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请看过剧本,并提出意见!谢谢!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2 21:0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请看过剧本,并提出意见!谢谢!

大学的时候,我去看了平生第一部舞台剧,莎士比亚的。

忘了是哪一部,可是感觉又新鲜又感动。

到新加坡来,看过的舞台剧表演屈指可数,所以改编这个剧本,完全是出自个人对作者的偏爱。

当时改编剧本的时候,我已经怀孕7个多月了,所以的确是一气呵成,但是无法再三斟酌。

可是心里很希望,有人愿意一起来再更动一下剧本;心里很希望,有人愿意一起来寻找演出者和赞助,让这个生涩的剧本有青涩地表现的一天。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2 21:0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蓝色列车》人物介绍

人物:
范亚丁--百万富翁,个子很高,宽肩膀,大约50岁左右。死者的父亲。
露丝(狄克太太)--范亚丁的女儿,狄克的太太,罗克伯爵的情人。28岁左右,瘦瘦高高的,红色的头发,黑眼睛,黑睫毛。是本剧中的死者。
狄克--34岁,露丝的先生,米丽的情人。身材精瘦,脸微黑,略显孩子气,讲话懒洋洋的。
罗克伯爵--露丝的情人,和狄克长得有几分相似,是情场老手
米丽--狄克的情人,身材曼妙,喜欢黄色的涂妆,而且充满厚重感
莎琳--33岁,恬静美丽,有对会说话的眼睛,服装色调以淡紫系列为主,刚刚继承了一小笔遗产
梅生--露丝的女仆,习惯穿黑衣服,偶尔有些拘谨,瘦高,没什么明显特征
赖顿--范亚丁的秘书,是个很能干的人,脚微跛,不是很明显
波洛--对自己充满了信心的侦探,八字胡,矮小,蛋形头,喜欢喝热巧克力,大约50岁左右
探长--个子高大,声音洪亮,看起来是个有些自大的人
车长一名  警员若干  侍者若干  车厢服务员若干


[ 本帖最后由 丁丁 于 2007-10-22 21:11 编辑 ]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2 21:1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蓝色列车》第一幕

第一幕
人物:范亚丁  赖顿  露丝  狄克
时间:4号早上9点左右
地点:范亚丁办公室(哈托)

    【幕启,灯光亮起。我们可以看到在舞台的偏左方,有一张小型办公桌。桌子上摆着电话,笔筒,散放着一些文件,一些信件。赖顿正在整理文件。桌子的右边偏后,一扇窗户立在那里,窗户上窗帘已被拉向两旁。在桌子的左侧,摆着一张沙发,沙发前面是一张茶几,茶几上放着咖啡壶和咖啡杯,还有一个烟灰缸。办公桌后有一张椅子和前面的椅子相对。在舞台右侧,窗户旁边,有一个挂衣服的架子
    【范亚汀上场

赖:真高兴您回来,范亚汀先生
范:(挂衣服)一切都好吧?有什么紧急信件么?
赖:(拿起第一封信)也许您想先看这封,是狄克太太的。她昨天打过几个电话,好像急着想见您,先生!
范:(微笑)哦,露丝么?(接过信,又想起什么,把信放在茶几上。走到衣架旁,从口袋拿出一个盒子,问赖顿)想不想看样东西,赖顿?(口气自得)
赖:(看了看盒子里的东西,倒吸一口气)天哪,先生,它们,它们是真的么?
范:(笑)难怪你会这样问!在这些红宝石当中,有三颗是世界上最大的。俄国的皇后戴过它们,中间的那一颗是出名的,火心石(欣赏的口气),完美,毫无瑕疵。
赖:(看着宝石)它们一定非常值钱!
范:(随意地放回口袋,转身走向茶几,平静地回答)哦,45万,你知道,给露丝的小礼物(夸张地挥挥手),一个惊喜!  
    【范亚丁拆信,看信,赖顿继续整理文件。范的表情由轻松到生气,把信丢在茶几上

范:这决不能容忍!不能容忍!

    【范亚丁走来走去,赖顿转身不知所措地看着他。范亚丁突然转身

范:打电话给郭先生,就是那个律师!让他查一查狄克的完整资料!到里面的房间打!然后,找到狄克,告诉他马上来我的办公室!不管他在天涯海角,都要把他给我找来!(语速急促)

    【范亚丁走到衣架前,准备拿衣服。

赖:您要再出去么,先生?请问要狄克先生几点来办公室?

