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为自由奋斗终生的医生,伟大的新加坡公民! [打印本页]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6 00:07     标题: 为自由奋斗终生的医生,伟大的新加坡公民!

林福寿医生(Dr Lim Hock Siew)是除了谢太宝(Chia Thye Poh博士之外,第二个被李光耀监禁长久之一的新加坡政治犯,6月4日晚上因病逝世,享年81岁。
     林医生生前患有肾病,九天前因肾病恶化被送入百汇东海岸医院(Parkway East Hospital),近年来因病比较少会见朋友,不过他是因为心脏病发作而与世长辞。
    1963年2月2日深更半夜,新加坡行动党政府沿袭殖民内部公安法令,采取冷藏行动逮捕包括林福寿,布都遮里
Puthucheary,,塞查理Said Zahari,何标等110余位工运领袖,活跃学生,教师和各语文报章新闻从业员,也包括中选议员。经过19年8个月漫长的监禁后,他于1982年9月6日与最后一批被拘留者一同被释放。
    此时,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政府已在国会控制了足够修改宪法的议席,精心策划抑制在野党竞逐的不公平的集选区条例已有腹稿,随后按部就班的向国会提呈,有恃无恐的三读通过,并在1988年举行的国会大选开始实施执行。
     林福寿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AP)发起成员之一,后来与其弟林福坤皆成为白色恐怖政治的阶下囚;1961年后林氏连同林清祥(Lim Chin Siong )李绍祖 (Lee Siew Choh)医生,傅树楷医生和陈仁贵律师等人组织了社会主义阵线( Barisan Sosialis简称社阵)。
     作为一个鱼贩的儿子,最终林福寿成为了一个执业医生,凡遇到贫穷和需要援助的病人,他的私人诊所都义务治疗和免费给与药物提供帮忙。
     当他在32岁被捕时,嗷嗷待哺的儿子仅出生才五个月。林氏被释放出来的时候,他的儿子已经进入大学就读了。
     在牢狱中,林医生坚决拒绝签署所谓自白悔过书,不承认自己被套上的莫须有罪名。要他宣称自己是顽固政治犯,去支持新加坡当年行动党操控的议会制度,放弃坚持坐穿牢底呼吁无条件释放他以及所有其他政治拘留者。
     在新加坡行动党铁腕铁腕统治下,最早获得释放的政治异己不仅必须在电视发表毁灭人性的悔过自白声明,政府还特地为他们成立了“前政治凡拘留协会”,其后强迫释放的政治拘留者加入这个组织,并要他们保证今后不许参与社会活动。随着林福寿等人被释放和不愿意加入,“前政治拘留犯协会”稍后也就失去了作用,逐渐被新加坡人所遗忘,走进了历史。
      著名导演马丁司(Martyn See)制作的视频被禁止在新加坡播放,但他在2009年的林医生新书发布会上首次公开发言,赞誉林福寿是“新加坡的最伟大爱国者”。
     “如果他和他的社阵同志们没有在1963年被逮捕关押,新加坡将极大的受益于两党均衡发展的政治制度。”他惋惜的说。
      在1987年“黑色行动”志安法令下被逮捕的前拘留者张素兰(Teo Soh  Lung)女律师,对“林的逝世深感万分悲痛”。
      “他是一个有原则,坚定和果敢的人,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一生为争取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而奋斗”她说。
      林氏的老朋友,资深律师戈伯兰。拉曼(Gopalan Raman)表示,他会永远记住这么一个为新加坡自由奋斗的民主战士。
      “他的逝世是一件非常不幸伤心的事,他对新加坡雅虎新加坡说: “他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他是个伟大英雄。”
        雅虎网站发布有关林福寿医生的噩耗讯息后,短短五个小时内就有近三百位海内外网民留言:向这位勇敢正直的的人民医生致敬!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8 20:08 编辑 ]

图片附件: [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sp011.jpg (2012-6-6 09:39, 87.82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10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0214



图片附件: [安息吧,林医生] P1150420-opt-jpg_165210.jpg (2012-6-6 10:54, 62.28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08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0215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6 07:08

拜读了!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6-6 09:21     标题: 林福寿医生的盖棺定论

“他是一个有原则,坚定和果敢的人,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一生为争取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而奋斗”

这应可作为林福寿医生的盖棺定论。
作者: 风潇雨歇    时间: 2012-6-6 09:26

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所以被李光耀监禁?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6 10:09

有“融入”的中国新移民出来说几句话吗?请说,钱不是问题。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7 03:21

谢谢斯兄的讣文。我如今身在海外,无法脱身前往吊丧,憾甚!

文中提到林前辈的弟弟,指的应该是林福坤,不是林福禄。林福坤被追捕多年,终
于在1971年被拘留。我不记得林福坤也是人民行动党(PAP)发起人,待查。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7 07:28     标题: 回复 #6 Jon.Sherwin 的帖子

谢谢纠正,匆忙赶稿,和兄台一样浪迹天涯,手无足够资料。
  让我们遥祝林福寿医生安息。
  韩山元和符老师是历史过来人,正义是非感犹在。
  太阳系也提醒我们,所谓‘融入’,就是要新移民在小恩小惠下,全盘接受歌德史。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7 07:52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08:23     标题: 回复 #7 斯巴达 的帖子

可能可以试一下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当然西方的奖不会颁给一个社会主义者的。

不禁想到文革后的巴金:经历过那个时代,现在还活着的人,是否都应该反思自省呢?

你们老移民做的好事,也关新移民的事?再逼人表态就太过分为了吧?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2-6-7 08:27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09:53     标题: 回复 #8 小民 的帖子

您可以不要表态,但也请您尊重一下已故的林福寿医生。看来这时代要反思自省的非常非常多呢,绝对包括老兄您。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09:56     标题: 回复 #5 太阳系 的帖子

这是向林福寿医生致敬的帖子,请不要把其他无谓的争执牵涉进来这帖,可以吗。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09:57     标题: 回复 #4 风潇雨歇 的帖子

建议您多读一下新加坡的历史(不是只是官方报告)。谢谢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6-7 10:06     标题: 了解新加坡的昨天还是必要的

同意华英网友的意见,就我所知,这里没人逼新移民朋友对新加坡的历史事件与人物表态。但新移民朋友想了解新加坡的今天,那么了解新加坡的昨天还是必要的。知道了新加坡的昨天和今天,就不难了解新加坡的明天。

读新加坡的历史,最好是参考各方的资料,官方的,非官方的叙述与观点都应该参考。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10:22     标题: 回复 #12 韩山元 的帖子

韩老师,有没有机会开办关于这段历史的讲课?
作者: 德下花园    时间: 2012-6-7 10:39

我更想知道,反对党对这位医生的去世有什么表态?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10:41     标题: 回复 #14 德下花园 的帖子

为何您要把什么反对党给牵扯进来,我也想知道。这里是要向林福寿医生致敬,不是谈政治。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7 10:43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7 09:56 发表
这是向林福寿医生致敬的帖子,请不要把其他无谓的争执牵涉进来这帖,可以吗。

融入的新移民来谈一点林医生就会“把其他无谓的争执牵涉进来这帖”?

你还活在白色恐怖之中。
作者: 德下花园    时间: 2012-6-7 10:49     标题: 回复 #15 华英 的帖子

你太敏感了。

我只想知道,反对党对这位被行动党迫害的政治人物,有没有致敬和缅怀的态度?
作者: mouseking    时间: 2012-6-7 10:57     标题: 回复 #16 太阳系 的帖子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7 11:01



QUOTE:
原帖由 mouseking 于 2012-6-7 10:57 发表

你是来捣蛋的废物,我X你!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2-6-7 11:06     标题: 回复 #19 太阳系 的帖子

我往天空望了一望,太阳系的风水好像与你有冲突。

回来地球比较踏实。可以坐在咖啡店讲鸟话。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7 11:13     标题: 回复 #20 运开 的帖子

该骂的就骂,连衣食父母都骂,这家伙换了几个马甲,还是那付尊容,是个捣蛋鬼,是本土的。
作者: 运开    时间: 2012-6-7 11:19     标题: 回复 #21 太阳系 的帖子

他是本土的,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马甲就不知道了,我在这方面的观察是属于劣等生。

任何缪论都有拥护它的斗士,有此理解,火气就不会上升。
作者: mouseking    时间: 2012-6-7 11:20

不用打字都可以让人跳脚! Hehe!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13:11     标题: 回复 #16 太阳系 的帖子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不想这帖又变成移民间的争执,对林老先生不敬。我是不怕白色的。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7 13:21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7 13:11 发表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不想这帖又变成移民间的争执,对林老先生不敬。我是不怕白色的。

我没有逼他们(小民语),我的语气就是调侃,再说他们愿意谈未尝不是件好事,证明他们关心国家政治和历史,是真正的知识分子该做的,融入的分量会重些。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14:52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7 09:53 发表
您可以不要表态,但也请您尊重一下已故的林福寿医生。看来这时代要反思自省的非常非常多呢,绝对包括老兄您。

我绝对尊重敬仰为理想为信念不屈负的林福寿医生. 我认为,他的非暴力抗争20年可与翁山淑枝齐名.

难道造成林福寿医生被囚二十年的仅仅是执政党和内安法吗? 同时代的每个人, 是否应该象巴金那样反省一下自己的历史责任呢?

简单来说, 林医生被囚禁二十年, 你们老移民每个人都脱不开关系. 怎么好意思问新移民的看法? 新移民只要反思文革就够了.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15:03     标题: 回复 #12 韩山元 的帖子

了解容易, 难的是反省自身.
当时'冷藏行动'时, 这里发贴的人当时都在干什么呢? 是表态支持, 还是默默无声, 还是大声反对了呢? 对林医生来说, 他二十年被囚的责任在于整个社会, 甚至每个同时代的人.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15:15     标题: 回复 #27 小民 的帖子

哈哈,从你的回应,就知道你不了解。不了解没关系,但不要自以为是,就如我们新加坡人也没有资格去评价他国的事一样,因为不了解,所以不能口出狂言。

你把林老先生被困二十年的原因这样毫无根据的简单化,其实是对他老人家的一种侮辱。请你好好的去了解历史才来口出狂言。

还有,别口口声声什么老移民新移民,看看你的身份证,然后问问自己现在是哪国人,应该多关心哪国事。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7 16:15

可能是误解,太阳系兄确实是在调侃,没有逼新移民表态不可。
     在那白色恐怖时代,相信有良知的公民是不可能表态支持的,大声反对无疑就是赤膊上阵,历届选举投反对票是一种坚持,韬光养晦至今发声,又为何不可呢?
     难道人人需要走入森林?最低限度只要不同流合污,不随声附和,不为虎作伥,在自己能力所及有限范围内杜绝谬论流毒,有何罪过?何来反省? 真正需要忏悔和反省的是主事者,是行凶者,是无理剥夺他人青春岁月而又无法罗列罪名将林福寿医生等人公开审讯的主谋。
     也许我们为他们平反不力,做得不够,愧对这些为国家作出贡献的先驱们。今天同仇敌忾不平则鸣,也强过落井下石的。但毕竟我们不是“被告”。
     小民啊,你认为你的枪口应该对准谁呢?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7 17:06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17:49     标题: 回复 #29 斯巴达 的帖子

并没有和太阳叫阵,只是想引出反省的问题。

主事者,行凶者的评判应该是泾渭分明的。但作为普通的社会人,没有同流合污,没有为虎作伥,是平常行为,但做人至此就够了吗。'最低限度'肯定不能说是一个好公民,也不能被称作一个有道德和有责任感的人。至于你说的韬光养晦,能力所及,基本上可以说是自欺欺人了。
反省的目的不是要追究责任,林医生坐足了二十年的牢狱并已经逝去了,追究也无法补偿整个社会对他的亏欠,反省是让现代人清醒地思考,认识自身,避免重蹈覆辙。有一个例子印象很深,二战集中营中一个向锅炉加煤的小工几十年后以参与杀人罪被控上法庭。
作者: 看花非花    时间: 2012-6-7 18:02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7 17:49 发表
避免重蹈覆辙...

怎样避免重蹈覆辙呢?

是做一个识时务的俊杰随波逐流呢?

还是不避艰辛去修建一条康庄大道?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18:11     标题: 回复 #31 看花非花 的帖子

说的好!!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18:15     标题: 回复 #31 看花非花 的帖子

深刻广泛的反省可以提高社会民众对事件的认知,到你时就不会再因为政治主张不同而被关二十年,这也算增加林医生坐牢的历史功绩吧。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7 18:23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7 13:11 发表
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不想这帖又变成移民间的争执,对林老先生不敬。我是不怕白色的

在这个“ New normal" 的时代,还有人怕白色吗?哈哈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18:24     标题: 回复 #34 吴大地 的帖子

What you try to say, please be specific. Anyway, your english is too powderful, i do not understand what is new normal ??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7 18:25 编辑 ]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7 18:31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7 18:24 发表
What you try to say, please be specific. Anyway, your english is too powderful, i do not understand what is new normal ??

难怪你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如果阁下连新加坡的 ” New Normal" 都不清楚,讨论难以为继。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7 18:34     标题: 回复 #36 吴大地 的帖子

说的是,说的是,层次价值观都不一样嘛,和你的讨论到此为止。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7 18:36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7 18:34 发表
说的是,说的是,层次价值观都不一样嘛,和你的讨论到此为止。

也好!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18:44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7 18:23 发表


在这个“ New normal" 的时代,还有人怕白色吗?哈哈

我也不知New normal 是什么,但很想听听吴先生对林医生被囚二十年的看法。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7 18:55     标题: 回复 #29 斯巴达 的帖子

斯兄,随便说一点:

政治无道德,政治就是一场游戏,在这场游戏中无所谓善恶、对错,有的只是阴谋与野心,有的只是征服者和被征服者。

擦亮眼睛:世上没“好人”,即使是最优秀的人也容易腐化堕落,因为做恶事更有利于自己。

闪电无道德,谁踩进它袭击的地方谁受难。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7 19:10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7 18:44 发表

我也不知New normal 是什么,但很想听听吴先生对林医生被囚二十年的看法。

这实在很难说。首先,当时的情况,我到现在还搞不清楚。例如,有人说 50 年代的华校生学运与马共没有关系。这样的说法对我来说,实在难以置信。

记得一些前马共成员说过,新加坡当时的学运与工运,是马共整体斗争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现在听到一些我很尊重的人说,这些马共的话不可靠。

韩先生也在这里说,官方史观不可信。

前马共分子的话也不可信。官方的话也不可信。众说纷纭,连事实都搞不清楚,实在不易有个看法。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7 19:16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20:09     标题: 回复 #41 吴大地 的帖子

也就是说,如果和马共有关系,那么坐二十年牢就是应该的了;如果和马共没有关系,关二十年就过分了,是这个意思吗?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7 20:24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7 20:09 发表
也就是说,如果和马共有关系,那么坐二十年牢就是应该的了;如果和马共没有关系,关二十年就过分了,是这个意思吗?

难说。就算不是入党的正式马共,如果听命于马共,可以造成同样的破坏。

例如,许多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共方间谍,其实都不是共产党员,他们的破坏力,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20:45     标题: 回复 #43 吴大地 的帖子

即使确实是几个马共高层,关十年后也不会成什么气侯了,要组织破坏或重建社会党更是不易,所以关二十年实在令人费解。

同样的,现在逃脱后又被抓回的马氏,似乎至少也要关二十年。历史就是这样诡异。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7 20:51

权力在你手中,帽子怎么扣随你喜欢,这就是拥有权力的好处,可以遮掩一时。

这么容易相信官方资料的读书人,这才可怕。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2-6-7 20:59     标题: 回复 #41 吴大地 的帖子

可能要用当代台湾的语码,可能会说成浅X和深X吧??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2-6-7 21:01 编辑 ]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7 21:03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7 20:45 发表
即使确实是几个马共高层,关十年后也不会成什么气侯了,要组织破坏或重建社会党更是不易,所以关二十年实在令人费解。

同样的,现在逃脱后又被抓回的马氏,似乎至少也要关二十年。历史就是这样诡异。

据说,如果表示悔改,并且签约,答应放弃武力斗争,大多可以放出来。可就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不是这样简单!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7 21:13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21:05     标题: 回复 #45 太阳系 的帖子

官方资料也是历史诠释的一面,肯定要参考,作为后来者,不可能把官方资料全部归为作为反面教材,尤其是在民间或其他资料匮乏,以及当事人都语焉不详的时候。告诉我,怎样不去相信官方资料,不相信的理由在哪里,应该相信的资料又在哪里。

如果这些问题的答案现在都还漫无边际,你让新移民'表什么态'呢?所以只能说,那都是你们老移民做的事,等你们反省清楚了再说吧。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2-6-7 21:06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7 21:23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6-7 10:06 发表
同意华英网友的意见,就我所知,这里没人逼新移民朋友对新加坡的历史事件与人物表态。但新移民朋友想了解新加坡的今天,那么了解新加坡的昨天还是必要的。知道了新加坡的昨天和今天,就不难了解新加坡的明天。

读新加坡的历史,最好是参考各方的资料,官方的,非官方的叙述与观点都应该参考。

好了,现在就请有正义是非感的过来人,韩老和符老给我们叙述一些非官方的资料吧。

讲话大家都会,反省却不一定都愿意。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2-6-7 21:47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7 21:03 发表
据说,如果表示悔改,并且签约,答应放弃武力斗争,大多可以放出来。可就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不是这样简单!

吴先生不必假惺惺,什么听说不听说的,制造悬疑空间,好像政府仁至义尽,而被囚禁者都是罪有应得的样子。

吴先生如果真有兴趣,那不妨搜索林福寿医生被释放之后的公开演讲实录。当然,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尺,没有人说吴先生必须相信林福寿先生的话。不过,林扶手医生被囚禁了20年,据他说,本来只要在一张政府拟好的口供书签名就万事大吉了。可是,林福寿医生和吴先生想来不是同类,好像坐牢做出兴致,就是不签这份政府拟好的口供书。

嘿嘿,我想,如果是吴先生,如此识时务的俊杰,那么早就自己写好求饶信件,飞出攀笼啸傲自由天地了。哦哦,不对,我这是太小看吴先生了。正像上面说的,识时务者如吴先生,又怎会拿L敲头,和政府作对自讨苦吃呢?

人有很多种,有个人不食嗟来之食,结果死掉了。批评的人也只是说:“人家道歉了之后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从来没有人会说不食嗟来之食不对。林福寿不同意政府给他拟好的口供书,因为不是事实所以坚决不签名,就算是签字了立刻可以解开手镣脚镣。

听众也有很多种,气节却只有一种。有些人听到林医生的事迹会击节长叹,譬如梅兰菊竹,真君子也!也有人听到了,只会讪笑,以为林医生土头土脑,不知转圜,自讨苦吃。

吴先生是哪一种人呢?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7 21:51     标题: 回复 #48 小民 的帖子

新移民对过去的政治有兴趣,这是好事,但是,没必要表什么态,毕竟,没有身历其境,也没有完整的资料可以参考,在这种情形之下,极容易被人误导,中了他人的计。

过去是老一代人的恩怨,新一代,尤其是新移民没必要介入这个恶性漩涡,新移民要关心政治,就关心眼前和未来的政治,要关心政治人物,就多注意当代的政治家如徐大炮、潮州怒汉还有文抄公等等,这才是最实际的,不知原由就随人起舞痛骂政府,还会招来不知感恩的骂名,何必?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2-6-7 21:56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7 21:23 发表
好了,现在就请有正义是非感的过来人,韩老和符老给我们叙述一些非官方的资料吧。

讲话大家都会,反省却不一定都愿意。

韩先生自己的事都不敢讲清楚,又怎能够将别人的事讲清楚呢?符先生腰缠十万贯,耳虽不聋、眼虽不瞎,嘴巴正忙着吃东西,说话肯定是不清不楚了。

因此,为什么不听听当事人自己说的呢?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 搜索网上林福寿先生出牢后的公开演讲实录,听过之后,扪着你的心,才来说话吧!虽然讲话大家都会。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2-6-7 21:59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7 21:51 发表
新移民对过去的政治有兴趣,这是好事,但是,没必要表什么态,毕竟,没有身历其境,也没有完整的资料可以参考,在这种情形之下,极容易被人误导,中了他人的计。

过去是老一代人的恩怨,新一代,尤其是新移民 ...

怎么这样紧张出来倒酱油呢?人家已经说过了,以免重蹈覆辙 -- 你不会这么笨吧?不看到前车车轮的轨迹,知道它是如何翻覆的,又怎样以免呢?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7 22:03     标题: 回复 #53 白马非马 的帖子

新移民保持中立就好,这样就不会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2-6-7 22:09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7 22:03 发表
新移民保持中立就好,这样就不会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猪八戒就算不照镜子也不会是人,你这样贬低新移民是什么回事?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7 22:14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2-6-7 22:09 发表
猪八戒就算不照镜子也不会是人,你这样贬低新移民是什么回事?

你要怪就怪中文,为什么会有这个词?

连现代部长做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对过去的人物肯定是瞎猜,或是被人牵着鼻子走,,这一点我相当肯定。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7 22:14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7 20:24 发表


难说。就算不是入党的正式马共,如果听命于马共,可以造成同样的破坏。

例如,许多潜伏在国民党内部的共方间谍,其实都不是共产党员,他们的破坏力,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

容我开个玩笑:

有人说吴大地和PAP有关系。
依照吴大地的思路,容我提问:如何证明或否证吴大地是PAP党员?就算不是入党的正式PAP党员,
如何证明或否证吴大地是听命于PAP?
如果有人说是(无须证明吧?),万一将来PAP在老头子转入地下见老毛后和四人帮一样
倒台,是不是也应该把吴大地和其他党棍无条件地关他二十年?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7 22:59 编辑 ]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7 22:27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7 21:51 发表
新移民对过去的政治有兴趣,这是好事,但是,没必要表什么态,毕竟,没有身历其境,也没有完整的资料可以参考,在这种情形之下,极容易被人误导,中了他人的计。

过去是老一代人的恩怨,新一代,尤其是新移民 ...

