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一边说华文重要一边降低水平 [打印本页]

作者: Zhangcs    时间: 2018-8-27 00:30     标题: 一边说华文重要一边降低水平



张翠山
    明年起,中学华文文学的古典诗词将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本地文学作品。教育部每五年检讨课程,,今年的修改又进一步减少了中国古文学的含量,据课程检讨委员会的委员之一,南华中学母语部主任陈慧敏说,这次调整是一次“大胆的改革”。 她说:“要鼓励本地学生修文学得先了解他们的语文能力、需求和障碍。现有的完整课程,整份试卷(一)是考古典文学、文言文,这对一些学生而言是一种障碍。”所以,她认为要鼓励学生读文学,必须“先从赏析现代文学开始接触,再进入古典文学。”
    减少古文学的含量,就是进一步降低华文文学的水平,这也一再证实新加坡学生的华文能力又再降低。这是因果关系,五年后再来检讨时也许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修文学课对学生是一种奢侈。
    几天前联合早报报道这则消息时,另有一则报道说,贸工部高级政务部长许宝琨医生出席第16新加坡福建会馆文学奖颁奖典礼时指出,新加坡人必须掌握好华文,才能在国际舞台上扮演好新加坡作为东南亚主要商业城市和贸易与国际金融中心的角色。
         他以本身的经验说,他求学时看不到华文的重要性,只把华文当成考试科目,也没意识到华文华语日后对工作的重要性;如今踏入政坛,和中国来往比较多,深刻地意识到华文华语是认识中国的窗口。
         
两则报道在同一天出现,是一种巧合,凸显了政府对待华文态度的矛盾,或是口是心非。政府的鼓励归鼓励,学校的政策则很现实,为了配合学生的能力不断降低华文水平,学生对学习华文也就得过且过,毕业后工作几年,感觉华文的重要再来后悔吧。许宝琨如果没有从政,恐怕也不会后悔读书时没有好好学华文。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8-8-28 19:41     标题: 回复 #1 Zhangcs 的帖子



QUOTE:
明年起,中学华文文学的古典诗词将减少,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本地文学作品。教育部每五年检讨课程,,今年的修改又进一步减少了中国古文学的含量,

新加坡教育部的这些做法,与目前台湾“台独”所搞的“修改课纲”、以达到“去中国化”的做法很相似。

相信很快本地的华文就在明年新加坡庆祝开埠200周年时消失、以表示当年大英帝国殖民地当年做不到的事、现在就有人做到了!

作者: 新新人    时间: 2018-8-30 20:57

最简单的华语都学不好了,还学什么古文呢?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2-14 14:33     标题: 交流站:华文教师多讲华语责无旁贷

发布/2019年2月13日 3:30 AM
文/冯焕好
来自/联合早报


读毕《联合早报·交流站》1月31日刊登袁忠君的《小学华文教师态度和思路的商榷》文章后,我感到心惊和心寒,内心产生不少疑问:为什么在华文课程说明会上,华文教师全程用英语解释?

是因为英语是官方规定的学校用语,是因为担心家长听不懂华语,或是因为老师没有足够的华语能力表达重点,还是因为用大家都听得懂的英语比较方便?

这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多年来,官方和民间团体都努力不懈地推广华语,规模大的有推广华语理事会和推广华文学习委员会。他们都大费周章,绞尽脑汁举办各种活动,呼吁华族子弟重视华语,多学和多用华语。对此,特选学校的华文教师责无旁贷,应该以身作则,争取机会,多用华语。英文成为教学媒介语后,一周内只有区区几堂华文课,学生说华语的机会少之又少。站在第一线传授华文的教师不多用华文华语,难道只是拿起华文教科书时才讲华语吗?

