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9296
帖子 13385
威望 1586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21 00: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玩火的人

看妈眼中噙着眼泪,拿着电话手微微颤抖,说话的声调也大异寻常,脑后立刻一阵发凉,意识到有什么非常的事故发生了。

〝什么?阿凤跟人跑了!几时?跟谁?〞
〝什么?头先,跟黑番!〞
〝怎么没人看到啊?阿强咧?〞
〝什么?他们早就约好了,阿番也是真是没命哦!”

渐渐地我听出一些头绪来了:阿强和阿番都是我的表哥,而阿强和阿番是堂兄弟,他们两人的感情一向很好。据说阿番是舅父抱来养的,由於生来皮肤黝黑,好像吉宁人,所以大家都叫他阿番或黑番。阿凤是阿强的妻子,现在阿凤却跟阿番私奔了。这件事情的发生对极其守旧的舅父家委实是个严重的打击。所谓〝坏事传千里〞,很快的消息差不多传遍了整个甘榜。其实纸哪能包得了火,终有一天〝东窗事发〞的。

说起阿强这个人似乎是为女人生的,俊俏的面庞不说,单是那张有语言天才的蜜糖嘴,讲起讲来连树上的鸟都会给骗了下来,何况那些天真、幼稚、梦想〝白马王子〞到来的小妞呢!据说早在念英文五号时,就有一位班上的女同学看上了他,而且还主动的买了戏票请他看戏。小学毕业后,他转到一间职业学校念书,虽然同学清一色是男的,但校门外经常有女人在等他。阿强一直都住在我家,很久才回去一次。晚上他常向哥哥大谈他的女人经、拍拖史,讲来娓娓动听,紧张刺激,香艳缠绵兼而有之,听得装睡的我更不能入眠。

有一次,我们都感到很奇怪,时常不见他的踪影,问他到哪里去又故作神秘,含笑不语,尤其到了夜间亦很少听他再谈过去常谈的那些,有好些日子我睡得很早。不过,事情终於在一天〝水落石出〞了。每天下午我们都到附近学校去打篮球,这天他答应了要打却临时变卦,而这己不知是第几回了。於是我们决定来个跟踪,他好聪明啊,故意走另一条路,然后绕个大圈,回到原来的这一条路。其实,他只要从我家走一段短短的直路就可以了。但是,我们知道他是采用〝声东击西〞的计策,企图转移我们的视线。

到了那里,只见一位身裁窈窕,穿学生装的女孩己笑盈盈地站在屋外篱笆向他不停的招手,显然他们是预先约好了的,不一会,他们手牵手一同走进屋里。

〝哼!原来是去会女朋友啊!〞我们差不多不约而同地说。

当天回来我们大事捉弄他一番,大概他也知道没有办法再瞒下去,只好请我们喝汽水听他细细道来。

〝她叫阿兰,在xx中学念书,由於家里离学校太远,便来住她姨母的家。她的姨母就住在我们这条路里面,你们是知道的,每天上学我都看到她,起初只是和她打打招呼,接着谈话,渐渐地也就熟起来了,一天,我壮着胆第一次约她看戏,她竟答应了。我没想到那么容易,但我看得出她喜欢和我在一起。从此以后,我们下课后经常出双入对,有好些日子了,就是你们不知道而己。她是个正经的女孩子,非常奇怪,和她在一起不敢起什么邪念,她似乎使我改变了不少。〞

听阿强讲话的口气掩不住内心喜悦的情形,我看得出他和阿兰做朋友态度是严肃的,或许开始堕入了爱河也说不定。由於秘密己经宣告公开,他们也不需要再偷偷摸摸了,因此阿兰便成了我们家中的常客。她是非常贤妻良母型的,我们都认为阿强独具慧眼,舅父家多多少少也知道他们的来往。

但是,〝好花不常开,好境不常在〞,不幸的事情终於发生了:

那一天,阿强驾了家里的车和阿兰到蓝天戏院看戏,哪里想到,戏终散场,出来一看,车己不翼而飞,被人偷走了。这一件事使到迷信守旧的舅父母深感愤怒,认为是阿兰这个女人带来的衰运,不然不会第一次坐车出去车就给人家偷去,而且还去查问过说什么姓陈和姓胡的在几世代以前曾经爭吵过,真是荒谬绝顶!

经过这一次的波折,阿强的心忽然有了很大的转变,对阿兰开始有点冷淡起来,爱理不睬的,阿兰看在眼里,伤心欲绝,无心向学,学业一落千丈,结果被令退学。不过,他们的关系并没有这样就结束,还保持着断断续续的来往。其实,阿兰对阿强还是一往情深的,总希望有一天他们能〝破镜重圆〞。於是她用实际的行动来表明她并不是如舅父母所想像的那样环那样衰,尤其是在大表哥〝阿强的哥哥〕结婚的时候,她毅然地到舅父家去,帮这做那的,赢得大家一致赞扬,咸认为是个任劳任怨的理想媳妇。有一个时期他们的这一段情似乎可以弥补过来了,谁想到阿强在这时候竟表现出若即若离,犹豫不决的态度。阿兰看出阿强己移情别恋,於是悄然引退。从此,我们再没有看到她。听说她已经结婚,婚后生活非常美满、幸福。

我们在奇怪阿强为什么忽然对阿兰疏远,原来他的心已另有一人,听说是在一次看街头戏时认识的,她就是阿凤。阿凤的家里有一些钱,在他们一带的甘榜,提起她家是无人不知的,阿强每谈起她便眉飞色舞,有一股难掩的兴奋。

〝她的父亲对我说他知道我过去的一切,不过这些都过去了,他并不介意,还说年轻人难免会如此,只是他告诉我和他女儿做朋友,要好好走。〞

阿凤的父亲以前也不会好到那里去,阿强对他是有几分的敬畏。

〝阿凤说他们结婚以后,她的父亲将会为她开一间服装店,她现在正加紧学习服装设计呢!还有啊,她说她父亲还要送几万嫁妆给她。〞

这些话阿强不知重复了多少遍,听也听腻了。他们的恋爱发展说来也惊人,不到一年就传出他们结婚的消息了。

婚后我没有看到他们开什么店,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几万元的嫁妆,倒知道阿强中了好多万的马票,拿了一些回去孝敬岳父母。

舅父家是个典型的大家庭,三兄弟和家人都居住在一间特大的屋子里。向来大家相处得还不错,不过后来伙食分开,各煮各的,或许是因为有了一些利益上的冲突。

他们结婚后不久,就常传出他们之间争吵的事。由於阿强过去的一段不清白的浪漫史,促使阿凤醋劲比谁都大,只要阿强稍微迟些回家,就不免问长问短,唠唠叨叨的,阿强不胜其烦,有时也不免火气大些。而且阿凤和姑嫂之间也相处得不很愉快,娇生惯养的她每遇不如意事,即回娘家哭诉,阿强因为需要做轮班,所以常叫阿番载她回去,那里想到,就此一念之差却铸成了大错,阿凤和阿番竟然日久生情愫,事情一发不可收拾,终於造成今日的家门不幸。

这些日子来,阿强蓬首垢面,失魂落魄的,显然受了很大的打击,有时在路上遇见他,却视若无睹的走过去,和以往那种主动按喇叭,搖手招呼,甚至停下车来和你畅谈的情形完全两样,而阿番听妈说最近已被有关当局采取纪律行动欶令辞职,阿凤几天前遇见,已经怀了孕,好像在替人包面包。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0-10-9 17:02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8-11 10:1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567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