你难得清静表面是“没必要表什么态”,往后几句连珠带炮露出马脚。随风起舞,褒贬昭然若揭,还言什么中立?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7 22:33 编辑 ]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2-6-7 22:28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7 22:14 发表
你要怪就怪中文,为什么会有这个词?

连现代部长做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对过去的人物肯定是瞎猜,或是被人牵着鼻子走,,这一点我相当肯定。

这就是猪八戒照镜子的最好写照了。你不会想想交通部长不管交通事故的尴尬、不会想想交通警察为什么隶属于内政部的吊诡、不想想一个副总理直接下达命令给交通警察的滑稽,那么你也应该晓得有个ROV。ROV不是属于交通管理局的吗?

交通部长不管交通警察,副总理管交通警察,这应该也是独特国情吧?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7 23:20



QUOTE:
原帖由 白马非马 于 2012-6-7 22:28 发表
这就是猪八戒照镜子的最好写照了。你不会想想交通部长不管交通事故的尴尬、不会想想交通警察为什么隶属于内政部的吊诡、不想想一个副总理直接下达命令给交通警察的滑稽,那么你也应该晓得有个ROV。ROV不是属于交 ...

你可真会胡扯!

新加坡警察部队(Singapore Police Force)中包括交通警察(Traffic Police)。你指手画脚地要求交通部长管理警察部队干什麽?

你能举出哪一个国家由交通部长管理警察部队的?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7 23:22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7 22:03 发表
新移民保持中立就好,这样就不会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一篇缅怀林福寿医生的帖子,如今演变成声讨中国新移民,考验融入与否的试金石。林福寿医生的在天之灵会允许你们这么放肆吗?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7 23:33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7 22:27 发表


  你难得清静表面是“没必要表什么态”,往后几句连珠带炮露出马脚。随风起舞,褒贬昭然若揭,还言什么中立?

新移民若‘不小心’说了几句赞扬政府的话,就被你说是为了小恩小惠替专制政权歌颂公德,除了闭嘴,你到底要新移民怎么做?难道非要成为反政府势力的打手不成?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7 23:47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7 22:14 发表


容我开个玩笑:

有人说吴大地和PAP有关系。
依照吴大地的思路,容我提问:如何证明或否证吴大地是PAP党员?就算不是入党的正式PAP党员,
如何证明或否证吴大地是听命于PAP?
如果有人说是(无须证明吧?), ...

不好意思,忙着看法国网球赛,没有及时回应。

你和白马都想抹黑我的人格,苦于没有证据,所以冷嘲热讽,暗示明喻。

这种情况,我遭遇过很多次,远在2006 年,我发表了《质疑民主》之后,很多中国网民,说我是中共的御用文人。

后来,在报章发表了一些支持政府政策的言论,就和你们一样,很多新加坡网民,都指我是PAP打手。

我还是那句话,一路来,我没有参加政党,也没有和政府机构有关系。以后就难说。近来,有好几次,脑袋里曾闪过,到PAP支部去尽点绵力的念头。

我向来不隐瞒我的政治看法。我在报上网上,一样有话直说。

如果你抓到了把柄,证明我和任何政党或政府机构有瓜葛。希望你站出来指出,我会一定和你弄到清楚为止。

看来你们的年纪也不小了,还和小儿一样,躲在网名后面丢泥巴,套一句白马的话,你们是那一种人?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8 01:45 编辑 ]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8 00:30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7 23:47 发表

后来,在报章发表了一些支持政府政策的言论,就和你们一样,很多新加坡网民,都指我是PAP打手。

我还是那句话,一路来,我没有参加政党,也没有和政府机构有关系。以后就难说。近来,有好几次,脑袋里曾闪过,到PAP支部去尽点绵力的念头。

我向来不隐瞒我的政治看法。我在报上网上,一样有话直说。

如果你抓到了把柄,证明我和任何政党或政府机构有瓜葛。希望你站出来指出,我会一定和你弄到清楚为止。

看来你们的年纪也不小了,还和小儿一样,躲在网名后面丢泥巴,套一句白马的话,你们是那一种人?...

跟你开个玩笑吧了,年轻人何必火气那么大。"PAP打手"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


你没参加政党,也没有和政府机构有关系,这可以相信,但你想过到PAP支部尽点
绵力(去吧,有甜头还不去?)。

林福寿也没参加过马共,PAP也拿不出证据来,却用这罪名把他关了二十年(在北美
洲,这是终生徒刑),你还笨头笨脑地问说他是不是"听命于马共",这不是替PAP圆
谎吗?

想到PAP支部尽点绵力,不算是心里准备听命于PAP么?有人说吴大地
和PAP有关系,原来并非毫无根据。

你错了,Jon.Sherwin不是我的网名。老汉一介草民,不喜欢把姓名张扬,所以用罗
马拼音。认识我的人,猜一猜都知道我是谁,不认识我的人,讲真实姓名又有何用
?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8 02:14 编辑 ]
作者: 白马非马    时间: 2012-6-8 00:36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7 23:47 发表
不好意思,忙着看法国网球赛,没有及时回应。

你和白马都想抹黑我的人格,苦于没有证据,所以冷嘲热讽,暗示明喻...

看来你们的年纪也不小了,还和小儿一样,躲在网名后面丢泥巴,套一句白马的话,你们是那一种人? ...

早知道你就最会扯了。人家说玫瑰不叫玫瑰也一样芬香。你实名有什么了不起呢?不过是沽名钓誉之辈罢了。老实说,看吴先生之厚之黑,实在不晓得你还有什么人格让人能够再抹黑了。

况且,说你和PAP1有关系就是抹黑吗?这样一来吴先生就太愚昧了。难道你不晓得,凡新加坡人就和PAP有关系,还不是粗浅的关系,而是深刻到要死要活都操纵在PAP的手上 -- PAP是执政党,是我们的政府,这层关系难道不大吗?

当然,吴先生是否是PAP党员,是很难求证的。不过,on.Sherwin已经声明开玩笑了,想不到吴先生这般认真,不要是刺到痛处吧?和执政党有瓜葛,不是见不得人的事 -- 除非你认为这事见不得人。

你说是吗?

末了,我的话是对于林医生宁愿坐牢也不远违背自己的本性而说的,吴先生还不到这一个境界,别马不知脸长了。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8 01:33     标题: 回复 #65 白马非马 的帖子

你有没有搞错!我没说过我不敬仰林医生。也不敢和他比较。事不到临头,也不知自己有没有像他那种风骨,境界。

小民问我对他坐牢20年的看法。我说我对当时的情形不了解,所以没有看法。

当小民说没有必要关他20年时,我回应道,“如果表示悔改,并且签约,答应放弃武力斗争,大多可以放出来。可就不知道真实的情况,是不是这样简单!“记得当时很多人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出狱的。你后来也确认了,”林福寿不同意政府给他拟好的口供书,因为不是事实所以坚决不签名,就算是签字了立刻可以解开手镣脚镣。“可见政府不是一定要关他20年。至于他为什么不肯签字,是不是”土头土脑,不知转圜,自讨苦吃“(这些都是你的话。)我根本没有表示看法。

你莫名其妙的就耻笑我,”如果是吴先生,如此识时务的俊杰,那么早就自己写好求饶信件,飞出攀笼啸傲自由天地了。“,又说,”识时务者如吴先生,又怎会拿L敲头,和政府作对自讨苦吃呢?“

你那么多”如果这样,如果那样。“有没有想过,如果换了你,你会怎样?你是一个躲在网名后面丢泥巴的人。你会像林医生那样吗?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8 14:34 编辑 ]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8 01:55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8 00:30 发表



跟你开个玩笑吧了,年轻人何必火气那么大。"PAP打手"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


你没参加政党,也没有和政府机构有关系,这可以相信,但你想过到PAP支部尽点
绵力(去吧,有甜头还不去?)。 ...

在冷嘲热讽后,说是开玩笑。这样的话谁都会说。

像你这类躲躲闪闪的愤老,见得多了。没兴趣猜你的大名。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8 02:53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8 01:55 发表


在冷嘲热讽后,说是开玩笑。这样的话谁都会说。

像你这类躲躲闪闪的愤老,见得多了。没兴趣猜你的大名。

看来 you have no sense of humour。

说你和PAP有关系,这对某些人来说是抬举,对你来说却好像是人身攻击。难道你把
PAP看得这么衰咩?

容我换个说法:

有人说吴大地和共产党有关系。

依照吴大地的思路,容我提问:如何证明或否证吴大地是共产党员?就算不是入党的
正式共产党员,如何证明或否证吴大地是听命于共产党?

如果有人说是(无须证明吧?),跟据内部安全法令(ISA)是不是也应该把吴大地无条
件地关他二十年?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8 03:04     标题: 回复 #68 Jon.Sherwin 的帖子

我举了几个例子,希望吴大地能搞明白吧?

有哪一个民主国家,允许执政者随便套一个帽子,就可以不经过法庭审讯,把人关
一辈子?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8 03:20     标题: 回复 #62 难得清静 的帖子

新移民若‘不小心’说了几句赞扬政府的话,就被你说是为了小恩小惠替专制政权歌颂公德,除了闭嘴,你到底要新移民怎么做?难道非要成为反政府势力的打手不成?

      我说的是你个人,请不要代表“新移民”,新移民未必个个像你如此。“不小心”的是你个人的自我暴露。
      没人叫你闭嘴,愿为了“小恩小惠替政府歌功颂德”是怎样的一种人,党国不分,应该有自知之明,不要血派膨胀冲动,小心保重。
      你不要把“新移民”拖下水,“非要成为反政府势力的打手”或是谁的“打手”,是你独创制造的高帽,走不出中国文革的阴影,也不要带到海外来乱抛。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05:03     标题: 回复 #69 Jon.Sherwin 的帖子

I don't think he understand, 不同层次,不同价值观。或者要身历其境才会真正明白吧。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8 05:40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05:15     标题: 回复 #61 斜桥 的帖子

【如今演变成声讨中国新移民,考验融入与否的试金石。】

有这样的事吗?请举出实际的帖子留言,好让我举报管理层,好不好?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8 06:20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8 05:03 发表
I don't think he understands, 不同层次,不同价值观。或者要身历其境才会真正明白吧。

多谢华英老弟提醒。

依我看,他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不过看他这种一面想讨好PAP,另一面又担心太亲近了
会被千夫所指的患得患失心态,要和PAP高层沾边恐怕还不够格,这种人无须理会也罢。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8 06:41 编辑 ]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8 08:25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8 06:20 发表



多谢华英老弟提醒。

依我看,他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不过看他这种一面想讨好PAP,另一面又担心太亲近了
会被千夫所指的患得患失心态,要和PAP高层沾边恐怕还不够格,这种人无须理会也罢。

典型愤老。

你的世界,实在简单。

支持PAP,就是想讨好PAP. 就是想和PAP高层沾边。

把自己委琐的心态全投射在别人身上。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8 09:15 编辑 ]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8 09:33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6-7 23:22 发表


一篇缅怀林福寿医生的帖子,如今演变成声讨中国新移民,考验融入与否的试金石。林福寿医生的在天之灵会允许你们这么放肆吗?

何苦相互唱双簧,转移视线,拟嫁祸于人,说“演变成声讨中国移民”?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8 10:22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8 05:15 发表
【如今演变成声讨中国新移民,考验融入与否的试金石。】

有这样的事吗?请举出实际的帖子留言,好让我举报管理层,好不好?

这个上海人“邪瞧”,讲起大国的军事力量很在行。

没有声讨,只有出钱请他们讲话的调侃,请新移民别慌慌张张怕搅入浑水。

看看当初的日本反对党的正义请求吧,要不是张素兰写出来,我们还一无所知哩。人家是日本人,关他们什么事?哈哈,恰恰这才是正义的表现,还跨国界哩。


“Hanoi smashes network of Catholic Subversives” was the headline in the Straits Times. Vietnam had broken a network of up to 1,600 Catholic subversives and arrested a number of priests in Ho Chi Minh City since May.

How amusing! the Church seemed to be on the receiving end of both communists and capitalists.

It was also reported that 14 Japanese politicians led by Madam Takako Doi, leader of the major opposition Socialist Party,sent a letter to the Singapore Prime Minister Lee Kuan Yew urging him to release us because they believe that arrests under the ISA were an abuse of human rights.

I felt good that Japanese members of parliament were aware of our detentions
.


图片附件: teo 001.jpg (2012-6-8 10:22, 137.02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64
http://www.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0252


作者: 新新人    时间: 2012-6-8 11:39

这种事,我看新移民还是少表态好。让老移民先取得共识先,不然总有一方会说新移民不融入。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8 13:43     标题: 回复 #77 新新人 的帖子

既然大家都站在同一片土地上, 就有共同的责任创造一个美好,平等, 平安的生活环境, 不仅为现在也为后代.

由于大陆在某些历史事件上已经公开澄清很久, 反思反省比较久也多, 而岛国,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14:04     标题: 回复 #78 小民 的帖子

或许吾兄有很好的建议如何公开澄清?
作者: 阿城    时间: 2012-6-8 14:37

想当年,凡歌赞杨医生的网友,很可能统统列入内安部关注的人物。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8 15:00     标题: 回复 #78 小民 的帖子

您的肺腑之言和求真精神可嘉,本就应该“大家都站在同一片土地上, 就有共同的责任创造一个美好,平等, 平安的生活环境, 不仅为现在也为后代.”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8 16:12

独孤求败的心态不是怕被打败,而是看到人民“种”不好,没能力打败他,也就没能力像他那样管理国家。

心事谁能知?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8 17:05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8 10:22 发表


这个上海人“邪瞧”,讲起大国的军事力量很在行。

没有声讨,只有出钱请他们讲话的调侃,请新移民别慌慌张张怕搅入浑水。

看看当初的日本反对党的正义请求吧,要不是张素兰写出来,我们还一无所知哩。 ...

一楼本来就是一篇缅怀林福寿医生的帖子,为什么要跟帖提新移民,尤其是中国新移民?

调侃?调侃什么?这个帖子是调侃的吗?这个论坛上攻击移民,尤其是中国移民的已经够多了,为何一定要扯到这个帖子上来?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8 17:39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6-8 17:05 发表


一楼本来就是一篇缅怀林福寿医生的帖子,为什么要跟帖提新移民,尤其是中国新移民?

调侃?调侃什么?这个帖子是调侃的吗?这个论坛上攻击移民,尤其是中国移民的已经够多了,为何一定要扯到这个帖子上来?

楼主是个有话要说的网友,不是单单缅怀林福寿医生就满能足他发贴的愿望。

区区一个调侃你就受不了,你到底怕谈本地政治怕到什么程度?怕谈,那是信心不足,不愿多惹事,但其他网友会因此推想政府引进新移民的目的,说白了就是增加执政党的支持者。

我若是新移民,我敢说,老李八二开,八分贡献,二分犯错,包括逮捕不该逮捕的人。被冤枉的人士受尽岁月摧残,没气发和反击,那是老李对新加坡的八分贡献太大,自己又没多少支持者,只好忍气吞声,“宽恕”他一些不义行动。这不义行动在政治上是需要的,因为它使许多有料的人不敢贸然加入反对党,政治得以稳定。

我过去天真的把新移民的素质抬到很高的程度哩,不怕说出来,我希望将来横空出世一个大政治家,有能力使新马合并为一国,让“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愿景得以实现,对后代的生活品质意义重大。想到中国湖南人的素质有时会作非份之想。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8 17:57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6-8 17:05 发表


    一楼本来就是一篇缅怀林福寿医生的帖子,为什么要跟帖提新移民,尤其是中国新移民?

   调侃?调侃什么?这个帖子是调侃的吗?这个论坛上攻击移民,尤其是中国移民的已经够多了,为何一定要扯到这个帖子上来?
   

请息怒吧,别火气太大;新移民也确实来自世界各国各地,从太阳系的发言,也没看见他利用过什么权力逼任何一个国家的移民非表态不可?任何网民对任何议题是否需要表态,的确应该是悉听尊便。
   说“这个论坛上攻击移民,尤其是中国移民的已经够多了”,未免言过其实;太阳系提新移民就是认同#78小民的“既然大家都站在   同一片土地上, 就有共同的责任创造一个美好,平等, 平安的生活环境, 不仅为现在也为后代.由于大陆在某些历史事件上已经公开澄清很久, 反思反省比较久也多, 而岛国,显然还有一段距离.”
     作为知识分子,不论是新旧移民,难道没有义务对自己准备长期生活的这个土地上发生过的历史事件进行探索和反思或者反省吗?
     读圣贤书,所学何事?不着边际空谈阔论,借机回避,还是积极参与?
     -----当然,不要离题。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8 17:59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18:20     标题: 回复 #85 斯巴达 的帖子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8 19:37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8 14:04 发表
或许吾兄有很好的建议如何公开澄清?

有,时间。只是希望你我活得够长,能够熬到公开澄清的那一天。所以,历史的关键在于谁活得长,岛国的赢家已经很确定了。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2-6-8 19:55 编辑 ]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2-6-8 19:55     标题: 回复 #85 斯巴达 的帖子



QUOTE:
请息怒吧,别火气太大;新移民也确实来自世界各国各地,

请不要再用新移民这个多义又含糊的词语好吗? 改用新公民这个明确的词语。这才能体现国家/国族本位。。

新移民这词包括暂时客居的永久居民和工作准证等外国国籍的非公民。。不能有科学性的合理归化和别类, 外国人的事就不需去谈他。。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2-6-8 19:59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8 20:30     标题: 回复 #88 楚越 的帖子

你这个孔教门人不应避开政治不谈,尽谈些有的没的没意思。对你所谓的新公民不对林医生的遭遇表态我还可以忍受,你这个爱讲华夏文化大道理的孔门生,请说说看你如何看待这种政治犯?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20:36     标题: 回复 #87 小民 的帖子

哈哈哈,那很难了。不过再想想,也不尽然,谁都会死,也还会有新人出,天不会永远都是一个色,是不是。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8 21:20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8 20:52

徐大炮对林医生敬重有加。

[flash]http://www.youtube.com/v/ReyfjYlEGRY[/flash]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21:22     标题: 回复 #91 难得清静 的帖子

林医生的人格是值得尊重的,你放这视频是要解释什么?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8 21:32

放这视频有什么错?难道因为SDP? 还有,称他“徐大炮”是什么意思?是看不起他?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8 21:36

抑制政治自由白皮书:徐顺全个案

21/02/10


作者/来源:.Robert Amsterdam (3-11-2009) http://www.robertamsterdam.com
新加坡文献馆译

自1959年人民行动党取得新加坡自治政权以来,在每次大选中都持续控制国会。政府在已经近乎完全垄断政治工具的格局上,还要进一步通过立法与强制施行违宪的法规,去妨碍新加坡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力保障。

在一个缺乏独立自主性的屈从司法体系和一个政府控制的沉默新闻媒体,以及不间断诽谤控诉威胁的情况下政治自由受到了压抑。

新近的一项立法是公共秩序4月2009年法令,强化了执政的人民行动党对反对党的进一步管制。

o 在公共秩序法令下,全体人民包括反对党党员和反对党国会议员,在进行公开演说之前,必需事先申请许可准证。异议者鲜少能够获得准证。

o 在公共秩序法令下,任何群众集会都必需在事前先向政府取得批准。反对党的集会很少能够获得政府批准。行政规划否决任何的公众集会,除非是在规范的演说角落举行。

o 在诽谤法令下,政府控诉所有的 – 包括国内外媒体和反对党成员 – 对政策与行动提出批判的言论者。

o 在内部安全法令下,政府可以肆意的逮捕,和无限期拘禁任何被认为会危害治安的人。

o 在新闻印刷出版法令下,政府严禁个人拥有报馆除非事先得到政府同意。

这一种现实状况足以让国际特赦组织,世界银行,自由组织,国际律师公会,亚洲改革与民主联盟,记者保护委员会等等机构去批评政府违反了人权。

徐顺全个案

徐顺全博士在1962年出生。在佐治亚大学获得神经心理学的哲学博士后,回返新加坡到国立新加坡大学任教。

1992年,他加入新加坡民主党,引发了相当的哄动因为他是首位学术人员从国家管辖的大学公然出来挑战政府。[/color]在加入新加坡民主党的不久之后,徐博士被控不正当使用研究经费,并且遭系主任解雇。这名系主任是人民行动党的国会议员。

徐博士否认这项罪名,并指出他之所以被解雇是因为有政治动机。为此,他背负诽谤之罪,并被罚款与赔偿共35万美元。除了1993年被大学的系主任指控诽谤之外,徐博士也在随后遭人民行动党的三名总理控诉诽谤。

除此之外,徐博士也遭遇到:

o 国会责怪徐顺全在美国时并没有行使他在新加坡无法享有的言论自由权力。

o 徐顺全因为撰写了一篇有关医疗费用的文章而遭受到国会的罚款处分。

o 徐顺全因为在大众场所推销他的著作 – 勇于改革-有关亚洲反对党的奋斗故事 – 而遭受罚款处分。

o 重复多次因为没有获得政府准证情况下在大庭广众场所发表言论。

o 徐顺全因为企图参加一项国际民主论坛而被判入狱。

徐博士正面对多项在进行中的审讯,等待审判的案件和警方的调查。

对徐顺全博士的政治自由的侵犯,吸引了来自大赦国际,人权观察,国际律师协会,人权第一,和律师人权委员会等国际社会的谴责.

http://www.robertamsterdam.com/2 ... re.CheeSoonJuan.pdf

WHITE PAPER ON THE REPRESSION OF POLITICAL FREEDOMS IN SINGAPORE•THE CASE OF OPPOSITION LEADER DR CHEE SOON JUAN

* 由于徐顺全博士是第一个1992年后积极参加在野党的本土大学讲师,年纪比李显龙年轻,因此被李光耀视为眼中钉拟拔除而后快,也同时借以警告大学学府教职人员,除了参加执政党外,参加其余在野政党就会有类似徐顺全类似的被解雇下场。
  所有国家宣传机器无不在执政党操控下全力抹黑这位年轻的博士,受媒体影响的普通民众或执政党党员及其跟从,都随风起舞攻击他:“徐大炮。”
   但在正规的中西媒体报章,网站和知识分子眼中,都保持客观称他:徐顺全或徐顺全博士。
   尊重有识之士,即使是政治异己,也就是尊重他自己。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8 22:09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21:38     标题: 回复 #93 太阳系 的帖子

我觉得这视频很好啊,就是想了解我们的难得清静是以什么想法放上这视频的。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8 21:39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21:39     标题: 回复 #94 斯巴达 的帖子

哈哈哈,给这些人看看吧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8 21:41     标题: 林老先生的演讲第一部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 ... d&v=8nEyfVOKrPo

当事人自己的说话,不知各位(尤其是小民兄)觉得可不可信?

