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833
帖子 1188
威望 162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9 20:4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的歌


人生是一首歌,是一首不太好唱的歌。前段时期,我的歌没有唱好,有些歌词没有唱出来,於积在体内形成不良分子,大肆作乱,造成一个大大的肿瘤。这个祸害不断恶化,在短短的两个月内,长宽厚分别疯长到9.8厘米,7.9厘米和8.7厘米。它搜刮我大量营养,让我迅速瘦到脱相。并且,它常常学孙悟空在铁扇公主的肚子里索借芭蕉扇的样子,扯我的肠子揪我的心,折磨得我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服食足够的安眠药,永远地睡去。但是,地上没有缝,我是钻不进去的.那东西也不是孙悟空,不论我如何呼天唤地,即使附加一百个最优惠的条件,它就是不肯跳出来.我只好硬撑下去。
我当时想:熬过一天就少一天了。开心点说,就是过去一天多赚一天。周围的朋友看我来了。当他们触摸到我那高高突起来坚硬如顽石的大祸害时,都惊恐地目瞪眦裂,努力劝我去医院割掉,以求保命要紧。我何偿不想要命呢?在我的祖国,有我古昔之年的老爸老妈;在我的眼前,有我还未成年的孩子;我还有很多要做的事情都还没做,还有很多美丽的梦想没有实现。无奈我囊中羞涩,没有经济基础.并且,我是一个外国人,没有公积金,不享受健保双全计划。我是一名没有找到谁愿意帮忙申请工作准证,无可奈何躲进厨房打黑工维持生活的中国陪读妈妈。整日里像惊弓之鸟,又像走在钢丝上,提心吊胆,总怕被查出我在非法打工.没有法律保护的工作收人微薄,聊以为生已很艰难了,哪会有余额为医疗事业增加利润呢?
风兮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我母女悲凄凄商量决定,万一我撑不下去“涅磐”了(女儿哪里知道,我常常痛得真想“涅磐”了),就在临死前给她认好干爹干妈,助她完成学业。免得我一命呜呼之后,她像汪洋中的一叶扁舟,飘荡到哪里也是个“风兮兮,易水寒……”
想到我带她出国留学五载,国内的学业无法再接下去。她还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而我的父母都是风蚀残年的老人家,没有能力照顾她了。让她回国,岂不是多制造一片让人揪心的随风飘荡的柳絮吗?“马前桃花马后雪,怎敢教人再回头”。
朋友们得知我母女的“万全之策”,惊呼:“天啊!怎么会这样?”可是,天却无动于衷。大自然根本不理人间的悲欢离合,我行我素,照常运行。赤道的风在窗外急唤:“羯谛,羯谛,波罗羯谛”。我在悲痛欲绝,“念天地之悠悠,独苍然而泪下”。
就这样决定了。说来奇怪,我忽然无泪了,头脑清醒起来。想到连死都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过去的大难也经历过几次,都没有死,不在乎这一次也罢。我该“曾经沧海难为水”啊!
这样,我把死亡置之度外,强忍巨痛,照常拼命地工作,向大自然学习。我又哼起了好多天没哼的歌:
我们是陪读妈妈
在异国他乡抚养孩子
靠着勤劳的双手生活
哪怕工作累又脏……
这是《陪读妈妈之歌》,是我和女儿刚到新加坡时候创作的,我们用笛子和口琴谱的曲。五年来,我俩每遇到不如意的事,或想违法泄愤时,就唱这首歌,硬把火气憋下去。其间,除了我非法打工一事,我们凡事都以新加坡的法律为准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大大的良民。我们视新加坡为我们的第二故乡,像热爱我们的祖国一样热爱新加坡。尽管“陪读妈妈”这个称呼对我很不利,我依旧是“位卑未敢忘忧国”,用心血谱唱我的歌,用汗水浇灌胡姬花。