    【范亚丁正要答话,门砰地开了,露丝上。赖顿识趣地到隔壁小房间,下场。

露:(表情焦躁,看到范露出开心神情,和范拥抱)哦,爸爸,看到您太高兴了,我找了您整整一天!
范:(挂回衣服)赖顿告诉我了,我半小时前刚从巴黎回来。关于狄克到底是怎么回事?
露:(气愤)说不出口,太过分了!(气愤,走来走去)我上个月几乎没见过他,他和那个女人走到哪儿都在一起!
范:(倒咖啡给露丝)什么女人?
露:米丽,那个戏子,你知道的!(接过咖啡,坐在椅子上)难道您就没有办法么?他太过分了!
范:(坐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咖啡,慢慢地)我有办法!

    【露丝身体前倾,露出焦急神情,范顿了一下,看着露丝

范:有几个办法,只有一个真正有用!(再顿一下,放下咖啡杯)露丝,你有多少胆量?你有没有勇气公开承认你犯了一个错误?(缓慢地)然后离婚?
露:(咬着嘴唇)您说离婚?
范:(站起来)露丝,过去几年的生活,你过得并不愉快!狄克娶你是为了你的钱,这就是事实!
露:(犹豫)要是他不同意呢?
范:(坚决地)没有他开口的份!
露:(脸红,放下咖啡杯,结巴)是的,是的,当然没有!我只是说,(声音放低)他可能不会罢休!
范:(冷酷)他?你说他会对抗?你错了,他不会对抗,他找任何律师都毫无胜算!
露:(低头看地板)可是,你不认为,我是说,纯粹为了恨我,他可能设法让事情难堪!
范:(锐利地)说吧,露丝,说出来,是什么让你困扰?
露:(快速转身看父亲)没什么,根本没什么!
范:(脸色温和)放心吧,我会顺利把事情圆满解决!(拍拍露丝的头)你是我唯一的女儿,一点都不用担心,会没事的!(想起什么,走到衣架旁)把这件不愉快的事丢开,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礼物!(拿出盒子)
露:(凑上前,看到盒子里的珠宝,惊呼一声)哦,它真漂亮,太漂亮啦!真独特!您怎么弄到手的?
范:(微笑)啊,那是我的秘密!
露:(拥抱范)谢谢你,谢谢你,爸爸!你一向都给我最美的礼物!
范:(笑)去订个位子,露丝,我们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露:是的,爸爸,十二点好么?

    【露丝转身要走

范:(想起什么,拦住她)你信里说最近要出门是么?如果我是你,我可不会把宝石带出国。把它们留在银行里吧!我可不想让你因为“火心石”而被抢劫杀害!

    【露丝调皮地摇头,再点头拥抱父亲后下

范:(看着露丝的背影,自言自语)也许是我多心了,可是,我想她一定有什么事没告诉我!
    【电话响,赖顿声音传来。“先生,您的电话,郭先生的!”

范:(拿起电话)怎么样?(停顿)这么说,如果是离婚的话,会轻松过关啦?(轻松)是的,等我见过他之后,如果顺利,就把离婚的消息传出去。他的经济状况这么糟,我们可以买下他的债务证书。从这方面施加压力,我们逮住他了。(拍桌子)郭比,他没有其他路可走了!非常感谢你,你是律师中的高手!(放下电话)

    【赖顿上场

范:狄克联系到了么?
赖:是的,先生,狄克先生应该很快就到了。
范:(赞许)你是个好秘书!没有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呢!虽然你刚刚为我工作2个月,不过比以往的秘书强多了!
赖:(不好意思)您过奖了!