可惜我不是这里的版主,要不然这帖子一定放精华。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8 21:52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8 22:00     标题: 回复 #95 华英 的帖子

难得清静要回答为什么跟着人家称他“徐大炮”。

楚越也应该出来说一说他的看法,因为他喜欢讲大道理,不讲要追着他讲。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9 05:33

把他和孙大炮相提并论,称他为徐大炮其实是在抬举他。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9 07:25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9 05:33 发表
把他和孙大炮相提并论,称他为徐大炮其实是在抬举他。

徐顺全在我眼里就是本地政治人物的照妖镜,从如何看懂这个人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层次到哪里。

换句话说,能欣赏他的人,人都坏不到哪里去。谢谢!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9 07:57

楚越怎么还没上来讲几句话表一表态? 难道孔教会门人都如此这般银样蜡枪头?   
要是如此,那就是关了吧,别再讲些有的没的大道理,全都是作秀!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08:52     标题: 回复 #101 太阳系 的帖子

这位网友,辩论归辩论,不好把孔教会给拉进来吧,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言与否。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9 09:11     标题: 回复 #102 华英 的帖子

孔子不是老子,所以我有这请求不算意外。
作者: 看花非花    时间: 2012-6-9 09:54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9 05:33 发表
把他和孙大炮相提并论,称他为徐大炮其实是在抬举他。

徐顺全博士需要你抬举吗?笑话!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9 10:54



QUOTE:
原帖由 看花非花 于 2012-6-9 09:54 发表
徐顺全博士需要你抬举吗?笑话!

一位政治家需要的是人们的支持,而且多多益善,能够得到我的‘抬举’难到他不想要吗?你认为政治家不需要人们的支持,这才是笑话。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9 12:34     标题: 回复 #90 华英 的帖子

所以说,历史要留给后(新)人解释。

但实际一些,无论后人怎样解释,翻案,对逝去当事人来说都于事无济了,只剩下一个“名声”罢了。

关于您#97的录像,我认为可信。编造谎言需要体力精力去筹划,一个被幽禁二十年的老人平铺直叙地讲事实都快没有力气了,应该没有可能再撒谎了,也没有必要了。不过也真要佩服他:普通人二十年出来后,很难再有他的精神矍铄去平淡地甚至幽默地,讲述自己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因为二十年可以说是:不堪回首。这就是伟人和我们凡人的不同之处了。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9 13:37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9 10:54 发表


一位政治家需要的是人们的支持,而且多多益善,能够得到我的‘抬举’难到他不想要吗?你认为政治家不需要人们的支持,这才是笑话。

徐博士受邀好出席不少学术讲座讲话,出席者皆非不学无术之类的听众,主办者也有一定的声誉,“难得清静”可有过这种荣幸乎?
   他需要你的“支持”?  你出言不逊还厚无廉耻说是“抬举”,无疑又多了苍蝇在战士伤口嘤嘤鸣叫自诩是抬举的的事例。
   上述几位网友若继续和你对话,那才是真正的“抬举”你,劝你谦虚点,好好浏览国际网站,增长见闻,开拓视野吧。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9 14:20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9 05:33 发表
把他和孙大炮相提并论,称他为徐大炮其实是在抬举他。

骂人之后再踩上一脚,要不得!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9 14:23     标题: 回复 #107 斯巴达 的帖子

别那样敏感,清静说'徐大炮'不一定就不支持徐博士,就算不支持徐博士也有他自己的理由,一个'徐大炮'贬低不了什么。而且,凡政治家都应该有'大炮'的演讲才能,所以叫'刘大炮''陈大炮'也不为过。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9 14:31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9 14:23 发表
别那样敏感,清静说'徐大炮'不一定就不支持徐博士,就算不支持徐博士也有他自己的理由,一个'徐大炮'贬低不了什么。而且,凡政治家都应该有'大炮'的演讲才能,所以叫'刘大炮''陈大炮'也不为过。

我以为直呼他的名字较好,徐顺全。


不要给人取外号!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9 14:32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9 15:13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9 14:23 发表
别那样敏感,清静说'徐大炮'不一定就不支持徐博士,就算不支持徐博士也有他自己的理由,一个'徐大炮'贬低不了什么。而且,凡政治家都应该有'大炮'的演讲才能,所以叫'刘大炮''陈大炮'也不为过。

难得清静称徐顺全为“徐大炮”,我首先要弄清她是站在什么角度给外号,它有两层意思:一,火力猛;二,吹牛。

据她自言“抬举”徐,我猜不是指吹牛。我个人认为若指火力猛最恰当。

“不支持徐博士也有他自己的理由”,没错,一个因拍马屁而赚到钱的小人也有他的理由,问题是,不要说自己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9 15:21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9 15:13 发表


难得清静称徐顺全为“徐大炮”,我首先要弄清她是站在什么角度给外号,它有两层意思:一,火力猛;二,吹牛。

据她自言“抬举”徐,我猜不是指吹牛。我个人认为若指火力猛最恰当。

“不支持徐博士也有 ...

“不支持徐博士也有他自己的理由”,没错。




谢谢!

是的,不支持也不一定要反对他!

他也没伤害人,没杀人,是吧!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17:04     标题: 回复 #106 小民 的帖子

你说的是,如果换是我,别说是二十年,半年可能都已发疯了。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17:08     标题: 回复 #112 大傻 的帖子

也没把人关上二十年。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9 17:12

标题“为自由奋斗”是不是改为“为原则坚持”较好?
作者: 夕野氏    时间: 2012-6-9 17:13     标题: 回复 #106 小民 的帖子



QUOTE:
编造谎言需要体力精力去筹划,一个被幽禁二十年的老人平铺直叙地讲事实都快没有力气了,应该没有可能再撒谎了,也没有必要了。

哈哈,就是说有体力精力财力去策划的,就是在刻意撒谎?想想。。。也是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9 17:20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9 17:08 发表
也没把人关上二十年。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关这样久?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17:23     标题: 回复 #117 大傻 的帖子

不要问我,我可没那么多体力精力去筹划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9 18:04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9 17:23 发表
不要问我,我可没那么多体力精力去筹划

哈哈,傻人的想法,
为什么关这么久?
为什么不签字?
任何一方退一步就没事了!
哈哈,真傻哦!大傻!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9 18:06

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18:25     标题: 回复 #119 大傻 的帖子

为什么不签字?又没错,为什么要签?
为什么关这么久?又没人阻止,为什么不关?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9 18:27     标题: 回复 #120 大傻 的帖子

先别急着致敬,问题并没有都搞清。

当年的社会主义,在东南亚可以被视为类似于今天的世界恐怖主义。那么,过二十年后马氏被放出来,是否也应该被致敬呢?唉,真的很乱。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9 18:30

向徐大炮致敬,也为徐大炮感到难过,他有这样的支持者,难怪政途黯淡无光。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18:33     标题: 回复 #122 小民 的帖子

吴兄,这样说就显得你没有根据当时的世界局势做思考啦,真的乱了。

当年,在东南亚,社会主义可是非常流行的,有良心的知识分子都会倾向社会主义,和当时的殖民地政府和西方霸权主义对抗。

还有,你去翻一翻执政党的创党历史,再来和我说当年的社会主义是不是类似于今天的世界恐怖主义。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9 19:46     标题: 回复 #124 华英 的帖子

'流行','有良心的知识分子','对抗西方霸权主义',并不能让当年的社会主义和今天的恐怖主义在法理上区别开来,如果再对比越南和柬埔寨社会主义后发生的事情,情理上这两个'主义'现在看来也有类似之处。执政党的历史可以说明迷途知返而已。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20:38     标题: 回复 #125 小民 的帖子

越南和柬埔寨社会主义后发生的事情和当年为争取新加坡独立的进步人士无关,不要扯得太远。既然你说恐怖主义,你应该知道恐怖主义根本就不分左右,像当年的日本赤军不就是极右吗。至于执政党的历史是不是说明迷途知返,见人见智,新移民不见得比本土人更了解吧(有点得罪,但却是事实)。

其实是有点离题了,首先林老先生到底是为了什么被关了二十年,仅仅是因为他相信社会主义吗?还是因为政党间的斗争,还是其他??他是因为进行了什么恐怖活动被关的吗?如果是因为不同的政治理念而可以被关上二十年,那这又叫什么??和你来自的国土有没有相似之处?

对了,忘了说,还是无需审讯,没有法庭,没有律师。请问这是什么法理??这逻辑永远不是逻辑,倒有点让我想起帝王制。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9 20:48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9 20:49

早期的新加坡走的是社会主义路线,然后倾向资本主义,现在又有回到社会主义的迹象。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20:51     标题: 回复 #127 难得清静 的帖子

早期的新加坡走的是社会主义路线,然后倾向资本主义,嗯是对的。现在又有回到社会主义的迹象?你还蛮厉害的嘛,到底是什么让你有如此结论,还是要和你学习学习了。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9 21:01     标题: 回复 #128 华英 的帖子

只是一些迹象,完全走社会主义路线是不大可能。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21:06     标题: 回复 #129 难得清静 的帖子

是啊,我是完全不相信,现在已很少人相信什么主义了。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9 21:13     标题: 回复 #130 华英 的帖子

现在常听到一种主义,叫做民粹主义。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9 21:26     标题: 回复 #131 难得清静 的帖子

哈哈哈,如果是指新加坡,那也是不可能的。有新移民朋友把少数的民愤(有些当然是过激的)和国人追求国民利益当做是民粹主义,这其实是把矛盾扩大,无助于解决问题。要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民粹,想想纳粹,想想当年印尼排华,想想澳洲和美国对待亚裔人士的政策。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9 23:23



QUOTE:
原帖由 大傻 于 2012-6-9 17:20 发表

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关这样久?

傻兄这问题问得好。

当年林清祥、林福寿、谢太宝等左派领袖被捕的原因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威胁
李光耀的政治地位。

关了几年,事过境迁风平浪静之后,照常理目的达到了放人就算了,何必还要逼人
投降,把人关了二十、二十多年?(他们曾经是战友,据说还是朋友呢!)

已故左派人士吴静明写了一本题为"走不到终点的人"的回忆录,这本书讲了一些对
林清祥不公道的话。书里有一段讲到他在谢太宝获释后去拜访他,另我感动。


他说他进门之后,在客厅看到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其中一个居然是他一时无法辨
认的谢太宝(另一位是谢太宝的父亲),令他震惊与悲痛!(大意如此,我手头上没有
这本书)。

二十年啊二十年!壮年时进去,出来时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辈子就他妈的给他毁
了!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07:19     标题: 回复 #133 Jon.Sherwin 的帖子

我的回答比较简单,因为没有反击的暴力行动,人民的“种”太温和,吴作用说的“怕死”,人善被人欺嘛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0 07:47     标题: 回复 #126 华英 的帖子

如果连一个小民的'乱'都整理不清,又说服不了新移民,即使给你一个法庭,一场审判,用你说的这些东西向法官喊吗?你们输定了。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0 08:19     标题: 回复 #135 小民 的帖子

输?赢?你以为这是比赛??你把林老先生的二十年当做什么??从你这发言就完全可以看出你这态度是如何卑劣,希望新移民都不是如你这般想。别把自己看得太高,我根本没想要说服你,也没这能力,如果你认为没审判的禁锢是对的话,那就保持你自己的看法吧。

让你在这网站赢又如何,能赢得了良心吗。不过我祈祷,像你这类的,永远不会是执政党。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0 08:29     标题: 回复 #136 华英 的帖子

在论坛争辩,即便说不过对方,也不必急于攻击他人的人格,这是网民常犯的错误,把讨论情绪化,此风不可长。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09:03

我说过,搞政治的人有他们的政治思想,关那些踩到他们政治线上的人,不问对错和道德,不留情面给予对付,美其名曰为了这国家人民将来的前途和幸福,有了这种思想,不会对那些坐冤狱的人感到太过内疚。

他们认为这是政治科学,不是不道德,因为这是政治,好比说你不能说闪电击死人是不道德的。

他们的道德观是中性的,当然也不能完全以不道德来治国。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10 09:21

“冷藏行动”发生在1963年,至今已经有50年。这么多年,对这段历史的了解和对这段历史的评价,年长的新加坡人,50,60,70,80,90年代出生在新加坡的公民或一头雾水,或意见相左。

与其调侃“融入”的中国新移民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不如调侃新加坡本土公民对这个历史问题的看法。请问,这漫长的50年,诸位都在做什麽?都在这互联网和论坛的后面“愤世嫉俗”吗?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09:36     标题: 回复 #139 斜桥 的帖子

上海军事奇才老弟,我也调侃孔教会的信徒呀!我可不“愤世嫉俗”,就爱调侃那些该被调侃的人,我若私下遇见会长郭文龙先生我也会当面问他如何看待这桩逮捕行动,也请他评价谢和林的遭遇,让我更看清孔教会畅谈“仁”道到什么程度,希望他的回答不是我想象中的作秀。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0 10:01     标题: 回复 #139 斜桥 的帖子

现在看出来了。

当有人在牢里时,外边的人小心地过自己的生活;当牢里的人出来后,外边的人人称颂英雄(或许有掩盖愧疚的意味)。输赢对外边的人并不重要,什么公道自在人心啦,什么良心啦,或者历史会回答一切啦,等等等等;对牢里的人和他的家人来说,这么多年的受苦,出来后要为了教育社会吗?要为国家的自由民主演讲吗?他为的是能讨一个说法。可他的当年的同学,同志,同龄直到今天甚至还没有理清头绪,乱作一团。好了,也不关我们的事。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10 10:46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09:36 发表
上海军事奇才老弟,我也调侃孔教会的信徒呀!我可不“愤世嫉俗”,就爱调侃那些该被调侃的人,我若私下遇见会长郭文龙先生我也会当面问他如何看待这桩逮捕行动,也请他评价谢和林的遭遇,让我更看清孔教会畅谈“ ...

哈哈,酒饱饭足,衣食无忧之后的私下调侃,这就是你的底气!

难怪,更多人或一头雾水,或意见相左,或噤声不语。再去私下调侃50年吧!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10 10:48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09:36 发表
上海军事奇才老弟,我也调侃孔教会的信徒呀!我可不“愤世嫉俗”,就爱调侃那些该被调侃的人,我若私下遇见会长郭文龙先生我也会当面问他如何看待这桩逮捕行动,也请他评价谢和林的遭遇,让我更看清孔教会畅谈“ ...

不过,还是没完!

郭文龙是“融入”的新移民吗?“融入”的新移民中还有马来族,印度族,还有“红毛”……你也会就这件事用马来语,泰米尔语还有“红毛”语去调侃吗?为何单挑中国新移民?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2-6-10 11:11     标题: 回复 #143 斜桥 的帖子

郭文龙先生曾经登陆上海发展了一段时间,他也是国大商学院的校友,郭氏总会的会长。他平时讲起笑话来狮城一流啊,可做事甚认真!记得我的一位郭姓朋友开音乐会得到了郭氏总会的大力赞助,我就开玩笑说,怎么没有刘氏总会赞助我的音乐会呢?没想到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过了一段时间,文龙兄居然联络我,说是他要安排刘氏总会的会长与我一起吃饭,我真差点晕倒了!

共产党常自夸认真,我看文龙兄比共产党更认真!哈哈

斜兄啊,要打交道就要与认真的人打交道,那些不认真的人,就当作是数理化中的“忽略不计”吧!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11:54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6-10 10:48 发表


不过,还是没完!

郭文龙是“融入”的新移民吗?“融入”的新移民中还有马来族,印度族,还有“红毛”……你也会就这件事用马来语,泰米尔语还有“红毛”语去调侃吗?为何单挑中国新移民?

不过,还是没完!

这个网站提马来族,印度族,还有“红毛”……有什么意义?中国新移民那么怕被挑起吗?提郭文龙不是因为其他,只因他是孔教会的会长。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11:58     标题: 回复 #144 刘斌 的帖子

谁跟你称兄道弟,你没什么了不起!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10 12:35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11:58 发表
谁跟你称兄道弟,你没什么了不起!

你这个人实在欠修养!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2-6-10 12:40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11:54 发表



不过,还是没完!

这个网站提马来族,印度族,还有“红毛”……有什么意义?中国新移民那么怕被挑起吗?提郭文龙不是因为其他,只因他是孔教会的会长。

首先,我问你的是为何单挑中国新移民,你不要转移视线!

其次,中国新移民并非“怕被挑起”,而不是谁想“”就可以“”的。原先并不想在这个帖子说这些,但你太放肆了,不得不说上两句。

第三,你的论调离不了一个字“怕”。不过,你去仔细读读141 和142楼,到底谁最“”!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2-6-10 12:59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11:58 发表
谁跟你称兄道弟,你没什么了不起!

#144,我没有修改过什么,更没有与你称什么,甚至都没提起你,你是否有点自作多情啊?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15:31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6-10 12:40 发表


首先,我问你的是为何单挑中国新移民,你不要转移视线!

其次,中国新移民并非“怕被挑起”,而不是谁想“挑”就可以“挑”的。原先并不想在这个帖子说这些,但你太放肆了,不得不说上两句。

第三,你 ...

谁说我平时不对非华族谈一点政治的东西? 我已说过,这个论坛是写中文的,缺少新移民的看法对我来说觉得不够味。你们不一定要赞美谁,只要说出一点感受也可以。相对于孔教会,我更想知道平时侃侃而谈华夏文明、孔孟思想的网友对林医生的评价,要知道,PAP的维文也讲赞美的话。他们敢说出一句像威武不能屈的话吗?

搞政治的有他们一套的思想,前面我早说了,我这么说是没什么好惧怕的。你们不说当然可以,但怪我挑起纠纷未免有点过虑。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15:39



QUOTE:
原帖由 刘斌 于 2012-6-10 12
:59 发表


#144,我没有修改过什么,更没有与你称什么,甚至都没提起你,你是否有点自作多情啊?

阁下认为我不认真,这让我有点发火,这是让感受到的。因为恰恰相反,正如某网友说的,我还比较较真呢。

不较真,我管人家孔教会诸公具什么心态做什么? 关我什么事?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0 16:33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15:39 发表


阁下认为我不认真,这让我有点发火,这是让感受到的。因为恰恰相反,正如某网友说的,我还比较较真呢。

不较真,我管人家孔教会诸公具什么心态做什么? 关我什么事?

太阳系兄,这些脚踏两船,有愧作为原籍国的公民,来这里只有胡闹和进行误导。
     比如,在强权专制的国家,被压制的公民要求民主是他们首要的任务,于是就抬出民粹来抹黑他们的正义行为。中国有志之士,正前赴后继的追求民主,可就无人在网上搬出民粹来吓唬自己。当美国黑奴极力争取自由解放的时候,却大张旗鼓旗说人性本恶,要自由就是要让犯罪泛滥,目的就是维稳,为既得政治利益者制造反对有理的舆论。
     又比如中台两岸是同一个国,却忽视新马两岸是两国的现实,倘若他们移民到马国,别说融入恐怕最先就点火制造种族骚乱,误导新加坡新旧公民购买产业还沾沾自喜,他们可有勇气率先示范? 新马两岸,犹如中日两岸,他们是连自己都无法在自己国土上立足,包括在台湾和香港。
     我们的表演艺术也在这些滥竽充数的人才长期占据的空间,自我陶醉远远脱离了生活,歌舞升平抹杀了艺术创作良知,因此周文龙感叹地说:“艺术节开幕演出。。。。。。。。。。。通过音乐、舞蹈和文字叙述一名小孩和玉鸟的奇异相遇,但剧本内容空洞乏味,舞台设计别扭,。。。。。。。。。。。。音乐曲调不和谐,无法将西洋弦乐、华乐和歌剧式演唱完美融合在一起。观看演出那天,在发现演出糟透的情况下,我当机立断,选择跟许多大失所望的观众一起中途离场。”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0 16:55 编辑 ]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2-6-10 18:17

怎么扯到那么多的“文龙”啊,要不要也找陆文龙呢?本地的金融管理真不错,艺术管理嘛,确实差劲了一些!不过发发牢骚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19:22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10 16:33 发表


       太阳系兄,这些脚踏两船,有愧作为原籍国的公民,来这里只有胡闹和进行误导。
     比如,在强权专制的国家,被压制的公民要求民主是他们首要的任务,于是就抬出民粹来抹黑他们的正义行为。中国有志 ...

