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我们这里是新加坡 [打印本页]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3-8-5 00:23     标题: 我们这里是新加坡

http://forums.hardwarezone.com.s ... ra-hwz-4323365.html

一网民在本地熱门网部HWZ使用华文而被版主"通知":除"通用"的英语外,不得使用"其他语文"。

版主遭网民围剿。

[ 本帖最后由 雾落南方 于 2013-8-5 00:29 编辑 ]
作者: mpt    时间: 2013-8-5 02:19     标题: 我们这里是新加坡

梁文福1990年创作的歌曲《麻雀衔竹枝》,因歌词中的几句方言,被禁播23年,现在终于解禁。

[flash]http://www.youtube.com/v/Lba3rBoDr4w[/flash]
作者: 紫荷01    时间: 2013-8-5 07:40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5 02:19 发表
梁文福1990年创作的歌曲《麻雀衔竹枝》,因歌词中的几句方言,被禁播23年,现在终于解禁。

http://www.youtube.com/v/Lba3rBoDr4w

这首歌曲是在以华语陈述的形式唱出:我们这里是新加坡,本是华语歌曲,却冷不丁冒出几句方言,作者本想画龙点睛,结果在当时事实上被认为是变成了画蛇添足了。这样弄巧成拙只能说是她的不幸了。

[ 本帖最后由 紫荷01 于 2013-8-5 07:42 编辑 ]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5 15:59

总觉得电台禁方言已经过时了

对过去的情况我不了解,或许有它的道理。但是到了如今电台电视台还不能播方言歌曲(除了批准的几分钟方言新闻),只能有限的那么两句就掐了,实在不能理解。方言在新加坡生活中到处都是,也不见就破坏语言环境。每到竞选,议员能说方言的也纷纷上台讲方言拉近距离,那么这些讲话电台都不能播,有点作茧自缚的感觉。

希望能看到方言早日解禁。有些民俗传统是要通过方言来继承的,电台不能一直自废武功,把自己隔离在外。
作者: 见南山    时间: 2013-8-5 16:31     标题: 回复 #1 雾落南方 的帖子

这就是李家政府做过的好事!
作者: mpt    时间: 2013-8-5 17:23     标题: 回复 #4 集美 的帖子

新加坡在1979年之前,在民间,各方言如福建,潮州,广东,客家,海南,等十分普及,一人可以操几种方言,非常普遍。而福建话可以说是华人最通用的语言。甚至部分马来人和印度人也能运用。当时的媒体也可自由播放各种方言的节目,如港台的闽南和粤语剧,无需配音成华语就能直接播映。然而从1979年后,新加坡政府有意把华人的母语规划统一成华语,发起“讲华语运动”,推出许多学习华语的方案来推广华语。与此同时,媒体在使用方言时受到了限制,甚至是禁播。而之前从港台进口的影剧,都必须重新用华语配音后才可以播出。或许,现在语言也大致归化成效,所以小部分方言被解禁?尤其具有本地色彩的歌曲。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5 17:36     标题: 回复 #6 mpt 的帖子

谢谢提供资料。

我相信方言在若干年后就可以在电台解禁了。禁播方言现在就是一个小神坛,没人愿意去动它,但是需要动时烧两个香讲几句好话就可以了,于民于社会有利无害。
作者: 陆广才    时间: 2013-8-5 17:43

老人家丰功伟绩之一,宰不得的圣牛。
作者: mpt    时间: 2013-8-5 17:59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5 17:36 发表
谢谢提供资料。

我相信方言在若干年后就可以在电台解禁了。禁播方言现在就是一个小神坛,没人愿意去动它,但是需要动时烧两个香讲几句好话就可以了,于民于社会有利无害。

或许,我想,现在老一辈(七八十岁)受教育较低的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习惯讲方言?至于年轻人对方言就陌生多了?

其实,政府能控制的是媒体。对老百姓之间的沟通,民间私底下还是运用自如。当时政府只是鼓励多讲华语。我想,对下一代来说,方言完全解禁了,会不会有市场还是个问题吧。
作者: mpt    时间: 2013-8-5 18:06     标题: 回复 #7 集美 的帖子

本地梁志强的电影中,就加入了少许方言对白。
作者: Cadence88    时间: 2013-8-5 19:43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5 17:36 发表
谢谢提供资料。

我相信方言在若干年后就可以在电台解禁了。禁播方言现在就是一个小神坛,没人愿意去动它,但是需要动时烧两个香讲几句好话就可以了,于民于社会有利无害。

若干年后, 方言是会解禁, 可是原因是那时以经不需要禁令了 - 没有人会说方言了。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8-5 20:16



QUOTE:
原帖由 见南山 于 2013-8-5 16:31 发表
这就是李家政府做过的好事!

