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朝野议席数量的正确平衡绝对重要- 政府指示工人党市镇限制刘林财政决定权限 [打印本页]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5 10:59     标题: 朝野议席数量的正确平衡绝对重要- 政府指示工人党市镇限制刘林财政决定权限

国家发展部:AHTC须解释为何刘林不必回避财政事务一锤定音?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表决:刘程强林瑞莲无须回避财政事务  市镇会风波终要一锤定音?

工人党议员就高庭裁决提出上诉 市镇会风波终要一锤定音?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 刘程强等须负法律责任 市镇会风波终要一锤定音?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 针对索赔额 工人党提3反击 上了庭 市镇会风波终要一锤定音?

上了庭 市镇会风波终要一锤定音?

发布/2018年10月4日 4:00 PM 联合早报:

文/​​​​​​​黄伟曼图/何健伟, 林之洋互动设计/洪惠贞


持续不断的市镇会风波,过去几年让工人党备受打击,该党与党员的形象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党领导人在面对“不诚实”、“财务管理不当”等指控时,许多时候也陷入被动状态,“问心无愧”和“一切让居民自行判断”成了基本姿态。

这场“市镇会告市镇会”的官司星期五(10月5日)即将开审,料历时23天的高庭审讯给予工人党人机会透过法律途径,做出更有力的抗辩。不过,受访观察家也点出,这其中涉及的“赌注颇高”,若该党管理市镇会的能力无法承受检视,刘程强等人败诉,工人党这个国会里唯一反对党在最糟情况下可能丢掉议席,必须付出政治代价。

过去一来一往的交锋与争议,你都看得懂吗?在这起追讨巨额失款的诉讼案中,诉辩双方的立场为何?分歧点是什么?让我们以图解答,为你理清。


高庭主要审理:
工人党市镇会理事是否因为没有妥善监管市镇会资产,辜负居民所托?
如果有,损失金额多少,由谁偿还市镇会?


工人党市镇会,指的是工人党在2011年分水岭大选中夺下阿裕尼集选区后,接手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反对党要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管理好市镇,扛起“当家”责任,许多选民一开始也许以较宽容的方式对待,但市镇会财务报告接连亮红灯,不免让工人党“诚信”招牌蒙灰,执政党过去几年更对工人党几个重量级人物提出质疑。

这次的诉讼案的一个重点就与市镇会管理代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的委任有关。管理代理公司负责人亦是市镇会职员,“收款人”和“付款人”相同这事受到关注,这当中是否意味着工人党市镇会在利益规避上有不妥当之处?

以下人物图,可看出八个答辩方之间的联系:


工人党市镇会风波延续了至少四五年,还横跨2015年大选,让市镇会监管成为选举议题。在这期间,AHTC的财务报告经过了独立审计师的审查,审计总长和三司也曾介入。会有这次“市镇会告市镇会”的诉讼案,则因为工人党市镇会在咨询过建屋发展局后,决定委任一个由三人组成的独立委员会,以跟进财务审查结果;这个由高级律师菲立·惹耶勒南、高级律师斯尼华申和KPMG合伙人王邦泰组成的委员会最终决定向工人党三巨头、市镇会职员和FMSS等,提出民事诉讼。


2011

5月11日


工人党大选中攻下阿裕尼集选区


5月15日


市镇会原管理代理CPG合约未到期 FMSS成立


7月15日


市镇会没有招标 管理代理服务一年合同颁给FMSS


8月1日


市镇会与CPG的合约在双方同意下提早解除


8月4日


市镇会理事开会 批准在不招标情况下任FMSS为管理代理


2012  

4月13日


市镇会再为三年管理代理服务合同招标 只有FMSS投标


7月14日


与FMSS的一年管理代理合同到期


8月2日


FMSS获颁三年管理代理合同


2013

1月26日


工人党在补选中赢得榜鹅东区 组成AHPETC


2014 2月


市镇会连续两年财务报告亮红灯 财务报告由审计总长亲自审计


2015

2月


审计总长发布公告 指市镇会有财务管理疏失 市镇会理事违反职责


8月


国家发展部要委派独立会计师审查市镇会账目被高庭驳回 到最高法院上诉庭上诉


9月11日


人民行动党大选中夺回榜鹅东区


11月


上诉庭裁定工人党须委派独立会计师 纠正财务管理疏失


2016

1月


独立会计师人选迟迟未定 三司裁定市镇会在两周内 委任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


3月


KPMG被委任


5月


由行动党管理的白沙—榜鹅市镇会委任独立会计师,审查工人党市镇会过去负责的账目


10月


KPMG审计报告指市镇会监管多处疏漏 理事个人或集体有不正当付款


2017

2月


市镇会委任三人组成独立委员会 跟进审查结果
工人党市镇会委任三人独立委员会追查款项


7月


独立委员会代表市镇会 提出民事诉讼
刘程强林瑞莲毕丹星等人被市镇会起诉追讨3370万
反对党管理市镇会困难重重刘程强要“击鼓鸣冤”


案件将由高庭法官南拉美斯审理,需时近两个月。由于AHTC和PRPTC提出的诉讼性质相同,高庭将联合审理两起案件。


诉方
市镇会独立委员会


辩方
工人党议员

程序不当
取得理事批准前已决定委任FMSS
做出具误导性或不实陈述
游说理事免掉招标程序


委任FMSS程序


前管理代理早已表明不续约
按照以往市镇会交接经验
担心出问题才尽快成立FMSS


委任FMSS本身涉及利益冲突
付款制度根本上有缺陷
可能导致公款超支
甚至有失信风险
支付给FMSS的费用太高


财务监管与利益冲突规避


所有给FMSS的款项
必须市镇会主席或副主席联合签名
符合业内标准做法
管理代理费也没有报大数

涉及款项:3300多万元

10个建筑项目没有分别招标
也没有选用最低标价者
颁发项目给另一公司


建筑工程招标违反规则


较低标价方过去负责的工程屡次延误
考虑居民利益

涉及款项:近280万元

在这起诉讼案中,诉方和辩方律师相信将在审讯首日进行开庭陈词,预料最快要到审讯第二日,即下星期一(10月8日)才传召证人。

工人党领袖较早前受访时一致表示没有利用市镇会谋取私利,将“抗辩到底”。他们也视这次上庭为一次机会,可让公众更了解工人党做出一些决定背后的考量。


管理市镇会是非常技术性的工作。我们希望这起官司能让公众更好地了解我们做出决定背后的考量,以及我们为什么至今仍然坚持我们当时是根据所掌握的信息,本着为市镇会求取最大利益而行事。


林瑞莲
议员
工人党主席
市镇会副主席(2015年10月至今)
市镇会主席(2011年6月至2015年8月)


我不认为国人对我们失去信心,我们做好被人民审判的准备……你们担心,我们如果失去国会议席会发生什么事?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就算失去席位,还有更多更年轻的工人党人准备好挺身为新加坡人服务。


刘程强
议员
工人党前党魁,目前为党中委
市镇会前副主席(2011年6月-2013年7月)


这次的诉讼案被形容为“具有标志意义的案件”,主要因为这是法庭第一次在市镇会管理的情境内对市镇会理事受托责任(fiduciary duties)做出定夺,较为特殊,以后相信也会有借鉴意义。如果如观察家所说,对工人党来说,上了庭就等于“赌一把”,那赌注又有多高?


毕丹星
议员
工人党党魁
市镇会主席 (2015年10月至今)
市镇会副主席(2012年8月-2015年8月)


一、要赔偿

这次市镇会追讨的款项高达3370万元,如果刘程强等人最终败诉,他们可能因无法偿还市镇会而宣告破产。

针对如何支付赔偿金,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已说,如果没有能力偿还,他们会考虑其他选项,比如筹款。“如果无法这么做,我想会有相关的法律程序可以遵循。”

二、大选竞选资格受影响

一旦破产或资产被充公,这将意味着三名工人党议员林瑞莲、刘程强和毕丹星下来无法在大选中角逐议席。三人都身担党内要职,包括党魁与党主席,此案结果将备受关注。

三、影响选情

最后,老牌政党的重要领导人被起诉,如果败诉,对工人党的声誉有所影响,也很可能冲击下一届大选的选情,尤其官司可能会拖上一段时间才尘埃落定,而下届大选预计在一两年后举行,下来审讯过程揭露的任何证据或信息,都将进入民众视野,影响他们的判断。

以2015年大选来说,观察家曾分析,市镇会风波多少让选民对工人党打了一些折扣,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仅以50.96%的得票率,险胜人民行动党派出的“敢死队”,与2011年大选中的54.72%得票率有相当显著的落差。

[ 本帖最后由 wengkinchan 于 2020-1-19 20:34 编辑 ]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5 11:00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案今早开审 10多名公众排队入场


发布/2018年10月5日 9:12 AM

更新/2018年10月5日 10:45 AM联合早报:

