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祝贺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打印本页]

作者: wgz641010    时间: 2012-10-11 19:39     标题: 祝贺中国作家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惊闻中国作家获得本届诺贝尔文学奖,这是华人世界值得庆贺的大事,是否可以认为从此华人文化登上

世界主流文化的殿堂;是否可以说几十年来中国不但在经济上有长足进步,同时在文化事业上也有巨大

进展呢?展望未来,中华儿女将迈着更加自信的步伐,为世界做出更大贡献

[ 本帖最后由 wgz641010 于 2012-10-11 19:41 编辑 ]
作者: 十年计划    时间: 2012-10-11 19:49

看到了,真的很开心,恭喜
作者: wgz641010    时间: 2012-10-11 19:51

一百多年来,许多西方人把中国文化当成落后的,甚至是愚昧的,连我们自己的一些同胞也对中国文化

予以鄙视,盲目崇拜西方,似乎西方人比我们更高一等。

中国经济强盛令中华文化有了强大的载体,中华文化以其强大的魅力再一次展示在世界面前
作者: wgz641010    时间: 2012-10-11 19:57

华人朋友们,举杯庆贺吧
作者: Eri    时间: 2012-10-11 20:02

恭喜莫言!

我的旧帖《喜欢莫言》: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extra=page%3D3

有位农民,整天弯腰劳作,与驴马打交道,非常贫困,冬天连棉衣穿不上。后来听说,写文章的作家可以“一天吃三顿饺子”,他决意用写作来改变自己的生活。  

这位农民是莫言。多年后的今天,自言当年为了能吃上饺子而写作的他,已经成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当代中国文坛最具个人特色的作家之一。著有长篇小说〈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生死疲劳〉、〈檀香刑〉、〈蛙〉,中篇小说〈透明的红萝卜〉、〈红高粱〉、〈牛〉,短篇小说〈拇指铐〉、〈冰雪美人〉、〈沈园〉等。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从图书馆借来2012年第一期的《小说月报》,目录中看到莫言的这篇短篇小说《澡堂》, 一口气读下来,在人物的嬉笑怒骂中直呼畅快、过瘾!

喜欢莫言。闲话唠嗑中流露出风趣诙谐,字里行间闪烁着机锋,是莫言;用看似轻松幽默调侃的笔调讲述人间悲苦,表面的漫不经心、信手拈来,实则反将生活的真相衬得更凝重,也还是莫言。

[ 本帖最后由 Eri 于 2012-10-11 20:06 编辑 ]
作者: 十年计划    时间: 2012-10-11 20:05



QUOTE:
原帖由 Eri 于 2012-10-11 20:02 发表
恭喜莫言!

我的旧帖《喜欢莫言》: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extra=page%3D3

有位农民,整天弯腰劳作,与驴马打交道,非常贫困,冬天连棉衣穿不上。后来听说,写文章的作家可 ...

他的作品真的很喜欢,得奖实至名归
作者: Eri    时间: 2012-10-11 20:07



QUOTE:
原帖由 十年计划 于 2012-10-11 20:05 发表

他的作品真的很喜欢,得奖实至名归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2-10-11 20:55

真的假的得奖啊? 领回来奖了吗? 还是只是在提名阶段?   我就看了 红高粱 电影。 莫言的小说没看过, 不知道和曹雪芹有多大差距。。。。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1 20:58

哈哈哈,我也来得瑟得瑟 。知道今天晚上公布结果,这等得我心焦呀,在19:17得知此消息,我的那颗坚强的心呀,终于可以回到它的位置上去了。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1 21:02     标题: 回复 #8 古长龙 的帖子

这是真的,用自己柔柔的左手狠狠的捏一下自己的右手,有感觉了呗?哈哈哈 提名阶段老莫在第四位,今天在正式的第一位。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2-10-11 21:05

哦, 祝贺!! 看来我朝还是有文彩的。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1 21:05

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也是现在销售很畅销的一部。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2-10-11 21:12

