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6 19:1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鹰散文日记:婚宴之二(2007.03.26)

                       

        朋友是从事文化工作的,除了老邻居,也邀请了一些文化界的朋友。但他儿子是搞高科技的,宾客之中也有相当数量的年青人,这些人都是讲英语的。凑巧,我的座位就在他们当中。

        他们谈着工作上的一些琐事,听来听去,大抵都是些牢骚。很奇怪,平时工作也尽在谈这些,到了婚宴也不放松,生活太压抑。我没有交谈的对象,只好默默的喝着闷酒,望望天花板那盏水晶灯,听听杂乱无章的音乐,看看大门口,猜想我能看到什么熟悉的脸孔。

        一个进来了,噢,是那位写诗写小说、评论的“朋友”,我们四目交投了一下,他就径直朝前走,没有期待中的火花。我认识这位朋友30多年,当时他是个左倾的文艺青年,后来受了某些挫折退隐山林一段时间,复出时不再写诗,改写小说,但多用意识流的手法来写,一些相当隐晦的情节和故事不是一般读者所能领会。我一时手痒,写了一篇评论,不料从此结怨,朋友变成“敌人”。

        心里有一些伤感,难道朋友之间只能互相奉承吹嘘吗?不能接受严正的批评吗?何况我写的是一篇文艺批评,并无人身攻击或贬低作者。只为了这么一篇评论,从此切割曾经一度为“战友”的情谊。

        酒宴中途,我到楼下吹吹风,恰巧这位“友人”也下来了,一见到我就好像见到鬼,一忽儿不知溜到哪个角落去。我原本想跟他打个招呼。心里觉得好笑又可怜,古人说“一笑抿恩仇”,我连一笑的机会都没有,看来这怨结是不可解了。也罢,让我祝福他,我们在各自的文艺领域里努力,看谁经得起最后的磨炼,看谁领风骚吧,时间是最好的说明。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青青小草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021
精华 11
积分 7052
帖子 3216
威望 3722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3-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6 22: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文人的那些小心眼,可惜了一段一笑抿恩仇的画面
顶部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26 23:3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有些事是难以如愿的,只要自己问心无傀就够了,哪管东西与南北。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5 19:4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4376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