记得刚来的时候,我女儿只长到我的嘴巴下面那么高。我们这两个小人物唱着《陪读妈妈之歌》时,有个天津来的女老师,眼一斜,嘴一撇:“哼,陪读妈妈还有歌?扯淡。”也就是说,陪读妈妈太卑微了。不仅仅是新加坡人,就连我们同根豆萁,只要自认为有一点身份,就送一个斜眼撇嘴的表情给我们。更有些陪读妈妈不分轻重,不辨是非,自己都不会尊重自己的称呼,而毛毛草草留下不令人欣赏的足迹。女口止匕呀,使陪读妈妈这个称呼被贬到不能再贬的地步。
但是,我要我女儿记住:在妈妈的歌里,曾经有这样一个称呼——陪读妈妈。我要女儿为妈妈有这样一页历史而感到骄傲。因为,“陪读妈妈”这个称呼,应该包含这样的内容:为孩子无私奉献,牺牲自己;做孩子的精神榜样,放下自己;走出了国门,做为中国女人的代表,尊重自己。
提到尊重,有些人就想到与生理有关的某种敏感问题。有人就疑惑地问我:“五年,你一个男人都没找到?一次也没有过?那多寂寞多悲哀啊?”我说:“在这里,男人多得是,还用找吗?守株待兔就会应接不暇。只是,我不是那种任人可夫的品种,我是宁缺勿滥型号,是标准的中国型女人之一。我要坚守的我能坚守——为了我所追求的爱;我要想做的,我能做到——为了我所向往的幸福。悲哀从何谈起呢?”
诚然,一个人的天空蓝得有些忧郁,但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女儿;一个人的时候自由得有些孤单,但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女儿;一个人的日子轻松得有些无聊,但我不是一个人,我有女儿;有旅伴的生活很幸福,但那旅伴要真心相爱才不会难过。
人家嘲道:“中国女人都那样的,陪读妈妈哪个没有几个男人?”我说:“有我一个代表人物,就证明中国女人不全那样,有我一个戳在世间,就说明陪读妈妈不全是走歪路的。”
方块字里最好写的是“人”字,一撇一捺组成。偏偏就有人写得毛毛草草不像人.这种人就是不会尊重自己的人。也有人研究过“人”的组织成份,是男人和女人组合的结果。女人是撇,男人是捺。女人靠在男人的肩头,男人依偎在女人的怀里。女人离开男人飘摇不定,男人失去女人立足不稳。但男人和女人都找对所依才会把“人”写好,否则,是人是鬼难以辨认。所以,男人和女人“不用扬鞭自奋蹄”,都在用极大的精力互相寻找,追求着完美的统一。
先说男人,一生都离不开女人。男人的婴儿时期,女人是男人的摇篮;少年时期,女人是男人的保姆;青年时期,女人是男人的天使;中年时期,女人是男人的支柱;老年时期,思想还不服输想往前冲,所以头部朝前勾。身体却不听指挥了,拖拖拉拉赶不上趟,很需要一根手杖,这就要女人来充当了。
再说女人,《圣经》上讲,是由男人身上抽出的肋骨做成的。所以,女人时刻都要寻找自己的归宿,就是献出肋骨做成自己的那个男人。找对了,合二为一皆大欢喜;找错了,魂不守舍,不甘不愿;胡乱找一个,如行尸走肉,貌合神离,苟且偷生。
凡此种种,皆人为也。为什么单单中国女人或陪读妈妈依附于男人,就让人指责非议呢?如果找错了,那是当事的马虎或恶作剧,旁观者可以自私一点“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啊。偏就有好事者硬要把一切肮脏的词汇,一古脑全堆在中国女人或陪读妈妈这一群弱势者头上,且一概而论,诛之伐之戳之啐之。
薄松龄笔下有一种狼,总是猎食御者之肉。那狼跟踪在御者后面,只待他载一车货物行至离山顶很近时,欲退不能,回顾不可。那狼便毫无顾忌地蹿上去,狠狠地从御者屁股上撕咬一快肉,逃之夭夭。
背井离乡的女人,漂泊在异国他乡,就像那快到山顶的御者,总会被“狼”袭击。我们陪读妈妈更是百分之百地都遇见过“狼”。没有心里防备者,便被咬去一块肉,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我第一次遇见“狼”,是在应聘工作的时候。那时,我从国内带来的钱快用完了,工作还无着落。好不容易有一家酒楼答应我去面试,我兴致勃勃地去了。因求工心切,和老板面谈时讲出了我的窘境,是希望老板大发慈悲收购我的汗珠子。万没想到的是,人模狗样的老板却要我进屋里抱抱。我拒绝了,毫无疑问,工作成为泡影,我扫兴而归。