真是我们华文世界的骄傲, 献朵红花吧。。。。

图片附件: [9999华文学 之花] 9999诺贝尔文学奖之花.JPG (2012-10-11 21:12, 50.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20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3837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1 21:35

莫言,作家, 1955年2月生于山东高密,童年时在家乡小学读书,后因文革辍学,在农村劳动多年。1976年 加入解放军,历任班长、保密员、图书管理员、教员、干事等职。   1981年 开始创作生涯,发表了《枯河》、《秋水》、《民间音乐》等作品。   1986年 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   1991年 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鲁迅文学院创作研究生班并获文艺学硕士学位   1997年 以长篇小说《丰乳肥臀》夺得中国有史以来最高额的“大家文学奖”,获得高达十万元人民币的奖金。   1997年 脱离军界,转至地方报社《检察日报》工作,并为报社的影视部撰写连续剧剧本。   2000年 《红高粱家族》获亚洲周刊选为20世纪中文小说100强。   2001年 《檀香刑》获台湾联合报读书人年度文学类最佳书奖。   2003年 《檀香刑》获第1届鼎钧双年文学奖。   2005年 再次失手于茅盾文学奖。《四十一炮》获第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获香港公开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学位。  当代著名作家莫言文学作品《蛙》
2006年 出版第一部章回小说《生死疲劳》获颂福冈亚洲文化大奖。   2006年12月15日,【2006第一届中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莫言以十年345万元的版税收入,荣登作家富豪榜第20位,引发广泛关注。2007年9月11日,中国作家富豪榜的子榜单【中国作家实力榜】发布,由包括朱大可、谢有顺、陈晓明在内的十位文学评论家共选出了58名作家上榜,其中莫言以9票高居榜首,余华、史铁生、阿来和王安忆以6票同居次席。   2007年7月出版散文集《说吧,莫言》。这套书分为三卷,约100万字,全面展示了莫言的心路历程。   2008年 《生死疲劳》获第2届红楼梦奖首奖。   长篇小说《四十一炮》系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最终入围作品。   2009年12月,出版长篇小说《蛙》,创作手法别具一格,小说由四封长信和一部话剧构成,讲述了一个乡村妇产科医生的人生经历,表现一个时代的难和痛。   2011年8月,长篇小说《蛙》获第八届茅盾文学奖。   2011年11月,受聘请为青岛科技大学客座教授[1]。
莫言参加活动(16张)  2011年11月24日下午,中国作家协会第八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投票选出中国作协第八届全委会副主席,莫言当选副主席。   2012年5月受聘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兼职教授。[2]   2012年10月11日19时(北京时间),莫言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3]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2-10-11 21:42

说了一大堆, 到底他写的哪一部 小说得的诺贝尔啊?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1 21:51     标题: 回复 #15 古长龙 的帖子

好像是<蛙>,我不确定,还没有找到最后结果。
作者: 悲情城市    时间: 2012-10-11 22:02

获奖作品《丰乳肥臀》,

此奖项见证着一个东方大国正缓缓的全面崛起。
作者: 古长龙    时间: 2012-10-11 22:07

和 羊脂球 没啥两样吧?
作者: 悲情城市    时间: 2012-10-11 22:10

北京时间10月11日19时(当地时间10月11日13时),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宣布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莫言。诺贝尔委员会给其的颁奖词为: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2012 was awarded to Mo Yan "who with hallucinatory realism merges folk tales, history and the contemporary"。)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10-12 00:24     标题: 大约是20年前莫言来过新加坡

值得庆贺!

记得大约是20年前莫言来过新加坡参加国际华文文艺营,希望早报能把这段往事追述一下,当时他的身份还是部队作家,匆匆飞来新加坡,还穿着深绿色的军裤.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08:49

哈哈哈哈,老莫又多了一堆钢丝呀,中国有5000年的历史,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从骨子里透出的文化气息,在每一个华人的身上都会或多或少的散发出魅力,那是一种气质,更是一种精神。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08:53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10-12 00:24 发表
值得庆贺!