    【范靠在椅子上休息,门铃响起,赖顿下场后再上来

赖:先生,狄克先生已经到了
范:(坐直)让他进来

    【狄克上场,赖顿下场

狄:(愉快地)很久没见到你了,亲爱的岳父大人!(坐到沙发上)大概有两个月了吧?见过露丝了么?
范:(盯着狄)我刚见过她!
狄:(自己拿起咖啡壶倒咖啡,不以为然地)她看起来非常健康,不是么?
范:(冷淡地)我不知道你居然还有机会作这样的判断!
狄:(喝了口咖啡,把脚翘上茶几)有,我们有时候会在同一家夜总会碰面,你知道!
范:(双手十指交叉)我不想兜圈子说话,我已经劝露丝提出离婚请愿了!(关注狄的反应)
狄:(不为所动)多么激烈!哦,我抽烟你介意么?(自顾自拿出烟)露丝怎么说?
范:(平静地)露丝打算接受我的劝告!
狄:(点燃烟)真的?
范:(身体前倾)你就只有这么一句话说?
狄:(放下脚,靠进沙发,看着岳父)我认为,你知道,她是在犯大错!露丝嫁给我,不就是为了我可怜的父亲的爵位么?(范露出吃惊的表情,狄顿了一下)你该不会认为我们结婚是爱的结合吧?
范:(靠回椅子,冷淡地)我毫不怀疑你娶她是为了她的钱
狄:(轻笑,紧接着,轻蔑地)而她嫁给我就是为了爱?
范:当然
狄:(看着范,摇摇头)我看得出来你是这样认为,我当时也是,我保证,亲爱的岳父大人,我当时也是!
范:(站起来)够了,我要你来是想提醒你,我会支持我的女儿过她应该过的幸福的日子。(看狄一眼)而你,没有机会提出抗辩!
狄:(把烟熄灭,平静地)你这是威胁么?(缓慢地)假使,我真的提出抗辩呢?
范:(耸耸肩)你毫无理由抗辩!(轻蔑地)问问你的律师,他们会告诉你,你的行为声名狼藉!
狄:(站起来,走到衣架旁)露丝大概为了米丽的事生气吧!真傻!我可从来没有干涉过她交朋友!(拿起衣服)
范:(猛然起身)你这是什么意思?
狄:(拿着衣服,转身对着范)看来你并不是什么都知道!这很自然!(转身向门口走去,停下来,转身)给人家忠告不是我在行的事,但是就这件事来说,我劝你们父女之间要绝对的忠诚!

    【范坐回椅子,做深思状。他看看钟,突然起身去拿衣服和帽子,下,灯光暗。


[ 本帖最后由 丁丁 于 2007-10-22 21:11 编辑 ]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6 19: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写得不错,继续。可为什么要改编一个外国剧本?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8 12:2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因为我超喜欢这个作家,我可以继续发下面几章。我已经写完了,希望有人指正,并希望可以搬上舞台。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8 13: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5 丁丁 的帖子

哪个作家?搬上舞台难度可能很大。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8 16:4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阿嘉莎克里斯蒂 , 《尼罗河上的惨案》作者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8 21: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7 丁丁 的帖子

哦,她的,那搬上舞台难度更大,她的东西都改滥了。你改成中国背景。还可试试.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9 10:3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请教

假设在新加坡有机会么?

她的作品有中文演出的么?

还有,请教什么样的才算可以被接受的剧本呢?
顶部
chao_ding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956
精华 13
积分 2563
帖子 1159
威望 134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9 12: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9 丁丁 的帖子

别请教我,我是大大的外行。你可请教邹璐。她可能知道多点。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9 14:1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多谢

谢啦!

外行和内行没有必然的分水岭,有的时候外行可以看到内行看不到的。

实际上,我也是外行啊,是有兴趣的外行啊!

等我再放上去,你也来破案一下吧!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30 22:0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蓝色列车》第2幕

第二幕
人物:范亚丁  露丝  狄克  米丽  赖顿  侍者
时间:4号中午12点左右
地点:餐厅(哈托)

    【明亮的餐厅里,两扇面向街道的窗户,窗帘是放下的。餐厅里有三张餐桌,在舞台的中间位置,两张在后边,一张在前边。桌子上铺着格子桌布,上面摆放着菜单,每张桌子面对面有两张椅子。舞台的左边是挂衣服的架子,架子的右边摆放着沙发,沙发前面是茶几,茶几上有咖啡壶,几个杯子和烟灰缸。

    【第二幕开场时,柔和的音乐响起。后台传来侍者的声音:范先生,请走这边!是的,狄克太太已经在等您了。
    【灯光亮起,露丝坐在面向舞台左边的桌子后边朝范亚丁招手,范亚丁把衣服交给侍者挂在衣架上

露:哦,爸爸,我饿坏了。(打开菜单)

    【侍者拉开椅子,范坐下

范:(对侍者)我们需要的时候再叫你!

    【侍者下

范:(转向露丝)露丝,我得先和你谈谈。
露:(放下菜单,略紧张)什么事,爸爸?
范:我刚刚见过你的丈夫。
露:(不敢相信)你见过狄克?
范:不错,他说了很多话,大多是不要脸的话。可是他要离开的时候,他说了些我不了解的话。他(顿了一下)劝我确定一下我们父女之间的绝对坦诚。露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露:(身子抖动了一下,又拿起菜单)我?我不知道,爸爸,我怎么会知道?
范:(压下菜单,握住露丝的手)听我说,露丝。我不想闭起眼处理这件事,我不能确定你那个丈夫是不是想故意制造麻烦。但我有方法叫他闭上嘴。他说你有你自己的朋友是什么意思?
露:(耸肩,不安)我有很多朋友,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我确定。
范:(松手,靠回椅背)你知道的,露丝。我说明白一点,那个男人是谁?就是让狄克可以这么放肆的你的朋友中某个特别的男人(一字一句),他究竟是谁?(顿一下)孩子,我知道这没什么,但是我们得注意可能出现在法庭上的一切。这可能影响到我们。(身子往前,诚恳地)所以,我必须知道这男人是谁,还有你和他到底友好到什么程度。