第二次遇“狼”是在咖啡店歇息。一位衣着整齐的先生,自称是有一定身份的中医师。见我一个人在发呆,便凑过来与我搭话。我被他的外表迷惑,把他当成了菩萨,竹筒倒豆一般说出我急需工作的心情。他“好心”请我喝一杯咖啡,却不知在里面加了什么样的“肥料”,直让我浑身发烧,只想和他上床。幸亏我早就和薄松龄的朋友们有过交情,得到过密传而修得一些定力,关键时刻起了作用。当我恍恍忽忽发现他载我到旅店开房时,潜意识警告我“狼”来了,要好生护住自己。“狼”吃不到我的肉,恼羞成怒,诬陷我骚扰他,欺我客居他乡软弱无势,叫来四个警察捉拿我。幸亏警察眼亮,看出我很无辜,便还我自由。但不知是“狼”那张人皮很管用,还是我陪读妈妈的称呼不值钱,警察没有把我的陈述记录在册,让那披着人皮的狼悠哉游哉去了,不知他下一个猎物是谁,我真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啊!
第三次遇见“狼”是在我第一份工作中。那时候,我非常感谢老板的知遇之恩,便废寝忘食地拚命工作。可是,三天过去,老板到处宣扬我是他的女朋友。不顾我怒气冲冲,吓我说不这样讲不可以,因为申请不到我的工作准证,一旦被查出我是非法打工,大家都没饭吃。为了生活,我只好忍气吞声,不管别人怎样,我“只待秋风过耳边”了。有一天,老板提出要我做他的情人去开房,我“是可忍,熟不可忍”,怒从心头起,火在胆边生,大发雷霆。毫无疑问,我失业了。
第四次见“狼”是又一个轮回的开始——应聘工作的时候。那天,我打电话求职厨房助手工作。“你是中国人?”老板一听声音就辨明了我的国籍。“是,我是中国陪读妈妈,可以吗?”“可以,你多大?”“不足半百。”“你老公呢?”“妈妈陪读不关老公之事,他在他应该在的地方啦。”“你一个人过来还是全家?”“带着孩子就等于全家来了。”“不寂寞吗?”“生活繁忙紧张,没有空闲寂寞。”“你要抚养孩子需要多赚点钱啊,我知道陪读妈妈都是这样的。”“我不要太多,够我们母女生活就好。”“你怕钱多咩?”“不怕。但我有自知之明,我难能为孩子积累财富,只能为她多学本领创造条件。”“我想让你多赚点钱你要吗?”“厨房助手月收入千元足矣,别的钱我就不赚了。不义之财不可取,多行不义必自毙呀。”我意识到我可能遇到“狼”了。“我们见面再谈吧,我晚上10点钟驾车去你那里可以吗?我自己的车。”“可以,我不会讲英语,用华语说,我的住址是……”“OK”。我当时挺爱看“狼”们的表演,也算苦中寻乐吧。
“狼”猎肉心切,按时来了。一见面又问:“你老公没来?一个人带孩子不容易啊。”好“体贴”人哦!我心里:“哼!”嘴上说:“我离婚了,现没老公。”他果然兴致昂然:“我今年45岁,看起来比你老是吧?”“老板很潇洒,正是壮志凌云模样。”“我很累,每天天不亮就准备开工了,一直忙到这时候。”“所以要找助手,我可以吗?”“我是睡不着才拚命做工,不是缺人也不是缺钱,我有钱。”“失眠吗?看医生才对,搞疲劳战术是慢性自杀。”“我没病,就是性你懂吗?我好几年没过性生活了。你能陪我我付两份薪水给你,我不缺钱。”“你老婆坐在旁边欣赏西洋景吗?可能吗?”“老婆比我大,不行了,好几年不让我碰了。她同意我在外面找人的。”“可是,你这个‘助手’我做不来,去芽茏找吧。”“我给你多钱你不要吗?我有钱。”“我只寻求一份出卖汗珠子的劳务工作就够了,别的钱我不会赚。”“我不要你那么辛苦,你不用做工,钱我给你够用。”“我不喜欢嗟来之食,我喜欢做一份我能做的工作,我不怕辛苦。”“考虑考虑吧。”“我不想为此浪费脑细胞,你到芽茏去吧,那里会有你的目标。”“那里太脏。”“想舒服还怕脏?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也。冒死吃河豚吧。老板请回,我要上楼休息了。”我不想探讨下文了,就这样放弃一条“生财之道”。