记得大约是20年前莫言来过新加坡参加国际华文文艺营,希望早报能把这段往事追述一下,当时他的身份还是部队作家,匆匆飞来新加坡,还穿着深绿色的军裤.

韩老师真是好记性呀,佩服佩服。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10-12 10:01     标题: 对莫言的印象,请看“文学天地”。

过奖过奖,我的记性其实越来越差,“忘性”倒是越“老”越好,关于对莫言的印象,我另发了帖子在“文学天地”。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10:18

其实莫言的获奖不只是一个荣誉而已,他也代表了中国文化被认可,或者说,中国以经济和文化一起走向世界,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获奖,他都是中国文化的真谛而产生的效果。身为华人,都会为之骄傲。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2-10-12 10:21

莫言是我最喜欢的两位当代作家之一,另一位是早逝的史铁生。

他的获奖希望能激起我们对华文创作更多的信心,呵呵。只是可惜华文之美,在翻译中往往会失掉,准备有空找本他作品的英译本来翻翻看,看有没有失色之处。瑞典文就不必了,我不懂。

对了,不知道有没有读莫言小说的读书计划?

有的话,我一定报名参加。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10:25     标题: 回复 #25 michaelji 的帖子

你出现啦 ,喜欢你的风格,还保留一份自我。朦胧的感觉,你和莫言在某些方面还有相似之处呢。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2-10-12 10:58     标题: 回复 #26 OXO 的帖子

您太高看我了,高得我蹦十丈高都够不着,高得我边做梦也不敢想,高得我就算再自大也没有那份雄心。

除了我们都是男人外,我们没有一点相似。嘿嘿。

他是大人物,我是无名小卒;

他是非常优秀的作家,我以前是靠研究古代优秀的作家来混个文凭的;

他是个有才气且勤奋的写者,我是个无才气而懒散的混子;

他是个体制内的人,写的东西却散发着异端的色彩。我是个体制外的人,却梦想着通过体制内来改变中国;

[ 本帖最后由 michaelji 于 2012-10-12 10:59 编辑 ]
作者: 快乐蓝天    时间: 2012-10-12 10:58

莫言印象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10-12 11:02     标题: 我的疑惑:获奖跟中国的崛起有多大关系?

莫言获诺奖当然值得高兴。
看到一些中国学者与作家把这件事与中国的崛起联系起来,说莫言的获奖是对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肯定,有位北大教授还说,莫言获奖是对中国崛起的肯定。我对此感到疑惑:难道莫言不是靠自己的文学成就获奖的吗?这跟中国的崛起不崛起有多大的关系?是不是说,中国不崛起,中国作家的文学成就再高也不可能得诺奖?

拉丁美洲作家获诺奖,难道也跟这些国家崛起有关系?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2-10-12 11:11 编辑 ]
作者: 快乐蓝天    时间: 2012-10-12 11:04

莫言-与红高粱剧组,当年的张艺谋、姜文、莫言、巩俐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2-10-12 11:33     标题: 回复 #29 韩山元 的帖子

韩老师:

固然这些人的说法有失偏颇,他们有往中国制度上帖金之嫌。而且这也是中国政府或者主流媒体需要的效果。但这个世界上很难有纯粹超然的奖项,也包括诺文奖。

一方面,如果您喜欢或者读过莫言的小说的话,在某种意义上莫的小说是偏离主流的,比如他的《红高梁家族》,写的是抗战,却是以个人的角度,从人性中最基本的层面出发,所以当时曾受到了批判。而他最新的《娃》也有这种倾向,含蓄地批判了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

故而莫言是体制内的人,是作协的副主席,也参加抄臭名远扬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但就实际而言,他的创作是体制外,非主流的。

