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转贴] 印尼“930事件”仍扑朔迷离 [打印本页]

作者: 钟瑞仁    时间: 2015-12-7 10:31     标题: 印尼“930事件”仍扑朔迷离

陈加昌
2015年11月21日

50年前,1965年9月30日的深夜,新加坡南部邻居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发生一宗轰动世界的流血流产政变。

这一事件有六名高级陆军将领一夜间被印共所杀。事件后牵连到开国元勋、独裁的终身总统苏卡诺,为军方所逼,黯然下台。一年后,忧伤而终。事件并不因此结束。接下来,陆军反扑,估计当时有党员300万的印尼共产党(PKI),直接或间接受到牵连而牺牲性命的,据说有50万人之多。

这场政变发生在9月30日深夜(其实已是10月1日零时),也就成了印尼史上有名的“930事件”。当时印尼“粉碎”马来西亚联合邦(新、马、婆在内)运动还认真进行着,国内政局混乱,外交迷路,国际对印尼国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政情扑朔迷离,各种流言满天,难有真相。

周恩来焦急、光火

据苏卡诺的第三个日籍妻子黛薇夫人在政变13年(1978年)后,以日文出版的《黛薇夫人自传》,写到政变前后情节。黛薇说:“政变发生的两个月前,苏卡诺总统病重的谣言甚盛(注:有为他专治的中国医生),连我都进不了他在茂物的行宫。我想我是总统的妻子,应留在他的身边,万一总统有什么事,怎么办?我觉得恐怖。茂物行宫周围已经由第一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苏班特里奥(此人亲共,政变后,苏哈多上台,他被判终身监禁,死于狱中)的卫队接管,行宫形同被围。苏卡诺显已被软禁。我只想见一见丈夫一面却为卫队阻止,进不到宫内。”

黛薇说,她相信,“苏卡诺此时得到的外间消息和情报都是来自印共,其他消息送不到总统手上。”

10月1日中国国庆的几天前,中国政府邀请印尼庞大的100人代表团到北京参加庆典,由印尼第三副总理带领,黛薇是团员之一。10月1日,黛薇从随团的外交部次长乌鲁·耶蒂那里听到消息说:“雅加达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团员中没有一人有进一步的消息。

自传中,黛薇描述:“周恩来总理听到事件的消息后大怒,焦急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又是CIA(美国中情局)干的好事?他问印尼代表团:你们还没有正确的情报吗?”

自传中说,“印尼外交部次长当时猜想北京怀疑是CIA干的。但是我们回到国内后,国人相信政变是得到中国支持。”

930政变半年前,美军正式参加越战。那不是可以速战速决的战事,许多外国记者也就奉命暂时南移新加坡,改变采访目标,集中注意印尼政局的发展。

“930事件”过了两个月,虽然有近20名来自西方的媒体记者,包括驻在本地通讯社记者报道政变的原因,但都有落差。

这期间,进不了印尼的通讯社记者,只好以新加坡巴耶利峇国际机场作为他们的新闻来源中心。印尼对外的电讯交通虽然未完全断绝,也恢复了部分,但是新闻电讯检查照旧严格。

记者几乎每天都在等候印尼来的班机,向来客探听印尼首都及各地的动静。向商人、外交界人士、政治人物或同业采访。政治人物尤以日本国会议员往返频繁,因日本在苏卡诺政权时投资很大。

我与印尼的同事配合,他将预先写好的“参考资料”,亲自到机场托请来新加坡的乘客转来给我,我得到机场领取。有年轻的西欧旅客将信件带来,每一件向你索费25新元,当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不认识的日本商人或旅客会很高兴将托件交到你的手上。他们当中有的会告诉你他一会儿会到我工作地方(商业区)附近,可以顺便带来。这是东西方人的不同只处。

陆军与印共谍对谍

今年2015年9月30日,印尼政变50周年。我将当年搜集自各方的消息资料和笔记,以50年前的时空背景综合整理为文,或可以提醒读者想像印共和陆军方面当年是如何勾心斗角,谍对谍经过是何等曲折离奇,精彩紧张刺激。真相实情经过究竟怎样,尚有待史家判定。

瞭解印尼当时政情的人清楚, 9月30日之前的印尼共产党,在政府内部以及全国各阶层潜在极大的实力和影响力,已经可以左右总统了。

印尼国内经济崩溃,民不聊生,内外咸以为时间一天比一天有利于印共,赤化国家只是等待烂熟的果子从树上掉下。那么,印共为什么要选在9月30日那天发难?为什么印共如此着急,没有耐心,它“东风”已不欠。 

天算不如人算,印尼的政情偏于9月20日至25日的五天间起了剧烈变化。

这五天来,印共头子艾迪在各场合发表的言论在将领中引起骚动和不能忍受,导致关系原已恶劣的陆军及印共间的猜疑加深,几近到摊牌的边缘。形势比人强,仅仅五天国情的剧转改变了印尼的历史。

