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第三只眼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 [打印本页]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8 09:14     标题: 第三只眼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

几句闲话:

      

新加坡无论如何是一个很小的国家,而与之相反,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两个国家在实力之上是完全不对等的,如果在过去,九十年代之前,中国一直积弱,所以国人在国外也颇为低调。但随着最近十几年中国国力的极度膨胀,我们中国人的自信心也有点爆棚了, 。而且,我个人认为中国这种好的发展态势还会再持续三十来年,虽然中国的发展有很多绊脚石,但我个人认为,中国是走在总体正确的道路之上。所以,两个国家之间的实力对比,将继续向着中国一方倾斜。

      


在经济上,也是如此。我曾经分析过新加坡的组屋价格与中国房价的比较,这还是数年前,就说过新加坡房价会大涨(即使不考虑组屋建设不足,以及货币供应这另两大要素)。起码对很多来自中国的新移民而言,卖掉很多城市的房子就可以轻松地入手新加坡的组屋。与中国很多大城市的房屋相比,新加坡的组屋性价比,以及租售比要便宜得多。这就是拜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之赐,而相对而言,中国在经济上还有很大很大的提高空间。而新加坡现在已经处在很高的点上了,相对提高空间有限。  

      


在此情况之下,我们来自中国的移民,要意识到一点,即与新加坡相比,中国是非常强势的国家,中国的移民在某种程度上也并不是扮演着很多早期流落在外的弱势的难民的情况。

     


或者可以说,最近几年闹出来的一些事情,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正是因为新移民的“强势”。

     这种情况,不仅仅在新加坡存在过。在别的国家也非常普遍,像前不久一个中国移民在美国“超速撞死人了”(呵呵,似曾相识啊,对对了,和新加坡的法拉利撞车案一样),但他拿出两百万美金的保释金,结果舆论又是一片哗然。

     

其实,我们从法制的观点来看,这位移民拿钱保释的行为,并没有什么过失(撞人的事肯定有罪,我们姑且不提),因为这是按法庭要求所做的,为什么民众还会哗然呢?

        


这是因为这种行为所显示出的“强势”让美国人的心灵受到了冲击。

      


所以,我个人真心建议新移民要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并且,在很多时候多一点同情默应之心。

新加坡真是一个值得我们用真心来呵护的小红点


在很多时候,多一点忍让,并不是无能和退缩,而是内心强大的表现。

        

当然,我知道我这么一说又要招人骂了,呵呵。但我真心觉得,我们来自一个充满了同情心的文化(我们祖先有明训:他人有心,余忖度之;又有古话叫:推己及人),佛教也是我们中华文化中的一部分,佛教也讲包容与忍让。大家互退一步,其实也就真的可以见到海阔天空。

纪赟:第三只眼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

(2013-03-18)

早报导读


热点 / 中国两会 / 人口白皮书 / 钓鱼岛
[特写天下] 拉布容易剪布难
[名家专评] 卫翰思:网络化发展
[财经综述] 欧元区情况好转 或主导股价走势
[新中关系] 李显龙总理:期待加强新中关系

● 纪赟

思维空间   

        半月前与家人在泰国度假期间偶然和妻子聊起我们的人生规划,最让我们感慨的是六岁的女儿,刚刚来新上幼稚园不到一年,但她现在的密友已是一位马来裔女孩名叫埃美丽亚。    

         刚来不到两个月就碰到新加坡国庆,因为排练节目女儿很快学会了马来语国歌,在那几个月里,我们就只能白天黑夜听她那稚嫩的童音不分场合地哼唱Majulah Singapura,以至有时我不得不为吵到他人而道歉连连。   


          我们就在想,即使我们全家不入籍,这里今后无疑都会承载着她的大多数人生记忆与感情依托。与她相反,我虽然到目前为止搬过五六次家,但经常梦中所忆却还是20多岁前中国江南的那座小城,我们即使成为新加坡人,也会因理性与道德观而遵守自己的誓言,但我们的语音、记忆以及感情所系,起码就总体而言都无法与生于斯长于斯的新加坡人相比。

    所以刘程强先生提到了过多过快的移民会稀释新加坡的核心,而新移民中有人又对此反弹强烈,认为这是将其边缘化的行为。但我认为无论如何不能低估融合的难度,即使是非常有诚意的积极融入,也需要长时间的磨合,尤其是对我们这样的成年人。

    所以什么是新加坡的核心?对核心的范围界定自然会有大小之别,就如一个同心圆圈,虽然并不排除有成年后因理性归化而成为最核心部分的“特例”,但在此圆圈最中心的部分之中的绝大多数其实是我女儿这样一些土生土长的人,他们非必因国籍而不同,却以对新加坡斩不断的赤子之情而与他者有别。

    不久前中国新移民李叶明与刘程强先生的笔仗,算是最近移民与人口问题讨论中的一个小插曲,但它也反映了一个饶有意味的现实情境,即反而凸显了新移民与土生土长者之间的思维差异。我们这些外来人往往无法设身处地地体会新加坡自身的特点与困难,这里与地大物博的中国相比是个地窄人稠的孤岛,既无内陆也无乡村可供战略纵深上的退让,即使不提外劳对本地劳动市场的冲击,既有生活节奏被打乱也足以让一部分人对既定的人口政策提出异议。

    我去年曾撰文《中国新移民也应自我反思》,其中提到了这一群体的独特性。但还有一个关键问题,即随着中国国力的日益强大,与早期移民的沉默与安分守己不同,新移民更容易有意无意地显示出咄咄逼人的强势态度。


    这无论是从咖喱之争、孙旭还是马驰事件,以及中国新贵对新加坡楼市的高调扫货都让本地人产生一种生存空间上的受压迫感。在这种情况下,再给对方帖“排外”的标签,并挑战“本地人核心论”其实只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给人一种得寸进尺的感觉。


        因为毕竟任何一个国家即使拒绝外来移民也并不是一件罪恶,国家只有对内负责的义务,而没有接受外来移民的责任。更何况即使新加坡将移民数量减少,其对外来劳工的开放度也远远高于很多封闭的国家如日本和中国。

  作为外国人你想在日本和中国入籍那势比登天还难,但为什么不去指责中、日排外呢?而中国近二十年来人文教育上的欠缺,也使经济增长第一的技术官僚性思维影响到了新移民,这也使讨论中出现了鸡同鸭讲似的错位。

    其实对核心论也罢、人口增长的数字也罢,都可以也应该静下心来仔细考虑,以得出一个就事论事的客观结论,而没有必要剑拔弩张地拼个你死我活,双方互相体谅妥协并双赢才是对新加坡最为有利的结果。而对新移民,对这个我自认为已然是非常好客的小红点多一点感恩之心,少一点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其实也算是融入的一个姿态。

[ 本帖最后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21 编辑 ]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8 09:28

对了,忘记说一句。

从“经济方面”考虑,以及从新加坡“总体未来长期发展”的考虑,我个人是觉得新加坡“需要更多移民”的。

但既然不少中下层民众如此反对(不要被刘程强先生所代表的反对党人议席之少所迷惑,要知道反对票实际是有百分之四十之多),起码在“短期”,在“基础设施”获得加强之前,暂时放缓外来移民的数量是“有必要”的。

即使是牺牲“部分中小企事业主”的利益,也是一种“必要的伤亡”,否则在民众反对,民心动荡结果下得来的经济发展,是会很快失掉的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09:39     标题: 回复 #1 michaelji 的帖子

“强势”新移民:这是一个有趣的词语。

即然已经移民,照理说就算“故国”再强大,已不能作为靠山,还想在“新国”显示出咄咄逼人的强势态度,可能是因为他的移民心理还没有调整,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不是“故国”人了。除非移民本身已准备好退路。

我想,“强势”新移民情况之所以会发生,最可能是基于两个理由:1。人多势众,2。移民本身有势力(包括学识资格、财力)。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09:52     标题: 人多势众

新加坡之所以成为“华人”社会,就是过去华人移民的“人多势众”的结果,华人自然是强势移民,虽然当时满清帝国已经摇摇欲坠。

华人在马来西亚、印尼大概都可以算是经济上的强势移民,虽然政治上的无法具有强势。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09:58     标题: 强势外劳

我想,“强势外劳”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概念,国家强大,出国工作有强大祖国作靠山保护,那是容易理解的。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8 10:10     标题: 回复 #4 运开 的帖子

运开先生:

个人认为,和“人多势众”没多少直接的关系。

最重要的因素,我觉得还是和中国国力的高速增长有关,而且最直接的则是与财力的增长有关。


我现在还是一个“外国人”,华人有句话,叫责人宽,待己严。所以我目前只批评我自己以及我的国家,我对新加坡很少批评,这是我们华人祖先的习惯,要求自己要严,要求别人要宽。

但如果我是一个“新加坡人”,那么我会善意地提醒新加坡:即新加坡相对中国的巨大优势正在一步步地失去。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经济优势正在失去。


以巴士罢工事件的组织者,32岁的王军令来讲。我以前也曾经从中国人的身份批评他应该遵守新加坡的规定,要入乡随俗。


但是,个人而言,我觉得从他身上看到了很多中国年青人在“政治上”蓬勃向上,追求自由的影子。他们在中国国内,也在日益获得政治上的觉醒,越来越多地要求参加到中国各种政治生活之中,这一点,和新加坡的年轻人非常类似。

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新加坡对中国人的薪金优势也正在失去。

不仅仅是低端蓝领。现在中国大中城市端盘子一个月也有人民币一两千块,而且人手奇缺,所以薪水还在上涨。

中高端白领也是如此。我刚刚来时,这里的工资是颇有吸引力的。但就是短短的六七年,中国大学教授的薪水增长极快,而这边却一直停步不前。(而且中国申请各种研究经费要多得多,容易得多。以过去钱很少的文科为例,05年左右,全国社科基金经常都是一两千块人民币,现在基本十万块起,而且学校会两三倍配套,而且申请也相对容易得多,我的很多同学都是同时拿三四种项目,所以手头比我有钱得多)

所以,我真想善意地提醒新加坡,和别的国家相比我不知道。

和中国相比,其经济上的吸引力正在快速减少,想要吸引中国的人才,可能只能靠这里“干净的空气、水和优良的法制观念”了。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1:16     标题: 回复 #6 michaelji 的帖子

说人多势众,是整体的态势,姿态而言,可以制造一种气"势",增加发言或可能行动的信心。

您所举的例子,讲的其实是出国工作的人员,而不是移民或移民团体。移民与外来人才的考量不同,客工的考量当然是以经济为主。哪里能提供最好的酬劳与经济回报就到那里打工,是简单直接的。

来到别人国家打工,本来就是好来好去的情况。你提到中国籍司机罢工事件,已经过去,本来可以不必再谈。可是,既然主题是这些人在国外的行为,我想我提到的"强势外劳"就派上用场了。这是很不幸的,这些司机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是在不同的法规环境里工作,他们因此付出了代价。

你提到的新加坡吸引外来能才的能力逐渐降低问题,那是一个不同的议题,也是有关新加坡经济转型的议题。在经济转型中,新加坡所需要锁定的外来人才市场必然也会不同,就是说,过去是提供人才的市场,现在可能变成与新加坡竞争人才的市场,那是不令人稀奇的。新加坡是不是一定要永远吸引中国人才,让我们的经济策划者去思考吧。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18 12:06 编辑 ]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1:40     标题: 回复 #6 michaelji 的帖子

说"只能"靠干净的空气、水和优良的法制观念,您这"只能"两个字显得太随意了,可能这几样东西恰恰就是我们人类所最可望不可及的最珍贵的东西。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2:11     标题: 回复 #1 michaelji 的帖子

纪先生分析得很好,说到了重点。

新加坡和中国确实差异很大,中国如果发展起来,可以是全方位的,前途无量,如果有意要霸称天下是可以办到的。而这个势头已经展示在世人眼前。新加坡怎样有成就,都是有局限的,就是一颗小红点的光芒而已。以后,新加坡只能以自身体制制度别于他人和不同的作业方式,还有穿插在国际间的优势生存下来。

在经济上,中国现在已经显得很强劲的在发展。所以我想,新加坡在增加人口方面,尽速引进中国移民也只能在这几十年头。到了一定的饱和点,同时鼓励新加坡多生育稳定人口。之后,在中国逐步越来越强势的时候,移民的输入自然放缓。其一,到时中国的经济优势不亚于新加坡,他们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其二,在中国新移民身份的强势之下,较少的移民造成的冲击也就能够化解。

真谢谢您的:"用真心来呵护的小红点"。
对新加坡人来说,你心属它,无论它多小,你都会爱护它。为了爱护它,所以更愿意包容,也愿意维护它,让它活得健康。

[ 本帖最后由 mpt 于 2013-3-18 12:50 编辑 ]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8 13:12     标题: 回复 #8 运开 的帖子

呵呵,把新加坡说得太好,是很招人骂的。

其实,说实话,我个人最看重的就是这几项。

而且,和很多人主动来新不一样,我当年来新是相当被动的。

我毕业时,其实是去南京师范大学大学教书,档案和户口都已经调到了南京(档案和户口的重要性新加坡人是不知道的,呵呵),但响应好友的召唤(当然也和我浪子的天性有关),来到了这个我完全不了解的陌生国家。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8 13:18     标题: 回复 #9 mpt 的帖子

多谢您,我不过是是提供一个局外人的视角而已。

而且,我也从来不觉得我说的就一定是对的,按佛教而言,在成佛之前,我这种愚痴之人的无明(说白点,就是愚蠢啦)是绝对的。

其实我觉得新加坡在挖掘本土出生率方面,也存在方向性的错误。

我以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批评此一政策,但用本地人的话,叫投了空篮。大概是观点太尖锐了吧?