我离开教育界多年,常听到一些旧同事相告,说现在的华文教师讲英语多过讲华语,在办公室如此,和学生讲话亦如此。在很多场合,我们常以方便为借口,全用英语,罔顾一切,以为英文是全国人民都应该懂的语文,除了大选时要讲一些华语和方言,其他时候讲英语就万事通了。

当年我在一所邻里中学任职,因为是政府学校,有不少非华族学生,在周会和升旗礼,我当然必须用英语讲话。家长会我则分开两次举行,华语和英语各一场。因为我发现华族家长中有很多只有小学教育程度,不谙英语。而在英语场,我请马来族和印度族老师把我的讲话重点印成马来文和淡米尔文通告,也请他们坐在台上回答非华族家长的提问。这么做可能费时费力,但达到沟通与交流的目的,也表示对各族家长的尊重。

后来,我被调去初级学院工作。在第一次学院颁奖礼后,一名非华族学生来到办公室挑战我,理直气壮地说:“这里是学院,院长不应该讲华语。”原来我在致辞开始先用华语说概要,惹他生气了。我心平气和地说:“我已经告诉过你们学院的建校历史,你们今天能够享受完善设备和崭新校舍,都是一群热心教育的华族人士筹款建成的,我有责任保留和传承他们的语言文化,不能忘本忘恩。但我对各族语文一视同仁,积极推广。你也应该读好自己的母语,并引以为傲。”


我国有四大种族。建国以来,华巫印英四种语文都是官方语文,讲任何一种都是合情合理且合法的。我们庆幸有保留母语和学习母语的机会和权利,为什么不多学多用而选择放弃权利?

记得在教育制度大改革的1980年代初,我任职的学院是传统华校。院方曾担心学院的华文味太浓,难以吸引英校生,所以曾尝试要“去华化”,减少一些华语戏剧、佳节庆祝活动等。我直言不讳地告诉上司,如果我们跟其他学院同一个模式,同一种风气,学生又何必选择这里?办学就是要办出特色,教育部设立特选中、小学的原因也在此。不要同一个模式,让教会学校、特选学校、自主学校、自治学校及国际学校等各自发展,各取所长,培养千姿百态的新一代。

在特选学校的华文教师,有先决条件推广华文的学习,何乐而不为,又有什么可畏惧的呢?

=========================================================================================================
这篇文章值得推荐!

都什么年代了。这些教华文的教师居然以大英帝国英文来向华人子弟解释华文?

除了令人怀疑是教育部的指示外,相信这是那些教师的“假洋鬼子”心里在作祟、以显示她们比别人高人一等的心态!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2-24 11:28     标题: 王乙康:继续以特选学校母语教育 守住文化底蕴和优良价值

发布/2019年2月24日 3:30 AM
文/苏文琪摄影/梁麒麟
来自/联合早报



教育部长王乙康昨天在特选学校成立40年的推介活动上强调,特选学校在传承文化方面,至今仍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他认为,与其质疑特选学校存在的必要,正确做法应是保留促进母语学习的课程和学府,并尽力改进。

新加坡须继续通过特选学校和母语课程,守住国家的文化底蕴和优良价值观,并加强双语优势,以确保国人具备面向世界和未来的信心。

教育部长王乙康昨天(2月23日)在特选学校成立40年的特选40(简称SAP40)推介活动上作出以上表述,强调走过40载的特选学校在传承文化方面,至今仍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他分别以华语和英语致辞时说:“纵观世界,双语能力受到许多学府和企业的推崇。掌握多一门语言,就能深入了解其他文化,为未来打开更多的机遇。”

例如,亚洲目前是全球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中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和印度等国家都有着许多发展潜力。

文化传承值得做也必须做

世界各地也兴起学习多种语文的热潮,双语优势不再是新加坡人独有的,不少国家正迎头赶上,甚至是超越我们。

王乙康认为,与其质疑特选学校存在的必要,正确做法应是保留促进母语学习的课程和学府,并尽力改进。“我们应小心谨慎,避免抹去过往的努力,否则就是在最重要的时候反其道而行。”


由于时代和环境改变了,学生如今有不一样的语言习惯,多少使母语学习和文化推广工作更为艰巨,但文化的传承却是“值得做、必须做”的事业,可谓任重道远。

为了应对这个挑战,特选学校校长都作出努力,确保学生们有机会在学校里活学活用华文华语,例如学校集会有时会以华语进行。

王乙康强调,这类集结整个学校的力量,让学生沉浸在一定的氛围里,还是学习语言和文化最好的方式。“这也是许多讲英语家庭的家长,将孩子送到特选学校其中一个原因,通过环境提升他们的华文水平。”