好事,就有人想听想看! 致见南山

联合早报林慧慧 报道
2011年11月22日

他共花了长达20年的时间学好福建话,以便能利用这个方言在国庆庆典以及在联络所举行的社区活动上演讲,不过他最终在1979年还是决定把华语定为第二语言。

建国总理李光耀昨晚在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和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特地为他和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而举办的致敬晚宴上,谈到他当年学习方言的经历时,再度强调把英语设定为第一语言对维持我国这个多元种族国家的团结,以及确保国民能跟世界接轨的重要性。


原本准备了英文演讲稿的他,用华语作了近九分钟的脱稿演讲。他除了强调掌握双语的重要性,也促请宗乡总会和中华总商会重新考虑它们在21世纪所要扮演的角色。

他指出:“中华总商会和宗乡会馆要看清楚将来,以前很多(早期移民)来自不同地方:福建、广东、潮州,所以我们需要很多宗乡会馆互相帮助。今天,没有这样的分别,我们都是新加坡人,不管你是来自广东、福建或上海或其他地方,我认为,宗乡总会一定要考虑它在21世纪所要扮演的角色。(现在)跟过去完全不同,如果你要想回头看,一定失败,没有意义。”

李光耀在英语演讲中指出,目前我国面对的其中一个问题是,许多新加坡人对周围出现无法讲英语的新移民感到不满,他希望中华总商会和宗乡总会能与政府合作,为迫切需要掌握英语在本地谋生、融入社会的新移民开办课程。

在他看来,要求年轻一代学习不同方言会导致他们无法充分把握好学习英语和华语的机会。

他指出:“我知道这番话对年长一代国人不中听,不过我们总得要放眼未来。”

李光耀以他当年推行讲华语运动,吁请华族社群多讲华语,少讲方言,以及规定高中生华文一定要及格才能升大学等不受欢迎的政策来说明,他如何用心良苦要求国人学好华语,以便能掌握好这个可让国人跟中国打交道的重要工具。

他提醒:“方言已日趋式微,即使在中国也逐渐消失,要是我们不面对这些现实,宗乡会馆过去所扮演的角色将在21世纪不合时宜。”

为了向多年来对国家、对华社作出重大贡献的建国总理李光耀以及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表示感谢,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与新加坡中华总商会昨晚特地在新达新加坡宴会厅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千人宴向他们致敬。

配合晚宴,主办单位也发布《李光耀与华社》和《吴作栋与华社》这两本专辑,记录两人在过去50年来对华社的关注和贡献,以及他们对华社发展提出的意见。

新加坡宗乡总会主席蔡天宝致词时透露,这次华社两大机构推出这两本专辑,一方面是为铭记两位前总理对华社的巨大贡献,表达华社对两位领袖的无比尊重,另一方面,也是要认真记录两位资政以往的宝贵经验和金玉良言,作为规划华社未来发展方向的参考。

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张松声透露,其实他们早在两位前总理退出内阁时,就已经计划主办这场晚宴向他们致敬,不过由于要配合两位前总理的时间,所以才安排在这个时候举行晚宴。

吴作栋:想当学者却从政

他的第一志愿是当一名学者,从来没想过要从政,不过当年拿政府助学金完成大学教育的他有感自己受惠于体制,应该回馈社会,后来也因为这份责任感推动他作出了从政的决定。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昨晚在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和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特地为他和建国总理李光耀而举办的致敬晚宴上,叙述他当年从政的过程,并以他如何当年毅然放弃安稳工作,投入充满未知的政治事业为例,希望鼓励那些事业和家庭皆有成的年轻国人站出来为社会服务。

早在念小学四年级时便丧父的吴资政在致词时透露,他是在政府部门履行助学金合约时被前财政部长韩瑞生说服出来从政。

他强调自己当年对政治没有多大兴趣、也没有从事基层工作的经验,更没有演说才华,不过考虑到自己受惠于我国这个公平、任人唯贤的制度,所以决定投身政治。

他最初在如切区帮忙已故前国会议长杨锦成医生,1976年首次参加竞选时获得人民行动党老将邝摄治的引导,后来担任政治职务后,也获得多位前部长如韩瑞生、吴庆瑞博士、拉惹勒南、林金山的指导。