对了,应补充一点:依靠外来移民,问题多多(最大的就是凝聚力的问题),而且治标不治本;根本之道,还是提高出生率。但我个人感觉,本地的人口鼓励政策,可以有方向性的改变。具体办法,说起来话长,但其实很简单,只要仔细分析一下新加坡统计局每年的人口发展数据就可以得出结论。

但是,要“仔细分析”!我以前稍微花了点时间,就很惊异地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答案(如果我参与制定政策的话,我会大刀阔斧地改变策略)。

[ 本帖最后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13:24 编辑 ]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3:30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13:18 发表

其实我觉得新加坡在挖掘本土出生率方面,也存在方向性的错误。

我以前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批评此一政策,但用本地人的话,叫投了空篮。大概是观点太尖锐了吧?

不知道在别的地方有没有被发表,我没有看过那篇文章。

新加坡过去的组成人口整体资质偏低。而人口政策有人为的目的,来提高这方面的缺失。这是有意的调整。

[ 本帖最后由 mpt 于 2013-3-18 13:43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18 13:44     标题: 什么是强势和弱势

很佩服纪先生凡事都只是反省自身的胸怀。

但是概念还是先要澄清,什么是'强势',是经济上有地位了,口袋里钱多了就是强势了吗?显然有些狭隘了。

说'弱势'群体,也不是只是那些收入低,需要救济的一群,弱势的定义更在于:在民主社会里,缺少代言人,没有发言权,在社会上被标签化及被歧视的社群。

新移民经过筛选大多数都受过高等教育,所以,经济生活应该在平均以上,但是新移民的政治生活和政治地位显然在平均线以下。当然,这种现象在历史上以及其他移民国家都是必然的现象,可是承认这种现象的存在不是说新移民必须要接受这现象,新移民更不能视这种政治弱势为合理现象。

道理很简单,在民主国家里每人都有平等的政治权利,而在新加坡这样多元种族的移民国家,宪法,信约,法律无一不是在保障人人平等,无论任何政党,政府,个人都不能违反这些法律!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18 13:50     标题: 回复 #1 michaelji 的帖子

但从佛家的因果学来说,世间国土从俗谛来说,也有他的定业和不定业。

新加坡的国土限制是他的定业,未来只有与马来西亚,印尼,在东南亚的某种联体才能破此业。 新加坡已演化成自己的社会文化了, 也不太需要人种的分别, 只要此社会保持良好的教育和社会同化, 哪一边来的小孩我们都要有这能力把他们培养成才, 这样子的人群才能对新加坡尽忠感恩。

而中国的大量人口就是他的定业,在中短时间内不能给每个人发挥全部的能量,人口的遗漏出国是当然难免的, 就算是唐汉盛时也只有20%的人口享受其果报, 其他人口还是无法享受。就算是唐汉盛时也会因为人心的不同而有10%-20%的人口会对各种的不满。

所以既然从中国会有大量人口遗漏,做为海外国家就要想要去接受哪些对群体会乐意归化的而去从小培养他们才能最大化的利益。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18 13:54     标题: 回复 #13 小民 的帖子

法律上的权利是人人平等的,但现实中的人不可能人人无私公正。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4:02

作为外国人你想在日本和中国入籍那势比登天还难,但为什么不去指责中、日排外呢?
======================================================
您的这个逻辑让人失望。

不接受新移民,不代表排外,因为没有听说他们对外国人强烈的抗议游行。所以对已经归化的移民还要区分核心与否,这个和是否接受新移民是不同的概念。
作者: Missile311    时间: 2013-3-18 14:20

新加坡的法治制度及其衍生文化,是中国再过50甚至100年也难以实现的。暴发户和贵族是两回事,中国目前还只能称为是一个虚弱的大胖子,家大业大,坛坛罐罐的,砸点贴金的东西还是能做到的。新加坡是一个社会文化有基本价值底线,有付出就有回报的地方。这是我选择来这里的原因。我不觉得自己很强势,因为我的满足感不建立在伤及他人自尊的基础上。如果要说我之所以比本地人有自信,是因为我比他们更勤奋、更坚韧,而这无关国籍,乃是拜一路以来我所经历的各种挑战所赐!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4:31     标题: 回复 #17 Missile311 的帖子

很高兴听到先生有自信,但是,自信在于个人。比较了,有自信变成了没有自信。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4:46     标题: 回复 #17 Missile311 的帖子



新移民有知识,有才干,肯努力,说强势是称赞语。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4:56     标题: 回复 #13 小民 的帖子

在民主社会,乐龄、妇女、工友、艺术团体,等等可以有代议士来替他们说话。他们可能有特别的需求。

移民需要代议士来做什么?新加坡的法律以及其他公民的权力与权利,移民不能享受到吗?移民做为一个国民,有特别的、不同于其他国民的需求吗?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18 14:57 编辑 ]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5:05



QUOTE:
原帖由 Missile311 于 2013-3-18 14:20 发表
新加坡是一个社会文化有基本价值底线,有付出就有回报的地方。这是我选择来这里的原因。我不觉得自己很强势,因为我的满足感不建立在伤及他人自尊的基础上。如果要说我之所以比本地人有自信,是因为我比他们更勤奋、更坚韧,而这无关国籍,乃是拜一路以来我所经历的各种挑战所赐!

同意。
说出自己的观点和不满,这不叫强势。
新移民没有要求不该得到的东西,只是希望被平等的对待。这不叫强势。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18 15:09     标题: 回复 #20 运开 的帖子

新移民要多新才能称为新移民呢?

如果是说非土生公民,朝野政党都有非土生议员。
作者: 奇生    时间: 2013-3-18 15:18     标题: 回复 #20 运开 的帖子

我想小民担心的是或者说心里不忿的是有些有心人士偏偏要把新移民区分出来。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5:18



QUOTE:
原帖由 运开 于 2013-3-18 14:56 发表
新加坡的法律以及其他公民的权力与权利,移民不能享受到吗?移民做为一个国民,有特别的、不同于其他国民的需求吗?

对啊,权力和权利所有的公民是一样的。发言权也是一样的。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5:19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05 发表

同意。
说出自己的观点和不满,这不叫强势。
新移民没有要求不该得到的东西,只是希望被平等的对待。这不叫强势。

现在很平等的被对待,对吗?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5:19     标题: 回复 #22 珊瑚草 的帖子

哈,你说得对,这更显得"移民"代议士想法的荒谬,会把移民议题越炒越深。这种炒作移民议题的做法不可取。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18 15:38 编辑 ]
作者: 奇生    时间: 2013-3-18 15:20     标题: 回复 #24 mpt 的帖子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5:20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14 发表
几句闲话:        

新加坡无论如何是一个很小的国家,而与之相反,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两个国家在实力之上是完全不对等的。


与中国很多大城市的房屋相比,新加坡的组屋性价比,以及租售比要便宜得多。这就是拜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之赐

我真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第一点,我的自信不是来自于中国的强大与否,换句话说,我厌恶那个腐败的体制,更不会以他为荣。我的今天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没有现在的知识和努力,在哪里(就算是中国)也没有立足的能力,我也不会怨天尤人。
同样的,不论新加坡大小、强大与否,都不会是我轻视某一个新加坡人的理由,我没有哪有的价值观。对于相对贫穷的越南、印尼,我毫无轻视其子民的看法,我尊重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第二个,新加坡的组屋之价格高低,也和中国经济发展高低没有关系,我买组屋用的钱是在新加坡用自己的辛苦换来的。感觉价格高低的标准不是对比的大陆的房价。这个观点一直很奇怪的出现在很多人的言论中,好像新移民的钱都是从中国带进来的一样。并且,新加坡和中国不一样,不能用中国的房价来比较。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18 15:20     标题: 回复 #22 珊瑚草 的帖子

应该是当他们不再自称为新移民和新公民了,  而自成为公民, 称新加坡各族公民为兄弟和‘我们’ 和‘我们的利益’,  和称新移民和新公民和外国人为‘他们’时吧。  这心线去过了就是了。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18 15:24 编辑 ]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5:23



QUOTE:
原帖由 奇生 于 2013-3-18 15:18 发表
我想小民担心的是或者说心里不忿的是有些有心人士偏偏要把新移民区分出来。

可是,又有很多人包括总理,把新公民归纳在一起,小民为何不能释怀。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5:28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18 15:19 发表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05 发表

同意。
说出自己的观点和不满,这不叫强势。
新移民没有要求不该得到的东西,只是希望被平等的对待。这不叫强势。


现在很平等的被对待,对吗?

是的,现在正在被平等的对待。我很感激这种现实。说实话在中国我也不能享受到这种平等,从乡村到城镇,从城镇到县城,从县城到市,从市到省会,我的求学经历就是被一次次看成是外人乡巴佬的过程,似乎是永无止境。
所以,我由衷的感激新加坡人所创立的这个氛围。

正因如此,我也对于任何有挑战这个氛围的言论表示愤慨,不论是对刘议员还是某个新移民。也可以说这是新移民(起码是我自己)对于区分核心的敏感的原因。
见微知着。风起于青萍之末。这是我的担心。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5:29     标题: 回复 #23 奇生 的帖子

就事论事地把心中不忿提出来讨论,让大家理解或寻找解决方法,那是好事。

来到新环境,面对适应问题、对本地的一些习惯不了解甚至误会,可以理解。新旧公民可以互相迁就、调整。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5:30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20 发表

同样的,不论新加坡大小、强大与否,都不会是我轻视某一个新加坡人的理由,我没有哪有的价值观。对于相对贫穷的越南、印尼,我毫无轻视其子民的看法,我尊重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欣赏。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5:31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18 15:23 发表


可是,又有很多人包括总理,把新公民归纳在一起,小民为何不能释怀。

好的朋友一千个都嫌不够;有害的举动,一次都太多。

正因为欣赏/感佩新加坡现在难得的良好的环境,所以对于其破坏者更是不能忍受,不论这个破坏者是谁。
(这也算是以此为家的情感吧

[ 本帖最后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34 编辑 ]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5:34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18 15:20 发表
应该是当他们不再自称为新移民和新公民了,  而自成为公民, 称新加坡各族公民为兄弟和‘我们’ 和‘我们的利益’,  和称新移民和新公民和外国人为‘他们’时吧。  这心线去过了就是了。

是的,建议小民每天念我是新加坡人几遍。哈哈。

我们也和他说“我们”“我们” ...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18 15:37     标题: 回复 #29 楚越 的帖子

新移民在本地时间长了就不再新了。

如果真有刚来不久的新移民能当选议员,这个新移民肯定非常厉害,我们应该表示欢迎,但全世界有几个这么厉害的新移民?就算有,到了下次选举,他就不那么新了。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5:38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28 发表

是的,现在正在被平等的对待。我很感激这种现实。说实话在中国我也不能享受到这种平等,从乡村到城镇,从城镇到县城,从县城到市,从市到省会,我的求学经历就是被一次次看成是外人乡巴佬的过程,似乎是永无止境。
所以,我由衷的感激新加坡人所创立的这个氛围。

正因如此,我也对于任何有挑战这个氛围的言论表示愤慨,不论是对刘议员还是某个新移民。也可以说这是新移民(起码是我自己)对于区分核心的敏感的原因。
见微知着。风起于青萍之末。这是我的担心。

很感动。

是的,我们都可以表达自己的看法。支持。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5:41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31 发表

好的朋友一千个都嫌不够;有害的举动,一次都太多。

正因为欣赏/感佩新加坡现在难得的良好的环境,所以对于其破坏者更是不能忍受,不论这个破坏者是谁。
(这也算是以此为家的情感吧  )

是的,伤害已经造成。当大家努力维护的时候。如果不愿让事件过去,受苦的是自己。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18 16:10     标题: 回复 #20 运开 的帖子

任何阶层,团体都可以拥有代议士,新移民当然也需要。似乎运开很害怕。

最简单的,当议会里有人提出'核心论'或稀释核心论,当有人提议新移民申请入籍需要本地人支持,当有人提议缴交什么国民服役税,当有人不胜其烦地要求新移民融入融入再融入时,能有一位新移民代议士站起来义正辞严地予以当场驳斥,省去了我等小民在这网上论坛里声嘶力竭的辛苦呐喊。

会有的。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6:20     标题: 回复 #39 小民 的帖子

我害怕,真的好害怕呀。

你要你的代议士在国会反驳什么呀?核心论是执政党提出的。稀释论是在野党谈的。你的质疑国会没有人为你提出吗?看来你想成立个移民党。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20 23:13 编辑 ]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3-18 16:22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28 发表
但既然不少中下层民众如此反对(不要被刘程强先生所代表的反对党人议席之少所迷惑,要知道反对票实际是有百分之四十之多),起码在“短期”,在“基础设施”获得加强之前,暂时放缓外来移民的数量是“有必要”的。

反对票有百分之四十之多,这是大选成绩,不表示40%+的选民是针对移民课题而投。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18 16:23     标题: 回复 #39 小民 的帖子

这个国家有大量新移民存在,就是因为有支持引进新移民的政党和议员。

小民如果想要反融入的代表,估计他本人就融入得不够,很难赢到选票。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18 16:31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18 15:34 发表


是的,建议小民每天念我是新加坡人几遍。哈哈。

我们也和他说“我们”“我们” ...