斯兄,我还有些板斧没搬出来哩。

世上有四种人。首先是眼中所见都是善的人;其次是见善称善,见恶称恶的人;第三种是不作善恶之判断的人;第四种的人是所见一切事都是恶的,他们眼中看不到善性存在。

我属于第二种,即见善称善,见恶称恶的人。看到好人行好事要赞一下,看到恶棍走狗要损他一下,看到伪善的伪君子,要告诉他你是假货。

来论坛不是抱着来交朋友的目的,有固然好,没有也不错。自认不是有修养的人,却是个较真的人。

香蕉皮是没用的,但它是来保护香蕉肉的,林和谢的苦难和荣耀是对手给的,可以把对手当成香蕉皮。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0 21:03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9 18:27 发表
先别急着致敬,问题并没有都搞清。

当年的社会主义,在东南亚可以被视为类似于今天的世界恐怖主义。那么,过二十年后马氏被放出来,是否也应该被致敬呢?唉,真的很乱。

真的很乱!
我用Google的搜寻器,输入‘马士沙拉末’得到的是~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 ... 9%E6%8B%89%E6%9C%AB


...新加坡情报部门指出,马士沙拉末曾经与回教祈祷团的领袖人物汗巴里(Hambali)
会面并策划了一些最终未能实施的恐怖袭击方案,其中便包括劫持一架从泰国曼谷起飞的飞机,
并迫使它坠毁在新加坡樟宜机场[10][11]。
在新加坡当局于2001年12月展开对13名回教祈祷团成员的大规模拘捕之前,他便已逃离了新加坡。

数次被捕
2003年2月,马士沙拉末由于涉嫌参与2001年和2002年在印尼境内发生的2起爆炸事件而在印度尼西亚民丹岛被捕。
在搜查中,警方发现了关于制造炸弹以及宣扬“殉教”行为的书籍。
法庭上,他承认回教祈祷团曾策划对新加坡境内的美军设施发动袭击[12]。
但由于被捕时马士沙拉末使用的是以Edy Heriyanto为姓名的假身份证,
并以此办理了印度尼西亚护照,因此最后他以触犯移民条例的罪名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3]。
在18个月的刑期内,马士沙拉末曾试图跳楼越狱,但这次拙劣的越狱计划并未成功,
而且他的左脚因此而瘸了,
“跛脚马”的外号由此而来[6][9]。当时新加坡与印度尼西亚还没有引渡协议,获释后他并没有被移送新加坡警方。


...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9 23:23 发表


当年林清祥、林福寿、谢太宝等左派领袖被捕的原因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威胁到
李光耀的政治地位。

关了几年,事过境迁风平浪静之后,照常理目的达到了放人就算了,何必还要逼人
投降,把人关了二十、二十多年
?(
他们曾经是战友,据说还是朋友呢!)

已故左派人士吴静明写了一本题为"走不到终点的人"的回忆录,这本书讲了一些对
林清祥不公道的话。书里有一段讲到他在谢太宝获释后去拜访他,另我感动。


他说他进门之后,在客厅看到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其中一个居然是他一时无法辨
认的谢太宝(另一位是谢太宝的父亲),令他震惊与悲痛!(大意如此,我手头上没有
这本书)。

二十年啊二十年!壮年时进去,出来时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一辈子就他妈的给他毁
了!

...

前社阵领袖林福寿逝世
http://www.zaobao.com.sg/sp/sp120606_011_1.shtml


...1954年5月,马大社会主义俱乐部刊物《华惹》(Fajar)编辑部被控煽动罪,
林福寿成为《华惹》辩护基金会主席,并在那时候认识了担任辩护律师的建国总理李光耀。
人民行动党1954年11月创立时,林福寿曾参与筹建工作,但在1958年被开除党籍。
  
林医生大学毕业后曾在陈笃生医院工作数年,之后创立私人诊所人民药房。
他在1961年加入社会主义阵线,并当选为社阵中委。

  
他在1963年2月2日的“冷藏行动”中遭扣留,1978年被转移到德光岛受限制居留,成为岛上唯一医生。
他在1982年9月获释后回返本岛,重新回到人民药房工作。...



‘马士沙拉末’和  '林福寿' 一样吗???
真的很乱!!!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0 21:24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0 21:35     标题: 回复 #155 大傻 的帖子

何必网上搜索?随笔网上就有人能够提供答案,只是他可能会说:“现在还不是什么事都能说的时候”,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半个世纪。
作者: 桃子    时间: 2012-6-10 22:08



QUOTE:
原帖由 斜桥 于 2012-6-10 12:35 发表


你这个人实在欠修养!

这个指责有欠公平吧?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0 22:15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0 21:35 发表
何必网上搜索?随笔网上就有人能够提供答案,只是他可能会说:“现在还不是什么事都能说的时候”,虽然事情已经过了半个世纪。

当然,我也去找‘林福寿’目的是要确定。
为什么不应该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他可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吗?
为什么小民会把‘马士沙拉末’和‘林福寿’混为一谈。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9 18:27 发表
先别急着致敬,问题并没有都搞清。

当年的社会主义,在东南亚可以被视为类似于今天的世界恐怖主义。
那么,过二十年后马氏被放出来,是否也应该被致敬呢?唉,真的很乱。


向一个已经离开人世的老人敬礼也不行?

是不是很专制啊!
再看看我的贴:我可没有用任何形容词!

QUOTE:
原帖由 大傻 于 2012-6-9 18:06 发表
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向林福寿医生致敬!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0 22:28 编辑 ]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2-6-10 22:42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15:39 发表


阁下认为我不认真,这让我有点发火,这是让感受到的。因为恰恰相反,正如某网友说的,我还比较较真呢。

不较真,我管人家孔教会诸公具什么心态做什么? 关我什么事?

就算被你误解,可误解成俺想跟你称兄道弟,也太过夸张了吧?再说,太阳系的兄弟是银河系,俺怎敢远攀呢?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0 22:47     标题: 回复 #158 大傻 的帖子

从网上找到了什么?只是确定对老人致敬而已?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22:49



QUOTE:
原帖由 桃子 于 2012-6-10 22:08 发表



这个指责有欠公平吧?

谢谢你的好意!他这个说法没错,我欠缺修养,不愿当老狐狸。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0 23:01



QUOTE:
原帖由 刘斌 于 2012-6-10 22:42 发表


就算被你误解,可误解成俺想跟你称兄道弟,也太过夸张了吧?再说,太阳系的兄弟是银河系,俺怎敢远攀呢?

子弹偶尔发错,呵呵。我对“上海帮”有点敏感,那是过去在别的网站交流的经验,一有争论,多来几个帮友相助,虽然不是针对我,可我也大开眼界。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2-6-10 23:12

上海发达的时候,你祖先还未下南洋呢~~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0 23:36



QUOTE:
原帖由 刘斌 于 2012-6-10 23:12 发表
上海发达的时候,你祖先还未下南洋呢~~

这才是你想表达的重点吗?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0 23:51     标题: 回复 #137 难得清静 的帖子

你说的对,我为过激的言语道歉。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2-6-10 23:59     标题: 回复 #164 谈笑风生 的帖子

如果#162的“上海帮”是表达的重点,那我回应的重点确实就是这样!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1 00:03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0 22:47 发表
从网上找到了什么?只是确定对老人致敬而已?

你以为我要确定什么?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1 00:04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0 22:47 发表
从网上找到了什么?只是确定对老人致敬而已

你以为我要确定什么?

有的。确定这个。
http://www.360doc.com/content/09/0124/23/94923_2395666.shtml

对别人所受痛苦所表现出来的冷漠,任何别的文明国家都无法望其项背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0/0727/22/109143_41900395.shtml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1 00:34 编辑 ]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1 00:16



QUOTE:
原帖由 刘斌 于 2012-6-10 23:59 发表
如果#162的“上海帮”是表达的重点,那我回应的重点确实就是这样!

嗯,他说对“上海帮”有点敏感,因为有过去在别的网站交流的经验,一有争论,会多来几个帮友相助,让他大开眼界。。。。。

你回应说上海发达的时候,他祖先还没下南洋。。。。。。

重点的确都很清楚。
作者: 刘斌    时间: 2012-6-11 00:19

谢谢风生大师深夜评点!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1 00:34

不敢,不敢,上海发达的时候,我祖先应该也还没下南洋,哪里敢评点别人。
作者: 悠悠小仙    时间: 2012-6-11 02:24



QUOTE:
原帖由 桃子 于 2012-6-10 22:08 发表

这个指责有欠公平吧?

这个贴子里谁最没修养?看的人都明白。动不动调侃讽刺别人,逼别人表态。他以为他是谁?好奇怪哦。
作者: 悠悠小仙    时间: 2012-6-11 02:28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0 22:49 发表

谢谢你的好意!他这个说法没错,我欠缺修养,不愿当老狐狸。

我看你什么都不是,你就不要自以为是了。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1 06:21     标题: 回复 #168 大傻 的帖子

因为要表示有血性,因此才向林医生致敬,原来如此。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1 06:23     标题: A tribute to the late Lim Hock Siew - From free Malaysia today

(向某人致敬必须写清楚为何某人值得敬重,而不是糊里糊涂,先致敬后才上网查自己致敬的理由,以下的样本可作为参考。)


June 6, 2012
FMT LETTER: From R Kamalanathan, via e-mail


Malaysia and Singapore have been indifferently synonymous with paraphrasing the term ‘operation’ which has been identically associated with the ISA. Operation Lalang showed how hundreds of people who dissented with the social and economic policies of Mahathir Mohammad ended up in the Kamunting Detention Centre in 1987.
This was also the period which Malaysians witnessed the greatest scandal in their history. The government lost RM2.5 billion (at that time almost 3% of the GDP of the country) in the Bumiputera Malaysian Finance fiasco . The growing dissent from this scandal eventually led to the arrests and detention of many social and political activists under the ISA.
Across the causeway, the ‘operation’ had had started much earlier. On Feb 2,  1963, at least 111 left-wing activists were arrested and detained, including key members of the opposition political party, Barisan Sosialis. During this time, Singapore was a self-governing state under British rule and was preparing for a merger with the Federation of Malaya, Sabah and Sarawak to form the Federation of Malaysia in September 1963.
The pro-communists forces within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led by Lim Chin Siong did not align themselves with the merger of  Federation of Malaya to form Malaysia. They strongly opposed it. However the Lee Kuan Yew faction supported it.
Tunku Abdul Rahman, the then Prime Minister of Malaya had advised Lew Kuan Yew, then the Chief Minister of Singapore, that a merger would only be possible with Lim Chin Siong out of the way.
This advice was corroborated  by the Internal Security Council comprising  representatives of the British Colonial government, Federal Government of Malaya and from within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Tunku supported a very pro-British foreign policy and hence was weary that the resurgence of communism may take a new turn through these neo-communists. Malaya had to pay heavily from 1948 to 1960 for an Emergency Rule against the Malayan Communist Party (MCP).
As a result of these opposing views on the merger with the Federation of Malaysia, Lim Chin Siong’s  faction broke away from the PAP to form the Barisan Sosialis. The Singapore Trade Union Congress too, split into two factions – Singapore Association of Trade Unions (SATU) supporting the Barisan Sosialis, and the pro-PAP faction under leadership of Devan Nair, formed the National  Trades Union Congress (NTUC).
Hence ‘Operation Cold Store’ led to the arrests of the pro-communists and subsequently the Federation of Malaysia was formed. One news from the Singapore Democratic party says, “Born in 1931, incarcerated in 1963 and released in 1981.”
Another says, “You often hear about people like Nelson Mandela, Gandhi outside of Singapore. Dr Lim and Mr Chia Thye Poh – the longest-serving political prisoner in the world – these are Singaporean men. Something to be proud of.”
Yes, Malaysians do not know or cannot remember many of those who opposed the formation of Malaysia: Dominic Puthucheary, James Puthucheary, S Woodhull, Said Zahari, Abdul Wahab Shah, Abdul Samad Ismail and probably Syed Husin Ali.
Dr Lim Hock Siew who was one of the founding members of the PAP and the second longest-held political prisoner after Chia Thye Poh. He passed away at the age of 81 on Monday, June 4, 2012  after a period of illness at his home in Singapore.
The son of fishmonger, who had a great political vision, was arrested when he was only 32 years. His son was then five months old.  After 19 years and eight months in detention, he was finally  released on Sept 6, 1982. His son by then had entered college.
The life of Lim Hock Siew may not be as colourful as that of our  Malayan Labour Party members such as Lim Kean Siew. But much of his life dynamic part of  life had had ended in the prison like that of K Nadarajah, the general secretary of the United Malayan Rubbers Workers Union.
On Feb 28, 1967, Nadarajah was arrested under the Internal Security Act initiating a strike of 600 workers before the Guthrie Agency in Kuala Lumpur. All the 600 workers walked all the way from Bukit Asahan Estate in Malacca. Nadarajah was 27 years when he was detained.
He left the Kamunting Detention Centre when he was 44 years. Just imagine he was detained because Guthrie Agency refused to recognise the Union on the pretext of redundancy as they have already recognised the National Union of Plantation Workers.
I asked Nadarajah how was it with him ‘the days  of our youth are the days of our glory(Byron)’ had completely been spent in detention.  He said, ‘ My loss is your gain.”
True, Lim Hock Siew may have lost his golden years in detention yet the youths of today in  Singapore may find that human dignity  is all about struggles and the struggle for social justice is  a pre-eminent factor in the life of every one, who will yearn to remember him because they too, believe a hero is born with dignity and dies too in dignity. Farewell Hock Siew.

[ 本帖最后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1 06:57 编辑 ]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11 06:59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9 18:33 发表
吴兄,这样说就显得你没有根据当时的世界局势做思考啦,真的乱了。

当年,在东南亚,社会主义可是非常流行的,有良心的知识分子都会倾向社会主义,和当时的殖民地政府和西方霸权主义对抗。

还有,你去翻一 ...

所言完全符合史实。 清楚记得当年所有政党,在大选中都打出“社会主义”的旗号,无一例外!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11 07:14     标题: 回复 #52 白马非马 的帖子

白马老毛病又发作了!

凡是有点常识、头脑清醒的人都明白:法律是讲证据的,没有证据、未经审判的长期拘禁,显然就是反人权、不人道,而逼供更是野蛮无理之极!

这点难道还需要“说”才清楚吗?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2-6-11 07:20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1 07:41



QUOTE:
原帖由 悠悠小仙 于 2012-6-11 02:28 发表


我看你什么都不是,你就不要自以为是了。

你这个仙头也是废物,昨天有个从石家庄来学习的老女学生一直叫我“老师”,想拜师呢,我哪在乎你这种家伙,你是个妖,不是仙!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1 07:47



QUOTE:
原帖由 符懋濂 于 2012-6-11 07:14 发表
白马老毛病又发作了!

凡是有点常识、头脑清醒的人都明白:法律是讲证据的,没有证据、未经审判的长期拘禁,显然就是反人权、不人道,而逼供更是野蛮无理之极!

这点难道还需要“说”才清楚吗?

那李敖说他相信法律怀疑法官,李大师常说别人头脑不清,你敢和他比谁头脑比较清吗?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6-11 12:04     标题: 早期人民行动党的旗号是“民主社会主义

早期人民行动党打出的旗号是“民主社会主义”,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说他当年也信仰社会主义,但不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

说当年的社会主义就如同现在的恐怖主义,难道当年人民行动党是恐怖主义政党?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1 14:42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6-11 12:04 发表
早期人民行动党打出的旗号是“民主社会主义”,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说他当年也信仰社会主义,但不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

说当年的社会主义就如同现在的恐怖主义,难道当年人民行动党是恐怖主义政党?

政权巩固后,不要“民主”,也不要“社会主义”。
“民主”,是对英国宗主国说的,不要英国官委的总督和官委市议员;不过,新加坡的官委议员可以由政府授权委任,所以可以不要“民主”。不要“社会主义”,要的是共人民的产在国家名义下,由自己的党和家族无须本钱经营管理,公司名字就叫:单马锡。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1 14:46 编辑 ]
作者: 悠悠小仙    时间: 2012-6-11 15:37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1 07:41 发表

你这个仙头也是废物,昨天有个从石家庄来学习的老女学生一直叫我“老师”,想拜师呢,我哪在乎你这种家伙,你是个妖,不是仙!

可见你什么都不是。说你缺乏修养都抬举你了。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11 16:01     标题: 回复 #181 斯巴达 的帖子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1 16:01



QUOTE:
原帖由 悠悠小仙 于 2012-6-11 15:37 发表


可见你什么都不是。说你缺乏修养都抬举你了。

很好,有种你开个新贴,让我来和你对着干,看谁干掉谁为民除害。

可能要赌,你准备一点钱来赌一下。

这贴不再和你纠缠,和你赌算抬举你。
作者: 悠悠小仙    时间: 2012-6-11 16:09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1 16:01 发表


很好,有种你开个新贴,让我来和你对着干,看谁干掉谁为民除害。

可能要赌,你准备一点钱来赌一下。

这贴不再和你纠缠,和你赌算抬举你。

瞧瞧你这点修养,一边呆着去,别再来恶心人了。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1 16:14



QUOTE:
原帖由 悠悠小仙 于 2012-6-11 16:09 发表


瞧瞧你这点修养,一边呆着去,别再来恶心人了。

我是来论坛抓妖的,哪有怕妖的道理。去开新贴吧,别影响别人的交流。
作者: 悠悠小仙    时间: 2012-6-11 16:22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1 16:14 发表

我是来论坛抓妖的,哪有怕妖的道理。去开新贴吧,别影响别人的交流。

你算什么东西?我看你就是只妖。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1 16:32



QUOTE:
原帖由 悠悠小仙 于 2012-6-11 16:22 发表


你算什么东西?我看你就是只妖。

口水战没用,要见面再赌一场,和我一样,你也亮出你最拿手的和你同行比,看谁比较出色和道德。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11 16:42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1 07:47 发表


那李敖说他相信法律怀疑法官,李大师常说别人头脑不清,你敢和他比谁头脑比较清吗?

为何不敢?
这要看对什么事物。对台湾问题,他肯定比我更清楚;对新加坡人的了解,他肯定不如我。对中国大陆问题,
他未必比我清楚,我到过的大陆地方比他多得多。在他发表《大江大河欺骗了你》之前,我就写了《走江湖、卖膏药》与《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请到我的空间一读。

[ 本帖最后由 符懋濂 于 2012-6-12 01:33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1 17:51     标题: 回复 #189 符懋濂 的帖子

对新加坡的了解他的确不如你,至于对中国的了解,在旅游方面是不如你,其他方面的知识我要问一问他才会知道。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1 18:30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1 06:23 发表
(向某人致敬必须写清楚为何某人值得敬重,而不是糊里糊涂,先致敬后才上网查自己致敬的理由,以下的样本可作为参考。)


June 6, 2012
FMT LETTER: From R Kamalanathan, via e-mail


Malaysia and S ...

(向某人致敬必须写清楚为何某人值得敬重,而不是糊里糊涂,先致敬后才上网查自己致敬的理由,以下的样本可作为参考。)
向某人致敬必须写清楚为何某人值得敬重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6 00:07 发表
为自由奋斗终生的医生,伟大的新加坡公民!


林福寿医生(Dr Lim Hock Siew)是除了谢太宝(Chia Thye Poh博士之外,第二个被李光耀监禁长久之一的新加坡政治犯,6月4日晚上因病逝世,享年81岁。
     林医生生前患有肾病,九天前因肾病恶化被送入百汇东海岸医院(Parkway East Hospital),近年来因病比较少会见朋友,不过他是因为心脏病发作而与世长辞。
    1963年2月2日深更半夜,新加坡行动党政府沿袭殖民内部公安法令,采取冷藏行动逮捕包括林福寿,布都遮里
Puthucheary,,塞查理Said Zahari,何标等110余位工运领袖,活跃学生,教师和各语文报章新闻从业员,也包括中选议员。经过19年8个月漫长的监禁后,他于1982年9月6日与最后一批被拘留者一同被释放。
    此时,以李光耀为首的行动党政府已在国会控制了足够修改宪法的议席,精心策划抑制在野党竞逐的不公平的集选区条例已有腹稿,随后按部就班的向国会提呈,有恃无恐的三读通过,并在1988年举行的国会大选开始实施执行。
     林福寿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PAP)发起成员之一,后来与其弟林福坤皆成为白色恐怖政治的阶下囚;1961年后林氏连同林清祥(Lim Chin Siong )李绍祖 (Lee Siew Choh)医生,傅树楷医生和陈仁贵律师等人组织了社会主义阵线( Barisan Sosialis简称社阵)。
     作为一个鱼贩的儿子,最终林福寿成为了一个执业医生,凡遇到贫穷和需要援助的病人,他的私人诊所都义务治疗和免费给与药物提供帮忙。
     当他在32岁被捕时,嗷嗷待哺的儿子仅出生才五个月。林氏被释放出来的时候,他的儿子已经进入大学就读了。
     在牢狱中,林医生坚决拒绝签署所谓自白悔过书,不承认自己被套上的莫须有罪名。要他宣称自己是顽固政治犯,去支持新加坡当年行动党操控的议会制度,放弃坚持坐穿牢底呼吁无条件释放他以及所有其他政治拘留者。
     在新加坡行动党铁腕铁腕统治下,最早获得释放的政治异己不仅必须在电视发表毁灭人性的悔过自白声明,政府还特地为他们成立了“前政治凡拘留协会”,其后强迫释放的政治拘留者加入这个组织,并要他们保证今后不许参与社会活动。随着林福寿等人被释放和不愿意加入,“前政治拘留犯协会”稍后也就失去了作用,逐渐被新加坡人所遗忘,走进了历史。
      著名导演马丁司(Martyn See)制作的视频被禁止在新加坡播放,但他在2009年的林医生新书发布会上首次公开发言,赞誉林福寿是“新加坡的最伟大爱国者”。
     “如果他和他的社阵同志们没有在1963年被逮捕关押,新加坡将极大的受益于两党均衡发展的政治制度。”他惋惜的说。
      在1987年“黑色行动”志安法令下被逮捕的前拘留者张素兰(Teo Soh  Lung)女律师,对“林的逝世深感万分悲痛”。
      “他是一个有原则,坚定和果敢的人,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一生为争取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而奋斗”她说。
      林氏的老朋友,资深律师戈伯兰。拉曼(Gopalan Raman)表示,他会永远记住这么一个为新加坡自由奋斗的民主战士。
      “他的逝世是一件非常不幸伤心的事,他对新加坡雅虎新加坡说: “他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他是个伟大英雄。”
       雅虎网站发布有关林福寿医生的噩耗讯息后,短短五个小时内就有近三百位海内外网民留言:向这位勇敢正直的的人民医生致敬!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1 18:50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1 18:59     标题: 回复 #191 大傻 的帖子

看了第一楼,相信第一楼为何还在网上寻找关于林医生的资料?分明就是半信半疑。

其实本贴的主题不妥,提得草率,没有顾及其他人的立场。如果坚持到底,至死不对强权低头就是追求自由、伟大的,那么政治历史地位更高,不过却对政府妥协并同意永远不参政的林清祥的面子该摆在哪里?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1 19:38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1 18:59 发表
看了第一楼,相信第一楼为何还在网上寻找关于林医生的资料?分明就是半信半疑。

其实本贴的主题不妥,提得草率,没有顾及其他人的立场。如果坚持到底,至死不对强权低头就是追求自由、伟大的,那么政治历史地 ...