是可忍,孰不可忍,军方吃不消艾迪放肆的原因略举三点。

一、9月20日:发生政变10天前,苏卡诺颁“印尼儿女最荣誉勋章”给艾迪,刺激到军方。无人晓得他凭什么功绩取得此荣誉。

二、9月24日:(离9月30日政变不到一个星期),艾迪一次对印尼种植工人职工会议上说:“人民应该在铁锤和铁钻之间选其一。如果人民不愿做铁钻,那么他们便成为铁锤,而且不是一把普通的铁锤,应该是一把雪亮的大铁锤。”接着艾迪攻击“城市的魔鬼、官僚、资本家、贪官污吏”,应该被清除。他说印尼的工人阶级应该是:勇敢,勇敢,再勇敢;接收,接收,再接收;干,再干。

三、9月25日:艾迪在另一次会议上,作更露骨的演说。这一天他说:“今天的印尼好像是一个临盆的妇人,她们需要的是一位很好的接生妇....。” 艾迪的话,语惊四座,特别是听在在场的陆军将领们耳里。

当天,陆军将领特别为艾迪的演讲内容召开一次紧急会议,研究艾迪演讲的内容和动机。

将领当晚的紧急会议被印共获悉,后来这个会议便被温东中校作为发动“930事件”借口,和印共勾结,反指9月25日晚上的“将领理事会”,是决定10月5日建军节阅兵那天发动政变。其实,印共本身也计划10月5日那天利用阅兵来拘捕将领,他们预先制造好了证据诬告将领。

印共为何提前发难?

接着便是建军节阅兵大典座位的编排问题,这是关键。

座位编排和部队的位置全由第一副总理苏班德里奥和亲共长官,空军司令丹尼将军,印共及第7军区茅尼哥罗师团的部分亲共校官等人负责。他们把反共将领,精锐师西里万宜师团的军官集中编在一排,特别明显的是将陆军强人国防部长纳苏贤将军和陆军参谋长雅尼将军的座位,安排与苏卡诺总统的座位隔了段距离。

西里万宜师团的军官发现排位异常,便向参谋长报告。雅尼将军也亲自巡看了,发现这样的排位果然与往年不同,感觉事情有蹊跷,便向负责阅兵大典的第一副总理苏班德里奥质问。

雅尼中将是向苏班德里奥表示座位安排得不妥,不曾料到背后是有什么阴谋。陆军质问被印共和同路人以为陆军已经识破他们的阴谋,于是和同情共党的侍卫长温东中校配合,虚报陆军准备10月5日建军节那天发动政变伤害苏卡诺。同一天,空军司令丹尼将军也向苏卡诺面告同类消息。

苏卡诺接着便召见第一副总理兼外长兼最高作战部谍报部长苏班德里奥,苏班德里奥此刻在国内的权势,虽然是一人之下,事实上已凌驾有病的总统。苏卡诺问他的谍报是否有此类情报。据说当时他便顺水推舟说了一声:“我也听说10月5日建军节阅兵那天会有事。”

这一位困守在宫中与外间几乎完全隔绝的老人,一天之中连听到三个亲信提供相同的消息,非常愤怒,不过他也半信半疑,吩咐温东中校通知所有的高级将领于10月1日在独立宫集会,而9月30日晚苏卡诺本人也离开了独立宫,当天中午苏班德里奥离开首都到苏门答腊视察。

一方面,印共“心虚”误以为陆军已识破他们定在10月5日阅兵时发难。同时又担心陆军若果在10月5日那天先发制敌,印尼共党的阴谋便将被粉碎。

温东中校奉苏卡诺命于翌日(10月1日)召集高级将领会议,印尼共产党与温东集团便提前一天在9月30日深夜(其实已是10月1日清晨)乘西里万宜师团的检阅部队未从万隆开到之前,乘陆军将领,特别是国防部长纳苏贤将军,陆军参谋长雅尼中将,战略后备军司令苏哈多将军等人没有防备,提前起事,结果六名高级将领在10月1日被惨杀,国防部长纳苏贤将军及苏哈多将军脱险。

印共10月5日的阴谋,匆促在10月1日清晨爆发,成为930流产政变。

“930事件”印共鲁莽大错为自己招来灭党灾祸。

过了半个世纪,事件真相依旧扑朔迷离。

作者是退休资深报人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5-12-14 11:09

这些消息都是官方渠道。胜者为王败者寇。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5-12-23 10:30     标题: "历史"都会有很多版本

有其他版本可貼上來参考。
作者: 管绍洪    时间: 2016-1-3 09:29     标题: 印尼本国对这段历史采取了“遗忘”

印尼本国对这段历史采取了“遗忘”。对于这段历史闭口不谈。不过真相迟早会有一天是要面对的。
作者: 林木水月    时间: 2016-1-21 12:21

我认为,印尼军方素来强势。苏哈托不是一善类,这是后来几十年大家都看到的。这可以作为判断的一个依据。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