如果小民天天念就能解决问题,那就简单了。而以近二十年来引进的新移民并无影响国家凝聚力来看,新移民已然在小心翼翼地天天念颂了。
根本在于总有人不停地在念'新移民不是新加坡人''新移民不是核心''新移民,你要好好融入',让人感到压抑不说,更将可能侵害新移民目前和将来的地位以致利益。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风是哪里吹来的?每逢什么时候会吹来?可能真的需要观察总结一下了。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16:39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3-18 16:31 发表

如果小民天天念就能解决问题,那就简单了。而以近二十年来引进的新移民并无影响国家凝聚力来看,新移民已然在小心翼翼地天天念颂了。
根本在于总有人不停地在念'新移民不是新加坡人''新移民不是核心''新移民,你要好好融入',让人感到压抑不说,更将可能侵害新移民目前和将来的地位以致利益。

树欲静而风不止,这风是哪里吹来的?每逢什么时候会吹来?可能真的需要观察总结一下了。

我的感觉是,在这里小民一直还在念稀释论,核心论 ....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6:47

移民话题牵扯的人太多了,涉及到新移民利益,也涉及到本土人感情和利益,同样也涉及到执政党的平衡策略、反对党的选票。
不光新移民发出声音(又有很多新移民出来说他不代表我,我又有自己的声音),第三只眼现在也出来代表发言啦。

钟不敲不响,话不说不明。各方出来说个通透,早日解决了这许多偏执和误解也好。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18 16:51     标题: 回复 #40 运开 的帖子

看来你的概念里只有在野党议员和执政党议员,议员的原始职责不是为了执政,而是要代表一个群体在国会发声,争取权益。

新移民议员会'把问题越炒越深'?这样肤浅的歪理让人不知所云。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8 17:00     标题: 回复 #46 小民 的帖子

你没有消化我的#20帖与珊瑚草的#22帖,当然不知所云啦。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3-3-18 17:22

我一度以为纪赟先生就是版主一度,这当然是属于个人无理、主观心证的猜测。我如果不说出来,也不可能有人知道。但是,近来看了纪赟先生几张帖子,心里却很期望一度就是记赟了。

纪先生的《第三只眼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我觉得应该分成两个单元部分。所谓「移民」指的应该是「移民政策」,而所谓的「核心」,那是一个宗旨性的问题,是不容妥协的,即「以新加坡人为核心」!

任何一个国家,若是在面对「移民」是有利的局面之下,那么「移民」就绝对是一个正面的问题。然而,若是因为「移民」课题而引起国家的动荡,社会的不安。那么,在「移民」课题形成负面效果的时候,这时暂缓,甚至暂停引起国民彼此争执的「移民政策」,就已经是“必要之”,就如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能够以执政者的意志就能够转移的了。

因此,在还未能解决新入籍的新加坡公民的心病之前,大谈什么融合都是自欺欺人。在以「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议题之下,任何在籍的新加坡公民若是还有被新加坡核心排除在外的心理,那么对新加坡国家和社会的未来,都不会是好事。这就像一颗毒瘤,若是任之蔓延,要倾覆这个小红点,不过是弹指间事。

在李叶明的几张帖子之前,新加坡人或许多多少少,有几许排外个案。所谓排外,或是抵制FT,或是呛声外劳,都是个人因为受到外来人才有形无形的威胁、外来劳工廉价酬劳直接在薪水上的打击。这些事件那一个国家没有,本来就是无可厚非的事。不是吗?在一个民主社会,有人感觉被压迫了,难道呼喊几声也没有这个权利吗?

新加坡公民如李叶明和小民,我不晓得他们在入籍我国的时候,是否已经了解到我国的社会风气和在成为新加坡公民之后,他会得到的与所有的新加坡公民一样的权利。没有任何人能够剥夺新加坡公民的权利和逃避做为公民的义务,因为是宪法规定的。

李叶明的尴尬,就是他反对「以新加坡人作为核心」,而认为「永久居民」,这个非公民的群体也应该在处在核心范围之内 -- 我不知道这个建议在世界上可有先例?但是,对于新加坡这样一个年轻的小国家,这是相当危险的观念。因为这样一来,我们的国防之一的「心防」立即就被粉碎!树倒猢狲散,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的核心人口是能够和「非公民」建立起来的。

而小民的尴尬,却是在作为一个新加坡人之后,对自己却缺乏信心,总以为会被新加坡人排除在外。这是相当可笑的心理。必须知道的是,每一个新加坡人在宪法上的地位是平等的。小民在入籍宣誓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了。

因此,新加坡政府根本不应该允许在国民之间,出现所谓的「新移民」这个群体。
作者: 奇生    时间: 2013-3-18 17:35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3-3-18 17:22 发表
必须知道的是,每一个新加坡人在宪法上的地位是平等的。小民在入籍宣誓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了。

因此,新加坡政府根本不应该允许在国民之间,出现所谓的「新移民」这个群体。

白马非马的这个观点,我是认同的。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7:37

因此,在还未能解决新入籍的新加坡公民的心病之前,大谈什么融合都是自欺欺人。在以「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议题之下,任何在籍的新加坡公民若是还有被新加坡核心排除在外的心理,那么对新加坡国家和社会的未来,都不会是好事。这就像一颗毒瘤,若是任之蔓延,要倾覆这个小红点,不过是弹指间事。
===============================
可不是。这是有潜在危险的情绪。


而小民的尴尬,却是在作为一个新加坡人之后,对自己却缺乏信心,总以为会被新加坡人排除在外。这是相当可笑的心理。必须知道的是,每一个新加坡人在宪法上的地位是平等的。小民在入籍宣誓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了。
==============================
却有几个新加坡本地人会被威胁“遣返”“取消国籍”的?这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18 17:43     标题: 回复 #50 fengshan 的帖子

不能这样说,每一个公民都有同等的公民义务的法理制约, 谤国罪,叛国罪,等都是一样的。 但只有法庭才可以作这些判断。
作者: 奇生    时间: 2013-3-18 17:54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7:37 发表
却有几个新加坡本地人会被威胁“遣返”“取消国籍”的?这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我觉得有很多过火言论都是气话。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18 17:56     标题: 回复 #1 michaelji 的帖子

作为一个学者,纪先生犯了一个不应该犯的错误。

李叶明先生是作为一个新公民发言。他不同意一个政治人物的观点,完全算不上“强势”。只有当您把他视为与你一样的新移民后,那才会显得很强势。

我知道纪先生来自中国,但你毕竟只是永久居民。就这一点,你和新公民如李先生,身份差距很大。你不是新加坡的国民。他是。他就关系自己的政治课题发言,是公民权利。你若谈论新加坡政治,那就显得有点强势了。

您在文章中以新移民的笼统身份来评论李先生与刘程强的争论,却完全忽略了这个身份上重要的差别。可惜!

[ 本帖最后由 大黄蜂 于 2013-3-18 17:59 编辑 ]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3-3-18 18:10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18 17:56 发表
作为一个学者,纪先生犯了一个不应该犯的错误。

李叶明先生是作为一个新公民发言。他不同意一个政治人物的观点,完全算不上“强势”。只有当您把他视为与你一样的新移民后,那才会显得很强势。

我知道纪先生来自中国,但你毕竟只是永久居民。就这一点,你和新公民如李先生,身份差距很大。你不是新加坡的国民。他是。他就关系自己的政治课题发言,是公民权利。你若谈论新加坡政治,那就显得有点强势了。

您在文章中以新移民的笼统身份来评论李先生与刘程强的争论,却完全忽略了这个身份上重要的差别。可惜!

可惜什么?人家的议题已经大大的标上了“只眼”,你连这个都看不懂,还要就纪赟先生的PR身份置啄,笑死人啦!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8:27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18 13:50 发表
新加坡已演化成自己的社会文化了, 也不太需要人种的分别, 只要此社会保持良好的教育和社会同化, 哪一边来的小孩我们都要有这能力把他们培养成才, 这样子的人群才能对新加坡尽忠感恩。

非常同意这段话。在这方面,美国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最后一句,我补充一点:这样子的人群才能对新加坡的建设有积极的贡献。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8:30



QUOTE:
原帖由 Missile311 于 2013-3-18 14:20 发表
我不觉得自己很强势,因为我的满足感不建立在伤及他人自尊的基础上。如果要说我之所以比本地人有自信,是因为我比他们更勤奋、更坚韧,而这无关国籍,乃是拜一路以来我所经历的各种挑战所赐!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8:42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20 发表

第一点,我的自信不是来自于中国的强大与否,换句话说,我厌恶那个腐败的体制,更不会以他为荣。我的今天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没有现在的知识和努力,在哪里(就算是中国)也没有立足的能力,我也不会怨天尤人。
同样的,不论新加坡大小、强大与否,都不会是我轻视某一个新加坡人的理由,我没有哪有的价值观。对于相对贫穷的越南、印尼,我毫无轻视其子民的看法,我尊重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祝你生活愉快!继续成功!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8:47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18 15:09 发表
新移民要多新才能称为新移民呢?

如果是说非土生公民,朝野政党都有非土生议员。

我不同意用新移民这称呼。新公民的称呼也不好,但是为了表达上的方便,还能接受。只要成为公民,就没新旧之分;大家都是新加坡人,新加坡公民,这片土地的子民。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9:03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5:28 发表


是的,现在正在被平等的对待。我很感激这种现实。说实话在中国我也不能享受到这种平等,从乡村到城镇,从城镇到县城,从县城到市,从市到省会,我的求学经历就是被一次次看成是外人乡巴佬的过程,似乎是永无止境。
所以,我由衷的感激新加坡人所创立的这个氛围。

正因如此,我也对于任何有挑战这个氛围的言论表示愤慨,不论是对刘议员还是某个新移民。也可以说这是新移民(起码是我自己)对于区分核心的敏感的原因。
见微知着。风起于青萍之末。这是我的担心。

我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目睹您说的外来人乡下人的现象。我在上海的公共巴士上,帮一位老农民提一袋田鸡下车,都被我的朋友阻止,只是因为他是乡下人。我不是说这是普遍现象,可能只是特殊例子。

这种不平等的对待,甚至排外的现象到处都有,同国籍没有关系,而是同个人的价值观有关。

我相信大部分的新加坡人能海纳百川。

我们是应该尽我所能,阻止这种不正确思维的传播。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9:03



QUOTE:
原帖由 奇生 于 2013-3-18 17:54 发表


我觉得有很多过火言论都是气话。

空穴来风,必是已经有了这个想法,才能说出来,而且得到不少支持。继续发酵,就会有更多人盲从。

有个小故事,1918年流感大流行,美国就有民间流言,说这个病毒是德国人发明的化学武器。
结果民间敌视/仇恨德国移民,导致不少德国移民被残杀。

少数令人不安的言论将来会发展成什么,谁也不知道,何不从一开始就谨慎对待,防患于未然呢。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9:13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3-18 16:10 发表
任何阶层,团体都可以拥有代议士,新移民当然也需要。似乎运开很害怕。

最简单的,当议会里有人提出'核心论'或稀释核心论,当有人提议新移民申请入籍需要本地人支持,当有人提议缴交什么国民服役税,当 ...

我不同意有所谓的新移民议员。议员是代表整个选区的选民。在李光耀的领导下,经过几十年的努力,要消除只是代表某族群的议员。这也是集选区的最主要目的。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8 19:14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3-18 19:03 发表


我在中国生活过一段时间,目睹您说的外来人乡下人的现象。我在上海的公共巴士上,帮一位老农民提一袋田鸡下车,都被我的朋友阻止,只是因为他是乡下人。我不是说这是普遍现象,可能只是特殊例子。

这种不 ...

我小时候村里有几个“东北客”,就是从东北过来的小孩子,和我们读一个班。小孩子本身并无恶意,但是有意无意的还是会一起欺负这几个东北小孩儿。很遗憾/羞愧,我也是参与者之一。
大人们并没有告诉我们这是不对的,甚至老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我们从来不觉着这有什么不妥。

直到长大以后,再次遇到这些童年的朋友,听他们说起当时的遭遇的感想,突然觉得原来自己就是“作恶”的那一批人之一,羞愧,无地自容,哪怕当年只是无知的孩子。

我想,孩子确实还不明了很多观念,成人很必要告诉他们哪些是对的,哪些是错的。那些错的从一开始就不要去做。
一些过份的话,我们觉得不是大事情,可是这种观念就会被一些人吸收,做大。
纵容这种错误的人一样会背负心理的罪责。
所以每个新加坡人都有义务去纠正那些过激的言论,不要放纵,因为会伤害不少人的。

[ 本帖最后由 fengshan 于 2013-3-18 19:16 编辑 ]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9:23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3-3-18 17:22 发表
因此,新加坡政府根本不应该允许在国民之间,出现所谓的「新移民」这个群体。

同意!

我更建议立法阻止分裂国人的任何意图。有如我们的宗教和谐法。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18 19:28     标题: 回复 #50 fengshan 的帖子

当然目前法律架构下,新移民的权利无从削弱,但是如果'核心论'成为法律文件,在制定相关的利益等级政策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能忽视宣传舆论的作用和影响,新移民本身在议会和主流传媒就是弱势,如果在原则问题上做鸵鸟或自明清高,届时相关政策一旦制定,在喊冤叫屈就来不及了。按现在态势及舆论走向,可能的政策有:
-未参加过国民服役的男性公民,每年需缴纳国民服役税;
-新申请移民需有五个本地人,三个十年以上新公民,两个基层组织人员签名支持,
-核心公民子女,上学抽签有三次机会。
-非核心公民及其子女不得任职国家机要部门;

我对新加坡的法制有信心,但在强大的舆论宣传下,不合理政策出台的风险很高。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18 19:34     标题: 回复 #61 林叔献 的帖子

林先生概念不清了。

在我的印象里,集选区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不同族群在国会中都有代言人。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18 19:37     标题: 回复 #64 小民 的帖子

他们上面之义就是说上层建筑有清楚的意识到不给各别群体建立自己的特有政治山头, 而从国家政欧策上建立的国民融合机构就是要有系统的归收这些各别群体。各公民就要融化成一体, 同一基本的国族文化。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19:53

这些年来,同众多的美国人相处,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强势,虽然美国已经富强了近200年。

在70和80年代,受左倾思想影响,很多人都很反美。我也经常喜欢在美国人面前批评美国。但是,他们总是很耐心的听和温和的说出他们的观点。从来没有同我争执。所以让我感觉到他们的自信。而这种自信不是因为他们是世界第一强国的子民,或是因为美国的国力正在膨胀。而是因为他们的诚恳,宽容和知识。

我倒认为强势是一种没自信的表现。因为不自信,处处担心被欺负,被瞧不起,所以想要先发制人,要靠行为和语言来自防,甚至攻击。

还是那句话:我们都是新加坡人!团结一致,和谐相处,求同存异,同舟共济,共建新加坡!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20:00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3-18 19:34 发表
林先生概念不清了。

