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在阿拉伯餐馆打工的日子
what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59
精华 2
积分 130
帖子 46
威望 77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1-17 15:2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在阿拉伯餐馆打工的日子

2002年3月,我在北维州一家中餐舘做了2年多外送员之后,因店里的生意太差尔辞工了。又打了1年多散工,期间也没遇到合适的工作。到了03年6月,便闲了下来。6月中旬的一天,我开着车瞎逛,居然开到了以前做过的那家中餐舘附近。“进去看看,找个人说説话吧”。心里想着,打着方向盘拐进了这个不大的shopping center。于是扯出了一段与阿拉伯人打交道的故事。

原来的那家中餐舘已经倒闭,取而代之的是一家穆斯林餐馆。阿迪尔,一个40多嵗(后来才知道不到30嵗)的伊拉克人是老板。他中等身材,一头浓密的黑色卷发,两眼炯炯有神----当他着盯你的时候,仿佛两道闪寒着光的利剑刺过来。聼了我的来意和自我介绍后,问:“你以前在这里干过driver吗?路熟吗”?“是的”,我答道,“能马上上班吗”?“可以”。“以前的餐馆工作时间薪水是怎样定的”?对此我据实一一作答。聼了我的答覆,他把目光移到别处,俄顷,盯者我,用居高临下的口气说:“我中午给你3小时,晚上4小时;薪水每小时5元”,“另外”,他迟疑了一下,“在闲时,你要干一些厨房里的活”。好家伙,看来这些小店主的剥削手段真是不分国籍的相同啊!

自二战役结束以来,中东地区就从没有平静过----战争连绵,政治动乱和恐怖活动不断。我是想通过打工接触了解来自那个世界的人,丰富自己的人生经历。我这个心思,阿迪尔怎麽会料到,他以爲在遍地中餐舘的美国,我一个中国人居然找到他的门下,想必是走投无路了。“No”!我不容置疑的说,阿迪尔一怔,接着双手一摊:“那就到这里吧”。我转身就走,他马上把我叫住,换了一种口气:“咱们再谈谈,ok”?我正色道:“工作时间多少没关系,每小时至少5.5元,厨房里的事我一点也不干, ok”?他还不舍弃,又缠了一会,看来确实无望了,终于松了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明天上午11点来上班吧”。

他带我进了厨房,引见了一位叫阿米尔的阿拉伯小伙子,说他是这里的经理。阿米尔20几嵗,小个头,挺和善的一个人。

我留意了一下菜单,除了一些叫不上名的阿拉伯餐之外,还有沙拉,三明治,比萨饼之类的西式快餐。阿米尔告诉我,外送就是送这些快餐,只要路熟,一切ok。

此时已近晚上8点,前廰里已有不少客人;只是气氛与中餐舘完全不同:吃饭的没几个,大多数人在吸阿拉伯的水烟,聊天,打牌,音响高声播放着阿拉伯音乐。此情此景使我不禁想起了电影“卡萨布兰卡”中阿拉伯集市的情景。

第二天上午,我提前十几分鈡来到了餐馆。咦,怎麽后门锁着?透过玻璃往里看厨房,里面黑乎乎、乱糟糟的,不像有人的样子。转到前门,门同样锁着。除了指示紧急出口的招牌灯无精打采的亮着之外,前廰也是一片昏暗,桌上杯盘狼藉,椅子就那样横七竪八的趴在那里。我看看手表,又看看门上贴着的营业时间(上午11点开始营业),心里一个劲纳闷:就算前面没人,厨房的人縂该早上班了吧,否则11点开门客人进来吃什麽啊?就这样满腹狐疑地又等了快一个小时。旁边的店铺早已是高朋满座,而这厢边除了从里传出来的此起彼伏的电话铃声之外,一切如故。这期间,陆续来了一些客人,拉门不开,再朝里望望,摇摇头,失望地走了。 一股火从心头升起,又无从发泄,我憋着一肚子气走了。