    【露丝沉默,低头玩餐巾

范:(口气温和)说吧,女儿!别怕你的老爸爸!(尽量放松)我不会很严厉,即使是当年你和罗克伯爵(突然停止)

    【露丝抖了一下

范:(如受打击,喃喃自语)罗克伯爵!(突然严厉地)听着,露丝,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和那个小子见面?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露:(犹豫,结巴)你是说,罗克伯爵?
范:(哼了一声)罗克伯爵?我当时就告诉过你,那人比骗子好不了多少!你当时陷得太深了,而现在(不敢相信地)你还在一直和他见面?
露:(镇定下来)哦,爸爸,你看错他了!我是说,罗克,我知道他做过错事,他告诉过我。

    【范打断她

范:(举起双手)所以你就被他那些话骗了,是么?天啊!(激动)
露:(有些生气,站起来)他一直都关心我!您曾经拆散过我们,现在
范:(愤怒)拆散?我是把你从他的魔爪中救出!你怎么那么傻?
露:(激动)爸爸!(往门口走)我们晚一些再谈吧!

   【露丝下,范呆坐
    【侍者上,犹豫要不要开口问,范朝他摇头。侍者体谅地拿衣服,范接过衣服后下。侍者摆好椅子,转身看见米丽,又迎上去,引到位置坐下

米:(悠闲)我在等一个朋友,请你等一下再过来!

    【侍者点头,下
    【米丽伸了个懒腰,走到窗前看了看。又回来坐下,拉了拉衣服,想起自己还没涂完的指甲油,从包里拿出指甲油,开始翘着脚涂起指甲。边涂边欣赏地看着自己的手
    【狄克上,朝后台打了个手势表示已经看到朋友了,然后走到米丽对面拉开椅子坐下来

米:(高兴地)见到你真高兴,亲爱的!(舞动双手)瞧,我的指甲不错吧?
狄:(闷声)现在和我谈指甲是没用的,我已经大祸临头了!
米:(迅速坐直,眼睛张得大大的)你说什么,狄克?出什么事了?
狄:(叹气)我可敬的岳父大人,想要露丝和我离婚!
米:(松下来)真笨!她为什么要和你离婚?(顿一下,妩媚地)是因为我么?

    【狄克耸了耸肩

米:(一本正经地)傻瓜,真是傻瓜!(看着狄克)那么你打算怎么办?
狄:(喃喃自语)是呀,我们要怎么办?(抬眼握住米丽的手)你会继续跟我么?我是说如果债主都像饿狼一样扑向我的时候,米丽,你会让我失望么?
米:(抽回双手,以回避的口气)你知道我喜欢你,狄克!
狄:(粗暴地,失望地)原来是这样,是么?老鼠会离开要沉掉的船,是么?你会甩掉我,是么,米丽?
米:(安慰似的拍拍狄的手,息事宁人地)我喜欢你,狄克,我真的喜欢你!你非常迷人,善解人意!可是我们得面对现实!我生来不是穷人的命,不,我绝对不是穷人的命。现在听我说,一切非常简单,你必须和你太太言归于好!
狄:(冷淡地)恐怕这根本行不通!范亚丁是那种下定决心就贯彻到底的人。
米:范亚丁?我听说过他。他非常有钱,是么?几天前,在巴黎,他大手笔地买下了世界上最美妙的红宝石-所谓的“火心石”。(摸摸自己的脖子,梦呓般)火心石,狄克,我是多么喜爱它啊!想想看,戴上火心石(微闭双眼,沉醉)多好啊!

    【狄克无动于衷

米:(又实际起来)狄克,你不了解这些,你是个男人!范亚丁会把这颗火心石送给他女儿么?她是他唯一的孩子么?
狄:(心不在焉)是,唯一的孩子。
米:(挑眉)那么他死掉以后,他的女儿会继承他所有的钱?哦,她会是个有钱的女人!
狄:(不耐烦)她已经是有钱的女人,她在结婚时得到了几百万。
米:(身子猛然前倾)几百万?这可是很大的数目。(缓慢坐回,沉思着说)那么,如果她突然死掉,这些钱,会全部变成你的吧?
狄:(更不耐烦)照目前来说,是这样没错。
米:(夸张)天哪,要是她死掉,该是多么美好的解决之道啊!
狄:(冷冷地)你的希望恐怕会落空,我太太是个很健康的人!
米:(不以为然)哦,总有意外事故吧?(看看狄克,双方沉默几秒,米丽打破沉默)不过,你是对的,我们(强调这两个字)不能依靠可能性!别担心,狄克,你太太应该会放弃离婚的念头!