吴作栋除了感谢这些第一代领导人给予他的指导,也对新加坡宗乡会馆联合总会和新加坡中华总商会这两个华社和华商机构,在他出任总理期间给他的支持。

他强调,展望未来,他希望国人与政府继续协力合作,以便能继续克服眼前各种挑战。

他指出:“单靠政府无法解决这些问题,我希望大家能尽力扮演好各自的角色,帮助新加坡保持团结、强健和自信,以便能继续取得成功。”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3-8-5 21:39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5 02:19 发表
梁文福1990年创作的歌曲《麻雀衔竹枝》,因歌词中的几句方言,被禁播23年,现在终于解禁。

http://www.youtube.com/v/Lba3rBoDr4w

为什么现在又忽然解禁?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8-5 21:46

方言不应提倡。 但有特殊兴趣的,可以做演员,用方言 演小品, 像赵本山。。。。。
作者: 陆广才    时间: 2013-8-5 22:46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3-8-5 21:46 发表
方言不应提倡。 但有特殊兴趣的,可以做演员,用方言 演小品, 像赵本山。。。。。

赵本山在春节联欢晚会是用什么方言表演的小品?

新加坡应该不应该提倡方言,就由我们新加坡人决定吧,外来人何必说什么去做演员的酸话。
作者: mpt    时间: 2013-8-5 22:49



QUOTE:
原帖由 雾落南方 于 2013-8-5 21:39 发表

为什么现在又忽然解禁?

应该不是 “忽然” ,是《我的朋友,我的同学,我爱过的一切》的导演蔡于位向媒体发展管理局申请解禁成功。

被解禁的原因,或许有可能这还是一首以华语为主的歌曲,另外方言在新加坡也已经不是主流了吧。而这也是一首对新加坡充满热爱与归属感,非常新加坡的民间歌谣,在国庆日将近时,更有意义。

http://www.zaobao.com.sg/culture ... tory20130802-235876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6 10:12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5 17:59 发表


或许,我想,现在老一辈(七八十岁)受教育较低的人,在日常生活中还是习惯讲方言?至于年轻人对方言就陌生多了?

其实,政府能控制的是媒体。对老百姓之间的沟通,民间私底下还是运用自如。当时政府只是 ...

我相信方言还是有市场的。

第一有些年轻人还是能讲方言的。新加坡少一点,马来西亚就很多。两地交流频密,容易受影响。

第二方言也是文化的传承。很多习俗用方言来表达很传神,普通话则失去了那个韵味。所以只要有人愿意传承风俗习惯,方言就有市场。如果对习俗没兴趣,说方言就为了骂两句粗话那不说方言也罢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第三经过了三十多年的限制,方言在民间仍然很有活力,可见在人际交往中也是重要的工具。

所以我相信,只要有朝一日放开方言限制,方言会受到大家是喜欢和欣赏,况且我认为这一天并不会太遥远。
作者: mpt    时间: 2013-8-6 12:35     标题: 回复 #17 集美 的帖子

第一,很多方言都很有传神的韵味,所以新加坡人说话时就加入了许多方言单词,甚至马来语单词。新加坡的种族很多,每一种语言都很传神。但是一个人必须学习的事物太多。我想集中点会不会比较好,华语英语也很传神,新加坡就这么小。

第二,在大前提下,方言在新加坡还没有获得解禁。

第三,经过了三十多年的限制,也只是半代的时间。对民间私下的用语,只限于鼓励。老一辈的人还是能用方言交谈。不会因为限制而失去方言能力。一代对一代的家庭教育用语才是关键。过一两代情况就不一样了。

第四,一般上在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对方言的掌握能力有限。

第五,这一代的年轻人,对自己儿女在牙牙学语时,大大多数是以华语或英语或华英语为沟通教育语言。这意味着方言对新加坡未来的主人翁将是额外的语言。

QUOTE:
Language Most Frequently Spoken at Home Among Chinese Resident Population Aged 5 and Over
Home lang.  1990 ('000) 2000 ('000) 1990 (%) 2000 (%) 2010 (%)
Total              1,884.0     2,236.1     100.0       100.0      100.0
English             363.4        533.9       19.3        23.9        32.6
Mandarin          566.2      1,008.5       30.1        45.1        47.7
Chinese Dialects 948.1        685.8       50.3        30.7        19.2
Other                  6.4           7.9        0.3          0.4         0.4                          
http://en.wikipedia.org/wiki/Lan ... pore_Census_2010-22
http://www.singstat.gov.sg/publi ... a_release/chap4.pdf