文/郭培贤摄像/林国明 


两个市镇会起诉工人党刘程强,林瑞莲和毕丹星等人案,今早开审。

十多名关注案情的公众今早七时多就到场排队拿号码牌听审。其中,排在第八位的陈家富(68岁,退休)说, 他为了支持工人党,今早七时半就到场排队。

另外,与朋友一起到场的李建雄(55岁)说:“我很多亲友住在阿裕尼一带, 所以非常关注案件的发展。”


案件的律师以及当事人从早上九时开始陆续来到法庭。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5 11:01     标题: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案 庭室内座无虚席

发布/2018年10月5日 10:23 AM

更新/2018年10月5日 10:29 AM联合早报:

文/郭培贤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刘程强,,林瑞莲以及毕丹星人一案,庭室内座无虚席。除了20多名律师以外,媒体席以及公众席坐满了近50名媒体及公众。

今天是开审的案件是由南拉美斯审理,他在早上10时10分传召四方律师入内堂数分钟结束谈论后,案件在10时15分开审。

首先在庭上做陈词的是代表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陈明安律师。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8 16:46     标题: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案】辩方律师CR拉惹:工人党议员做决定时参照刘程强经历

发布/2018年10月8日 2:32 PM

更新/2018年10月8日 3:28 PM联合早报:
文/魏瑜嶙摄影/曾美玲


两市镇理事会起诉林瑞莲和刘程强等人,诉方今天传召第一天名证人,KPMG新加坡会计事务所执行董事。

代表林瑞莲和刘程强等五造的CR拉惹高级律师盘问诉方证人KPMG执行董事欧文·霍克思(Owen Hawkes)时指出,审计师必须了解,工人党议员做出一系列有关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决定时,参照了刘程强过去的经历。

这包括刘程强1991年获选后,在建立后港市镇会时曾被处处刁难。


律师说,2011年大选之后,工人党接管阿裕尼市镇会时情况也是如此,例如原市镇会管理代理CPG不愿意继续为反对党市镇会服务。他形容,CPG像是“不情愿的马”,因此工人党议员认为最有利的做法是靠过去后港市镇会的职员和系统。

不过霍克思认为,认为无论情愿与否,按照合同条款CPG仍有义务提供管理代理服务。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9 19:32     标题: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辨方:低投标者有“前科” 或再对定价进行价格谈判

2018年10月9日 19:20新传媒8频道新闻:
  
吴俪欣报道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续审,KPMG的审计报告指管理代理FMSS,签约半个月前就收费,辨方辨称,FMSS所是代为垫付的薪金。


另外针对为七个建筑项目选用较高标者,辩方指较低投标者有“前科”,或再对定价进行价格谈判。


代表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主席林瑞莲和秘书长毕丹星等五人的辩护律师切尔瓦庭上指出,虽然FMSS是在2011年6月15日接管后港市镇理事会,却报销员工一整个月超过10万6000元工资,原因是市镇会当时没给员工发放薪金,所以FMSS"自掏腰包"帮市镇会付14天的工资给员工,这只不过是FMSS向市镇会索取接管前的应得赔偿,并非诉方所指的不恰当付款。


对此,诉方代表律师跟着质疑为何当时没有记录在案,是谁授权给FMSS发放工资给员工。法官则认为这应列入求情。


另外辩方就林瑞莲等理事应该为七个建筑项目将近280万元的损失负责而没选用最低标价者进行解释。


辩方指出,尽管其中一个建筑公司为价值超过35万元的项目定价为21万元,比另一家建筑公司的标价来的低,但工程进度较慢,也可能在施工时且有重新价格谈判的案例,最终收费可能比另一方更高。


辩方也继续盘问诉方证人KPMG会计事务所执行董事霍克思,有关利益冲突和不恰当付款的定义。案件明天续审。

- CH8/LP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5 13:30     标题: AHTC审讯:刘程强延至明午供证

发布/2018年10月15日 11:47 AM
文/魏瑜嶙


早前预料今天下午开始供证的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将延至明天下午才上证人栏。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和白沙—榜鹅市镇会起诉起诉刘程强、主席林瑞莲、现任秘书长毕丹星等八造的案件,今天进入审讯第七天。辩方律师今早盘问完诉方第二名证人吴天鹏后,原定刘程强下午接受诉方盘问,但临时生变。

吴天鹏是普华永道合伙人,普华永道是白沙—榜鹅市镇会委任的审计师。

据《联合早报》探悉,代表白沙—榜鹅市镇会的文达星高级律师明天早上有另一起案件,因此明早料无法进行市镇会官司的审讯。如此一来,与其让刘程强今午供证几个小时后,明早得中断供证,让刘程强延迟至明天下午才开始上证人栏,是比较理想的做法。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5 22:26     标题: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辩方指报告存有偏见 审计师矢口否认

2018年10月15日 14:25

2018年10月15日 19:12新传媒8频道新闻:
  
吴俍㬕报道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续审,辩方律师指审计师对市镇会前管理代理FMSS存有偏见,审计师对此矢口否认。原定下午供证的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将延到明天上证人栏。


代表市镇会前管理代理FMSS和负责人侯文芳的律师,上午继续盘问诉方证人普华永道新加坡会计事务所合伙人吴天鹏,质疑审计报告的独立性。


律师在庭上念出侯文芳宣誓书的部分内容,侯文芳夫妇俩当初设立FMSS时并不确定会拿到管理代理合约。侯文芳辩称,刘程强和林瑞莲担心有人从中作梗,因此不相信当时也为行动党服务的CPG,因此没要求本身也不愿意的CPG履行合约。听了侯文芳的理由,吴天鹏仍坚持自己是凭调查和判断得出结论,律师却认为是偏见所致。


随着两名证人供证完毕,明天下午轮到答辩人上阵。预料被列为第二答辩人的刘程强将率先上场供证,并接受诉方的盘问。


- CH8/YW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6 19:30     标题: AHTC审讯:刘程强今午上庭供证

发布/2018年10月16日 1:55 PM

更新/2018年10月16日 2:57 PM联合早报:


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今午上证人栏供证,他料与“重量级”律师文达星展开激烈交锋。

有公众早上就抵达高庭,想抢先领取进入庭室听审的“号码牌”。截止今天中午1时,已有26名公众拿了号码,法庭的公众席已被填满一半。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Aljunied-Hougang Town Council)和白沙—榜鹅市镇会(Pasir Ris-Punggol Town Council)起诉工人党领袖等八造的案件今天下午2时续审。原定昨午“登场”的首号辩方证人刘程强将开始供证。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7 11:25     标题: 文达星:刘程强一开始就计划更换管理代理

发布/2018年10月17日 3:30 AM
文/林心惠摄影/林国明
来自/联合早报


市镇会审讯昨天一开始就火药味十足。刘程强供证是这场官司关键的环节之一,吸引多名公众提前一两个小时到场排队拿号入场,出席者中包括之前没有到高庭听审的阿裕尼集选区议员陈硕茂。

迈入第八天的工人党市镇会审讯昨天(10月16日)一开始就火药味十足。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供证安排华语翻译员引起诉方反对,而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律师文达星则指刘程强没有履行市镇会理事应尽责任,从一开始就计划更换管理代理,滥用居民杂费与政府公款让支持者自肥。

刘程强对这些指控表示强烈抗议,并反复强调安排答辩人之一侯文芳设立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是为了“以防万一”,在原管理代理CPG中止服务时可以迅速顶替,确保市镇会日常事务不受干扰。


刘程强供证是这场官司关键的环节之一,吸引多名公众提前一两个小时到场排队拿号入场,出席者中包括之前没有到高庭听审的阿裕尼集选区议员陈硕茂。

审讯一开堂就发生一段小插曲。文达星高级律师反对答辩方在未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安排华语翻译员随刘程强坐上证人栏,并指翻译耗时将浪费他的盘问时间。诉辩双方一来一往后,法官最终允许刘程强有翻译陪同,但他应尽可能用英语回答。

文达星以连串犀利问题尝试证明刘程强没有尽市镇会理事应尽之责。他指出,工人党在2011年5月7日夺下阿裕尼集选区,两天后就讨论更换管理代理,但阿裕尼市镇会与管理代理CPG的合同还有两年才到期,显示刘程强从一开始就有撤换管理代理的打算。

刘程强坦承没有检讨CPG合约内容

在文达星盘问下,刘程强坦承当时没有检讨CPG合约内容、评估CPG表现,或了解该公司的收费结构,也不清楚林瑞亮等答辩人是否做足这方面的功课。

文达星批评刘程强行为“草率”,明知从管理拥有1万个单位的后港区扩大至拥有4万个单位的阿裕尼集选区是一项艰巨任务,也明知CPG拥有管理大型市镇经验,但依然一意孤行撤换管理代理。

“你没有详读合同条款和收费,这对第一至第三答辩人(指刘程强、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和现任秘书长毕丹星)根本不重要,因为你们为撤换CPG可以不惜代价,导致居民利益受到妥协。”

刘程强严肃答道:“事实并非如此。”

文达星也出示时任后港市镇会秘书侯文芳发给CPG代表的电邮指出,刘程强等人先是让CPG误以为工人党接手后要延续后港市镇会直接管理的做法,并且等CPG退出后,在没有公开招标的情况下,任用侯文芳丈夫卢仲明设立、毫无市镇管理经验的新公司FMSS。

文达星说:“你避开公开招标的原因是不要冒险,你要确保FMSS成为你的管理代理,帮助工人党支持者拿到这份差事。”

对此,刘程强也坚决否认。他回应时指出,虽然没有检查合约内容,但最终决定并非草率。“我们面对的可能性是毫无公司愿意帮我们管理市镇,(任用FMSS)是我们当时最好的可行选择。”

早报订户新闻,更多精彩等着您!

