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偷看“禁书” [打印本页]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7-1-13 17:53     标题: 偷看“禁书”

60年代末期,我还是个中学生,刚好中国文化大革命爆发。这股旋风也席卷了小小的岛国,像一阵沙暴刮进校园。

        那时候的华校生,比较有政治意识,很多都参与了学生活动,即所谓的地下组织。我就读的那间中学,是一间男女混合学校,而且是一间工艺学校。学生人数不多,但也有学生组织,那是高中部的学兄学姐搞的,我们只是虾兵蟹将,或只是江鱼仔。

        我读初中二,我班全是男生,我们的政治理念都很接近,自然凑在一块儿。那时最流行的是《毛主席语录》,红红的小册子。这本语录是禁书,阅读或拥有都属于犯法,要坐牢。当时卖的挺贵,一本要新币10元。试想想,60年代末期,搭巴士从我校到合洛路,大约五公里的路程,车资才毛半钱。吃一碗云吞面才五毛到八毛钱。10元对我们这些还没赚钱的学子,确实是“天文数字”。一有语录本上市,很快就被眼明手快的同学抢购去,买不到的只好干瞪眼。我也不清楚他们的经济来源,可能是平时的储蓄或跟父母伸手或跟别人借,总之,大家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我也很想拥有那本语录,但总比人家慢三拍,又因了钱财问题买不起,很是颓丧和气恼。

        而且来货非常的紧销,断不定什么时候有货。平时我们都是用手抄的,一条语录在同学当中抄来抄去,比测验考试还紧张激动。当然,这些语录条条都是高中部的同学提供的。

        直到有一天,我家楼下路旁的报摊老板送了我一本语录,简直睡不成眠。整个晚上都在读语录,激动得眼泪直流,不管明天的生物科测验。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东西比拥有语录更重要更珍贵更幸福。

        第二天,带着异常兴奋的心情去学校。在校门口碰见了死党添和明,我们仨被同学称为三剑客。我神秘兮兮的把他们拉到篮球场一角,从书包里掏出《语录》,在他们面前扬了扬。

        “哪来的?”添说。

        我故作神秘的说:“这是秘密,不可说。”

        “喂,你好大的胆,竟敢带来学校,万一被查到,有你坐牢的份!”明说。

        “坐牢就坐牢,怕什么?啥得一身祸,敢把皇帝拉下马!”我骄傲地说。

        “借我读一晚。”添说。

        “你不怕坐牢?”

        “跟你一样,你不怕我就不怕。”

        “好,借给你,只能一晚,不要弄脏。”

        “知道,它是你--,不不,是我们的宝贝!”

        三人笑成一堆。当然,我们都很守密。当时没有影印机,只能靠手抄,一个字一个字的抄下来,这股傻劲跟孩子讲,他们都瞪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也难怪,他们没经历那样的时代。

        如今,《毛主席语录》摆在书架上,没有人买任其蒙尘。回想当年,我们这样偷偷摸摸的读“禁书”,实在有点“滑稽”,又有点啼笑皆非。时代真的不一样了。
作者: 舟舟    时间: 2007-1-13 22:54

在那个书本匮乏的年代,读书读得尤其深刻。
作者: sunkurt    时间: 2007-1-14 00:21

哦 新加坡毛主席语录也都是禁书哦 呵呵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1-14 03:38     标题: 偏你们两个了(北方人吃了饭,对没有吃饭的人 说的客气话)

二位,注意我改名没有?这是我写书法的用名,少一些女性化。
昨晚我们11个网友在牛车水史密士街的北方风味聚餐。有叶明一家3口,有邹璐,有葛新,有木鱼桥,有海豚姐姐,有燕红,有ROBIN,有走走看看,好像忘记一个,一时想不起来了。怀鹰怎么没有去?大家都以为你会来那!舟舟,你来新加坡 大家会给你接风的!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1-14 03:53     标题: 不可同日而语

没有想到,文革期间,在中国人手一本的小书,到后来已经变为惩罚,让人从心里厌恶的东西,在新加坡还有人偷着买偷着看。两个政府,两种态度。也因此诱发人们的抗拒心理。为政者可以从中取得治民的经验。
你知道那时在中国的禁书是什么吗?我在狱中偷看过<第二次握手>,<梅花党><少女的心 >等手抄本。好像金圣叹说的还是李笠翁说的,雪夜读禁书,是最惬意的了。可见书要被禁,读起来更有劲!
作者: 舟舟    时间: 2007-1-14 20:56     标题: 遍插茱萸少一人?



QUOTE:
原帖由 方汀 于 2007-1-14 03:38 发表
二位,注意我改名没有?这是我写书法的用名,少一些女性化。
昨晚我们11个网友在牛车水史密士街的北方风味聚餐。有叶明一家3口,有邹璐,有葛新,有木鱼桥,有海豚姐姐,有燕红,有ROBIN,有走走看看,好像忘记 ...

      呵呵,汀芳怎么把名字给改了呀?女性化?其实现如今,判断是男是女不能单看头发短还是长、声音粗还是细、皮肉黑还是白……对吧?
      有人说,男人的名字带点儿女性化灵气,女人的名字带点儿男性化聪明呢?
      不过改了也好,这名字在我们当间是知根知底心知肚明的,可是在新来的朋友眼中也许会有”拿捏不定“的嫌疑。就比如舟舟初来乍到时读汀芳写的《我家的传统打卤面》,见村夫回帖中写道:”汀芳姐姐……“,心里不由得打鼓,姐姐?怎么会呢?瞧那文笔中的钢筋水泥、瞧那回帖中的旋风点穴,分明是历练男性的泼墨嘛~~~后来看了汀芳对村夫”乱描兰花指“回帖的”指责“,终于”验明证身“,这才松了口气~~哈哈


       昨晚你们11个网友聚餐呀!一定聊得开心、吃得满意咯?羡慕啊~~~~! 谢谢汀芳的热情,他日舟舟一旦踏上新加坡的国土,就借口居无定所挨个找你们去吃”百家饭“!呵呵~~~
作者: 木鱼桥    时间: 2007-1-15 17:47

啊,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少女的心》,说不定还是手抄本,嗯,我看多半就是!