下午近四点,我的手机响了,是阿迪尔,叫我马上到店里上班。见了面,他对中午的事既不解释,也不道歉,对我的疑问,只是耸耸肩,做了个鬼脸就是交待。正好有外送,我也没时间同他罗嗦,只是心里有了对他不信任的阴影。 除了我之外,这里还有几个driver,分别来自约旦,巴勒斯坦,伊拉克,索马里,埃塞俄比亚等囯。这些人来去无定时,三天打鱼,七天晒网,游游荡荡。他们没什麽工作经验,责任心也个事,有时见他们拿着外送order与熟人在停车位上一聊就是半个多小时。拿外送order也不讲规矩,不管别人,恨不得把所有的order一网打尽。但他们大都英文很差,路又不熟,出去一趟半天囘不来,客人抱怨的电话连连。因时间太久而被退回的order的事经常发生。就这样乱着,也没人过问。终于发生了事。一天晚上阿迪尔按底单号码核对前一天的外送单子,发现有2帐外送单子没有回来,也就是说这两张外送的40多块钱没有上交。面对老板像审犯人那样的询问,没有一个人承认是自己送的。“这样吧”,我坦然道,“你按单子上的号码问一下客人是个什麽样的人送的,穿什麽顔色衣服,人有什麽特徵,不就明白了吗”。第二天一上班经理阿米尔竪者拇指对我说:“你这一招还真管用,钱都找回来了”。
顶部
what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59
精华 2
积分 130
帖子 46
威望 77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6-11-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1-17 15: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阿米尔在美国读到高中毕业,英文不错,活也干得好。他性格温和,整天吹着口哨,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平心而论,他是这个餐馆中我唯一喜欢的人。他虽为经理,但从不管事,也不管人,除我之外,也不太搭理其他人。他好打牌,经常跑到前廰去玩,但误事的情形不多。阿米尔生在约旦,父亲有三位太太,分别是伊拉克、约旦和巴勒斯坦人。因此,他有近10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其中一位兄弟,年龄稍小,体格健壮,留着全腮胡。他有时也来餐馆打打工,然后又是几天不见。要麽就带着一帮同族青年,开者车呼啸而至。车上的音响放着震耳欲聋的阿拉伯音乐,车不泊在车位,就那麽横在drive way上。车也不熄火,音响也就那麽叫着,哥几个就在餐馆后门口的破椅子上,可乐盒子上坐下,高声聊了起来。饿了自己到厨房打点东西果腹,渴了进冰箱找可乐,好一副游牧民族的豪放气派。那天哥几个正在聊着,来了两位徒步巡逻的警官,训斥他不该乱停车,他则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应付。当时我真为他的态度捏了一把冷汗。警察走后,他对我不屑一顾地说:“这帮傻瓜”!得,我这冷汗算是白捏了。

厨房里除阿米尔之外,经常能见到的还有一位巴基斯坦穆斯林。他的名字太长,我索性叫他阿细。此人只有40几嵗,但看上去苍老多了。阿细人忠厚且性情温和,工作上一人独挡多面----配菜,做三明治、比萨饼,接电话,进货,送外卖等无一不能。他孩子多,太太又没工作,生活压力挺大,一人要干几份工。要是这几份工调度不好,难免顾此失彼----该当班时他来不了,该进的货进不来,爲此他挨了老板多次训斥。我对阿细充满了同情,经常主动帮他干点什麽。有时他会热心的教我做比萨饼,也曾悄悄的提醒我要防什麽人。依我看,阿细什麽都好,就是太拉撒,头发又长又乱,永远像顶了个鸟巢。跻了一双破拖鞋的脚,老是脏乎乎的,就这样进进出出,也给客人送外卖。看到他这副样子,我想店里这点外送生意也就差不多糟蹋净了。

夏天到了,孩子们也放暑假了。老板看着店里那不死不活的生意,便出主意让阿细的孩子和他们同学出去发菜单。果然生意立即有了起色,特别是外送单子纷至□来。阿迪尔不做全盘打算,菜单发了出去,而厨房人员配置、原材料的供应等也没有下文。厨房仍只有阿米尔和阿细两人,而且阿细又要时不时地外出进货。阿米尔虽手脚利索,但面对蜂拥而至的生意,又要接电话,又要做餐,纵使有三头六臂也搞不定。电话叫个不停,阿米尔乾脆不理它了。而老板阿迪尔一概不闻不问----他正在前廰抽着烟,喝着啤酒,兴致勃勃地打着牌呢!