++++++++++++++++++++++++++++++++++++++++++++++++++++++++++++++++++++++++++++++++++++++++++++++++++++++++++++++++++
文达星高级律师反对答辩方在未事先通知的情况下安排华语翻译员随刘程强坐上证人栏,并指翻译耗时将浪费他的盘问时间、并且为刘增加他的“思考空间”的谈话没有道理。

作为国会议员的文达星高级律师,应该也参加过很多新加坡政府的出国访问,如果到一些非英国前殖民地的国家,肯定要有翻译。

就以今年6月在新加坡举行的美朝《特金会》,就算朝鲜金正恩在瑞士生活过而稍懂英文,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不会、也不敢说金正恩懂得英文而不能要翻译协助、以免金有多一点“思考空间”的妙论啊?

新加坡还是以中文、马来文、淡米尔文和英文为四大官方语文。文达星高级律师的做法实在无理取闹和霸道!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7 13:18     标题: AHTC审讯迈入第九天

发布/2018年10月17日 10:06 AM

更新/2018年10月17日 11:17 AM联合早报: 


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和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今早(17日)抵达高庭。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Aljunied-Hougang Town Council)和白沙—榜鹅市镇会(Pasir Ris-Punggol Town Council)起诉工人党领袖等八造的案件今天迈入第九天。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7 14:21     标题: 文达星:刘程强有控制FMSS的实权

发布/2018年10月17日 1:42 PM

更新/2018年10月17日 1:45 PM
文/​​​​​​​林心惠   


工人党市镇会审讯进入第九天。白沙—榜鹅市镇会代表律师文达星指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安排支持者设立管理代理公司FMSS,并吩咐FMSS要聘请后港市镇会员工,这显示刘程强拥有实际控制FMSS的权力。

刘程强接受盘问时则指这是他对新管理代理的要求,并认为“举贤不避亲仇”,不会因为有利益冲突而不选择在市镇管理有丰富经验的后港市镇会职员继续为AHTC服务。

文达星进一步指出,市镇会不通过公开招标选择新管理代理的原因在于担心出现一个收费比FMSS更低,经验更丰富的竞争者,导致市镇会有义务选择这个公司而非FMSS。


对此刘程强表示不同意,并指他可以在招标时设下新管理代理必须聘请后港市镇会员工的条件。

文达星进一步问道,如果有公司竞标,收费较低,员工资深,也有足够的员工而不需要后港市镇会员工加入,AHTC是否会接受这份竞标书?刘程强答道,会考虑收费最低的竞标者,但对方也应接受聘请后港员工的条件。

对此文达星说,这正是问题所在。“对你而言保住后港员工是如此重要,重要得你不愿公开招标,你要保障也是工人党支持者的后港职员。”

刘程强否认这项指控。审讯还在进行中。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8 11:17     标题: 刘程强否认不招标是为保“工人党人”

发布/2018年10月18日 3:30 AM
文/魏瑜嶙, 林心惠摄影/林国明
来自/联合早报


被诉方文达星高级律师问及,当年是否曾想过要为管理代理公司招标,刘程强指当时没想过要那么做。刘程强之后回复盘问时也表示,不会考虑一家不愿意接纳后港市镇会职员的管理代理公司。文达星便指他是为了保护后港市镇会职员,但刘程强否认这是不招标的理由。

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昨天继续受诉方律师攻势凌厉的盘问。诉方指,工人党接管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时不仅无意公开招标,还计划用公款资助他们内定的管理代理公司,连串不合理的行为,都是为了保住原后港市镇会职员的饭碗。

诉方文达星高级律师环环紧扣,从多个方面攻击前天开始接受盘问的刘程强,要他承认在做许多决定时,都把后港市镇会职员的利益置于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ljunied-Hougang Town Council,简称AHTC)所管理的集选区居民的利益之上,因为这些职员都是“工人党人”。


20181018_news_ahtc_Large.jpg白沙—榜鹅市镇会代表律师文达星说,刘程强等人刻意避开公开招标选择管理代理公司,目的是要保护后港市镇会员工的饭碗,并让工人党支持者获利。(林国明摄)

文达星引述刘程强在2011年5月28日发给另一名答辩人侯文芳的电邮时说,“AHTC的管理代理公司,至少要在最初阶段雇用全部的后港市镇会职员”。侯文芳曾经是后港市镇会的总经理,她和丈夫后来应刘程强的要求设立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简称FMSS),接下AHTC管理代理职务。

代表白沙—榜鹅市镇会的文达星认为,刘程强是经验丰富的议员,理应知道必须为超过7万元的项目招标。他问刘程强,在当年5月28日时是否曾想过要为管理代理公司招标?刘程强回答说,当时没想过要那么做。

文达星指:“你不招标是因为一旦招标有可能出现比FMSS更优秀的竞标者……若FMSS无法赢得合约,那后港市镇会职员或许就不能继续受雇。”

刘程强反驳说,无论哪家公司得标,他都可以把这个条件列入合约条款中,所以文达星的假设不成立。


被问及如果出现一家价格更低、经验更丰富的管理代理公司,但它却不愿意接纳后港市镇会职员,刘程强是不是就不考虑这家公司,刘程强回答“是的”。

文达星即刻追问道:“你是为了保护那些是后港(市镇会)职员的工人党人。”但刘程强坚决否认这是不招标的理由。

此外,文达星也质疑FMSS是家新成立的公司,何来资金雇用后港市镇会职员。就文达星多番追问是否有查问FMSS的资本来源,刘程强表明他不清楚,他认为既然侯文芳夫妇答应开设公司,筹集资金就是他们的责任。

不过文达星指刘程强其实根本不在乎钱的问题,因为他早已打算用AHTC的钱来“买单”,对此刘程强否认。

在诉方看来,工人党的种种决定像是在作茧自缚。文达星指,AHTC的团队由工人党支持者领导,员工也是工人党的人,就算后来开放招标,业内那些被刘程强称为“亲人民行动党”的公司,还有哪一家会愿意竞标。

他因此形容,工人党议员这么做是“给了FMSS一把枪让它能指着AHTC的头”,让AHTC未来除了FMSS外就别无选择了。

刘程强答:“这并非事实。他们有枪,但没有扳机。”

刘程强说,AHTC其实可以选择不要聘用管理代理公司,由议员直接管理市镇会。

这起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领袖等人的案件昨天进入审讯第九天,案件今天续审,依然是由文达星盘问刘程强。

交锋一:否认早已内定换管理代理 刘程强遭批不诚实

文达星:(引述林瑞莲电邮内容)“阿裕尼市镇会目前的管理代理CPG将继续向我们汇报,直至我们8月1日前择日解除合约为止。”这句话清楚显示,与CPG解约的决定已经定下了,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刘程强:不同意。

文达星: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再把这段话念一遍:“阿裕尼市镇会目前的管理代理CPG将继续向我们汇报,直至我们8月1日前择日解除合约为止。”这里指的难道不是你们已经做出了解除合约的决定,接下来只是考虑何时解约吗?

刘程强:是,那是假设他们不会继续(担任管理代理)。

文达星:电邮何处谈到这个假设?

刘程强:不在这里啦,但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假设,我们挂心的事。

文达星:刘先生,不好意思我得这样说,你并不诚实。

刘程强:我说的是实话,我是看着你的眼睛跟你说实话。

文达星:很多人都这么做过,但他们依然不诚实。

刘程强:(举手作宣誓的样子)我郑重声明我说的是实话。

文达星:是,很多人也曾经这么做。

交锋二:没问应如何延续CPG合约 文达星指刘程强“没尽责”

文达星:(FMSS发给AHTC的意向书)第四段写道,“我们为AHTC提供的服务范围,将按照市镇会前管理代理的合约所指明的事项”。当你看到这份意向书时,为何认为AHTC与FMSS之间的合约,就是在履行整份CPG合约,尤其是合约指明事项只是七份合约文件的其中一份而已?

刘程强:我当时看到意向书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合约。

文达星:刘先生,这正是我要说的……FMSS说的正是他们成为管理代理时,只会履行CPG所答应的部分条件。

刘程强:是。

文达星:一个负责任的市镇会、一个负责任的市镇会理事必须问自己,CPG合约的哪个部分会再延续下去,哪个部分不会,对吗?这是基本的问题。

刘程强:合约关乎的是所指明的事项,所以是适用的。

文达星:请回答我的问题。一个负责任的市镇会理事必须问这基本的问题对吗?