看了以后再查证,这是我个人的习惯!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1 19:40 编辑 ]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1 19:42     标题: 回复 #192 难得清静 的帖子

请不要挑拨离间,你难得清静司马昭之心,网民心知肚明。

     你对不经审讯就沿用内安法令逮捕政治异己的执政党政府避重就轻,枪口却对准这些长期被无理扣押林福寿,林清祥,谢太宝,塞扎哈利,布都遮里和傅树楷等人的弱者身上,这些宛如蛋卵手无寸铁的知识分子,要在强权下如何走出暗无天日的黑牢,各有选择。
     而你对政府剥夺“林清祥”等人的个人自由,不允许他们“同意永远不参政”的基本人权噤若寒蝉,说你为虎作伥一点也不夸张。
      倘若你是一个有良心的对知识分子,你应该扪心问问,为何执政党政府拿不出证据将他们控上公堂?如此扣押他们漫长时日,折磨他们宝贵的青春,岂不是我们国家的悲剧和天大冤案?!!
      至今为止,你为曾协助政府举例过他们丁点的“犯罪事例”,只是在这里任意抹黑,肆意捣蛋,缺乏良知,未免太混帐!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1 19:49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1 19:53     标题: 回复 #194 斯巴达 的帖子

我在新加坡民主党的网站上看过一段话,他们说政府掌握机密文件,至今仍未公开。也许你应该联络徐大炮,问他到底怀疑那是什么文件?

这些文件一日不公开,民间所知道的历史永远都不会完整。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1 19:57     标题: 回复 #194 斯巴达 的帖子

骂人可以发泄情绪,但是未必对你有帮助,又不会帮助反对党笼络人心,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徐大炮有这样的支持者,前途不会光明的原因。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1 20:11

谁不讲理,旁观者清。
    “ 政府掌握机密文件,至今仍未公开。也许你应该联络徐大炮,问他到底怀疑那是什么文件?”那是你的任务,你就是专事搞离间,你应该展示你掌握的机密文件。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1 20:15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1 20:59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1 19:57 发表
骂人可以发泄情绪,但是未必对你有帮助,又不会帮助反对党笼络人心,这就是为什么我说徐大炮有这样的支持者,前途不会光明的原因。

你不了解徐顺全不被蠢民赞赏的原因,告诉你,蠢民认为他是PAP的人。我如何知道?问出来的。

你屡称人家大炮,却称光之子为“光哥”,识人有问题。告诉你,光之子可能只有做菜比他出色。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1 22:17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6-11 12:04 发表
早期人民行动党打出的旗号是“民主社会主义”,李光耀在回忆录中说他当年也信仰社会主义,但不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

说当年的社会主义就如同现在的恐怖主义,难道当年人民行动党是恐怖主义政党?

民主社会主义和苏联式的社会主义有很大不同,今天的法国也是社会主义。

小民解读老李的话:当年为了新加坡贫苦大众的福祉,我和行动党曾经信仰社会主义,但后来通过研究实践最早发现认识了社会主义的弊端,尤其是发现社阵有苏联式社会主义的极端倾向,所以果断发起冷藏行动,及早铲除极端思想及其代表。从后来中国,越南,柬埔寨的苏联式社会主义后续发展来看,行动党和我做出了英明地决策,挽救了新加坡。

提示:别浪费时间骂小民,有本事就反驳小民的解读。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1 22:22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1 19:53 发表
我在新加坡民主党的网站上看过一段话,他们说政府掌握机密文件,至今仍未公开。也许你应该联络徐大炮,问他到底怀疑那是什么文件?

这些文件一日不公开,民间所知道的历史永远都不会完整。

政府的机密文件都必须公开的吗!?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00:33     标题: 回复 #199 小民 的帖子

其实楼194的说法就已经反驳你的解读,政治本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什么好说,但因为政治理念不一样,就可以无经审讯来个冰冻二十年,这是法理吗?人道吗?

说极端,这是个相对性的词汇,我不认同你,可以说你极端,你不同意我,也可以说我极端,到底谁对谁错,是以什么来做标准。什么后来的中国,越南,柬埔寨,倒有点马后炮的感觉,难道不可能是后来的法国吗。政治的输赢本来(在真正的民主)就应在选举上,由人民去决定。这样的冷藏行动算不算极端。如果今天,官方来和你说,认为你极端,要把你冻结二十年,你又会怎么想。

执政党后来为新加坡发展取得繁荣的贡献当然不可抹杀,但当年这冷藏行动所表现的不人道,不民主也是历史,也是事实。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2 00:45 编辑 ]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2 00:55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2 00:33 发表
其实楼194的说法就已经反驳你的解读,政治本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什么好说,但因为政治理念不一样,就可以无经审讯来个冰冻二十年,这是法理吗?人道吗?

说极端,这是个相对性的词汇,我不认同你, ...

大哥还是省口气吧。。哈哈。。何苦呢。。哈哈。。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2 06:43     标题: 回复 #201 华英 的帖子

华英雄,你要怪就怪中国,老邓在60年代支持东南亚共产党颠覆政府,在1978年在会见李光耀时,却接受李的提议,不顾原则地180度改变立场,放弃输出革命以得到国际的好感,让马共成员顿时失去精神支柱,欲哭无泪。

李光耀若是没有证据,岂敢在共产党大当家面前作出这样的要求?共产党在本地和东南亚的威胁,大概20年左右才真正解除,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亲共产党成员在80年代才能‘重见天日’。

QUOTE:
李光耀對話鄧小平:中國必須停止革命輸出


1978年10月,鄧小平訪問新加坡——而之前中國在極左時期一直稱新加坡為「美帝國主義的走狗」。當鄧小平吃驚地看到新加坡的成就時,他承認對方實行的對外開放,引進外資的方針是對的。當談到中國的對外方針時,李光耀說:中國必須停止革命輸出。鄧小平停頓片刻後突然問:「你要我怎麼做?」這倒讓李吃了一驚,但他大膽地說:「停止馬共和印尼共在華南的電台廣播,停止對游擊隊的支持。」李光耀後來回憶:「我從未見過一位共產黨領袖,在現實面前會願意放棄一己之見,甚至還問我要他怎麼做。儘管鄧小平當時已74歲,但當他面對不愉快的現實時,他還是隨時準備改變自己的想法。」
這次新加坡之行,鄧小平以他驚人的謙虛代表中國共產黨和政府承認並改正了兩個錯誤:一是改變保守自閉,對外開放,引進外資;二是接受建議,不再搞革命輸出,大大改善了中國的對外關係。這是多麼難能可貴的自我批評精神啊。是這種謙虛的實事求是的科學態度,保證了大轉折時期的平穩過渡。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2 06:52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2 00:33 发表
其实楼194的说法就已经反驳你的解读,政治本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什么好说,但因为政治理念不一样,就可以无经审讯来个冰冻二十年,这是法理吗?人道吗?说极端,这是个相对性的词汇,我不认同你, ...

1972年3月18日,林福寿医生在监牢里写了一份声明,通过他的法律顾问,由他的太
太Beatrice  chen  医生发表。其中的一段和政治部官员的对话如下,这是为什么
林福寿医生被关二十年的最佳注解:

政治部官员:你必须作出一些让步让李光耀有一个立足点向社会大众解释你为何要
遭受如此长期的囚禁。李光耀也必须顾及自已的颜面。假如让你无条件获得释放那
他将会很没有面子


林福寿医生:我没有兴趣去照顾李光耀的面子。这不是关于尊严的问题而是关于原
则的问题。我遭受到的是完完全全不公正的拘押,我不会动一根指头去帮助李光耀
让不公正成为合理化。照你的话说,这不是明白的说我在这多年艰苦岁月中白白失
去的自由只是为了李光耀的面子?这就是为什么人民行动党政权对我的指控说我是
一个内部治安风险只是一个可耻的掩饰,这一个表面说词为的就是不公正的囚禁9年。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2 06:54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2 07:08     标题: 回复 #204 Jon.Sherwin 的帖子

是19年9个月,不是9年。

所以我认为标题应改为“为原则坚持”来代替“为自由奋斗”。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07:16     标题: 回复 #203 难得清静 的帖子

他们谈的是马共...【老邓在60年代支持东南亚共产党颠覆政府】是老邓吗?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2 07:26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07:17     标题: 回复 #202 冷风细雨 的帖子

嗯,是的,是的,老毛病又犯了...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2 07:20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2 07:08 发表
是19年9个月,不是9年。

所以我认为标题应改为“为原则坚持”来代替“为自由奋斗”。

谢谢楼上老大的提示。
林福寿医生是被关了19年9个月,不过这声明是在1972年发表,那时他才被关了9年
多。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07:24     标题: 回复 #204 Jon.Sherwin 的帖子

请问这声明在当时有在任何媒体上出现吗?(不过想想好像也不太可能)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2 07:24     标题: 回复 #203 难得清静 的帖子

要搞清楚,反共是一回事,拘捕政治对手扣什么帽子又是另一回事。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2 07:27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2 07:20 发表



谢谢楼上老大的提示。
林福寿医生是被关了19年9个月,不过这声明是在1972年发表,那时他才被关了9年
多。

呵呵,我有不细读的老毛病,抱歉,请继续谈下去。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2 07:38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2 07:24 发表
请问这声明在当时有在任何媒体上出现吗?(不过想想好像也不太可能)

没有证据显示海峡时报当时有报导这段新闻。华文报章我不知道,我猜也没有。我
想阵线报会报导。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2 07:40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2 07:40     标题: 回复 #206 华英 的帖子

当全世界都认定早期的左派与马共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时,本地的一些人却尽力撇清这层关系,不知是不是不了解历史,还是掩耳盗铃?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2 07:46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2 07:40 发表
当全世界都认定早期的左派与马共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时,本地的一些人却尽力撇清这层关系,不知是不是不了解历史,还是掩耳盗铃?

全世界?阁下通晓当时各国的舆论?别车大炮吧!
阁下的"早期"指的是五、六十年代?阁下的"左派"指的是那时的行动党、社阵?
请阁下证明这个惊人的断言。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2 08:03 编辑 ]
作者: 老驴    时间: 2012-6-12 08:06

本地左派是尽力撇清这层关系,又掩耳盗铃。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2 10:12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2 00:33 发表
其实楼194的说法就已经反驳你的解读,政治本来就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没什么好说,但因为政治理念不一样,就可以无经审讯来个冰冻二十年,这是法理吗?人道吗?

说极端,这是个相对性的词汇,我不认同你,可以说你极端,你不同意我,也可以说我极端,到底谁对谁错,是以什么来做标准。什么后来的中国,越南,柬埔寨,倒有点马后炮的感觉,难道不可能是后来的法国吗。政治的输赢本来(在真正的民主)就应在选举上,由人民去决定。这样的冷藏行动算不算极端。如果今天,官方来和你说,认为你极端,要把你冻结二十年,你又会怎么想。

执政党后来为新加坡发展取得繁荣的贡献当然不可抹杀,但当年这冷藏行动所表现的不人道,不民主也是历史,也是事实。 ...

二十年的政治犯监禁的事实,在一个民主体制国家里让人很难理解,所以像我这样的事件的局外人想通过正反的交锋,了解事件多一些。

清静说,当年的左派就是社会主义,而且是靠近苏联的有中国支持的那种社会主义,这一点应该首先明确。如果要躲闪这点,很难再探究下去。
在当时的西方世界以至美英国内,反共和今天的反恐虽然程度不同,但本质相似,而且当年马来半岛的反共在今天看来是走对了,中国,越南,柬埔寨的'马后炮'提供了强有力的佐证。这一点是会被大多数人接受的。
由此推断,内安法(民主,法理)下的'冷藏行动'没有错。囚禁那些可能导致国家共产的左派首脑也是为了大众利益。

这样剥开看,剩下的只能探究您讲到的'人道'的问题了:为什么不是9年而是19年?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2-6-12 10:14 编辑 ]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2-6-12 10:15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1 18:59 发表
其实本贴的主题不妥,提得草率,没有顾及其他人的立场。如果坚持到底,至死不对强权低头就是追求自由、伟大的,那么政治历史地位更高,不过却对政府妥协并同意永远不参政的林清祥的面子该摆在哪里?

林清祥因对共产主义失望,而认输退出,是真正值得尊敬的。

林福寿被捕前后的政治立场到底是什么呢?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12 10:57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11 22:22 发表

政府的机密文件都必须公开的吗!?

在英国等西方国家,所有国家档案三十年后都必须公开。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2 12:07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12 10:12 发表


二十年的政治犯监禁的事实,在一个民主体制国家里让人很难理解,所以像我这样的事件的局外人想通过正反的交锋,了解事件多一些。

清静说,当年的左派就是社会主义,而且是靠近苏联的有中国支持的那种社会 ...

在当时的西方世界以至美英国内,反共和今天的反恐虽然程度不同,但本质相似,...


本质相似,可是。。。
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印度尼西亚检察官因为证据不足,
9日撤销对伊斯兰教祈祷团精神领袖阿布峇卡提出的最严重恐怖罪状,
这意味着他逃过了被判死刑的可能,最多被判终身监禁。


林福寿医生可有经过法庭审判?



本质若相似,直接把林福寿医生控上法庭好了!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2 12:56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12:40     标题: 回复 #213 难得清静 的帖子

当时的政治生态很复杂,每个人都在寻求自己理想的社会模式,不管是左或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每个人,每个党之间的关系都密不可分,不是一条线就能清楚划分的。

不管政治立场如何,当时这批左翼政治领袖,都是为国家,为人民,纵然在政治上是失败了,但站在历史的角度,必须给予他们公平的评价,而不是一面倒的依赖官方的说辞。

如果真有涉及到违法的行为,可以堂堂正正的告上法庭定罪,而不是扣一顶帽子,关上他十年二十年,这样做,也是间接的谋杀一个人的生命,更何况还是青壮年的时期。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6-12 12:44     标题: 林福寿与谢太宝都未经法庭审讯

楼上网友看来并不知道:新加坡的内部安全法令赋予内政部长极大的权力,他可以下令将一个人关禁两年,完全不需要法庭审讯。两年之后,只要内政部长认为此人释放出去后,仍会威胁国家安全(当然是政府说了算),可以发出命令,再关多两年,如此这般,可以一直把人关上二三十年。
林福寿医生与谢太宝,都是未经法庭审讯而关禁多年。谢太宝未经审讯关了二十多年,比林福寿还久。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12:46     标题: 回复 #216 小民 的帖子

当时新加坡已有合法的选举,如果认定对方的政治理念会给国家带来灾害,可以在竞选期间辩论,让选民更清楚,再由人民做出选择,这难道不是民主的最基本吗,这也是当初我们新加坡先辈所追求的啊。
作者: mpt    时间: 2012-6-12 12:51

可不可以这么说,将政治对手关越久对当权者越有益:

1.        削落对手的影响力。关越久东山再起的可能性越弱。
2.        国家的局势的改变。关越久,与国家的发展的脱节距离越大,翻身的机会越弱。
3.        在政坛上,对不屈不饶的对手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除非表明放弃斗争,那随时可获自由。但对有志气的人来说,不可能吧。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2 13:03     标题: 回复 #223 mpt 的帖子

你这一番话有点合我之前说的意思,那就是政治上的残忍,目的是让有料的人不敢从政。因为大多数普通人都是怕死的,只有英雄能破此关,但英雄人物少,英雄也不好当,会被对手抹黑成狗熊,所以人民笨对统治者有利。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13:07     标题: 回复 #224 太阳系 的帖子

所以新加坡人就有政治冷感症,事不关己就不闻不问,久而久之就越来越自私,越来越功利。如果这也是进步的一种,那我们还真是成功了。

这也算是一种后遗症吧。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2 13:14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2 13:23     标题: 回复 #225 华英 的帖子

没错,欣赏你能来交流,不客气的说,频来发贴却不来交流的网民我看都没一点正义感,得罪了。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2 13:51     标题: 回复 #219 大傻 的帖子

可在当时共产主义的声势影响力和群众基础可是大大强于今天恐怖主义的偷偷摸摸,如果公开审判肯定会引起社会大乱。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2 14:04     标题: 回复 #227 小民 的帖子

知道你是回大傻的帖,只是想说一点

尽管是如此,也不能成为无经审讯就关闭二十年的理由,如果这些先辈能有强大的群众基础一定有它的客观因素,一味的赖在共产主义,就有点武断了。怕社会动乱所以不审讯?(不要说公开,是完全没有审讯)这就是对人民没信心?这很奇怪,不是人民选政府,而是政府选人民??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6-12 14:06     标题: 不经审讯是合理的吗?

请问小民网友,您是不是认为当时对林福寿、谢太宝等政治人物不经审讯而长期关禁是合理的?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2-6-12 14:38     标题: 林福寿坐牢近20 年是不是活该?

请让我再问一句:林福寿医生坐牢近20 年是不是活该,咎由自取?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2 15:13

1。我们应该把思想意识分歧和刑事犯罪区别开来,如果认为掌权者可以任意处决政治思想异己者,那是崇尚民主,自由等普世价值文明社会人类的悲剧。这也就是为何知识分子要充当先锋反对极权和独裁者,否则世上也就无正义和良知可言。
   “为了忘却的纪念”,所以感动和震撼人心,就是伟大的作家为年轻人追求理想讴歌,为丧失可贵生命的年轻人感到痛惜,歌颂他们的真诚和勇敢,强烈诅咒强权政治暴力。
   2。谁为国家和大众利益?应该由国家公民来决定,民主选举就是排斥革命暴力的一种制度。掌权者利用暴力来压制和囚禁非暴力者,首先走极端和犯罪的正是自己而不是阶下囚,怎能视国家法律无睹,法庭公正在哪里?其不等同虚设?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况连罪辞都没有。
   3。不管什么主义,不能脱离那时代来论当时思想的是非,政治正确与否?毫无人性和道德的,充其量是政客,而不是什么政治家。即使秦始皇有建立万里长城的功劳,让我们后人敬仰的不是他,为何是投江自尽的诗人屈原,是开创地球绕太阳自转的学说哥白尼?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2 15:41 编辑 ]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2 15:14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6-12 14:38 发表
请让我再问一句:林福寿医生坐牢近20 年是不是活该,咎由自取?

不管是谁,不管什么原因,不经审判就把人长期关起来就是不对。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2 15:36



QUOTE:
原帖由 仙人 于 2012-6-12 15:17 发表
一个有趣的假想,如果当年林医生等人的革命成功了,现在的新加坡是不是会步中共的后尘加以重整社会改革呢?

首先。。林医生有要革命吗?他有要拿起武器吗?在野挑战执政党就是革命吗?你的假设的出发点都完全错了。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2 15:59



QUOTE:
原帖由 仙人 于 2012-6-12 15:50 发表
你的理念是不正确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当中有武装起义的,也可以从街头斗争争取政权的,革命不一定要使用枪炮嘛。

你才不正确。你的出发点就不对。你怎么证明林医生要武装起义?你从何得出林医生是信奉“马克思列宁主义“?。。你从和得出这种结论?

难道没有人因为民主而武装起义吗?信奉什么主义和武装起义是两回事。典型的刻板思考和头脑简单。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2 16:32



QUOTE:
原帖由 仙人 于 2012-6-12 16:14 发表
看来你并熟悉当年行动党如何恐惧左派势力的崛起,他们不止一次指有足够证据证实社会主义阵线是搞左派政治理念,也就是间接指明马列和中共共产主义的追随者。

我衷心的希望你和你爱的人,不会有一天成为受害者。我没有在调侃你的意思。我是真心祝福。将心比心吧。不要什么主义什么大道理。把人当人看。有点人性。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2 16:34



QUOTE:
原帖由 仙人 于 2012-6-12 16:33 发表
你的回应离题了.......

我当然离题。我也不打算不离题。你慢慢辩吧。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2 16:42



QUOTE:
原帖由 仙人 于 2012-6-12 16:38 发表
你对当年的政治局势并不明朗,胡凑一通,难怪啦。

是啊。。大家都不知道。只有你了解知道。不就是刻板的。。左就是这样那样。。右就是这样那样。。那就自己继续玩吧。这网站给你们玩得不是人来的。。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2-6-12 17:01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2 13:23 发表
不客气的说,频来发贴却不来交流的网民我看都没一点正义感,得罪了。

发贴就是为了交流。

频来发贴却不来交流,那是干什么的?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2 17:08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2-6-12 17:01 发表

发贴就是为了交流。

频来发贴却不来交流,那是干什么的?