    【狄克抬头,做“为什么”的表情

米:(再次摆弄指甲)你知道的,狄克。那个罗克伯爵,是你太太嫁给你之前的爱人,不是么?(缓慢地)我想,你的太太和她的父亲,都不是喜欢公开宣扬的人吧?
狄:(吃惊,生气)这是他妈的谎言,你说话客气点,她现在还是我的太太!
米:(抱怨)你真奇怪,狄克!你一定和我一样知道这个人,他们每天都见面不是么?而且(故弄玄虚),14号她还要去巴黎和他约会!
狄:(冷淡)你怎么知道这一切?
米:(略得意)我?哈,我有朋友在巴黎,和罗克伯爵很亲近的朋友!相信我的话没错。你知道,如果你聪明的话,你的太太完全在你的手掌心里,你可以让她非常难堪!
狄:(站起来,生气)够了,看在老天爷的份上,闭上你的乌鸦嘴!
  
    【狄克转身下场,米丽轻哼一声,招手叫侍者。侍者上,米丽开始点菜,幕下。幕上是窗户,招牌,路灯的图景,显示场景转换到街上。狄克从左边走上,略显不平静。赖顿从右边上,看见狄克,吃了一惊。

赖:狄克先生?
狄:(抬头)赖顿!
赖:(手足无措)哦,是的,我刚好要找您,
狄:(不解)哦?(突然明白)是我的岳父大人么?没想到速度这么快!找我有什么事么?
赖:(无可奈何)我真希望范先生选别人来担任这件差事!
狄:(紧盯着赖顿,手交握胸前)说吧,我可以想象这差事并不让人愉快!
赖:(清清喉咙,下定决心)范先生指示我,啊,向你提出一个确定的提议。啊,事情是这样的,(小心选择措词)狄克太太,也就是您的太太,准备提出离婚。如果(停顿一下),如果您,我是说这案子没有遇到抗辩,您会在判决确定当天收到10万英镑。
狄:(正准备点烟,猛然停下来)十万英镑?(沉默,赖不安地看着路上的行人)(狄克冷酷反讽的口气)十万英镑,真是大手笔!如果我拒绝呢?
赖:(没预料到地结巴)拒绝?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很不愿意来这里传这些话!

    【狄克不耐烦地做了个“没关系”的手势

赖:(勉为其难)如果你拒绝这个提议,范先生(小心地),他,打算毁掉你!
狄:(大笑)讲得很清楚啦,赖顿先生,你可以回到我岳父那里,告诉他带着他的钱一起下地狱去!听清了么?
赖:(犹豫了一下)十分清楚!再见,凯特先生!

    【赖顿转身离去,狄克沉思着,然后笑起来,说“看来只好这样啦!”转身离开
    【灯光暗,幕拉起


[ 本帖最后由 丁丁 于 2007-10-31 10:44 编辑 ]
顶部
依然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314
精华 1
积分 524
帖子 247
威望 27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4-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31 00: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精彩!一次过贴完好不好?
顶部
依然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314
精华 1
积分 524
帖子 247
威望 275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4-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31 00: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提个意见:把字体弄成第一幕一样的吧,看起来很舒服,也有别于读者的回帖。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31 10:4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谢谢!

真好,有人喜欢哎。

我会继续发贴,你也来破案吧!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 19:2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2 丁丁 的帖子

写剧本的人寥寥无几,难得您在这方面情有独锺,而且还有大丰收,希望您再接再厉!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 21:1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各位

很希望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舞台剧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 21:2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蓝色列车》第3幕

第三幕
(第一场)

人物:范亚丁  露丝  梅生  莎琳  车厢服务人员   
时间:14号晚
地点:蓝色列车

    【蓝色列车内,车厢的窗户已关上,窗帘放了下来。四张餐桌铺上了桌布,并排排列在车厢内。每张桌子上放着一些杂志,还有几个水杯。两张椅子面对面排在桌子的两边。露丝坐在其中一张椅子的后面,心事重重的样子。突然她看到范亚丁从左边上场,后边跟着梅生,她指着露丝的方向。她吃惊地站起来,走到过道上。这时,莎琳正从右边上场刚巧走到露丝后边,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停了下来。

    【露丝转身看到莎琳,心不在焉地喃喃地和她道歉,侧身让她过去。莎琳看到范亚丁微笑了一下,带着自己的行李从左边下。范亚丁走向女儿

露:(不敢相信地)爸爸,真的是你!(结巴中有些兴奋,又有些不安)我没想到你会来,我以为,我以为下午我们已经道别了。

    【梅生站在范亚丁后,范转头吩咐梅生可以先回卧铺了

范:(微笑地转头看女儿)我过来看看你,我们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面呢!
露:(不安地)不会太久,而且距离也不会太远,您可以随时来巴黎!