而中国能够对之容忍,我们也不能不将之归结为“一定程度上的进步与政治开明”的表现。

而且,崛起的中国对世界影响确实也越来越大。中国这个文学市场也是无法忽略的,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汉语影响也越来越大,这会导致汉译水平的提高。所以在这个层面上,也不能说人家说的完全没有道理。

呵呵,但您说的对,确实有往自己脸上帖金之嫌。
作者: Eri    时间: 2012-10-12 11:45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2-10-12 11:33 发表
故而莫言是体制内的人,是作协的副主席,也参加抄臭名远扬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但就实际而言,他的创作是体制外,非主流的。

一路来莫言都崇尚文学的独立性。

他能让其作品既为主流社会所容纳,又在世界享有盛誉,自有他的高明。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10-12 12:00     标题: 动不动就搬出国家荣誉来

楼上两位网友的意见我基本上同意。不过,我认为“往自己脸上贴金”是言重了点。

以我个人的观察(也许是错的),中国总有些人,动不动就搬出国家荣誉来,你在国际上得奖是为国争光,那么,落选呢?在竞赛场上被人打败是不是给国家带来耻辱?总不能一概而论吧。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2-10-12 12:12     标题: 回复 #33 韩山元 的帖子

完全同意。


这点在体育上尤其明显。比如以前女排拿了世界冠军,就说这代表了国家的荣誉,说明了中国国家怎么怎么了。

那后来女排不行了,是不是就说明国家坏掉了呢?

还有一直是扶不起阿斗的中国国家足球队,如果按照同一道理,是不是就代表中国人是永远扶不起的阿斗呢?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2-10-12 12:17     标题: 回复 #32 Eri 的帖子

是,我也这么认为。其实莫言这样的作家非常不容易,我们有时拿“过高的道德标准”去套别人时,要想想我们能不能比他做的更好。

起码,莫言在这方面其实做得还是很不错的。尤其重要的是他的作品,表现了与“主旋律”并不一致的地方,体现了人性的光辉与阴暗,这是普世的。

所以将心比心,我是为莫言得奖高兴的。除了文学上的贡献,他也做到了即使是我,作为一个普通个体,未必能做到的事,在道德上他并没有多少残缺。起码我觉得我在他这样一个位置,未必能做到像他这样“尽量少做恶”。
作者: 古阳半友    时间: 2012-10-12 12:23

体制内也不是铁板一块,很多人进入体制,往往是形势风尚使然,倒不见得真心就认了那个理,拥了哪个山头。体制外,也有人骂的凶,万一进入了体制,指不定还更乱来。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2-10-12 16:11     标题: 回复 #36 古阳半友 的帖子

我也在说这个问题,比如我这样体制外的人,以前和做官的同学聊天就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我坐在你的位置上,可能我比你做得要坏得多,要贪得多。

现在只是我没有机会而已,所以重要的是不让人贪,不让没本事的人赖在那里的制度,而不能指望人的自律。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16:24

个人得奖,国家也会荣耀呀,就犹如孩子得奖,家长也骄傲是一样的道理。谁不想让自己面子鲜亮呢?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16:32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2-10-12 16:11 发表
我也在说这个问题,比如我这样体制外的人,以前和做官的同学聊天就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我坐在你的位置上,可能我比你做得要坏得多,要贪得多。

现在只是我没有机会而已,所以重要的是不让人贪,不让没本事的人 ...

归根到底还是监督的缺失,人都是一样的,有了好的监督制度和对应的有效处罚结合,谁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就像新加坡,你想搞个小动作,没门。
作者: 古阳半友    时间: 2012-10-12 16:46     标题: 回复 #37 michaelji #38 OXO 的帖子

长期看自觉自律不管用,第三方监督才有效,道理很明显,但在国内就是难执行,公权变成了党权,奈何不得。
作者: 悲情城市    时间: 2012-10-12 16:51     标题: 莫言得奖,就是中国崛起的体现,就是属于中国的荣誉!