刘程强:是的。

文达星:你没有问这个问题对吗?

刘程强:是,我没有问。

文达星:据你所知,其他当选(阿裕尼集选区)议员也没有问这个问题对吗?

刘程强:据我所知是没有。

文达星:这不就说明一切了吗?据你所知,没有人履行了应尽的责任对吗?

刘程强:(没有回答)

文达星:刘先生,我在等你回答。

刘程强:我想答案是是的,但这是针对我们为何没有询问合约哪个部分的问题。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18 15:30     标题: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案:刘程强完成两天供证 林瑞莲下午接受盘问

发布/2018年10月18日 1:11 PM

更新/2018年10月18日 1:17 PM联合早报:
文/魏瑜嶙


两市镇会起诉工人党领袖的案件审讯第10天,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完成两天供证,今天下午换党主席林瑞莲接受盘问。

工人党领袖刘程强、林瑞莲和秘书长毕丹星等人被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和白沙-榜鹅市镇会起诉,被指违反受托和应尽的责任,并被要求为超过3370万元的损失款项作交代。

刘程强自星期二(16日)下午开始接受诉方文达星高级律师盘问,大家原预料盘问今早继续,但是文达星上午一开庭却出乎预料地通知法庭他已完成盘问。


刘程强之后要求向法庭解释昨天的其中一个答案,但引起文达星强烈反对,指这不符合程序。代表刘程强的CR拉惹高级律师和文达星因此激烈交锋约一个小时。法官最终准许刘程强发言。

刘程强在中午休庭时离开证人栏,CR拉惹说辩方第二答辩人林瑞莲会在下午开始接受盘问。林瑞莲被形容为是这起案件的“太阳”,是本案核心人物。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22 16:04     标题: 【工人党市镇会续审】诉方律师就林瑞莲委任FMSS 行使豁免权展开盘问

2018年10月22日 15:38 新传媒8频道:

2018年10月22日 15:46
  
聂国威报道


工人党市镇会民事诉讼案今天续审。诉方律师文达星就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委任新管理代理公司FMSS以及行使豁免权展开盘问。林瑞莲表示,她当时已授权这项权利,所以无需征求市镇会理事的批准。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审讯进入第12天,第二答辩人林瑞莲继续供证。


诉方律师文达星指林瑞莲,在委任新管理代理公司FMSS的投标以及执行豁免权时,把个人利益放在市镇会法令之上。林瑞莲否认并表示,她当时已授权委任管理代理以及行使豁免权,所以无需征求市镇会理事的同意。



当时的工人党市镇会理事还包括市镇会过渡秘书蔡隆川,他是行动党在阿裕尼市镇会委任的管理代理公司CPG的董事。


林瑞莲指出,在交接过程中,工人党需要跟进和接手CPG的工作,所以蔡隆川需要出席市镇会理事会议。不过,在委任以及豁免新管理代理的工作上,蔡隆川或CPG不需要知道,因为CPG即将卸下管理代理的职务,所以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也不适宜知道。


文达星表示,在市镇会法令下,身为市镇会过渡秘书,蔡隆川有必要知道市镇会所有的决定和事项。但林瑞莲在市镇会理事会议上选择避而不谈,只谈其他手上将接管的工作。


林瑞莲对此表示,他们每周都同蔡隆川开会,蔡隆川已知道他们即将委任新管理代理。其他有关委任以及豁免的细节和条款,蔡隆川或CPG无需知道。在文达星的追问下,林瑞莲说她当时应该让蔡隆川知道。审讯下午续审。

- CH8/YI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23 19:34     标题: 【工人党市镇会民事诉讼】文达星:工人党没有询问主要条款 不顾居民利益

2018年10月23日 14:04 新传媒8频道新闻:
  
聂国威报道


工人党市镇会民事诉讼案今天续审。诉方律师文达星质疑工人党议员没有对新管理代理合约的主要条款提出询问,党主席林瑞莲也没有在市镇会会议中告知理事,就通过聘用管理代理公司FMSS的合约,这样的做法不顾居民利益。记者聂国威报道。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审讯进入第13天,第二答辩人林瑞莲继续供证。林瑞莲说,FMSS管理代理合约的条款是从原管理代理公司CPG照搬过来使用,比如工作范围和收费等。


不过,文达星指出,管理代理合约是一份重要文件,但市镇会理事却没有就合约内的主要条款提出询问或商讨。


文达星表示,理事有责任询问或被告知合约的主要条款,当中包括解约条款,才能做决定核准管理代理合约,但理事在市镇会会议上都没那么做。


林瑞莲多次表明,FMSS的合约条款同CPG的接近,理事都明白,也没有异议。她还说,他们之间私下也有讨论,不是所有谈话都被记录下来。


文达星指林瑞莲只想通过管理代理合约,没有顾及居民利益。林瑞莲否认。案件下午续审

- CH8/JE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24 11:38     标题: 没列明FMSS职责林瑞莲承认市镇会违例

发布/2018年10月24日 3:30 AM
文/林心惠, 李熙爱摄影/曾坤顺
来自/联合早报


在诉方律师文达星的盘问下,林瑞莲坦言当年没有与FMSS签署合约,因此市镇会没有白纸黑字注明FMSS在合约下应履行的职责和服务标准等条件。林瑞莲也坦承当时应该把口头谈好的条件写入书面合约,并承认市镇会违反了条例。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把电梯抢救等紧急服务的差事交给管理代理公司FMSS时,没有与FMSS定下书面合约列明工作范围和服务标准等条件。诉方律师文达星批评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等人没有妥善保障市镇会利益,空口无凭导致市镇会陷入难以确保FMSS履行职责的困境。

工人党在2011年5月赢得阿裕尼集选区后,接管市镇会时以原管理代理公司CPG不愿继续服务为由,与对方解约后,转而委任支持者设立的FMSS公司。不过,CPG继续提供紧急服务(Essential Maintenance Service Unit,简称EMSU)直至同年9月底约满为止。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简称AHTC)当时指时间紧迫,免除公开招标后安排FMSS接管EMSU工作,合约同年10月生效,直至隔年6月底,市镇会为此支付FMSS每月3万8585的费用。


在文达星的盘问下,当时为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主席的林瑞莲坦言,没有与FMSS签署合约,因此市镇会没有任何书面记录,白纸黑字注明FMSS在合约下应履行的职责和服务标准等条件。唯一触及EMSU职责内容的书面记录,是她在2011年9月发给其他议员与市镇会理事的电邮。

林瑞莲指出,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区当时一共有三份EMSU合约——后港区的EMSU服务承包商是FMSI,也就是FMSS股东卢仲明设立的另一家公司;阿裕尼集选区承包商是CPG,大选选区重新划分时从马林百列集选区转入阿裕尼集选区的加基武吉区则是EM Services。EMSU服务包括电缆维修和电梯故障抢救工作等。

她说,市镇会理事当时比较三份合约后,取各环节三者中标准最高的综合起来,作为新EMSU合同的基础。

林瑞莲也反复坚持,AHTC和FMSS虽然没有列出条文的书面协议,但市镇会曾面试FMSS,在讨论中跟FMSS“沟通”了市镇会对服务规格的要求。


对此,文达星反驳指林瑞莲在供证中多次以没有书面记录的“口头讨论”辩白,并要求她专注于文件记录。

他指出,市镇会财务条例规定,在免除公开招标的情况下,市镇会必须成立一支委员会评估并通过具体职责范围与规格,管理代理也不得参与评估过程。

“在没有书面合约的情况下,AHTC如何确保FMSS会履行委员会所通过的职责规格?例如发生电梯故障时,必须在几分钟内抢救,公共空间出问题和更换部件时必须怎么做?”

===========================================================================================
我以为这些从小在家里、学校和工作讲英文、读英文法律、接受外国先进管理知识的本地英文精英们,包括工人党人,应该懂得先进的法律、政治和管理理论才是。怎么在法庭上却是处处被执政党律师问得哑口无言、错误百出呢?