    【汽笛响起,范看了一下表

范:我最好是下车去,再见了,小女孩!(补充地)别担心,事情我会处理!

    【范转身要离开,露丝突然绝望地叫了声“爸爸”,范猛然转过头来。露丝猛地冲过来,抱住范亚丁,在范还没反应过来时,突然又放开

露:(控制地,故作愉快地)再见,爸爸!

    【梅生拿着衣服上,范看见梅生,吩咐她好好照顾小姐,后从左边下。幕后音,“蓝色列车已经启动,餐车准备好夜宵,您可以随时吩咐我们的服务人员,我们将努力为您效劳。祝您旅程愉快!”露丝颓然坐在椅子上。

梅:夫人,您要吃点夜宵还是回房休息?
露:(提不起劲头)我想坐一回儿,你先回去吧!

    【梅生把衣服披在露丝身上,转身下,碰到了上场的莎琳。露丝一个人呆呆坐着,服务员从右边上,莎琳从左边上。服务员问露丝需要什么服务,露丝摇摇头。服务员正要引领莎琳坐到另外一张桌子,露丝突然表示要这位女士和自己一起坐。莎琳有些吃惊,顿了一下,她坐到了露丝对面,然后要了一杯牛奶

露:(茫然地)抱歉,没有征求你的同意,希望你不介意!我只是想找个人,就这样!
莎:(了解地)哦,我可以理解,别介意!
露:你也到巴黎去是么?
莎:是的,这是我第一次去。
露:感觉得出来。你怎么决定出来旅游的?
莎:十年来,我一直是个被有钱人雇佣的女伴,只有买鞋子的钱;现在我的雇主过世了,而她把钱留给了我,对我来说算是小小的财富,虽然对你可能不是。
露:为什么这样说呢?
莎:(笑)请原谅我,我并不真的知道。这只是个印象,也许我错了。
露:(严肃地)不,你没错!你可以告诉我你对我还有什么印象么?
莎:(尴尬)我?我向你保证,我不是那种能看穿别人心事的人!
露:(热切地)没关系,你想到什么尽管说好了!
莎:(平静地)好吧,如果你喜欢!不过你可能认为我无礼,但我想,为了某种原因,你非常烦恼。
露:(点头)你说得对,相当对。我是非常烦恼。我想和你谈谈我的烦恼。(不顾莎的反应)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个男人,我非常喜欢他,我们年轻的时候就彼此喜欢,而我们被狠心拆散了,现在我们又在一起了。

    【侍者送牛奶上

莎:(如释重负)谢谢你!(喝了口牛奶,对露丝)哦,是的,然后呢?

    【侍者下

露:我,我现在要去和他见面。(看了莎一眼)也许你认为这样不对,可是你不了解情况。我丈夫叫人无法忍受,他对我做出不名誉的事情。(难过地)我感到糟糕的是,我骗了我父亲-就是刚才你看到的那一位。(莎点头)他希望我和丈夫离婚。当然,他并不知道,我要来和另外这个男人见面,他一定认为我非常愚蠢。(顿一下)可是,你知道,我回不了头,一切都安排好了,如果我不去,他会非常伤心。(期待地看着莎琳)
莎:(缓慢地)在我看来,你好像是要做一件非常傻的事情,我想你自己也明白这点。
露:(脸埋在手里,又抬起头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从火车开动以来,我就一直有种恐怖的感觉(抖了一下),觉得有什么-有什么很快就会发生在我身上。我无法逃避的。(神经质地抓住莎琳的手)你一定认为我疯了,这样和你说话,但是我告诉你,我知道就要有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莎:(安慰地)别这么想!你可以从巴黎打电报给你的父亲,如果你喜欢的话,他会马上来找你!
露:(振作起来)哦,是的,我可以这么做!说来奇怪,我,我在今天之前从不知道我是多么喜欢我的爸爸。(坐直,擦眼泪)我太傻了,谢谢你让我和你聊天。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陷入这么奇怪地状况。(站起来)我没事了,我想,我只是想找个人聊聊,我太出丑了。