第五次遇狼是我卖面包的时候。那家面包店在闹市区,人潮很旺。看我是中国人,就有安哥来骚扰我。我顾及窗口工作的形象,不想被炒鱿鱼,忍了,硬硬地忍。反正他们只能限于君子行为——动口不动手。
有一回,一位老安哥耍赖皮,像万能胶似地粘乎乎死皮赖脸要和我交朋友。我说“你不够格,我看不上你,去找别人交朋友吧。”“我就看你好,你哪天有空闲?我请你喝咖啡。”“我哪天也没空闲,有空闲也不陪你。”“你陪谁?”“陪我孩子啊,我是陪读妈妈。”“你多大了?”“忘记了。”“多交几个朋友不好咩?”“不好的朋友一个也多余。请你走开吧,我在做工,没空闲跟你聊。”“聊聊嘛。”“我不喜欢聊。”“我喜欢,我爱聊啊。”我“腾”一下子怒火万丈,勃然大怒,像吊睛白额大虎般吼道:“你芽茏聊去,远点凉快去,讨厌!”“你们中国女人很多都愿意离我们近近的。”我真如火上浇油愤怒至极咬牙切齿:“梧桐招凤凰,臭鱼找烂虾,苍蝇不盯无缝的蛋。说明你们都是一堆臭烂不堪一顾的垃圾。你屎壳郎戴花——臭美啥呀?你是破袜子做口罩——臭不要脸啊!给你脸你不要,硬是疤瘌眼照镜子——自找难看啊!”他邪楞着狗眼看我,恨恨地剂出一句:“你中国来的。”我更是怒发冲冠暴跳如雷:“中国来的怎么样?是你们国家合法招我来的。”“你大陆妹。”“大陆妹如何?我是八月十五的月亮——正大光明来的。你他妈别在这里狗戴礼帽——硬装贵人了。你给新加坡人丢脸啊,你知道不?”我不知不觉开口大骂:“你奶奶的,牛X你个头哇,你给我刺猬下山——滚球吧,王八蛋,呸!妈拉个巴子,你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我的一口唾液凝聚我满腔愤怒悲伤,像一颗原子弹在他脸上成功爆炸开花。这回吓得他屁都没响就跑了。可是,悲愤过度,过后好久,我依旧觉得胸痛,好像是气炸了肺。想到孩子还没长成,我可不能有个三长两短的。以后,就考虑着不让自己生气的对策来对负那些无聊之人。
记得又一次在咖啡店遇见“狼”。那是我老板的朋友,说我排那重重的桌子和大伞太辛苦,他便常来店里“帮忙”,有事没事地找话和我搭讪。我明白他的意思,偏偏不和他对眼儿,也懒得接他的话茬,问我要电话我说没有。可是,不知他费了多少心机,还是把我的电话号码弄去了,也不知他怎么弄的。
有一天晚上,我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小妹,你好吗?”贱贱的,我吓了一跳,战战兢兢问道:“你是谁?”那边浪声浪气地说:“我是总帮你排桌子收碗盘那个安哥呀。你很漂亮,我喜欢你。”“喜欢我的人很多,很多人都喜欢我,我知道是因为我漂亮。”“我很喜欢你,‘就像老鼠爱大米’。”他肉麻麻地哼唱了这一句。我立该问他:“你多大了?”“64岁,我身体很好,什么病也没有。”“你几个孩子?”“四个,都结婚了。”“你可以做我干爹了,就让我做你的第五个孩子吧,我认你做干爹。”“我喜欢你,你明白吗?我做梦都想你,我请你去喝咖啡。”“我现在就叫你一声干爹吧。干爹你不要破费,我请你才对。干爹你哪天有时间?我请你喝咖啡。干爹你把孩子都带来,包括你的孙子们,也把我干妈带来,我应该认识他们的。干爹就明天吧,你马上通知他们我有请啊!讲明白说你认我这个陪读妈妈做你的干女儿哦。干爹……”我这连环炮似地一阵强攻,好似美国攻打伊拉克八格达时候派出的什么导弹,狂轰烂炸,让人无法抬头还击。他当时可是老虎吃天——没有机会下嘴了。他关掉电话,发个简讯给我:“我还有事,明天再聊。”此后,便泥牛入海无消息了。这回,我可是痛痛快快地开怀大笑一场。
现在,我可不想再让身体中积累出一个瘤子来,时刻告诫自己 :人生不过几十年,是非恩怨抛一边,健康快乐最珍贵,看得高远胜神仙,努力不为烦事扰,高声欢唱我的歌:
我们虽然不富有
但我们懂得端正地做人
在吃亏上当的日子里
时刻不忘提醒自己
违法的事情可不能做
才能培养好孩子
违法的事情可不能做
才能培养好孩子

