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怀鹰 (浪里白条)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76
精华 34
积分 15406
帖子 6779
威望 85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3-13 22:4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怀鹰散文诗日记:夜空(2007.03.13)

        浩渺的夜空,拥我以一种缱绻的情怀。知道已不属摘星少年,心里依然荡漾着朦胧的梦;多少次漫步在长安古街、多少次撑一叶扁舟乏波微山湖、多少次烧一壶醇醇的酒,与寂寞嫦娥共舒广袖,舞一阕遥遥的典故。然而对面高楼的灯光,穿透了我的想象,再也没有寒夜流淌的更鼓,满耳一片泼辣辣的噪音,把长安古街的酒旗吹成一份惆怅。

    夜空不曾惆怅,惆怅的是我惶惶的心。伊横亘千古,演绎几许风骚?无人可探测伊之深之阔,一如高悬中天的星子们,如何把古人的情怀写在夜空上。你可告诉我,夜空自从站成风景之后,它的始祖在哪里?

    而我的始祖呢?是不是在黄土高坡上与蚩尤大帝血战的那个轩辕氏?

    而轩辕氏的始祖呢?

    我知道另一个千古之后,仍会有人对着夜空遥想,他该会这么想:当年的我,又是如何站成风景的?




怀鹰自在空间: http://www.sgwritings.com/376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19 10:5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0864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