在我的印象里,集选区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不同族群在国会中都有代言人。

同意。是我没说清楚。

也是防止某人为了以争取某族群的利益而到这族群集居地地方竞选。

保证不同族群在国会都有代言人也是主要目的,但是他们也不能以只是代表某族群利益自居,这样肯定不能在集选区获胜。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8 20:16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3-18 19:28 发表
当然目前法律架构下,新移民的权利无从削弱,但是如果'核心论'成为法律文件,在制定相关的利益等级政策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能忽视宣传舆论的作用和影响,新移民本身在议会和主流传媒就是弱势,如果在原则问题上做鸵鸟或自明清高,届时相关政策一旦制定,在喊冤叫屈就来不及了。按现在态势及舆论走向,可能的政策有:
-未参加过国民服役的男性公民,每年需缴纳国民服役税;
-新申请移民需有五个本地人,三个十年以上新公民,两个基层组织人员签名支持,
-核心公民子女,上学抽签有三次机会。
-非核心公民及其子女不得任职国家机要部门;

我对新加坡的法制有信心,但在强大的舆论宣传下,不合理政策出台的风险很高。

不合理,分化国人的舆论是要批判,要阻止。

我们也要对各种言论分清楚:

- 核心论: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社会。同土生土长新加坡人为核心是完全不同的。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我认为这应该是主流民意。
- 缴纳国民服役税:我读过这位议员写在他们面薄上的建议原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指PR和外来的人口(非公民)。不是指公民。
- 申请公民时,要有新加坡人当推荐人:指的是在申请时,还没成为公民。只要成为公民,就应该一视同仁。

共勉!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18 20:33

富人多希望生活在法制社会, 财产有保障, 这是富人移民国外的主要因素。

不富的普通人 或底层的穷人, 一般是 无所谓的, 听天由命了。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18 20:38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3-3-18 20:33 发表
富人多希望生活在法制社会, 财产有保障, 这是富人移民国外的主要因素。

不富的普通人 或底层的穷人, 一般是 无所谓的, 听天由命了。

不富的人在法制社会也会得到各方面的保障,比如不被富人剥削或欺负,法制社会不只对富人有利。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18 21:11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3-3-18 20:38 发表


不富的人在法制社会也会得到各方面的保障,比如不被富人剥削或欺负,法制社会不只对富人有利。

中国近年来 多数是富裕的人家 移民, 主要是怕财富无保障。 留在国内的富人,有一部分往官场靠, 比如做政协 人大代表等, 有政治资本更好搞钱。。。。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21:21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3-18 18:27 发表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18 13:50 发表

新加坡已演化成自己的社会文化了, 也不太需要人种的分别, 只要此社会保持良好的教育和社会同化, 哪一边来的小孩我们都要有这能力把他们培养成才, 这样子的人群才能对新加坡尽忠感恩。

非常同意这段话。在这方面,美国有很多值得我们借鉴的地方。

最后一句,我补充一点:这样子的人群才能对新加坡的建设有积极的贡献。

我也是这样想,但是,新加坡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可以取消所有的种族类别。

还要等等吧。不然这种和谐会功亏一篑。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21:27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3-18 19:53 发表
这些年来,同众多的美国人相处,没有感觉到他们的强势,虽然美国已经富强了近200年。

在70和80年代,受左倾思想影响,很多人都很反美。我也经常喜欢在美国人面前批评美国。但是,他们总是很耐心的听和温和的说出他们的观点。从来没有同我争执。所以让我感觉到他们的自信。而这种自信不是因为他们是世界第一强国的子民,或是因为美国的国力正在膨胀。而是因为他们的诚恳,宽容和知识。

我倒认为强势是一种没自信的表现。因为不自信,处处担心被欺负,被瞧不起,所以想要先发制人,要靠行为和语言来自防,甚至攻击。

还是那句话:我们都是新加坡人!团结一致,和谐相处,求同存异,同舟共济,共建新加坡!

说得很好,支持。

都是新加坡人,不要把自己排除在外。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8 21:33     标题: 回复 #48 白马非马 的帖子

小民把自己当成了永久居民。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18 21:50     标题: 回复 #69 林叔献 的帖子

-核心论,真如林先生说的'新加坡人为核心',提出'核心论'根本是多此一举,因为区分非公民和公民很容易。'核心论'根本就是'项庄舞剑'。
-既然提出了'国民服役税',未服役的新公民有何理由不交?
-如果申请时就低声下气了,那么申请成功后就会一步登到平等吗?由此,那些以前批准而躲过签名支持的,可以彻底置身事外而事不关己吗?

政治不是请客吃饭。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18 22:03

还是 闷声发大财 的好。。。。。哈哈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3-3-18 22:11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3-18 20:16 发表
- 核心论: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社会。同土生土长新加坡人为核心是完全不同的。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我认为这应该是主流民意。

国家以国民作为国家社会的核心,这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新加坡国家以新加坡人为核心,我想不出这还有什么纰漏,还有人对之质疑的原因?或许,不同的国民之间有时候会发生些许诅咒,些许摩擦,然后彼此攻讦。然而,别忘了,每个新加坡人都有着宪法法律保护的基本权利,并不因为成为国民的先后秩序而有所区别。

刘程强的稀释核心论,不在于新加坡人是否是核心而在于核心的价值观被稀释,也就是说,新加坡人作为核心论和核心价值观被稀释是两个不同的议题。因此,根本没有“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这个问题存在。

QUOTE:
- 缴纳国民服役税:我读过这位议员写在他们面薄上的建议原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指PR和外来的人口(非公民)。不是指公民。

PR和外来人口都不是国民。既然是“非公民”,那么基本上就没有国民服役这个义务。提出这个意见的议员,已经没有作为议员的资格 -- 为什么呢?他连最基本的法律常识也没有。因为要做到向PR和外来人口收取国民服役税,就已经名不正言不顺。起码,他得提议修改宪法,制定「国民服役税」才有法可依。不过,如果做到这样离谱,干脆就像黑社会收「保护费」一样,来一个「外来人口安全税」就好了,何必大费周章。

QUOTE:
申请公民时,要有新加坡人当推荐人:指的是在申请时,还没成为公民。只要成为公民,就应该一视同仁。

这简直是没有知识的笑话。难道说,有人推荐人就万事大吉了吗?如果真要一视同仁,那么首先就得公布申请成为新加坡公民的最低条件。并且,在申请公民之前,必须已经在本地居住了3、5年。在取得国民身份之后,前二三年每年必须在新加坡居住最少若干时日等等。

老实说,我对于李连杰、巩俐这样的人成为新加坡公民,只觉得是新加坡人的耻辱。而且,对于一日之内就能够取得我国护照,披上我国制服、代表我国出赛的选手,我无话可说 -- 但是,作为新加坡人,忘却感到自己某些国人人格上的卑鄙。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18 22:28

楼上说。。。。老实说,我对于李连杰、巩俐这样的人成为新加坡公民,只觉得是新加坡人的耻辱。。。。

为何是这样呢? 他们交不交税?  富人交税 可是平民的 数倍多啊, 新加坡不欢迎能多交税的人吗?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18 22:45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3-3-18 22:11 发表
刘程强的稀释核心论,不在于新加坡人是否是核心而在于核心的价值观被稀释,也就是说,新加坡人作为核心论和核心价值观被稀释是两个不同的议题。因此,根本没有“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这个问题存在。

白马休要信口开河,胡说八道。刘程强说什么,工人党的网站上有文稿。你肯定没有读过!

你最好去读一读才来讲。居然连刘议员的话也敢随便篡改。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18 22:56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3-3-18 22:11 发表
国家以国民作为国家社会的核心,这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新加坡国家以新加坡人为核心,我想不出这还有什么纰漏,还有人对之质疑的原因?或许,不同的国民之间有时候会发生些许诅咒,些许摩擦,然后彼此攻讦。然而,别忘了,每个新加坡人都有着宪法法律保护的基本权利,并不因为成为国民的先后秩序而有所区别

我还是非常欣赏白马说的这句话!看来你对刘议员的“稀释论”完全不能认同。他正是按成为公民的先后秩序来做区别的。

这正是李叶明先生反对刘议员“稀释论”的主要原因。

既然你和李先生的看法如此一致,那你为何一致对李先生攻讦不止?这岂不是自己人打自己人?

不会是因为白马误解了刘议员,所以才会这么一套说?如果你知道了刘议员的真实说法,会不会立刻换一套呢?

群众的眼睛在等着看,看接下来白马到底要反对谁?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19 01:20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3-3-18 22:11 发表
国家以国民作为国家社会的核心,这是天经地义、毋庸置疑的。新加坡国家以新加坡人为核心,我想不出这还有什么纰漏,还有人对之质疑的原因?或许,不同的国民之间有时候会发生些许诅咒,些许摩擦,然后彼此攻讦。然而,别忘了,每个新加坡人都有着宪法法律保护的基本权利,并不因为成为国民的先后秩序而有所区别。

刘程强的稀释核心论,不在于新加坡人是否是核心而在于核心的价值观被稀释,也就是说,新加坡人作为核心论和核心价值观被稀释是两个不同的议题。因此,根本没有“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这个问题存在。


不知道白马先生是否误解了我说的。

我提到核心论是因为小民先生担心:如果'核心论'成为法律文件,在制定相关的利益等级政策也就顺理成章了。

我想提醒的是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核心论,没有错;也应该是主流民意。

以土生土长新加坡人为核心是刘先生提出来的,也就是要把公民分为是还是不是土生土长。总理也在国会说不能认同他的这种说法。白马可以参考相关文件。

工人党发表的有关新加坡人口的报告中也提到:

“坚实的新加坡人核心必须由秉持新加坡人价值观的人组成,他们的世界观,对地方或历史的认同,朋友的圈子和家庭,无异于其他新加坡人。”也就是说不是全部的新加坡人是新加坡人核心。甚至新加坡人核心还分坚实和不坚实的。我在拙文《也谈新加坡人核心》中有对这样的提法提出我的意见。不在这里重复。

有关国民服役税部分,我建议白马先生先阅读这位议员的建议原文才来否定对方的议员资格也不迟。更不应该只凭假设的事实来逻辑推理,最后推出结论。

有关考虑由新加坡人成为申请公民者的推荐人的建议。我尊重白马先生的看法。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3-18 19:28 发表
当然目前法律架构下,新移民的权利无从削弱,但是如果'核心论'成为法律文件,在制定相关的利益等级政策也就顺理成章了。

不能忽视宣传舆论的作用和影响,新移民本身在议会和主流传媒就是弱势,如果在原则问题上做鸵鸟或自明清高,届时相关政策一旦制定,在喊冤叫屈就来不及了。按现在态势及舆论走向,可能的政策有:
-未参加过国民服役的男性公民,每年需缴纳国民服役税;
-新申请移民需有五个本地人,三个十年以上新公民,两个基层组织人员签名支持,
-核心公民子女,上学抽签有三次机会。
-非核心公民及其子女不得任职国家机要部门;

我对新加坡的法制有信心,但在强大的舆论宣传下,不合理政策出台的风险很高。




这是我的看法:

不合理,分化国人的舆论是要批判,要阻止。

我们也要对各种言论分清楚:

- 核心论: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社会。同土生土长新加坡人为核心是完全不同的。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我认为这应该是主流民意。
- 缴纳国民服役税:我读过这位议员写在他们面薄上的建议原文,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是指PR和外来的人口(非公民)。不是指公民。
- 申请公民时,要有新加坡人当推荐人:指的是在申请时,还没成为公民。只要成为公民,就应该一视同仁。

共勉!


[ 本帖最后由 林叔献 于 2013-3-19 01:21 编辑 ]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9 09:13     标题: 回复 #78 白马非马 的帖子

新加坡核心

就我所记忆所及,目前把公民与永久居民(就是说整体居民)当成新加坡核心的,就只有工人党的人口政策报告中提到。工人党的报告后面的附录中的一张表把永久居民归类在新加坡核心中。

这说法不是李叶明先提出来的。

[ 本帖最后由 运开 于 2013-3-19 09:27 编辑 ]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9 09:35



QUOTE:
原帖由 运开 于 2013-3-19 09:13 发表
新加坡核心

就我所记忆所及,目前把公民与永久居民(就是说整体居民)当成新加坡核心的,就只有工人党的人口政策报告中提到。工人党的报告后面的附录中的一张表把永久居民归类在新加坡核心中。

这说法不是 ...

工人党的报告里把PR当成核心似乎只是为了凸显其政策让“核心”占的比例较大而已,是个数字游戏,因为同一份报告的前边的部分又有论述说在新加坡长大的人是核心(第一代新公民/PR显然不在其列)。 有点让人失望的报告,好像没太用心去做。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9 09:45     标题: 回复 #84 fengshan 的帖子

大家在激烈交流之后,如果再回去读一下政府的白皮书与工人党的政策报告,或者更能心平气和地谈人口议题。

人口与国家经济、政治、社会发展息息相关,多一点交流是件好事。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3-3-19 09:50     标题: 新加坡得天独厚

新加坡得天独厚,有三对眼睛看核心问题。

大议题本来就复杂,理性交流,不伤和气。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9 10:02     标题: 回复 #13 小民 的帖子

多谢提供另外一个角度,确实没想到此一问题。

抱歉抱歉!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9 10:04     标题: 回复 #17 Missile311 的帖子

看了您的帖子,很敬佩您,呵呵。

不过,我不觉得强势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而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呵呵。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9 10:08     标题: 回复 #48 白马非马 的帖子

其实,我觉得说“必要之恶”可能有点过了。根本不存在“恶”,国家收纳经济移民,并没有义务。(政治与战争移民除外,这是道义问题),所以谈不上恶。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19 10:13     标题: 回复 #50 fengshan 的帖子

说实话“遣返”和“取消国籍”,就像笑话一样,而且,说出这样话的人,我是不屑与之多言的。

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意见,大家摆事实,讲道理,讨论问题就讨论问题,说着说着就要动手了,这像什么话。

而且,李叶明先生的这个论坛,起码没有乌七八糟的骂娘存在,虽然有不同意见(而且冲突相当厉害),“大体上”可以公平讨论。

这是李先生的一大贡献!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9 10:22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9 10:13 发表
说实话“遣返”和“取消国籍”,就像笑话一样,而且,说出这样话的人,我是不屑与之多言的

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意见,大家摆事实,讲道理,讨论问题就讨论问题,说着说着就要动手了,这像什么话。  ...