我们不是黑乌鸦
我们是威严不屈的灰鹤
纵然没有漂亮的外衣
也要守着美丽的心。
我们没有豪言壮语
卑微渺小没有地位
委屈的眼泪都吞进肚里
不敢忘记提醒自己
违法的事情可不能做
才能培养好孩子
违法的事情可不能做
才能培养好孩子
我的路还有多长我不知道,我的歌还能唱多久我不明了,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把今后的路走好,把未来的歌唱好。“孤鸿踏雪留爪痕,只为乖儿好做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鹤翎   


                                     2006年12月29日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403
帖子 12915
威望 153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0 21: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不用过于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啥都丢啦,除了人。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1 03:43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1 鹤翎 的帖子

堂堂正正做人,没有人会看低你!在新加坡工作的科技人员,有大量中国女人,很少听说她们受到歧视。你自己就口口声声强调陪读妈妈的身份,是不必要的!哪国没有流氓?可是,不是所有女人都会遇见色狼、遇见流氓的。不要授人以柄啊,不要到足以让人怀疑的场合去出没啊。我相信许多陪读妈妈,家里都是富裕的,不然怎么会把孩子带到外国上学?那些丢脸的乌鸦本来就是干那行的,不过凑巧有个孩子,得到一个陪读借口而已。与别的女人有什么关系!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833
帖子 1188
威望 162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1 08:0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指教

实际上你的相信错了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833
帖子 1188
威望 162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1 08:4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的歌

我想删除这篇,可是我不会。我这菜鸟,不知那些乱码是怎么弄进去的:(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内山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9
精华 47
积分 21758
帖子 10506
威望 11155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1 12:3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不必删除. 你可以选择编辑(在你文章的底部右侧), 然后删掉内容, 重新帖一遍.

另外, 你的文章让我站在另一个角度去看陪读的问题. 陪读妈妈确实受到了不少歧视, 但这也不能全怪别人. 有相当比例的陪读妈妈确实容易出问题. 这破坏了整体形象.

但是, 并非所有人都会一棍子打死别人的, 虽然开始的时候会有些先入为主的印象, 但慢慢接触后, 别人还是会了解的. 关键是陪读妈妈要有自信. 身正不怕影子歪. 越是条件好, 人品好的陪读妈妈越是不应该刻意回避自己的陪读身份, 这样才会慢慢教育公众, 让他们明白, 陪读妈妈中间的情况也是不同的, 不可以一刀切.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2 09:5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4 鹤翎 的帖子

你的回复说的不清楚,不知我相信什么错了。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833
帖子 1188
威望 162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2 19:5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老师

选有乐的看好吗?不开心的马马虎虎过去吧。接下来我再挖点能让你的嘴角挂到耳朵上的料来给你嚼嚼。
顶部
木鱼桥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9
精华 17
积分 4739
帖子 2168
威望 2556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6-1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2-12 22: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想她说的是这句吧:我相信许多陪读妈妈,家里都是富裕的,不然怎么会把孩子带到外国上学?

看看作者,再看看我,汗颜啊。
顶部
范文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245
精华 0
积分 198
帖子 98
威望 9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4-20
来自 l辽宁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21 01: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1 鹤翎 的帖子

我才来,还想稳定以后,也把老婆孩子接来呢。这样子我可要好好琢磨琢磨了。我很同情大姐的遭遇,我绝对不能让我老婆孩子遭这些烦恼。我眼下能做到的,只能是不发展一个不快乐的妈妈,当然,妈妈快乐孩子就会健康成长。大姐,小弟在此也祝愿你万事如意,越来越好。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833
帖子 1188
威望 162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21 09:2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0 范文 的帖子

谢谢小弟!只要你好好珍爱你所拥有的,你的老婆孩子生活在哪里都会感到快乐的。祝福你全家幸福安康!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范文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245
精华 0
积分 198
帖子 98
威望 9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4-20
来自 l辽宁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22 22: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回复 #11 鹤翎 的帖子

我一定唱好我的歌……
顶部
无名 (鹤翎)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68
精华 9
积分 2833
帖子 1188
威望 162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1-13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24 14:1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2 范文 的帖子

衷心地祝福你一帆风顺,阖家欢畅!




烦恼是自己添的  骚扰是自己拿的  生气是自己要的  麻烦是自己找的
http://he0.blogspot.com/

顶部
元芳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149
精华 0
积分 3394
帖子 1628
威望 1743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4-26 09:0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自知不善唱歌.但喜欢听。大家多唱我来凑热脸总结经典歌曲!
顶部
范文
注册会员
Rank: 2Rank: 2



UID 1245
精华 0
积分 198
帖子 98
威望 99 点
阅读权限 5
注册 2007-4-20
来自 l辽宁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5-13 23: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妈妈的歌儿优美,孩子的脚步一定端庄。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2-3 18:3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39699 second(s), 7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