每一个公民都是国家的财富,如果说,莫言获奖的行为是一件值得荣耀的事的话,这份个人的荣耀也属于这个国家,这是很正常的逻辑。

同样,假如莫言热爱这个国家,认为文学创作源泉是源于这份国土的滋养的话,说他为国争光又有何不可呢?

国家是一个族群的总和,国家的实力涵盖国民生活所有领域的各个方面,文化实力也是其涵盖范围,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奖,是中国文化实力提升,获得认可的体现,也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逐渐崛起的表现。

国家不等同于政府,莫言得奖,是一项殊荣,这份荣耀必然属于他的祖国。

此外,这个世界不是简单的二元论世界,不是非此即彼,不是非荣耀必耻辱,非胜利必失败,中间还有很大一段大家都认同,也是绝大多数人身处的地带。奥运没有取得金牌,但如果比出了精神,体现出了竭尽全力、力争上游的意志,又怎能说他们不是精神上的胜利者呢?

[ 本帖最后由 悲情城市 于 2012-10-12 16:55 编辑 ]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16:53     标题: 回复 #40 古阳半友 的帖子

不要灰心,应该有信心,相信中国会有改变,体制会越来越完善,相信18大。中国太大,太民主也不行,真心期盼18大是个转折点。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2 16:54



QUOTE:
原帖由 悲情城市 于 2012-10-12 16:51 发表
每一个公民都是国家的财富,如果说,莫言获奖的行为是一件值得荣耀的事的话,这份个人的荣耀也属于这个国家,这是很正常的逻辑。

同样,假如莫言热爱这个国家,认为文学创作源泉是源于这份国土的滋养的话,说 ...

所言极是
作者: 古阳半友    时间: 2012-10-12 17:03


http://www.reuters.com/assets/print?aid=USBRE89B0CM20121012
http://www.reuters.com/article/2 ... USBRE89B0CM20121012

体制内的确不是铁板一块

[ 本帖最后由 古阳半友 于 2012-10-12 17:08 编辑 ]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3 12:17

现在人是越来越离不开网络,不管是工作还是休闲,我们都是心甘情愿被网罗,做那只快乐的网鱼。
作者: 奇生    时间: 2012-10-13 12:25

人之初,只有两件大事:生存与繁殖。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后来各种观念产生,人就开始异化了。当代中国更是史上最强的异化场。莫言的小说直面生命的本质,跳脱了意识形态与异化场,他的个人身份是什么,都已不再重要了。
作者: SkyBlue    时间: 2012-10-13 13:50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2-10-12 11:33 发表
韩老师:

固然这些人的说法有失偏颇,他们有往中国制度上帖金之嫌。而且这也是中国政府或者主流媒体需要的效果。但这个世界上很难有纯粹超然的奖项,也包括诺文奖。

一方面,如果您喜欢或者读过莫言的小说 ...

故而莫言是体制内的人,是作协的副主席,也参加抄臭名远扬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

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他莫言还参加过这个?现在的穿越剧够多的。
作者: OXO    时间: 2012-10-13 21:03

附:莫言获诺奖新闻发布会现场实录

莫言:非常感谢各位朋友跑了这么远,专门来采访我,让大家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很抱歉。我也知道在座很多朋友给我手机发过很多短信,也发过邮件,我确实没法处理,因为手机一开开,就没法弄了,电话也响,短信也响,我一个也看不了,非常抱歉,也非常感谢。你们有什么问题,我愿意回答。

问题:获奖后是否会迁居海外?

莫言:我连高密都不想离开,离开这个国家干吗?

发布会现场当有记者问及是否获奖后会迁居海外时,莫言直截了当地回答:“离开这个国家干吗?我连高密都不想离开。我在这里土生土长,这里的朋友很多,这里的食物特别适合我,所以我不会离开。”话音未落,现场爆发出阵阵笑声。

法新社:我是法新社的,谢谢,首先恭喜莫老师获得诺贝尔奖。中国的一些艺术家说莫老师和共产党的关系有些密切,比如说你抄写了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有一个艺术家说,莫老师站在权力的角度去谈社会。我想问莫老师对这样的评语有什么看法?

