你喝杯咖啡。”说完,便将中学生拉到星巴克坐下,并吩咐中学生替他点了杯咖啡。
叶亚来端起盛着“卡布奇诺”的塑料杯,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怎么现在将咖啡泡在塑料杯里,要将咖啡冲泡在瓷杯里,才有味道。我也真没有想到,现在的通膨这么厉害,一杯咖啡竟要整十元。”
中学生忍不住插嘴道:“老伯,这不是普通的咖啡,它叫‘卡布奇诺’。”
“好啦,不管这咖啡,我再问你,听过叶亚来路吗?”
中学生心想,你这老头怎么如此奇怪,老爱问这问题,真烦。
“叶亚来是谁呀,为什么我们的路要以他的名字命名?”中学生以不屑的语气说道。
            看到眼前这学生的态度如此轻佻,叶亚来冒起了无名火:“小子,你这话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可以用叶亚来来为路命名?你懂叶亚来是谁吗?”
            中学生看到叶亚来发起脾气,心里感到有些害怕同奇怪。他这眼前的老伯怎么这么奇怪,是打从哪里来?是中国来的?如果是中国来的,可要以礼待人。前阵子发生了扣留中国女郎的事情,害得我国的名誉扫地,我可不能丢国家的脸。想到这“重要”的使命,中学生就决定好好地向叶亚来解释。
            “老先生,这可没有什么叫叶亚来路的。你会不会弄错了?”
            “弄错,我怎么会弄错呢?为什么可以有陈秀莲路,陆佑路,就不可有‘Yap Ah Loy 路?”
            “哦,原来你要找的是‘Jalan Yap Ah Loy’,原来Yap Ah Loy 就是叶亚来,为什么你不早说呢?我们这儿好像有条叶亚来街。”中学生恍然大悟地说道。
            “为什么是叶亚来街,不是叶亚来路?”叶亚来有点生气地说道。
“这条叶亚来街好像很短,叫路有点奇怪。如果你要叫它路,好像也可以。”
“很短?小弟,你说说看,叶亚来的贡献大不大?”
中学生一面茫然,然后用手搔了搔头说:“我……我不是很清楚,我对叶亚来的印象是采矿商,是甲必丹,然后介入苏丹女婿东姑孤丁等人的争执。课本上没有说得这样清楚,我怎知道地那么清楚。
对了,我还知道叶亚来还是海山派的头目,这海山派的头目不知道和《无间道》里的曾志伟相似吗?你就是叶亚来?那么你是如何死的?是死在黑社会的驳火中吗?”
“矿商?甲必丹?介入苏丹女婿东姑孤丁争执?黑社会的头目?后人就是这样评价我的吗?”叶亚来不禁苦笑起来,一边回想起过起的种种一切,仿佛走入了历史的隧道。
叶亚来想起内战以后,吉隆坡成了一片废墟,锡矿场也化为了水潭。为了把吉隆坡从废墟中重建起来,他好不容易说服了同僚们留下。为了使货品变得更加便宜,他还去寻求英国参政司做担保,以使供应品可以直接向新加坡取货品。他想起自己如何努力地开发矿场,开辟道路,希望能恢复社会生产和繁荣经济。叶亚来想起自己筑成吉隆坡这么多的街道,如有巴刹街、老巴刹街、安邦街、罗耶街、蒙巴登街、谐街、火治街、苏丹街、古路街、古路芭、茨厂街,结果只给自己留下一条可有可无的街名。
当叶亚来回到现实来时,中学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看来我也该走了。”叶亚来再次望向双塔楼,他不敢想象再过十年后百年后,历史会如何评价他。
“或许,将来,我会死在历史里。”叶亚来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时,一张报纸被风吹到叶亚来的脚下,报纸上的标题写着:  是谁开辟了吉隆坡引起争议,叶亚来还是拉惹阿都拉?
      

1495个字)


  

顶部
仰望星空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018
精华 0
积分 211
帖子 98
威望 112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3-22
来自 中国上海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7 14:0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这个小文有点意思,可当小小说读!在我的阅读视野中,大陆当代小说鲜有触及这个主题的。我想起一段话,大家对这段话应该很熟悉: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此非曹孟德之诗乎?西望夏口,东望武昌。山川相缪,郁乎苍苍;此非孟德之困于周郎者乎?方其破荆州,下江陵,顺流而东也,舳舻千里,旌旗蔽空,酾酒临江,横槊赋诗;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5-27 07:2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864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