可见只懂得英文的反对党也没有什么出色、只是另一个执政党的翻版罢了!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24 17:19     标题: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下午开始接受盘问

发布/2018年10月24日 1:20 PM

更新/2018年10月24日 1:42 PM 联合早报:
文/魏瑜嶙



诉方文达星高级律师结束对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四天的盘问,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预计下午开始上证人栏。

代表白沙-榜鹅市镇会的文达星在过去几天对林瑞莲的盘问时,主要围绕着工人党委任新管理代理为何不公开招标、工人党议员是否让政治利益凌驾居民利益这几个大方向。

今天上午,文达星质疑阿裕尼-后港市镇会所谓的监管机制是否真的有用。虽然辩方称市镇会主席和副主席必须在给管理代理公司FMSS的支票上签名,但是文达星指,林瑞莲只是确保数目吻合就签名,确认工程是否达标的工作都留给了“利益冲突者”。林瑞莲不同意。


代表林瑞莲的CR拉惹高级律师在午餐之后会澄清林瑞莲的证词,之后换毕丹星接受盘问。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25 09:24     标题: 林瑞莲等人为打官司向公众募捐

发布/2018年10月24日 7:07 PM

更新/2018年10月24日 7:44 PM 联合早报:
文/陈劲禾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秘书长毕丹星,以及前党魁刘程强正在向公众募捐,应付市镇会民事诉讼的费用,以及应付可能破产的情况。

他们通过专为讼案而设的博客In Good Faith上说,三人的律师费都来自个人储蓄与朋友的资助,完全没有使用工人党的资金。

他们说,至今支付的律师费将近60万元,这包括律师在开审之前所做的工作。“这笔费用几乎已经掏空了我们个人的经济资源。”


三人说,诉方的索偿金额总数超过3000万元,如果输了官司,可能得面对赔偿巨额的损失。要是无法偿还,将面临破产。

他们在博文中恳求公众捐款,并留下了捐款方式以及可联系他们的电邮。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27 11:19     标题: 三天筹逾100万 工人党议员停止募款

发布/2018年10月27日 10:38 AM

更新/2018年10月27日 10:39 AM 联合早报:
文/邱振毅



三天内筹超过100万元,卷入市镇理事会讼案的工人党议员林瑞莲等人表示,款项已足够应付目前所需的律师费,因此停止筹款。

工人党主席林瑞莲、秘书长毕丹星,以及前党魁刘程强前天(10月24日)开始在专为讼案而设的博客In Good Faith上,向公众募款。

三人今早通过博客发文说,截至今早10时,他们已筹得100万8802元,足够应付目前所需的律师费,因此将停止筹款。


他们也感谢公众的支持,并说:“我们接下来会通过这个网站向大家汇报应用这些捐款的详情。”

===========================================================================

工人党三天内筹得超过100万元。

相信国内税务局很快会调查这些捐款人的背景。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10-30 18:59     标题: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首阶段审讯结束 明年初作结案陈辞

发布/2018年10月30日 4:00 PM

更新/2018年10月30日 4:07 PM 联合早报:
文/​​​​​​​林心惠



经过17天的激烈交锋,备受瞩目的工人党市镇理事会官司今天(30日)结束了第一阶段的审讯。官司展期至明年初作结案陈辞,届时法官将裁定工人党前党魁刘程强等人是否有负受托责任导致市镇会蒙受巨额亏损。

今天上庭供证的是管理代理公司FMSS负责人侯文芳和多名在FMSS出任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管理代理期间服务的财务人员。诉方律师在盘问中尝试证明他们在市镇会付款程序中只扮演核查付款金额是否一致、文件是否齐全的工作,以推翻工人党主席林瑞莲付款前会亲自核实工程完成的说法。

官司延展至明年1月18日作书面结案陈辞,隔月诉辩双方针对彼此陈辞作出回应。口头结案预料在明年3月举行。法官将在双方完成结案后,再择日裁决刘程强和林瑞莲等人是否是需要赔偿市镇会。若出现这个情况,市镇会官司将进入第二阶段,评估赔偿金额。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4-9 22:03     标题: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 针对索赔额 工人党提3反击

发布/2019年4月9日 3:00 PM
文/萧佳慧, 赖凌杉摄影/曾美玲
来自/新明日报


两市镇会起诉刘程强等工人党重量级人物索赔3371万元,诉辩四方今早(4月9日)开庭进行口头结案陈词,代表工人党的辩方先上阵提出三反击,包括以诉方仰赖为证的审计报告“打脸”诉方,指报告称只应索赔至少62万元。
20190409_1554779461148_3910644396124898_4_2hhbms_zuann_Medium.jpg林瑞莲(右起)、毕丹星和符策涫今早一同出庭。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简称AHTC)和白沙—榜鹅市镇会(简称PRPTC)指责八造在管理市镇会过程中失职,造成市镇会蒙受损失,损害居民的利益,为此索偿3371万元,官司去年10月初在高庭展开长达17天的审讯,今早再次开庭,让诉辩四方进行口头结案陈词。

今早由代表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前党魁刘程强、市镇会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的高级律师CR拉惹打头阵,针对诉方的索赔额提出质疑。


20190409_1554779522218_373221089863954_2_2hhbms_zuann_Medium.jpg侯文芳在Netto & Magin律师事务所的团队陪同下出庭。
反击① 审计报告索赔额低许多?

CR拉惹指出,AHTC和PRPTC分别仅传召KPMG新加坡会计事务所法务部门的合伙人欧文以及普华永道新加坡会计事务所合伙人吴天鹏作为事实证人(factual witness)和专家证人(expert witness),而后者仅是以KPMG的审计报告为基础。

他引述报告指出,KPMG总结市镇会共支付了3371万元给FMSS,款项分为7大类别,但KPMG仅认为至少151万元属不恰当付款,不过应追回的款项仅有至少62万元,他们列出的一些项目无法估算出应追讨的数额。

CR拉惹提到,辩方只认同诉方列出应追回的8个项目中的两个项目,其余项目包括诉方不认同应列为“项目管理费用”的非周期性工程,但KPMG没有到现场视察这些工程和成果,也没有考虑到阿裕尼市镇会跟原管理代理CPG以前也是这么计算。

CR拉惹因此指称,诉方指控并要追回的不恰当付款,实际上根本没立场追回,因为诉方无法证明市镇会不应支付这些款项。


反击② 另一家建筑公司未必较便宜

AHTC指辩方将10个工程项目中的7个交给LST建筑公司而非DM,多花了279万4560元冤枉钱,但CR拉惹指,DM未必比较便宜。

首先,他再次阐明辩方委任LST建筑公司是因为对他们更信任、更有信心。

再来,虽然DM针对价值超过350万元的工程给予固定的29万元收费报价,而LST的报价是以工程价值的7.95%来收费,但他指出,DM曾在2010年拿下一个770万元工程后,跟CPG管理的阿裕尼市镇会(ATC)重新商量出7.5% 的收费。

反击③ CPG没有义务维持原价收费

CR拉惹指出,市镇会是按照CPG之前征收的管理代理费用、后港分区前一年自行管理的开销,以及FMSS过渡期所需聘请的新员工,来决定支付给FMSS的管理代理费用,以确保他们能无缝接轨。

他指出,诉方不能理所当然地认为CPG若续约,就一定会保持原本的收费。

另外,他也指FMSS正式接手之前就必须在过渡期聘请新员工,这是CPG无需承担的,法官就这一点反问,这为何不算是FMSS的商业成本,而CR拉惹指出,这是FMSS身为新公司才需承担的额外开销。

完整报道,请翻阅2019年4月9日的《新明日报》。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0-11 21:45     标题: 工人党市镇会官司 刘程强等须负法律责任

文 / 蓝云舟发布 / 2019年10月11日 11:12 AM更新 / 2019年10月11日 5:41 PM 联合早报:

左起: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前秘书长刘程强和主席林瑞莲被判须为市镇会蒙受的损失负法律责任。(档案照)


(早报讯)高庭对工人党市镇理事会官司下判,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和前秘书长刘程强被判须为市镇会蒙受的损失负法律责任。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在今天(11日)发布的判词中指出,林瑞莲和刘程强双双违反受托责任,毕丹星则在雇用市镇会前管理代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上违反技能和注意义务(duty of skill and care)。

这导致市镇会在2011年7月到2015年7月之间对FMSS支付3370万元。

由于案件属民事诉讼,判词在现阶段预计不会影响三人的国会议员身份。三人可决定是否要对判决上诉。

案件接下来将进入第二轮庭审,决定市镇会蒙受的损失及三人需支付的赔偿金额。

市镇会在提出的诉状书中要求涉案人对错误支付的金额作出“公平赔偿”。三名议员如果无法偿还,将面对被判破产和丧失国会议员资格的命运。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0-11 21:52     标题: 工人党领导:将在适当时候透露下来采取的行动

文 / 蓝云舟发布 / 2019年10月11日 8:02 PM更新 / 2019年10月11日 8:14 PM 联合早报:

被起诉的工人党领导目前正在研究高庭发出的判决,并会在适当时候透露接下来采取的行动。(档案照)


(早报讯)被起诉的工人党领导目前正在研究高庭发出的判决,并会在适当时候透露接下来采取的行动。

工人党传媒组主席、非选区议员吴佩松11日傍晚就高庭在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AHTC)和白沙—榜鹅市镇理事会(PRPTC)起诉工人党主席林瑞莲、前秘书长刘程强和现任秘书长毕丹星等八造违反受托责任一案发出的判决发布三人署名的媒体声明。

高庭法官在判决中指,林瑞莲和刘程强双双在委任管理代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过程中违反受托责任,毕丹星则违反“技巧与谨慎责任”(duty of skill and care)。

声明写道:“我们正在审阅判决,并会听取律师的建议。我们会在适当时候就接下来采取的行动透露更多详情。”

===============================================================================
法庭在新加坡大选临近时候宣布工人党市镇理事会、林瑞莲和刘程强在委任管理代理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过程中违反受托责任,毕丹星则违反“技巧与谨慎责任等等罪行,肯定动摇选民尤其是阿育尼集选区的选民对工人党的支持度!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0-12 20:01     标题: 专家:受官司困扰诚信或受质疑 工人党来届大选陷被动