    【背景音,“列车即将到达考克,如果您想走上站台活动一下筋骨,我们有10分钟的停车时间”

莎:(站起来)我很高兴您好些了!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到站台上走走。

    【露丝表示自己也要回房了,从左边下。莎琳站了一会儿,从右边下
    【灯光暗,背景音再度响起“明天早餐供应的时间是早上9点到10点,今天晚上我们将会停靠4个车站,分别是加尔,里昂,坎内和尼斯。如果您有任何需要,请告诉我们的服务人员。现在,祝您晚安!火车行驶的声音从弱渐强,舞台一片寂静。


第三幕
(第二场)
人物:车长 警察2名 波洛  探长 莎琳 服务人员
时间:15号上午
地点:蓝色列车
    【灯光再度亮起,火车行驶的声音从强渐弱,服务员在餐车忙碌,往每张桌子上摆放咖啡壶,咖啡杯。把杂志收走。早餐铃声响起,背景音出现“各位乘客,现在是早上9点,我们刚刚离开坎内,早餐时间已经到了,如果您需要在房间用餐,请通知我们的服务人员。”。莎琳上场,一副没有睡好的样子,坐在座位上,自己倒了杯咖啡。在另外一张桌子旁,坐着一个矮小的男人,梳理整齐发亮的八字胡,有点侧斜的一颗蛋形头,正坐在那里喝着咖啡,看着杂志。看到莎琳进来,他点头示意了一下,莎琳微笑着点头,然后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杂志。这时,舞台右侧出现了侍者和探长的身影,侍者指着莎琳在说些什么,探长点点头,走向莎琳,经过那个矮小的男人时,探长不敢相信地停住脚步,叫了声“波洛先生,真不可思议,是您么?”波洛抬头,一脸笑容,“哦,探长先生,我们见过一次,真没想到您还记得我。”探长马上邀请波洛一起到莎琳面前,因为有事情发生了。莎琳看到两个男人坐在自己面前,错愕地看着他们。

探:(礼貌地)莎琳小姐是么?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是柯林探长,这位是著名的波洛先生。

    【波洛夸张地点头致意

莎:(不大理解地)你们好,先生们!请问(犹豫)
探:(接话)哦,请原谅,我现在就解释给您听,当然(转向波洛),波洛先生,我也需要您的专业帮忙。(波洛再次夸张地点头,探长又转回莎琳)莎琳小姐,我需要一点小资料,有关和你同车的一位夫人的资料,你昨天和她一起吃夜宵。
莎:(不解地)我恐怕无法告诉你任何有关她的事情,我们曾经一起聊过天,不过她对我而言完全是个陌生人,我以前从没见过她。我非常抱歉帮不上忙,我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探:(期待地)或许,你可以让我知道一下你们谈话的内容?
莎:(莫名地)我可以,不过我不知道为什么。。。
探:(摸摸下巴)理由很简单,我们在谈的这位夫人,今天早上被人发现死在她的房间里。
莎:(倒吸一口气)死?怎么死的?心脏衰竭?
探:(严厉地盯着莎琳)不,她是被谋杀的!
莎:(不可相信地叫)被谋杀?天哪!
探:服务人员见过你们谈话,所以他向警方汇报了这件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希望能从你这里得到一些资料的原因!
莎:可是你可以问她的女佣。。。
探:女佣失踪了!

    【波洛靠回椅背,很感兴趣地看着莎琳

探:或者,莎琳小姐,如果您不介意,到凯特夫人,就是死者的房间去看一下(期待地)
莎:(犹豫地看看探长,又看看波洛)我一定得去么?

    【波洛笑容可掬地站起来,对探长说“或者,如果您允许的话,让我陪这位小姐一起去。”

探:(如释重负)也好,我刚好要和车长谈一下,看完后,请再回这里好么?