自命清高不能解决问题的。纵容也是一种恶。
恶言恶性/分裂性言论就像是病毒,不加控制就会在人群中蔓延,放任之就是贻害无穷。新公民对于这个危害的恐惧多过PR,因为PR真的还可以选择退出,公民的选择就没那么多。
作者: 不平    时间: 2013-3-19 10:23

白马非马已经陷入为反对而反对,为批驳而批驳的误区了。

工人党的国会发言和人口政策报告其实多处在玩字眼,比如工人党主席Sylvia Lim在提到目前10个人中有4个外国人后,用到了抓眼球的一个词indigenous ——“Indigenous Singaporeans feel under siege, wondering ....”,在这里她似乎是想表示“新加坡人”的占全部人口的比例在减少。但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新加坡的Indigenous  people实际应该是马来族,这在宪法里也是有专门条款说明的。那么Ms Lim文中的Indigenous Singaporeans究竟用意何在,也颇为耐人寻味。

再比如Ms Lim为了与grow up in and with Singapore的新加坡人区别开,在提到新公民时用了Instant citizens一词——“instant citizens can be Singaporean in name and have all citizenship rights, but for the Singapore core to be strong, the core must be strongly Singaporean in values, worldview, culture, sense of place and history, and network of friends and family”。这个词也很有意思,让人不禁联想到新公民就像方便面,买过来加点开水放个三五分钟就好了。其实大家已经多次指出,外国人成为公民之前,一般先要住满4年才成为永久居民,再4年才能申请入籍,整个流程下来大都要8年了——而或许在Ms Lim的眼中8年也是不够的,至少要像陈硕茂议员一样入籍前在新加坡住了10年才不算Instant citizens。

此外还有工人党秘书长刘议员异曲同工的“稀释土生土长核心说”。

在其报告中,工人党又匪夷所思地把连instant citizens都算不上的PR也列入了核心——怎么他们忽然又不怕核心被弱化、被稀释了?

或许这就叫做“横竖都有理”。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9 09:35 发表“

工人党的报告里把PR当成核心似乎只是为了凸显其政策让“核心”占的比例较大而已,是个数字游戏,因为同一份报告的前边的部分又有论述说在新加坡长大的人是核心(第一代新公民/PR显然不在其列)。 有点让人失望 ...


作者: 不平    时间: 2013-3-19 10:26

很庆幸像林先生、运开先生等一样能理性看待问题的新加坡土生或土长的公民仍占新加坡人的主流。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3-19 01:20 发表


不知道白马先生是否误解了我说的。

我提到核心论是因为小民先生担心:如果'核心论'成为法律文件,在制定相关的利益等级政策也就顺理成章了。

我想提醒的是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核心论,没有错;也 ...


作者: 不平    时间: 2013-3-19 10:52

社会上有理性和不理性两种声音,由于劣币驱逐良币,理性的声音会被责难,被攻讦,被威胁,这种现象有时会从虚拟世界延伸到现实生活。

现实生活受到影响的理性声音有的会选择坚持与不理性声音战斗,有的会选择妥协,更多的则可能为求自保而不再发声,或投票时投弃权票。一旦不理性的声音盖过理性的声音(非理性人数并不一定占优),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一句不屑一句君子,可见纪博士是位爱惜羽毛、有些小清高的文人,可是对手却有可能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有朝一日您从“不屑与之多言”变成“不屑与之言”、“不与之言”最后变成“不言”的时候,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9 10:13 发表
说实话“遣返”和“取消国籍”,就像笑话一样,而且,说出这样话的人,我是不屑与之多言的。

君子动口不动手,有什么意见,大家摆事实,讲道理,讨论问题就讨论问题,说着说着就要动手了,这像什么话。  ...

[ 本帖最后由 不平 于 2013-3-19 10:56 编辑 ]
作者: 不平    时间: 2013-3-19 10:54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9 10:22 发表


自命清高不能解决问题的。纵容也是一种恶。
恶言恶性/分裂性言论就像是病毒,不加控制就会在人群中蔓延,放任之就是贻害无穷。新公民对于这个危害的恐惧多过PR,因为PR真的还可以选择退出,公民的选择就没 ...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9 11:22     标题: 回复 #82 林叔献 的帖子

其实我个人有类似工人党所说的核心观点:[坚实的新加坡人核心必须由秉持新加坡人价值观的人组成,他们的世界观,对地方或历史的认同,朋友的圈子和家庭,无异于其他新加坡人。]

就是说:新加坡人的价值观,可以是由新加坡自身中心的演变而形成的价值观,而认同和秉持这样价值观的人就是新加坡的核心。因为心向着新加坡就会促成新加坡的坚实。在这种情况之下,土生和不土生都不是重点了。不坚实就是松散的。如果希望新加坡好,就不希望它是松散的。就如一个家庭一样,有它的价值存在,不容破坏。所以在所有的包容度下,是不是以新加坡的凝聚为基础。

但是,这种东西是无法衡量的,我们用什么方式去区分?对吗。所以,也只能说新加坡人就是新加坡的核心。所有的政策都只能以国籍身份来区分。

如果是这样,小民的顾虑是不是多余的(按照你针对小民的情况来说)。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9 11:55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9 09:35 发表

工人党的报告里把PR当成核心似乎只是为了凸显其政策让“核心”占的比例较大而已,是个数字游戏,因为同一份报告的前边的部分又有论述说在新加坡长大的人是核心(第一代新公民/PR显然不在其列)。 有点让人失望的报告,好像没太用心去做。

说说我的看法:

工人党的意思会不会是这样:
因为[坚实的新加坡人核心必须由秉持新加坡人价值观的人组成,他们的世界观,对地方或历史的认同,朋友的圈子和家庭,无异于其他新加坡人。]所以,这就不分土生公民,新公民,永久居民了。

但是,我们要思考的是,永久居民是不是准公民。如果一个人确定自己是准公民的话,就可以排除很多心理障碍,而能把自己归纳入核心内。问题是:
1。新公民是从众多的永久居民中筛选的,所以不意味着成为了永久居民,就必然成为新加坡公民。
2。永久居民每个五年(?)得重新申请延期,但不意味着必然会延续这个身份,有可能被终止的。
3。现有的永久居民还保有原国家的国籍,还是某国的公民。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何让一个永久居民定下心来把心留在这里呢?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19 12:15     标题: 回复 #97 mpt 的帖子

可能上层建筑就是要营造一个永久居民是一个不稳定的过渡接段,需要快快决定申请入籍才能安稳?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19 12:18 编辑 ]
作者: fengshan    时间: 2013-3-19 12:17     标题: 回复 #97 mpt 的帖子

都是私下的猜测而已,WP没有进一步诠释(有人不是说,“WP没有义务给你解释”他们的政策云云。执政本事怎么样不知道,不过这份官僚的傲慢倒是学的十足十)。

PR是否核心不论,公民就不要再区分了。WP应该着重提出自己的政见,还有解决各类问题的政策方法,为了反对而反对,提出一个不成熟的人口政策论,只能是显得还很不成熟。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9 12:59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19 12:15 发表
可能上层建筑就是要营造一个永久居民是一个不稳定的过渡接段,需要快快决定申请入籍才能安稳?

永久居民的身份应该是让双方给彼此有选择的机会。
其实,有些永久居民,也不打算入籍。

报道是这样:
[政府下来也将每年批准3万名外籍人士成为永久居民,确保我国有合适的潜在公民人选,但永久居民总人数将维持在50万至60万人之间。] 

[《人口白皮书》建议将永久居民人口维持在五六十万,以确保有足够的人成为新公民。这意味着每年需引进大约3万个永久居民。目前的永久居民为53万3000多人。
]
作者: mpt    时间: 2013-3-19 13:06



QUOTE:
原帖由 fengshan 于 2013-3-19 12:17 发表
都是私下的猜测而已,WP没有进一步诠释(有人不是说,“WP没有义务给你解释”他们的政策云云。执政本事怎么样不知道,不过这份官僚的傲慢倒是学的十足十)。

PR是否核心不论,公民就不要再区分了。WP应该着重提出自己的政见,还有解决各类问题的政策方法,为了反对而反对,提出一个不成熟的人口政策论,只能是显得还很不成熟。

我们只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

工人党也是给我还不到水准的感觉。
作者: 新新人    时间: 2013-3-20 10:19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14 发表
       因为毕竟任何一个国家即使拒绝外来移民也并不是一件罪恶,国家只有对内负责的义务,而没有接受外来移民的责任。更何况即使新加坡将移民数量减少,其对外来劳工的开放度也远远高于很多封闭的国家如日本和中国。

纪先生说,拒绝外来移民不是一件罪恶。

李先生说,排外不是爱国。

这两个说法显然都正确。不过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在下请教纪先生,不是罪恶的事情就是对的事情吗?就应该做,可以做吗?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0:38

移民本来是 国家的 利与弊问题,    怎么能与罪恶扯上关系? 利大于弊就 做, 弊大于利就 不做。 移民 又不是 因避战火而来难民, 你不要 硬要强行塞给你。

[ 本帖最后由 古长龙 于 2013-3-20 10:41 编辑 ]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20 10:42     标题: 回复 #102 新新人 的帖子



QUOTE:
李先生说,排外不是爱国。

如果真的爱国,那就去学国语,若连自己的国语都不肯花心思学,那么说自己有多爱国就有点牵强。

你可以说学国语并不是强制性,不过若是出自自己的意愿就更难能可贵。

目前国会里只有李总理一人会以国语发言,这就是“实际爱国”的表现。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0:46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3-3-20 10:42 发表


如果真的爱国,那就去学国语,若连自己的国语都不肯花心思学,那么说自己有多爱国就有点牵强。

你可以说学国语并不是强制性,不过若是出自自己的意愿就更难能可贵。

目前国会里只有李总理一人会以国语 ...

你是说国会里只有李总理一个人是真心爱国的吗?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0:47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18 22:56 发表

我还是非常欣赏白马说的这句话!看来你对刘议员的“稀释论”完全不能认同。他正是按成为公民的先后秩序来做区别的。

这正是李叶明先生反对刘议员“稀释论”的主要原因。

既然你和李先生的看法如此一致 ...

奇怪,自从我指出白马误读刘程强之后,这白马就再也不发言了。

怎么会事?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0:51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3-3-20 10:42 发表


如果真的爱国,那就去学国语,若连自己的国语都不肯花心思学,那么说自己有多爱国就有点牵强。

你可以说学国语并不是强制性,不过若是出自自己的意愿就更难能可贵。

目前国会里只有李总理一人会以国语 ...

哈哈, 马来语虽是国语, 但不是说 英语 华语 淡米尔语 也是同等的吗? 尤其 英语是官语啊, 怎么 爱国就一定读 马来语呢?这是什么逻辑?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20 10:59     标题: 回复 #107 古长龙 的帖子

您没有读宪法,宪法明文定马来语为国语,马来族为原著民,有特别保护。四大语只是官方承认语,但行政语是英语。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1:03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20 10:59 发表
您没有读宪法,宪法明文定马来语为国语,马来族为原著民,有特别保护。四大语只是官方承认语,但行政语是英语。

我知道,但我是质疑 不读马来语与不爱国 划等号 的说法。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1:03



QUOTE:
原帖由 新新人 于 2013-3-20 10:19 发表

纪先生说,拒绝外来移民不是一件罪恶。

李先生说,排外不是爱国。

这两个说法显然都正确。不过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在下请教纪先生,不是罪恶的事情就是对的事情吗?就应该做,可以做吗?

纪先生是想给排外除罪?

这是在鼓励排外,鼓励拒绝外来移民吗?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20 11:19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3-3-20 10:51 发表


哈哈, 马来语虽是国语, 但不是说 英语 华语 淡米尔语 也是同等的吗? 尤其 英语是官语啊, 怎么 爱国就一定读 马来语呢?这是什么逻辑?

国语,官方语言及行政语言,每一个都有特别意义,虽然国语并没有行政语那么通俗,但是它在国家宪法上的地位是不容置疑的。

我不是说不学国语就不爱国,但是不学国语肯定在爱国的体现上变得不完美。

对那些开口闭口都说爱国的人来说,既然爱国爱得那么义无反顾,那岂能忽略国语的学习呢?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1:22     标题: 回复 #102 新新人 的帖子

拒绝外来移民是不让还没有移民的外来者移民过来。

排外是排斥已经存在的外来移民。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1:29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3-3-20 11:19 发表


国语,官方语言及行政语言,每一个都有特别意义,虽然国语并没有行政语那么通俗,但是它在国家宪法上的地位是不容置疑的。

我不是说不学国语就不爱国,但是不学国语肯定在爱国的体现上变得不完美。

对 ...

对于母语非 马来语的移民, 英语好 母语好就够格了。  白求恩不会中国话 他比 大山 更爱中国, 虽然 大山的 中国话比普通的中国人说的更好,因为他是相声演员, 说学逗唱 是基本功。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20 11:38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0:46 发表


你是说国会里只有李总理一个人是真心爱国的吗?

在国会里,懂得国语的华人并不只李总理一人。

李总理在这一方面做了非常好的示范,值得赞赏。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1:41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0:47 发表

奇怪,自从我指出白马误读刘程强之后,这白马就再也不发言了。

怎么会事?

你在这里也有好一段时间了,难道你不知道白马不是什么时候都发言的吗。

他认为应发言的时候,你也阻止不了。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1:55     标题: 回复 #115 mpt 的帖子

有没有可能是他想骂人却不能骂,只好不发言了?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20 11:55     标题: 回复 #110 大黄蜂 的帖子

给“排外除罪”?