他相信,通过特选学校,我们能培养一批能“直观了解中华文化、历史和思想,并掌握接近中国、台湾或香港的华文水平”的人才。

“语言和文化是我们必须传承给下一代的宝贵资产。重视各族的悠久文化,学习优良的价值观,让我们更有信心地面对世界、迎向未来。”

首批特选学校校长之一、华侨中学前校长杜辉生受访时说,特选学校顺应时代变迁,必定得作出调整,不能一成不变,却也不能忘了成立特选学校的初衷,是保留华族优良传统与华校校风。

政府于1979年在九所历史悠久的华校推行特别辅助计划(Special Assistance Plan,简称SAP),提供双语并重的教育,开办华文与英文同为第一语文的源流。

1990年,10所小学加入特选学校行列,两年后增至15所小学。南华中学在2000年加入特选学校行列,南侨中学则在2012年成为第11所特选中学。目前,我国共有26所特选中小学。

=============================================================================================================
从电视看:王乙康部长在特选学校成立40年 的通篇演讲是以英文发表。

这怎么叫特选学校母语教育得到促进?如何 守住文化底蕴和优良价值啊?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2-27 18:00     标题: 联合早报社论:加强母语教育巩固国家认同

发布/2019年2月26日 3:30 AM

来自/联合早报


社论 2019年2月26日

今年是教育部特别辅助计划推行40周年,教育部长王乙康在特选学校成立40年的活动上发表演讲,强调学习语文和文化如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要,其中的原因之一是新加坡的建国之路远未结束。

一个国家的身份认同需要几个世纪来孕育和成熟,它必须从各个社群的丰富文化中汲取养分。基于这个原因,我们赞成特别辅助计划应当持之以恒,并且同时加强马来文和淡米尔文的教育及应用,借此来巩固国家认同,建立有新加坡特色的国族身份意识。


中国崛起一直被当作加强母语教育的重要理由。这当然不无道理,但若付诸王部长的上述论述逻辑,则经济理性显然不能构成母语教育正当性的核心。毕竟,母语教育的原生驱动力必须是内在且恒常的,如果认不清这个驱动力,任何外在且变动不居的因素,如中国崛起所带来的经济机会,非但无法构成有效的说服力,未来反而可能沦为反对者的说辞。

1980年代国人对学习日语趋之若鹜,现如今已经是明日黄花,正是前车之鉴。

严格说,母语原本应是不学自会的,婴儿牙牙学语之时,母亲所使用的语言就是母语。

但是因为新加坡是个由不同移民后裔所组成的国家,再加上殖民宗主国强势的英语至今还存在的实用价值,导致语言教育成为一个必须有意识抉择的政治课题。新加坡特殊的移民和商贸历史,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使得“多元性”成为这个年轻国家竞争力和凝聚力的来源。


因此,强调母语教育,必须从巩固国家认同的高度去认识。

虽然建国才54年,新加坡的语言教育政策以及所形成的环境,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英文英语已经构成了年轻一代国人的日常用语乃至身份认同的核心元素。这对于形塑共同的身份意识有着积极的作用。

然而,若因此而误以为摒弃母语教育,才是构建国族认同的终南捷径,却未免过犹不及。因为,日常的英文单语现象仅是冰山一角,多元种族的丰富文化生态,才是潜藏在水平线下的整体现实。

语言不单是沟通的工具,更是传承价值意识的重要载体。位于两洋中枢再配以多元种族共存的优势,是新加坡所必须正视且善用的珍贵资产。

独尊英文,长期不但将削弱本地文化的多样性,更会让新加坡在自然地理和心理地理之间造成撕裂。

新加坡的“国际化”离不开其“亚洲性”,若后者因英文独大而流失,我们失去的将不仅是国际竞争力,更严重的是失去马来群岛、印度和中国等母族文化体的尊重和接纳,成为一座孤岛。