答:所有的批评,从他们的角度来讲都是有道理的,但是对我来讲有的是没有道理的。难道抄写了一个《延安讲话》就是不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理由吗?我上个月在上海也正面地回答过这个问题。当时有一个日本的作家叫阿刀田高先生,我们访谈的时候说过,他知道文学是干什么的和为什么的,其原因是因为他读过毛泽东在延安做的讲话,然后他立即问我,你对这个讲话怎么看?我说这是一个在网上炒了很久的问题,也是我挨过很多骂的问题,我觉得没有什么好失落的,因为我觉得毛泽东这个讲话是一个历史文献,有历史的必然性,而且这样一个文献在当时那种社会历史的背景下,对于推翻腐朽的政权产生了积极的作用。我们今天再来看这个讲话会感觉到它有巨大的局限,这种局限就在于这个讲话过分地强调了文学和政治的关系,过分地强调了文学的间机性,而忽略了文学的文性。

我们这批作家在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写作的时候,就认识到了这个问题,延安讲话的局限,而我们所有的创作都是在突破这个局限。我相信有很多批评我的人是没有看过我的书的。如果他们看过我的书,就会明白我当时的写作也是顶着巨大的风险,冒着巨大的压力来写的。也就是说我的作品是跟当时社会上所流行的作品大不一样的。但是我们要突破这个讲话的限制,并不意味着我把这个讲话全部否定了,因为我认为这个讲话还有它合理的成分。比如他讲普及和提高的关系。他说你不能老是唱下里巴人,还要有阳春白雪。讲民间艺术和外来艺术的关系。讲生活和艺术的关系。他讲生活是艺术唯一的源泉。他讲作家为广大的工农兵服务的概念。这些东西我还是认可的。因此我抄了这个讲话。而且我当时没有意识到,我这个人是比较模糊的,而且比较麻木,我不像某些人那样有那么敏感的政治嗅觉。我觉得要出一本书,出版社的编辑找到我,让我抄一段,我就抄一段。后来这件事情出了这么多批评的意见和辱骂的意见,这是出乎我的意料的。但是我抄了,我不后悔。我觉得我抄这个讲话和我的创作没有什么矛盾,因为我抄它,是因为它里面有割裂的成分。我突破它,是因为它已经不能满足我们创作的需要。

你刚才讲我们这个体制和共产党的关系比较密切,这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诺贝尔文学奖是文学奖,不是政治奖。诺贝尔文学奖是站在全人类的角度上评价一个作家的创作,是根据它的文学的气质和文学的特质决定是不是给他奖项。在诺贝尔的历史上,像萨特,就是你们法国的共产党员。像肖洛霍夫是苏联的共产党员,他们的作品依然是经典,依然在被千百万人阅读。我在中国工作过,我在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里面写作,但是我的作品是不能用党派来限制的。我的写作从80年代拿起笔来,很明确的,站在伦理的角度上,写人的情感,人的命运,早已突破了阶级的和政治的界限。也就是说我的小说是大于政治的。

很多人认为我和共产党的关系比较密切,就不应该获得这个诺贝尔文学奖,我觉得这也是很难有说服力的。这一次瑞典文学院把这个奖授给了我,我觉得这是文学的胜利,而不是政治政权的胜利。如果说是政治政权的胜利,那我只能是不能得这个奖。我得了这个奖,说明瑞典文学院比发这些议论的人要高明。这是一个文学的奖项。