跟某先生开个玩笑:为了保住退休金。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2 17:45

马列主义和学说,不是什么罪恶,除了中苏外,欧美大学都有开设这门学科。中国共产党早期的追随者,都是满腔热血振兴民族的爱国青年,没有他们的牺牲今天就不会有一个至今还能与世界列强并肩的中国。
    左派与右派是 相对中间而言,各有极端,不能因此而给中间略为偏左或偏右的套上“民粹主义”或“恐怖分子”的高帽,犹如中间难免是机会主义者居多,然而中间分子也可能是不愿与狼共舞的稳重持平探索真理的知识分子。
    不受那时代左倾思潮影响,有可能洒热血抛头颅争取国家独立和反对殖民统治吗?今天,你享受到的成果,没有这些先驱者牺牲的血滴浇灌土壤不劳而获的吗?
    这些被囚禁的医生,律师,新闻工作者和工运领袖在当时深受中国文化大革命影响的左派眼中可又恰恰是右倾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不是劳动工人或无产阶级。
    请不要事后军师,显示你们是勇敢或先知先觉者。
    一个有人性良知的知识网民,应该正视的是为何剥夺他们作为一个国家公民应享有的基本人权和自由?无理囚禁他们漫长的岁月。
    不论左派或右派,不论什么色彩,任何知识分子在民主体制国家内都应该享有不容置疑的政治,思想和言论自由,不能无理随意监禁他们。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2 19:28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2 20:16

感谢新加坡左派,感谢马共和陈平,感谢中共,特别是老毛和老邓,感谢伟大的马列马克思。。。。。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2 20:58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12 13:51 发表
可在当时共产主义的声势影响力和群众基础可是大大强于今天恐怖主义的偷偷摸摸,如果公开审判肯定会引起社会大乱。

我不明白为何不审判,社会秩序乱难免。

那时我还小
,只记得我那一区是社阵赢得,但社阵却在不久后放弃,失去民心。
后来补选,成绩不如前。许多人对社阵已失去信心。

记得当时的学潮,工人罢工,也不是得到多数人的支持,甚至引起反感,我记得听到大人在骂那些捣乱的人。

http://zh.wikipedia.org/wiki/%E7 ... 9%E9%98%B5%E7%BA%BF
(纵使社阵极力反对,新加坡还是被逐出马来西亚。独立建国后,社阵党籍国会议员接二连三地在1966年放弃国会义席
转而选择「街头抗争」政治路线。但其士气已大不如前。由于社阵党籍国会议员的离开,不得不为空置的国会义席举行补选。
社阵呼吁人民在补选中投废票,但不得要领。
行动党在补选中赢得所有义席,开创了一党专政的时代;从1968年开始的13年间,国会里所有席位都属于执政党。

在1980年大选中,党主席李绍祖为社阵在1966年把所有国会义席拱手让出的行为,向选民道歉。(都没什么人要选社阵)
在1988年大选前,李绍祖等全体社阵党员宣布加入新加坡工人黨。社会主义阵线从此走入历史。)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2 23:08 编辑 ]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2 21:49     标题: 回复 #248 大傻 的帖子

社阵党主席李绍祖向选民为“自1966年把所有国会议席拱手让出的行为”道歉,应该是勇于认错,一方面是党精英全蹲在监狱里,中国文革极左思潮使他过于主观领导失去准确判断,这也就是为何有人发出感叹,从此新加坡失去两党存在国会可以让全国人民享有极大好处的机会。
    左派被打击压制和分裂,使李光耀开始全力对付非左翼的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两大报总经理,总编辑和主笔,因此李星可和仝道章等人陆续遭殃入狱,政治黑手长驱直入华文报业集团,为个人政治利益操纵华社舆论,凡是持有异议者都随时被套上“反国家分子”,“华文沙文主义‘或”恐怖分子“黑帽,这无疑明显是排除政治异己走向权威统治的一块遮羞布。
    许多没有政治色彩的华语艺术团体的话剧和文艺节目未能获准演出,郭宝昆无疑是戏剧界引人注目的一颗新星,当年华语戏剧团体自力更生备受排斥和打击,现在即使重金奖赏赞助华语演出依然回天乏力。
    我个人至今很为那些高呼李光耀万岁的华文知识分子感到难过和羞耻。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2 22:07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2 22:37



QUOTE:
原帖由 韩山元 于 2012-6-12 14:38 发表
请让我再问一句:林福寿医生坐牢近20 年是不是活该,咎由自取?

由于理念不同的非刑事罪被关二十年,戕害人性,在'情理上'是'不合理'的。但从当时社会状况的共产主义,内安法看,'法理'上似乎又是合理的。在一个奉行英国制度的民选国家,'情理'和'法理'有这样大的差异,一定在某个地方有问题。单单从'情理'上去叫嚣希望引起共鸣,是在避重就轻。今天社会发达了,要吸取教训,警示后人,避免同样的事再发生在任何人身上,必须从'法理'角度看。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2 22:48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12 21:49 发表
社阵党主席李绍祖向选民为“自1966年把所有国会议席拱手让出的行为”道歉,应该是勇于认错,一方面是党精英全蹲在监狱里,中国文革极左思潮使他过于主观领导失去准确判断,这也就是为何有人发出感叹,从此新加坡 ...

[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两大报总经理,总编辑和主笔,因此李星可和仝道章等人陆续遭殃入狱],
这件事我还依稀记得,仝道章好像是在睡梦中被逮捕。

这些事件是我父母的年代,我们三餐都成问题。
那时新加坡人还都很贫困,对政治也不关心。

现在还能够知道事情经过的华文知识分子也不多了,死的死了,活得当年还年幼,记得不多。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2 23:03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2 22:53



QUOTE:
原帖由 大傻 于 2012-6-12 20:58 发表


我不明白为何不审判,社会秩序乱难免。

那时我还小,只记得我那一区是社阵赢得,但社阵却在不久后放弃,失去民心。
后来补选,成绩不如前。许多人对社阵已失去信心。

记得当时的学潮,工人摆工,也不 ...

或许可以对比一下,现在为何不公开审判马氏。

社阵放弃赢得的议席很奇怪,可说是一个迷。但联系当时很火的中国革命成功模式,农村包围城市,街头斗争,鄙视资本主义的议会夺取政权道路等,又隐隐可以理解。直白一些讲,这样没有逻辑的政党及其主张,值得担心而关19年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2 23:07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12 22:53 发表

或许可以对比一下,现在为何不公开审判马氏。

社阵放弃赢得的议席很奇怪,可说是一个迷。但联系当时很火的中国革命成功模式,农村包围城市,街头斗争,鄙视资本主义的议会夺取政权道路等,又隐隐可以理解。 ...

新加坡没有审判马士沙拉末,
不知道印尼,马来西亚可有?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2 23:18     标题: 回复 #252 小民 的帖子

社阵并不得人心,我有个亲戚的孩子,参与左派,
母亲劝他用功读书,他就在门外墙上写了: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00:20     标题: 和冷藏行动什么关系?

大家没有注意到年代还是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冷藏行动是在1963年,社阵把所有国会议席拱手让出并走上街头是1966年。这社阵后来的错误和当年被捕的领袖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们还能在牢里指挥作战不成?

【这样没有逻辑的政党及其主张,值得担心而关19年】??关林老先生什么事??再换个角度,如果没有冷藏行动,说不定当年的社阵就不会陷入中国文革极左思潮里。

一顶帽子还不够,还要再加吗??

楼246也已经说的很清楚 【这些被囚禁的医生,律师,新闻工作者和工运领袖在当时深受中国文化大革命影响的左派眼中可又恰恰是右倾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不是劳动工人或无产阶级。】。

【左派与右派是 相对中间而言,各有极端,不能因此而给中间略为偏左或偏右的套上“民粹主义”或“恐怖分子”的高帽,犹如中间难免是机会主义者居多,然而中间分子也可能是不愿与狼共舞的稳重持平探索真理的知识分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大家的华文水平都比我高,会看得懂的吧。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3 00:54 编辑 ]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3 03:09



QUOTE:
原帖由 大傻 于 2012-6-12 23:07 发表



新加坡没有审判马士沙拉末,
不知道印尼,马来西亚可有?

恐怖分子嫌犯新加坡逃獄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 ... 5-48&Itemid=110

伊斯蘭祈禱團新加坡分部的13名成員據說在2001年策劃恐怖襲擊,
新加坡當局根據《內部安全法》未經審判對他們進行無限期拘留。

然而,馬士沙拉末成功逃到了印尼,因為這個恐怖組織在那裏根深蒂固,
而且據信維持著一個廣泛的庇護網絡。

印尼警方2003年在靠近新加坡的民丹島(Bintan)發現他攜帶偽造的移民證件並逮捕了他。
他被控違反移民法,被判18個月的監禁。期間他曾試圖從所在拘留設施的高處跳下逃跑,
結果不但沒跑掉,而且摔斷一條腿,並導致終身殘疾。

馬士沙拉末服完刑期後的去向並不清楚。
然而,2006年他在爪哇島瑪琅市(Malang)因違反移民法再度被逮捕。
同年2月他被遣回新加坡。
新加坡《內部安全法》規定,
如果一個嫌疑人被認為對國家構成威脅,可在不經審判的情況下被無限期拘留。
他被遣返後一直被關押在惠德里路拘留中心直到逃脫。


马国援引内安法 扣留马士沙拉末两年

http://www.zaobao.com.sg/special/us/pages10/attack090528.shtml
(新山综合电)马来西亚首相纳吉昨日证实新加坡回教祈祷团头目马士沙拉末(Mas Selamat)已被政府援引内部安全法令扣留两年,
接受改造。...

新社较早时引述消息说,马士沙拉末已被送到霹雳州太平甘文丁扣留营,
预料将在没有获得审讯的情况下被扣留两年。

这意味着马士沙拉末将不会交给新加坡处置。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3 03:20 编辑 ]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3 03:12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12 22:53 发表

或许可以对比一下,现在为何不公开审判马氏。

社阵放弃赢得的议席很奇怪,可说是一个迷。但联系当时很火的中国革命成功模式,农村包围城市,街头斗争,鄙视资本主义的议会夺取政权道路等,又隐隐可以理解。 ...

社阵放弃赢得的议席很奇怪,可说是一个迷。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3 00:20 发表
大家没有注意到年代还是一厢情愿的自说自话?冷藏行动是在1963年,社阵把所有国会议席拱手让出并走上街头是1966年。这社阵后来的错误和当年被捕的领袖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们还能在牢里指挥作战不成?

【这样没 ...

冷藏行动是在1963年,社阵把所有国会议席拱手让出并走上街头是1966年。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12 21:49 发表
社阵党主席李绍祖向选民为“自1966年把所有国会议席拱手让出的行为”道歉,应该是勇于认错,一方面是党精英全蹲在监狱里,中国文革极左思潮使他过于主观领导失去准确判断,这也就是为何有人发出感叹,从此新加坡 ...

一方面是党精英全蹲在监狱里,中国文革极左思潮使他过于主观领导失去准确判断,...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3 03:16 编辑 ]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3 07:15



QUOTE:
原帖由 大傻 于 2012-6-13 03:12 发表

社阵放弃赢得的议席很奇怪,可说是一个迷。
冷藏行动是在1963年,社阵把所有国会议席拱手让出并走上街头是1966年。
一方面是党精英全蹲在监狱里,中国文革极左思潮使他过于主观领导失去准确判断,...

真是一个谜。

李光耀从1963年就开始对付左派,把那些能威胁他的政治地位的左派领袖(如林清祥、
林福寿、傅树楷、谢太宝等)抓到完,就不抓李绍祖。1966年和1967年之间,自称第
六导师(排在马恩列史毛之后)的李绍祖趁着文革风暴的疯狂,在左派队伍内进行清
血,以"黑帮"的帽子,开除了一大批左派干部。到了这个地步,社阵根本没有能力
在1969年参加选举,让PAP轻轻松松的一党独大至今。

李绍祖为什么给李光耀帮了这样一个大忙,到如今还是个谜。李绍祖死前还在写回
忆录,后来听说整个遗稿被人收买去。说不定回忆录遗稿能够解谜。

注:李绍祖是吴庆瑞在莱佛士学院的同班同学,也是桥牌俱乐部的牌友。1959年吴庆
瑞拉他参选,代表行动党入选,被李光耀任命为内政部议会秘书( Parliamentary
Secretary,相当于次长)。这个职位乃在政治部(Special Branch)主任之上,因此有
洞察政治部运作和接触秘密档案的权力,没有英国人和李光耀的信任,当不了这个职位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3 07:24 编辑 ]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13 07:34     标题: 回复 #258 Jon.Sherwin 的帖子

一旦档案公开,真相就会大白。

这或许是档案迟迟不敢公开的根本原因。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07:34     标题: 回复 #258 Jon.Sherwin 的帖子

嗯,三年可以计划很多事....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07:35     标题: 回复 #259 符懋濂 的帖子

这也很危险,到时天会不会变呢?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07:44     标题: 回复 #262 仙人 的帖子

无间道60年代版??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3 08:56     标题: 回复 #262 仙人 的帖子

李绍祖担任社阵领袖,一直没有被拘捕。当时,其党内部分人士也持有异议,质疑李绍祖是李光耀安插的“内奸”。
     我们都是局外人,正如楼上有人指出,李绍祖临终前已著书,但一直被封禁不能出版。
     从李光耀政治布局,逮捕所有比他自己年轻的政治异己,留下比他年长的李绍祖孤立无援,再从中利用特务进行挑拨离间,如此击垮强大的反对党更是对己有利无弊。平心而论,李绍祖能坚持到最后孤军奋战,以及对自己错误的“放弃国会斗争”政策致歉确实难得,临终前还嘱咐自己家人要多照顾追随自己的党内人士;比李光耀强行推行生育两个人口就罚款的“家庭计划”,深远贻害全国人民利益至今,甚至为自己及同僚制定超额高薪等,依然没有半句忏言,足见谁知错能改,谁顽固僵化。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3 09:17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3 07:35 发表
这也很危险,到时天会不会变呢?

变天? 哪有这么容易。我说过,把电源关掉,风扇叶子还会转动一阵子,PAP招牌可不小。还有,会不会变天还要看新加坡的“吴大地”多还是“愤老”多。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3 09:28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3 09:17 发表


变天? 哪有这么容易。我说过,把电源关掉,风扇叶子还会转动一阵子,PAP招牌可不小。还有,会不会变天还要看新加坡的“吴大地”多还是“愤老”多

当然是“愤老”比PLP多。可惜多数“愤老”敢愤不敢言,多了有屁用?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3 09:29



QUOTE:
原帖由 仙人 于 2012-6-13 09:25 发表
很难说,所谓气数已尽,世上多少称王称霸的独裁者,不是也有一夜之间化为乌有吗?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2-6-13 10:07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12 17:45 发表
马列主义和学说,不是什么罪恶,除了中苏外,欧美大学都有开设这门学科。中国共产党早期的追随者,都是满腔热血振兴民族的爱国青年,没有他们的牺牲今天就不会有一个至今还能与世界列强并肩的中国。
    左派与右派是 相对中间而言,各有极端,不能因此而给中间略为偏左或偏右的套上“民粹主义”或“恐怖分子”的高帽,犹如中间难免是机会主义者居多,然而中间分子也可能是不愿与狼共舞的稳重持平探索真理的知识分子。
    不受那时代左倾思潮影响,有可能洒热血抛头颅争取国家独立和反对殖民统治吗?今天,你享受到的成果,没有这些先驱者牺牲的血滴浇灌土壤不劳而获的吗?
    这些被囚禁的医生,律师,新闻工作者和工运领袖在当时深受中国文化大革命影响的左派眼中可又恰恰是右倾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不是劳动工人或无产阶级。。。.

人们不会创立一种罪恶的学说,问题在于解读和执行学说的人和环境。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对各国是有利还是弊,这里就不争辩了。

就我知道的马来亚从英国独立,并没有'洒热血,抛头颅',英国人已经放弃了,后来的打仗是共产和种族问题。

说到知识分子,可能楼主忘记了,领导中国工人农民暴动,最后夺取政权的中国共产党,创立之初,哪一个不是知识分子呢?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3 11:21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2-6-13 10:07 发表


就我知道的马来亚从英国独立,并没有'洒热血,抛头颅',英国人已经放弃了,后来的打仗是共产和种族问题。
...

日本侵略星马时,和日本侵略军对抗的主要是由马共指挥的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日本
投降后,英国佬立刻占回马来亚,马共当然不肯,于是从回森林拿回武器英国佬对
抗。
英国佬在1948年施行紧急法令打马共,打到1957年才肯让马来亚独立,谁说没有"洒热血,
抛头颅"?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3 17:37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3 09:28 发表



当然是“愤老”比PLP多。可惜多数“愤老”敢愤不敢言,多了有屁用?

当然是愤老比较多。看来,将来会越来越多。

这些愤老们用自己的心态去揣度别人,认定支持 PAP 的人,就是识时务者,附炎趋势,PLP。

其实,真正的识时务者,在这个时候,应该会选择支持反对党。

大选以来,民心思变。势之所趋,反对党在下届大选,多得几席,是肯定的。甚至,如果有什么突发情况,阴差阳错,反对党一举拿下政权,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一个郁郁不得志,急于有一番作为的人,却无望被 PAP 相中,那么参加反对党,大声的不断嚷嚷,PP某些人的 LP。或者会得到赏识,有机会在下届大选出出风头,甚至飞上枝头,进入国会,光宗耀祖。

就算不能如愿,也可以做个让人注目的人民英雄,发挥伟大的正义感。自我感觉良好,却又没有太大危险 (现在谁都知道,骂政府只要有些分寸,不会出事。)何乐而不为。

其实,我们这一代人,就看过不少例子,许多自以为功夫了得, 却在体制中得不到赏识的人, 后来都成了与 PAP势不两立的反对党人.

而一些对自己的成就地位不满足的小人物, 也往往跳出来。骂的最厉害,喊的最响的,就是他们.

在 50 年代, 稍有点自觉有点血性的青年, 很少不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所吸引的.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计划经济的破产. 福利国家的困境. 真的要造福人群, 扶助弱势, 还得真正脚踏实地, 努力的探索因应之道。徒有姿态,没有实际有效的解决方法, 热血有余,成事不足。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13 19:10 编辑 ]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3 21:56

庆幸新加坡没有变成共产国家。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23:13     标题: 回复 #271 吴大地 的帖子

【一个郁郁不得志,急于有一番作为的人,却无望被 PAP 相中,那么参加反对党,大声的不断嚷嚷,PP某些人的 LP。或者会得到赏识,有机会在下届大选出出风头,甚至飞上枝头,进入国会,光宗耀祖。】

也许是有这样的人,但用加入反对党的方式?说实话,我是不大相信,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相信,你相信??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23:15     标题: 回复 #272 谈笑风生 的帖子

你还庆幸什么,说来听听。(我也不相信共产,包括一切专制独裁的政府)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3 23:23     标题: 回复 #274 华英 的帖子

我也庆幸自己是男子,你也说一个来听听。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23:28     标题: 回复 #271 吴大地 的帖子

【在 50 年代, 稍有点自觉有点血性的青年, 很少不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所吸引的.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计划经济的破产. 福利国家的困境. 真的要造福人群, 扶助弱势, 还得真正脚踏实地, 努力的探索因应之道。徒有姿态,没有实际有效的解决方法, 热血有余,成事不足。】

哇,你好了不起,一定要向你请教,你认为50 年代的反殖民运动是不切实际??哇,那你连老李也批评了,他可是当年的代表律师啊。学习了。学习了,人还是要冷血比较好,这还真要和你学习。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23:31     标题: 回复 #275 谈笑风生 的帖子

这嘛,我不敢说,庆幸生活比较其他东南亚国家的确是好很多,但相对的,压力也大。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23:49     标题: 回复 #271 吴大地 的帖子

【就算不能如愿,也可以做个让人注目的人民英雄,发挥伟大的正义感。自我感觉良好,却又没有太大危险 (现在谁都知道,骂政府只要有些分寸,不会出事。)何乐而不为。

其实,我们这一代人,就看过不少例子,许多自以为功夫了得, 却在体制中得不到赏识的人, 后来都成了与 PAP势不两立的反对党人.

而一些对自己的成就地位不满足的小人物, 也往往跳出来。骂的最厉害,喊的最响的,就是他们.】

哇,又是另一个学习的例子,原来跳出来骂骂政府就可以成为大人物??哦,你认识这些人吗,可以介绍介绍吗。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3 23:51     标题: 回复 #271 吴大地 的帖子

【其实,真正的识时务者,在这个时候,应该会选择支持反对党。】

哦,是吗,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都应该支持反对党吗??你支持吗??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02:36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3 23:28 发表
【.也许是有这样的人,但用加入反对党的方式?说实话,我是不大相信,稍微有点头脑的人都不相信,你相信??

如果一个人想做议员,PAP 却看不上他。他能怎样?最佳的途径,当然是参加反对党啦!

这里没有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03:07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3 23:28 发表
【在 50 年代, 稍有点自觉有点血性的青年, 很少不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所吸引的. 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计划经济的破产. 福利国家的困境. 真的要造福人群, 扶助弱势, 还得真正脚踏实地, 努力的探索因应之道。徒有姿态 ...

当年李光耀,吴庆瑞,杜进才等人,都是左倾的,可归类为社会主义者。不信可问与他们共事多年的严崇涛。

他们“为最大多数的人谋求最大的福利”的愿景,终身不渝。

他们与当时一般的社会主义者不同之处,在其务实取向,不受意识形态捆绑。

例如,当时的社会主义者都不欢迎外国投资,认为这是让外人剥削本地劳苦民众。PAP政府却反其道而行,拼命招揽外资。

所以严崇涛称他们的社会主义,是“行得通的社会主义”。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14 03:30 编辑 ]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03:18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3 23:49 发表
【原来跳出来骂骂政府就可以成为大人物??哦,你认识这些人吗,可以介绍介绍吗。

我并没有说“跳出来骂骂政府就可以成为大人物”。其实在旁人眼中,这类跳脚谩骂,只有使他们显得更委琐无聊。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03:28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3 23:51 发表
【其实,真正的识时务者,在这个时候,应该会选择支持反对党。】

哦,是吗,所以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都应该支持反对党吗??你支持吗??

这里的识时务者,有负面涵义,如果你留意语境,就不会误解。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4 06:47

有个老外说,英雄好汉的互相残杀,都是为了不是英雄好汉的人的利益。

真正PLP的小男人是从来不赞赏加入反对党的英雄好汉,尽讲些侮辱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的话来抬高自己,认为自己才有智慧。当然,加入反对党的有机会主义者的假货,不是个个都令人看起来像英雄好汉。

为什么林福寿医生更接近民主党而不是工人党? 因为徐顺全“玩”起来比怒汉真,这也是他一路来被打压的原因。

本地很多东西是崇尚假,叫你别太认真过生活,所以打假没有斗士,也出不了斗士,因为人们不欣赏你,你要做好汉没有坚强的意志会泄气。是个有病的国家。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07:49     标题: 回复 #280 吴大地 的帖子

【如果一个人想做议员,PAP 却看不上他。他能怎样?最佳的途径,当然是参加反对党啦!