第六,马新人民用方言交流,应该仅限于相熟的家族范围成员,并且对于家族年幼的孩童还是以华语为主吧。

我想,方言在新加坡完全解禁不会是我们这一代的事。到了那时,我想,也无需被限制了吧。

[ 本帖最后由 mpt 于 2013-8-6 12:43 编辑 ]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6 13:02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6 12:35 发表
我想,方言在新加坡完全解禁不会是我们这一代的事。到了那时,我想,也无需被限制了吧。

呵呵,我很乐观,这一代就可以解禁,具体说10年都太久,也就5年以内吧。限制方言本来就是一个很牵强的政策,现在没人敢动它罢了。民间都在说,电台却不能播,这是什么奇怪的现象?

方言只要不强迫别人说,就没人讨厌,从小多学一个语言没有那么困难的。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8-6 13:15     标题: 回复 #17 集美 的帖子

【有说方言就为了骂两句粗话那不说方言也罢了】哈哈,有些年轻人就是要学几句,至少知道有人骂他。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8-6 13:15     标题: 回复 #20 华林 的帖子

少数年轻人会讲方言主要原因是和祖父母住。随着教育水准的提高,年轻父母多数用中或英语和孩子谈话。

各位有坚持跟孩子说方言吗?有的举手
作者: mpt    时间: 2013-8-6 13:23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6 13:02 发表

呵呵,我很乐观,这一代就可以解禁,具体说10年都太久,也就5年以内吧。限制方言本来就是一个很牵强的政策,现在没人敢动它罢了。民间都在说,电台却不能播,这是什么奇怪的现象?

方言只要不强迫别人说,就没人讨厌,从小多学一个语言没有那么困难的。

就是因为受限制才有现在华语普遍的现象,对吗,这就是有成效。就如中国的普通话一样被鼓励。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8-6 13:33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6 13:02 发表

呵呵,我很乐观,这一代就可以解禁,具体说10年都太久,也就5年以内吧。限制方言本来就是一个很牵强的政策,现在没人敢动它罢了。民间都在说,电台却不能播,这是什么奇怪的现象?

方言只要不强迫别人说, ...

或许集美只是看到“多讲华语运动”成功后的新加坡。

我这代人至少可以说两种方言,电台电视台不能播粤语闽南节目是影响很大的,坦白说,真的很恼怒。

可是,若不这么做,我敢说现在的情形将完全不一样。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6 13:44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6 13:23 发表


就是因为受限制才有现在华语普遍的现象,对吗,这就是有成效。就如中国的普通话一样被鼓励。

这点你就不了解中国了。

中国提倡普通话,但是在上海和广东始终成效不大。我在上海念书的时候,上街讲普通话是要被另眼相看的。后来经济发展了,外来人多了,自然普通话就成了真正的“普通”话,据说现在上海长大的小孩会说上海话的都不多了。现在电台要提倡继承上海话。

可见语言不是靠限制或提倡就能有成效的。如果当年不限制方言,只提倡普通话,学校教华文,估计现在的情况也一样。大家发觉英文好用,大家就都学英文。其次是普通话有价值,然后学普通话。电台限制方言只是自废武功,多此一举,弄得很多节目不能播。
作者: mpt    时间: 2013-8-6 13:57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6 13:44 发表

这点你就不了解中国了。

中国提倡普通话,但是在上海和广东始终成效不大。我在上海念书的时候,上街讲普通话是要被另眼相看的。后来经济发展了,外来人多了,自然普通话就成了真正的“普通”话,据说现在上海长大的小孩会说上海话的都不多了。现在电台要提倡继承上海话。

可见语言不是靠限制或提倡就能有成效的。如果当年不限制方言,只提倡普通话,学校教华文,估计现在的情况也一样。大家发觉英文好用,大家就都学英文。其次是普通话有价值,然后学普通话。电台限制方言只是自废武功,多此一举,弄得很多节目不能播。