就在最忙得那些日子里,一天上午我到了餐馆,看到一个陌生的阿拉伯中年汉子在厨房里忙乎着,而阿米尔和阿细都没在。这老兄英文也不灵光,接个电话绊绊磕磕,加之路名、菜名都不熟,一个电话接下来要好长时间;也不知原材料的存放位置,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满厨房乱闯。对不同尺寸、品种的三明治和比萨饼,也不知投料类别和数量,要看着菜单一个个对照着来。只见他满头大汗,上蹿下跳;只聼那冰箱门呼呼作响。一会工夫,垃圾桶里扔满了烤糊了的比萨饼,切坏了的面包、生菜和番茄。地上则洒满了碎cheese,几次险些把他滑倒。你就是用膝盖想,这人也是个菜鸟(生手),可叹的是阿迪尔居然敢让这种人独撑大梁,独当一面。总算做好了两个外送order,但地址我也看不明白,只好自己打电话核实,结果电话号码都不对….他见我坐在门口的破椅子上,便冲出来指责我不帮忙,一副不是鼻子不是脸的臭相。我心里骂着,不假辞色的几句话把他顶了回去。

説来也真怪了,除了那两个送不出去的order之外,自11时半到我2点下班电话就再没响过。我本想进去看个究竟,但一想到那张臭脸,便索性坐到车里去了。2点不到,阿迪尔来了。先钻进厨房,少顷又出来满带怨恨地□了我一眼,举起破椅子使劲摔碎,连同那两个order统统扔到垃圾箱里去了。

下午我见到阿米尔,把中午的事说了,并戏谑道:“是不是有个什麽神在帮这个菜鸟,下令全部电话停止打进来”?“什麽神啊,是这人在慌乱中把桌底的电话綫从墙壁的插孔中踩下来了”。阿米尔扮了个鬼脸,面带讥讽地说。从此,这个也门人我再也没见到,八成让老板炒掉了----我想。

还有一位来自中东的厨师,我从未问过他的名字,因爲他每周只来一、二次,且每次都是晚上8点以后才来。此人带一副深度近视镜,身材削瘦,一脸菜色。每次一来,便无暇他顾得先搞吃的,且专拣上好的羊肉、羊排烘、烤、炸、煎一番慢慢的享用。有时也会问我要不要来一点,见我摇头,便指者盘子里的东西面带得意地说:“这都是这个餐馆最好的东西”。他只做阿拉伯餐,三明治、比萨饼等他从不染指,干起活来手脚不太利索,好像心眼也不太够用,出错的事经常发生。一天晚上,老板红者眼睛发疯一般冲到他面前,劈头盖脸一顿臭駡,他则尴尬的笑着。除了我有点惊奇之外,其他人并无任何反应,看来早已司空见惯了。

这个餐馆没有给员工开饭的规矩,我一开始不摸底细,经常饿着肚子回家。后来我发现,大家都是自己动手,想吃什麽一律随便。每个人都变着花样,弄一些好东西吃。冰箱里的汽水、瓶装水更是随时随意拿取,且浪费严重。厨房和后门口经常有只喝了一半的瓶瓶罐罐扔在那里。阿迪尔骂过几次,但大家照样我行我素。

老板阿迪尔的敬业精神乏善可陈,诚信也差。我在的那几个月里,从未准时发过薪水。少则拖2-3天,多则一个星期。他总是用各种藉口搪塞,要麽就是到了发薪的日子他一连几天不见踪影,对此我非常反感,却也无奈。他一精壮汉子,却开了一辆有残障人士标志的奔驰车,来去无定时。可是只要他在,就由他结账。有时他正在打牌兴头上,让我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帐结得倒也仔细,反反复复要打好几遍,可就是算对的时候不多。有一次竟少收了我80多块,可那晚我一共才送了200多块啊!