这里没有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嗯,感觉一点意气话。

不知你是根据什么得到此论调,是新加坡人都知道,参加反对党搞政治是没有油水,得不到权力,没有好处。真的是要捞好处,去PAP吧,如果有本事,有官有钱有地位,但要搞小三就要小心,现在开始抓。

现在反对党的力量是和民愤,社会不满是成比例的,为何反对党的支持率会上升?去量量民间的温度。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现在大多的新加坡人,赚钱才是第一位,从政??

不过以先生的“智慧和识时务”,再加上你楼283的回应,知道你是说笑的,是吧。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4 08:11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08:05     标题: 回复 #281 吴大地 的帖子

【当年李光耀,吴庆瑞,杜进才等人,都是左倾的,可归类为社会主义者。不信可问与他们共事多年的严崇涛。

他们“为最大多数的人谋求最大的福利”的愿景,终身不渝。

他们与当时一般的社会主义者不同之处,在其务实取向,不受意识形态捆绑。

例如,当时的社会主义者都不欢迎外国投资,认为这是让外人剥削本地劳苦民众。PAP政府却反其道而行,拼命招揽外资。

所以严崇涛称他们的社会主义,是“行得通的社会主义”。】

这个世界,正邪对错一直在轮回,今天你是黑的,明天也可能会转白,为什么,因为我们是人,会改变。

有点离题,我要说的是,今天新加坡的局面(不论好坏),都是过去一系列的人和事发展而促成的,如果用二元论把任何一方的贡献给抹杀,都是不科学,不尊重历史的。

【当时的社会主义者都不欢迎外国投资,认为这是让外人剥削本地劳苦民众。PAP政府却反其道而行,拼命招揽外资。】

你在上面这留言是说的那么肯定啊,但如果是另一方执政,会不会也一样呢?别忘了,老李在当年也曾帮助过罢工组织。

坚持自己的政治立场,没问题,但要尊重历史,对过去的先辈也得公平公正,不论是获胜的执政党,还是落败的反对党,还有很多很多当年的热血青年。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4 08:08 编辑 ]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4 09:36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13 17:37 发表


当然是愤老比较多。看来,将来会越来越多。

这些愤老们用自己的心态去揣度别人,认定支持 PAP 的人,就是识时务者,附炎趋势,PLP。

其实,真正的识时务者,在这个时候,应该会选择支持反对党。

大 ...

有必要这样诋毁参加反对党的人吗?投机分子哪里都有,PAP也不例外,而且利益越大越多。你

怎么样杜绝投机分子?就是让他们知道政治不好混,人民是老板,说换就换。无心献身国家的人是没有兴趣的。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4 11:00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4 06:47 发表
有个老外说,英雄好汉的互相残杀,都是为了不是英雄好汉的人的利益。

       真正PLP的小男人是从来不赞赏加入反对党的英雄好汉,尽讲些侮辱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的话来抬高自己,认为自己才有智慧。当然,加入反对党 ...

PLP的小男人 是真正的“识时务”者,看他回复“华英”小老弟时闪烁其辞,说什么“在 50 年代, 稍有点自觉有点血性的青年, 很少不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所吸引的.“,难道识时务就”算不能如愿,也可以做个让人注目的人民英雄,发挥伟大的正义感。自我感觉良好,却又没有太大危险。”当他昧着良心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脸红?50年代发生的513历史事件,竟然是他茶杯里的风波。

       “PLP的小男人”可能自觉有愧说错话,赶紧掩饰说:“现在谁都知道,骂政府只要有些分寸,不会出事。”因为他心知肚明,大学教授和专业人士一旦公开“参加反对党”,“成了与 PAP势不两立的反对党人”,包括惹耶勒南,萧添寿,邓亮洪和徐顺全是怎样的遭遇,大家有目共睹。小骂大帮忙正是你所言这类“PLP的小男人”的内心写照。或许正是他个人才希望“得到赏识,有机会在下届大选出出风头,甚至飞上枝头,进入国会,光宗耀祖。”
      如此 文人“PLP”未免太露骨了,不顾事实厚颜无耻到随口乱编:“最佳的途径,当然是参加反对党啦!这里没有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从历届大多数人不再作沉默的笨民涌向“反对党”群众大会,他看出“大选以来,民心思变”,如何“识时务”“得到”执政党政府“赏识”呢?只好 “尽讲些侮辱他们和他们的支持者的话来抬高自己,认为自己才有智慧。”
        太阳系兄, 华英小老弟不惜花时间精神反驳“PLP”文人,佩服否!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4 11:04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4 11:31     标题: 回复 #288 斯巴达 的帖子

这里还有许多不出声的“无大地”,这个“无大地”至少能说出他的看法让这贴更精彩。

在老李强盛时期敢出来参加反对党的人士比现今出来参政的要更具勇气和使命,因为付出的代价更高,但这才是人性的品德受到真正的考验。算来算去其实没几个。

好汉不是怕被打压,而是怕人民不会欣赏,反说人家捣蛋,是政府人。所以,蠢民越多,要从政得到赞赏越难。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4 11:38



QUOTE:
原帖由 斯巴达 于 2012-6-14 11:00 发表

太阳系兄, 华英小老弟不惜花时间精神反驳“PLP”文人,佩服否! ...

我开玩笑地说他和PAP有关系,他就暴跳如雷,而他的每一门屁,几乎都是歌德于PAP的。


所以我已经在#73楼说过:
"依我看,他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不过看他这种一面想讨好PAP,另一面又担心太
亲近了会被千夫所指的患得患失心态,要和PAP高层沾边恐怕还不够格,这种人无须
理会也罢。"

我可怜这种无球(Catch No Balls?)的“PLP”文人,早已经懒得理他了!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4 11:43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12:50     标题: 回复 #288 斯巴达 的帖子

其实我是不适合辩论的人,只是觉得有些言论真的对那些为国家为人民付出的前辈不公。政治意识形态是一回事,不管是什么立场,也不能无视当年前辈所付出的青春和贡献。

没有这些前者,哪有我们这些后来人。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4 14:22     标题: 回复 #291 华英 的帖子



      原来拼命招揽外资,不受意识形态捆绑的PAP政府执行的是“行得通的社会主义”,“李光耀,吴庆瑞,杜进才等人,都是左倾的,可归类为社会主义者。   
     听其言,观其行,“为最大多数的人谋求最大的福利”的愿景,终身不渝?问一问,上台之初,政府首长是人民年均收入的几倍,今天这幸存的“社会主义者”领的薪酬又是同龄国人年均收入的多少?
     谁不知经商“取财有道 ”无可厚非,难道是“行得通者会主义者”的一大发现?排斥外资外商的应该是封锁治国的铁幕国家,“重商主义”使国家摆脱重农社会走上另一种文明,商业工业促进社会繁荣和发展。
      “行得通的社会主义者”发明政商勾结的新渠道,利用国家权力经商与民争利,再利用内部操作控制表面对于国家政府以外的政联公司,后者为执政党高薪收编人才,从国家机构到商业机构都是 “行得通的社会主义者”的天罗地网,可以利诱,也可以让有才华的异己走投无路。
作者: 符懋濂    时间: 2012-6-14 14:39     标题: 回复 #292 斯巴达 的帖子

最后一段说得好啊!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16:29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13 17:37 发表


当然是愤老比较多。看来,将来会越来越多。

这些愤老们用自己的心态去揣度别人,认定支持 PAP 的人,就是识时务者,附炎趋势,PLP。

其实,真正的识时务者,在这个时候,应该会选择支持反对党。

大 ...

我之所以发上面(#271)这个帖子,是因为 Jon.Sherwin 一再把支持 PAP 的人,侮辱性的等同 PLP。指责他们是企望甜头的识时务者。另有所图,所以 PLP。

于是,我告诉他,在今天的新加坡,那些想做议员,但又自知不能通过 PAP 严格遴选的人,如果真的是识时务的话,参加反对党会比较有前途。

要 PLP 也该选地方。不然,徒劳无功,肯定要失望。

个人利益冲突,在那一个政党里都有。要不然,因非选区议员席位以及补选候选人人选所引发的内部事件,就不会有发生了。

最好不要头脑简单的,一竹竿打翻一船人。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14 17:00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16:53     标题: 回复 #294 吴大地 的帖子

【最好不要头脑简单的,一竹竿打翻一船人。】

是的,是的,受教了。所以我们绝不要头脑简单的,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不能因为后来社阵的失败,就把这失败归咎于所有当年的热血好汉(当然也包括女性)。同理的,我们绝不要头脑简单的,不要因为现在的表面繁荣,就以为新加坡真的不得了,要反省反思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记住,不要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人都没了,要船来干嘛??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17:24     标题: 回复 #292 斯巴达 的帖子

行得通啊,很多有才华的异己不都走投无路了吗,不是有越来越多的人要钱要名不要义吗,在外头的工友们失业减薪的时候,公务员的薪水不是还一直往上爬吗,行得通啊,好啊。
作者: 看花非花    时间: 2012-6-14 17:35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14 16:29 发表
我之所以发上面(#271)这个帖子,是因为 Jon.Sherwin 一再把支持 PAP 的人,侮辱性的等同 PLP。指责他们是企望甜头的识时务者。另有所图,所以 PLP。

于是,我告诉他,在今天的新加坡,那些想做议员,但 ...

基本上我认同这个说法,支持PAP绝对不等同PLP。在我的周围,不管是支持不支持PAP的,其实到处都有PLP的影子。PLP是人性,和支持什么政党是没有绝对关系的。然而,有一种支持PAP的御用文人,PLP就是彼等的专业,那是肯定的。因此,作为文人的吴先生,一直要和PAP撇清关系,那是可以理解的。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17:47



QUOTE:
原帖由 看花非花 于 2012-6-14 17:35 发表
基本上我认同这个说法,支持PAP绝对不等同PLP。在我的周围,不管是支持不支持PAP的,其实到处都有PLP的影子。PLP是人性,和支持什么政党是没有绝对关系的。然而,有一种支持PAP的御用文人,PLP就是彼等的专业, ...

谢谢。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17:59     标题: 回复 #297 看花非花 的帖子

我也谢谢看花非花解释了PLP,但还是不大懂。支持执政党当然没有错,不支持,他们怎么执政嘛,是不是。但如果为了支持执政党,而一味只引用官方的“权威”数据来做文章,完全忽视民间的情况(当然是故意的啦),鄙视民间的论调,不知这是不是就是PLP? 而且听说这PLP很狡猾的,死都不会认自己是御用文人,是不是这样??(其实发明这御用文人词汇的还真混蛋,根本就是侮辱文人嘛)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18:05



QUOTE:
原帖由 看花非花 于 2012-6-14 17:35 发表
基本上我认同这个说法,支持PAP绝对不等同PLP。在我的周围,不管是支持不支持PAP的,其实到处都有PLP的影子。PLP是人性,和支持什么政党是没有绝对关系的。然而,有一种支持PAP的御用文人,PLP就是彼等的专业,那是肯定的。因此,作为文人的吴先生,一直要和PAP撇清关系,那是可以理解的。 ...

因为有很多人在有意无意的散布谣言,说我与 PAP有关系,所以我才必须一再公开的和PAP撇清关系。

如果,我不驳斥,制止这种错误的谣言,对 PAP,对我,都不公平。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14 18:11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18:17     标题: 回复 #300 吴大地 的帖子

唉呀,先生你太多虑了,和PAP有关系有什么问题,我也和PAP有关系啊,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我们新加坡人不都在PAP的执政党政府管理的国家下生活着吗,当然会有关系。

只要不是PLP就没问题了嘛,看花非花说的很清楚,这是人性,和支持谁都没关系。如果现在真要和PAP撇清关系,那除非移民了,是不是。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18:22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4 18:17 发表
唉呀,先生你太多虑了,和PAP有关系有什么问题,我也和PAP有关系啊,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我们新加坡人不都在PAP的执政党政府管理的国家下生活着吗,当然会有关系。

只要不是PLP就没问题了嘛,看花非花说的 ...

你不要故作愚蠢,此关系不同彼关系。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18:33     标题: 回复 #302 吴大地 的帖子

我是在故作愚蠢吗?嗯,或许大家都是吧,真相就在那里,却昧着良心说看不见。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4 18:47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4 18:33 发表
我是在故作愚蠢吗?嗯,或许大家都是吧,真相就在那里,却昧着良心说看不见。

不要把我拉下水。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18:57     标题: 回复 #304 吴大地 的帖子

当然不敢,当然不敢,我哪敢和你一样啊。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4 20:14     标题: 五十步笑百步

在这个论坛上,据我看,还真的找不到一个不PLP的人。从众多PLP的人当中,那个李大师前,李大师后的就是最佳示范,连P中共LP的人都难出其右。

李敖说新加坡人笨,他非但不为本地人辩护,反而还认为不只笨,还是笨狗,不亦乐乎地联合外人对新加坡人落井下石,这就是‘有良心,爱护国人’的人所干的好事,据说这些人当中有南大生。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4 20:46     标题: 回复 #306 难得清静 的帖子

说新加坡人“种”不好的还有李光耀先生,不知你可认识他? 那他是P中共LP咯。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2-6-14 21:31     标题: 回复 #246 斯巴达 的帖子

"不受那时代左倾思潮影响,有可能洒热血抛头颅争取国家独立和反对殖民统治吗?今天,你享受到的成果,没有这些先驱者牺牲的血滴浇灌土壤不劳而获的吗?"

左倾或许是当时代表"先进"的潮流。但并不代表反殖和争取独立的都是受左倾思潮影响。如印度、印尼、缅甸、中东和非洲很多战后独立的国家都不左。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21:34     标题: 回复 #308 雾落南方 的帖子

斯巴达是在说新加坡的情况。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2-6-14 21:41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4 20:46 发表
说新加坡人“种”不好的还有李光耀先生,不知你可认识他? 那他是P中共LP咯。

李光耀说这话时的对象是邓小平。邓小平是李光耀公开表达敬佩的少数人物之一。

以当时李邓对话的情境来说,太阳系的推测是有可能的。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2-6-14 21:47     标题: 回复 #309 华英 的帖子

我认为争取反殖独立、自己当家作主才是当时的思潮,左、中、右都只是政治旗号而已。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4 21:53

很乱很乱,看到大LP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4 21:58     标题: 回复 #311 雾落南方 的帖子

这个说法我同意,但新加坡的历史摆在那里,当时努力争取国家独立的,的确是左翼人士占大部分。政治立场是一回事,但要实事求是,尊重历史,也对当时为国家社会付出的前辈做出公平的评价。而不是像教科书里(不知改了没有)那样,把当时的华校生和左翼人士极度的妖魔化。现在的执政党在那时也是和他们同一阵线的。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2-6-14 22:34     标题: 回复 #313 华英 的帖子

英国战后长期由工党执政,实施国有化、高福利、工会强势的政策。这些都是左派追求的目标。「工人无祖国」,如果左翼追求的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争取的应是新加坡人与英国本土人同等待遇,而非独立建国。其实PAP执政后的政策也相当社会主义,只差没有人民公社而已。

至於失败者的评价问题,那就看开点吧,成王败寇,自古如是。投身政治的人,应早就有心理准备吧。推理一下,如果成王的是左翼,失败的一方下场又会如何。只是囚禁几个人了事吗?想想国共内战后的国民党、地主、资本家的下场。中国历史教科书上抗日贡献有记他们吗? 相对而言,PAP对待政敌的手段,已算"文明"了。

[ 本帖最后由 雾落南方 于 2012-6-14 22:37 编辑 ]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06:31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4 20:46 发表
说新加坡人“种”不好的还有李光耀先生,不知你可认识他? 那他是P中共LP咯。

李光耀说,南洋移民先辈大多数是文盲和穷农夫,李敖就抓住这一点,认为南洋先辈读了书还是成为文盲,因此下定论说新加坡人种烂,他不会是聪明到以为当时在中国,每个人都有机会读书和当官吧?

其实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你像是个种烂的人,可是却中李敖的毒太深,难怪会有人登门‘拜尸’。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5 06:56     标题: 回复 #315 难得清静 的帖子

我是个笨“医尸”,有多张图为证。笨有时是善良的一种,所以我们福建人有句令笨人觉得安慰的俗语: 天公疼戆人。,,

其实许多会读书的人虽比较聪明,但也比较坏,比较会赚钱。我看本性很重要,好或坏,聪明不聪明大部份是父母给的,不是单靠读书读出来的。

我有些本事是名牌专业人士比不了的,但一些网敌看我不顺眼,说我什么都不是,所以才提出约出来挑战,不消气不好受。谢谢!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07:18     标题: 回复 #314 雾落南方 的帖子

为何要知道国家的历史?就是不要把现在的一切当作是理所当然,也只有这样,才不会盲目的过日子,才知道未来要怎么走。这和政治是两回事,政治家为了利益会选择忘记,而新加坡人如果要活得明白,就要把它重新提起,弄清楚,然后反思反省。这不是看开不看开的问题。

至于中国的情况,因为国情不同,无法置评。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07:44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5 06:56 发表
聪明不聪明大部份是父母给的,不是单靠读书读出来的。

所以你也认为农夫,文盲跟种扯不上什么关系,终算是清醒了,但是也糊涂了,因为一来还了李光耀一个公道,二来证实你的偶像李敖胡说八道。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07:46     标题: 回复 #317 华英 的帖子

难道你没听说过早期的左派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你连左派的立场都不清楚,凭什么为他们辩护?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5 08:06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5 07:44 发表


所以你也认为农夫,文盲跟种扯不上什么关系,终算是清醒了,但是也糊涂了,因为一来还了李光耀一个公道,二来证实你的偶像李敖胡说八道。

我是买了两千多元李敖的书,我不会像吴大地那样因为读了胡因梦的一些话而不看他的书,我看人没那么片面。

我店里也有一尊“李光耀”,7寸高象牙雕,14年前花7百元买的,也算是有缘。模式就像杜莎腊像那样站着,每天陪着我,有坏蛋顾客没政府,我把手往后一抓,展示出来吓一吓他们,坏蛋顾客就会像电影中神魔相斗情景: 魔鬼一看到十字架便落荒而逃。

我没有真正的偶像,专爱欣赏杰出人物。
作者: 大傻    时间: 2012-6-15 08:14



QUOTE:
原帖由 太阳系 于 2012-6-15 08:06 发表


我是买了两千多元李敖的书,我不会像吴大地那样因为读了胡因梦的一些话而不看他的书,我看人没那么片面。

我店里也有一尊“李光耀”,7寸高象牙雕,14年前花7百元买的,也算是有缘。模式就像杜莎腊像那样 ...

有坏蛋顾客没政府,我把手往后一抓,展示出来吓一吓他们,
坏蛋顾客就会像电影中神魔相斗情景: 魔鬼一看到十字架便落荒而逃。

很像阿Q。
我要学!

[ 本帖最后由 大傻 于 2012-6-15 08:17 编辑 ]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5 08:17



QUOTE:
原帖由 大傻 于 2012-6-15 08:14 发表


很像阿Q。
我也要学!

要花钱的,别迷偶像。学海南人“药钱目金金”更好。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5 09:59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5 07:46 发表
难道你没听说过早期的左派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

星马本土的左派,二战之后才有。战前的应该算是中国的左派,因为大多是中国来的
第一代移民。中国的左派说"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值得大惊小怪
?没听说有那一位二战之后本土的左派讲这样的话。愿闻其详。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0:17     标题: 回复 #319 难得清静 的帖子

我有说要为左派辩护吗?我也没这能力也没这兴趣。我只是一直强调,对于新加坡这早期的历史,不能因为政治立场而忽视所有前人所付出的青春和血汗,不管是左或右,都为新加坡的今日做出了贡献,所以不能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就简单的给定位。

请弄清楚别人的意思再说好吗。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2-6-15 10:35     标题: 回复 #324 华英 的帖子

我不知道你是指谁“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但这里的辩论显然不是只有“官方单方面的说辞”。

那么看了各方的说辞后,是不是就一定要反对官方的说辞?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5 11:06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2-6-15 10:35 发表
我不知道你是指谁“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但这里的辩论显然不是只有“官方单方面的说辞”。

那么看了各方的说辞后,是不是就一定要反对官方的说辞?

这里缺少一个写《李光耀研究》的权威,我想珊瑚草可以胜任。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11:12     标题: 回复 #324 华英 的帖子

你所谓的尊重历史,难道就是要向所有人道谢和致敬,如英国人,日本人,东姑,马哈迪,苏哈多以及所有促成新加坡历史的人吗?

所有中国人都要感谢中华民国,满清,蒙古?是这样的意思吗?那为何只见你对执政党开火,不见你说些公正的话?

小心掉入自己设定的虚伪陷阱。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2-6-15 11:14     标题: 回复 #326 太阳系 的帖子

要向前看,研究李光耀现在只有学术上的意义。
作者: 斯巴达    时间: 2012-6-15 11:46



QUOTE:
原帖由 珊瑚草 于 2012-6-15 11:14 发表
要向前看,研究李光耀现在只有学术上的意义。

说句离题的话,提供你研究学术意义上的李光耀和陈水扁:

    李光耀是成功的陈水扁。  (因为巧幸连任两届以上,可以利用国家权力大刀阔斧铲除各界敌对势力。)
    陈水扁是失败的李光耀。  (因为没有足够时间整合兵力,建立权威修改宪不能连任两届总统的机会。)

    这是心得与你分享。

[ 本帖最后由 斯巴达 于 2012-6-15 12:28 编辑 ]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5 11:53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5 11:12 发表
你所谓的尊重历史,难道就是要向所有人道谢和致敬,如英国人,日本人,东姑,马哈迪,苏哈多以及所有促成新加坡历史的人吗?

所有中国人都要感谢中华民国,满清,蒙古?是这样的意思吗?那为何只见你对执政党 ...