再一个问题是跟共产党的关系密切和不密切,有没有一个衡量的标准呢?用什么来衡量密切?我也知道很多网上批评我的人,他们本身也是共产党员,他们本身也在体制内工作。有的人甚至在体制内获得了很大的好处。他们就认为我就是和共产党关系密切,他们不密切吗?这个我觉得也是莫名其妙的。我的一个观点是作家是靠作品出发的,作家的写作不是为了哪一个党派服务的,也不是为了哪一个团体服务的。作家的写作是在他良心的指引下,面对着所有的人,研究人的命运,研究人的情感,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如果这些人读过我的书,或者是在座的朋友读过我的书,就会知道我对社会黑暗面的批判向来是非常凌厉的,非常严肃的。我在80年代写的,比如说《酒国》、《十三步》、《丰乳肥臀》这些作品,都是站在人的立场上,对社会上我认为的一切不公正的现象进行了毫不留情的批判。所以如果仅仅认为我没有上大街去喊口号,仅仅以为我没有在什么样的声明上签名,就认为我是一个没有批判性的,是一个官方的作家,这种批评是毫无道理的。

瑞典电视台:我想问一下莫言老师,你有没有看过去年诺贝尔奖得主托马斯的一些著作,或者是其他瑞典一些作家的著作?你对他们的著作有什么看法?你日常都会有什么活动?谢谢。

莫言:瑞典诗人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我读过一些他的诗,我觉得写得非常好。他写的诗不多,但是几乎每一篇都是精品,质量非常高。当然我想在翻译的过程中,他的很多艺术品质没有得到非常完美的表现,仅仅我们看到的翻译过来的版本也是非常好的。我对瑞典了解得甚少,只去过一次,走马观花。我也对瑞典社会和瑞典其他方面的东西说不出个究竟来。

山东电视台:你好,我是山东电视台的记者。我知道故乡是您的作品中非常重要的创作素材。这片土地和您这次获奖有什么样的联系?谢谢。

莫言:作家跟故乡的关系,实际上跟很多人都是一样的。你在这个土地上的时候,你感觉不到它跟你有多密切的联系。一旦当你离开了这个地方,你就会产生一种魂牵梦绕的感受。当然对于作家来讲,这种感觉更为强烈,尤其是像我这样以乡土为主要风格的作家。我早期的作品,人物、语言、事件都是取自于乡土。所以我对乡土的依赖性更强。当然我想乡土也不是永远写不尽的,作家要不断地对乡土的变化了如指掌,要深入到乡土气息,对这个乡土发生的变化非常清楚,才能不断地持续地写。

中新社:莫言老师,您好,我是中新社的记者。这次您获奖以后,网络上有很多的言论说,从您获奖以后,会不会引起一些“莫言热”以及“文学热”,您希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其次的问题是,您认为中国的文学健康的发展,在接下来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谢谢。

莫言:我不希望引起什么“莫言热”,如果不幸引起的话,我希望这个热尽快地冷却,顶多一个月,大家赶快忘掉。由此会不会引起一种文学的热情?这是我很期待的。我很希望大家能够把更多的时间用于阅读文学作品,写作文学作品,也希望更多的读者来读书。当然我也希望我们作家更加努力地创作,写出值得读者阅读的小说或者是诗歌。谢谢。

香港无线电视台:莫老师,您好,我是香港无线电视台的记者,想问一下,因为你很多作品都是以家乡为主的,但是现在你有不少的时间在北京居住,北京这个城市,有没有想到未来的作品会以城市为主,或者是香港?有机会到香港吗?

莫言:我的小说确实是写了很多的农村题材,我本人也在农村生活了很多年。实际上我对后来的写作里面城市对我的影响已经在小说里面有所体现,但是我没有把它完全放在一个明确的背景里,北京或者香港或者上海。而是写了很多在一个乡愁的基础上成长的城市,也就是说我的乡愁已经跟30年代的乡愁有很大的变化,它已经是变化的乡愁,已经是城乡化,城镇化的乡愁。这样一个城镇化的乡愁跟大城市的生活当然有区别,但已经却别不大。你如果说我一直是一个乡愁作家,严格的说不太能够让我服气的。

香港电视台:会有计划到香港去吗?