来自 / 联合早报

文 / 黄伟曼发布 / 2019年10月12日 3:30 AM

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背对镜头,左)和后港区议员方荣发(右)昨天抵达位于后港中的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总办事处。(海峡时报)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指出,若刘程强等人决定上诉,案件将分散精力和时间,也会影响工人党的大选布局,尤其是阿裕尼市镇会的排阵。工人党也无法避开向选民交代,回答任何与诚信有关的问题。

官司困扰,工人党下届大选料被迫陷入被动局面,在竞选布阵方面得考量涉官司三名重量级领导的政治前途,也得准备好如何回应选民对该党诚信问题的顾虑,须拨开围绕工人党的任何疑云。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0-12 20:02     标题: 分散阿裕尼选民的质疑与不满 林瑞莲刘程强或转战单选区

来自 / 新明日报
文 / 陈玉能, 李耀文, 赖凌杉发布 / 2019年10月12日 2:30 PM

林瑞莲、刘程强、毕丹星今早亲切地同居民茶叙,心情似乎不受判决影响。(梁伟康摄)


AHTC案判决出炉,工人党“三巨头”得承担市镇会损失,观察家认为这结果或影响工人党来届大选排阵,林瑞莲和刘程强或“出走”阿裕尼,竞逐单选区,分散阿裕尼区选民可能出现的质疑与不满。

工人党市镇理事会官司裁决,工人党3议员被判须为市镇会蒙受的损失负法律责任。一旦议员因无法赔偿而破产,其议员资格也将被取消,因此官司对于三人和工人党的政治命运有重大影响。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0-12 20:12     标题: 工人党议员轻松办茶叙 与约150名居民谈笑风生

文 / 林静雯摄影 / 梁伟康发布 / 2019年10月12日 7:40 PM

工人党前秘书长刘程强(中)星期六上午与其他工人党议员出席茶叙活动,与居民聊天时看起来一切如常,似乎不受官司影响。(梁伟康摄)


工人党星期六(10月12日)上午如常举办茶叙活动与居民会面,七名国会议员和非选区议员前后出席,他们与居民聊天看起来神情轻松,似乎不受官司影响。

记者在场看到阿裕尼集选区议员刘程强、林瑞莲、毕丹星、陈硕茂和费沙,以及非选区议员贝理安和吴佩松前后抵达,面带笑容跟在场等候的居民热情聊天。

==============================================================================================
工人党前天遭受法庭判处管理市镇理事会的投标有问题。若刘程强等人决定上诉,案件将分散精力和时间,也会影响工人党的大选布局,尤其是阿裕尼市镇会的排阵、更肯定会影响阿裕尼集选区的保卫战。

工人党再不主动与阿裕尼集选区的选民开始沟通、向选民、向那些不怀好意的学者解释,未来不管是阿裕尼集选区或单选区,未必得到选民的接受和当选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1-1 21:22     标题: 刘程强林瑞莲将面对国会“不诚实动议”

文 / 陈可扬发布 / 2019年11月1日 6:53 PM更新 / 2019年11月1日 7:52 PM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将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裁决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人责任。(档案照)


(早报讯)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将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裁决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人责任。

所有国会议员星期四(10月31日)已经收到这项动议的文本,并预计于星期二就此进行辩论。

根据《联合早报》取得的动议文本,动议内容包括重申议员应保持高标准诚信和责任感,强调刘林两人也清楚自己的行为在法律上是可疑的,并呼吁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要求两人回避一切与财务相关事务。

=================================================================================================
据说新加坡大选即将在今年12月份进行。执政党当然利用官司把反对党工人党后港市镇理事会事件重重地打到爬在地上,这是民主政治的必然程序。工人党要准备发动反击才是!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1-2 20:18     标题: 王瑞杰将提出国会动议 要求刘程强林瑞莲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

来自 / 联合早报
文 / 陈可扬发布 / 2019年11月2日 3:30 AM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将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档案照)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将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全体议员星期四(10月31日)已经收到这项由副总理王瑞杰提出的动议文本,国会预计在下周二(11月5日)就此进行辩论。

根据《联合早报》取得的动议文本,内容包括重申议员应保持高标准诚信和责任感、强调刘林二人也清楚自己的行为在法律上是有问题的,并呼吁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要求两人回避一切与财务相关的事务。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上个月11日作出有关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案第一阶段判决时,判定刘林二人有违受托责任,工人党现任秘书长毕丹星则有违“善巧与谨慎的责任”(duty of skill and care),意思是指没有尽到审慎行事的义务。

加南拉美斯在判决书中,也指刘林二人将个人政治利益凌驾于居民的利益之上,同时“缺乏透明度和坦诚”。

学者:政府要两人承担政治责任

《联合早报》试图联系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主席林瑞莲以及现任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主席莫哈默费沙,但截稿前三人均未回复。

本地政治观察家、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受访时指出,政府此举是想要通过国会程序让工人党以及刘程强、林瑞莲两人承担政治责任。

他说:“诚信课题将是人民行动党赢回阿裕尼集选区的关键,此动议可以视为来届大选行动党和工人党的前哨战。”

至于这次的动议由王瑞杰提出,陈庆文认为相比上届国会中由许文远和尚穆根两位资深部长“主攻”,行动党这次显然提升了层次。

他也说,政治责任感看来也是行动党开辟的另外一条战线,针对动议进行公开辩论将让双方有充分时间阐述自己的立场,并尽一切所能,在“民意法庭”中抢占上风。

这不是第一个针对工人党管理的市镇理事会的动议。2015年2月12日,当时担任国家发展部长的许文远,也曾经就总审计署对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理事会的审计报告提出动议。

当时的动议内容包括强调该市镇会财务系统疏失、账目不可靠等的问题,以及呼吁所有市镇会在会计、信息披露和机构监管方面维持高水平。动议也表示对强化市镇会法律框架的支持,以便让违法的市镇会面对法律制裁。

共有13名部长和朝野议员在为期两天的辩论中发言,该动议后来在表决中获得在场85名议员一致支持通过,其中包括全体工人党议员及非选区议员,与另一名非选区议员罗文丽和其他官委议员。

============================================================================================================
这些国会议员包括反对党议员的英文法律很厉害。就想看看这些朝野议员如何辩驳对方的指责、也可以探看他们对英文法律的修养程度、让选民看看议员的政治素质。值得选民期待!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1-5 22:10     标题: 王瑞杰:工人党若要继续代表国人发言 就不能在AHTC一案上保持沉默

文 / 杨浚鑫发布 / 2019年11月5日 4:13 PM
更新 / 2019年11月5日 8:55 PM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左)今天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判定刘程强(右)和林瑞莲(中)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档案照)


(早报讯)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天(11月5日)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根据动议文本,内容包括重申议员应保持高标准诚信和责任感、强调刘林二人也清楚自己的行为在法律上是有问题的,并呼吁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要求两人回避一切与财务相关的事务。

以下是王瑞杰华语发言全文:

我今天提出这项动议是因为对民选议员来说,诚信是最重要的。高庭宣判林瑞莲议员和刘程强议员在处理阿裕尼—后港市镇会事务上行为“不诚实”、“不透明”,违反受托责任。无论他们接下来有没有上诉,他们都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这场风波已历经八年,涉关几百万元公款。总审计署(AGO)的报告、毕马威(KPMG)和普华永道(PwC)提交的审计报告、由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自己委任的独立委员会发起的诉讼、以及高庭的听证, 都一一证明了两位议员犯下了过失。

延伸阅读

即时报道05/11/2019
工人党将上诉 林瑞莲要求议员拒绝“诚信动议”


即时报道05/11/2019
国会通过“诚信动议” 吁刘林二人回避AHTC相关财政事务

在过去的八年,他们有不止一次的机会坦诚自己的过失。但是,他们没有那么做。反而,一错再错,不是含糊不清,误导大家,就是保持沉默,希望大家会随着时光淡忘过失。

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赢得阿裕尼集选区。他们希望委任一家他们信任的公司管理市镇会是可以理解。但是,林瑞莲议员和刘程强议员没有通过正确的程序操作。例如,他们应该公开招标,并评估所有投标的公司,把委任管理公司FM Solutions and Services(FMSS)的因素记录在市镇会的会议记录里。

他们没有通过公开招标就委任自己的亲信管理市镇会,还故意向其他的同僚隐瞒这个计划。在过程中,FMSS赚取了巨额盈利。但令人担心的是,他们被拆穿时,他们不愿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反而混淆视听,处处为难审计师,误导法庭,误导国会,误导居民,甚至误导国人。

从高庭宣判至今已经将近四个星期,工人党仍然保持沉默。他们辜负了阿裕尼和后港的居民。他们没有向居民道歉。他们也没有要求林瑞莲议员和刘程强议员回避市镇会的财政事务。如果工人党仍然没有做出回应,无动于衷,我们只能总结,工人党认同这些不诚实和违反受托责任的行为。

我希望工人党会采取正确的行动,纠正财务上和管理体制上的疏失。虽然良药苦口,但我们也要对症下药,才能治标又治本。如果工人党要继续代表新加坡人发言,他们现在就不能保持沉默。

对国人来说,民选议员的诚信是最重要的。新加坡的管理体制以诚信和问责为基础。这是我们必须维护的。从政的人必须诚实、正直,才能取得民众的信任,为他们服务。即便有时情况对自己不利,也要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并纠正错误。在一些国家,政治人物缺乏诚信,已经是一种常态。政治人物不可信,就很难和民众建立起互信关系,民众无法信任他,就不相信他能够把民众的利益摆在自己的利益之前,为民众做出最好的决定。

自独立以来,因为政治领袖和公共服务领袖一直把诚信视为核心价值观和治国的核心原则,新加坡才能不断地发展和进步。这对新加坡的未来也同样至关重要。无论你是执政党议员、反对党议员、非选区议员或官委议员,都应该认同诚信是我们核心的价值观.