华英想向谁致敬是他的个人选择。大概还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没有致敬也不代表这些人有对或错。当然要针对执政党。执政党就是必须被放在显微镜下检验的。要是怕热就不要进厨房。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12:25     标题: 回复 #323 Jon.Sherwin 的帖子

你连中国输出革命的历史都不知道,那还有必要谈下去吗?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12:28     标题: 回复 #330 冷风细雨 的帖子

没错,只有版主可以对别人的信仰和选择说三道四,也可以强硬地要求他人说他偶像的好话,版主的标准果然与众不同。
作者: 无奈    时间: 2012-6-15 12:44     标题: 回复 #332 难得清静 的帖子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5 12:47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5 12:25 发表
你连中国输出革命的历史都不知道,那还有必要谈下去吗?

"中国输出革命的历史"是中国左派应该说的话,而不是星马本土左派所说的话。
再问你一次:那一位二战之后的本土左派说过"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如果讲不出,以后就别在这里乱放屁。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5 13:21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5 12:28 发表
没错,只有版主可以对别人的信仰和选择说三道四,也可以强硬地要求他人说他偶像的好话,版主的标准果然与众不同。

冷静,不好乱套人家的偶像是谁,我的收藏品也有面塑奥萨马,老虎伍兹等不下20尊陶塑名人和小说人物,不可能我有那么多偶像。

林医生的可贵品性在对原则的坚持,以坐牢为代价,非一般人能做得到,照理孔教会的信徒更应该来说几句,看!我请他们来他们都“事如春梦了无痕”。华英、愤老等能为他说几句正义和赞赏的话算不错了,虽说这是政治的特性。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13:25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5 12:47 发表



"中国输出革命的历史"是中国左派应该说的话,而不是星马本土左派所说的话。
再问你一次:那一位二战之后的本土左派说过"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如果讲不出,以后就别在 ...

你连陈平都不认识?还是静静看贴,憋着别放好了。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5 13:38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5 13:25 发表


你连陈平都不认识?还是静静看贴,憋着别放好了。

陈平只有你才认识?
我不记得他说过"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也不相
信马共头子会讲这种愚蠢的话。请拿出证据我才相信。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5 13:50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5 13:38 发表



陈平只有你才认识?
我不记得他说过"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也不相
信马共头子会讲这种愚蠢的话。请拿出证据我才相信。

马共是中共南洋支部,这样明显的事,画人还需要画出肠子来吗?

如果马共得逞,今天新马就是南洋的新疆。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5 14:13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5 13:50 发表


马共是中共南洋支部,这样明显的事,画人还需要画出肠子来吗?

如果马共得逞,今天新马就是南洋的新疆。

傅大庆1925年被派到新加坡成立共产党南洋临时委员会,1927年改称南洋共产党,其党员
大多是中国来的第一代移民,与战后的马共在认同方面完全不同。

你别避开我的问题:我不以为陈平或本土左派人士会讲出"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
和马来西亚"的蠢话。请拿出证据来,别在这里乱猜乱放屁!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5 14:14 编辑 ]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5 14:36

反正现在每个前左派都说自己和马共没关系,也对中国共产党的模式没兴趣,更认为马共和本地左派和中国共产党是毫无关系的,但对于自己当时崇拜的是哪一个政治领袖,想推行的是什么政治体制,要搞的是什么运动,读的是什么书,散布的是什么思想,唱的是什么歌,演的是什么话剧,印刷的是什么刊物,听取什么人的指导吩咐,他们是不肯说清楚讲明白的。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5 15:31



QUOTE:
原帖由 谈笑风生 于 2012-6-15 14:36 发表
反正现在每个前左派都说自己和马共没关系,也对中国共产党的模式没兴趣,更认为马共和本地左派和中国共产党是毫无关系的,但对于自己当时崇拜的是哪一个政治领袖,想推行的是什么政治体制,要搞的是什么运动,读 ...

是啊,我也说老兄你和马共有关系,对中国共产党的模式有兴趣,你崇拜的是老毛和
陈平,想推行的是共产主义,搞的是共产主义运动,读的是共产主义书,散布的是
共产主义思想.....你不相信吗?你能否证吗?

如果不能,你讲的不是废话吗?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5 15:35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5:54     标题: 回复 #332 难得清静 的帖子

套回你之前和我说过的话

【在论坛争辩,即便说不过对方,也不必急于攻击他人的人格,这是网民常犯的错误,把讨论情绪化,此风不可长。】

再说,这是论坛,我发言是以一位网友的身份,应该可以有自己的立场吧。我自认没有(也不能)用版主的权利制止任何人发言。这样的回答,你满意吗。


我只向执政党开火??你好像没读到我楼324的一段

【不能因为政治立场而忽视所有前人所付出的青春和血汗,不管是左或右,都为新加坡的今日做出了贡献】

这所有人难道不包括执政党吗?还是要改为 【只有执政党,为新加坡的今日做出了贡献】,这样才算不虚伪?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5 16:15 编辑 ]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5 15:58     标题: 回复 #341 Jon.Sherwin 的帖子

有参加和没参加的分别啦,连这个也分不清楚哦,PLP先生?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6:01     标题: 回复 #327 难得清静 的帖子

【虚伪陷阱】

说句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向一位没有经过审讯就做了近二十年的先人致敬是一种虚伪。如果是这样,那就当我是虚伪吧,反正是你说的。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6:05     标题: 回复 #325 珊瑚草 的帖子

【我不知道你是指谁“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但这里的辩论显然不是只有“官方单方面的说辞”。

那么看了各方的说辞后,是不是就一定要反对官方的说辞?】

我好像没有说【谁“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我只是说要了解当年的历史,不能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难道你看出谁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

看了各方的说辞后,是不是就一定要反对官方的说辞?这是个人的选择,我没这权力去决定。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5 16:10 编辑 ]
作者: 珊瑚草    时间: 2012-6-15 16:22     标题: 回复 #345 华英 的帖子

当年的历史并不遥远,很多人自己就经历过。

所以,观点可以不同,但不能假设别人对当年的历史的了解“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6:27     标题: 回复 #346 珊瑚草 的帖子

【观点可以不同,但不能假设别人对当年的历史的了解“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这个说法我同意,如果我不知觉的犯了这问题,请见谅。我会留意。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5 16:52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5 16:27 发表
【观点可以不同,但不能假设别人对当年的历史的了解“只凭官方单方面的说辞”。】,这个说法我同意,如果我不知觉的犯了这问题,请见谅。我会留意。

华英,我今天早上贴的帖子“50年代的华校生”,就是想让好奇的年轻一代,了解一下当年的实际情况。不知道你读了没有。

黄有光是个国际知名的学者,与本地政治没有瓜葛,没有利害关系,应该不会乱讲吧!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15 16:54 编辑 ]
作者: 冷风细雨    时间: 2012-6-15 17:01



QUOTE:
原帖由 吴大地 于 2012-6-15 16:52 发表


华英,我今天早上贴的帖子“50年代的华校生”,就是想让好奇的年轻一代,了解一下当年的实际情况。不知道你读了没有。

黄有光是个国际知名的学者,与本地政治没有瓜葛,没有利害关系,应该不会乱讲吧!

我读了还是不明白。这么片面的文章也敢拿出来。就算文章没有乱讲。。说的就是真的。。难道就能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关不经审判?我还是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7:07     标题: 回复 #348 吴大地 的帖子

你这帖子我没意见啊,因为我也不很了解,只知道我所知道的。不过我还是认为不管左和右,未经审讯就监禁是不民主的。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5 17:10 编辑 ]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5 17:13



QUOTE:
原帖由 冷风细雨 于 2012-6-15 17:01 发表


我读了还是不明白。这么片面的文章也敢拿出来。就算文章没有乱讲。。说的就是真的。。难道就能把这些人都抓起来关不经审判?我还是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你可以去南方人物周刊网站读完整的报道。我在文中已提供链接。如下:

http://news.sohu.com/20120427/n341843010_1.shtml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5 17:20

我们可以造一个变形金刚来玩,叫他把独裁者抓起来逼问:为什么要尽干这些坏事?估计独裁者会哭哭啼啼哀求的回答:“不是我干的,是PLP太on the ball干的来讨我欢心。”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5 17:25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5 17:07 发表
你这帖子我没意见啊,因为我也不很了解,只知道我所知道的。不过我还是认为不管左和右,未经审讯就监禁是不民主的。

好!至少你从这里多少可以看出,有人说当年学运,马共,南大生,社会主义阵线,中共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空穴来风。
作者: 看花非花    时间: 2012-6-15 18:19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5 16:01 发表
【虚伪陷阱】

说句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向一位没有经过审讯就做了近二十年的先人致敬是一种虚伪。如果是这样,那就当我是虚伪吧,反正是你说的。

我觉得这个议题一开始就不对!林福寿医生等人为自己的信念和理想奋斗,这个信念和理想是否适合新加坡,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读,这里不再聱言。可以肯定的是,对于自由的追求,在林先生来说,和自己的信念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不是吗?又不是屈打成招,林医生只要在政府拟就的文件上签个字,承认自己从来没有犯过的错误,自由就唾手可得。

或许,在一般御用文人的心目中,林医生不仅不识时务,简直是不识好歹,宁愿把屁股坐穿,在牢子里一过就是二十几年。然而,对于我来说,林医生的铮铮铁骨,才是我敬仰的主要原因 --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御用文人和一般无视之徒,在莫须有的迷离境界中,把政治的垃圾把戏扫在地毯底下,从来不敢正视一个没有经过法律审判的人被紧闭在牢狱里的罪孽。

我们不是一直在强调我们的民主吗?我们不是一直在强调我们的法治吗?就算是袋鼠法庭,我也宁愿林医生是在某项罪名被提控之后,才被法官判刑,就算是终生监禁。

林医生为什么坐牢呢?为什么又出牢呢?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想知道答案 -- 不想知道的,除非是那些已经知道答案的人。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9:55     标题: 回复 #353 吴大地 的帖子

看来,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

1. 我说对你的帖子【50年代的华校生】没意见,因为那帖子说的是黄有光,并不是已故的林医生,和这帖子没有关系,当然不可能有意见。

2. 【有人说当年学运,马共,南大生,社会主义阵线,中共他们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是空穴来风。】我曾说过,当年的政治生态很复杂,像一碗粥,彼此间有“关系”并不奇怪,马共和英国殖民地政府军,在打日本人的时候,还是盟友呢,行动党也是开始以社会主义建党的嘛,当然有关系。至于学运和南大生和后来武装斗争的马共有没有关系,这我不敢断言,至少到现在,我不知道有确凿的证据。但如果要说1963年被逮捕的林老先生和任何违法的武装斗争有关,那为何没有审讯,把证据公布?更别说1966年后社阵所出现的极左思潮了。

3.我想引用楼上看花非花的话,
【我们不是一直在强调我们的民主吗?我们不是一直在强调我们的法治吗?就算是袋鼠法庭,我也宁愿林医生是在某项罪名被提控之后,才被法官判刑,就算是终生监禁。

林医生为什么坐牢呢?为什么又出牢呢?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想知道答案 -- 不想知道的,除非是那些已经知道答案的人。】

这段说出了我要说的话。

[ 本帖最后由 华英 于 2012-6-15 19:59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19:58     标题: 回复 #352 太阳系 的帖子

不需要什么变形金刚,时间会有裁判,自古以来如此。
作者: 太阳系    时间: 2012-6-15 20:58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5 19:58 发表
不需要什么变形金刚,时间会有裁判,自古以来如此。

你差点被吴大地带去荷兰,要紧紧咬住那不经法庭审判的囚禁和逮捕行动,我上面说过连日本反对党人士都大义写信求情。当然,PLP的会有另一种解读。

老李总不放下身段,也许有,但不公开,私下曲线安慰?

[ 本帖最后由 太阳系 于 2012-6-16 09:15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21:02     标题: 回复 #357 太阳系 的帖子

哈哈哈,我刚刚又从荷兰回来啦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5 23:17



QUOTE:
原帖由 华英 于 2012-6-15 19:55 发表
看来,我没说清楚我的意思

1. 我说对你的帖子【50年代的华校生】没意见,因为那帖子说的是黄有光,并不是已故的林医生,和这帖子没有关系,当然不可能有意见。

2. 【有人说当年学运,马共,南大生,社会主 ...

我几时和你争论过林医生监禁20年的问题。前些时候,当小民问我对此事的看法时,我就说过,由于对林医生此案的详细情况我不了解,所以保留意见。

我之贴黄有光的报道,是因为我觉得年轻一代,对当时的实际情况不了解,所以才找了一个没有利害关系的第三者,把当时的情形说一下。

我在你的帖子里,常常看到良心正义这些字眼,以为你还算是一个正视事实的正义青年。所以就提供一些有关当时的现实资讯,希望你能把事情看得清楚一点。

你怎样处理这些资料是你自己的事,全视你的造化。

[ 本帖最后由 吴大地 于 2012-6-15 23:36 编辑 ]
作者: 华英    时间: 2012-6-15 23:41     标题: 回复 #359 吴大地 的帖子

谢谢你的推介,关于帖子【50年代的华校生】,会再做进一步思考。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6 06:07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5 14:13 发表



傅大庆1925年被派到新加坡成立共产党南洋临时委员会,1927年改称南洋共产党,其党员
大多是中国来的第一代移民,与战后的马共在认同方面完全不同。

你别避开我的问题:我不以为陈平或本土左派人士会讲 ...

老实说,要拿出证据,不容易。顺便转一贴,内容关于一名外甥,对自己的三舅到底是不是‘南洋老左'都不敢下定论的文章。

QUOTE:
南洋老故事(7)

三舅,我们不曾认识你


外祖父,外祖母育有三男二女:一、三、五是男,老妈和阿姨排二、四。五个儿女都
土生土长于热带沼泽雨林--至到50年代初,三舅和当时许多有能力的年青人一样,抛洋过海回到中原“祖国”,一去不复返。对我这南洋仔来说,五人当中,三舅一生经历尤为有趣;因为我们不曾真正认识他,也因为他的经历反映50年来,不少南洋华人跟中原宗祖国的恩恩怨怨。

五个兄弟姐妹中,三舅受教育最多 (老大华校初中念完后,转念英校,取得在当年也算不低的剑桥七号文凭。) 砂劳越华校当年只开到初中三,三舅初中毕业,到星加坡华侨中学念高中三。高三毕业时,该是52 年吧,三舅作出决定一生前途,风行于当年华校生群中的选择:毅然背井离家,“回国”参加社会主义祖国的建设。

当时英殖民政府已决定,中国是可去不可回的不友好国家,为的是防共产思想的输入。但许多老辈的南洋侨民,心底里都乐观地认为那是暂时政策。想想也是,有人类历史以来,还有不终归围绕着“朝贡中原、与我友好”的宇宙运行操作?侨民怎麽说也还是对族国之忠耿耿于怀的炎黄子民,殖民政府迟早被我中华文化注重家庭团圆意识的感动,而废除那不儒不仁不道的野蛮政策。而三舅那群受新教育的知青,也许不对白人殖民主义者存有家庭伦理的幻想,但在为祖国建设那股大爱的激发下,这辈子不再见有如杨果说的“第二故乡”,不再见拉让江东父老,这般小爱值得牺牲。

当然这全是我这外甥的猜测,三舅看法是否如此,不敢肯定。他回奔祖国时,我还在穿尿布。对他的认识,是从长辈口中和那霉黄的十七孔桥、九龙壁、北海公园、、照片得来。我家老大跟三舅年龄较近,据他说,其实三舅并非当年 stereotype 的华校生,又知又左。他不过求知欲强,当时南洋还没中文大学好念。而当年极少极少南洋华校生考虑到台湾上大学,也证明侨民心向北京的普遍倾向。

就说三舅一大群侄甥中,算我对他的人生路途尤为好奇吧。记得念初中时,有次有机会趁没他人在,问年已古稀的外祖父,他那荫暗的后书房有没有好书可看。在一老书堆里,找到一份已生霉的油印刊物。那是一份关于苏伊士运河危机的评述。无知肤浅的我,依稀记得文章对英、美的猛烈评击,对中东之狮(?)纳瑟的崇佩、、典型的战后冷战时期的东方阵营左调八古。刊物首页上写着三舅的名字,属他无疑。

这样的蛛丝马迹,固然不足以判断为人。但我不同意三舅只是个爱念书,对世局不闻不问的书虫---Not that I am embarrassed by that ;关心世局,that is。

三舅在中国的一生经历,可以当作一般归国华侨知青的典型故事,收编成历史参考教材。他北京一大学毕业后,曾被派到不同岗位工作。最长任务是在广州一工厂当机械师。开放后,年已六十多,申请得准牵居香港,不幸没几年就归西去。据说牵居香港前,曾想申请回归“第二故乡”,不果。在去世前,曾带着妻孩拜访热带老家,我这好奇的外甥当时远在北美,无缘见面,是为一憾。

上面提到的五个儿女中,后转念英文的老大,曾是三舅在大陆吃不少斗争苦头的罪状藉口。大舅执教几年后,从商兼政。直至独立后,搞到州立法议员官位,华团华校各董事执委,也算是华社稍有名望人物。这一切,在反资反右、文革时期,对本已有华侨黑关系的三舅来说,正是罪加多等,成为爱专爱红的极积打手求宠攀佑的祭品。

三舅跟一大群的善良华侨子弟一样,并没有对自己的遭遇吐下大把苦水,写下伤恨回忆。政治气候转向后,更没有指指点点南洋仔,或献殷勤于新贵,或鞭挞“食古不化”的南洋老左。跟多数的归国华侨知青一样,他默默地归来,默默地离去。

三舅,善良的南洋知青,我们不曾认识,却又似认识你。

2006-09-03


作者: 老驴    时间: 2012-6-16 07:15

我大哥在中国大陆大学之好同学,姓刘,

亦是当五十年代由新加坡“回国”参加社会主义祖国的建设,

大学毕业后被分派到一非常落后之地区的火车线最后的火车站中当小站长,

直到七十年代末移居香港,靠新加坡的亲人寄钱接济,

单身一人,不能回新,客死于香港。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7 01:54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6 06:07 发表


老实说,要拿出证据,不容易。顺便转一贴,内容关于一名外甥,对自己的三舅到底是不是‘南洋老左'都不敢下定论的文章。


你的南洋老故事(7)不能证明什么。

五十年代初期(特别是中国刚解放时)有一大批华校中学生(包括我的堂姐)从星马投
奔中国去"为祖国建设"。这个"回祖国参加建设"的运动却受到当时星马左派学生
主流所反对,产生了一场辩论。反对的主要论点是:
第一:中国已经不是我们的祖国,马来亚才是。
第二:向英国人争取独立是我们的艰巨任务,放弃这个任务而逃回中国是不服责任的
逃兵的作法。

由此可见,二战之后星马左派和马共在认同取向方面和战前的南洋左派完全不同,效
忠对象已经由中国转为马来亚。因此没有理由说"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
亚"这样的蠢话。如果不能证明就拜托你收回这样的说法,以免误导别人。

[ 本帖最后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7 01:55 编辑 ]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7 02:10



QUOTE:
原帖由 老驴 于 2012-6-16 07:15 发表
我大哥在中国大陆大学之好同学,姓刘,

亦是当五十年代由新加坡“回国”参加社会主义祖国的建设,

大学毕业后被分派到一非常落后之地区的火车线最后的火车站中当小站长,

直到七十年代末移居香港,靠新 ...

大多数“回国”参加社会主义祖国建设的年轻人(从星马、印尼等),几乎后来(三反
五反和文革)受到迫害。逃到香港的很多。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2-6-17 02:23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7 01:54 发表

五十年代初期(特别是中国刚解放时)有一大批华校中学生(包括我的堂姐)从星马投
奔中国去"为祖国建设"。这个"回祖国参加建设"的运动却受到当时星马左派学生
主流所反对,产生了一场辩论。反对的主要论点是:
第一:中国已经不是我们的祖国,马来亚才是。
第二:向英国人争取独立是我们的艰巨任务,放弃这个任务而逃回中国是不服责任的
逃兵的作法。

请问这个辩论在何时何处发生,在那些报章报导过,有那些团体组织或谁参加了辩论?
怎么证明星马左派学生主流是反对的?
有没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投奔中国去"为祖国建设",但心中还是把中国当祖国的?
作者: 江南春    时间: 2012-6-17 03:30



QUOTE:
原帖由 谈笑风生 于 2012-6-17 02:23 发表


请问这个辩论在何时何处发生,在那些报章报导过,有那些团体组织或谁参加了辩论?
怎么证明星马左派学生主流是反对的?
有没有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投奔中国去"为祖国建设",但心中还是把中国当祖国的?

我手头上没有现成的资料,找到了我一定贴上来。贺巾的小说"巨浪"(国家图书馆可
以借到)就有反映这点。

我们读的是中文书,给读红毛书的人欺负看不起,心中当然希望中国会强盛,但这
不等于把中国当祖国。(其实到现在我们还不是希望中国会强盛?)
记得小时候到马来亚旅游,看到那些山呀水呀就非常激动,可见当时实实在在地觉
得自己是马来亚人!
作者: 难得清静    时间: 2012-6-17 12:42



QUOTE:
原帖由 Jon.Sherwin 于 2012-6-17 01:54 发表


由此可见,二战之后星马左派和马共在认同取向方面和战前的南洋左派完全不同,效
忠对象已经由中国转为马来亚。因此没有理由说"要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
亚"这样的蠢话。如果不能证明就拜托你收回这样的说法,以免误导别人。

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表示效忠对象是中国?那么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实行英国议会制,难道就是效忠于英国?是我的话愚蠢还是解读的人头脑简单?
作者: 吴大地    时间: 2012-6-17 17:46



QUOTE:
原帖由 难得清静 于 2012-6-17 12:42 发表


以中国模式改造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就表示效忠对象是中国?那么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实行英国议会制,难道就是效忠于英国?是我的话愚蠢还是解读的人头脑简单?

关于马共于中国的关系,可参考程映虹写的一篇文章《余柱业和马来西亚的“红色记忆”》。http://bloghistory.news.ifeng.com/article/17734159.html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www.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