我想,上海和新加坡有很大的差异。上海是不是语言较为集中?掌握了普通话,再学上海话。但是,新加坡种族就已经不少,语言繁杂。有了政策,是不是成效更快。新加坡就是在许多成效的政策下,加快脚步得以走到今天。故此才有“奇迹” 这称号。
作者: kitan89    时间: 2013-8-6 14:11     标题: 回复 #13 雾落南方 的帖子

小心点哦!你要说有些别有用心人中听的话,要不这些人会威胁你哦!这些人还会歪曲事实!不信你看:
“大傻发表于 2013-8-2 19:5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kitan89,可以见面就明天早上九点!
我们可以在这里见。
391 New Bridge RoadPOLICE CANTONMENT COMPLEX
BLOCK C
Singapore 088762
kitan89,正门见!“
作者: 陆广才    时间: 2013-8-6 14:40     标题: 回复 #26 kitan89 的帖子

你在几个帖子都放这个,很好奇你去了没有?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6 15:32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6 13:57 发表


我想,上海和新加坡有很大的差异。上海是不是语言较为集中?掌握了普通话,再学上海话。但是,新加坡种族就已经不少,语言繁杂。有了政策,是不是成效更快。新加坡就是在许多成效的政策下,加快脚步得以走到 ...

以前上海人也是先学上海话,上学了才用普通话。学语言的这个环境和新加坡没什么区别,最大的区别不在方言繁杂,而是新加坡第一语言是英语。所以以前新加坡华人很多在家里说方言,上学说英语,限制方言和推广普通话之间的联系比上海还弱一点。

提倡普通话的政策我当然支持。我的意思是电台可以多播普通话的节目,但以政策禁止方言节目(除个别批准的几分钟新闻外)有点过了。老人家做事雷厉风行我完全理解,很多时候他也是对的,他对新加坡的贡献良多。只是有些地方走得有点绝,如果从今天的情况看,可以更有人情味一点。现在的政府越来越考虑政策的人情味,所以我对电台讲方言的解禁持乐观态度。
作者: Cadence88    时间: 2013-8-6 15:47



QUOTE:
原帖由 陆广才 于 2013-8-6 14:40 发表
你在几个帖子都放这个,很好奇你去了没有?

你认为他敢去吗?
作者: mpt    时间: 2013-8-6 16:24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6 15:32 发表

以前上海人也是先学上海话,上学了才用普通话。学语言的这个环境和新加坡没什么区别,最大的区别不在方言繁杂,而是新加坡第一语言是英语。所以以前新加坡华人很多在家里说方言,上学说英语,限制方言和推广普通话之间的联系比上海还弱一点。

提倡普通话的政策我当然支持。我的意思是电台可以多播普通话的节目,但以政策禁止方言节目(除个别批准的几分钟新闻外)有点过了。老人家做事雷厉风行我完全理解,很多时候他也是对的,他对新加坡的贡献良多。只是有些地方走得有点绝,如果从今天的情况看,可以更有人情味一点。现在的政府越来越考虑政策的人情味,所以我对电台讲方言的解禁持乐观态度。

[所以以前新加坡华人很多在家里说方言,上学说英语,限制方言和推广普通话之间的联系比上海还弱一点。]
我不明白这句话,可以解释一下吗。

其实,我觉得人情味要做到适当程度,反之太重人情味是政策推行的障碍。而人情味也已经存在了:
1)民间方言交流不受限制;
2)新加坡“丽的呼声”是可以播出方言节目的。

新加坡过去面对的是严峻的政治环境,人民教育较低,没有规划和秩序的社会,所以一切从严。现在情况已改变。如果以过去的环境考虑政策的人情味,新加坡不会走到今天。

所以,有一日,方言解禁了,你会说政府有人情味了,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新加坡的环境已经不同当日而语。

你能得到多大的自由,取决于你自律的程度和多寡。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6 17:01     标题: 回复 #30 mpt 的帖子

上海人不说方言,就只好说普通话,所以限制方言就很直接推动了说普通话。新加坡不说方言,大多数就说英语,所以限制方言对推广普通话帮助就不如上海明显。

根据你6楼的帖子,新加坡是1979年限制方言在电台播出,1979年新加坡已经是亚洲4小龙了,和现在比当然差一些,但是“严峻的政治环境,人民教育较低,没有规划和秩序的社会”好像也并不符合当时的情况。