我们有责任确保第四代领导人维护一个廉洁的体系,有正确的治国理念,继续维持人民行动党自建国以来的高标准。如果一位行动党的议员犯错,总理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林瑞莲议员身为律师,却明知故犯。刘程强议员是资深政坛人物。他妥当管理后港市镇会超过20年。我一直都很尊敬他。所以,当我看到高庭对刘程强议员的裁决时,我感到非常失望。

最后,让我重申诚信和品德对议员和公务员非常重要。我们应该以身作则,坚守诚信、诚实和清廉的核心价值。

我希望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能够向居民负责。我也要求林瑞莲议员和刘程强议员回避一切市镇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1-5 22:11     标题: 工人党将上诉 林瑞莲要求议员拒绝“诚信动议”

文 / 杨浚鑫发布 / 2019年11月5日 4:37 PM更新 / 2019年11月5日 8:58 PM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天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海峡时报)


(早报讯)针对两个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等八造一案,工人党主席林瑞莲说,工人党已决定对高庭判决上诉,因此要求国会议员拒绝“诚信动议”。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今天(11月5日)提出国会动议,强调法庭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行为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应该回避一切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他发言时多次引述高庭判词对工人党的指责,并要求工人党打破沉默、作出解释。王瑞杰也要求林瑞莲议员和刘程强议员回避一切市镇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林瑞莲之后回应说,王瑞杰此时提出动议“过早”(premature),因为上诉期限是下周二(11日),工人党也已决定针对高庭判决上诉。林瑞莲因此要求国会议员拒绝王瑞杰提出的动议。

点击阅读:国会通过“诚信动议” 吁刘林二人回避AHTC相关财政事务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1-5 22:20     标题: 国会通过“诚信动议” 吁刘林二人回避AHTC相关财政事务

文 / 杨浚鑫发布 / 2019年11月5日 8:21 PM
更新 / 2019年11月5日 9:00 PM

国会通过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提出的“诚信动议”。(gov.sg截图)


(早报讯)经过约四小时半的激辩后,国会今晚(11月5日)通过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提出的“诚信动议”,呼吁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回避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

共有13名部长和议员参与了这场辩论。其中,工人党议员立场一致,以该党已打算对高庭裁决提出上诉,要求议员拒绝“诚信动议”。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也指出,王瑞杰此时提出动议,显得急不可待(hurried),且为时过早(premature),质疑人民行动党的动机。

但王瑞杰等行动党议员却强调,只要最高法院上诉庭尚未推翻高庭判决,则讨论判决不构成藐视法庭。王瑞杰也说,他们并不是要求刘林二人卸下议员职务,或回避市镇会一切事务,而只是提出最起码的要求,即考虑到高庭判词中对刘林二人所做的严重指责,呼吁工人党让他们暂时回避市镇会的财政事务。

他也多次指出,这关乎议员的诚信问题。既然高庭判定刘林二人违反了身为市镇会理事的受托责任(fiduciary duty),那工人党若不打破沉默,只能说明该党认同这些不诚实的行为。

毕丹星最终要求记名表决。共有52名行动党议员和官委议员投下赞成票,九名工人党议员和非选区议员则维持立场,投下反对票。两名官委议员,即王丽婷和特斯拉博士,投下弃权票。

===============================================================================================================
坊间消息说:新加坡全国大选在下个月圣诞节前进行。

执政党肯定以国会议席的优势,强行通过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回避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相关的财政事务的“诚信动议”,在大选前把工人党打倒在地上、以确保在大选中夺回阿裕尼—后港集选区。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1-7 08:29     标题: AHTC理事将开会决定是否要求刘林二人回避财政事务

文 / 杨浚鑫发布 / 2019年11月6日 9:32 PM更新 / 2019年11月6日 9:53 PM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将在下次会议上,投票决定是否要求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gov.sg截图)


(早报讯)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将在下次会议上,投票决定是否要求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刘程强证实,他与林瑞莲将自行回避会议,交由理事们决定。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11月5日)在国会提出“诚信动议”,以高庭上个月11日发表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官司第一阶段判决为主要依据,指刘林二人在管理市镇会时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并要求AHTC主席费沙采取行动。

费沙回应时说,将在下次市镇会会议上,向AHTC理事提呈高庭判词。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也说,国会若通过动议,理事将对此事进行讨论和投票。

刘程强今晚在接见选民活动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就他对于“诚信动议”的看法,仅仅重申说他投的是反对票。“我没什么补充的,该说的话,大家都在国会上说了。”

他也说:“我不想预先判断或预测市镇会理事会做什么……问题在会议上提出时,理事们必须决定,主席费沙也说,他们准备将问题正式在市镇会会议上提出。我将避免参与任何相关讨论。”

========================================================================================================

新闻说:”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将在下次会议上,投票决定是否要求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

在下个月(12月)全国大选之前,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有必要急于表态,这对工人党的选举有利。工人党也可以趁这个机会博得选民的同情。

同样,工人党也可以要求执政党管理的所有市镇理事会要求议员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以示公道》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1-11 21:52     标题: 工人党议员就高庭裁决提出上诉

文 / 陈可扬发布 / 2019年11月11日 9:18 PM更新 / 2019年11月11日 9:38 PM

AHTC和PRPTC起诉工人党议员等八造一案,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左起)、前党魁刘程强和主席林瑞莲,已经就高庭第一阶段裁决提出上诉。(档案照)


(早报讯)阿裕尼集选区三名议员林瑞莲、刘程强和毕丹星,以及两名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星期一(11月11日)针对两个市镇会起诉工人党议员等八造一案第一阶段的判决提出上诉。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是在10月11日对此案做出第一阶段判决。根据法庭程序,诉辩双方有一个月时间提出上诉。

同日上诉的还有白沙—榜鹅市镇会(PRPTC),榜鹅东区议员张有福已经向《联合早报》证实此事。

上周二,副总理王瑞杰在国会提出“诚信动议”,要求林瑞莲和刘程强回避市镇会财务时,林瑞莲在辩论中表示工人党决定就高庭裁决上诉,并要求其他议员反对动议。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也在发言中指人民行动党操之过急,上诉期限未到就提出动议,时机非比寻常。

“诚信动议”最终在52票支持、9票反对、2票弃权中通过。

==================================================================================================

如果工人党议员就高庭裁决提出上诉,肯定拖上一段时间、甚至在全国大选之后才下叛,就可以消减选民对阿裕尼集选区市镇会的不满,对工人党比较有利、甚至连任!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2-1 09:29     标题: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表决:刘程强林瑞莲无须回避财政事务

文 / 宋慧纯
发布 / 2019年11月30日 7:43 PM
更新 / 2019年11月30日 8:33 PM 联合早报: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在经过投票后决定,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无须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档案照片)


(早报讯)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在经过投票后决定,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无须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

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主席莫哈默费沙今天在市镇会网站上发新闻稿,透露上述消息。

费沙在新闻稿中指出,市镇会是在最近的一次季度会议中就上述事宜进行讨论。投票是以秘密方式进行,最终以17票对1票结果做出上述决定。林瑞莲和刘程强都没有参与相关会议。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本月在国会提出动议,以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官司第一阶段判决为主要依据,指刘林二人在管理市镇会时不诚实,要求AHTC主席费沙采取行动,包括要求刘程强和林瑞莲回避一切与财务相关的事务。动议最终以52票通过,但九名工人党议员和非选区议员都投下反对票。

费沙当时回应,将在下次市镇会会议上,将判词提呈给AHTC理事。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当时也说,国会若通过动议,理事会对此事进行讨论和投票。

==========================================================================================
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是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的灵魂人物。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当然不能让他们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因此最终以17票对1票结果做出决定不奇怪!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2-2 11:10     标题: 工人党开始带新人走访基层 毕丹星:暂不受访

来自 / 联合早报
摄影 / 黄伟曼发布 / 2019年12月2日 3:30 AM 联合早报:


工人党党魁毕丹星(站立者左)亲自带着该党年轻新面孔Jamus Lim(站立者右),一同售卖党报。工人党此次吸引到的“新生代”也属白领专业人士行列。(黄伟曼摄)