呵呵,首先,我说过了,“我不认为新加坡排外”,如果排外,我就不会到新加坡来了。纯属个人意见,不求别人认同,诸位认为新加坡排外,我没有办法改变诸位的思想。

第二,“除罪”更谈不上,要除罪那首先认为那是一种罪恶,我并不认为“即使关紧移民的大门”就是一种“罪恶”。


兼答上面的网友:不是罪恶的事就可以做吗?


抱歉,我是个自由主义者。我对别人的要求是“凡是法律不禁止的行为”,即使我不赞成,我也认为他们有权力去做。当然,对自己的要求不是如此。

我以前就曾经写过文章,讨论“人有没有龌龊权力”,我认为如果把道德泛化,就会造成人性中的虚伪,所以,比如“看A片”从佛教的角度来看不好,但如果你在家一个人看A片,却被公安抓了要罚款坐牢,我就觉得这是非常过份的行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人有龌龊的权力。


对国家也是如此,新加坡即使关上了大门,也根本不是罪恶,而且,“新加坡的国民”有权力,我相信也有智慧作出对他们最有利的选择。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2:13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11:55 发表
有没有可能是他想骂人却不能骂,只好不发言了?

他绝对可以表达他的看法,合不合每一个人的观点,那是另外一回事。他的华文底子深厚,遣词用字换一换就可以了。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3-20 12:16

另外,我也想提醒诸位。

一件事,并非只要是“实事求是”就一定是“对”的。


我来举个例子:

事实:我家里有点脏,也有点味道,好长时间没清理了。

结果有一天,家里突然来了客人,没来得及打扫:

我设计一下三种情境:

A:客人说“你家好脏啊,而且也臭得很”;

B:我自己说“我家好脏啊,而且也臭得很”;

C:我家新进门的媳妇说“我家好脏啊,而且也臭得很”


这三种情况其实都说的是事实,但素昧平生的客人说的话最让人生气,媳妇说得话也让我非常没面子,而最好的方式是我自己说,这显得我的谦虚和大度。


我举上面的例子是想说一个事实,即“并不是说实话说真话”就不会招人怨气的。同样一件事,不同的人说出来效果并不相同


而就来自中国的移民而言,无论是永居还是入籍了的,其身份都比较“敏感”,这是事实。

所以今天《早报》上有吴俊刚批评“本地人不要有岛民意识”的文章,同样一篇文章,如果是我们这样的“中国人”或者是“中国移民”来写,那“无论这件事是不是事实”,都只会造成更大的“裂痕”。

其实我对政治并不感兴趣,而且说实话,平常最喜欢的是读读书,以前真是因为做研究太累所以写这种豆腐块来放松自己,现在却有点本末倒置了。

但我想说的是,有时候对一件事“顶得太厉害”,反而会让自己吃更多的亏。就像是不是支持或反对移民政策而言,在座诸位的很多行为根本就是在“帮倒忙”。

本来移民政策并没有特定的针对性,收紧移民,来自马来、印尼、菲律宾的移民皆受影响,但现在“来自中国的”移民却跳出来发针对性很强的文章,是不是有点惹火上身的感觉呢?不知道这到底算是“智慧”呢?还是“勇敢”?

无论如何,我们要知道,新加坡是“另一个国家”(这是就PR而言,对入籍者也要认识到自己身份的敏感性,起码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它有自己的“利益诉求”,而且,新加坡的民众最近十来年“积怨不少”,而移民不过是一个宣泄口而已

请大家注意,上次大选四成左右“不支持”执政方就已经非常说明问题了。而且,“凭良心说”你们不觉得前几年的移民是非常容得的吗?

那时连厨师呆上没几年都可以拿PR,我当时真是觉得颇为不可思议,现在的“收紧”也算是对以前的反拨,难道就是“排外”和“民粹”吗


新加坡和中国不一样,中国过去数十年中犯了无数的错误,却依然能够有今天的成就,而且以後的提高空间依然非常非常大。


但新加坡不一样了,它太小太小了,而且周围又是紧盯着它的一双双眼睛,所以它不能犯错误,有时宁可慢一点,也总比翻船要好

所以现在“放慢”移民速度,完全是非常合理的一个选择。


以上纯属个人意见,不求共鸣。


我向来说话如此,而且完全发自肺腑,如有得罪之处,也不敢求原谅。

[ 本帖最后由 michaelji 于 2013-3-20 12:22 编辑 ]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2:21     标题: 回复 #118 mpt 的帖子

对,那就算他无话可说吧。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2:35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20 11:41 发表


你在这里也有好一段时间了,难道你不知道白马不是什么时候都发言的吗。

他认为应发言的时候,你也阻止不了。

拜托,我是要阻止他发言吗?我是问他为什么不发言。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2:39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20 12:13 发表

他绝对可以表达他的看法,合不合每一个人的观点,那是另外一回事。他的华文底子深厚,遣词用字换一换就可以了。

华文底子深厚,遣词用字换一换,就可以改变事实了吗?

好吧,我相信你!刘程强的说法与白马的说法显然不一致。且看白马怎么换遣词用字来解决这个矛盾。


这是白马非马说过的话:

每个新加坡人都有着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并不因为成为国民的先后秩序而有所区别。

刘程强的稀释核心论,不在于新加坡人是否是核心,而在于核心的价值观被稀释。

因此,根本没有“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这个问题存在。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2:40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12:21 发表
对,那就算他无话可说吧。

不对,他应该是不想说。

我们在这里也不是每一个贴都跟,都要回的。很多网友好像都是这样。他们不回帖了,不表示他们认同你或无话可说了。对不对?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2:42     标题: 回复 #123 mpt 的帖子

原来经常不回帖,是为了说错以后不回帖,不会感到丢面子。反正也经常不回的啦。

白马需要这样的面子吗?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2:46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2:35 发表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20 11:41 发表

你在这里也有好一段时间了,难道你不知道白马不是什么时候都发言的吗。

他认为应发言的时候,你也阻止不了。

拜托,我是要阻止他发言吗?我是问他为什么不发言。

你误会了。

我知道你是问他为什么不发言了。没有阻止的意思。

我是说他喜欢发言就发言,不想发言就不发言。的意思。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2:54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2:39 发表

华文底子深厚,遣词用字换一换,就可以改变事实了吗?

好吧,我相信你!刘程强的说法与白马的说法显然不一致。且看白马怎么换遣词用字来解决这个矛盾。

对我来说,华文底子深厚,可以把意思表达得更透彻到位,而不是用来改变事实。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2:55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2:42 发表
原来经常不回帖,是为了说错以后不回帖,不会感到丢面子。反正也经常不回的啦。

白马需要这样的面子吗?

你严重误解了。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3:04     标题: 回复 #122 大黄蜂 的帖子

请麻烦同时把刘程强和白马的说话贴上来,顺便让我知道矛盾在那里,让我思考思考,谢谢。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3:07     标题: 回复 #123 mpt 的帖子

说着玩玩,无关紧要的,就不需要每次都回。

说不清楚的,太麻烦的,也没必要回。

以上都是不想说。

白马非马为什么不想说,还是等他想说时自己说吧。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3:20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13:07 发表
说着玩玩,无关紧要的,就不需要每次都回。

说不清楚的,太麻烦的,也没必要回。

以上都是不想说。

补充一下:

不想纠缠了,自然不回了。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3:22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20 13:04 发表
请麻烦同时把刘程强和白马的说话贴上来,顺便让我知道矛盾在那里,让我思考思考,谢谢。

白马的话我前面已经放了。刘议员的话请你去看他在工人党网站上公布的国会发言稿。或者你可以看这里比较容易。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C1%F5%B3%CC%C7%BF

刘议员说:

这个所谓的新加坡人核心到底有多少是道地的新加坡人已经是个问题。

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到底真正占我们总人口的多少百分比呢?

我不是要特意分别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新公民。

然而请记得的是,这些都是人,人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和生活的习惯都因环境、国情和习俗的不同而有异,需要时间磨合,也需要适当的磨合环境。

以我国生活的紧张步伐和新组屋区各家自理,邻居都可能认识不完的环境,没有磨合新移民的条件。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3:27     标题: 回复 #128 mpt 的帖子

刘议员还说过: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C1%F5%B3%CC%C7%BF

行动党的部长和大多数议员都支持这种填补本地人口不足的策略。他们认为我国本来就是由外来移民组成的,我们的祖先也是外来移民,现在我们也可以接受外来移民,再来组成新加坡国民的核心。

这个逻辑和理论其实犯了时空上的失忆症。请不要忘记,虽然新加坡人的祖先大都来自中国,印度和邻近的国家,但是我们经历过了几十年的建国历程以后,这一代的新加坡人已经可以算是道地的新加坡人

如果逻辑是以前我们曾经是外来移民,所以现在就应该、也能够接受外来移民,那么,同样的,我们也曾经是马来西亚的一份子,今天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回归马来西亚而毫无疑问呢?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3:30     标题: 回复 #128 mpt 的帖子

很显然,刘议员谈的不是稀释核心价值观的问题。他谈的是不能接受外来移民成为核心,因为那是对新加坡人核心的稀释。很清楚了对吧!

奇怪,您也没读过刘议员的国会发言吗?

我印象中您也一直替刘议员辩护。您都不知道他说过什么,您怎么知道李叶明批评的对不对呢?

[ 本帖最后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3:33 编辑 ]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3:35     标题: 回复 大黄蜂 的帖子

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没有看全部的帖。我现在要处理一点事。回头找你。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3:45     标题: 回复 #130 mpt 的帖子

这个理由要看情况。

如果连一个回合都没有,那就谈不上纠缠了,可能是没有太大兴趣,也不想坚持,说过就算了。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0 14:04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20 13:35 发表
给我一点时间,我还没有看全部的帖。我现在要处理一点事。回头找你。

啊,,,你真的没读过?

这个讨论已经一个月了吧。你连引发论战者的原话都没读过?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3-20 14:08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3:27 发表
刘议员还说过:

同样的,我们也曾经是马来西亚的一份子,今天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回归马来西亚而毫无疑问呢? ...

他为什么说"回归"呢?新加坡加入马来亚联合邦然后退出, 他认为新马的关系和中台是一样的?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4:15     标题: 回复 #137 华林 的帖子

问得好,这说明他潜意识中还是认为新马一体。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4:18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14:15 发表
问得好,这说明他潜意识中还是认为新马一体。

新马回归一国的话, 新加坡人愿意多缴税 还是愿意少缴税? 国民会同意回归 吗?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20 14:20     标题: 回复 #137 华林 的帖子

新加坡岛本来就属于马来苏丹的,是马来苏丹割给英国当殖民地的(有三个州,新加坡,槟城,和  马六甲(与荷兰交换的) )后英国同意归还这三个殖民地,和从泰国那儿拿回北部的三个州, 在和东马的汶莱, 沙巴,沙捞越, 一起组成马来西亚联邦而独立。

新加坡是先回归马来西亚(马来亚),再说马来西亚那儿独立出来的。

新加坡不是从英国那儿自己独立出来的。

所以在未来若有三长两段,是要再回归马来西亚的,不是回归英国。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20 19:28 编辑 ]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4:23     标题: 回复 #139 古长龙 的帖子

请参考以前加入马来西亚联邦时的公投选项。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4:26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14:23 发表
请参考以前加入马来西亚联邦时的公投选项。

时代变了, 那时参与投票的人的思维, 学识, 经济基础  都和现在的国民不一样了。  参考还有何价值???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14:28     标题: 回复 #142 古长龙 的帖子

时代会变,历史是延续的。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3-20 14:49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20 14:20 发表
新加坡岛本来就属于马来苏丹的,是马来苏丹割给英国当殖民地的(有三个州,新加坡,槟城,和  马六甲(与荷兰交换的) )后英国同意归还这三个殖民地,和从泰国那儿拿回北部的三个州, 在和西马的汶莱, 沙巴, ...

新加坡既然已经独立,为什么还要提回归呢?议员说话是不是应该考虑到会误导人?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3-20 15:19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3-3-20 14:26 发表


时代变了, 那时参与投票的人的思维, 学识, 经济基础  都和现在的国民不一样了。  参考还有何价值???

你可以问问看,多数人会答:What!!?? are you kidding?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20 16:42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20 14:20 发表
新加坡岛本来就属于马来苏丹的,是马来苏丹割给英国当殖民地的(有三个州,新加坡,槟城,和  马六甲(与荷兰交换的) )后英国同意归还这三个殖民地,和从泰国那儿拿回北部的三个州, 在和西马的汶莱, 沙巴,沙捞越, 一起组成马来西亚联邦而独立。

新加坡是先回归马来西亚(马来亚),再说马来西亚那儿独立出来的。

新加坡不是从英国那儿自己独立出来的。

所以在未来若有三长两段,是要再回归马来西亚的,不是回归英国。


楚越先生的这段话有不准确的地方。

何来的英国同意归还这三个殖民地?何时同意?归还给谁,柔佛苏丹?

简单是说一下:槟城和马六甲在1948年成为马来亚联合邦的一部分,而新加坡还是英国直辖殖民地。1957年马来亚独立。1959年新加坡完全自治。1963年新加坡同马来亚,砂捞越和沙巴(没有汶莱)合并,组成马来西亚联合邦。

何来的新加坡先回归马来西亚(马来亚)?

为何在未来若有三长两短,是要回归马来西亚?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20 17:01     标题: 回复 #146 林叔献 的帖子



QUOTE:
1959年新加坡完全自治

准确的说法是:1959年新加坡完全内部自治,外交及内部安全仍由英国掌控。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3-20 17:26     标题: 1959年新加坡内部自治,外交、内部安全与防务由英国掌控.