你是新加坡人,你有自己的切身感受,有不同的看法。如果电台当年不限制方言,如今的华语普及是不是会差别很大?我只是根据我学习语言的经验认为不会差别太大。但是主要电台限制方言却局限了很多节目发展,福建人广东人海南人看普通话的娱乐节目和看方言的娱乐节目差别是很大的。如果不限制方言,如今的新加坡娱乐制作水平是否会高出一个档次?历史没有重来,其中得失我们没有办法算清楚。

过去的就过去了,我还是那句话,且看不远的将来方言解禁,这是可以衡量评估的。
作者: mpt    时间: 2013-8-6 17:28     标题: 回复 #31 集美 的帖子

[上海人不说方言,就只好说普通话,所以限制方言就很直接推动了说普通话。新加坡不说方言,大多数就说英语,所以限制方言对推广普通话帮助就不如上海明显。]

是的。上海人如不播放方言,就是播普通话代替,直接增加了普通话的机律。但是新加坡不播放方言,是以播放华语代替,而不是以英语代替,所以是加强和推动了华语。

[根据你6楼的帖子,新加坡是1979年限制方言在电台播出,1979年新加坡已经是亚洲4小龙了,和现在比当然差一些,但是“严峻的政治环境,人民教育较低,没有规划和秩序的社会”好像也并不符合当时的情况。]

新加坡是四小龙了,不代表已经成功了,这只是起步。我的意思是新加坡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就如现在反加强对网络新闻媒体的关注。就是说新加坡是以自己的情况步步为营。

[你是新加坡人,你有自己的切身感受,有不同的看法。如果电台当年不限制方言,如今的华语普及是不是会差别很大?我只是根据我学习语言的经验认为不会差别太大。但是主要电台限制方言却局限了很多节目发展,福建人广东人海南人看普通话的娱乐节目和看方言的娱乐节目差别是很大的。如果不限制方言,如今的新加坡娱乐制作水平是否会高出一个档次?历史没有重来,其中得失我们没有办法算清楚。]

或许如你所说新加坡娱乐制作水平会高出一个档次,但是这是否会负上其他的代价呢?而这种代价是不是得不偿失?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6 17:39     标题: 回复 #32 mpt 的帖子

呵呵,所以你也不知道限制方言的是不是得不偿失。

看将来吧,现在如果电台方言解禁你反对吗?
作者: mpt    时间: 2013-8-6 17:49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6 17:39 发表
呵呵,所以你也不知道限制方言的是不是得不偿失。

看将来吧,现在如果电台方言解禁你反对吗?

以新加坡的国情来说是得不偿失。这话题又如我们论坛过去对国家语言的讨论,不想重复又重复。新加坡应该集中国力。

现在如果电台电视方言解禁,我不是反对,是吃惊。因为过去的努力,算是半途而废了。我认为华语还是重点。新加坡的方言太多了,国又非常的小,不适合,不集中精力,不集中财力。
作者: 陆广才    时间: 2013-8-6 17:58

方言根本不会妨碍学习华语和英文,后两者是受教育政策影响,而不是电视台电影里的方言。
作者: 海山明    时间: 2013-8-6 20:29



QUOTE:
原帖由 华林 于 2013-8-6 13:15 发表
【有说方言就为了骂两句粗话那不说方言也罢了】哈哈,有些年轻人就是要学几句,至少知道有人骂他。

很多人学方言是从粗话开始的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8-6 22:19



QUOTE:
原帖由 陆广才 于 2013-8-6 17:58 发表
方言根本不会妨碍学习华语和英文,后两者是受教育政策影响,而不是电视台电影里的方言。

不会妨碍,所以没有说不能讲方言,只是鼓励多讲华语。以香港为例,时至今日他们仍然以广东话为主。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8-6 22:31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6 17:49 发表

现在如果电台电视方言解禁,我不是反对,是吃惊。因为过去的努力,算是半途而废了。我认为华语还是重点。新加坡的方言太多了,国又非常的小,不适合,不集中精力,不集中财力。

我倒是无所谓,时代不一样做不同事。提倡少讲方言是因为当时的局势,

李光耀:我认为双语政策是新加坡成功故事的基石。新加坡并不一直是今天这个样 子:因为新加坡人普遍使用英语,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到这都可以觉得很自在。我开始担任新加坡总理时,国人大多数不会讲英语。他们使用方言、马来语、淡米尔语 和其他语言,像是水族馆里不同种类的鱼,看似在一起但却是分隔开来的。各族群彼此孤立,不相往来。我把让他们真正和有意义地交往,当成我的任务。
作者: 陆广才    时间: 2013-8-6 22:38



