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散文] 《一把七彩的乌木秦琴》——佟暖 [打印本页]

作者: 佟暖    时间: 2013-1-17 23:16     标题: 《一把七彩的乌木秦琴》——佟暖

一把七彩的乌木秦琴



佟暖




已届古稀之年的叶勉康先生是新加坡第一份中文报《叻报》主编叶季允的公子。
九十年代初,我与勉康先生在晋江会馆相遇,得叶老厚爱,馈赠与我一把秦琴、一把琵琶(断头)、一把洞箫、一本粤剧唱词手稿、一本古钱币研究的手稿(后两者均为线装本,为叶季允先生墨宝)。
当年,我从勉康老先生手中接过这些东西,苍凉之意袭面而来。一是文化传承的无力之感;二是耄耋之年的拳拳付托,竟成为我多年未敢提及的一件心事。这两天,收到儿子为我拍下来的照片,从家里的小库房里找出来的这把乌木秦琴,以它七彩的靓丽,一下子又唤起了我脑海深处的记忆。我想,是应该将它们公诸于世的时候了……
据勉康先生叙述,他自小就见到父亲请来家里弹奏粤曲的琵琶女。从他的描述,可以想见于金石诗词有很深造诣的父亲——季允老先生浓浓文化气息的家居和社交生活,给幼年的儿子留下一辈子无法磨灭的印象。
可惜的是,父亲去世了,收养他们的叔辈后来将他送进英文学校求学。勉康先生说: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无法继承我父亲最可珍贵的文化遗产,哪怕是一个字。父亲的字画扇面、金石篆刻等等遗物,流落四处,既使少有收藏的博物馆,也少见展示。为这无可挽回的结局,勉康先生学习打坐,从禅寺佛庙里学经的过程中认识汉字。然后,他自制两把洞箫参与粤剧社的乐队,从粤剧曲乐中重新找回记忆的阳光,得到身心两方面极大的补偿。
他来晋江会馆参观华乐团主办的琵琶乐器展,勉康先生对我说:现在很少人欣赏粤曲,很少人会说广州话,在组屋里的生活很孤单。老伴已不久人世,能说几句贴心话的人也相继离去。往后的日子很难过啊!
和其他老人一样的遭遇也发生在他的身上,他不是不会说英语,但西化的潮流和语言(方言)的隔阂,无时无刻都在加深和加大老人的困扰。自己一辈子想寻找和走回来的路竟然这么崎岖艰难,一切以数字演算所得的经济成果,却是将老人打发到殖民地时代二等公民的黑白照片中。
生命有限,而一切比人的生命更为长久的器物,是否得以留存?得以延续和传递一些无形或无声的但足以涤荡心灵的信号?从中国历史的长河中,从曾经沦落殖民统治下的华夏子孙当中,我们看到许多血泪交织的坎坷历程。
也许,还从秦代开始……从弦鼗而来,从长城的苦役中击弦的粗糙之手而来,从敦煌石窟优雅的飞天之臂而来,从跨洋过海的摇橹的指掌中而来的声音早已烟消云散。但它以彩贝的靓丽,镶嵌吉祥如意花好月圆的图景,只把美好祝福留给后人:但愿人的世界,一天比一天好。


图片附件: 5f93c265t6e7a8b9b6050&690.jpg (2013-1-17 23:16, 86.55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54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6086



图片附件: 5f93c265t6e13fbdca8be&690.jpg (2013-1-17 23:16, 66.02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56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6087



图片附件: 5f93c265t6e2a3c984d71&690.jpg (2013-1-17 23:16, 52.98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51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6088



图片附件: 5f93c265t6e1312aa9be1&690.jpg (2013-1-17 23:16, 59.92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53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6089


作者: 池桢    时间: 2013-1-18 08:34

琴声悠悠历史弹。

连续读了您的几篇“琴”文,赞之。
作者: 佟暖    时间: 2013-1-18 15:58     标题: 回复 #2 池桢 的帖子

久违了。
谢谢来访。
作者: 佟暖    时间: 2013-1-18 15:59     标题: 回复 #2 池桢 的帖子

久违了。
谢谢来访。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