作为那个时代社会变迁的见证者,我认为林叔献的说法基本正确,楚越说的错误较多。而粗茶淡饭的补充是正确的,我认为还应该加上防务也由英国负责。完整的说法是:1959年新加坡内部自治,外交、内部安全与防务由英国掌控.

再者,楚越说文莱加入马来西亚,也是错的,文莱原来是有意加入,但最后并没有加入马来西亚。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3-20 17:49     标题: 不知这回楚越要不要纠正自己的错误?

想想有点不可思议,文莱根本没有加入马来西亚,谁不知道马来西亚联邦里头没有文莱?楚越怎么会连这个事实也搞错呢?楚越不是很熟悉马来西亚事务与历史的吗?
不知这回楚越要不要纠正自己的错误?

又,楚越说i沙巴、砂拉越在西马,又错了,这两个州是在东马。楚越先生,您怎么东西不分?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3-3-20 18:08 编辑 ]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20 19:35     标题: 回复 #149 韩山元 的帖子



QUOTE:
文莱根本没有加入马来西亚。。

在原本的英国的设计蓝图是有包刮汶莱的,本来汶莱苏丹本身也希望加入联邦,但后来他们自己的人民反对(因为需要分利益)加入而放弃的。。但这个大门还是常开给汶莱的,而马来苏丹也愿意看到, 因为不论是马来文化或历史根源,他们都是一家的脉统的。。

QUOTE:
沙巴、砂拉越在,。。。这两个州是在东马

是的, 沙巴、砂拉越两个州是在东马,谢谢 (一时手快)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20 19:39 编辑 ]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9:42     标题: 回复 #131 #132 大黄蜂 的帖子

按照工人党所说的核心观点:
[坚实的新加坡人核心必须由秉持新加坡人价值观的人组成,他们的世界观,对地方或历史的认同,朋友的圈子和家庭,无异于其他新加坡人。]

还有总理的新加坡核心:
[新加坡核心真正涵盖的人,包括在本地成家和建立家园的人,他们秉持新加坡人的价值观、与我们拥有共同的理想,在这里落地生根并效忠新加坡。当他们念信约,以及在国庆日看到直升机飞过时,他们会觉得这是个特别的时刻。]

那么,土生公民,土长公民,新公民,永久居民,各自的圈子里必然的都有核心和非核心的人存在。但是,有一点是可以心照不宣的,就是土生,土长的公民应该大多数是符合核心价值的,次之是新公民,然后是永久居民。

因为,土生,土长会是组成核心的大部分,所以刘程强的这段话:
[因此,这个所谓的新加坡人核心到底有多少是道地的新加坡人已经是个问题,更何况,到了 2030 年时,这个所谓的新加坡人核心只占 690 万总人口的 55%。所以,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到底真正占我们总人口的多少百分比呢?]
就能领会它的意义了。55%的公民,而占核心比例最多的土生土长到底能有多少。所以,新加坡的核心人口是不是不到一半。一个国家的核心人口不到一半。

从这点,我们可以理解刘程强的:
[我不是要特意分别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新公民。我们应该对获得公民权的新公民一视同仁,至少他们愿意放弃原本的公民而成为新加坡公民。然而,请记得的是,这些都是人,人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和生活的习惯都因环境、国情和习俗的不同而有异,需要时间磨合,也需要适当的磨合环境。]

他们说的或许就是核心价值观的意义吧,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20 19:47     标题: 回复 #146 林叔献 的帖子



QUOTE:
归还给谁,柔佛苏丹?

先回答这个, 之后各州的马来苏丹建立联合的苏丹国,再后来同意建立君主立宪的民主共和联邦国。 都是会有各州苏丹轮流当任这国家的最高元首 (如我们的总统)
最高元首的苏丹就是那时的国家代表,所以是能代表国家接受这归还的州的

QUOTE:
为何在未来若有三长两短,是要回归马来西亚?

建国总理不是有探问,新加坡若愿意重回马来西亚联邦,他们要接受我们吗?   他们回答在这暂时不需要。。

QUOTE:
槟城和马六甲在1948年成为马来亚联合邦的一部分

这就是回归的某种型式, 因为本来在历史就是属这母体的

QUOTE:
新加坡还是英国直辖殖民地。1957年马来亚独立。1959年新加坡完全自治。1963年新加坡同马来亚,砂捞越和沙巴(没有汶莱)合并,组成马来西亚联合邦

这就是新加坡回归马来亚的某种型式, 因为本来在历史就是属这母体的

QUOTE:
何来的英国同意归还这三个殖民地?何时同意

英国同意组成马来西亚联合邦,这就是同意归还的某种型式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20 20:01 编辑 ]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9:47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14:28 发表
时代会变,历史是延续的。

我估计 现在的新加坡人 大多数不会投 赞成票 回归马来西亚的。  除非马来西亚发展得比 新加坡富裕。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19:52

如果 想支持回归 马来西亚的人多点的话, 新移民多数是冲着新加坡而来的,不是马来西亚, 到时我估计投 反对票的会多, 除非允许他们 退出新加坡国籍。。。。。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19:55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2:39 发表

这是白马非马说过的话:

每个新加坡人都有着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并不因为成为国民的先后秩序而有所区别。

刘程强的稀释核心论,不在于新加坡人是否是核心,而在于核心的价值观被稀释。

因此,根本没有“公民是不应该分核心和非核心”这个问题存在。

所以白马说的话,是不是,在核心价值观上,土生公民,土长公民,新公民,永久居民可能都有人达不到。但是理论上,成为了公民就是新加坡核心了。

核心价值观,只精神上的,心里的。无从计算。
但是新加坡的核心人口是可以计算的,就是没有分原公民,新公民,凡是新加坡人都是核心。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20:03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3:30 发表
很显然,刘议员谈的不是稀释核心价值观的问题。他谈的是不能接受外来移民成为核心,因为那是对新加坡人核心的稀释。很清楚了对吧!

奇怪,您也没读过刘议员的国会发言吗?

我印象中您也一直替刘议员辩护。您都不知道他说过什么,您怎么知道李叶明批评的对不对呢?

刘程强是不是不能接受外来移民成为核心,他有解释,是指在精神上,感情上的。我是想,因为移民幼时的启蒙阶段和成长过程,是刻骨铭心的感情。而对于一个新的国家,要把它拥抱在怀里,是要努力的。所以,这个艰难的时期是需要时间消化的。因此,或许,引进新移民需要时间才能为核心的缘故吧。但是,因为这些无法区分,我们说,凡是新加坡人就是新加坡的核心。

如果你有看过我的帖子,你应该会知道,我不会替任何人辩护,我会为我认为对的道理辩护。我不赞成刘程强的土生核心论,我也没有批评李叶明。我认为每个人都有发言权,他们知道要对自己的发言负上一定的社会代价。

我不满的,只是如果有人对新加坡这个国家不尊重和不重视而已。意见不同,不是问题。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20:03



QUOTE:
原帖由 古长龙 于 2013-3-20 19:47 发表
我估计 现在的新加坡人 大多数不会投 赞成票 回归马来西亚的。  除非马来西亚发展得比 新加坡富裕。

如果回归马来西亚后,不需要国民服役了呢?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20:10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13:45 发表
这个理由要看情况。

如果连一个回合都没有,那就谈不上纠缠了,可能是没有太大兴趣,也不想坚持,说过就算了。

人有不同。有些人可以往来很多回合。

你不觉得白马通常只有一两回合吗。
作者: 入乡随俗    时间: 2013-3-20 20:11     标题: 回复 #151 mpt 的帖子

刘程强说:我不是要特意分别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新公民。

其实这就是在“分别”了,只是他认为他的“分别”不是特意的,是有自己道理的。
作者: 入乡随俗    时间: 2013-3-20 20:13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20 20:10 发表

人有不同。有些人可以往来很多回合。

你不觉得白马通常只有一两回合吗。

因为它只会散布谬论,很容易被戳穿。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20:13



QUOTE:
原帖由 大黄蜂 于 2013-3-20 14:04 发表


啊,,,你真的没读过?

这个讨论已经一个月了吧。你连引发论战者的原话都没读过?

我是说你贴上来给我的,我全还没看。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0 20:17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20:03 发表

如果回归马来西亚后,不需要国民服役了呢?

兵役是公民的义务和权利, 不是苦差事。 如果把服兵役当做负担, 那国家给他们高薪补偿 不行吗?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20:22



QUOTE:
原帖由 mpt 于 2013-3-20 20:10 发表
人有不同。有些人可以往来很多回合。

你不觉得白马通常只有一两回合吗。

白马非马看到你的评论,肯定哭笑不得。他是被禁了无数次后,不得不收敛。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0 20:25     标题: 回复 #162 古长龙 的帖子

我也哭笑不得了。

不是每个国家都有强制性兵役的,新加坡就是因为这么小只有这么点人,才不得不全民皆兵。
作者: 入乡随俗    时间: 2013-3-20 20:49     标题: 李寧國在FB上说:

今天在《聯合早報》言論版看到新家佛學院助理教授紀贅撰寫的《第三只眼看新加坡的移民與核心問題》一文。

這篇文章是“大義滅親”,針對李葉明捅的蜂窩,刮了他一巴掌。
對於真正以事論事的文章,才能讓人信服。

其中他提到重點:“無論是從咖喱之爭,孫旭還是馬馳事件,以及中國新貴對新加坡樓市的高調掃貨,都讓本地人産生一種生存空間上的壓迫。在這種情況下在給對方貼上“排外”的標簽,並挑戰者本地人核心論,給人一種得寸進尺的感覺。”

“想入籍日本和中國,比登天還難,爲何不指責他們排外”?

說得好,李葉明,YOU ARE GAME OVER。
作者: 入乡随俗    时间: 2013-3-20 20:51     标题: 还有文化与民主的FB

http://www.facebook.com/#!/perma ... ;id=281073658607029

李叶明,听着:

你已经不在风头浪尖上的对象了!现在你就是一条等着万棒侍候的丧家狗!

今天早报在《舆论》版刊登了新加坡佛教学院助理教授纪赞的文章《第三只眼睛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网友已经转载了这篇文章。

李叶明,你的狗眼看清楚了这篇文章里说得是什么了没有?

这篇文章已经宣判:你现在已经没有资格再和咱们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扯谈什么‘新加坡核心价值’问题了!

你要谈,可以。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确认你到底是谁再说!你先把如下问题说清楚!

1.你,自称是新加坡公民,为什么要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网站发表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辩论与涉及新加坡国内的课题?你的动机是什么?

2.你,凭什么资格说,自己是代表原籍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已经宣示成为新加坡的公民的新移民反对土生土长的新加坡有关新加坡的核心价值观的立场?你的动机是什么?

3.你,凭什么资格说,你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之间辩论有关新加坡核心价值处于被凑的处境时,把自己比喻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孙旭在新加坡的遭遇?你的动机是什么?

你必须对上述问题在报章和社交网站上公开提出明确的说法,然后让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确定你是否有资格与咱们辩论任何有关涉及新加坡核心价值观的问题!

明确的告诉你,新加坡佛教学院助理教授纪赞不是和你一样吃饱撑着没事干。他的这篇文章《第三只眼睛看新加坡的移民与核心问题》就是要告诉你:在涉及有关新加坡核心价值观的问题上,行动党已经把你抛弃了!这就是新加坡的政治生态!你也就别太看得起自己!没用。

明确的告诉你,别以为你已经避过了风头浪尖,没事了,可以再爬出来乱吠。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手中还紧握着打狗棒等着你爬出来。

咱们痛打丧家狗从来就不会去理会行动党心疼与否!只要你狗性不改,咱们还是照打不误!如果你连这起码的能耐都憋不住,那你就不甭想在新加坡政治圈子混!

该说的,已经说了。而且说得很多,也很白了。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21:31



QUOTE:
原帖由 入乡随俗 于 2013-3-20 20:11 发表
刘程强说:我不是要特意分别土生土长的新加坡公民和新公民。

其实这就是在“分别”了,只是他认为他的“分别”不是特意的,是有自己道理的。

就如我们在这里,为了表达我们的一些想法,我们不得不说“原公民”“新公民”一样,是为了说明一些东西,让人容易理解,对吗?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21:34



QUOTE:
原帖由 入乡随俗 于 2013-3-20 20:13 发表


因为它只会散布谬论,很容易被戳穿。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当然可以有你的想法。
作者: mpt    时间: 2013-3-20 21:52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3-3-20 20:22 发表

白马非马看到你的评论,肯定哭笑不得。他是被禁了无数次后,不得不收敛。

我是凭我自己的看法表达意见,我说错了,他好言更正也好(假设),开帖骂我也好(假设),我无所谓,我不会哭也不会笑,我的话说出来了,我自己会负责。如果我说错了,我愿意道歉。误解了一个人,反而是给那人造成困扰和难受。

他为什么而改变,有没有改变,他自己最清楚。只要他自己觉是最妥当就好。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20 22:29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20 19:35 发表


在原本的英国的设计蓝图是有包刮汶莱的,本来汶莱苏丹本身也希望加入联邦,但后来他们自己的人民反对(因为需要分利益)加入而放弃的。。但这个大门还是常开给汶莱的,而马来苏丹也愿意看到, 因为不论是马 ...

何谓原本的英国的设计蓝图?有文件吗?

何谓文莱苏丹本身也希望加入?有证据吗?

总之,事实是:文莱没有加入。这是常识。

[ 本帖最后由 林叔献 于 2013-3-20 22:32 编辑 ]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20 23:28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3-20 22:29 发表


何谓原本的英国的设计蓝图?有文件吗?

何谓文莱苏丹本身也希望加入?有证据吗?