QUOTE:
原帖由 华林 于 2013-8-6 22:19 发表


不会妨碍,所以没有说不能讲方言,只是鼓励多讲华语。以香港为例,时至今日他们仍然以广东话为主。

香港基本上是纯广东话社会,旁边还有个广东省,不能相比。新加坡别说以前,就是现在也还有许多只说方言的人,政府不可能愚蠢到说不能讲方言,但禁止所有方言在电视电影电台出现,却也是造成方言没落的原因之一。
作者: Cadence88    时间: 2013-8-6 22:39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6 17:49 发表

以新加坡的国情来说是得不偿失。这话题又如我们论坛过去对国家语言的讨论,不想重复又重复。新加坡应该集中国力。

现在如果电台电视方言解禁,我不是反对,是吃惊。因为过去的努力,算是半途而废了。我认为华语还是重点。新加坡的方言太多了,国又非常的小,不适合,不集中精力,不集中财力。

就算电台电视方言继续禁方言, 也不能阻止新移民讲缅甸语,菲律宾语,上海话,福州话等。
你的“不适合,不集中精力,不集中财力”不附和事实。
作者: mpt    时间: 2013-8-6 22:47     标题: 回复 #40 Cadence88 的帖子

你说新加坡可以搞多几间报馆吗?
作者: Cadence88    时间: 2013-8-6 22:52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8-6 22:47 发表
你说新加坡可以搞多几间报馆吗?

你应该问韩山元先生;我不是报人。

况且线上报馆应该不需要大笔资金。

[ 本帖最后由 Cadence88 于 2013-8-6 22:56 编辑 ]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8-6 22:54



QUOTE:
原帖由 陆广才 于 2013-8-6 22:38 发表


香港基本上是纯广东话社会,旁边还有个广东省,不能相比。新加坡别说以前,就是现在也还有许多只说方言的人,政府不可能愚蠢到说不能讲方言,但禁止所有方言在电视电影电台出现,却也是造成方言没落的原因之一。

我都说了,不是不能讲方言,所以到处有人讲方言,只不过多数是40岁以上。

我不同意“禁止所有方言在电视电影电台出现,却也是造成方言没落的原因之一”,方言没落是那个时候,讲华语运动得到广泛支持,老人家也愿意学讲华语,也觉得为了下一代好。当然也有坚持不说华语的。电视电影电台禁止方言后,港剧迷还是一样租港剧录音带回家看,我就是其中一个。
作者: 集美    时间: 2013-8-7 16:01     标题: 转自联合晚报,李资政最新表态,强烈反对方言重回电视。

建国总理李光耀强烈反对“开倒车”,让方言节目重新出现在本地免付费电视频道上。

他质疑:“我为何要让广东话或福建话影响下一代?”

李光耀在新著“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李光耀观天下》)里指出,他已退出政府,对于发生什么事或有什么因素促使改变比较不清楚,因此他大多时候都跟随部长们作出的决定。

不过,他坦言,当碰到他所强烈反对的议题时,他会向总理李显龙表明立场。

他问:“为何要开倒车?我已经与一整代的华人树敌,拿走他们喜爱的方言节目……如果你重新把它引进来,你会发现部分老一代的人会开始跟他们的孩子与孙子讲方言。它(方言)就会重返,悄悄地、但肯定地。”

-----

不过通过这则消息,可以看出有人建议放开方言在电台的限制,势力还不小,否则李资政也没有必要专门对此说话。以他老人家今日的地位和情况,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他觉得很重要的东西。

[ 本帖最后由 集美 于 2013-8-7 16:23 编辑 ]
作者: Cadence88    时间: 2013-8-7 16:32



QUOTE:
原帖由 集美 于 2013-8-7 16:01 发表
建国总理李光耀强烈反对“开倒车”,让方言节目重新出现在本地免付费电视频道上。

他质疑:“我为何要让广东话或福建话影响下一代?”

李光耀在新著“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李光耀观天下》) ...

垂帘听政 ?
作者: 马到成功    时间: 2013-8-11 22:06

早报 - 梁文福:小小麻雀担竹枝

2013年08月10日

别有滋味

2013年8月1日早上,我接到一通迟到了23年的电话――不久前,在一个座谈会上认识了新谣电影《我的朋友,我的同学,我最爱的一切》的导演蔡于位;想不到,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是在这部电影公映的第一天;于位在当天接获好消息,最先和我分享:《麻雀衔竹枝》终于可以在电视、电台播放了!