莫言:会有机会去的。

香港电视台:我是香港电视台,想请教老师两个问题。第一是老师怎么看现在中国出版的自由呢?另外我没有看过《红高粱》这个电影,以我理解就是抗日的一个部分比较多,你怎么看现在中日关系发展,还有比如说在《蛙》讲的计划生育的问题,你现在怎么看这个问题的概念?

莫言:出版自由和出版不自由这是相比较而言,我觉得在很多海外的国家里面涉及到重要的问题的时候,出版也受到限制,经常会引发因为一本书引起整个族群的强烈的抗议的事件,这个大家都可以非常的清楚。

中国的小说写作,小说出版,你说它完全自由当然不是。因为在我们过去十几年里,几十年里,确实有一些书会被拉出来点名,有的书会被有关部门通知出版社停止印刷,但是你如果读一下现在那些公开出版的书,再读一下我们上个世纪50年代、60年代公开出版的书,你就会发现这种出版的宽度已经放宽的令人惊讶的地步。

对于中日钓鱼岛争端的问题,首先我觉得争端是客观存在的。如果没有争端的话,那干嘛会闹的这么大。而且要完全选择争端不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方法。打一仗,中国胜了日本败了,争端就解决了吗。日本败了它就会承诺中国合法主权吗,海外也是一样。所以战争也解决不了争端问题,我想最好的办法还是按照上个世纪70年代中日建交的时候,老一代的中日两国的领导人所采取的一个比较高明的措施,那就是搁置争端,大家先谈友谊,你把它放在这个地方,影响两国人的睡眠和吃饭,先放在这个地方。甚至这个地方可以让鱼类生活的更好一些,因为我去过韩国跟朝鲜的三八线,这个三八线是无人区,两国谁也不能过线,这个地方是动物的天堂,里边全是鸟,全是野猪,树木长的非常的繁茂。

所以搁置争端有时候也未必不好,海洋的争端暂时一下也是鱼类的福音,人类捕鱼捕的疯狂了有一个争端的地方谁都不许去,让鱼过去,鱼类感谢你。

大众网:你好,我是大众网的记者,您在微博中说到,感谢朋友对我的肯定,也感谢朋友对我的批评,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人心也看到了我自己,我想请问的是,听是看到什么样的人心,看到了什么样的自己?

莫言:关于我获诺贝尔奖,网上的争论大概持续了有20多天了,甚至更长的时间,我也没有刻意的去,偶尔上网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意见。有的是挺我的,有的是批评我的。批评我的意见,刚才法新社的记者提问了,我套用原来的话,我怎么着怎么着,有一些谩骂,说这个,说那个,对人身攻击了,我都忽略不计了。我就觉得有一些对我艺术上的批评,比如我的语言泥沙俱下,我的小说立意不高,我的小说存在了很多地方的重复性,那我就从立意上对我进行批评,当然是对我的帮助,让我今后的创作提高,避免已经存在的缺陷。

挺我的呢,他们是站在文学的立场上,希望我能够获得奖项。我刚才说的见到人心嘛,就是各种各样的人在上面发表各种各样的言论,言为心声,里边的人心。见到我自己,我过去不知道被中国人喜欢,也不知道有这么多人讨厌我,或者仇恨我。因为在过去的时代里,一个作家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只有在互联网时代,微博时代作家获得了这样的机会。有了这么一个平台,有了这么一个话头,我才知道原来这么多人喜欢我,喜欢我的作品,我也知道原来有这么多人对我咬牙切齿,也有这么多人对我的作品有这么中肯的,这么尖锐的合理的批评意见。所以通过这个我认识我自己。
作者: 天地人    时间: 2012-10-15 05:06     标题: 凤凰全球连线2012-10-11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瑞典文学院欢呼叫好

[flash]http://www.youtube.com/v/C19-udTnG4k[/flash]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