因此,在特别辅助计划40周年之际,反省的深度和广度都应当更进一步。不只华文华语的教育必须深化,马来文和淡米尔文在正规教育体制里也必须得到更多的重视。

同时,英语如今已经成为通用语言的现实,不但让推动母语教育减少了助长沙文主义的忧虑,反而能取得增强新加坡国族认同的效果。

正因为新加坡的建国之路远未结束,我们还必须依靠多元种族的母族文化养分,来滋养共同身份意识的确立——这才是强化母语教育的核心正当性。

毋庸讳言,华人占本地人口七成以上,华文华语教育的成功,是建立新加坡人身份意识的关键前提;在学校强化马来语和淡米尔语等其他母语教育,自然是题中应有之意。

此外,鼓励母语的跨族学习,比如王部长演讲里所提到的华侨中学学生,用流利马来语同其他学校的马来同学交流的情形,应当是特选学校及母语教育未来的方向。在这个意义上,当每一所学校都跟特选学校一样重视母语教育之时,也就是特别辅助计划大功告成之日。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9-3-1 11:42     标题: 回复 #1 Zhangcs 的帖子

的确口是心非!
对于政客,我们听其言不如观其行。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3-3 21:06     标题: 台湾上《综艺玩很大》语言挑战大 Ah Boy听不懂“丢包”

发布/2019年3月3日 3:29 PM
文/李亦筠
来自/联合晚报


“Ah Boy”张智扬到台湾上“宪哥”吴宗宪所主持的节目《综艺玩很大》,“语言”是他的最大挑战,他连“丢包”都听不懂!

张智扬接受《联合晚报》访问时透露:“台湾有很多俚语,有时我听不懂, 比如有一场我需要通知两位黄组队员他们被’丢包’了, 我以为丢包就是把包包弄丢了,问了幕后人员才知道丢包的意思就是他们被丢在一个地方需要搭便车,或是找人来帮他们去到目的地 。”

他也说台湾用繁体字:“ 我看剧本时都傻眼了,花很多时间背剧本。KID有来和我说不用背的太多,因为宪哥自己会讲完, 结果真的是这样,只要宪哥推球给我的时候我有接就有效果。”


张智扬不认为在台湾上节目有很大的文化震撼,因为2013年到台湾宣传《新兵正传》时有上过胡瓜和曾国城的节目:“ 有体验过台湾综艺节目的拍摄手法。”

近来成空中飞人

台湾旅游局今年要推广台湾的小镇, 鼓励游客不去大家都熟悉的台北市,而是到比较少人懂的小镇去旅游。张智扬说:“这集他们请我来,就是要我从外国人的角度来体验台湾小镇 。”据所知,台湾方面联络了JTeam促成这次录制:“很开心能参与《综》 ,制作组要我穿军服因为《新兵正传》在台湾的电视常常播,他们要我以教官的角色来参与节目。”

他说平常就非常喜欢宪哥的节目:“喜欢他的幽默感还有口才,看他的节目都会学到东西和知识。我最常看他和他女儿主持的 《小明星大跟班》。”

据所知,张智扬参与的这集3月9日将播出,吴宗宪等人3月31日则会到新加坡宣传《综艺玩很大》与推广台湾小镇,另一Ah Boy 王伟良会是当天活动的主持人 。


张智扬近来成了空中飞人,因为接的拍摄工作大多数来自外国:“一月时也拍了一部中国与马来西亚合作的电影叫 《生死线》(Stormbreaker),今年会在本地上映,不过会迟一些。”

===================================================================================================
新加坡这些受英文教育的90后艺人,以为世界各地的华语就是新加坡的标准,可以到各地“捞钱”。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9-3-3 23:04     标题: 回复 #8 wengkinchan 的帖子

不知道“丢包”照样可以空中飞人赚钱。
年轻一代大都以英语为母语可以走遍世界,华语作为第二语言在华人地区足够交流。
没必要为华语的低落无病呻吟。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3-4 16:14     标题: 回复 #9 小民 的帖子



QUOTE:
不知道“丢包”照样可以空中飞人赚钱。
年轻一代大都以英语为母语可以走遍世界,华语作为第二语言在华人地区足够交流。
没必要为华语的低落无病呻吟。

的确。不知道“丢包”照样可以空中飞人赚钱、也可以在世界上混日子。

不过,政府过去数年有意追求新加坡得到“诺贝尔奖”。因此从瑞典和美国聘请了专家当校长、希望能够争取到“诺贝尔奖”提名。

如今的新加坡的语文水准,被旅居新加坡的金融家罗伦斯批评新加坡人"中文不好、英文也不好“。

照这么的说,新加坡人"中文不好、英文也不好“,未来怎么得到”诺贝尔奖“啊。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