放下电话后,我才意识到:那天正好是我国国庆月的第一个上午。

这首歌发表于1990年,收录在《新加坡派》专辑里。同样是写吾土吾民的歌,《新加坡派》曾在国庆典礼和学校集会中广为传唱,到了2012年还被哈佛大学王德威教授定义为新加坡华语语系的关键词;至于《麻雀衔竹枝》,却因为歌中唱了几句广东话和一句福建话,从一开始就被禁播,岁月流逝,麻雀无声。

对我而言,这首歌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有着最初的温度――我父亲肩膀的温度。儿时记忆中,当我的头搭在父亲的肩膀上,父亲抱着我哄我入睡时,都会轻轻哼唱一首广东童谣:“麻雀仔,担竹枝……”那是父亲教我唱的第一首歌。长大后,父亲告诉我,那也是他小时候,爷爷教他唱的第一首歌。

当我写了将近十年的新谣后,想起了这首童谣,觉得一首歌漂洋过海,传了三代人,真不容易。爷爷心中的老家,始终在中国;父亲则是在成年结婚后,才成为一个新的国家的人民。至于我,在国家独立的年代诞生,可说是第一代新加坡儿子了。童谣中的小麻雀,衔着竹枝,本来是要筑巢的,后来却顾着看街上的热闹,唱着唱着,短短的童谣唱完了。我以一首新谣完成了小麻雀的故事,告诉心中的小麻雀:别忘了自己也需要一个家――对当年许多和我们一样的普通人家来说,岛国早已是自己的家园。

记得当年录音时,我请了父亲到录音室去,清唱原来的广东童谣,作为这首歌的前奏。歌中一句福建话“我表兄金山回来罗”,即兴请了录音室负责打扫的大婶来念――新谣本来就是属于老百姓,而不是天皇巨星的。有人问我,可曾后悔因为写了几句方言而使到一首本来可以流传的歌曲被禁播?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身为在讲华语运动中受教育的一代,当我们娴熟地使用华语中文来唱歌写歌时,却不可能断绝方言那感情的根。虽然我的福建话和客家话说得不是很好,那却是我小时候和曾祖母、外婆沟通的桥梁;直到现在,我还是和父母说广东话。这和我们不能忘记那些未曾受过高深教育的先辈们建国的恩情,有着一样感念:“我们这里是新加坡/我们都曾一无所有过/现在拥有的不算什么/但是比别人珍惜得多。”

故事,不一定只是“故”事,它还牵连到未来。当年我写这首歌时,没有想到,后来它会令一个在国外求学的年轻人这么感动,当他听歌时是如此想念自己的国家和年少情怀,以至于多年后下定决心,要拍一部关于新谣记忆的电影。这篇文章想说的,是在电影的好与不好之外,一首歌可以对后来的某个人带来深远影响,而这个人又回馈式地,给一首歌带来仿佛只有电影里才会出现的good ending。

2013年8月1日傍晚,新加坡三大中文电台破天荒同时播出一首禁播了23年的歌。有广播员说,那一刻有想要流泪的感觉。我静静听着歌的结尾:“小小麻雀担竹枝,都系担番屋企好得多。”歌曲在家园的空中播放,童年时父亲肩膀的温度,还在。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3-8-12 09:38



QUOTE:
原帖由 马到成功 于 2013-8-11 22:06 发表
早报 - 梁文福:小小麻雀担竹枝

2013年08月10日

别有滋味

2013年8月1日早上,我接到一通迟到了23年的电话――不久前,
在一个座谈会上认识了新谣电影《我的朋友,我的同学,我最爱的一切》的导演蔡于位;
想不到,他第一次打电话给我,
是在这部电影公映的第一天;
于位在当天接获好消息,最先和我分享:《麻雀衔竹枝》终于可以在电视、电台播放了!

恭喜恭喜!

[flash]http://www.youtube.com/v/ZUdiPNb7mRI[/flash]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3-8-12 09:44 编辑 ]

图片附件: 007.jpg (2013-8-12 09:44, 75.21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93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8723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3-8-12 09:46

麻雀衔竹枝
梁文福作品

[flash]http://www.youtube.com/v/Lba3rBoDr4w[/flash]


我们这里是新加坡!
是吗?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3-8-12 09:52 编辑 ]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