哈哈,方汀,看你往哪儿跑,想欺负我们年纪小,不懂是不是啊?老实交代,这是一本什么样的书啊?

想不到怀鹰还有这样的经历,可怜我们这些文革后出生的小孩,连红宝书都没看过,可怜可怜。
作者: 基辛格    时间: 2007-1-15 18:38     标题: 我手抄过<一双锈花鞋>

也偷看过<第二次握手>,<少女的心 >等书。
每个人都有时代给予的烙印, 抹也抹不去.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7-1-15 19:01

我们所处的那个环境,也许跟中国不一样,当时我们的感情是
朴素而真诚的。不管是对或错,此生从未后悔过交付的热情。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1-16 09:22     标题: 阿啊

我那时看的都是手抄本。<一双绣花鞋>我也抄过,<少女的心>当时在全中国境内都有名,是出名的黄色小说。现在看来,还没有这里的某些帖子黄哪。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1-18 23:04

不可同日而语

没有想到,文革期间,在中国人手一本的小书,到后来已经变为惩罚,让人从心里厌恶的东西,在新加坡还有人偷着买偷着看。两个政府,两种态度。也因此诱发人们的抗拒心理。为政者可以从中取得治民的经验。
+++++++++
呵呵,老方,因噎忌食呀:)
剔除一些东西,你认为毛语录没有理论价值吗?

你知道那时在中国的禁书是什么吗?我在狱中偷看过<第二次握手>,<梅花党><少女的心 >等手抄本。好像金圣叹说的还是李笠翁说的,雪夜读禁书,是最惬意的了。可见书要被禁,读起来更有劲!
+++++++++
这些禁书我也看过,你在狱中能看到,算是稀罕了。
记得还有《于飞三下南京》《一根钢板尺》《孟娜的回忆》等,还有谁看过别的?
作者: 方汀    时间: 2007-1-19 02:52     标题: 当然

是”叶飞三下江南“吧?我抄过,是给一个年轻的管教干事抄的。
作者: bbs_admin    时间: 2007-1-19 16:47

我也看过<<少女的心>>手抄本, 很旧的一个笔记本,抄的很多的字, 内容已经记不得了. 当时是非常的紧俏. 还很神秘的. 哈哈, 真的变化了很多.
作者: 基辛格    时间: 2007-1-19 17:00     标题: 回村夫

我记得是<<一把铜尺案>>
作者: 村夫    时间: 2007-1-19 18:05

老方:应该是《于飞三下南京》,因为当时我弄混过,叶飞是一个著名的将领。
基辛格:也许你说得对,故事大概内容是,那把尺子里面有夹层,藏着“潜伏名单”,呵呵。

手抄的东西,以讹传讹很有可能:)
作者: 冬木    时间: 2009-3-11 17:56

在怀鹰的个人空间浏览,忽然发现这篇文章,觉得有趣,再顶一下。
我那个时代已经赶不上了,别说《毛主席语录》,听都没听过。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9-3-11 23:49     标题: 回复 #16 冬木 的帖子

这是我们那个时代的特色,谢谢拜读。
作者: 湖畔狂书生    时间: 2009-5-4 09:43

偶然又重读怀鹰的这篇《偷看“禁书”》,不禁会心一笑,书生在做学生的时候,也曾偷偷的读过一些“禁书”,如《红岩》,偷偷摸摸的,战战兢兢的,惟恐被校方查到,不仅要被停学,甚至还可能坐牢。
现在,《红岩》即使摆在书店里,也没有人读了,时代确实不同了。
不知是该悲哀还是无奈……
作者: 怀鹰    时间: 2009-5-5 00:10     标题: 回复 #18 湖畔狂书生 的帖子

书生的感言又让我想起往事。七十年代,《红岩》确实还是属于“禁书”,我有个文艺界的朋友,不晓得为什么拥有《红岩》、《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我曾经向他开口,他说什么都不肯借。直到有一天,他的一本小说被“宪报”公布为“禁书”,同时被禁的还有笔者的一本小说。他突然光临寒舍,拿来一大堆禁书,说是暂时寄放在我这儿。

个中“玄机”,有兴趣的人可以凭自己的感觉去想象。
作者: 宮崎太炎    时间: 2009-5-5 10:38

毛潤之語錄很黃很暴力。
作者: 林中雁    时间: 2009-5-6 21:48

“禁书”要偷看,偷偷摸摸的看,还得冒着坐牢的危险,的确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产物。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9-5-8 02:44

我看过一本手抄本,好像叫第十二张美人皮,还有一双绣花鞋。

毛的书从来不看,诗词选看了,五十年代的小说看了不少,最喜欢的还是童话(早期),鲁迅全集和莎士比亚全集看了。基本上说得出名的都看了,原因是父亲学校里的图书馆藏书不少,教员随便借书,我也就都看个遍。

最喜欢的书与作家按时间顺序:童话——三大名著(三国始终没看),——各种外国小说(飘,简爱,傲慢与偏见等)——三毛——张爱玲———梁实秋——周作人——斯蒂芬。金(美国恐怖小说作家)。

经常看小说看到不睡觉,不知何故,到这里之后读书兴趣越来越少,现在只读食谱。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