总之,事实是:文莱没有加入。这是常识。

马来西亚的概念(包括马来亚半岛、文莱、沙巴、沙劳越及新加坡),是马来西亚国父东姑的构思,并非英国所设计的。此构思会让英国失去许多殖民地,英国断不会这么傻,不过基于现实,她最后还是无奈地同意。

文莱苏丹原本对这个概念十分感兴趣,但是后来决定不加入,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人民的反对(叛乱已经在英国的协助下平服了),而是苏丹提出的种种要求如:原油控制权、经济控制权、至少十个国会议席等等,没有一一被接受。

[ 本帖最后由 粗茶淡饭 于 2013-3-20 23:36 编辑 ]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20 23:47     标题: 回复 #170 林叔献 的帖子



QUOTE:
何谓原本的英国的设计蓝图?有文件吗?
何谓文莱苏丹本身也希望加入?有证据吗?
总之,事实是:文莱没有加入。这是常识。

林老师, 这已好几年前的事了,记得当时英文报/海峡时报的星期日版有好几大篇幅的专题报导, 因为英国那边的国会挡案对这段历史有解密和公开, 所以当时英语界的报纸(包刮英澳新马汶等)都有加入热闹报告和讨论。。

几个要点。。

1。 英国那边其实在二战后的几年就设立这组成马来西亚联邦的专案小组。。其本来蓝图就是要包刮西马,新加坡,汶莱,沙巴,沙捞越。 这样子才有能力保护自己来对抗当时的印尼,越南等。同时也好于南面的澳大立亚和新西兰互相配合。


2。 汶莱当时一开始就在蓝图里面,汶莱苏丹也本来愿意加入这联邦的,但他面对一些自己王室成员和民众的反对, 所以在这方面拉拉扯扯, 马来亚这边因为心急,还出动了一队的苏丹团去汶莱游说,也愿意给他们保留很多好处,但最终没有谈成,他们是很气馁的,因为历来这马来文化圈就是这么几十个苏丹 (包刮好几些印尼那边的苏丹,虽然被荷兰所废了,但在地方还是保留影响力的)他们王室贵族都是互相通婚的,大家其实是一家人。


我是觉得有点奇怪,为何这里华文界对此资讯的漏遗?  所幸我是看英华两份报纸的人,有时间也看一下美英日的报纸。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21 00:27 编辑 ]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20 23:50     标题: 回复 #172 楚越 的帖子

根据资料,确实有不少英国官员呼吁政府让殖民地独立。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21 06:13     标题: 回复 #172 楚越 的帖子

楚越先生:是的,事情是已经过了很多年了,但是有很多重大事件,还是记忆犹新。而这些事件我们又只能从媒体的报道得知,也只能把这些报道当真相。至于怎么去解读,见仁见智。如果是遇到有不同的说法,总是想搞清楚,希望先生不要介意。

每天读不同报纸,甚至不同媒体的报道,是不少人的习惯。至少我的一些朋友是这样的。现在只要把电脑一打开,读哪国的媒体报道,都很方便。当然,也越来越多的新闻网页开始收费了。

不知道楚越先生为何问:为何这里华文界对此资讯的漏遗?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3-21 08:06     标题: 回复 #174 林叔献 的帖子



QUOTE:
不知道楚越先生为何问:为何这里华文界对此资讯的漏遗?

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此地华报界历来都常这些独立导主要成归功于当时热烈的本土反殖运动?但此挡案的公开会不会造成认为这只有点画蛇添足的过激,而故意对此资讯的漏遗?因为当时英国放弃她的一百多个殖民地可是世界性的格局,不是单从某地区的影响的事? 但印度军警不合作的压力却是对英国很真实的,还有美国欧洲等国,宗教界和英国民众的压力也是很真实的,

马国国父东姑阿都拉曼的非暴力的坚持努力,理性, 智慧,仁慈,视野,也是很重要的。 世上哪个开国人士会这样轻易把自己的土地这样让走,给人一生路和共生共荣。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3-21 08:32 编辑 ]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1 08:15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3-21 08:06 发表


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此地华文报界这些独立导主要成归功于当时热烈的本土反殖运动?但此挡案的公开会不会造成认为这只是画蛇添足,而故意对此资讯的漏遗?因为当时英国放弃她的一百多个殖民地可是世界性的 ...

你是认为 反殖民地的成果的取得,不是单独归于殖民地的人民, 而要和英国国内反对殖民的人士 一起分享功劳吗?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21 08:18



QUOTE:
原帖由 入乡随俗 于 2013-3-20 20:49 发表
其中他提到重點:“無論是從咖喱之爭,孫旭還是馬馳事件,以及中國新貴對新加坡樓市的高調掃貨,都讓本地人産生一種生存空間上的壓迫。在這種情況下在給對方貼上“排外”的標簽,並挑戰者本地人核心論,給人一種得寸進尺的感覺。”

看来纪先生真的'大义灭亲'了。而且,纪先生已经开始超越李叶明的知名度,成为新移民的另类代表了,真的很难理解这种拼命的自我反省的动力是由何而来的,希望纪先生心想事成。

咖喱事件,孙旭或马驰事件,并不是中国新移民所特有,同样也发生在本地人当中。而且中国新移民二十年,只是这三件事就给人'得寸进尺'的感觉了,实在没有道理。纪先生不去疏导本土人的偏向片面思想,却这样火上浇油,只会是问提更加深入激化。

以纪先生的人生经验和教育背景,一味的忍让,低调,低声下气会平息事端和得到更多,才是对这片收留土地的'感恩'。但是我认为针锋相对地把事情辩论清楚,开诚布公地说出自己的内心感受才是真正爱这个国家和这个国家的人民。

当然,纪先生梦想着回江南小镇安度晚年的移民心态,不会理解准备扎根于此的人争抢自身权益的欲望,只是希望纪先生能够想到:将来自己拍拍屁股站起来走人了,别人却要很辛苦地擦您那些留下来的污渍。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1 10:10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3-21 08:18 发表

看来纪先生真的'大义灭亲'了。而且,纪先生已经开始超越李叶明的知名度,成为新移民的另类代表了,真的很难理解这种拼命的自我反省的动力是由何而来的,希望纪先生心想事成。

咖喱事件,孙旭或马驰事件 ...

纪先生虽然是移民,但显然还没有融入,还把自己当“外人”。

这原本也没什么问题。但问题是,他还把所有新移民都当成“外人”,并且替这些“外人”一并反省了。

要反省也没问题。可纪先生凭什么把大家都当“外人”?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21 14:46     标题: 回复 #178 大黄蜂 的帖子

纪先生的观点可能代表了一部分新移民的反省立场,就有很多人并不认同他的反省立场。

由此看出把永久居民和新公民同划为'新移民',有其不可调和的矛盾,在很多问题的讨论中很容易混淆而引发误解。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3-21 17:52     标题: 网上的发言的只能代表他自己,

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网上的发言只能代表他自己,最多代表他的家人,不要动不动就以众人的代表发言。

所以,在我看来,无论是李叶明还是那位助理教授纪先生,都不能代表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或永久居民。我相信他们两位也没有以“某某方面”的代表自居。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3-21 18:07     标题: 回复 #180 韩山元 的帖子

谢谢韩老师的发言。

我一直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论,不要在有意无意中露出以新移民或新公民代表自居的心态。

我也希望读文章的朋友们,不要把我视为新移民或新公民的代表。我绝对没有这个想法。请不要让我代表谁。我只是以一个新移民(有时是新公民)的身份表达个人的看法而已。我的文章也不代表任何机构(包括随笔南洋网)的立场。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3-21 18:16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14 发表
    这种情况,不仅仅在新加坡存在过。在别的国家也非常普遍,像前不久一个中国移民在美国“超速撞死人了”(呵呵,似曾相识啊,对对了,和新加坡的法拉利撞车案一样),但他拿出两百万美金的保释金,结果舆论又是一片哗然。

其实,我们从法制的观点来看,这位移民拿钱保释的行为,并没有什么过失(撞人的事肯定有罪,我们姑且不提),因为这是按法庭要求所做的,为什么民众还会哗然呢?

这是因为这种行为所显示出的“强势”让美国人的心灵受到了冲击。

这个例子很有意思。

如果换成美国人或其他富裕国家的人,拿出两百万保释金保释在外,会引起哗然吗?

如果不会。那就说明是美国舆论有双重标准,而不是中国人“强势”。

我想,任何人都不可能为了满足别人的双重标准,而一直自我保持“弱势”。这样的要求违反了民主社会最基本的“公平原则”。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3-3-21 18:36     标题: 回复 #182 叶明 的帖子

徐拒絕承認駕車肇事致死,並於去年12月6日被關押於金郡監獄。由於當局擔心徐會逃回其母國,故保釋金特意被抬高到兩百萬。

不料在保釋金聽證會的時候,徐的母親立刻開出了全額的保釋支票。徐在被沒收護照後當庭釋放。

金郡檢察官伊恩.古德休(Ian Goodhew)表示:鮮少見過有被告能支付這麼大數額的保釋金。
=========================================
这个例子很无奈,母亲有能力保释儿子,难道应该为了保持“弱势”而让儿子继续被关押吗?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3-3-21 18:54

去年 那个在美国的酒店 要黑人服务员提供性服务的 法国名流 不是也被巨额保释了吗? 没有引起惊讶吧。

[ 本帖最后由 古长龙 于 2013-3-21 19:41 编辑 ]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3-21 20:05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14 发表
  其实对核心论也罢、人口增长的数字也罢,都可以也应该静下心来仔细考虑,以得出一个就事论事的客观结论,而没有必要剑拔弩张地拼个你死我活,双方互相体谅妥协并双赢才是对新加坡最为有利的结果。而对新移民,对这个我自认为已然是非常好客的小红点多一点感恩之心,少一点得理不饶人的气势,其实也算是融入的一个姿态。

我不知道是我的文章,还是刘议员“置工人党于死地”的评语,让纪先生产生了双方想“拼个你死我活”的感觉。

我写文章讨论一些观点和看法,提出一些批评和意见,无论怎么尖锐,我都会努力做到就事论事,不做人身攻击,不摸黑,不煽情。我只想把观点和问题谈清楚。如果我哪里没有做到以上几点,欢迎纪先生批评指正。

我想,没必要看到几个尖锐措辞,就说是想“拼个你死我活”。刘程强可是反对党领袖,我只是普通公民。至于吗?

何况那些尖锐措辞,如“失意症”“不归路”“有逻辑问题”等,都是刘议员对他的国会同僚使用的语言。或许大家没有注意他的国会发言。我想在这里特别说明一下。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3-21 20:30

最后说一下,我非常同意纪先生所说,新移民应对小红点多一点感恩之心。

这也正是我费力不讨好,去写这种明知会得罪人的文章的原因。

因为我确实认为,任何分化国民,类似效法台湾搞族群政治的趋势,对小红点来说都可能是一场无法承受的灾难。为了小红点的将来,也是我们的将来,我才会选择站出来批评。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3-22 07:40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3-3-21 20:30 发表
最后说一下,我非常同意纪先生所说,新移民应对小红点多一点感恩之心。

这也正是我费力不讨好,去写这种明知会得罪人的文章的原因。

因为我确实认为,任何分化国民,类似效法台湾搞族群政治的趋势,对小红 ...

对国家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和对不同意的意见提出不同的看法和反驳就是对“小红点的一点感恩之心”

我支持你继续为国家的未来议题发言。

只有那些没自信的人才会进行人身攻击,甚至攻击腰带以下。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3-22 08:44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3-3-21 18:07 发表
谢谢韩老师的发言。

我一直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论,不要在有意无意中露出以新移民或新公民代表自居的心态。

我也希望读文章的朋友们,不要把我视为新移民或新公民的代表。我绝对没有这个想法。请不要让我代表 ...

可是如果文章在主流媒体发表,读者看来就是一种群体声音了,就必然会代表了多数或少数新公民,造成一定的影响效应。可能代表不是主动的有意识的,但不可避免会产生代表的结果。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3-22 09:05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3-22 08:44 发表

可是如果文章在主流媒体发表,读者看来就是一种群体声音了,就必然会代表了多数或少数新公民,造成一定的影响效应。可能代表不是主动的有意识的,但不可避免会产生代表的结果。

小民喜欢代表别人,特别是新移民,不见得其他人也有这样的喜好。

纪老师的论点,充其量只是他对新移民的呼吁,还有安抚本地人情绪的成份在内,我怎么看都看不出他代表别人,至少他本人一直强调自己的观点不代表别人。
作者: robot    时间: 2013-3-22 09:47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3-3-22 09:05 发表


小民喜欢代表别人,特别是新移民,不见得其他人也有这样的喜好。

纪老师的论点,充其量只是他对新移民的呼吁,还有安抚本地人情绪的成份在内,我怎么看都看不出他代表别人,至少他本人一直强调自己的观点 ...

我记得纪先生只是在这里强调他只代表个人的观点。可是在公开的文章中, 纪先生似乎一直都是以新移民自居,强调的是新移民的观点,而非自己个人的观点。 如果我记错, 请指正。
作者: robot    时间: 2013-3-22 09:57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28 发表
  对了,忘记说一句。

从“经济方面”考虑,以及从新加坡“总体未来长期发展”的考虑,我个人是觉得新加坡“需要更多移民”的。

但既然不少中下层民众如此反对(不要被刘程强先生所代表的反对党人议席之少所迷惑,要知道反对票实际是有百分之四十之多),起码在“短期”,在“基础设施”获得加强之前,暂时放缓外来移民的数量是“有必要”的。

即使是牺牲“部分中小企事业主”的利益,也是一种“必要的伤亡”,否则在民众反对,民心动荡结果下得来的经济发展,是会很快失掉的。  

另外一个有意思的事是纪先生在公开的媒体上一直以无条件反思的新移民形象出现, 可是在这里,也只是在这里, 纪先生又开始冷静的告诫新加坡应该怎么样。读起来,真是让人别有一番滋味。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3-22 14:08     标题: 回复 #191 robot 的帖子

我也有同感。纪先生还建议新移民要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多一点同情默应之心呢。

如果这样的想法包括对新公民而言,那也是在搞分化啦呀。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3-18 09:14 发表
所以,我个人真心建议新移民要意识到自己的“力量”,并且,在很多时候多一点同情默应之心。
....

在很多时候,多一点忍让,并不是无能和退缩,而是内心强大的表现。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