    【探长招手叫一个警察带波洛,莎琳从左边下。另一名警察带车长从右边上,车长苦恼地坐在探长对面

探:(公事公办的口气)你可以叙述一下你所知道的有关这位夫人的事情么?
车长:(苦恼地)好的,探长!我们在离开考克以后,我想有一段时间吧,夫人叫我到她的房间,说她要把女佣留在加尔,叫我只需要铺一张床就可以,隔壁相通的房间就不必铺了。我铺床的时候,她告诉我不希望早上太早被叫醒,她想继续睡。
探:她和女佣上车的时候,你也在场么?(车长点头)那么,你进过她的房间?(车长再点头)你刚才看过现场,你有没有看出任何改变?比如说什么东西不见了?
车长:(回忆地)是,是少了一样东西,一个红色的皮箱。可能是小化妆箱或大珠宝盒。我看到的时候,那个女佣正拿在手上。
探:女佣和珠宝盒一起不见了?这就清楚了
车长:(急忙)您认为女佣是小偷?这不可能,我刚说过,她被留在加尔了。
探:那么,有没有可能有一个人躲在相通的房间里?
车长:(回忆)两个房间的门是半开的,如果一个人站在门后面我就没法看清了。但是,当然,如果夫人走进去那里应该会看得很清楚。
探:那么今天早上你是怎么发现夫人死了的呢?
车长:哦,我遵照夫人的吩咐,没打扰她。直到快到坎内时,我才冒险敲门。没人答应,我就把门打开了。夫人看起来是躺在床上睡觉,我拍拍她要把她叫醒,然后,然后
探:(理解地)我知道了,然后你就打电话给警局,让我们可以在车到坎内的时候上车。你做得很好!没有问题,你可以走了!
车长:(站起来,可怜兮兮地)我希望,探长先生,我没有什么疏忽的罪过。这种事竟然发生在蓝色列车上,太可怕了!
探:(敷衍地)是的,我不认为你有什么疏忽的罪过,不要难过。

    【车长退了下去,探长走去和波洛会合,车轮的声音由弱到强地单调地响着。侍者心不在焉地上场,把椅子推好,桌子摆好,谈论着这可怕的案子。探长,波洛和莎琳从左边上,探长说“谢谢你,莎琳小姐,你提供了聊天的内容,这很重要。”到桌子前坐下来。侍者下

探:(关心地)莎琳小姐,你还好吧?我知道,这种情况,你们并不常见!
莎:(慢慢恢复镇定)谢谢你,我还好!我只是不能想象,有人这么残忍,完全毁了,完全。。。(说不下去)
波:(理解地)是的,是很残忍,整张脸都毁了!(叹气)可是你仍然确定她是凯特夫人么?
莎:(确定地)我确定,我和她聊天的时候,她的手腕上有一颗痣,你知道,我看到了痣。
波:(赞许地)你是个优秀的证人!(转向探长)如果她是被击倒的,还可以理解。可是明显凶手是趁她不注意的时候把她勒死的。(沉思着)然后死后,又-(看了一眼莎)砸碎她的脸,究竟是为什么呢?凶手希望别人认不出她?还是恨她入骨,死后还要再砸她一下?

    【莎抖了一下,转过头去

波:(拍了拍莎,转向探长)你说,女佣昨天半夜就已经下车了?奇怪,这很奇怪!
探:从法医刚才检查的结果,我们推测她也许在火车抵达里昂之前就已经死了。从莎琳小姐的说词来看,似乎凯特夫人要在旅途中某个地方跟她说的那个男人见面,她在加尔摆脱女佣的行动似乎意义重大。那个男人是不是在加尔上车,还有她是不是把他藏在相通的那间房间里?他们可能吵了架,然后他就愤怒地把她杀掉了。这是一个可能性。

    【波洛靠在椅背上,交叉双手,望着天花板,喃喃地说“也许”

探:(自以为是的)另外一个可能,我觉得比较可能。凶手是一个小偷,他偷偷上车,拿了珠宝箱跑掉。但是不管怎么说,我们必须先找到那个女佣,也有可能她把珠宝箱拿走了。

    【波洛突然转向莎琳

波:你呢?小姐,你昨天晚上没听见或看见什么?
莎:(好像犹豫了一下)没有
波:(看了莎琳一眼,对探长)我们不需要留住小姐了,我想。(探长点头后,波洛转向莎琳)你什么时候会再回哈托呢?你会允许我再见你吧?
莎:(点头)我会非常乐意再见到你!我大约3天后回哈托。

    【莎琳起身,和两人握手示意,下。探长对波洛说了些感谢的话,并约好回哈托后再见,希望他帮忙破案之类的话。两人下,火车行驶的声音转大,灯光暗。背景音起“哈托日报,富翁女儿蓝色列车遇害”“警方正在全力调查,真相究竟是什么”“全城焦点事件,富翁女儿手下女佣失踪”“珠宝是关键么”,声音渐弱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 21:2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8 丁丁 的帖子

您可曾尝试为电视台连续剧写剧本?稿酬应该不错!
顶部
丁丁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4854
精华 11
积分 983
帖子 369
威望 613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0-2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 21:2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哦,我不大有信心写那个,我觉得水平有待提高。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8 17:2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4489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