这个餐馆没什麽成本核算概念,浪费严重。我经常看到阿细从冰箱中搬出一箱箱发霉的番茄、黄瓜,腐烂的生菜去扔掉。也没有质量管理的概念,每个厨师做的东西都不一样,更没有工作人员聘用、管理规矩,有时人浮于事,有时捉襟见肘;滥竽充数者不在少数。

工作闲时,我有时也会到前廰去坐坐,或着看看电视什麽的。从格局上看,这是一家餐馆没错,但从多数客人来此的目的看,还不如説是一家小型阿拉伯夜总会更来的贴切。白天,客人稀稀拉拉,三三两两,个个无精打采;但到了晚上,尤其九点之后----也就是其它餐馆收拾东西准备打烊的时间,这里才真正开始热闹起来。

主要是聚衆打牌。他们这种玩法我从未见过,好像也不是赌博,但是计分。每个人都兴致勃勃,每张桌子都围满了人,喊声、叫声此起彼伏。整个餐厅烟雾缭绕,人头攒动,完全像个集市。而只要阿迪尔在,他就一定是这盛会积极参与者。通常他们会玩到午夜,假如正逢周末,搞个通宵也是常有的事。我第一天上班碰到的事,就是因爲员工与客人同乐玩的太晚,包括老板在内所有员工第二天都起不来床所至----阿米尔无意中给我揭开了谜底。

我打工那段时间,伊拉克战争正急,因爲萨达姆和他的儿子们还未抓住。电视上播报的都是伊拉克战事及世界各国的反应。但我发现,除我之外的几乎所有人都对此漠不关心。及至萨达姆的两个儿子同时被美军击毙,电视上不断重复播放着两人弹痕累累的尸体画面,他们照样吃喝玩乐,夜夜笙歌。按理说,这些人中有伊拉克人,也全部来自与伊拉克有密切关系的其他中东国家或回教国家,同文同种,本应血肉相连。他们的冷漠使我震惊和不解。我无言以对。 某天,跟一个正在读高中的约旦男孩聊到了伊拉克战争(他父亲在这里打工),他说,支持恐怖活动、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等,只不过是美国出兵伊拉克的藉口而已,老美的真正目的是石油。我想,持相同看法的人也不少。而我的看法是:这场战争只是美国意图改造阿拉伯世界的序幕,其目的是想一劳永逸的铲除恐怖主义的温床。但我什麽也没说。 转眼到了九月。餐馆的生意还是那样不死不活。经理阿米尔不知何故几天没来了,厨房又陷入了混乱。“阿米尔同老板大吵了一场,辞工不干了”。阿细悄悄对我说。

我也呆够了,拒绝了老板的挽留,离开了这家餐馆。

十月的一天中午12点左右,我又路过那里,顺便进去看了看。厨房里只有一位中年阿拉伯妇女在慢条斯理的干着什麽。前廰一片昏暗,只有老板阿迪尔一人头枕右臂,面朝椅背地躺在一排椅子上,悄无声息。而此时,这个shopping center的其他店铺,已迎来了生意繁忙的一天。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6-12-25 04:1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宝贵的人生经验

很喜欢读你这篇文章,因为我没有去过阿拉伯。
据说阿拉伯人很懒散,可能与他们国家出石油,富裕有关。
整个20世纪,那里就没有和平。与石油是战略物资有关,与外国势力有关,最重要的是与那些宗教狂热分子有关!阿拉法特死了,巴勒斯坦分裂了,以色列和黎巴嫩战争升级,阿富汗塔利班死灰复燃,伊拉克内战频仍,伊朗总统狂妄自大,都让阿拉伯成为人间地狱。
真主阿拉是怎样保佑他的信众的!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9 11:3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8302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