大选脚步逼近,工人党一些年轻党员过去半年陆续到不同选区熟悉基层运作,当中不乏履历亮眼者。工人党党魁毕丹星昨早走访忠邦城熟食中心时,就亲自带着该党新人一同售卖党报。

延续过去两届大选引进白领专业人士的做法,工人党近来出现在各选区售卖“铁锤报”活动的几位新面孔,履历都相当亮眼,当中也有名牌大学毕业生。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12-6 21:31     标题: 国家发展部:AHTC须解释为何刘林不必回避财政事务

来自 / 联合早报
文 / 宋慧纯发布 / 2019年12月6日 3:30 AM

https://www.zaobao.com.sg/sites/ ... m.jpg?itok=r_DhpwJG

国家发展部4日致函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要求市镇会提供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无须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的理由,并问市镇会是否有意采取其他临时措施保障市镇会利益。(档案照)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表示,最迟会在国家发展部定下的12月13日期限就有关要求做出回复。

国家发展部前天致函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要求市镇会提供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无须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的理由,并问市镇会是否有意采取其他临时措施保障市镇会利益。

对此,阿裕尼—后港市镇会表示,最迟会在国家发展部定下的12月13日期限就上述要求做出回复。

国家发展部昨天发文告公布2018财政年的市镇会财务报表与管理报告时透露上述信息。国家发展部会在收到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ljunied-Hougang Town Council,简称AHTC)回复后,再进一步考虑是否有必要采取监管行动,以确保交托给市镇会的公共资金获妥善保管。

今年10月11日,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作出有关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案第一阶段判决,判定刘程强与林瑞莲有违受托责任,工人党现任秘书长毕丹星则有违“善巧与谨慎的责任”(duty of skill and care),意思是指没有尽到审慎行事的义务。

国家发展部说,尽管高庭已披露这些重大发现,AHTC依旧在近期召开的季度会议上决定,刘林二人无须回避AHTC的财政事务。

国家发展部认为,AHTC应该采取临时措施,以立即确保市镇会的采购和付款过程获得保障,达到良好的治理水平。在最高法院上诉庭推翻高庭的判决之前,这些判决都是成立的,AHTC应该严肃看待。

如果刘林二人继续参与AHTC的财政事务,国家发展部会特别关注AHTC在KPMG指导下采取的措施,是否足够防止过去的监管疏失重演,以及参与AHTC财政事务的人如何去实行这些措施。KPMG是AHTC在2016年遵照庭令委任的独立会计师。

AHTC感谢KPMG指导改善管制程序 

AHTC昨天就2018财政年市镇会管理报告做出回应时表示,AHTC与KPMG合作解决了须要解决的监管问题,同时感谢KPMG从旁指导他们改善管制程序。AHTC也说,市镇会自行出资找来Baker Tilly Consultancy(Singapore)Pte Ltd改善市镇会的财务与管理程序,让程序更为严谨。

国家发展部发表的文告也透露,本地所有16家市镇会的2018年财务报表都取得“无保留”(unqualified)的审计结果。

https://www.zaobao.com.sg/sites/ ... news_ahtc_Large.png

根据新加坡的审计标准,财务报告若存在谎报或没有足够的证明作为审计的根据,就会获得“有所保留”评估。

在市镇会管理方面,昨天的报告是依据各市镇会去年4月至今年3月的辖区整洁、辖区维修保养、电梯性能表现、服务与杂费(S&CC)欠款管理和企业治理这五方面进行评估。

在企业治理方面,只有荷兰—武吉班让市镇会和裕廊—金文泰市镇会取得次于最佳绿色评级的橙色评级,其他市镇会都取得绿色评级。

国家发展部说,AHTC之所以能在企业治理方面取得绿色评级,很大部分归功于KPMG。KPMG在24个月的时间里协助AHTC将过去的监管疏失及审计师提出意见的事务上做了修正。而KPMG所提供的服务由建屋发展局出资。

国家发展部认为,AHTC应该采取临时措施,以立即确保市镇会的采购和付款过程获得保障,达到良好的治理水平。在最高法院上诉庭推翻高庭的判决之前,这些判决都是成立的,AHTC应该严肃看待。

====================================================================================
很奇怪?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是阿裕尼集选区的当选议员、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的当然负责人、也有责任知道阿裕尼—后港市镇会的一切事物。

即便法庭判决他们在委任工作时有所不当。可是案件还在上诉期间,他们更有责任确保财政的顺畅。为什么要回避财政事务???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20-1-3 22:16     标题: 政府指示工人党市镇会 限制刘林财政决定权限

文 / 蓝云舟
发布 / 2020年1月3日 4:34 PM
更新 / 2020年1月3日 6:07 PM 联合早报: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去年10月11日作出有关AHTC案第一阶段判决,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有违受托责任。(档案照片)


(早报讯)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向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发出指令,要求市镇会限制工人党议员刘程强和林瑞莲在指定财务决定上的权限,避免他们再次违规。

国家发展部在研究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AHTC)上个月提交有关刘林二人无须回避财政事务的回应后,今天(1月3日)下午宣布这项决定。

当局指出,AHTC所提呈的理由并不减少高庭对于刘林二人行为操守的判决,也与判决没有直接联系。市镇会虽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并未展现出这些措施如何能有效防止不诚实理事再次违规。

政府于是援引市镇会法令,要求刘程强、林瑞莲不应获得单独代表市镇会批准支出项目的权限,他们也不应有权单独代表市镇会接受或免除涉及市镇会服务或工程的竞标。

此外,根据指令,林瑞莲和刘程强也不得为市镇会签发支票。

声明也指出,这项部长指令并不影响刘程强和林瑞莲继续担任市镇会的民选代表,履行他们个别岗位上的功能和职责,包括参与市镇会讨论和市镇会个别委员会的投票决议。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去年10月11日作出有关AHTC案第一阶段判决,判定刘程强和林瑞莲有违受托责任,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则有违“善巧与谨慎的责任”(duty of skill and care),意思是指没有尽到审慎行事的义务。

隔月,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以判决为主要依据,在国会提出“诚信动议”,指刘程强和林瑞莲在管理市镇会时不诚实、有违受托责任,要求市镇会采取行动,包括要求刘林二人回避一切与财务相关的事务。

动议获国会通过,但所有工人党议员当时都投下反对票。工人党议员、AHTC主席费沙当时回应,将在市镇会会议上,将判词提呈给AHTC理事。毕丹星当时也说,国会若通过动议,理事会对此事进行讨论和投票。

AHTC同月底宣布,市镇会投票后以17票对1票表决,刘程强和林瑞莲无须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

国家发展部随后要求市镇会提供刘林二人无须回避市镇会财政事务的理由,并问市镇会是否有意采取其他临时措施来保障市镇会利益。AHTC在上个月13日的期限前,就此事向国家发展部提呈回应。

=======================================================================================================================
新加坡政府这一招很厉害:先把反对党定为没有办法搞好行政和财政管理、是无能、唯有执政党可以搞好市镇理事会的工作。然后对选民有一种惧怕由反对党主政市镇会的作用,这样就不必选反对党来管理了!高招!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20-1-19 20:38     标题: 毕丹星:朝野议席数量的正确平衡绝对重要

文 / 蓝云舟
发布 / 2020年1月19日 4:43 PM
更新 / 2020年1月19日 4:58 PM 联合早报: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左)和主席林瑞莲(右)在工人党党员论坛上与党员对话。(工人党提供)


(早报讯)再多的非选区议席无法有效起到监督作用,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说,只有在选民用选票委托反对党为民请愿时,反对党才能发挥有意义的作用。

工人党今早(1月19日)召开党员论坛。毕丹星在会上发言时指出,再多的非选区议席无法起到监督作用,促使人民行动党改变政治方向。国会里朝野议席数量的正确平衡“绝对重要”,因为行动党如果只有少于三分之二的议席,就无法轻易修宪。

毕丹星以民选总统保留选举为例,认为政府急于修宪,更多是为了不让陈清木参选。“如果政府在国会的议席少于三分之二,行动党就必须理性说服国人,民选总统实现族群轮替是迫切和必要的,迟缓不得。”

“朝野议席的正确平衡不是随意提出的数目,而是议会民主制的检查机制,防止执政党将自身的政治利益置于优先位置。”

毕丹星说,工人党在来届大选将派出在公众眼中能成为能干议员、能管理好市镇理事会的候选人。毕丹星说,工人党将着重派出有素质、来自不同背景、具备不同生活经验的候选人。

工人党管理的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在本届国会会期中也取得超过700万元的营运盈余(operating surplus)。市镇会将拿出其中的约100万元提升市镇的设施和联通性,包括设立更多连道和下车处,为居民带来便利。

===========================================================================================================
好心啦。新加坡大选随时在农历新年后举行,而我们这些新加坡的反对党还在吵吵闹闹、争论不休、也没有解决候选人的素质问题。请问,下一届大选怎么会有反对党进入国会?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